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16 来时沧桑归去暖!(留言20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16 来时沧桑归去暖!(留言20000加更)

    次日清晨,穆云诃的院子里就忙碌起来,奶娘张罗着人收拾东西,小喜子跑前跑后的跟着,七碗因为头上有伤,所以只在一旁看着。但明眼人能都能看出来,他们这是在收拾行李。

    穆云诃早就吩咐了,今天启程,行礼早就收拾好了,此刻不过是往马车上搬运而已。

    法老们也早早的就起来了,因为路途遥远,他们要早一点走,慕容纤雪自然是要跟着回去的,佟老还做主,就不进宫去和皇后辞行了,至于南朝皇帝,只怕现在是巴不得他们赶紧离开的。

    院子里热火朝天,但却没有太多得杂音,只因为他们的女主人还在睡觉。而男主人虽然是起来了,但吩咐了他们一些事情之后就又进去了。

    世王是个不爱凑热闹的人,她的行动也很自由,但现在她却眉头紧蹙的来到了穆云诃的院子,一把拉住正积极准备离开的奶娘道:“你真的要走?你不和本王回去了?”

    奶娘本来面对世王就心虚,巴不得早点离开,世王这样一问,她心理面又担心世王暗中下黑手。于是小心应对道:“既然那么多年前不要我了,驱逐我,不认我,那我还回去干什么?世王也别劝我了,我跟着大小姐的主意已定,这辈子都不会改变的。你如果真的疼爱妹妹,那就请你当作不曾见过我,或者当作琴银衡已死,最起码这样能个我减少很多麻烦。”

    世王脸色极其难看,自己的亲妹妹竟然这么说话,言辞间虽然没有指责银月国,但也有颇多的排斥和恨意。是母皇给衡儿太多的恶略印象了吧?才造成如今衡儿对那个家,这么的不期待和抗拒。

    但一想到母皇的身体,世王还是忍不住的说道:“衡儿你别这样,母皇当年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你是母皇的孩子,出生在她的肚子里,你是不是她的孩子,她最清楚。别人说的都信不得,母皇当年一定也是有什么我们不能理解的原因。我们做女儿的应该谅解她,你知道这些年母皇多么想念你吗?她更想念你的父后,这些年里,没有人能代替你们在母皇心目中的地位。如此,你还不能回去吗?哪怕只是回去看她老人家一眼也好。”

    相对于世王的苦口婆心,奶娘心理面却发寒。当年的事情究竟如何,因为她当年年纪小不知道,但是她却清楚的记得那些穷追不舍的杀手,一批批的涌上来想要杀死他们,还口口声声说是奉女皇陛下的命令,这些都不是假的,而且领命的人不是世王就是献皇。

    就算现在世王并没有对她动杀机,但她依然不相信世王。

    如果她真的是琴银衡,那对献皇世王就是一个最大的威胁,有琴银衡存在,献皇的皇太女位置就名不正言不顺!世王如果也想要女皇的位置,那么就更加不会让她这个竞争者存活的。现在她不得已暴露已经是万死难辞其咎的罪过了,又怎么敢回去那个虎口狼窝?

    一定不能让他们知道小主人的存在,更不能让他们知道主人已经死了!回去就等于是揭开她现在的谎言,他们一定会追根究底的将小主人给挖出来的。

    “对不起,我不能回去。那个地方从你们将我赶出来那天开始,就已经不属于我了。还请你放我走吧。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奶娘态度坚决,目光清冷,说完就走。

    世王面色难看,目光暗沉,她就弄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妹妹就是不肯回到国家去?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她怎么说琴银衡都不相信,真是气死人了!这么倔的脾气究竟是像谁?

    世王没办法,好不容易找到的人,不可能再让她溜走了,无奈之下只能决定也跟他们一起离开,这样就能一直和奶娘在一起,然后在慢慢感化她,让她愿意和她回去。

    日里跑着的。世王回到房间就让人收拾行囊,一把将还在睡觉的毒圣楼云拉起来,给他穿衣服。

    楼云见她脸色难看,张口欲骂人的话就硬生生的卡宰了喉咙里。他现在是有点害怕世王的,世王武功高强,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脸上身上,是很疼的。楼云现在身体极其虚弱,自然是经不起世王的毒打,只能忍气吞声不耐烦的道:“你要带我去哪?”

    世王眼皮子抬起来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点血色,只是因为睡醒的关系而已,如今瞧见她又一张漂亮的脸蛋一点血色也无,便心闷发疼。她知道她那几巴掌,又将楼云给打远了,打得楼云缩在了自己的龟壳里,不愿意在面对她,躲避她。

    可那又怎么样?他是她的人,纵然是在不愿意,这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还想往哪里逃?

    “我们去穆王朝。”

    楼云一听立刻炸毛了!剧烈的挣扎起来,咆哮道:“滚你妈的!老子不去那,老子不去!”

    世王脸色一变,知道他的抗拒是来源于恐惧,而这恐惧是她曾经给他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影子。她心头黯然,都几十年了,竟然还忘不掉,这得有多恨她啊。她还能将他的心给暖过来吗?

