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20 杀机!神官一怒百兽现!(上)留言205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20 杀机!神官一怒百兽现!(上)留言20500加更

    世王这话如平地一声雷一般,轰炸开来,比流弹还要响亮和可怕。

    “放肆!”那妖蛮之女再次厉喝一声,维护这虚空之人。

    “是你放肆!你就算是她的人,那也没有资格来对本王大呼小叫。”世王冷喝一声,阴霾的目光看向那在半空之人,似笑非笑阴冷无比的道:“你就是这样调/教下人的吗?我的好姐姐!”

    洛芷珩是震惊的,怎么也没想到这诡异出现的强大之人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献皇!!

    世王的亲姐姐,手握重权执掌天下的献皇,银月国未来的国主!这身份果然是尊贵无比的。只是这个人为什么要针对奶娘?

    奶娘浑身哆嗦,显然是气大了,她指着献皇声音尖锐的怒道:“莫以为你自己做过的事情别人都不知道,你当年做过什么,我心里清楚。就因为当年我小,所以才暂时忘记了,但是你该知道,银月国的人对仇人可都有着天生的敏锐的。纵然之前我模糊,但只要让我见到了真正的仇人,我就能认出来!你也想到了我是谁了不是吗?你竟然还敢让小主人叫你主人,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洛芷珩惊愕的看向奶娘,如此激动的奶娘着实少见。

    虚空之中的献皇重重地冷哼一声,便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从天而来,压向了奶娘,以势不可挡的威力重创奶娘。

    洛芷珩被奶娘快速的推开,下一刻已经被献皇的力量撞飞出去,重重地倒在了废墟之中,口吐鲜血,竟然是一击必中,起不来了。

    “奶娘!”洛芷珩惊呼起来,冲了过去,见奶娘面无人色,洛芷珩目眦欲裂,抬头怒道:“无故伤人,你很威风吗?你是献皇就了不起?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站在那个地方,你信不信我能让你掉下来,摔的很惨很惨!”

    献皇眼皮都不眨一下,但目光却冷了。她是忌讳洛芷珩的,因为洛芷珩的身上有银月国皇室最最纯正的血脉,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洛芷珩才是银月皇族最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洛芷珩的存在之前她是不知道的,琴银衡就是她的绊脚石,她想要皇位,那就不能要亲情。凡是阻碍她脚步的,她都会彻底除掉。

    现在知道了洛芷珩的存在,献皇心理面是很在意的。掌权这么多年,她一直还是个皇太女,母皇一直身体不好,可只要母皇不死,她就不能继位。但这些都是时间的问题,她可以等,反正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但洛芷珩出现了,这就又不一样了。

    她很了解隔代情的厉害,她与世王都没有孩子,可是其他的弟妹是有孩子的,母皇对那些孙子孙女可是很喜爱的。而洛芷珩必定会比那些孩子要得宠,这已经在洛芷珩出现的瞬间就注定了。

    一个最爱男人的女儿的孩子,一个最亏欠喜爱的女儿的孩子,一个流落在外太久的孙女,母皇怎么会不喜爱?

    洛芷珩已经严重的威胁到了她继承皇位!

    除掉洛芷珩已经迫在眉睫。绝对不能让母皇知道洛芷珩的存在,但是很可恨的就是这个奶娘,竟然撒谎说她是琴银衡,以至于之前就连自己都被忽悠了,将目光完全的放在了奶娘的身上。如今只怕母皇已经得到消息了。不过应该不会是确定的消息,只要母皇不确定洛芷珩就是琴银衡的女儿,那么她杀了洛芷珩母皇就不会过多怪罪。

    所以洛芷珩刚才的话,除了触怒献皇的威严,更是让献皇下定决心要除掉洛芷珩。

    “信!孤很相信你能让孤摔得很惨。”献皇说,声音轻而冷。这个世上唯一能撼动她地位的不就是你洛芷珩吗?所以你有这个能力,但她不会让你继续有能力下去。

    “不过可惜,孤不会让能威胁到孤的人活下来。看在你和孤有缘一场的份上,孤许你一个体面的死法,你想要怎么死呢?”献皇优雅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在夜色下溅起一片冰凌。

    洛芷珩眉眼间的那个而冷傲,冷笑道:“让我死,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领了。”

    “那孤就让你看看孤的本领了。”献皇冷笑一声,只见她的身体周围瞬间涌起了层层波纹般的痕迹一层一层的漾开,有幽冷而骇人的气场层层叠叠的对着下空飞来。

    世王猛地站到了洛芷珩面前,厉喝道:“你清醒一点吧!疯了吗?你还要如此疯狂到什么地步?任何人挡住你的路都不能活,你有什么权利来结束别人的生命?”

