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11 当面讽刺!信件祸害!
    思及此处,那王将军更感压力巨大,面对这位可以轻易就将人兵不血刃的神官阁下,他真的是恐惧多过敬畏。

    及压人多不。遂王将军又更加虔诚般的匍匐在地道:“莫将前来是遵从皇上旨意,前来保护阁下与小王妃娘娘安危的。如今南朝正直混乱之际,各处界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似有匪徒潜进南朝京都,白家一门昨夜所有直系掌舵人纷纷毙命惨死,死状惨烈,此刻还是一头雾水。白家各堂堂主和手下众人,此刻正是凶狠之际,皇上担心阁下会有不妥,这才让莫将前来保护。就算阁下哪日要离开了,莫将也会亲自将阁下护送回穆王朝的。”

    王将军心理面也委屈,想他在怎么着那也是一国的镇国将军啊,现在竟然分配给他这样一个任务,但这个任务看书可笑,实则却更能看出来皇上对穆云诃的看重和紧张。

    闻言,穆云诃细长的眸子闪过一丝讥讽与讶异,最后回归于释然。

    这南啸擎终于是开窍了啊,不再执着于让阿珩和他留在这个南朝了吗?还是说南啸擎终于害怕了?只是两场祸乱就让南朝皇帝看清了得罪他的下场了吧?这样到时好,也省得他在大费周章的去警告南朝了。

    不过南啸擎这个态度,还是让穆云诃很舒坦的。他微微挑眉,问的漫不经心的道:“你们皇帝想让本王何时离开?”

    从极力挽留到巴不得赶快走,南朝皇帝经历了一个巨变和心理历程。穆云诃为之只是不屑一笑。这王将军的话只怕多半是授权于皇帝的,皇帝已经怕了,已经将他当作是洪水猛兽了,害怕他在继续灭了哪一家,又也许,南啸擎是害怕他们这南朝的一个鲜明的气质,画圣世家也成为他的手下亡魂吧?这才让王将军暗示他可以早点离开?随意离开?

    王将军冷汗涔涔,声音越发恭敬的道:“阁下明鉴,皇上并没有要驱赶阁下之意。皇上只是担忧阁下离开家园太久,思念家园,也是害怕阁下途中会遇到什么麻烦。”

    “恩,本王明白了,你就做好你的本职就好,下去吧。”穆云诃丝毫不将他镇国将军的身份看在眼中,仿若挥使自己的下人一般自如。

    “莫将告退。”王将军缓缓起身,竟然是弯着腰逐步后退出去,到了门外这才站直身体转身阔步离开。

    那卑微的姿态已然太过明显,其中的恭敬有加简直不言而喻。如此贵重的礼仪和对待,足以见识穆云诃此人在南朝皇室眼中的重要和高贵。

    穆云锦简直如同被受惊吓一般,震惊而惊骇的看着穆云诃,看着他这个一贯透明一般的弟弟淡定自若的品茶,他端坐在那里,四周似乎就有云雾缭绕,将他更是衬托的仿若下凡嫡仙,美的不真实,也精致的不真实。而那通身的气派与气场更是让上惯了战场,见惯了重要使臣的穆云锦瞳孔紧缩,不敢小觑。

    “你没有什么好和我说的吗?”穆云锦的声音带着薄怒和惊疑不定。他觉得这个弟弟应该有什么要和自己说的,但偏偏没有,更是因为穆云诃这天翻地覆的变化,前后反差仿若换了一个人,也叫穆云锦心头惊骇。

    “你想知道什么?”穆云诃放下茶盏,抬头,目光清冷而似笑非笑。几个月后,兄弟再度见面,但似乎二人的位置大变样了。

    曾经那个永远傲然与眼前,昂首挺胸气质不凡充满未来的穆云锦,在他面前永远是居高临下,是用悲天悯人的目光看着他的穆云锦,这一刻是不复存在的。

    只因为这一刻的穆云诃不再是过去那个不争不抢,温和颓废的穆云诃!

    他生来本就高贵,血统纯正,是名副其实的小王爷,是穆王府未来的主子,这样的他自然应该是高高在上气度不凡的。但命运弄人,让他在经历了地狱之后,竟然有机会重生,再有翱翔于九天的机会。那么这个重生后的穆云诃,便是强大的,是无敌的,是霸气的,是势不可挡的!

