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22 人兽大战!献皇逃命!尖耳狐狸精!

悍妇,本王饿了! 322 人兽大战!献皇逃命!尖耳狐狸精!

    献皇现在确实已经猖狂不了,只因为他被上下左右全方位的围攻了!

    从来不知道飞禽走兽竟然也有这样的威力,有力的臂膀,犀利的爪子,尖锐的獠牙,有毒的囊液,所有的加起来竟然比千军万马还要可怕。

    她能一瞬间覆灭一支军队,却不能一瞬间毁灭者源源不断的飞禽走兽。

    太可怕了!

    这个想法是献皇这危急时刻最最清楚深刻的。她觉得自己的皮肤都要被靠近的野兽们,给硬生生的撕扯开了。脸在疯狂的扭曲,那金雕的臂膀强健有力,扑腾出来的风恍如风暴一般可怕劲爆,她要用巨大的内力来让自己站住脚。

    内力在疯狂的消失中,活了七十多岁,她从没如此狼狈过,更没有人能将她逼迫到眼前这种几乎是绝境的地步,简直是不可饶恕!!

    “够了!都该结束了。穆云诃,你彻底的惹怒了孤!”献皇忽然暴喝一声,那华丽的金装哗地展开一抹亮丽的色彩,黑夜中竟然金光闪闪,那已经靠近的猛兽骤然间被金光刺眼,竟然都不敢上前,眯着眼睛在原地咆哮着,暴躁的走动着。

    双方就这样僵持住了,野兽们害怕那强光,献皇也被无数野兽困住不能解脱。

    穆云诃见状只是眉头一挑,无所谓的一笑,转而缓缓的道:“歼佞不除,则/民生不安,众兽听令,直击献皇,不得有误!”

    天空中盘旋尖啸的苍鹰与金雕骤然俯冲下来,嘹亮的叫声传遍苍穹之下。它们俯冲的力度极强,饶是献皇也不免心惊肉跳,瞳孔紧缩。

    献皇从不求救与人,但这一刻她四面楚歌,内力消耗巨大,不得不将目光看向了落在远处的世王身上,目光闪烁着挣扎,但当天空中的声音越发靠近的时候,献皇还是开口了,不过依然是居高临下的姿态:“世王,你要看着你的亲姐姐被一群畜生围攻吗?”

    世王漂亮的眸子满是沉重与震撼,还有一些讥讽与轻蔑。穆云诃这一招简直太狠了,又很骇人听闻。但她只会看着,献皇在这种时刻喊她的名字,她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琴银世是献皇的附属品吗?献皇想要自己做什么,自己就要做什么?献皇用不着自己的时候,想要杀了自己,那自己就要乖乖将脖子伸出来给她砍吗?

    拿谁当二傻子呢!

    若不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姐妹,世王早就用千百种方法弄死献皇了,又何必面对一次次的刺杀只是忍耐?已经够了!亲姐姐已经不仁不义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了,她也忍耐到头了,这一次她不会在继续忍耐了。

    闭上眼某,再睁开的时候,世王已经看向了洛芷珩的方向,看着那个在杀机四伏的夜色中依然镇定自若的女孩子,看着她明亮的双眼,看着她那不卑不亢的姿态,世王总也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感觉了,在心理面流淌着酝酿着,又酸有涩又痛又喜,交错在一起,最后剩下的竟然只有后怕。

    刚刚她拉开了奶娘,若那一箭真的射中了洛芷珩,那么只怕此刻的她会痛恨死自己了。差一点,这个孩子就要因为她的鲁莽和护短而死。可是怎么也不能想象,这个和她长得一点也不像的孩子,竟然会是琴银衡的女儿。但此刻看着洛芷珩,在想到洛芷珩之前的种种表现,那性格,简直让世王喜欢极了。

    世王甚至觉得,这个孩子应该是她的孩子才对,与她如出一辙的性格,一样的嚣张跋扈,一样的张狂放肆,一样的不拘小节有仇必报。

    看着这个孩子,世王的心情真的是百感交集,那边献皇竟然又不耐烦的命令着自己,世王瞬间暴怒!

    她怒目而视,锋利的话语直指献皇,是逼问也是怒斥:“够了!你想要做什么?若不是你自己贪心不足,野心膨胀,又怎么会有现在这一幕?你明知道那孩子是谁,竟然还要伤害她,你明知道穆云诃是什么人,竟然还敢诛杀他?既然你有胆量这么做,那就要有魄力去承担!”

