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19 她是你的外甥女!逆战!踏空而来!

悍妇,本王饿了! 319 她是你的外甥女!逆战!踏空而来!

    穆云锦瞳孔紧缩,步步后退,但洛芷珩的刀锋太过于犀利,夜色下几乎是一道璀璨的光华一闪而过,直劈而去,刀光剑影,只听轰隆一声,锋利的刀锋将门有将身后的树木硬生生的劈开。

    穆云锦惊险万分的躲开了这一刀,心惊不已,咆哮而道:“洛芷珩你疯了?”

    “是你太下贱!”洛芷珩怒喝:“竟然敢出卖我的奶娘,我要你死!”

    洛芷珩怒火中烧,全然不顾其他,招招攻势凌厉且霸道非常,再加上那军刀上庞大的气场与威力,赫然掀起一片狂风,将整个夜幕下的战场搅乱。

    穆云锦武功本在洛芷珩之上,但洛芷珩怒火中烧,又有这把神勇无敌的栈道助威,简直如虎添翼,没有几十招,穆云锦就隐隐有败下阵来的趋势。

    空气中那娇媚女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只是充满了浓郁的兴趣与阴森:“好一把战刀!我要了。”

    洛芷珩冷笑一声,一刀挥退了穆云锦,一边冷笑道:“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我的人和东西,可不是谁想要就可以要的!”

    “哼,你就是那个不知好歹的洛芷珩?果然是有个性,难怪被人惦记呢。不过今天你不长眼犯在我手里,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女人的声音里竟然有一种强烈的嫉妒,她一声令下:“黑暗武士听令,目标所有敌人,准备,攻击!”

    她话音一落,四面八方的蛰伏的杀手瞬间亮出了武器,只听一道道破空而来的寒气流,划破夜空,尖锐而来。在夜色下仿若流行一般。

    其中以攻击洛芷珩的箭羽最多。四面八方的围剿,饶是洛芷珩有三头六臂,那也一定是躲不过去的。危险来临只是一瞬间,就如此巨大。

    “大小姐!”奶娘惊呼一声,不顾一切的扑过来。

    穆云锦后退半步,眉宇间赫然闪过一丝犹豫,他的心里竟然是不想看着洛芷珩被绞杀的,但犹豫只在一刹那,他的手还来不及伸出去,便如同触碰到了暗礁一般的缩回。

    洛芷珩死了,不是正如他心愿吗?为什么会有要救她的想法?简直是可笑之极。

    洛芷珩一回身,手中战刀绕着圆圈在半空中狠狠划过,凌厉的刀气诊断破空而来的箭羽,仿若破冰的火焰一般,夜色下华光异彩瞬间绽放。

    “果然是好倒!放在一个俗世之女的手中简直是可惜了。”那妖女阴冷的笑着,又扬声道:“洛芷珩,咱们做一笔买卖吧,你将你那奶娘交给我,在将你的刀送给我,我就放了你们,怎么样?”

    “你放屁!当姑奶奶是被你们威胁着长大的呢?一会姑奶奶就用这把刀划烂了你那张见不得人的脸。”洛芷珩的身体在夜色下旋转到了另一边,咬牙切齿的声音里是浓浓的战意。

    “给脸不要脸的践人!给我上,捉拿洛芷珩,我要亲自折磨死她!”那女人显然是怒了。

    于是攻击更加凶猛,暗中埋藏的杀手如同数不尽一般的多。奶娘将洛芷珩抱起来,在不掩藏自己的力量,功力威猛且强大,一个光波样的光环出现,空气中的气流瞬间流窜的令人窒息和生疼。将那剩下的箭羽全部震碎。

    “我们走!”奶娘企图带着洛芷珩离开,这种时刻她要保全的只有洛芷珩一个。

    “不行,穆云诃还在这。”洛芷珩自然不会走,走了就是逃兵,就是放弃了穆云诃,不论什么时候,她都不会放弃穆云诃。

    可就在这一刻,天空中忽然出现了流弹!军用流弹,杀伤力极强,破空万里,横尸遍野!

    一颗颗流弹的出现,足以摧毁这一队车队。

    奶娘瞳孔紧缩,抱起洛芷珩就要走,洛芷珩也感觉到了危险,她用战刀割开了奶娘,冲向了马车,尖锐的喊道:“穆云诃快出来!”