    眼看楼云要跑,世王一把将他抓回来,虽然不忍心,虽然想要哄哄他,但是不行。只要一哄他,她就会心软,就会舍不得他难过,就有可能会放弃好不容易找到的妹妹。爱情和亲情之间,世王都要,所以就算楼云现在难受,她也不能妥协。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我们不去那个地方,我们只是去穆王朝的京都而已。洛芷珩要回家了,你不是喜欢那孩子吗?我们去她家住,我们不去那个地方,你不用害怕。”世王强硬的给楼云穿好衣服,拉着他下床。

    楼云却瞬间眼泪都流出来了,一张俊美阴柔的脸上都是浓浓的惊恐和恨意,他甚至哀求她:“我不去穆王朝,你别让我那,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别让我去那个鬼地方!”

    世王眼睛里几乎冒出火来,咬牙切齿的怒吼:“让你干什么都行?本王就让你去穆王朝!你跟本王走就行。你能做到么?”1ask7。

    “不!我不去那!你给我滚!你只会逼迫我,只会让我痛苦,我说我不去那个死地方,你放开我,放我下来!”楼云咆哮的声音都因为恐惧而颤抖着。

    世王的心就好象被扯开了一条大口子,血淋淋的疼。她冷着脸将楼云扛起来,大步流星的边往外走,边冷声道:“不去也得去!本王在哪你就要在哪,这辈子你别想再让本王多一天只能想念不能相见的日子,相思的日子本王受够了!”

    楼云被抗着,一路挣扎哭叫咆哮,却都没能让世王心软改变主意。

    奶娘出门看行车的时候,就看见原本准备好的行车里多了几辆,而世王也刚好抗着楼云出来了,连招呼也没打得就上了马车。

    奶娘嘴角狂抽,抓着一人问了才知道,世王竟然要跟着他们回穆王朝去。奶娘瞬间大感不妙。世王的目标也太大了,只怕这一路上会更加的凶险。但是世王在这,如果当年陷害皇后和主人的那个人要刺杀她的话,有世王在,也有可能让她找到那主谋之人也说不定,如此倒是有可能为皇后和主人报仇了。

    穆云诃昨晚玩的太疯了,而且很是情难自禁。从来不知道喝醉酒的洛芷珩可以那么乖巧,他只要一边亲吻她,一边哀求她,在夸奖她一下,她就会毫无反抗的一直为他做下去。

    一想到昨晚自己在她两只柔若无骨的小手里释放了一次又一次,那是前所未有的销/魂蚀骨和快乐,让他回味无穷,又要不够。

    不过后遗症很大,洛芷珩到现在也醒不过来,睡的迷迷糊糊的,可是眼看车队就要走了,他不可能让马车那么多人等着,只好给洛芷珩穿好了衣服,然后抱起她离开。

    众人看见洛芷珩是被穆云诃抱出来的,皆是一愣,而后一个个害羞不已,又羡慕洛芷珩能被穆云诃这样厉害俊美的男人如此真爱呵护,简直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法老们现在就站在门外等着他们,慕容纤雪拉着眼眶通红的玉儿嘱咐她,两个人都难舍难分。

    听到身后迭起的请安声,众人回头看去,便瞧见穆云诃优雅从容的抱着呼呼大睡的洛芷珩阔步而来。他英气逼人,如今一瞧,气色更好,嘴角上那抹若有似无的笑痕令他更加俊美不凡,他的长发与洛芷珩悬空的长发几乎撞在一起,摇摆间向世人昭示着他们的亲密。

    洛芷珩即便是睡着了,在他怀里也是信赖与安然的姿态,乖巧的小脸贴在他的胸膛里,被这个她千辛万苦斗智斗勇才救回来的男人抱着,即便是在这个封建的古代社会里,也没有人敢嘲笑讥讽她的狂妄与不守规矩。

    因为她就有这个权利来享受这个男人的一切!

    王妃给了穆云诃生命,却也害得穆云诃半生沉痛。洛芷珩去给了穆云诃一个新生和未来。没有洛芷珩,就没有今日的穆云诃。

    奶娘满心满眼的开心,与小喜子七碗相看一眼,均是笑容满面。

    缘分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命运这东西也是玄之又玄。犹记得当日离开穆王府的时候,小王爷死活不肯,还是洛芷珩想法子让奶娘打晕了他,将人扛上马车带走的。如今时过境迁,情况逆转,当日被说活不过二十的男子,今日意气风发,雄姿勃勃的抱着那娇小的心爱女子,即将返程!

    南朝之行,即将结束,可是这一次,他们每一个人都有所收获,或爱情,或生命,或感悟,或人性,不论如何,总归是获益匪浅。

    众人弯腰行礼,恭顺瞩目穆云诃先行上了马车,只见他抱着洛芷珩,冷厉的气息也在晨光中破碎化为乌有,他带着一身沧桑而来,归去时,因为他怀里的女人,只剩一身温暖!

    二更到啦,哈哈,今天早吧,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