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9 我们是绝配,天下无双!
    “怎么回事?云诃你在这房间里是干什么?”穆云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沉稳的步伐声也随之响起,明显已经走上了台阶。

    穆云诃瞳孔紧缩,这里面的东西却是不可以让别人看见的,洛芷珩他没有阻挡住,穆云锦就绝不可以让他进去。可是他爷爷忙碌,身体已经很疲劳了,又身体实在不好,哪里能抵挡住穆云锦这种身体良好的军人?

    可就在穆云诃着急的时候,屋里的洛芷珩却猛地冲到了门边,脚一胎便将房门的一扇给关上了,身子仿若行云流水一般的划过另一边,砰地一声将另一扇房门也关上。瞬间房间陷入了昏暗,也阻挡了来自穆云锦探究的目光。

    穆云诃眸光闪过一抹赞赏和忧虑。他暗赞洛芷珩行事机敏又果断,但也同样担心洛芷珩看到房间里的一切,会害怕。1aiHn。

    穆云锦的脸色刷地一下就阴沉了下来,这明显的是子啊和他甩脸子呢,摔门?她好大的胆子!

    “洛芷珩你给谁摔门子呢?”穆云锦冷声喝道。

    “你赶紧滚蛋!闲杂人等谁允许你进入我的院子了?不请自来,招人烦不知道啊?”洛芷珩不客气的怒道。只是她薄怒的声音里压抑着穆云锦听不出来的颤栗。

    “你简直不成体统!”穆云锦这种贵公子哥,真的不会骂人什么难听的话,虽然他是军人,常年和粗俗的士兵在一起,也是学会了许多的不堪骂人的话语,但那些话却不好用在一个女孩子身上。虽然洛芷珩不是一般女子,而是个泼妇。

    “你滚蛋!”洛芷珩咆哮后就在没了声息。

    穆云诃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可看向穆云锦的目光却是儒雅而疏离的:“你来这有事吗?阿珩她不喜欢外人来只属于我们两个的地方,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可以离开了。”

    虽然面前的男子是他的亲哥哥,但因为不是一母同胞,更因为李侧妃做过的种种可恶可怕之事,穆云诃又和穆云锦从小到大接触不多,所以两个人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兄弟情。感情淡薄了,自然彼此研究没那么亲厚了。

    穆云锦感受得到穆云诃的疏离,自然也是别扭。只是他为人更加开朗,便笑道:“你我是兄弟,何必弄得这么陌生?我们之间这么多年也没有好好的说过话,现在你好了,自然要好好的亲近一番了。我来找你去喝一杯,知道你不明喝酒,我喝酒,你饮茶,我们说说话也好啊。”

    穆云锦这个人城府极深,做什么都要追根究底,他这么多年忽略的弟弟,却忽然被父王那么看重,他自然也想要探究一下,这个亲弟弟究竟有什么不同了。

    只是可惜,穆云诃对于穆云锦的邀约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

    “不了,我要在这里陪着阿珩,你请便吧。”穆云诃一脸冷漠的转过身,竟是不再理会穆云锦。

    对于昨天穆云锦竟然敢那样羞辱洛芷珩哦事情,穆云诃还是很耿耿于怀的,他的阿珩,他都舍不得说一句骂一句打一下呢,穆云锦凭什么上来不是骂人就是开战?大伯哥就有权利这样不尊重弟媳妇吗?口口声声说着弟媳妇没教养的大伯哥,反而让穆云诃觉得更没教养的是穆云锦。

    若不是他的阿珩向来厉害又聪慧,只怕昨天非要死在穆云锦的凶狠之下了,一想到这个,穆云诃心中就万分不舒坦,看着穆云锦自然就更加厌恶。亲兄弟也不一定是真的亲近的。更何况穆云锦还有一个狠狠伤害过他的母亲?