    “你不是一直都很厉害吗?你不是言冠天下只手遮天不可一世吗?那就自己解决你的烂摊子吧,不要牵扯上我,我对你那些无聊的心思很没兴趣。”

    献皇愣了一下,难看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还透着一股不可置信的道:“你在违抗孤?琴银世,你竟然敢这样对孤说话?”

    世王轻蔑一笑,道:“这样对你说话怎么了?本王又不是你的奴隶,为何要听命于你?为何就不能违抗你了?你我可是平等的。”

    “可孤是你亲姐姐!你就要这样冷血的眼睁睁的看着孤被一群畜生给困死?”献皇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和气急败坏,高高在上的献皇,这一刻终于像个凡人一般,有了该有的情绪。

    众叛亲离,便也不过如此了。

    世王的心是疼痛的。她知道眼前面临危险的人是她的亲姐姐,可是这个亲姐姐不仅处心积虑的想要害死自己,更是要杀了洛芷珩。这让世王很痛恨献皇,血脉之亲,她如何就能下的去手?更何况这个孩子可是琴银衡在这世上的继承人,若然就这样没了,那琴银衡这一脉该当如何?更何况她是洛芷珩的亲姨母,若她帮助献皇,那不就等于是杀了洛芷珩?1aDWz。

    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她做不出来。

    从来都知道献皇是疯狂的,却从来都不知道她已经疯狂到杀人不眨眼了。

    世王没有在例会献皇,而是闭上眼睛,掩藏起来她眼中的沉痛与烦躁。

    说话间,那飞禽已经落下,尖锐的嘴和爪子已经抓在了献皇的身上,献皇的脸上与肩膀脖子瞬间就被挠花了,这么眨眼间的功夫,献皇那张与世王一模一样的漂亮容颜就面目全非了,若放在别人身上,这便是毁容。

    虽然献皇一定有办法让 的容貌恢复,但这还是激怒了她,她也是个人,疼痛是一定的,而且献皇简直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剧痛。足以想想那些飞禽的威力。

    “啊!”献皇忍不住低哼一声,她被激怒,全然不顾其他,内力雄浑,集中于手,瞬间对着上空打了出去。飞禽瞬间被击中,纷纷坠落,可献皇还来不及松口气,那一直虎视眈眈的走兽们,便机敏的趁着献皇分心对抗天空飞禽的瞬间,一跃而起,直扑过去。

    刹那间惨叫响起,振动山岗的野兽咆哮声仿佛吼出了一种冷锐的血腥之气。

    虎口咬住献皇的腰腹,豺狼咬住献皇的脖子,毒蛇咬住献皇的脚踝,一瞬间各种猛兽几乎将献皇分刮生吞活剥。

    巨蟒有剧毒,且不是一条,而是多条成年巨蟒与眼镜蛇,毒液已经进入献皇的身体。再加上各种巨大沉痛的伤口,献皇就算能活命,只怕也要个一年半载的才能出来兴风作浪了。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惊悚了,几乎是每一个人都觉得头皮发麻,眼眶子生疼,脚底生寒。只见好端端的献皇此刻已经完全看不见人影了,被各种各样的猛兽给包围了。

    这是一场人兽大战,极其惨烈,越发精彩,更加激烈!

    这是一场强烈的视觉盛宴,巨大的危险撕扯着人们的神经,浓烈的血腥味勾/引着人们的心情,众人看见这一幕,除了惊骇欲绝,便是一股无法言说的热血沸腾!

    眨眼间,只见献皇反击,她率先将手臂上几乎缠绕着她整条手臂的巨蟒给挥开,一下没有甩开,第二下便甩开了,甚至还用内力将巨蟒整个身体震碎。只见巨蟒庞大沉重的身子还没有来得及落地,便已经破碎成一团血肉。

    献皇的手已经乌黑一片,显然是剧毒已经扩散并且快速蔓延到手臂之上,而献皇已经来不及逼都了,一把抓住了几乎是咬在她快到胸口的老虎,大喝一声,内力扩散,瞬间就将老虎震了出去,但老虎却死死的咬住她,就那样那个硬生生的将她的一大块肉给扯了下来。

    献皇倒抽冷气,却依然有着令人恐怖的BT战斗力,她还是站着的,并且还能够将那些野兽一个个的收拾掉,就足以证明献皇果然是个厉害的人。也更加危险。

    众人就这样看着,看到麻木,看到神经几乎崩溃。因为场面太血腥,因为情况太险峻。因为献皇的反应和行为也太不是人了!!

