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15 不浪漫的遇见,因为是爱,一样可以火花四射!

悍妇,本王饿了! 315 不浪漫的遇见,因为是爱,一样可以火花四射!

    穆云诃是将洛芷珩扔到床上的!

    没有温柔,没有怜惜,也没有犹豫,砰地一声洛芷珩就落在了床上,摔得她头晕目眩。洛芷珩的火气腾地一下就起来了。又不是她故意要和穆云锦在一起的,她现在还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呢,他竟然还给她甩脸色?

    洛芷珩怒了。她蹭地坐起来,满眼冒火的道:“你干嘛扔我?”

    穆云诃冷冽的目光便如同撞在了冰山上一般,到处都是冰碴子,就像他此刻的心情,一面火山,一面冰川。冷热交替,格外煎熬。

    他的手臂都在哆嗦,他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恢复当中,并不能立刻的就变得强壮起来,说到底他的身体还是不如穆云锦那样常年历练出来的厉害,毕竟根基不稳。他这样将她抱回来,都是用尽了全部力气了。

    可是看见洛芷珩这样不知悔改,反而还敢和他大呼小叫,穆云诃也火了,他噌噌两步就来到了床前,一手按着洛芷珩的脖子,一手抓着她的领子,鼻翼里喷出来的气息都是滚烫而炙热的。

    “干嘛扔你?你不知道吗?你感觉不到吗?”他咆哮的都底气不足,到底是累坏了,可是他不愿意在这一刻在洛芷珩面前服软,不想让洛芷珩看见他的虚弱。

    他也是个男人,他有他男人的尊严和骄傲要维护。以前没有对比,没有压力他还不知道,但如今来了一个穆云锦,不论穆云锦的目的是什么,可是穆云锦站在洛芷珩身边的时候,他是不舒服的,浑身都跟拧筋了似的不对劲。

    当穆云锦讽刺他无法守护洛芷珩的时候,当穆云锦嘲笑他就连抱起来洛芷珩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他男性自尊空前的动荡和备受打击。

    没有压力就没有成长,这话果然不假。但有了压力也就有了紧迫感与愤怒。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如此心胸狭隘的人。他受不了他的阿珩与其他男人有一丁点的接触!这个想法让穆云诃莫名发慌。原来自己竟然是个这么虚伪的男人吗?原来曾经那个看似豁达,什么也不计较的自己都是虚假的吗?

    洛芷珩到底是担心穆云诃的身体,不愿意让他过多的生气,更因为自己确实有点心虚,虽然她并不是刻意接触穆云锦,但穆云诃的火气让她又有点甜蜜,又有点心慌。还是顺着他吧。

    她在床上蹭了蹭屁股,靠近了穆云诃一点后,双手就缠上来,抓着他的手腕可怜兮兮的说道:“你别生气嘛 ,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生气,但是我错了还不行吗?你看我现在这样,嘴巴里可臭了,我跟你说啊,我刚刚吐了那王八蛋一身呢,哈哈,我自己都觉得恶心呢,还不恶心死他?”

    洛芷珩自己笑得欢畅,一想到穆云锦那张五颜六色变化的脸,她就乐不可支。嘴巴里的味道确实不怎么样,吐出来的污秽也着实让她难受,她迷糊着看着穆云诃那双还在冒火的眼睛,怎么看怎么觉得太漂亮了。就撒娇的噌噌他的脸,软软的道:“云诃啊,小诃诃,我真的好难受啊,你给我一口水喝好不好呀?”

    穆云诃满腔火气就好象打在了棉花上,那叫一个倍感无力和痛苦,有火发不出,偏偏这女人还在you惑着他,穆云诃现在水深/火热,他才最难受呢。

    可到底是心疼她,没好气的将她的手甩开,便转身拿了水来,恶狠狠的喂给她喝,看她喝得稀里哗啦,弄得身上都湿了,穆云诃的火气又上来了,猛地拿开茶杯怒道:“你是死人啊?喝水也不会?”

    又被怒吼,洛芷珩再好的脾气,再大的度量,也怒了。她满眼火光的怒吼道:“你有完没完?你生气是吧?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你是想弄死我还是怎么的?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你这么抓着不放到底是要干嘛?你给我说清楚。”

    穆云诃愣住了,洛芷珩的强硬一如既往的让他不敢招惹,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火气,也觉得是有点过了。可到底是心理面那一口闷气发不出来,眼前晃晃悠悠的都是穆云锦抱着洛芷珩的画面,那么刺眼,那么让他惊恐。

    “我给你机会了,你不说是吧?不说就在也别说了。”洛芷珩指着他,一脸的不耐烦,说完就跌跌撞撞的下床。

    穆云诃有点慌的去拦她:“你要去哪?”