    么间声阶传。穆云锦也不好多说什么,他自然看得出穆云诃的不耐烦,现在虽然勉强是在这里住下了,还是佟老和世王说了安排的。心理面震惊于穆云诃现在的强势和脾气,暗自瞪了那扇紧闭的房门一眼,心里越发好奇这间房间里究竟有什么了。

    “那为兄就先离开,明日再来找你。”穆云锦丝毫不觉得不自在的离开。

    洛芷珩呆在房间里,目光里全是骇然和疑惑。

    只见这房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七八个稻草人,稻草人竟然不是断头就是断手,有的还粉身碎骨一般的支离破碎的摊开在桌子上。

    这也就不说了,可是每一个稻草人的身上竟然都流淌着鲜血,仿若真的鲜血一般。甚至在洛芷珩的眼前,那些稻草人破裂的地方还在流出来血液,源源不断的……

    这就好像是一个小型战场,又或者是一个屠杀场!满目血腥,一根根金针扎在稻草人身上,惨烈的场面丝毫不会给人一种虚假的感觉,反而格外的真实和恐怖。

    这样的场面,饶是洛芷珩也不禁惊呆和骇然了。因为她不明白穆云诃这究竟是在干什么?为什么只是稻草人的死物,却会被损坏成这样?为什么这些稻草人还会流出鲜血?场面太诡异和惊悚了,以至于洛芷珩的喉咙仿若被什么东西遏制住了,叫都叫不出来了。

    可饶是这样,她还是记得要守护好穆云诃,这样的场面只会让那些对穆云诃心怀诡诈的人大做文章。有可能会骂穆云诃是神经病,有可能会觉得穆云诃是BT!甚至还有可能会有人因为这样的场面而认为穆云诃不适合做世子。

    这些都是不无可能的。因为穆云锦在这,因为穆云锦有一个处心积虑想要弄死穆云诃的母亲!洛芷珩不能让这诡异的一幕被穆云锦看见。

    难怪穆云诃这么神神秘秘的不愿意让她知道她在做什么,就眼前这些东西,如果不是因为相信穆云诃的为人,她都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因为没有勇气去真的杀人,而在这里用假的稻草人进行幻想呢。

    她颤抖的手指拿起一张跌落在稻草人身旁的纸,上面赫然用朱砂写着一个生辰八字。

    纸张翩然落地,洛芷珩心绪不稳而面色苍白,她就那么愣愣的看着这乱七八糟血腥至极的一幕,身后房门忽然打开,有人走进来,她知道是穆云诃。

    穆云诃搓搓手,神色无措而目光惊慌的看着她僵硬的背影,思虑好久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阿珩,我、我……”

    明明不是做什么亏心事,明明这是他这个高贵神秘身份的手段和杀手锏,明明他是在铲除异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忽然的被洛芷珩发现了这一切,发现了他的秘密,他是那么的慌张和惊恐。

    他很怕洛芷珩会觉得这样的他很阴暗,很可怕。他怕洛芷珩会因为他的这些手段和诡异古怪的功法而疏离他,甚至是离开他。

    他在一点点的变化和蜕变着,他在一步步的走向主动放弃过的强大与能力。他为洛芷珩而成长起来,不惜一切代价,只求自己有能力守护他。他的身体就算养的很好很棒,也注定他终身不可能亲自上阵杀敌,手握兵器了。而他唯一的武器就是他身为神官的力量。

    但这些力量对于普通人来说,完全就是可怕的灾难和鬼神的能力。人们推崇占卜神官,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占卜神官的手段是怎么样的。他们就算在帮助一个国家,但也是在屠杀另一个国家的子民。占卜神官听上去很高贵圣洁,实际上却是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

    穆云诃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身份有多高贵,甚至一直隐瞒,就是因为他从来不热爱这个身份。可是自从洛芷珩遇到危险,他们三番两次的被人挑衅之后,穆云诃才不得不撤掉隐忍的防护,站出来,保护她,守护她。

    也许是太爱一个人,也许是太在乎了,而他又在洛芷珩面前一贯是外强中干的,所以此刻感到洛芷珩那冷冰冰的气场,他就格外的忐忑。生怕洛芷珩会觉得他是个BT,是个阴暗的杀人狂魔。

    “你说你想我们之间没有秘密,那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是怎么回事吗?”洛芷珩缓缓转过身来,目光清冷而略带探究,却还有一抹心疼。

    就是这抹心疼,让穆云诃忐忑的心瞬间安定了一点,即便是看见这样的场面,阿珩没有厌恶和排斥,甚至还有些心疼他。穆云诃那一瞬间觉得沉重的心情就好象乌云密集忽然被阳光冲散一般,豁然开朗。

    他忍不住上前一步道:“这是咒语,是占卜神官的护身之术。占卜神官的护身之术也可以说是法术,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我一时半会也和你解释不清楚。但是阿珩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伤害无辜的人,也不会轻易的用这种咒语来祸害别人。占卜神官之所以被叫做神官,那是因为我们是神的仆人,神是爱世人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护这个天下的和平,不是来滥杀无辜的。”

    “那么现在这些,其实就是在……”洛芷珩瞳孔一缩,有些惊疑不定。

    穆云诃面容肃穆的道:“没错,我在杀人!”