    野兽的惨叫声伴随着献皇一次次的怒喝,冲上去的猛兽被杀死扔开,就有新的猛兽再一次冲上去,如此反复,野兽死伤无数,而献皇依然傲然而立,只是此刻的献皇在不是刚刚那风/骚无比,亮相在半空之上的孤,而是一个狼狈不堪,血肉模糊,浴血奋战,不愿倒下的血人!

    献皇这种样子,着实是令人惊慌失措的。猛兽都不能让她死去,也不能让她退怯和惊恐,可见这个女人的心性又多了的坚定与可怕了。

    皇不这起竟。但她就算是在厉害,那也不过是一个柔体凡胎,她的血液总有流干的一天,她的肉总有被撕扯干净的一天,而她的经历总会耗尽。但穆云诃操控的野兽们,却仿若是源源不绝的,所以他们只要等。

    法老们一个个脸色铁青的站在一旁,而他们已经将洛芷珩护住,这一刻谁也不是傻子,都明白今日若不是有穆云诃的出手,他们只怕都要凶多吉少了,但穆云诃出手却不是为了他们,只是为了洛芷珩而已。

    无法想象洛芷珩对穆云诃而言究竟有多重要,但他们知道,想要守住穆云诃的心,想要让穆云诃中心于穆王朝,只是穆云诃的姓氏是不够的,守护好了洛芷珩,维护好了穆云诃的软肋,便可以无往不利,水到渠成。

    所以法老们和那群法老们的守护神,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将洛芷珩保护的水泄不通,当真是丝毫不敢马虎了。

    当献皇终于疲于应对的时候,穆云诃却还是气定神闲,站在原地指挥野兽们一起上,再一次给了献皇重创。

    众人猛然发现,一直被他们当作是弱者,一直被献皇要攻击杀害的穆云诃,从始至终竟然是一直站在原地,即便是献皇距离穆云诃那么近国,竟然也没有撼动穆云诃分毫。而相对于献皇的狼狈危险,穆云诃一直可以说是胸有成竹,气定神闲的,仿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运筹帷幄大丈夫也,穆云诃却是当之无愧!

    恍惚发现,原来最可怕的人不是献皇,而是穆云诃。二者比较,谁高谁低,一目了然。

    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男人,出其不意的用他的力量创造了一个神话,这个夜幕下的一切,会永恒的镌刻在在场所有人的心中。

    当献皇终于挥开了下一波野兽攻击的时候,她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在出现,已经是在百米之外,这一幕太突然,让人们都惊呼出来。

    而穆云诃却依然淡定自若,只是目光及其轻蔑:“施展遁术是要耗费你五年功力的,你倒是舍得。”

    遁术,一种上乘诡秘武功,次武功从来没有在世俗上流传过,但占卜神功却是有提到过的,他那个不靠谱的师傅是告诉过他的。这类武功一旦施展就要以这个人五年的内力作为代价。一个人能活几年,有谁愿意牺牲自己辛辛苦苦修炼了五年的内力呢?

    献皇此刻施展出来,也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她孤立无援,因为一向自负,自恃天下无敌,走到哪里也不喜欢带着随从和护卫,而今她也认为这里还有大量的妖蛮族人的埋伏,必定是没有危险的,只是很可惜,她估算错误,并且错误的严重。

    五年的功力她是舍不得,不然她也不会直到此刻伤痕累累,身上几乎被扯出来一个个肉窟窿了,才施展此武功。活命和丧失五年功力,她当然要选择前者。

    看着穆云诃那冷酷的容颜,献皇几乎吐血:“穆云诃,你给孤记住了,今日之辱他日孤必定取你项上人头,将你碎尸万段,你让孤有多痛,孤就要让你痛上千百倍!洛芷珩,孤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今天在这里的人,孤要让你们统统不得好死。”

    献皇不是一个会给别人下战书的人,她狂傲无比,看谁不顺眼杀了便是,不需要多言。但今天她实在是没有那个资格了,在将她逼得几乎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的穆云诃面前,她生下的最后一点力气,就是逃命!