    “去死!省得你闹腾。”洛芷珩没好气的说道,一把挥开他的手。

    眼底的寒光骤然破碎,穆云诃猛地抱住她,也不怒了,也不发火了,慌慌张张又有点委屈的吼道:“我没说别的啊,我就想说你怎么和他在一起。我心里不舒坦还不能发泄出来啊?就这么点事你就要走?”

    洛芷珩眼前一阵阵发晕,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酒劲又上来了,反正很难受,她被穆云诃抱着弄得浑身发软,就不耐烦的道:“放手!”

    “不放!”倔强的怒吼,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高了,怕洛芷珩生气,穆云诃又连忙小了点声音的强调道:“就不放!”

    洛芷珩被气笑了,拧着他的手咬牙切齿的道:“你快点放开啊,不然我可使劲了。”

    “掐死我也不放。你不是刚和我说好不吵架的吗?”穆云诃就有点气急败坏了,觉得洛芷珩不守信用,又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在乎她也有错?难过了还不能发脾气?这么霸道的女人他怎么就爱上了呢?太不可思议了。

    “我要憋不住了!!”洛芷珩快咆哮了,她急得直哆嗦,刚才被穆云诃那用力的一扔,她差点没憋不住,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这么大了还尿床,洛芷珩一张小脸就红的滴血,也更恨身后这个罪魁祸首,她咬牙切齿的道:“赶紧给我放手,要不然小心我让你也同流合污!”

    可不就同流合污吗?媳妇尿裤子了,相公也跟着沾染一点湿气吧。

    穆云诃一时半会没弄懂洛芷珩的意思,反正是死也不放手,他那股子倔劲也上来了,抿着唇不说话,一脸阴寒。

    洛芷珩没辙了,真快受不了了,声音都是隐忍的脆弱:“你大爷的啊,快点放开我要去茅房啊。”

    穆云诃一愣,那张俊脸刷地一下红的彻底,连忙放手,见洛芷珩兔子似的窜了出去,这才忍不住傻笑一声,摸摸头,可是转瞬他就惊了一下:“死丫头,还没收拾她呢,怎么能让她这么痛快!”

    穆云诃追过来的时候,洛芷珩刚刚舒服了,正要提裤子呢,穆云诃就进来了,洛芷珩傻眼了,僵硬了,穆云诃也愣住了。

    在沐浴房里面是有一个马桶给主人方便用的,此刻两个人算是半坦诚相见吧,但很可悲,并没有那风花雪月里面的浪漫和美好,有的只是一屋子诡异静谧和尴尬。

    夫妻两个人在一起相处,同样没有那么多浪漫的事,像如今这般,媳妇在如厕,相公能够坦然和毫不嫌弃的看着,便算和谐美好了。

    不过穆云诃何止是不嫌弃,反而还双眼放光,那漂亮的眸子瞪的圆溜溜的,一点之前沉稳的杀伐冷厉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是一个男人看见自己心爱女人如此模样时候的欲/望。

    “啊!”饶是洛芷珩在脸皮厚,再淡定,但此刻这般尴尬的情形下,她还是尖叫出来,甚至忘记了提裤子,指着穆云诃怒骂道:“登徒子!”

    穆云诃虽然面色发红,但这一次却丝毫没有躲避和退让,反正,她早晚完全是他的。他现在不过是提前看见了属于他的美好领地而已。

    砰地一声关上房门,穆云诃在洛芷珩震惊茫然的目光中走向她,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坚定。吓得洛芷珩心脏砰砰乱跳,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可是裤子太碍事,她一时忘记了,竟然差点绊倒。

    “你你干什么啊?出去啊!”洛芷珩说话都有点磕巴,迎面走来的穆云诃,忽然让她有种无法面对的感觉,压力那么大,脸蛋那么烫,她想要将裤子提起来,可是当着穆云诃的面,她就连弯腰的动作都觉得羞涩。好在裙子落下了,遮挡住了里面的风光。

    但饶是如此,她还是觉得身体滚烫的不行。

    穆云诃一步步靠近,目光如豹子般犀利冷锐,熠熠生辉。步伐沉稳而极具压迫感。瞬间就将洛芷珩逼迫到了墙壁上,她撞在墙上,退无可退,一张俏脸竟然有些惊慌。

    穆云诃却挑着一抹坏笑,目光轻佻而戏虐的看了眼那个马桶,洛芷珩的脸刷地一下就白了,然后又是通红。

    他他他……他怎么能看那个东西?!