    “什么?!竟真的是这样?可是只是几个稻草人,怎么就能杀人?”洛芷珩惊骇的问。

    “这就是神官咒语的威力了,我们可以杀人于无形,只要神官想,那么所有人都可以在外面手中飞灰湮灭。”穆云诃的声音带上一种沧桑感。

    “既然是这样,你又怎么能保证占卜神官就不会滥杀无辜?”洛芷珩的声音便有了一丝怒意。任何人在占卜神官的手中都可以飞灰湮灭?难怪没有人敢得罪神官,难怪神官会让国家的皇帝都这样垂涎和敬重。

    得到一个占卜神官,不就等于得到了一个保护神吗?或者是一个可以灭杀任何国家君主的王牌杀手?想杀谁就杀谁,这样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规律可以遵循?她究竟来到了一个怎么样的古代社会啊?怎么会有这样神秘神奇而又恐怖的一种人的存在?

    见洛芷珩神色有些焦躁和惊骇,穆云诃一慌,连忙上前抓住她的手,又感觉洛芷珩似乎要甩开,他吓得两忙两手攥紧,额头急得竟都冒出一层密汗,慌忙解释道:“阿珩别急。我不是杀人魔头的。你别怕我。我们占卜神官若要他人性命,那这人必定是要满足三个条件中其一的,第一是此人必定要是大凶大恶之人,第二次人必定要是祸害过苍生之人,第三此人必定是心术阴毒险恶之人!只有满足这三个条件中的任意一个,我们才能诛杀此人,如若是我们滥杀无辜,那我们不仅不能将这人杀死,还会让自己被咒语反噬,到最后死的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你说什么?”洛芷珩忽闻这样古怪而又渗人的规矩,自是满身寒气,心头震惊又担忧的抓紧他的手臂道:“那你有没有怎么样?你脸色那么苍白,是不是被……”

    “阿珩!”穆云诃有些气恼的低喝一声,见洛芷珩目光了愣住,他便缓和了声音委屈的说道:“在阿珩心里,难道云诃真的就是一个卑鄙小人,滥杀无辜之狂徒吗?难道阿珩不信任云诃的人品吗?还是阿珩认为云诃是个傻冒到会明知道滥杀无辜是自杀的途径还会去做?”

    他就用委屈和无辜的目光看着洛芷珩,言辞间也尽是一片伤感与失落。仿若是受了巨大的打击一般,清澈的眸子因为瘦弱的脸颊而显得更大,单纯中却也有一股男儿的英气和桀骜在。

    洛芷珩心跳失常了一下,旋即眯起了眼睛,明知道穆云诃此刻这样委屈良善的模样是装出来的,但就是忍不住心软,也终于冷静下来,也听清了穆云诃的话。她怎么会不相信穆云诃呢?她真是急糊涂了,竟然忽略了那么重要的条件。

    若穆云诃现在杀的人不在那三大罪恶之中,那么穆云诃早就有危险了,又怎么会好好站着和她说话?

    “讨厌,被你吓死了。”洛芷珩不禁娇嗔一句,目光含怨但更多的是真切的担忧。

    穆云诃却不懂得见好就收,见洛芷珩软了态度,他反而蹬鼻子上脸了,霸道的将她抱进怀里,偏他的话语却那么无赖和委屈:“不行,不能你撒娇一句话,我就不追究你刚刚对我的不信任。你得亲口承认你的相公是大大的好人,是个英雄!”

    他语气骄傲又略显得意,是知道了他的阿珩不害怕他这样古怪的行为,也知道他的阿珩从来都不是那些眼界低的女子,绝不会因为他这样的行为和类似于妖术的法术而厌恶他,他这才心头开朗,笑意溢满眸子,深邃中细碎的光芒都是他对洛芷珩的喜爱和重视。

    全天下,只要一个洛芷珩不惧怕他,不厌恶他这种手段,他便是得到了认可,便不在乎其他人的言论,自然,他的手段和能力还是不可以让外人知道的。

    真矫情!洛芷珩暗骂一声,却还是配合的扬眉问道:“哦?你虽然不是滥杀无辜,但也算不上英雄吧?干嘛夸奖你?”

