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17 你幸福吗?埋伏!勾魂术!
    洛芷珩甚至没有来得及和玉儿告别,就离开了。马车开始前行的时候她还在睡,穆云诃就将她抱在怀里,搂着她将她的脸贴在胸口上,是温暖的体贴的呵护姿态。

    浩浩荡荡的车队开拔,这一次更加的壮观,因为穆王朝身份贵重的法老们在此,小姐的香车和南朝军队的首领,将这次归省的车队拉出一条长长的形状。七碗和小喜子依然是坐在后面的马车上,奶娘坐在穆云诃的马车外面,从上路开始,她的心就有种莫名的紧张感,一路摇晃,她也是一路警惕,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般。

    依然是世王的车队打头阵,而穆云诃的在中间,法老等人在后面。南朝镇国将军亲自护送他们,穆云锦也是带来了一支队伍,目的一样是为了护送穆云诃。

    天差地别。来的时候穆云诃是势单力薄的,只因为他来的时候是一个将死之人,完全没有用,不被人重视。但回去的石斛,穆云诃是占卜神官,不用别的,只这一个身份就让人们不敢大意疏忽,万般讨好百般奉承。

    王妃的车队也在后面,自从穆清雅死后,王妃也完全沉寂了下来,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那照顾她几十年的胡妈妈也死了,王妃也是等同失去了左膀右臂。

    马车行至到下午时分,车队停下来休息,回去的路上毕竟不那么着急了,自然可以慢一点。而也因为这次回去车队里有穆云诃在,所有人都不敢掉以轻心。

    世王下了马车,就有她的探子对她汇报一些事情,世王闻言眉头轻蹙,而后冷哼一声:“不自量力!一个蛮子国不老老实实的在他们的国家待着,这是还准备跨国作案吗?密切注意他们的举动,有不合规矩的,不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杀无赦!”

    “莫将遵命。”那探子立刻消失。

    奶娘从远处就瞧见世王走来,她心里一阵别扭,脸上却极其淡漠。

    世王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将自己这妹妹的心给感化过来,温和的笑道:“刚刚探子来报,那西蛮国的将军带着人正远远的吊在咱们后面,看样子还是冲着穆云诃来的,本王已经让人密切注意他们了。”

    奶娘眉头紧蹙道:“还是因为那个阿蛮公主的死?他们还有完没完了啊,那件事情根本就和大小姐和小王爷没有关系,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的。”

    “不用在意他们,跳梁小丑罢了,估计也是想通过这个事情和穆云诃沾染上一点关系罢了,不过他们这次可是打错了如意算盘了,他们想要攀上穆云诃,却打主意到了洛芷珩身上,正好一道戳在了穆云诃的心窝子上,本王看,若然他们在敢有轻举妄动,穆云诃不会饶了他们。”世王幸灾乐祸的道。

    奶娘非常鄙视这样的世王,没有言语,而是去给洛芷珩二人准备食物去了。

    世王见奶娘忙忙碌碌,竟做一些吓人做的事情,心理面很不爽滋味,又很难过又是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能不能别做这些事情了?这样下贱的事情怎么能让你来做?”

    “我已经做了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更何况大小姐习惯我的伺候了。”奶娘理所当然的道。

    “可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世王一把抓住奶娘的手腕,声音冰冷而愤怒:“本王给你找两个人来伺候洛芷珩,不需要你在做这样的事情。”

    奶娘心头冷哼,小主人从小到大经历各种事情,你这个当姨母的人在哪里?现在来招人伺候小主人,也不会让人记挂着你的好。凭着银月国的力量,世王的能力,若真的想要找一个人,那不是难事。就算他们有新隐藏,但藏的了一年十年,却绝不可能隐藏一辈子的。

    可是这次如果不是她暴/露了自己,世王是不会发现她和银月国有关系的。只怕世王一直也没有想过要找他们。这样的人,奶娘可不敢交心。

    “不用了,别人伺候大小姐,我不放心。”奶娘将世王的手推开,到后面的去拿食物了。

    世王气得脸都青了,哪有这么不知好歹的人?这也就是她亲妹妹,不然她一定一掌拍死。恶狠狠的看着洛芷珩的马车,恨不能将麻城瞪个窟窿出来,直到感觉到穆云锦的目光若有似无的看来,世王才冷哼一声离开。