    虽然她并没有大号,里面也没有污秽之物,但他毕竟刚刚放水了啊,喝酒误事,太误事了啊!!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穆云诃却仿若丝毫没有什么感觉一般,坦然自若的弯腰,那修长漂亮的手指将马桶盖子拿起来,然后盖在了马桶上,这才站直身子目光如火的看着她。

    “阿珩的脸怎么这么红?是害羞了?”穆云诃故意问着,又靠近了几步,并且做了一个嗅的动作,这才在洛芷珩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缓缓说道:“原来阿珩如厕的时候是这样啊,从没见过,以后可要多看看呢,这样也好增加我们夫妻之间的情感啊。刚刚真的是可惜啊,为夫应该亲自伺候阿珩如厕的。”

    洛芷珩只觉得天雷滚滚,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乌鸦群群,风中凌乱。

    她这是被穆云诃这个闷骚腹黑又矫情的狐狸男给调戏了吗?!!

    洛芷珩红着脸,却发现以伶牙俐齿著名的自己,这一刻竟然是词穷的,是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的,甚至只觉得心脏噗噗乱跳,全身都有点没力气了。难道酒精在这个时候发生作用了吗?

    穆云诃又靠近两步,终于将她彻底的囚禁在他的臂弯和胸膛里,他眉目如画,笑容淡雅而迷离,却又带着一种浓浓的挑衅与压抑着的怒火和情/欲,极其复杂,却又非常热烈。

    微微俯下脸,他灼热的气息完全喷洒在了她的脸上,他的吻细腻如浅水滩上的鱼,微微弩起的唇瓣落在她的脸颊,痒痒的,软软的,还有他的轻笑混合着他特有的柔情似水,仿若恨不能将她溺毙,从此囚禁成永恒!

    “阿珩,你可知道我爱你爱的发狂?我真的看不得有任何男人靠近你的,谁也不行。那会让我想要杀人。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呀生气,可是如果这是我爱你的表现,那你就不能和我置气,我不准你因为别的男人和我生气,记住了?”

    霸道又略显任性的话,却是穆云诃的心声。他在爱情里是个新生儿,初出茅庐,懂得不多,但天生的爱情反应他都有,比正常人强烈的太多,因为失去过太多,所以他害怕失去,所以他要竭力保护住他来之不易的一切。

    生命,未来,和阿珩!

    洛芷珩心里却是甜蜜的,他能直白的告诉她这些,并没有其他人的那种弯弯肠子和花花心思,也没有莫名其妙的和她玩什么冷战,这很好,更有利他俩爱情的发展。

    “这就对了嘛,你好好和我说,我不会不讲理的,你刚才莫名其妙发火,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怎么了。我也不喜欢别人碰我,尤其是那个穆云锦,讨厌死了。等我们回到王府就好了,以后让穆云锦滚的远远的。”洛芷珩转过头来,声音也软了。

    在外人那里她软硬不吃。在穆云诃这里,她可以变化,吃软不吃硬。

    穆云诃也是聪明,他抓住了洛芷珩对他的与众不同,充分利用这份与众不同去攻占洛芷珩的心,去坚守他们这份危险重重的感情。

    亲吻落在她如花的唇瓣上,渐渐加深的吻让两个人的呼吸教缠在一起,洛芷珩就迷迷糊糊的沦陷在他的柔情里,并没有看见穆云诃清凉的眸子里浓浓的笑意和顽劣。

    果然是给点甜头就老实了。要是能一直这么老实,软软的让他欺负该多好?疼爱是他的,欺负也是他的,她的什么都是他的。

    “那阿珩告诉我,真的不是你让穆云锦叫你名字的是不是?”穆云诃you惑着她。心理面就是知道这是穆云锦的诡计,他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穆云锦为什么要这样做。

    无非是挑拨离间,想让他和阿珩之间有间隙。可是穆云锦低估了阿珩在他心里的地位,低估了他们之间的爱,更低估了他对洛芷珩的了解。他压根就不相信洛芷珩会对穆云锦说那样的话。

    但不信不代表不难受,不介意。

    洛芷珩能让穆云锦有机可乘,这本身就是洛芷珩身上还有漏洞,醉酒就是一个。醉酒的洛芷珩简直脆弱的一击必中。什么人都能让洛芷珩身陷囫囵。他今天就是不放心洛芷珩,怕她喝醉了,在闹出来什么事,这才算计着她快吃喝的差不多了去接她的。

    结果就看见了那让他几乎瞬间气炸了肺的一幕!