    穆云诃一脸不满的瞪她:“我是在为人类除害,难道不是英雄吗?难道不应该得到赞扬吗?”

    洛芷珩差点没喷出来,她似笑非笑的道:“你真的那么伟大?也对,你杀的都是坏人,也算是为人类除害了。不过你就没有一点私心?”

    “哼,他们都该死!谁让他们逼得世王给了你一刀?你那身上的一刀都是拜他们所赐,本王如何能饶恕他们?怪只怪他们不长眼,作恶了还敢撞到本王的刀口上来,不将他们的脖子抹了,如何能对得起我占卜神官这为民除害的职责?”穆云诃一身正气,正义凛然的怒道。

    洛芷珩爱死了他现在这样男子汉气概尽显的样子,又帅气又矜贵,充满使命感的男人,竟然有如此魅力,迷人的让人觉得心惊胆魄。

    她扑上他,笑米米的拉下他的脖子,哆哆嗦嗦的拍拍他的脸颊,老人的口吻夸奖道:“好孩子,你真是个令人敬仰的大英雄。老婆子我就特此奖励你一个亲吻吧,你可不要嫌弃老婆子我牙齿掉光了,沾你一脸口水啊。”

    说完就立刻抿着嘴在他脸上响亮的亲吻了一下,果然是故意弄得他一脸口水。那俏皮又古灵精怪的模样,逗得穆云诃开怀大笑。

    抱着她在地上转了一圈,这才狠狠的亲吻她的唇瓣,搅动她口中芳香甘甜的蜜汁,良久擦意犹未尽的放开她,目光越发清亮深邃,声音沙哑而低沉:“要这样的奖励,本王才能勉强接受。”

    洛芷珩气喘吁吁,媚态横生的瞪了他一眼,想到了什么忽然惊道:“你杀了白家的人?”

    听穆云诃话里的意思,他昨晚竟然利用这些稻草人杀了白家的人吗?!穆云诃很记仇,他将世王逼迫她之下,她自己刺了自己的一刀竟然算在了世王头上,不过世王背黑锅躺着中枪也不算冤枉。谁让她没事恶作剧,害得穆云诃痛苦难过那么久呢?

    可是穆云诃又将白家给恨上了,但穆云诃也是恩怨分明,虽然厌恶世王,但世王毕竟对他们是有恩的,那么昨晚穆云诃杀的人就只能是白家了。可是白家那样的人家,怎么可能轻轻易易的就被杀害?

    “聪明。”穆云诃竟然也没有否认,宠爱的捏着她的鼻子一笑,目光暗沉带着凌厉的寒气。

    洛芷珩觉得心脏跳得飞快:“你杀了白家的谁?”

    穆云诃一挑眉,自有一股风流倜傥在其中,眉宇间皆是血气洗涤过后的英勇与沉稳:“白家五位当家人,还有那日逼迫世王交出你我的那个老家伙,还有……白明珠。”

    洛芷珩倒抽一口冷气。这还真是赶尽杀绝了,并且一个不漏掉。

    白家来刺杀他们,能主张并且决定这次事情的人,只会是白家真正的领导人,而穆云诃不知道是谁同意的这场刺杀,但是可以想象,白家高层领导一定是全然同意的,毕竟那是攀附上贵妃娘娘的大好渠道。那么将白家的最高领导人杀掉,这几个人死的也不冤枉。

    而那个逼迫洛芷珩,甚至还扬言要杀了洛芷珩的蒙面杀手也死了,洛芷珩更不觉得可惜。她从来不是个圣母,没道理那个人让她死,她还心怀仁慈的说那个人死的冤枉。

    至于白明珠,洛芷珩只想大笑三声,这是不是就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白明珠可是想着法子的想要整死她呢,只是没想到这回白明珠自己到先死了。不过她没有真的笑出来,因为就这样死了七个人,不知道穆云诃会不会有麻烦啊?