    马车里,看着怀里还睡得香甜的洛芷珩,穆云诃只觉得心满意足,目光是暖的甜得,亲吻轻柔的落在她的脸上,于是洛芷珩就在亲吻中醒来。

    她还来不及睁开眼睛,就感觉自己的呼吸被霸道的夺走了,慕然睁大双眼,便看见穆云诃盛满坏笑的双眼,晶亮的在她的咫尺之间,口舌里都是令人头皮发麻的触感,她有点缺乏呼吸。微微挣扎,他才不满的放开自己。

    “快憋死我了。”她不满的嗔道。

    穆云诃笑得好像偷腥的猫,耍无赖似的蹭着她的小脸,暖洋洋的滑溜溜的,声音是轻柔低沉的调笑:“小懒猫,你都睡了一小天了。这酒劲真的这么大?”

    洛芷珩正感觉有点头昏昏沉沉的呢,听他打趣便笑道:“要不改天咱俩也喝几斤看看?我还不知道你喝醉是什么样呢。”

    穆云诃睫毛轻颤,一脸惊慌的道:“我能喝酒吗?喝酒对身体不是不好吗?”

    洛芷珩嘴角一抽,这男人故意在这整事呢吧?她含糊的点头道:“恩,是不好,那你别喝了。”

    穆云诃立刻笑眯了眼睛,撒娇讨好的抱着她摇晃道:“还是阿珩最在乎我,可是我也不想让阿珩难过啊,这样吧,你喝酒,我陪着,你喝得尽兴我自然也高兴了。虽然不能陪着阿珩一起喝酒,但是能看着你喝酒我也是满足的。”

    只有你喝醉了,我才能对你为所欲为。谁让你喝醉之后那么乖巧可爱呢?

    洛芷珩很诧异穆云诃的撒娇讨好,狐疑的道:“你不会是趁着我喝醉了不知道,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吧?”

    “说什么呢。”穆云诃拍了她屁股一下,复又笑道:“我只是很爱看阿珩喝酒的样子,唔,很豪爽,让人看了都觉得吾妻真乃女中豪杰。”

    这一个马屁拍的洛芷珩那真叫一个舒坦,她像女皇施舍大臣一般的摸摸他的脸道:“还不错,算你有眼光。”

    两个人正在笑闹,奶娘就拿了食物过来,摆放好了后退下,洛芷珩这才惊觉的道:“我们这是上路了?”

    穆云诃眼皮都没抬一下,一边将一杯热茶送到她唇边一边笑道:“所以说你是小懒猫,咱们都走了将近一天了,喝点茶润润嗓子。”

    洛芷珩混不在意的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瞬间觉得身体里暖洋洋的,舒服的眯起眼睛道:“你就这样抱了我一路?”

    穆云诃哼了一声算是默认,又将一块肉干送到她嘴边:“赶快吃,一会就要启程了。”1avU1。

    洛芷珩来者不拒,被堂堂神官大人伺候,她完全没有压力,只看见穆云诃那漂亮修长的手,将那把精致的小刀玩转的精彩纷呈,一块块均匀的肉脯被割下来,然后小心的送到她的嘴里。他做的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和精心体贴。

    那一刻,洛芷珩有感觉自己是被他疼爱着的。

    虽然穆云诃不是特别善于表达,而且绝大部分很骄傲别扭,但他只是这样微微展现一点他的温柔,就能轻易的掳获女孩子的心。就如同现在这样,他漫不经心又不张扬的伺候着她,却什么都恰到好处,稳稳当当,让她就有一种被人捧在手心里当宝贝宠着爱着的感觉。

    那颗心,是甜蜜的。

    嘴角含笑,翘的高高的,洛芷珩将唇凑上去亲吻了他的下巴,声音温软又依恋:“这样真好,你在我身边。这么细心体贴,我感觉很幸福。穆云诃,你真好。”

    穆云诃本来挺自在的,神色自在心里自在,可是洛芷珩一句话瞬间将他心里的自在给击破了,他像是被踩中了尾巴一样,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有些懊恼有些沮丧还有点别扭。

    “细心体贴这个词……是不是用来形容女人的?”穆云诃故作冷漠的小声道,故意别开脸不看洛芷珩,那样子一看就是又别扭了。

    芷和穆拔芷。洛芷珩一愣,旋即轻笑起来,引来穆云诃非常不满的扭头瞪眼,凶神恶煞的怒道:“你笑什么?嘲笑我如女子一般婆婆妈妈吗?”