    “当然不是!穆云锦是王八蛋,我讨厌死他了的,怎么会让他那样叫我?再说了,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啊,你难道是不相信我?”洛芷珩瞪大了眼睛,眼中因为激情而水濛濛的,格外朦胧好看。

    穆云诃的心里终于舒坦了,非要她亲口说出来他才满意的。狠狠的吻住她,强硬的唇舌攻城掠地,洛芷珩吓得连忙闭嘴不让他进去,穆云诃不满的瞪眼:“怎么?”

    “不行,刚刚吐了啊,多恶心啊。”洛芷珩捂着嘴巴,支支吾吾的道。

    她能恶心穆云锦,那是因为她不在乎穆云锦,所以也不在乎穆云锦怎么看她。可是穆云诃不同,她在乎穆云诃,就不愿意让穆云诃觉得她不好,更不愿意穆云诃亲吻着她的嘴巴却感觉恶心。

    穆云诃浅笑一下,捧着她的脸道:“你什么样我都爱,不会因为你嘴巴里有污秽就不要你。只是你要记住,以后就算从你肚子里吐出来的东西那也是我的,给穆云锦吃?他也配?”1ask7。

    洛芷珩瞪圆了眼睛,瞬间就觉得穆云诃脑袋让驴踢了吧。这么恶心的东西他竟然也争?

    穆云诃已经转到了她的脖子上,或轻或重的亲吻落在她的脖子上,缓缓向下。握着她绵软的手也轻重不一的揉捏着,极尽挑/逗和温柔。

    洛芷珩再一次的沦陷在了他热情的攻势下。却一点没有发现,他的大手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的后腰,一点点的提起裙子,钻了进去,他知道,这里面在没有阻碍了,他的手可以瞬间就触摸到他渴望已久的滑嫩。

    慕然间,洛芷珩只觉得身体都僵硬了,瞳孔紧缩,脸蛋刷地一下更加殷红。

    只因为她最最隐秘的地方,此刻竟然被穆云诃的大手完全罩住了,甚至还在或轻或重的抚摸揉弄。虽然毫无章法而且偶尔会弄疼她,但是快乐的感觉却也更加的强烈。

    这是他们第一次没有阻碍的亲密接触那里,洛芷珩感觉跟触电似的,一下一下的,几乎要了她的命。她也完全忍受不住的呻/吟了出来……

    穆云诃听着她的声音,也是身体僵硬,而后受伤越发放肆,呼吸沉重而眼睛通红。

    第一次亲密接触,竟然是这么强烈刺激的感觉,两个人都被这股火热给弄得血液沸腾。

    她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想起来的时候是觉得他在啃/咬她的绵软,洛芷珩几乎站不住,多强硬的人终究也是个女人,在心爱男人的热情下,只会融化成水。

    “穆云诃!”骤然间,她急促的低叫一声,整个人已经被穆云诃抱了起来,走向了浴桶。

    穆云诃眸子晶亮,唇红似血,一脸不羁而邪魅的笑意,阔步向前将她安安稳稳的放在了浴桶中。温暖的水瞬间包裹住裸照,让她酸软的身子感到很舒服,酒精作用下的痛苦也仿佛得到了舒缓。

    “怎么有水的?”她声音沙哑的不像话,抬起来的眸子妩媚动人,看上去倒像是撒娇。

    “知道你会喝醉,提前让人准备的。”

    穆云诃勾唇一笑,几下脱掉了他的衣服,跳了了浴桶,水花瞬间大量溢出,伴随着洛芷珩惊愕的叫声,将浴房里的气温推向高/潮。

    他不允许她逃避,长臂一下将她囚禁在了怀里,让她坐在了他的腿上,肌肤相亲,毫无距离。

    “别动,在乱动我真的会忍不住的。”穆云诃将脸狠狠的埋在她的颈窝里,低吼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气急败坏。

    洛芷珩不敢乱动,她也真的有点害怕,第一次都疼的,她嫂子新婚之夜她好奇去听墙根,结果就听见她那如花似玉的新嫂子惨叫不停,吓得她赶紧跑回房间,但房间里隔音效果不好,一整夜都能听见他嫂子凄惨的叫声,那一夜洛芷珩失眠,被吓得一个月没敢和她哥哥说话。因为她觉得她哥哥太凶残了。