    如此,穆云锦这个嚣张多年的庶长子,又有什么能在穆云诃面前彰显的呢?两个人之前只差一具健康的身体,如今穆云诃健康了,穆云锦还有什么能比的过穆云诃的?还拿什么和穆云诃挣?

    穆云诃现在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王府里,想要看看李侧妃看到他没有死,反而健康活着回去的样子了。

    穆云锦心中微微鼓动着不知名的情绪,他分不清那情绪是什么,但却令他十分的躁动不安,烦躁已经出现在了眉宇间,他靠近穆云诃沉声又一脸交心的道:“云诃,我是你哥哥!虽然我们不是一母同胞,但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比我差在哪里,我很在乎你这个弟弟。你该知道,父王子嗣不多,王府里的那几个小的都成长不起来,就我们两兄弟是年龄相仿的。我们难道不应该是最亲近的兄弟吗?”

    “我知道早些年我对你是很不关系,但那不代表哥哥不在乎你,相反,我就是因为知道你是我的亲弟弟,所以我在外面奋斗的时候,总是想着自己创下一片家业,将那个家全都留给你,这样你的未来也有保障。”

    穆云诃闻言目光直视穆云锦,冷锐而讽刺的目光是那么显然意见,他笑的另穆云锦摸不着头脑,却莫名尴尬,只听穆云诃低沉的声音竟然略带孩子气的道:“阿珩,你说本王现在是该笑呢,还是该哭?”

    穆云锦眉头紧蹙,已然察觉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好端端的,穆云诃提洛芷珩那个倒霉粗鲁的泼妇干什么?

    “我觉得你不该笑也不该哭,而是应该将你这个好心的哥哥狠狠的打一顿,看看是不是能将他的脑子打开窍了,这样也好过他现在这样说这些可笑的话语。这当着你的面说也就说了,若是这番话拿出去当着外人的面说,那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说我穆王府里没有教养?”只听洛芷珩清冷而讽刺的声音从门口处幽幽传来。

    骤然听见洛芷珩的声音,穆云锦厌烦的眉头紧蹙,又听她在挑刺,便猛地转身,可转身之际他的身形却明显一愣,继而薄怒道:“洛芷珩!你怎么如此阴魂不散?我和我弟弟闲谈几句你也要打扰吗?还有你刚刚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今日若不说清楚了,你当心我不饶你。”

    只见洛芷珩此刻已经换上了一身张扬火辣的红色纱裙,样式崭新,设计大胆而新颖,长发挽起,几只珍珠簪子斜斜点缀在发间,洁白莹润的珍珠更加衬托的她长发乌黑光亮。她肌肤本就白润,瞳仁黝黑晶亮,如上等的曜石般漂亮。穿红更加衬托了她的肌肤莹润。

    此刻她懒散的斜倚在门栏前,神色跋扈,嘴角轻勾,自有一种不同于闺阁女子的爽朗与朝气。

    穆云锦这也是极少数的看见洛芷珩安静的一面,猛然回头,便瞧见那在日光下精灵般的少女,自然是一愣。昨天的洛芷珩可不是这样的,那油花花邋遢的小模样,哪有今个儿看上去玉雪可爱?不过也只是一愣,穆云锦可不会对个漂亮的泼妇嘴下留情。

    泼妇就是泼妇,讲不出道理来的。

    遂他又不屑的道:“打扮的如此花枝招展,也抵挡不了你是个泼妇的事实。用这等子迷惑人心的下做手段来迷惑云诃,你当真是其心当诛!”

    洛芷珩是个女土匪,在一个充满嚣张匪气的土匪窝里出来的孩子,最不怕的就是横。土匪们一个比一个横,一个比一个懂得怎么威胁他人。和这些官宦子弟相比,洛芷珩敢说自己是横中翘楚,他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装出一副娇弱不堪的模样,她扶着柳腰一脸惊恐怕怕的哆嗦着身子,嘴巴却讽刺的道:“我好害怕呀。看你这身板真要对我不客气的话,那我岂不是要凄凄惨惨戚戚了?不过你既然让我给你说明白,那我就给你说个明白,也好过你总是这么恬不知耻不知道深浅的往自己脸上贴金,来恶心我们强啊。”

    她手指纤细白嫩,微微一翘便如兰般素雅漂亮。只听她声音清脆而铿锵的道:“穆云锦你给我听好了,你的身份,只是穆王府一介庶子,纵然你为穆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纵然你威名赫赫,名扬四海,纵然你有通天本领!但,这些都不能抹杀你是庶出的事实!”