    “大小姐快回来!”奶娘心惊胆战的吼道,追了过去。

    “珩,既然你们不合作,那就一起去死好了。”那妖蛮女子冷哼一声,夜空里忽然出现一把犀利的箭,对准了奶娘的背后,嗖地射来。

    那箭速度奇快,带有一种能摧毁一起的威猛,叫人心惊胆战。眨眼间便出现在奶娘的后背。

    奶娘感应到了背后的危机,可她若然回头,那箭羽是能躲过去了,但洛芷珩就必定会受伤,所以她不能躲开,还要将洛芷珩抓回来。

    然而就在箭羽即将射中她的后背的刹那,一直修长的手臂从侧面快速的出现,将奶娘一把抓了过去,堪堪的救了奶娘一命。

    “你疯了吗?为了洛芷珩你都不要命了吗?”世王暴怒的咆哮,抓着奶娘的手都在哆嗦。

    可奶娘一样惨白着脸,眼睁睁的看着她躲开了,那支箭就那么直奔洛芷珩的脊背而去!奶娘凄厉的尖叫道:“小主人快闪开啊!!”

    洛芷珩一心只想着穆云诃,哪里顾得上其他,她踉跄一步险些摔倒,就这一下就让后面那仿若长了眼睛的毒箭更加靠近,嚣张的追上来。眼看即将扎在洛芷珩身上的时候,那马车里的人豁然出现,跳下马车大步流星的跑向洛芷珩。

    只见烽火冲天的夜色下,他伸出手将她一直向前伸着的手抓在了手里,猛地一个用力,便将洛芷珩抱进怀中,在一侧身,那支箭就几乎是擦着穆云诃的脊背飞过去的。

    嘶啦一声,衣料被剑锋划破的声音在杂乱的夜色下都显得格外的清晰。

    太过惊险的场面,穆云诃却依然忍不住暴怒的呵斥她:“疯子!你不知道躲开啊!”

    洛芷珩扬脸一笑,苍白的脸上笑颜如花却也有些破碎:“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若躲开了,你就危险了。叫上小喜子七碗快点走!”

    “你们哪也去不了了。”那妖女阴森森的狞笑着,与其同时响起的还有流弹终于落地的声音。

    砰砰砰!!云但华躲分。

    巨大的冲击波和火药的威力在这一刹那尽显。被击中的马车瞬间被炸成粉末,人被炸飞,惨叫声响成一片。

    洛芷珩被穆云诃压在身下,两个人身上全都是灰尘和尘土。有人冲向他们,是慕容老将军带着人冲过来,一面跑一面命令道:“快去保护小王爷!”

    然而士兵只不过是凡夫俗体,怎么可能和那些流弹抗衡,转眼间就被炸的七零八落。

    奶娘面无人色,她被世王护在怀里,挣扎着,怒吼着,但世王就是不放开她。那一瞬间,奶娘感受到了世王对她的爱护,警惕的心瞬间瓦解,她终于相信,世王不是当年那害主人一家的罪魁祸首。而这份关爱和保护,原本应该是属于小主人的!

    奶娘后悔死了,若是当初直接相信世王,那小主人现在的危险就会少一分。现在已经看不清洛芷珩那边的状况了,奶娘被吓傻了一下,然后接二连三的流弹轰炸了这片管道,也彻底将奶娘炸醒。

    “救她,你快去救她!别管我,快点救她!”奶娘好像魔怔了似的一直在吼着这两句话,在世王怀里奋力挣扎着想去找洛芷珩。

    “你给我安安静静的,我带你离开这,乖一点,姐姐不会害你的,不要在管洛芷珩了,若死了那也只能是她命不好!”世王急得眼睛都快红了,她柔弱的楼云还在马车里,就算她的马车坚固,但那也不能和流弹抗衡。她如此分心,偏偏她的妹妹还这么不省心,世王急得咆哮。

    奶娘再也掩藏不下去,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咆哮那么破碎和惊恐:“你不是我姐姐!你不去救洛芷珩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她才是你的血脉至亲!她是琴银衡的女儿!她是你的亲外甥女!”

    世王面色骤变,猛地抓紧她的手腕怒道:“你说什么?你不是没成婚?哪来的女儿?”