    可是现在轮到她了,而新娘换成了穆云诃,洛芷珩却又有一种愿意为他疼的心情。只是终归是没经历过,茫然又忐忑。云床在犹珩。

    感觉到他的那家伙高高翘起,刚好就堵在她私密的地方,洛芷珩瞬间有种早死早投胎的感觉。她闭着眼睛,哆嗦着道:“你、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做、做也行。”

    穆云诃听了那火哪里还能压住,按着她就重重的撞了她一下,两个人都狠狠的抽了口气,洛芷珩更是感觉心脏都被人狠狠的抓了一下似的,全身痉/挛,一手猛地抓住浴桶沿,一手胡乱的向后搂住了穆云诃的脖子,长长的叫了出来。

    穆云诃将她的小脸扭回去,又亲又啃,好半天才喘着粗气咬牙切齿的道:“你可我闭嘴!不准在刺激我。”

    洛芷珩娇笑起来:“干嘛呀?你不是忍不住了?为什么不做?”穆云诃一露出害羞的模样,洛芷珩反而就胆大了。

    穆云诃满眼懊恼,别扭的冷哼道:“我才不要在别人的地盘得到你,你的第一次,必须要在我们自己家。”

    这是一种执念,穆云诃想要在一个属于他和洛芷珩的地方,完成他们的人生大事,那样他才觉得完满。在那个地方欢/爱,在那个地方孕育他们的孩子,在那个地方孩子降生,也是在那个地方他们子孙满堂。那该多美好。

    如若是在这里,那一切就都不完美了。毕竟这是一个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第一次,美好又刻骨,缠绵悱恻,怎么能在这种地方?

    洛芷珩一愣,微微羞赧,搂着他不说话了。

    “不过你现在用手帮我,快点。”穆云诃可能也觉得自己这话有点矫情了,面色大窘,非常害羞,便冷冷的命令她,同时还将她略显抗拒的手放在他那儿,大手握住小手,小手握住命根子,一起运动。

    洛芷珩皱着小脸,手心都火辣辣的疼,听着他粗浅的呼吸,看着他如狼似虎的目光,她嘟着嘴心理面泪流满面。又是这样,最不喜欢用手帮他了,也不知道别的男人是多长时间,反正穆云诃是没完没了的,时间长的每一次她手都要酸死了疼死了。

    可是每一次她又都舍不得拒绝他,只要穆云诃一个委屈的目光,一个矫情的哼哼,裸照就是在冷硬的心也会被他融化。

    浴房里缠绵悱恻,相爱的两个人热火情高,不仅没有因为穆云锦的阴谋诡计而心被分裂,反而更进一层,彼此的信任更坚定,爱情更浓烈。

    屋外房顶,穆云锦一张红肿却依然俊美的脸上铁青一片。攥紧的拳头上青筋暴跳,恨不能摧毁一切的坚硬昭示着他的愤怒。

    他也不知道此刻为什么这么愤怒,是因为计划失败?还是因为对穆云诃鬼迷心窍的不耻?又或者是因为对洛芷珩妖媚/淫/贱的唾弃?还是对自己的某种恼怒?穆云锦愤怒不清,总之他是愤怒的,恨不能立刻冲进去,将那两个恬不知耻的人给抓出来,分开!

    穆云锦额头上青筋暴跳,强忍着心理面的怒火和不知名的愤怒,重重地冷哼一声,他才眨眼间离去。

    奶娘出现在另一边的房顶上,就那么冷冽哦看着穆云锦消失的地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自量力的东西!”

    穆云锦回到了房间,将杯子砸碎,可巨大的火气还是难以消散,耳朵里面竟然都是洛芷珩那个妖女淫/荡不堪的呻/吟声,还有她软语哀求和骂他的声音。穆云锦会控制不住的去想象,在说这些话,发出那样下贱声音的时候,洛芷珩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她是不是也和今日缠着他脖子一般,将手臂抱在穆云诃的脖子上?还是她会更加放肆?

    想到这,穆云锦就仿若被人用一股冷水兜头浇下一般,透心凉!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重重地怕了一下桌子,穆云锦觉得自己真他娘的是有病了!为什么要想洛芷珩那个践人的样子?不用想也是淫/荡肮脏的,难怪能勾/引的穆云诃这不谙世事的病秧子如此痴迷,就这身妖媚,堪比妓/女了,什么男人能不动心呢?

    穆云锦不甘心,他就不相信洛芷珩没有破绽,也不相信这两个人的感情真的这么坚不可摧。他阴冷的目光看向带来的包袱,那里,此刻正静静地躺着另一封信……

    一更到,今天还有第二更哈,哈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