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10 白家惨案,等同灭门!(推荐票46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10 白家惨案,等同灭门!(推荐票46000加更)

    只见她竟然搂着穆云诃的脖子,穆云诃的手臂抱着她的腰肢,最最不可思议的是,她的双脚是离地的,就那样在不知不觉中盘在了穆云诃的劲腰上!

    这个姿势有多暧昧和诡异先不说,最惊悚的是穆云诃竟然能抱动她了?!还好像轻而易举一般毫不费力!按照他的身体,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这样?!”洛芷珩惊呼,眼底却又惊喜一圈一圈的绽放,她抬头,撞进了穆云诃宠溺带笑的眸子,心湖猛然间彻底被搅乱,一池春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穆云诃微微后仰着身子看她,自傲的笑道:“那是因为你相公我做了好事,给自己积攒了阴德,老天厚爱我,让我能有力气抱起我心爱的女人。”他又将脸凑到洛芷珩面前,邪笑着邀功一般的道:“你相公是不是很厉害?你有没有非常崇拜我?”

    洛芷珩仰头大笑,却被穆云诃忽然吻住了脖颈,温热的气息一下子喷洒到了她的脖子上,让她全身慕然一僵,脸蛋瞬间通红,有些不适应,想要推开却又舍不得他亲密的撩拨,身子越发的软,心就越发的暖,面容更是越发的绯色迷人。

    穆云诃却仿若换了一个孔武有力的身子一般,手臂越发有力,本来两手换着她腰肢的手,一手竟然松开下移,拖住了她的小屁股,一手向上按住她后仰的头,强势而半强迫的压向自己,仿若渴慕的目光与洛芷珩交错在一起的刹那,穆云诃邪魅一笑,含住了她的唇瓣。

    彼此仿若着摸了一般的厮磨着,谁也不愿意放开谁,她大开的那儿刚好卡在穆云诃的腰腹下,给了穆云诃可趁之机,便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见的最有是。两个人甘柴猎火,很是意乱情迷的时候,偏那不长眼的就来找麻烦了。小喜子的声音传来:“主子爷,主子娘娘,皇宫又来人了,说要见主子爷。”

    穆云诃的动作骤然停住,原本迷离温情的眸子里也瞬间涌上一层戾气。这戾气不仅仅是因为被人打搅了好事不爽,更是因为皇宫这会来找他,只怕是因为白家的事情吧。哼,好歌不自量力的皇帝,若他真的要插手白家的事情,那他说不得就要多留在南朝几日,然后,收拾一下皇宫里的那位了。

    洛芷珩满身火热,意乱情迷,脸颊嫣红,眉生媚态,自是有股说不尽的风情和妖娆。只是此刻她却笑得仿若小狐狸:“看这脸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欲/求不满呢,啊!”

    她话未说完,穆云诃便就这两个拥抱缠着的身子狠狠的撞了她一下,正是最柔软的地方,哪里经得起他猛烈而突然的撞击,虽然二人并没有真正的融合,但还是撞得洛芷珩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又生气又恼怒的她哀怨不满的瞪着他。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出口?看你下次还敢胡言乱语,若再有,看我不将你就地正法。”明明做了说不得的害羞事,偏穆云诃说的一本正经。

    洛芷珩差点没气歪了鼻子,娇嗔道:“你敢!”

    “反正你也知道我正欲/求不满呢,你说我敢不敢?”明亮的瞳子里沾染风云,一片火辣热情,又如同正满心欢喜的情郎一般,眼底都是浓浓的爱意与欲/望,可他终归是个冷静的人,便是如此甜蜜腻歪之时,也能看见他眸底的清澈。

    洛芷珩知道她深爱这样的他,无一不爱,无法不爱。

    “我去见那宫里的人,你将这里收拾妥帖了,这些东西就看着烧化就好。”穆云诃克制力惊人,放下她的时候他的脸色竟然也没有了之前的苍白,亲了亲她的眼睛翩然离去。

    洛芷珩想,他是真的成长起来了,再也不是那个沉默王府阴暗房间里,等待死亡的人了。他变得主动,变得有了积极性,也变得勇于承担和坦然那面对了。有些事情不就是这般吗,越是不敢,越是后退,到最后留下的不是原地不动而是不如从前。若是往前动一动,虽不知未来如何,前景如何,但总归是努力过后在无遗憾。

    洛芷珩终于像一个正常女人了,她脸颊发烧,只要一想到穆云诃偶尔不正经的样子,便觉得心如鹿撞,浑身发烫,只是那俏丽的嘴角却是止不住的翘起。

    这一刻,迟钝的她终于确定,她恋爱了。爱上了那个让她莫名愿意守护的男子,和他相恋,她想,是她来这个地方的命运,是她的归宿。

    欢快的收拾残局的洛芷珩并不知道,前厅此刻已然风起云涌。

    皇上这次派来的人是当朝镇国将军,还有禁卫军!

