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26 忠犬君在进化!夺肉!
    穆云诃几乎恨不得将自己的牙齿咬碎了,怎么就能如此大意,现在让洛芷珩发现了,他反而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给或者不给,都是他所不能决定的了,但给了,也许就会让他和阿珩之间有隔阂了,毕竟他未经允许可是私自拆看了阿珩的信件了。可不给,又怕阿珩会心生怨恨。

    “给我!”洛芷珩眯起眼睛,手又向前推了一点,表情上看不出喜怒。

    穆云诃喉咙哽咽了一下,满身寒气尽褪,只剩下无限委屈和恼怒。但到底还是将东西给了她。他的手背青筋暴跳,那薄如蝉翼的纸张被他抓的紧紧的死死的,他给的如此不甘和愤恨,却也无可奈何。

    洛芷珩挑眉,倏地将那封信抽出来,展开过目。一看之间不仅轻笑出来,声音几分戏虐,几分嘲讽,更多的却是恼怒。

    如此刻骨缠绵的语言,夏北松用这样直白的字眼来展现在一封信里,难道就不知道羞耻吗?还是他夏北松真的已经自信到以为他回来了,她就会和他远走高飞?自不量力的东西!虽然你他的感情坚定执着的让她都觉得感动,但他付错情了!他爱的那个人,不是她!

    或者,夏北松爱的那个人的灵魂早就已经消散了,现在的洛芷珩灵魂是孤傲的,是由穆云诃灵魂才能发生共鸣的,与夏北松无关。所以这封信对洛芷珩而言,什么也不是。

    她将那封信抖了抖,笑容满面的问:“看过这封信之后,你有何感受呢?”

    穆云诃见她脸上竟然还有笑容,便如同被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打在最最娇弱的心上,他是又疼又痒又暴怒。他摸不清洛芷珩的心思,便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备受煎熬和暴躁。

    胡乱的开口,语气是不耐烦和暴躁的:“很不舒服。”

    “只怕不尽然吧?”洛芷珩笑着的脸上忽然出现一丝裂痕,她扬眉冷声道:“是不是还有怀疑和猜忌?你因为这封信而不信任我了是不是?若然那天不是我给了你一个承诺,你便会继续猜忌我下去是不是?”

    穆云诃倏地瞪大了双眼,一脸的惊慌:“我没有不信任你!只是那天骤然看见这封信我确实是胡思乱想了很多。饶是换谁看见这样一封有关于妻子过去的信件,都会不淡定吧?更何况我爱你。我丝毫受不了这样的事情。我知道你并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可夏北松的言辞你难道不觉得可笑吗?不觉得这是对我作为你丈夫的一种挑衅吗?我心里生气,难道不应该吗?”

    “我并没有说你不能生气,只是你不告诉,就是你的心里已经怀疑了,让你怀疑的不是这封信,而是我们之间的情感不是吗?你不确定的是不是就是我过去的那些荒唐事?你真的以为我会因为一个夏北松而放弃你吗?”洛芷珩的声音虽然有些冷淡,却格外平静。

    她不是不生气的,因为穆云诃隐瞒她这件事情,她知道穆云诃的想法,所以又心疼又难过。她相信穆云诃对她说很坚定的,但这也抵不过小人的使坏啊。洛芷珩生气就生气在这件事情穆云诃应该和她说,不论是什么样的事情,他们应该一起面对,而不是一个人在角落里心惊胆战的猜测。若是那般,那再好的感情只怕也会有消耗空的一天。云己但乎所。

    “当然不是!我知道你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穆云诃说的无比自信和坚定,彷徨的目光忽然出现亮光,她看见洛芷珩忽然就笑了,自己也是一愣,旋即心理面那连日来一直纠缠着他,让他彷徨失措的情绪没有了。

    他像个开心的孩子,一下子扑到了洛芷珩的身边,抱着她摇晃道:“阿珩,我很傻是不是?我被人坑了是不是?”