    许是看出了她的担忧,穆云诃笑着亲亲她的脸蛋道:“放心,就连南朝皇帝也要低头,并且咱们有理,自然不怕有谁敢来找麻烦。真的来找也不怕,我自然是有办法对付的。”

    洛芷珩瞪大了眼睛,震惊的道:“原来那天皇帝来找你,就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吗?那个白明月的断子绝孙……”

    “是我没错,你不觉得这对于白明月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赎罪方式吗?总是惦记着别人的妻子,这可不是个好行为,早晚会因为胡思乱想而做出来什么错事。现在让他从根源上断了这方面的念想,本王这也是救了他一命呢。”穆云诃不禁有些磨牙霍霍的道。

    可不就是救了白明月一命吗?不然只怕穆云诃是要杀了他的,在想到昨天各种关于洛凝霜是个不祥之人的传言,洛芷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现在看来穆云诃这般厉害,心思缜密,手段狠辣,毫不留情。嬴弱的外表下装着的竟然是一颗七窍玲珑心。洛芷珩便啧啧称奇起来,很是自恋的说道:“昔日那群女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病秧子,谁能想到这却是一颗明珠?如今明珠弃暗投明,倒是我得了大便宜捡了个大宝贝了呢。难怪那洛凝霜那么歇斯底里疯狂堕落,换作是谁看见知道自己错过了这样一个明珠,都会如她那般疯狂吧?”

    “哼,你不觉得提到那个人很倒胃口吗?”穆云诃脸色瞬间阴沉。

    洛芷珩笑米米的,故作不赞同的道:“怎么能不提?不提她怎么能显示出来我的目光深远高瞻远瞩英明神武慧眼识珠呢?”

    穆云诃嘴角抽搐,微微偏过头去,声音略带讥讽嘲弄:“你是不是恨不得将这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都按到你的身上?做人还是要低调,不能太张扬,这样可不好。”

    洛芷珩一手猛地捏着他耳朵,凶神恶煞的道:“怎么?看不惯我这么完美了?是不是觉得太自卑了?害怕配不上我了?想要让我自贬身份?你想得美。”

    穆云诃闷笑出声,声音低浅宠爱:“恩,你太完美了,以至于我都觉得自己也是那么辉煌。不过……”他眯着眼又瞪大了,一字一顿说着自恋而狂傲又动人心弦的绵绵情话:“正因为你如此完美,所以这个天下,除我穆云诃之外,在无一人能配得上你。我们是绝配,天下无双!”

    洛芷珩被他那么深邃和迷人的目光吸引住,觉得一颗心都快要被他给吸扯进了他的眸子里,她竟在这个美男子的面前看痴了眼。思及此洛芷珩面容微赧,微微侧脸故作不屑的打击道:“你比我还自恋,我们果然是绝配,天下第一不要脸!”

    穆云诃一愣,忽地爽朗的大笑出来,笑声清朗而醇厚,声音里的快乐那么毫无掩饰和张扬。这样的穆云诃,终于有了一个二十岁年轻人该有的放肆和飞扬,自在与快意。

    过去那个黑暗而自卑,虚伪温润的穆云诃,终于一去不复返,彻底死去!

    快乐是可以感染的,洛芷珩也被他的笑声感染,觉得自己的话确实有趣,哪有人会骂自己和恋人是不要脸的呢,可是这话却又挺匹配他俩这自恋骄傲的性格。

    她眉眼生花,笑着咬他下巴,撒娇的黏在他身上,问:“别笑了,我问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这么神奇的悄无声息的杀人啊?”

    穆云诃停下大笑,但笑意仍然悬于唇上,越发显得这个男人俊美不凡,他神秘的道:“天机不可泄露。不过嘛,看在你的奶娘也帮过忙的份上,爷可以告诉你,爷杀人,只要有这个人的生辰八字,便可弹指间将人毁灭。”

    见洛芷珩凶狠的瞪眼,穆云诃连忙话锋一转,可也足以勾起了洛芷珩的好奇之心,但她也不多问。看样子是奶娘帮穆云诃找来了那群人的生辰八字。

    “你一直说过几天再走,难道就是因为要解决这群人吗?”

    “他们不除掉,我总是心理难安。这些人根深蒂固的势力非常强,如今白家算是被我给毁灭了,白家真正的当家人都死了,谁会记得他们呢?现在只怕白家已经乱成一锅粥了,那群人正着急分割势力和钱财呢,自然也不会想到为那几个人报仇。”

    “你可以款待你那个小姐妹了,然后我们明日就启程回朝。”穆云诃爱怜的摸摸她的头,说道。

    洛芷珩笑着说好,又忽然惊觉了什么,她目光往下看去,瞬间瞠目结舌。

    一更到,画纱努力二更去,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嘻嘻,宝贝们最好了,画纱好开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