    “我不是琴银衡!主人早就死了,洛芷珩是琴银衡的嫡长女,是银月国的皇长孙,她是琴银衡的继承者,你听明白了吗?你听明白了吗!”奶娘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流弹的轰炸声淹没了她的咆哮,也挑起了她的无限恐惧。

    世王脑子里仿若瞬间被轰炸的支离破碎,一片片的空白让她顾不上这话的真假,顾不上她的楼云,她眼睛血红的看着硝烟那边变成废墟的官道,一颗心猛然下沉。

    下一刻,世王的身影便如同流行一般的冲向了硝烟之中,奶娘也紧随而去。

    嗖嗖嗖——

    尖锐的破空声中,流弹再次如约而至,集体轰炸到了洛芷珩所在的地方。

    而也就在那一刹那,天空之中十几道身影仿若撕裂空气,从另一个时空而来一般,白衣飘飘,道骨仙风,赫然现世!

    十几人的出现,让这片空气都有种被撕裂的狰狞感,一群老家伙目光如炬满面阴沉,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一种强大的气场,合在一起,所向披靡!

    只见十几人共同出手,神奇的一幕赫然出现。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种流光出现,他们将体内的内功幻化成了外在,一致对外,合成一体,将穆云诃与洛芷珩护在一起,他们的功力融合在一起,瞬间形成一个仿若水晶屏幕般的保护膜,天蓝色的泛着刺眼的光芒,覆盖在了他们之上,强大的气场一经出现,瞬间卷起风暴,四周草木尘土飞扬,形成一个小型龙卷风。

    风向的转变,给那些流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而流弹落在保护屏幕般的真气之上的时候,就仿若遇到了弹簧,竟然被全路弹了回去!并且速度奇快,威力似乎更强。

    只听空气中一道道抽气声赫然响起,那些本来安心杀人的杀手们,此刻惊慌起来,想要逃命,却为时已晚。

    他们怎么将流弹发射出来的,流弹就是这么原路返回的。他们想杀人,但此刻,他们皆要死在这流弹之下!

    砰砰砰!!

    轰隆隆!!

    一阵阵巨响在刺鼻的火药味中盛放,巨大的厌恶形成一朵朵云朵般的蘑菇形状,在天空中升腾。

    凄惨激烈的战斗场面一下子打响,对方损失惨重,但还有实力,流弹继续。这群老者皆是内力深厚的法老们的守护者,他们都在洛芷珩的身边保护。只是他们功力再高深,这种长时间输出内力的行为也无意是在自取灭亡。

    他们需要支援!

    世王冲了进来,直奔洛芷珩,看见洛芷珩几乎被埋在了尘土里,她只觉得一阵昏天黑地,满身煞气骤然爆出,她如疯了一般的一挥手,强大的真气将尘土吹散,露出里面的两个人。他们还紧紧拥抱着,穆云诃单薄的脊背在夜色下看上去竟然是那么的高大伟岸。

    世王眼眶几欲滴血,小心翼翼心惊胆战的触碰二人,却赫然发现穆云诃动了一下,她心中赫然狂喜。穆云诃在上面都能动,那么被护在下面的洛芷珩定然也没有事。

    果然,穆云诃自己坐了起来,将洛芷珩抱在怀里,两个人看着彼此,九死一生,劫后余生,他们很幸运,就然在那一刹那都经历了。除了紧紧拥抱,他们什么也不想做了。

    太幸运了。若不是那些流弹不是非常精准的,若不是他们只是被余波带来的尘土埋下,只怕他们现在早就已经尸骨无存了。

    世王眼看洛芷珩没事,当真是松了一口气的。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就千变万化了。

    这个女孩子真的是衡儿的女儿?!一瞬间,世王脑子里仿若被雷劈了一般的亮光乍现。1axXW。

    衡儿,珩儿!这两个名字是一样的,若然洛芷珩不是琴银衡的女儿,那这样相同音节的字也就太巧合了。洛芷珩与她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强势,霸道,自恋,狂傲张扬,不可一世。这一切,早就在告诉她,这个孩子和自己的关系。

    她几乎就是自己的翻版,虽然洛芷珩不是自己的女儿,可是这孩子的性情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古怪的感觉油然而生,世王看着洛芷珩目光都是惊讶和诡异的,就好象找到了自己的孩子那样,骤然发现这个世上有一个小家伙,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液和自己是一样的,性格和自己是一样的,那感觉,太过于其妙。

    最起码比她以为找到了妹妹还要让她激动!