    她手指一指歪头含笑看着她的穆云诃,嘴角一翘,刹那便眉飞色舞起来,凌厉的声音里边多了一丝温软:“而他穆云诃,即便是身体嬴弱,不为世人所知道,被人遗忘,没有任何作为,可他终究是嫡出子。是穆王府名正言顺而不可推翻的继承人!”

    “你究竟想说什么?你这些废话我很清楚。”穆云锦忽然就觉得洛芷珩真是废话连篇,他当然知道穆云诃是穆王朝的继承人。侧目看去,刚好瞧见洛芷珩在对穆云诃眉目传情,忽然就觉得刺眼,便又不满的冷哼一声:“不知廉耻。”

    洛芷珩闻言大笑一声道:“那你为何还要说出刚刚那样的话来?仿若穆云诃既然你日或者未来得到的一切,都是你穆云锦不要了的,施舍给穆云诃的呢?你既然知道穆云诃是王府名正言顺的继承人,那就该知道,穆王府的一切,就算穆云诃不作任何贡献,那也都应该是属于他的,不是你的!!”

    “可你刚刚竟然敢说你在外面奋斗史为了不要家里的东西,将一切都留给穆云诃,让穆云诃以后有保障?啊哈哈哈!”洛芷珩重重地大笑几声,那嘲讽又娇俏的笑脸几乎要夸张的将嘴角咧到耳根上:“你有毛病吧?那一切都本来就是穆云诃的啊,用得着你留吗?更何况就是留,那也是王爷留给他的嫡子的,是王爷给穆云诃的保障啊,有你一两银子的关系吗?你能不能别这么厚颜无耻不知高低死不要脸的往自己脸上贴金子啊?我听了都觉得寒碜啊。”

    穆云诃一直便用宠爱纵容又略显无奈的目光看着她,见她一得意就忍不住露出来的看不见的小尾巴翘的高高的,便忍不住心头温软,越发喜爱这样活泼灵动的阿珩了。可他却道貌岸然的呵斥道:“阿珩,不得无礼。”

    只是他的声音里哪有半点不满与责怪?

    穆云锦一张脸迅速涨红,竟然是一瞬间愣在了原地。

    他并不是一个愚钝之人,相反他还很聪明。但他从来不愿意在后宅之上多想一些。他从小的一切母亲就都安排的妥帖了,从来不用他费心去想。而他并不是不知道穆王府的一切都是穆云诃,只是他的思想已经被扭曲。

    因为他从小开始,母亲就一直在他的耳边告诉他,这穆王府的一切都是他的,他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穆云诃不算什么,穆云诃活不长,穆云诃得到的都只能是他穆云锦不要的。穆王府是他的,王爷之名也会是他的,王府的一切产业也都将是他的。

    从小便是如此,长年累月下来,有那样一个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木母亲的教导和同化,穆云锦又能好到哪里去?他的思想里也因为同情穆云锦的悲惨而觉得,这一切都是他的,只不过穆云诃那么惨,就分给他一点也无妨。

    但后来他长大了,就觉得他好手好脚的,没必要啃家族的产业,他想要自己创业,至于家里的就留给穆云诃又能怎么样?反正也是他不要的。

    他一直用一种怜悯和施舍的态度来对待穆云诃,甚至竟然一直盲目的一位自己是用自己的东西施舍给穆云诃,却竟然一直没有想到,那些东西,原本就是穆云诃的……

    也许他想到了,但是这么多年来,母亲的话已经根深蒂固了,他也早就认为穆王府的一切都是他的了。更何况这些年来他备受追捧,是京城的青年才俊,身份又尊贵,傲气早已养成。又有能力,还因为穆云诃的不露面和身体孱弱,众人一直将他当穆王府的世子小王爷来对待的,这也无疑是催化了他的虚荣心。

    在他的心里,他一直就是穆王府的未来当家人,只差一个小王爷的名头了……

    如今想来,倒真是可笑之极。他竟然将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了。刚才还好心的想要用这份产业来安慰一下已经能活下来的穆云诃,以此来换取穆云诃的信任和亲近,从而知道穆云诃究竟有什么能力,竟然让一个镇国将军都那样害怕和恭敬?