    “你以为本官会让你走?你的这些话都带到棺/材里去吧。”穆云诃冷狞一笑,阴沉的目光扫了一眼天空,那天空之中暴躁盘旋的飞鸟立刻落下。

    献皇瞳孔紧缩,再也经历不起一次攻击了。她没有在废话,二话不说连忙桃之夭夭了。带着满腔的愤怒与憎恨还有暴怒的火焰离开。

    穆云诃并没有让飞禽走兽在继续追赶,只因为他能看见献皇的寿命绝不会在今天结束,可惜他看不到献皇会在何时寿终正寝,所以自然也不会白费心思。只要将献皇赶走便好。

    安抚着暴躁的野兽们,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穆云诃亲吻了一头身体雪白,健壮有力并且非常威严的白/虎的额头,并且拍拍它的虎头赞赏的道:“做得好,带着它们回去吧,不要伤害无辜的人。”

    吼!

    那白/虎似乎能听懂人言一般,竟然回应了穆云诃一声虎啸,而后摇摇尾巴,一马当先的跑在前面,带着一群猛兽离去。

    眨眼间,蝙蝠组成的乌云散去,皎洁的月光再次出现,照亮了此刻眼前这一地狼藉。

    无数野兽的尸体,侍卫们的残垣断壁,流弹下的烟火还在燃烧,场面是极其惨烈的。

    穆云诃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脸色惨白,好一会才自己缓缓转身,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洛芷珩的身上。

    他笑了,风华绝代!纵然满身疲惫和疼痛,可是那一刻看见洛芷珩安然无恙,知道自己用自己单薄的身体为她竖起一道什么也破不透的高强,穆云诃是那么满足和幸福。曾经不可能做的事情,现在他都能做。

    可下一刻,穆云诃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挺拔的身体缓缓倾倒,万籁俱寂的夜幕下响起了惊呼声。

    “穆云诃!”

    —— ——

    马车晃晃悠悠的前行,此刻上路,他们的队伍明显的安静沉默了许多,原本很长的车队现在只剩下一半不到,所有人都集体坐在几辆马车里,因为很多马车已经被炸毁。不过马车减少了反而能加快队伍前行。

    世王并没有立刻就和洛芷珩说什么,而是让奶娘在她的马车里休息,洛芷珩不知道世王想干什么,但看世王诶有为了她的姐姐而为难自己和穆云诃,洛芷珩就愿意相信世王。

    她低头看着穆云诃的容颜,脸上虽然还是苍白的,但却有了点血色,紧蹙的眉宇也终于展开。距离昨晚的战斗已经过去一天了,可是穆云诃却一直在熟睡。

    火云夫人说穆云诃只是太疲惫了,他只是在睡觉,不用担心。

    可是怎么能不担心?穆云诃昨天晚上那个笑容简直让她无法闭眼,闭上眼睛就全都是他的笑容,怎么可以漂亮的那么惊心动魄呢?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气质,可能是因为他刚刚发动了一场无以伦比的惊世之战,所以他的气质尤为的突兀和矛盾。

    尖锐又强悍,霸道还邪佞,一股狠戾的气势在他身上迸现,美丽的男人叫人移不开眼,可是他的俊美,已经超越了史世上一切能形容的词语。那一刻的穆云诃美的不真实,真的好像要驾鹤仙去一般的飘渺虚幻,圣洁如莲。

    洛芷珩昨天那一刻以为自己是抓不住穆云诃的,直到他太累了,精神力消耗的太多了晕倒,直到她抱他在怀里,她的心才渐渐踏实下来。

    已经一天没说话了,只想这样抱着他,两个人彼此靠近,她像他亲吻自己那般的去年汶他的额头,是温柔的,亲昵的。很感谢他为她做的一切,可他的奋不顾身,以至于危险重重,都让洛芷珩胆战心惊。

    就算他是胸有成竹的,但若是每一次战斗借结束,他都要这样虚弱的昏迷过去,洛芷珩宁愿自己亲自上战场,她发现,她竟然受不了穆云诃再有任何虚弱的样子了。

    “好看么?”沙哑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洛芷珩才发现穆云诃竟然睁开了眼睛,在她怀里的头抬着,目光是温柔的,戏虐的。

    “好看,好看的让我恨不得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她声音哽咽,目光湿润。

    “孩子似的。”穆云诃轻笑,声音话语是宠溺的,在唇齿间静静流淌,是对她的无限宠爱。

    “你才孩子呢。以后如果你在敢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小心我收拾你。”洛芷珩不满的拍了他一下,而后紧紧的抱着他的头,胡乱的亲吻他的脸。

