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12 郁闷!践行酒!(留言19500加更)
    穆云锦眼看着穆云诃真的变得如此不堪和下做,还与洛芷珩同流合污,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连亲情都不顾了,当即暴怒,恨不能将洛芷珩斩杀了,在敲醒他这个傻弟弟的脑子!

    女人的话能相信吗?尤其是漂亮女人的话,就更加信不得啊!可恨穆云诃现在已经鬼迷心窍了。

    穆云锦暗恨,终于相信了穆云诃与洛芷珩一同欺负母亲,抢走了母亲的大权和中馈之责,还百般羞辱欺压母亲。更可气的是,洛芷珩竟然卑鄙无耻的将外祖一家都给牵连进来,无辜的外祖家现在也很危险。

    家庭不和睦,外戚受牵连,没有了长幼尊卑,不懂得手足之情,祸害家人,轻信他人,为虎作伥,纵容祸害。这就是今日的穆云诃!败类穆云诃!而导致这一切不幸的罪魁祸首就是洛芷珩!1anCp。

    母亲说的太对了,洛芷珩不除,则穆王府难安!!

    穆云锦目光变换几个弯,最后化为浓浓的戾气,沉声冷笑道:“穆云诃,既然你色迷心窍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不念及手足情谊了!要怪只能怪你识人不清!”

    这边洛芷珩开心快乐的被穆云诃牵着,明媚的笑容就没有从她的脸上消失过。

    “恶作剧就这么开心?”见四下无人,穆云诃越发气定神闲的扬起手臂,将她纤细的肩膀揽到怀中,那姿态亲昵却又仿若半夹着她一般,边走边道。

    洛芷珩环着他的腰身,小脸在他的胸口用力蹭了几下道:“当然开心,你不知道我的快乐通常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吗?”

    穆云诃慕然失笑,将她抱得更紧,却没再说什么。

    “大小姐,酒席已经准备好了,只等纤雪姑娘带玉公主来就能开席了。”奶娘笑米米的迎面走来,见他二人亲密的走在一起,连忙垂眸,只是脸上都是欣慰的笑意。

    “恩,奶娘去迎迎看,这个时间也快来了,马上就中午了呢。”洛芷珩今天本就起来的晚了,耽误了时间就连早饭也没吃,真的有些饿了。

    “怎么选在中午开席?不是晚上?”穆云诃差异的道,他以为洛芷珩会选择在晚上痛饮一次,一醉方休呢。

    “不行,明天就要赶路,晚上喝酒明天早晨只怕会不清醒呢,上次喝醉……”洛芷珩骤然顿住,她可不能让穆云诃知道上次她是喝醉了,就算穆云诃知道,她自己也不能承认。她可是自吹自己是千杯不醉呢。

    不过上次那群老家伙弄来的酒也确实太烈了,喝了一点她就醉了呢。而且醉了之后的自己做了什么她可都不知道的。洛芷珩精明的发现,醉酒后的自己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岂不是穆云诃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那样她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了,虽然宰割她的人是她心爱的男人,但被宰割的滋味可不怎么样。

    “上次喝醉怎么?”穆云诃嘴角弧度扩散,目光意味深长,心头跳动微快。似乎是预见了今晚的洛芷珩,又会如那天那般,猫儿似的,软绵绵的傻乎乎的,任由他为所欲为。想到这,穆云诃不禁心如擂鼓,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压低了脸,凑近洛芷珩,目光带着戏虐和迫切:“阿珩可知上次你喝酒后的样貌?”

    “如何?”洛芷珩的目光就有点冷,她以为穆云诃是要笑话她之前的丑态什么的,他要敢说,她就一定不饶他!

    穆云诃一脸惊恐模样,微微缩了脖子,委屈的道:“没如何啊,只是憨态可掬,令人见过一次,便终生难忘呢。”

    “穆云诃!你不正经!”洛芷珩控诉,被他那调笑的已有所指的话给逗得脸色发热,但终究是强硬惯了的,不一会就只剩下得意了。

    穆云诃啧啧两声,大胆的在她如玉般的脸颊上偷了个香,又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偷着乐什么呢?是不是本王夸奖你娇憨可爱你开心了?以后好好讨好本王,少不得多多夸奖你。”

    “谁稀罕你的夸奖?只是我天生丽质难自弃啊,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样子都只会说娇憨可爱,妩媚迷人的,你不服都不行啊。”洛芷珩一脸自恋的默默小脸,那叫一个得意。

    穆云诃就爱她这股与众不同的自恋劲,抱着她便不放手了,一路腻腻歪歪的回了他们院子,吃了点东西当早饭,刚要休息一会,便听有人禀报说慕容纤雪带着玉儿来了。

    穆云诃俊脸闪过一阵郁闷,大手犹不甘心的在她衣服上捏了几下,见洛芷珩笑得直打跌,他便恶狠狠的压着她,狠狠的在她脖子上允了几下,这才放开娇喘吁吁的洛芷珩。

    “你说爷这是什么命啊?怎么想和自己的媳妇亲热一下就这么难呢?不是这个叨扰就是那个打扰的,真恨不得将那群人都灭了。”穆云诃郁闷的声音听上去那么孩子气,又委屈的蹭着洛芷珩的脖子,撒娇似的怒道:“不要陪他们了,爷一刻也不愿你和爷分开,让他们去死算了。”