    “嗯哼,虎孩子,才发现你被人暗算了?这些天来你一直这么小心翼翼的哄着我,就因为这封该死的信件?”洛芷珩一脸鄙夷的拍了穆云诃满是讨好的脸,然后在穆云诃惊喜的目光中,将那封信撕了个七零八落,然后顺着车窗全都扔了,她眸若星辰:“只要我不在意这封信,那它就什么也不是。”

    穆云诃多日来阴云密布的心在这一刻豁然开朗,抱着她狠狠的亲吻着,心理面却懊恼死了自己。他怎么就那么蠢呢?一直以为自己多聪明,却竟然被人抓住了弱点,一下子就将他打的毫无招架之力。以至于让他差一点犯下大错。

    还好阿珩聪明,还好阿珩不计较他的蠢和自作聪明。若然他一直因为这个纠结下去,就算他是真的爱阿珩的,只怕也会被那幕后黑手钻了空子,到时候只怕他和阿珩这段感情会被摧毁的渣都不剩。

    穆云诃终于明白这封信就是一个陷阱,一个要迫/害他们感情的大陷阱,洛芷珩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她不在乎这个青梅竹马的表哥,所以这封信就算表现的在缠绵悱恻,也无法在洛芷珩的心理掀起一丁点的风浪。

    只要洛芷珩不在乎,那么夏北松就什么也不是。幕后黑手只怕也是抓住了他太在乎洛芷珩的这个弱点,所以才会想出如此下做的方法。

    穆云锦,你好狠的手段和心机啊!

    “好啦,现在你给我坦白交代,你这几天究竟是怎么想我的?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和夏北松有什么私情吧?”洛芷珩推开他,恶狠狠的问道。

    穆云诃连忙摇头,脸上的表情又无辜又诚恳,还很讨好:“怎么会!我知道我的阿珩才不会做出背叛我的事情呢,就算有那也是曾经的。我通通可以不计较的。我的心里是难过的,因为你的过去我没有经历过,我有多悔恨你都不知道,我好害怕我因为错过了你的曾经,也会失去你的未来,其实说到底,我的心里是知道你不会不要我,我只是自己不自信而已。”

    人往往是这样的,看不见自己的好,却能看见别人的好,然后拿别人的好来和自己比较,人又哪里有相同的呢?人家的优点你就未必有,如此一比较,自然而然的自己就好象低人一等了。又哪里还有什么自信?

    穆云诃是聪明的,但他实在是缺乏为人处世和与人相处的经验,他是一张白纸,这张白纸现在还只能在洛芷珩这根带着浓墨的毛笔下旋转,他们两个是单一的,他只愿意让洛芷珩在他的身上洒下浓墨重彩或者是轻描淡写。他精神上成长的飞快,但他的性格已经形成,又哪里能使一朝一夕就会改变的呢?

    穆云诃非常庆幸,还好阿珩不嫌弃他,愿意改造他,陪着他一起进化,不然他岂不是要惨死了?

    穆云诃抱着洛芷珩,那么骄傲的男人,此刻却开心的毫不掩饰,撒娇的仿若洛芷珩的宠物猫一般,就差对着洛芷珩摇摇尾巴表示他对主人的喜爱了。

    若用一种动物来形容穆云诃,那便是犬。忠诚而可靠,对主人全然的信赖和依靠,忠实而没有原因理由。只要是她愿意给予的,他都会照单全收,开开心心。

    洛芷珩有幸能碰到一个实力强横,却单纯如纸的男人,她有幸能亲手按照她的喜好和性格,来刻画一个只对她忠诚和只爱她的男人,实在是福气的很。

    这张纸的风波彻底被洛芷珩不在乎的态度给击碎,接下来穆云诃就像个吃醋的孩子似的,不停的追问洛芷珩的过去,可洛芷珩哪里说的出来她的过去有什么?曾经的花痴洛芷珩早死了,而她本尊的过去可是个土匪,有什么好说的?

    问的犯了,洛芷珩就恶狠狠的瞪着穆云诃,穆云诃也不怕,矫情的抱着她又肯又亲,只把洛芷珩弄得娇喘吁吁,瘫软不已了,再接再厉的追问:“那你和夏北松有没有拉过手?”

    洛芷珩翻了个白眼:“应该有吧。”

    她话音刚落下,就觉得腰间一痛,低叫一声,恶狠狠的抬头,就看见穆云诃脸色瞬间阴霾,逼迫道:“为什么拉手?他拉过你哪只手?”

    洛芷珩觉得好笑,胡乱的说道:“左手吧,好像是牵着我去骑马。”

    穆云诃就郁闷了,他从来没有骑过马,马车都很少坐的,他曾经身体不好,骑马只会让他死的更快。现在看来是要学习骑马了,阿珩这么淘气,又很男孩子性格,骑马射箭就更不在话下了,若然追不上她的脚步,万一有一天被她甩了怎么办?