    但现在洛芷珩一番话让他醍醐灌顶,可是随之而来的竟然不是清醒,而是恼怒!有一种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的恼火感扑面而来,让他更加的厌恶洛芷珩!

    就算这份家业不是他的,但他是父王的儿子,穆云诃自然也是不能独享的。如果穆云诃死了,那么这份产业不还是他的吗?洛芷珩现在在他面前是在耀武扬威吗?以为他会因为得不到产业而难过?不,他不会!洛芷珩这种做法只会让他难堪!

    “即便如此,那也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情,与你何干?你在这指手画脚,难不成你已经图谋我穆王府家产已久?”穆云锦毫不客气的讥讽道,他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安放到洛芷珩头上,毫不虚心,反而好整以暇的等着看洛芷珩惊慌失措的样子。

    但他这点小伎俩用在洛芷珩身上,明显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洛芷珩不上套。反而还笑米米的道:“你穆王府能有什么家业呢?说不定现在的穆王府早就已经是一个空壳子了呢,那穆王府里有一个中饱私囊,吸血鬼般的祸害在,早晚只剩一个空架子,到时候你们穆王府的人都饿死了也是有可能的。那样一个破烂,你以为我是有多稀罕?”

    洛芷珩看过穆王府的一些账册,在她从李侧妃的手中夺回来穆王府中馈的时候,她不太明白那些,但也看得出来那账册上凄惨的各种亏空,一个铺子不盈利那叫亏空,一对都不盈利,那就叫有鬼了。只怕李侧妃做的手脚可不少呢。穆王府里,她是个小富婆,只怕穆云锦的亲娘李侧妃,也不在话下了。

    洛芷珩忽然摸摸下巴,一脸想偷星的猫咪样。她琢磨着,这次回去,一定要从李侧妃那扣出来点银子花花,李侧妃要是敢不给,她就在多画几只王八送给李侧妃。

    “好狂妄的口气!听你这意思穆王府是留不下你了吗?如若这样,那你还赖在云诃身边做什么?趁早滚蛋另谋高就算了!”穆云锦厉喝道。不知道为什么,一遇见这洛芷珩,他的自制力,他的冷静和风度,真他娘的就都要见鬼去了,一丝不剩荡然无存!只有满腔莫名其妙的怒火和厌恶。

    “够了!”穆云诃拍案而起,怒目冷声道:“需要我在警告你一下吗?洛芷珩是我的妻子!是本王的妻子!她的归去问题还轮不大别人来安排。还有,虽然你我的身体里都流淌着父王的血液,但我们终究不是一母同胞,什么亲哥哥亲弟弟这样的话,你还是别说了,智慧让人觉得太虚伪。”

    “这穆王府是本王的,谁也抢不走。阿珩是穆王府未来的当家主母,这也是个不争的事实,谁也无法挑错。只要我不死,以后这穆王府的东西都是阿珩的,就算我死了,穆王府也是我和阿珩孩子的,还轮不到别人用属于本王的东西来是谁本王。你还是好自为之吧!”1anCp。

    穆云诃说完便迈步走向洛芷珩,他步伐冷厉竟隐隐略大雷霆之势,行动间墨发飞扬,眉目深邃,与僵硬的穆云锦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二人目光交错,似有电光在二人目光中交错碰撞,看不见的火花四射与激烈。

    穆云诃温润儒雅的容颜,却在刹那间邪魅深邃。

    穆云锦刚毅冷冽的脸上,也在一瞬间层层碎裂。

    兄弟二人这一场没有硝烟的征战,来的莫名其妙,也结束的荒唐。可是两个人都知道,他们之间是有仇恨的。

    穆云锦说的在天花乱坠,穆云诃也不相信。因为穆云锦压根就不是一个真正如此迟钝之人。儿时凄惨的记忆痛苦的回忆,穆云诃可是永生难忘的。穆云锦与他母亲对他们母子做过的事情,穆云诃更加不敢忘。

    嘴角轻蔑勾起,二人瞬间错开,穆云诃背影洒脱,挺拔的脊背,颀长的身形,自成一派的冷傲气势,都在狠狠的刺激着穆云锦的神经,也再一次的告诉穆云锦,这个人,这个一直被他藐视和忽略的病秧子,真真正正的崛起了。

    他活过来了!不是谎言,不是欺骗,不是演戏,更加不是做梦!