    洛芷珩被穆云诃孩子气的样子给逗得几乎笑出眼泪,面上还要装出一副很爷们的表情怒目道:“胡扯!老娘这么豪爽仗义的人,哪能因为美色而忽略怠慢了朋友?你快快起开,等老娘与朋友们喝爽了,回来在疼爱你啊。”

    穆云诃被洛芷珩推开,滚到了床里面,小媳妇似的抱着被子遮着半张脸,细长的眸子兀自瞪圆瞪大,竟然有几分可爱激灵,可怜的眸子里水汪汪一片,扭捏的道:“那你可要早点回来,爷可不想独守空房到天明。”

    洛芷珩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噗哧一声大笑出来,挥着手往外走:“好啦好啦,我争取早点回来,我若很晚还没回来,不用等我,你乖乖的睡,把被我暖热了,等我回来搂着你。”

    “好嘞,媳妇您可早点回来。”穆云诃悠扬的一嗓子,让正下台阶的洛芷珩脚下一滑,叽里咕噜的就滑到了台阶下面,好悬没摔倒。

    她拍着胸口怒道:“你狐狸精附体了吧,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穆云诃在床上轻笑两声,猛地仰躺在床上,眼底都是笑意,他摸摸自己的脸,又摸摸还在狂跳的心窝,呢喃道:“还好,我还活着,还好,还来得及爱她!”

    前厅里,洛芷珩热情的招呼着玉儿和慕容纤雪,不过两个人的性质都不是特别高,待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因为皇后慕容纤尘。

    “皇后娘娘怎么了?她和皇上还没和好吗?”洛芷珩边给玉儿添菜边问。

    玉儿有些伤感的道:“可不是,母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往父皇不来宫中的时候,母后可是时常叨念父皇的,但现在幕后似乎对父皇唯恐避之不及一般。今日我们来的时候,刚路过御花园,便看见父皇缠着母后,母后退后的时候被父皇抓住了,然后母后就被父皇扛起来带走了。”

    “听着母后的叫声,我都觉得心慌害怕,母后得多害怕啊才能叫成那样。我好讨厌父皇,他总是欺负母后啊,珩儿姐姐你都不知道,我偷偷看过母后洗澡的,母后身上从脖子到胸口还有背后都有伤痕,那瘀青有的都变成紫色的了,太可怕了。”

    “我好几次想要找父皇理论了,母后又没有错,父皇干嘛总是媳妇母后啊,可是母后还不让我找父皇理论。我也讨厌现在的母后,以前母后不会这样的,她如果不开心甚至会和父皇吵架,还会打父皇呢,现在母后不仅不打父皇,还不让我去找父皇问,真是气死我了。”玉儿纠结不已,又一筹莫展的说完,便将一杯酒一饮而尽,而后便剧烈咳嗽起来。

    “这是什么酒啊?怎么这么辣?辣死我了。”玉儿一边伸着舌头一边用手扇着风,眼泪都出来了。

    洛芷珩看着好笑,却不管她,只是说道:“你可是我的朋友,今天让你们来就是来喝酒的。你若是不能忍受着一点辣,还这么能成为我洛芷珩的朋友呢?来来,再来一杯,一回生而回熟,喝几杯你就会爱上这杯中物了。”

    慕容纤雪暗中瞪了洛芷珩一眼,对她的睁眼说瞎话表示不屑,但却是在一旁看热闹。

    洛芷珩更讽刺的瞪了她一眼,你都不管呢,还敢鄙视我?

    俩人你来我往,玉儿看见就不干了:“你俩眉来眼去的干什么呢?快点各位想想办法啊,我母后可怎么办啊?我经常看见母后身上有伤,我都恨不得也打父皇一顿了。”

    “那你敢吗?”洛芷珩笑问。

    玉儿就蔫巴了,又一杯酒进肚,她脸上已经泛红,舌头都大了,沮丧的道:“不敢。”

    洛芷珩想说她也不敢啊,皇后只怕不是不让玉儿去和皇上理论,而是一个女儿去找父亲说父母之间最亲密的事情,这实在是不妥的。而皇后之所以不告诉玉儿她身上的痕迹,只怕是皇后这做母亲的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孩子都这么大了,夫妻俩还这么火辣辣的,只怕皇后是羞于启齿的,母亲都这样,更何况是父亲?

    洛芷珩笑着端起酒杯道:“来吧,咱们今天就是来喝酒的,把你们不开心的事情先放下,让我们先痛饮三杯,来为我饯行!”

    她话音刚落,玉儿和慕容纤雪就共同惊呼:“你要离开南朝?!”

    二更到,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云得同都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