    穆云诃没有朋友,更没有经历过人情世故,他的过去单纯的是一张白纸。他并不知道要怎么为人处世,他现在只是随心所欲的活着,他想要对洛芷珩好,所以就想将最好的都给她,他想做的对她无微不至,什么都为她做好,让她的生活里每一件事情都和他是息息相关的,如此紧密,让她离不开自己,做什么都能想到自己。

    可是洛芷珩一个不经意的词语,完全刺中了穆云诃敏感又脆弱的自尊,因为不懂所以担忧,他很害怕洛芷珩觉得他是个没有男子汉气概的男人,病秧子的身体已经让他饱受折磨和尊严挑战了,他在不会让自己和软弱挂上钩。

    知道将温顺的狮子惹毛了,洛芷珩浅笑着给他顺毛,撒娇的道:“我可没有那么说,你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最有魅力吗?”见他一脸狐疑,但眼底却又有渴望知道的光,洛芷珩便道:“有成就的男人、走正道的男人、俊美而充满正义感的男人是很有魅力的。这样的男人的身上多半会有一种英雄情结,不愿意屈居他人之下,更有一股不服输的不羁和坦荡。”

    穆云诃似懂非懂,但他也听出来了洛芷珩这些话里面的男人不包括他这样的,心理面是沮丧和慌乱的,但脸上神色却是冰冷的,他狞笑:“所以你是喜欢这样的男人吗?”

    洛芷珩毫不忌讳的点头,穆云诃瞬间铁青了一张脸。抱着她的手慕然收紧,力道大的似乎能捏断她的骨头。

    洛芷珩却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笑颜如花的道:“我是喜欢那样的男人,但那也不是现实的,那么好的男人不是谁都能得到的,我很现实。我只要我能得到的,而你不就是吗?你对我好,愿意为我做那群大男人不愿意做的事情,你对我细心体贴,让我倍加感动和幸福,我会更喜欢你,又哪里会觉得你如女子一般婆婆妈妈呢?若让那些爱慕你的女子,看见你今日对我的百般体贴呵护,只怕他们会恨死我嫉妒死我的。而且还会更爱你。”

    “我让你幸福了吗?”穆云诃阴霾的脸已经有了光明的笑意,嘴角翘起浓烈的期待。

    “唔,很幸福很幸福!”洛芷珩肯定的回答。

    穆云诃眼底的阴霾彻底破碎,可是脸上却还想要装出一副很矜持的模样,要笑不笑却又忍不住翘起嘴角的模样,哼了几声板起脸来,又开始去切牛肉,然后一本正经的又送到她唇边一块,又一本正经的道:“那你就继续幸福吧。”

    洛芷珩笑出了声,张嘴吞下,还挑/逗似的轻舔了一下他的指尖,酥酥麻麻的感觉从他的指尖传递到了她的舌尖,她都觉得心口发麻,又何况穆云诃。

    穆云诃只觉得被雷击了一般,一股电流窜上手指直奔心房,脑子里轰地一声空白了一下,清醒过来,他的脸已经落在他的上面,灼热的呼吸彼此教缠着,他能听见自己心跳如雷的声音,还有她媚眼如丝的妩媚模样,都让他心动不已。

    “会有人嫉妒你吗?”他问,声音很轻很暖很急躁。

    “不会吗?那些眼巴巴看着你的女子,一个个都恨不能将你吞掉一般,你是个宝玉,在他们眼中你无比有吸引力,我若不能在你心里成为最特别的那一个,只怕就要地位不保了呢。”洛芷珩似开玩笑又死自嘲的说道。

    “那我会有嫉妒吗?”穆云诃目光更亮,她这样说是在乎他的表现吗?阿珩在乎他?这个想法让他无比愉悦。

    “若你爱我至深,自然会有嫉妒。”洛芷珩抚摸他的脸,笑得好不得意。

    “嫉妒是什么感觉?”穆云诃又靠近她两分,彼时,二人之间几乎没有距离,只要一方开口,便能如亲吻般的触碰到彼此。

    洛芷珩花瓣似的唇瓣就如柔软的痕一般,轻轻的触碰他的:“嫉妒就是当我和别的男子在一起的时候,哪怕只是一个微笑,你也会很生气,你会很烦恼,会觉得很受伤。也许还会有其他反应,不过我没有经历过,不能给你太完善的回答呢。”

    穆云诃只觉得人醍醐灌顶一般,整个人一下子豁然开朗了。他眼睛亮晶晶的,终于明白昨天的愤怒和不舒服是从哪里来了。

    原来他是在嫉妒!嫉妒穆云锦吗?穆云锦昨天抱了她,他很生气,想要毁掉穆云锦!

