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8 不喜欢!黑房间里!(留言19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08 不喜欢!黑房间里!(留言19000加更)

    他睫毛泛出眼睑淡淡的阴影,俊美的脸上却有些紧张,线条绷紧。抓着洛芷珩手臂的大手骨节分明,冰凉一片。

    洛芷珩十分诧异,亲昵如猫儿般的用脸蛋噌噌他的脸,软软的道:“云诃为什么这样问?我看上去真的很像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她现在这么温柔,心理面却一阵阴暗:穆云锦你大爷的!一定是你的话刺激了穆云诃,让他现在这么不开心。老娘要是留下你,指不定以后穆云诃和她会闹腾成什么样呢!穆云锦不除掉,她心难安。

    穆云诃猛地抬头,脸上都是焦躁和急切:“不是的!我知道阿珩从来不是那样的人,只是我看不的你和别的男人接触,就算是你厌恶的,我看着也会不舒坦。阿珩,我是不是很小心眼?”

    洛芷珩笑米米的道:“才不是呢。这是小诃诃在乎我呀,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不要在意别人的话,我洛芷珩看上的人,就只有一个穆云诃啊,你自信一点,之前你不是还霸道的告诉我,我们的命运是生死与共吗?怎么一个穆云锦就让你不淡定了呢?”

    穆云诃失落的道:“我不是说他,我估计我是见不得你和任何男人接触的,如同白明月,他看着你的目光我就十分不喜欢。”所以我要摧毁他。

    对于穆云诃的这种坦白,不藏着掖着的作风,洛芷珩暗笑,这男人还是太单纯啊,要是换成其他老歼巨猾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表露出来自己的不满和思想?

    “我不喜欢穆云锦,我还和他有仇的。你别胡思乱想了。不过我现在倒是很想离开这里,纤雪现在在皇宫里陪着皇后,走之前我想请纤雪和玉儿吃饭,这一次南朝之行,我们收获很多,玉儿也是个好丫头,我很喜欢她。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走,我好安排酒宴款待他们。”

    穆云诃目光一闪,边给她上药边说道:“就两天以后走吧,你明天招待他们就好。”1adfZ。

    “好。”洛芷珩甜甜的答应。

    晚上的时候,穆云诃第一次没有缠着洛芷珩搂搂抱抱,而是将洛芷珩哄睡了之后独自离开。他来到院子南边的房间,让小喜子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这才拿出来几个稻草人,那上面分明是标注着很清楚的几个人的生辰八字。

    他嘴角勾起神秘而阴霾的笑意,衣袖一甩,房间的灯光骤然间熄灭。

    洛芷珩一觉到天亮,醒来才发现穆云诃不见了,她吓了一跳,连忙爬起来穿着衣服往外跑。刚出门就撞在了一个坚硬的胸膛里,撞得她头晕脑胀鼻子痛。她知道这不是穆云诃,于是怒火四起:“有毛病啊?一大早上的就在人家门口站着!”

    “你能不能有点规矩?是谁莽莽撞撞的就跑出来的?”清冷的声音仿若甘醇的老酒,清冽而辛辣,隐带令人迷醉的低沉。

    洛芷珩猛地抬头,在猛地向后大退三步,矜持高贵的道:“我就说这么倒霉呢,原来是一大早上抬头见鬼!”

    穆云锦气势全开,不请自进,一脚迈进房间,阴冷的道:“鬼?若我是鬼,那必定第一个县弄死你这呱噪妇人!在没有比你还不知廉耻的女子了。”

    “穆云锦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我怎么不知廉耻了?现在是你这个死男人不请自来的进了我的房间,你还敢乱动?给我滚出去!不要以为穆云诃不在你就可以欺负我!你是什么样子我很清楚,伪君子,真小人!”洛芷珩冷冰冰的道。

    穆云锦脚步一顿,他心中诧异,怎么就迈进来?这不合规矩的。就算穆云诃在房间里,他作为大伯哥,也不可以轻易的就进来有女主人的房间。

    懊恼在眼底一闪而逝,穆云锦略显尴尬的移开眼睛,心想这洛芷珩果然是狐媚子。冷哼道:“你自己看看你的衣服,简直不成体统!出去不要说你是穆王府的小王妃,真丢脸。”

    洛芷珩一低头,脸蛋一窘,原来是她着急去找穆云诃,衣服没穿好,七拧八歪的,但是也没到不成体统的地步吧?

    “你好?竟然敢明目张胆的看我,你的礼仪廉耻又到哪去了呢?”洛芷珩冷笑一声,竟然开始当着穆云锦的面解开不平整的衣服,一边打理一边慢悠悠的道:“你继续留在这里啊,我慢慢将衣服弄好,让我看看你这个有礼仪廉耻的君子,是怎么在弟妹房间里……”

    穆云锦怒喝着打断洛芷珩的话:“洛芷珩你还要不要脸!”