    穆云诃的思想还是很前卫和未雨绸缪的,他又抱紧了她,继续追问,越问就越是郁闷,最后还阴森森酸溜溜的问道:“你和夏北松之间究竟有什么约定啊?那信上可是写得清楚,让你等他回来呢。”

    信上其他的事情她都没有印象的,但这约定的事情她却知道,因为这个约定是她本人和夏北松之间约定好的。洛芷珩一时之间有些难以开口,最近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穆云诃要是不问的话,她都忘记了。现在该怎么和他说呢?

    “怎么?不好开口?你们这个约定不会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穆云诃就恶狠狠的道。

    洛芷珩拍了他一下,斟酌一下才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你知道我们刚成亲的时候,我们两个人是两看两相厌的吧?你也不喜欢我,我也厌恶你,那时候你还骂我,还说的很难听呢,还说我嫁给你也好,咱俩是绝配,一个花痴一个病秧子,都不是被人喜欢的,这样你也就不会祸害那名满京城的洛二姑娘了。”

    洛芷珩是个狠人,也很聪明。她挺担心穆云诃听了他和夏北松的约定,会气得和她闹腾。所以她要先让穆云诃内疚和理亏,这样一会她说出来了,穆云诃因为理亏也就不敢太责怪她了。当然要不是为了压住穆云诃,她是不会翻旧账的,更懒得提那个洛凝霜。

    穆云诃的脸色就很尴尬,果然对洛芷珩毫无防备和心机的小白狼心甘情愿的掉进陷阱了。穆云诃被洛芷珩说的羞愧难当,更觉得当日他真的是瞎了眼了,怎么还能因为道听途说就认定洛芷珩不好,还情形没有祸害洛凝霜呢?现在想来,老天太爱他了,让洛凝霜没来祸害他,虽然洛芷珩也是个小祸害,但谁让他就爱这个小祸害呢?心甘情愿的让她祸害。

    “之前谁知道会变成这样……”穆云诃满心懊恼,说话就不敢理直气壮了,还很心虚的低下头,脸都红了。

    洛芷珩心里偷笑,表面上却是一脸的难过的说道:“那个时候我是被陷害嫁给了你,我自信心有不甘啊,你还对我一点不好,又口口声声的夸奖陷害我的坏女人,我都快恨死你了,又怎么会想留在你身边?当然要想着逃跑啦。但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嫁进了穆王府,名字里已经印上了穆这个姓氏了,我哪里敢逃跑呢?而且我也没那个能力就逃出来,所以当夏北松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当然他说什么我都会答应啦。”

    穆云诃心理面那个火,就差将洛芷珩翻过去狠狠打一顿屁股了。

    死丫头真当他是个愣小子呢?还能看不出来她那点小伎俩?还敢说的这么可怜兮兮的,他什么时候夸奖过洛凝霜那败类了?顶多就是拿他俩比较一下,但那个时候是个人都会这样做吧。

    可是洛芷珩说的太可怜了,而且那个时候他们两个确实很不对付,现在想来,倒是万分后怕和十万分的庆幸了,后怕若真的失去阿珩可怎么办?庆幸阿珩还在身边!所以穆云诃现在明知道洛芷珩夸大其词,想要逃脱惩罚,但也是呐呐不敢言,小媳妇似的耷拉着脑袋,低眉顺眼的听着媳妇教训。

    “你也不能否认你那个时候对我一点不好是不是?你那个家也是乌烟瘴气的,那群女人一个个的都比猛虎还凶猛,我能不害怕吗?如此这般,娇弱可怜没人爱的我能不想着逃离那里吗?”洛芷珩期期艾艾的说道。

    穆云诃实在是忍不住了,憋了半天差点岔气,还是瞪圆了眼睛低声问道:“那你和他究竟有什么约定?”