    穆云诃闷声笑出来,见洛芷珩瞪眼,他也不怕,反而不正经的看着她鼓胀胀的胸口,一脸色相的道:“本王倒希望你收拾本王,最好将本王捂死在你的山峦里面。”

    没好气的捂住她的眼睛,洛芷珩恶狠狠的道:“你这些怎么变成这样?又坏又恶略的。”

    “那还不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穆云诃将她的手落下,覆在嘴上,灵活的舌尖轻轻的舔舐她柔软的手心。

    两个人腻歪了一会,洛芷珩没忍住,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控制野兽?”

    穆云诃目光一闪,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这个你不能问,是秘密。”

    “如果我知道了会让你有危险吗?”洛芷珩不甘心的问道。

    穆云诃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若让不少占卜天宫的人知道了这些秘密,我会死。”

    洛芷珩立刻闭嘴,仿若刚刚她提都没提这件事情似的,而是笑道:“昨天抓到的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要捏着她的耳朵她就不敢反抗了啊?”

    穆云诃眉眼闪过深意和快乐。她一听到自己会有危险便不再过问,她在乎自己多过于好奇那些神奇的秘密呢。穆云诃的心情变得非常愉悦,自然愿意为佳人解惑:“那不是我们的族类,他们是有野兽血脉的一族,俗称狐狸精。他们的弱点就在耳朵上,你没看见吗?”

    洛芷珩瞪圆了眼睛,满心震惊,真的有狐狸精啊?!她惊奇不已:“没注意啊,昨天只顾着看你和那个献皇对着干了,太精彩了,虽然很危险。”

    穆云诃目光一闪,忽然笑道:“你想不想要一个玩物?”

    “什么玩物?”

    “让人将昨晚抓到的女人带过来。”穆云诃吩咐外面,小喜子听见是穆云诃的声音,立马欢快的应了一声。

    很快小狐狸精就上了穆云诃的马车,此刻她的耳朵竟然被慕容纤雪捏着,显然慕容纤雪已经很不耐烦了,而且非常警惕。

    见慕容纤雪脸色不好,洛芷珩连忙问道:“你怎么样?昨天晚上实在是太混乱了,我都忽略了你。”

    慕容纤雪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就是有点吓着了。不过这个家伙怎么办?也不能一直找人牵着她的耳朵吧?而且她很烦人啊,嘴巴不停地说,也不怕牙齿都说掉了。”

    洛芷珩这才好好的看向那小狐狸精。只看竟然是一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女孩子,虽然面容妖娆,但因为此刻萎靡的脸色,看上去倒是非常乖巧的,大大的眼睛红彤彤的小嘴,皮肤非常光滑白嫩,她不是长头发,竟然是一个蘑菇样的娃娃头,娇小的身子缩在地毯上,惊恐又略带讨好的看着穆云诃。

    看上去倒真的像个大娃娃。

    洛芷珩本来对这家伙没什么好感的,可是她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恨不起来。碰了一下穆云诃道:“她怎么长成这样?看上去还是个小孩,没有狐狸精特质啊。”

    穆云诃讥讽一笑:“别被她乖巧的外表骗了,别忘了,狐狸可是最狡猾的。”

    穆云诃说完一抬手,那狐狸精立刻惊恐的向后缩,但却没有逃脱了穆云诃的毒手,只见她拨开狐狸精的头发,拽出来一个尖尖的东西,越拽越长,小狐狸精已经瑟瑟发抖眼泪汪汪的要尖叫了,穆云诃却丝毫不怜香惜玉,硬生生的拽出来一根食指长短的东西。

    尖尖的,纷嫩纷嫩的,赫然是一只耳朵!

    “天啊!怎么会这样?妖怪吗?”慕容纤雪那么大胆的人也不禁尖叫起来。

    洛芷珩惊奇的差点从软榻上跳起来,只听穆云诃懒洋洋的道:“送给阿珩做宠物吧,以后让她陪你玩,在想欺负人的时候就欺负她,回来的时候对本王温柔点。”

    洛芷珩挑眉,这腹黑的家伙,分明是送给她一个替他挡灾的玩物。

    一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画纱继续努力码字去,爱你们,请求动力,哈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