    他有些气急败坏的瞪向洛芷珩,但一看洛芷珩的动作,虽然没有人能和露肉什么的,但是这还是男女授受不亲啊,穆云锦脸色越发僵硬,冷哼一声拂袖出去。

    “什么玩意?假正经。”洛芷珩冷哼一声,快速的整理好衣服,就冲出去找穆云诃了。

    可是她刚帅气利落的跳下台阶呢,穆云锦那刺耳的讥讽声就响起了:“跑跑跳跳,没有一点气质风韵,成何体统!”

    “你有完没完?你真是厉鬼啊?我丈夫都没有管我呢,你算哪根葱?别像个鬼一样神出鬼没的,我不成体统,就不成体统!”洛芷珩不满的怒道,脚步轻快的冲向了小喜子。

    身后的穆云锦被她的小样子气得鼻子差点歪了。觉得呼吸不顺,虽然尽力调整呼吸,但穆云锦还是觉得,他很想捏死这个死丫头。

    “穆云诃呢?”洛芷珩看了那房间一眼,问小喜子。

    小喜子没精打采的指着身后的房门,哈气连天的道:“在里面,不知道在干什么啊。奴/才一点不敢睡觉,就怕在向前天那样里面着火啊。”

    睫影脸却我。“说什么着火?云诃在里面干什么呢?你是怎么照顾主子的?他身体嬴弱,怎么能做危险的事情?”穆云锦又走过来,冷声质问。

    小喜子一身委屈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期期艾艾的应承着穆云锦的数落。

    洛芷珩不干了。她慢慢地回头,双手环胸,仰着小脸讥讽道:“请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行吗?我们的人用不着你来管教。还有,你不明白前因后果就请你老老实实的闭上你的嘴巴,这里没人愿意听你说话。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讨厌成这样?”

    就是就是。小喜子心里雀跃,就忍不住的点头,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后,他心虚的低头藏到了洛芷珩身后。

    “洛芷珩!”穆云锦咬牙切齿的低吼,恨不得将这三个字嚼碎了一般的用力。

    洛芷珩却不理会他,径直走到门前敲门,声音一点不像刚刚那样冷嘲热讽和强硬,而是如同村风一般柔软可爱:“云诃,你在干嘛啊?我可以进去吗?”

    穆云锦看着这样的洛芷珩一阵恍惚,她脸上的温柔和担忧不像是假的,可是她刚刚还那么张牙舞爪呢,怎么转眼间就跟换了一张脸似的呢?这女人果然是善变的,而且心思很坏。他一碰到这女人就被气得快死。

    穆云诃忙乎了一晚上,真的是精疲力竭,这一晚上他要做的和那天晚上做的不一样,但是更累,不过很快。一晚上他就已经解决了很多麻烦。这个结果他很满意。听闻洛芷珩的声音,一抬头,才发现已经是天亮了。

    缓了好一会,喝了一杯凉茶,干涩的嗓子才能开口说话:“别进来,在外面等我一会。”

    洛芷珩一嘟嘴,娇嗔的模样是不经意的,是只有对穆云诃才会有的情绪。她有点不开心,穆云诃神神秘秘的不告诉她,她就有点不安了,最主要的还是担心他的身体。

    可是她这娇滴滴不开心的模样看在一直观察她的穆云锦的眼中,就变成了狐媚。虽然不可否认他这样是挺好看的,而穆云锦的目光也暗沉了一下,但这率真可爱的样子被穆云锦扣上了不知羞耻的帽子。

    洛芷珩也挺惨,一直喜欢她的人就不多,她身边的人就是一个很极端的分水岭,喜爱她的人都对她格外的宠爱和好,不喜欢她的人,那真是看她什么样都是不满意的。

    很快房门被打开了,穆云诃从封闭的房间里出来,身上似乎比前天刚出来的时候有了更大的不同,眉峰似乎都锋利了,那双细长的眸子也仿若飞扬起来的凤翅,凌厉中经隐带这一种波光的惊艳之色,只是他脸色越发苍白,但那满身的气度,在骤然出现扑面而来的时候,而洛芷珩的震撼感,竟然丝毫不输给昨天初见军人穆云锦的感觉。

    厚重,血腥,杀伐,狠戾!

    军人有的气质气息竟然就那么诡异的出现在了穆云诃的身上,而且还参杂了一种类似于佟老那种大儒才有的厚重的文雅与不可抵挡的圣洁感。很矛盾复杂的感觉,洛芷珩都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

    “阿珩看什么呢?眼睛都直了,昨晚睡的可好?”他修长漂亮的手指落在她的脸颊,轻轻抚摸,竟不再是冰冷的,泛着淡淡温度,淡淡的血腥。

    洛芷珩瞳孔紧缩,猛地推开了他,冲进了房间。

    她一定要做到他究竟在干什么?

    “阿珩!”穆云诃急促的低叫一句,慕然转身,身体却跌撞的倒在了门框上。

    而洛芷珩冲进房门的那一瞬间,被屋子里的一幕惊呆彻底!

    二更到,画纱心情欠佳,实在是没心情了,我好想哭,我想我应该冷静一下,今天先这样,最近更的确实不多,我很抱歉,今天头很疼,不知道怎么了,我想我是需要休息的,爱你们,还有你,我的520!推荐票什么你们看着给吧,感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