    “他说他会将我和洛凝霜换回来,趁着别人还没发现,我相信了。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都知道我不是洛凝霜了,而我也嫁给你了,就好象板上钉钉了,差不掉了,我只能跟着你了。后来他说他可以带我走的,但是他又要去带兵打仗,就说等他回来会想办法带我走的。”

    洛芷珩一耸肩,一脸嘲讽的道:“就是这样啦,这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约定的,我本来也没有指望他,若我真的一心等待着他,只怕现在我早就成了一对骨头渣子了,他回来也是给我报仇雪恨了。”

    穆云诃听了这话冷笑三声:“他倒是好大的胆子!本王的女人他也敢想着给偷走?很好!本王真是迫不及待的希望他赶快回来了,到时候,哼哼。”

    感受到他满身火气,洛芷珩笑米米的道:“你别生气嘛,这不是都过去了吗?我也没将他的话当回事啊?更何况我们现在相爱了,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洛芷珩这打一闷棍又给了一个甜枣,软声细语的哄着穆云诃,到让穆云诃有苦说不出,有气放不出了。着实的难受。可是心理面又不禁因为她的聪慧和机敏而感到高兴。

    虽然她将自己先推出去了,但她的态度已经让他幸福极了。

    “那以后还想着离开我么?”用力的捏着她的小蛮腰,语气是阴狠的,目光却是最最无辜柔软的。

    洛芷珩嗷嗷乱叫的抱紧他,喵喵两声叫,一派欢喜的道:“不离开了。我哪里还能离开你?这么厉害的男人,又这么漂亮,看见你我都会觉得好幸福,我最爱小诃诃了,谁也不能让我和小诃诃分开。”

    这话虽然有点直白,可穆云诃还是挺的心花怒放,笑容是止不住的,他又问:“那你那个青梅竹马回来了,拿着这个约定质问你,你可怎么办?”

    洛芷珩咬咬手指,一脸白痴的单纯笑道:“我这不是还有一个穆云诃吗?小诃诃会帮我解决一切困难的对不对?再说了,去他的青梅竹马,几百年的事情了,姐姐我都不记得了。”

    穆云诃这才开心起来,两个人又腻歪了好一会,马车已经等下休息了,而外面传来了洛耳朵凄惨的哭嚎声,洛芷珩蹙眉,不得不整理了一下衣服,推开穆云诃下了马车。

    她一下马车,就看到一道红呼呼的娇小身影扑了过来,一头撞进她的怀里,撞得差点吐血。她暴怒:“什么玩意?”

    “主人!!”软绵绵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无限委屈却偏偏那么嘹亮。怀里的小家伙抬头,洛耳朵那张狐媚子的小脸,萌人的表情变成了红彤彤的眼圈,一脸泪痕,小嘴一扁,哭的稀里哗啦,偏还能说出话来:“小狸还疼哦,他们欺负小狸。主人不疼小狸了吗?啊啊啊?”

    她连着三声啊,一声比一声高昂,就连逼问都那么气势汹汹。

    洛芷珩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了洛耳朵的脑袋上,一脸鄙夷的道:“别和我卖萌,我不是玉儿那丫头。赶紧滚一边去。”

    洛耳朵一愣,旋即一脸绝望的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抱着小身子轱辘来轱辘去的,竟然开始满地打滚,两只白嫩的小拳头就戳在两只耳朵上方,唔嗷唔嗷的乱叫起来,所有下来休息的人都被她这说滚就滚的举动给镇/住了,场面一片混乱。

    洛芷珩不耐烦的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说我可真不管了啊。”

    洛耳朵支棱一下子爬了起来,一把抱住洛芷珩的腿,嚎啕大哭:“那个人欺负小狸,不给小狸肉肉吃,小狸要吃肉肉,肉肉!”

    她很坚定的最后喊出来肉肉两个字,一脸悲愤的将手指向那站在一旁的穆云锦。

    洛芷珩本来没当什么大事的,但一看被指的人是穆云锦,她的火气腾地一下就上来了。脑海里就卷过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她恶狠狠的瞪着穆云锦道:“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给我的耳朵吃东西?”

    穆云锦对洛耳朵的出现表示高度警惕,这个人他是知道的,是穆云诃抓获的俘虏,一个俘虏怎么能放在自己身边?还不捆绑不关押,而且还好吃好喝的供应?这不是对待俘虏,这是对待祖宗。

    一想到刚才从洛芷珩马车里飘出来的那些纸片,他就满身火气,但他压制着,他就不相信洛芷珩和穆云诃到了现在还能好好的。一定不会的,他们两个要是心平气和的话,那就不会将那封信给撕碎了。

    穆云锦心理面为这两件事情而闹心,面容就越发冷峻,声音更加低沉的道:“食物已经不多了,还要坚持两天才能到达穆王朝,虽然一路上可以买吃的,但我们距离进入下一个村庄还要一下午,所以不应该浪费。更何况这个人本不是我们之中的人,她是个俘虏,更不应该给她肉吃!”