    那么,穆王府也将因为穆云诃的生命延续而重新洗牌,一切已经平衡多年,以为已经是定居的局面将重新再来。动荡的不仅仅是国与国之间,动荡的还有穆王府。

    “整日里胡作非为,谁惯的你如此嚣张跋扈?”穆云诃站在洛芷珩面前,手边自然的握住她白嫩嫩的手,宽厚的手掌轻柔的掌纹,交错在一起,都是无人可敌的甜蜜。

    他言辞宠爱,眉眼中都是赞赏与骄纵。他这样,越发的让洛芷珩觉得有依靠真是好,踏实又快乐。便一扭身子,快乐的声音高高的响起,停在那浑身僵硬的穆云锦的耳朵里,却犹如尖叫。

    “当然是你惯的!穆云诃最好了,最爱阿珩!所以惯着阿珩,阿珩可以为所欲为。咱们在穆王府那个院子实在是晦气,我一点都不喜欢。”洛芷珩搂着穆云诃的脖子,故意挑眉看脸色难看的穆云锦。

    她很清楚,她越是行为看上去不检点,穆云锦就越是厌恶她,就越是心理不舒坦。那敌人不高兴,她就高兴啊,于是她更要不检点才行啊。

    穆云诃岂会不知她的小动作,轻笑一声:“那有何难?不喜拆了重建便是。”

    穆云锦眉头一跳,震惊的瞪着穆云诃的后脑。想象不到这样轻佻的话穆云诃也能说出来?大肆动工土木可是很好是耗力耗财的。穆云诃只要不傻就该知道,他住的那个地方可是全王府里最最金贵的地方,可才重整不到七年啊!

    “若拆了重建我还不喜欢呢?”洛芷珩笑得更欢,因为她看见穆云锦的美貌几乎要堆在一起了,看着她的目光也冒火。

    “那便买一处你喜欢的。”穆云诃继续纵容。他感知力强大,自然知道穆云锦此刻目光冒火,可是谁管穆云锦什么心情?气死了,也只能怪他心眼小。

    穆云锦这次不仅仅是眉头跳了,就连眼皮和脸皮都跟着跳了。这得多有病,才能如此毫不在意的为一个冒牌货一掷千金?他穆云诃当那些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啊?

    “那若买一处我还是不喜欢呢?”洛芷珩就差抱着穆云诃啃一口说:小诃诃你真好,太配合了!

    “那便多买几处,总有你喜欢的。”穆云诃瞧她眉眼弯弯,就知道她是高兴极了,心里也高兴,嘴角微翘,牵着她往外走,跨过门槛的时候,穆云诃终究是不愿意让穆云锦好过的,便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反正我们花的都是王府的钱,都是我们的钱。”

    话落,夫妻二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大厅。穆云锦站在原地,一张俊脸铁青,他算是明白了,这俩人一定是在故意讽刺他,在告诉他,他们怎么折腾都是他们的事,他们花再多的钱,那也是他们的,与他们已经无关。

    拳头攥紧,穆云锦那一瞬间心里是恼怒和愤恨的!他不要是他不要的,但是不可以说别人不让他要,或者是剥夺他要的权利。他是被各种赞美浇灌长大的,心高气傲,自命不凡。又因瞧不起穆云诃而觉得高他一等,从来不觉得自己比穆云诃差,反而觉得穆云诃好悲惨。

    可是今天他竟然被两个他一直就瞧不起,没有放在眼里的人给狠狠羞辱了!这让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果然母亲说的是对的,不是一个母亲肚皮里爬出来的,就是心走不到一块去啊。原本他还不相信呢,但现在看来,这个穆云诃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穆云锦脸色铁青的从怀里拿出来一封信,赫然是他母亲李侧妃给他的家书。

    李侧妃居心叵测,唯一的儿子是她最大的依靠和凭借,她怎么能不百般笼络和紧紧抓住?这封信里各种为穆云锦的前途堪忧,各种一个母亲为儿子而发愁着急和展望未来。自然,也有各种诉苦委屈和对穆云诃洛芷珩的诋毁指责。

    穆云锦虽然自恃甚高,但却不是一个偏听偏信的人,不然他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当上少将军。这几日来,他一直在试探穆云诃,当然洛芷珩就不用试探了,洛芷珩在他眼中那就是个垃圾。

    一更到,今天还有二更,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