    “那我很嫉妒,很不愿意别的男人靠近你,看见你,我说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你觉得我别逼吗?”穆云诃逼问,瞬间目光阴狠如狼。

    洛芷珩笑了起来:“不,我会很荣幸。因为你是如此在乎我。”

    穆云诃开心的大笑,狠狠的吻上她如花唇瓣,肆意蹂/躏,这是他第一次吻的这么霸道和猖狂,还有一点点残忍。但是这一次他才终于觉得,阿珩是完全属于他的,他知道他好爱这个女人。因为他会为这个女人而嫉妒,还会为这个女人而去做一个细心体贴的男人。

    凡是她要的,她喜欢的,他就愿意做。

    穆云锦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马车前,可以断断续续的听见马车里的声音,他们并不隐藏,声音也忽高忽低,马车又都是特殊材料制成,若不是他常年练功,耳力很好,还真的很难听见。但这为数不多的几句话,已经让穆云锦变了脸色。

    心底里面有种不知名的怒火在燃烧,一面觉得裸照在教穆云诃他不知道的东西,这是好事。可一面又觉得洛芷珩不正经,教的东西都下做,这是坏事!他作为穆云诃的兄长应该阻止的。

    但是脚下就如同灌铅了一般的动弹不得。他离不开也进不去,就这样不上不下的僵硬在马背上,目光复杂的看着那辆马车,里面有女子断断续续的暧昧呻/吟。可以想象里面的情况有多热情了。

    心情莫名其妙的就有些烦躁起来,目光阴霾的几乎有杀气。而就在此刻,他的身后就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杀气。

    穆云锦瞬间纵马转身,瞳孔紧缩,立刻弃马而后飞,力挽狂澜般的躲过了身后这凶狠一击。当他落地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在距离马车五六米远的地方了,他的坐骑已经惊了,嘶叫着狂奔而去。

    穆云锦脸狰狞的怒喝道:“你干什么?!”

    奶娘放下手,她的手里还有一把刀鞘,而就在穆云锦刚才所在的地方,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完全的没入了土地,只有精致的匕首上方在地面上。足以告诉众人,刚才那一幕有多惊险和危机。

    奶娘似乎没有听见穆云锦声音里的愤怒阴冷,她隔着马车看穆云锦,冷冷的道:“不干什么,就是警告你离我们大小姐的马车远一点而已,闲杂人等最好还是闪一边去,不然你总是在马车周围晃悠,会让我有一种将你当成是心术不正的敌人的冲动。”

    穆云锦的脸色瞬间阴沉到底:“洛芷珩就是这么管教她的奴/才的?就让你这么和她的大伯哥说话的?哼,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一样的下做!”

    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从侧面就有一种嗡嗡声响起,犀利的似乎足以劈开空气。穆云锦知道那是什么,他满面震怒的侧头,便看见一把钢刀直飞而来,目标自然是他。

    穆云锦横空一转,险险的躲开了那把钢刀,而后怒目而视那负手而立站在不远处的世王:“世王这是何意?本将军可曾招惹到你了吗?”

    世王却冷哼一声:“你还没有资格来招惹本王。说话注意一点,不是什么人都是你可以随意辱骂的。再让本王听见一次,就算你是穆云诃的哥哥,本王也不会对你客气!”

    穆云锦愣住了,世王这是为哪般啊?为了一个洛芷珩才来针对他的?总不会是因为一个奶娘吧。可是他堂堂少将军,穆王朝的青年才俊,何时竟然要因为穆云诃的名头才能被放过一马了?简直可笑!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发展过多,当他们再次启程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他们必须要连夜赶路,而就是这个夜里,注定要有不平静的事情发生。

    到了夜半时分,因为是官路很好走,所以车队仍然是前行的,可就在下一刻,有马匹惊叫起来,迟疑着不愿意继续前行,后面的马匹自然也就被迫停下来。

    动物一般都比人更敏感的,它们的反应立刻引起了车队总管的警觉,所有人立刻严阵以待,将没一辆马车前后护好,警惕四周。

    万籁俱寂,明月当空,还真看不出来有什么事情。

    可是奶娘不敢掉以轻心,护在车外,七碗和小喜子都上了洛芷珩的马车,一个个神色紧张。

    法老们让他们的护卫有一半来到了穆云诃这边,目的自然是要保护穆云诃。因为这大晚上的,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多半是冲着穆云诃来的。占卜神官,哪个国家的君主不想得到呢?这可比得到什么绝色美人要吸引力you惑力大的太多了。

    洛芷珩正精神着,见七碗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便笑道:“小七碗你紧张什么啊?”