    个卑鄙小人,还敢将不要脸当话说,还说的如此的理直气壮,真当她洛芷珩是好欺负的呢?玩阴谋诡计的来想要破坏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这笔帐她还没算,穆云锦还敢嚣张的欺负她的小耳朵,找抽吧你!

    “还真不知道堂堂的少将军,什么时候也这么婆婆妈妈的管起这些女人们才管的事情了?你这样不觉得自毁形象吗?最起码小女子一看之下还真的以为您弃武从厨,不当将军改当厨子了呢。再说了,大丈夫不拘小节,何必死死的抓着一块肉不放呢?耳朵是我的人,她吃就等于是我吃了,你现在这样做,是在和我公开叫板,打我的脸吗!”洛芷珩毫不客气的公开叫板,言辞间多含鄙夷和讥讽,直指穆云锦是个娘娘腔。

    穆云锦一张俊脸瞬间花开灿烂,那叫一个五颜六色色彩缤纷。他抓着肉的手几乎要将那块肉个捏碎了。他冷哼一声道:“好一张利嘴,我只是为了大家着想,一个俘虏而已,她的存在已经浪费了太多的食物了,这个队伍里面完全没有必要留一个这样的人。更何况她来路不明,就更不应该留在穆云诃的身边了。”

    穆云锦话锋一钻,正气凛然的对法老们道:“几位法老,穆云诃如今身份不同以往了,为了他的安全着想,这个妖女一定要处死,否则谁知道会惹出来什么祸患呢?咱们不能因为穆云诃宠妻无度也跟着昏了头啊。因为一个没有脑子只顾着自己的女人的喜好,就让穆云诃置身在危险之中,我认为这是在是不妥。”1aM4J。

    法老们毕竟不知道洛耳朵的来历,而且这个妖女那天可是着实让他们震惊的,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穆云诃应该是心里有数的,但他们也确实是担心穆云诃的安全。这还真的是两难了。

    “你们快别吵了啊,要不洛耳朵的食物就从我的车队里出吧,我这边带着许多事物呢。”玉儿眼看她最喜欢的珩儿姐姐和那少年将军争吵起来,忽然觉得两难,可是她又好喜欢洛耳朵,不忍心这么可爱的小女孩饿肚子,便出言帮忙。

    穆云锦却一个犀利无比的目光射来,阴森森的道:“不劳费心了。”

    玉儿脸一白,有失落在脸上划过。

    洛芷珩没想到穆云锦能卑鄙到这种地步,竟然拿穆云诃当挡箭牌,以此来实现他的私欲。还敢凶她的朋友。

    “你一个堂堂的男人,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你就不觉得有失风度吗?还是你的脸皮已经足够厚了,就连刀枪也无法穿透了?否则怎么会厚颜无耻到利用自己的亲弟弟?”洛芷珩薄怒道。

    “我有利用穆云诃吗?我只是身为他的哥哥在关心他而已,这有错吗?”穆云锦一脸理所当然的笑道,只是笑容里面多了几分挑衅与怒气。

    “本王用不着别人来关心,本王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有数。这洛耳朵是本王让留下的,有没有危险本王自然清楚,就不需要别人来操心了。”穆云诃清冷的声音在众人之后响起,只见穆云诃阔步走来,看都没看穆云锦一眼,将洛芷珩收进怀里,责怪道:“再有这种事情你就和我说,自己在这废什么话?不嫌累么?”

    一个是本王,一个是我,期间的亲疏远近,一目了然。

    穆云诃有多么的不待见他这庶长兄,众人心中明了。看向穆云锦的目光里就多了一份幸灾乐祸和鄙夷。

    洛芷珩知道穆云诃的意思,立刻倒进他的怀里,委屈的道:“我是耳朵的主人,我还不应该为了我的耳朵据理力争一下吗?我真的没想到,你们穆家有这么会过的男人呢,比女人还要细心,真是笑死我了!大不了那块肉我花钱买不成吗?姑奶奶我有的是钱!”

    洛芷珩的话让穆云锦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就这么一个不小心的功夫里,只觉得手上一痛,手中的肉就被那洛耳朵一把抢过去了。穆云锦下意识的一抓竟然都没有抓到,而洛耳朵抢到了肉,几步窜到了洛芷珩身后,露出半个小脑袋来,洋洋得意的甩着肉,一脸挑衅。

    个小狐狸精也知道狗仗人势!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嘻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