    穆云诃落坐在正位,目光清浅,眉宇间竟然淡漠无畏,而此刻陪同在他身边的人,还有穆云锦。

    穆云锦是和南朝镇国将军相识的,一见熟人自然就有了优越感,与那将军互相见礼之后,他自在而数落的为穆云诃引荐道:“云诃,快来见过南朝镇国将军王将军,这位可是父王的好友,多年前为兄随着父王征战途径南朝,还是王将军接待的呢。”

    穆云锦这完全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他介绍的数落,但穆云诃却全然没听见一般,兀自短期茶杯来饮茶。

    穆云锦脸上尴尬与阴霾一闪而逝,却是扬起笑意半真半假的道:“云诃,不要没大没小的,王将军可是和父王平辈而论,还算是咱们的长辈,你如此无礼,当心父王知道了不饶你。”

    穆云诃满身清冷,骨子里就有种矜贵寒冽之感,闻言竟轻笑一声,说不出的讥讽与嘲弄,他放下茶杯,挑眉眯眸,语调悠扬,杀机四伏:“为了他,不饶我?你也配?”

    穆云诃的话却是对着那王将军说的,大胆直白,毫不留情。

    穆云锦的脸色再也维持不住的阴沉下来,穆云诃这狂妄嚣张的言论足以青衣的毁掉父王和王将军建立起来的友好关系,这是人脉,若是被穆云诃毁了,对父王而言自然是一笔损失。穆云锦不明白,明明很温和的穆云诃,怎么会几个月之间就变得如此锋芒毕露,高傲冷漠呢?这样翻天覆地的巨变,难道也是洛芷珩那个泼妇的杰作?果然不能让洛芷珩留在穆云诃身边,简直是误人子弟!

    这边穆云锦正为穆云诃的不知深浅和狂傲而头疼犯愁,那边却听扑通一声,穆云锦猛然侧身,一双虎目骤然瞪大,满脸惊骇。

    只见那被穆云锦颇为推崇的镇国将军,竟然跪在了穆云诃面前,并且脸上没有丝毫不满,而返多了几分焦躁与惭愧,铮铮声音尤为干涩:“莫将不敢!莫将怎能配得上让阁下跟着受累。阁下一句话,莫将便是刀山火海,也愿为阁下去闯。”

    掷地有声的话,是军人特有的洪亮与郑重。完全不似作假。

    这番突变让穆云锦瞠目结舌,震惊不已。他的手已经下意识的去搀扶那王将军,口中谦逊着急的道:“大将军这是为何?云诃只是个孩子,哪有让你跪拜的道理?”

    王将军此刻心里可是叫苦不迭了,本来陛下让他来见穆云诃,他的心里就发怵。他虽为镇国将军,但也只是守护京都而已,毕竟南朝宋个国富民安的国度,不似其他国家那般有仗可打,时间久了,他这镇国将军也就徒有其名了。

    他本就终日忧心度日,来这里见的人又是这天下几位最为尊贵的人之一,不紧张是假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了眼前这位,他可是从白家直接过来的,正因看见了白家的惨状,王将军就更加对穆云诃敬畏有加。可神官这位兄长看上去这么那么二呢?可千万闭嘴吧,别将他的老命给断送了。1aiHn。

    王将军心中忐忑,便不着痕迹的避开穆云锦的搀扶,五体投地的匍匐下去道:“阁下明鉴,莫将不敢在阁下面前称大。”

    穆云锦彻底愣住了。他猛地看向穆云诃,不明白堂堂一个将军,怎么就这么惧怕穆云诃?

    穆云诃却坦然受之,与以往相比,此刻的穆云诃身上更兼备了一种大气,一种天下间舍我其所的雄霸之气。虽身子单薄,但那股气势在,便叫人不敢小觑。也不急着叫王将军起身,他漫不经心的道:“你来所谓何事。”

    王将军听他话语低沉缓慢,心中一跳,猛地眼前就出现了白家的惨剧。

    白家那样盛世家族,根深蒂固,枝繁叶茂,更因为凶狠残忍而著名,是真真的活在贵族下面的土匪强盗。那样一个杀手世家,以防被警惕刺杀而作为看家本领的大族,竟然在一夜之间就被彻底颠覆了!

    那几位厉害的掌舵人一夕之间离奇死亡,均是死在了自己的房间,或者是小妾的床上,没有一句完整的尸体,皆是身首异处,面目狰狞,仿若死亡之前见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而白明珠这个养在深闺的大小姐,也是死相凄惨,几乎是脑浆迸裂,整个脑袋都碎了。

    但最最凄惨的,还是一个白/虎堂的堂主,左面肩胛上竟有一处穿透性伤口,仿若被利刃穿透。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就是这里,仵作检查的仔细,竟然判断那处看似只有一道伤口的伤口上竟然是反复有不下一百多出重复擦伤。

    按照这种算法来看,也就是说,这个伤口最起码是被人用刀子在伤口的原委上来回反复的穿刺的!不下一百次,在同一个地方,这得失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还是有多仇恨死者的这个地方啊?最最可怕的是这个伤口竟然完全一致,除了轻微的重复性创伤之外,再无其他。而这个死者,身上所有的零件全都碎了。

    白家惨案,一时间惊得整个上京里人心惶惶。而这般离奇等同灭门的行为和猖狂姿态,全天下,只怕也只有眼前这位能做的出来吧。虽然没证据,虽然没人亲眼目睹,但……

    据说,神官阁下最爱的王妃娘娘,曾经被这人逼迫的自捅一刀,伤口便在左肩胛……

    二更到,抱歉这么晚了,还坚持等画纱的宝贝们留言吧,画纱看了会更有动力的,嘻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