    七碗脸上绷得都没有笑容了:“奴婢这一次会好好保护大小姐的,只是上一次仍的人太多了,虽然扔出去了,可是死的太少了,只能让他们胳膊腿断掉,七碗没用,帮不上大小姐的忙。”

    洛芷珩笑着摸摸她的头道:“七碗别这样,你已经很厉害了,如果一会真的出什么事情,不用管我,帮我保护好穆云诃就行,知道吗?”

    七碗为难的低下头,她还是想要保护大小姐。

    小喜子连忙拍着胸脯道:“主子娘娘放心,小喜子会保护小王爷的。”

    “自己在被扎一刀吗?”洛芷珩似笑非笑的戏虐道,小喜子一张脸瞬间通红。

    外面很快就有动静了,果然是有杀手,但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上次是劫杀,这次是埋伏。

    而且还是十面埋伏!

    “不必藏头缩尾的了,赶快滚出来,解决了你们,本王回去睡觉。”只听世王懒洋洋的声音在黑夜下如同苍鹰一般凌厉威严。

    她话音刚落,只见四面八方瞬间涌出来唰唰唰的声音,一把把锋利冒着寒光的弓箭对准了他们,管道两边崇山峻岭,山腰上有狼的叫声,凄厉阴森。而他们此刻的情形,一样是前有狼后有虎,左右有猎豹。当真是进退两难。

    世王一看这架势,反倒是笑了起来:“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本王的銮驾也敢拦?报上名来吧,看在你们有胆子的份上,本王让你们死的有点尊严。”

    那些人死一般的安静,就连呼吸都不曾混乱一点。显然是训练有素的死士,这让世王的眉头轻蹙一下,声音沉冷:“给脸不要,找死!”

    她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在黑暗中浅笑道,竟然是个女子娇媚酥软的声音:“堂堂世王早已闻名已久,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这气度到让人钦佩。看在奴家如此钦佩的份上,可否与世王讨个人情呢?”

    世王只以为这是冲着自己来的,竟然丝毫不在意的道:“缩头缩脑,想要在本王这讨人情,你还不够资格。”

    “咯咯咯,够不够资格世王说的可不算哦。为了一个人而让这一对几百好人丧命,世王您又不傻,自然会答应奴家的对吧?奴才想要那貌美奶娘的命呢,世王,您给是不给啊?”女子妖媚的声音忽然变得婉转动听,似乎在勾/引着谁一般,听的人心理面似乎都有一股火热。

    “勾魂术!!”马车里的穆云诃忽然沉声低喝,声音里伴有震惊,他一把将洛芷珩揽进怀里,捂住她的耳朵,低喝道:“都将耳朵堵起来!”

    小喜子七碗连忙照做,而马车外面的奶娘此刻已经一脸惨白。

    果然还是来了吗?银月国的那位,果然是要斩尽杀绝吗?!

    世王也是一惊,声音瞬间覆盖到整个车队:“都将耳朵捂住,不要听她说话!!”

    车队众人自然立刻照做,但有的人听到了,意志力薄弱,就来不及堵住耳朵,整个人就仿若鬼迷心窍了一般,神智不清的开始油走起来。

    这诡异的一幕发生在暗夜中的车队里,世王眼看情况有些不受控制,便立刻下命令道:“众人听令,立刻将被迷惑的人杀掉!”

    侍卫们都愣住了,震惊于王爷的忽然滥杀无辜。竟然一时片刻都迟疑着没有动手。

    那女子好听到能震撼人灵魂的声音再度响起:“咯咯咯,世王这是要为了一个女人而残害手下吗?这岂不是让人心寒?哎哟,您就将那女人交给奴家啦,奴家保证不为难其他人哦,不然的话,人家就要请求这些侍卫哥哥,亲自帮奴家抢人了呢。”

    一更到,继续努力写第二更去,稍等啊宝贝们,群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