    可是来不及多想,世王就加入了抵抗流弹的战斗圈里。世王是真的怒了,差一点失去了真正的亲人,差一点就让小家伙死在自己眼前,那种懊恼,足以让自傲一世的世王如暴怒的狮子。

    奶娘冲过去,一手抓起洛芷珩仔细检查,一遍急切的道:“我们要赶快离开这,太危险了,只怕这些人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奶娘一直知道这些人的存在,但他们跟在洛芷珩身边,并不谋害洛芷珩,所以奶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那快点去带上小喜子和七碗,我们和法老们一起离开。可是这些老前辈是什么人?”洛芷珩震惊又感激的看着将它们护在保护圈里的老者们,惊讶的问。

    “他们是穆王朝的人,咱们要赶快离开。顾不得其他人了。”奶娘催促道。

    洛芷珩蹙眉,脸色阴暗:“你是让我丢下我的朋友和这些保护了我们的前辈去逃命?那和丧家之犬有什么区别?我不会逃走的。”

    奶娘犹豫了那一刹那,还想要规劝,可是来不及了。只觉得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可怕的气息瞬间袭来,暗夜里,一拨又一拨强烈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令人有一种想要跪下臣服的惊恐感。

    这种气息,这种威力,这种不可一世的威严之气,让奶娘脸色毫无血色。她死死的抓着洛芷珩的手,心中惊恐至极,她知道来不及了,那个人来了!!

    一如当年被追杀时候的那种感觉,那么尖锐和冷酷的气场,还有绝杀的煞气,几十年后再度出现,彻底的勾起了奶娘心底里的那道疤痕与绝望。

    是的,绝望!在面对那个人的时候,只怕所有人剩下的就只有绝望了。因为那个人实在是太强大,太可怕了。

    空气里骤然安静了,所有的攻击完全消失,流弹噼里啪啦爆炸的声音就仿若是为了恭迎那人到来,绽放的礼炮一般。

    唰唰唰,空气中响起了盔甲碰撞的声音,四面八方在夜幕的苍穹下骤然传来了下跪的声响。

    只见夜色如同骤然明亮了一瞬间,那一刹那,天空中火花碰撞,有人从天而降,有仿若是走在了夜幕的星空之中,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用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下方的人。

    那人一身金色长袍,华美尊贵,高大挺拔的身影因为出现在星空的天际下,显得格外的震撼,那人有一头纯白的长发,在夜色下显得美丽的诡异与张扬。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因为一身金装与华发,再加上这个人强大的气场,众人全都震惊的愣在原地,呆呆的仰望着那半空中的人。

    洛芷珩震惊极了,错愕的看着那骤然出现在半空之人,竟然有人能就那样站在半空里面吗?怎么会这样?太神奇了!只是这个人出现的那一刹那,洛芷珩就有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很压抑,很焦躁。

    那妖媚女子在这人出现的一瞬间,声音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再妖媚,反而显得格外恭敬和惊恐:“恭迎主人,奴婢办事不力,还请主人降罪。”

    那人仿若在天空漫步一般,优雅从容的走天空中走来,那斜挂在夜空中的残月,瞬间成为那人的背景。一世风华只怕也是不及眼前这人的绝代风姿。

    只是这个人仅仅走来几步,便那样看着洛芷珩和奶娘,这人目光很犀利,淡淡的就能轻易将人秒杀。只听这人的声音非常低沉,男女难辨:“珩?你叫洛芷珩。”

    疑问的话语肯定的语气,不过是在确定一下的姿态。

    洛芷珩傲然抬头,丝毫不惧:“是又怎样?是你要我的奶娘?你要干什么?若是我奶娘有哪里得罪你了,我这个做主人的自然要为她承担一二。断不能就让你的人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我的人带走,这个世上也没有这样的道理。不论你是谁,今天请你给我个理由。如果我的奶娘真的做错了什么,我不会不讲道理的胡搅蛮缠的。又何必用这种极端的手段伤及无辜?”

    “呵!”那人竟然是轻笑起来,声音里是几分轻蔑几分不屑,又有几分的无奈,仿若感慨又或者是缅怀般的喃喃道:“如此肖想,孤早该想到的啊。”

    这人又看向洛芷珩,目光在深沉的夜色下仿若流光,锋芒毕露:“若孤说,你的奶娘耍了孤,你说她可是有罪?”