    “你最好让开!否则别怪孤翻脸无情。”献皇冷喝道,她只当世王是在和她作对,世王一直喜欢和她作对的。

    “不让!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她的血脉,你以为我会让你随便的杀掉?更何况你什么时候对我手下留情过?”世王冷笑,冷嘲热讽的。

    “找死!”献皇怒,声音夹带着雷霆威严,巨雷般轰然降下。

    世王面色难看,却毫不惧怕的迎上去,一瞬间两个人的力量胶着在一起,天空中只见一片片水波扩散开来,每个人的脸似乎都被一种可怕的力量扭曲着,所有人都在这一刻丑陋。

    他们本身孪生姐妹,却因为出生先后的问题,而待遇不同。他们一直明争暗斗,却迟迟不分高下,如今这一战,只怕也是两个人憋了太久的一战,打起来,倒也不知道是为了洛芷珩,还是为了他们自己。

    奶娘借机抓着洛芷珩的手,艰难的说道:“不要求她,死都不能求祂!献皇是仇人,要恨她。小主人,她是你的仇人,要恨她!世王……你跟着世王,听她的话,不要去银月国,永远不要去那……”

    洛芷珩听不懂奶娘的话,她脑子一片混乱,却连连说道:“我记住了,我不会去银月国,奶娘你坚持一下,我让火云夫人来。”

    她话音刚落,穆云诃就过来了,身边是一身狼狈的火云夫人,洛芷珩将奶娘交给她,知道奶娘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放心的观战。

    “不要离开我身边,我能感觉到,我们身边有危险。”穆云诃抓紧她的手,将她搂在怀中,目光阴暗的道。

    洛芷珩胡乱地点头,只觉得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她愣愣的看着天空中激烈交战的两个人,一个满身尊贵金色,一个满身华丽紫色,两个人打得难舍难分,她目光里有杀机,混乱的脑海里终于有了一点点头绪,似乎,她遇见了类似于身世的问题了呢。

    她那难产而死的母亲,究竟是什么人?

    王般一般叫。然而就在众人将目光都聚集在天空中那两个女人华丽的战役的时候,危险却已经悄然而至。

    洛芷珩只觉得手忽然被一只毒蛇缠住一般,她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一个踉跄,竟然是被一股巨力拽的像一旁狠狠的跌出去。然而穆云诃紧紧抱着她腰间的大手却将她搂住,用洛芷珩不可思议的速度,二指翘起猛地点了出去。1a7aV。

    “破碎幽冥,万物沉浮,妖蛮妖姬,即刻现形!”穆云诃低沉的嗓音带着一种神圣的声音,咒语般的响起,他的手指似乎点在了什么上面,可洛芷珩看去,只有一片虚无。

    但也就在那一刹那,在洛芷珩目瞪口呆中,一道曼妙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洛芷珩的眼前,那个人,竟然就站在她身边的!

    那女子一张脸非常精美,只是苍白的不像个活人,她一手抓着洛芷珩的手腕,似乎是没有想到会有人能让自己现行,正一脸惊恐和愕然的看着他们。她反应过来竟然是放开洛芷珩就要逃跑,可穆云诃杀念已起,怎么可能让她逃掉。

    只见穆云诃一手拎住那女子的耳朵,沉声呵斥道:“孽畜!再敢反抗,立刻捏碎你的天灵盖。”

    那女子果然就不敢乱动了,刚刚还那么嚣张的人,此刻竟然带着哭腔的哀求道:“神官饶命,奴家不敢在胡作非为了,饶了我啊。”

    洛芷珩还在震惊中呢,天空上骤然传来献皇阴冷的声音:“你果然是占卜神官!好,真是好!孤今日就一起解决两个麻烦!”

    话落,只见那献皇竟然如同分身术一般的,一个身影与世王缠斗,一个身影凶狠的朝着他们二人俯冲下来,直逼而来的剑气能将一切斩碎。

    “拎着她的耳朵不要放开!不论她说什么你都不用听。”穆云诃沉稳的交代,将那妖女的耳朵放在了洛芷珩的手中,然后竟然对着献皇的身影迎了上去。

    “不可以!”洛芷珩胆战心惊的尖叫。穆云诃此刻的做法无异于是在找死。但下一刻,她才知道,她究竟有多么不了解穆云诃了。穆云诃,究竟是 一个多么神奇的存在!

    只见他傲然立于苍穹之下,张开双臂,低沉的声音仿若来自亘古,苍凉而神圣:“星空在上,愿漫天星宿听我号令,我以神官之名,号令夜下飞禽走兽,擒凶徒,杀歹人,护苍生。夜鹰,百鸟,猛虎,豺狼,百兽,现!”

    戾——

    一声尖锐的鹰啸袭遍长空!

    二更到!今天还有一张加更哈,宝贝们稍等片刻,画纱努力去写,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