    洛芷珩愣住了,孤?那不是古来太子这类人的称呼?眼前这个分不清男女的家伙难道是哪个国家的太子?洛芷珩纠结了,知道奶娘不简单,但没想到奶娘这么不简单!竟然还招惹上了这样厉害的人物。

    可人是自己的,奶娘几次三番的办事也是为了自己,自己就变然没有将自己人抛出去送死的道理,出卖和背叛自己人,不维护自己的人,那她就不是人了。

    洛芷珩很会审时度势,知道眼前这一切只怕不好应付过去,而且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太危险可怕了,是她这么久以来遇见的最最深不可测的一个人,比世王还可怕。

    所以她态度一遍,丝毫不在强势,不卑不亢的道:“若真是那样,那是奶娘有错的。可也不用阁下动如此干戈,完全可以通过协商来商量的,奶娘做错了,我可以代替奶娘和阁下道歉……”

    “小主人不要和她道歉!她不配!!”奶娘尖锐愤怒的声音在这一刻,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

    仇恨被掀起,奶娘的心理已经一片明镜,来的这个人,就是当年亲自带兵追杀他们的那个人,就是那个害死了皇后的人,就是那个害得主人从尊贵的皇女落入凡尘,从此平凡,直到死去都不能光明正大活着的人!而这个人也等于是洛芷珩的仇人,这份仇恨是在骨血里的血海深仇,洛芷珩怎么能对这个仇人卑躬屈膝低三下四?

    那人嘲讽的目光看着奶娘:“世俗已经让你忘记尊卑了吗?”

    “对畜生,无需尊重,只需动刀!”奶娘撕开了她温和的伪装,那一刻,她是银月国最最忠诚的女护卫,是背负了几十年仇恨的复仇者。她杀气凛然,她傲视群雄,不许自己在卑微,在仇人面前她要的不是流泪,而是强势。

    “大胆!”妖蛮之女一声厉喝,官道两旁的树木疯狂震动起来。

    那人淡淡的哼了一声,妖蛮之女的气势瞬间溃散。只听这人清冷的道:“你想杀孤?”

    “恨不能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奶娘咆哮着,全身绷紧,竟然是蓄势待发的状态。

    洛芷珩惊骇的看着奶娘,用力的抓紧奶娘的手道:“你干什么?冷静一点。有问题我们解决就好,何必如此冲动呢?”

    奶娘痛心疾首的看着洛芷珩,她的小主人还这样单纯,完全不知道她自己背负着怎么样的仇恨。主人临死之前是那么的舍不得,舍不得这个孩子吃苦受罪,更有一份愧疚在里面,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注定了尊贵,却因为阴谋而颠沛流离,失去了她尊贵的皇长孙的身份。

    主人将自己的全部遗产留给洛芷珩,那只是主人在逃出来的时候,皇后给主人带走的一部分嫁妆而已,洛芷珩即便富可敌国,却依然是不公平的。她本该是凤凰展翅,翱翔九天,凌驾皇权的,只因为眼前这个人,什么都变了,银月正统血脉却变成了逃命者,天理何在!

    奶娘的血液在翻腾,仇恨让她红了眼,可是洛芷珩那在乎和冷静的目光却让她愣住。现在撕破脸,真的就对小主人好吗?那个人势大力大,这么多年早就羽翼丰满,很难撼动。如今让那个人知道了小主人的存在,只怕是更加危险重重。

    只是现在她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这个人今天看见了小主人,只怕早就已经一切了然于心了,不然也不会说那样的话。

    “你的这份冷静倒是和你的外祖父极其相似,只可惜,他老人家再也不能看见,这普天之下,竟然还有一个长得和他这么相似的娃娃了。”那人类似感慨一般,恍惚的问:“你的珩是哪一个珩?”

    洛芷珩品出味来了,这个人貌似认识她母亲的娘家人啊,那就难怪奶娘认识这个人了。但显然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心中警惕,她却没有拒绝回答:“王行珩。”

    “佩上的玉,因稀少而珍贵。珩?有趣,你母亲倒是珍爱你。”那人听不出真假的笑道。

    洛芷珩眉头紧蹙:“你究竟是何人?”

    那人轻笑一声,声音里是破不开的魅力与you惑:“虽你该死,但孤喜欢你,你若愿意称孤为主人,孤便可饶你一命。”

    洛芷珩脸色难看,奶娘愤怒的眼睛几欲滴血。只听世王邪佞冷傲的声音轻蔑响起:“让她给你当奴隶,你也不怕吃不消撑死?当心天打雷劈!”

    一更到,吼吼,今天还算早伐?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