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28 十里红毯百官齐跪!两个少女来迎接!

悍妇,本王饿了! 328 十里红毯百官齐跪!两个少女来迎接!

    马车里,洛芷珩乐不可支的哼着小曲,一旁洛耳朵一脸讨好卖乖的模样,正眼巴巴的看着洛芷珩手里那串绿莹莹嫩汪汪的破套眼馋,她将两只小手握成空心小拳头,搭在卓沿上,小下巴就趴在两只小爪子上,大眼睛里都是渴望的目光。

    偏偏洛芷珩就是个无良的人,人家越是这样可怜兮兮,她就越是毫不在乎的模样,一边笑一边吃,偶尔还会给穆云诃几颗葡萄粒,偏偏就是不给洛耳朵,急得小家伙抓耳挠腮眼泪汪汪。

    腰肢猛地被穆云诃保住,整个人都贴近了他的怀里,那暖暖的胸膛在日渐强壮起来,总有一天,会成为专属于洛芷珩的坚强胸膛。供她依靠信赖。

    “淘气够了?差点就闹出来大祸你知不知道?”听不出来是责怪还是训斥,穆云诃的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带着一种惯有的笑意,不是别扭时候的他丝毫没有孩子气,只有让人迷醉和沉沦的魅力。

    洛芷珩脸上的得意瞬间一僵,旋即恢复正常。她早该想到的,这件事情瞒得过谁,也瞒不过穆云诃的,只要他想知道的事情,这天下哪里还能有秘密可言呢?

    微微转身,她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穆云诃的脸色,实在是看不出来他什么情绪,便笑着缠上他的脖颈,软软的道:“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他就可以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来质疑?凭什么他就能够来打扰和破坏我们的感情?他这样做是不道德的,是可耻的!他这种人如果不教训一下的话,只怕以后会越来越坏的。我这是在伸张正义,为民除害,天经地义!”

    她说的太义正言辞,气势汹汹,似乎她就是为正义而生的勇士一般。

    看着她嫩汪汪的小脸上都是得意和快乐,穆云诃哪里还忍心责怪?他拥紧她,有些气急的咬了下她的耳朵,这才叹息道:“那下次也用不着你亲自动手,穆云锦纵然罪该万死,可父王对他确实有很高的期望,我并不想和父王对上。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人能够和你相提并论了,在我心里,你最重要。”

    洛芷珩见穆云诃不仅不怪自己,还这样说,心中是甜蜜的,但同样也是心疼的。

    没有人可以远离亲情,亲情是人开始就会经历的感情。但亲情有的时候太薄弱了,经不起一丁点利益的you惑和吞噬。穆云诃是有亲情的,在见到穆清雅之前。

    他还单纯的一位这个姐姐如记忆中那般温柔可人和美丽,但时光荏苒,姐姐的美丽依旧,但却不在善良和温柔,她成为了穆云诃的噩梦,一个穆云诃死都想不到的梦魇。

    他有疼爱自己和自己敬重的母亲。曾经的穆云诃,完全可以说是为了他的母亲而活着的。如若不是真的母亲的处境,穆云诃不会拖着孱弱病痛的身体,那般艰难的情况下,还苦苦坚持和维系自己的生命。

    那个时候,活着对于穆云诃来说,叫苟延残喘!

    他那样骄傲的人,却愿意为了他的母亲而苟延残喘的活着,除了毅力和坚强之外,最大的依靠莫过于是对母亲的爱,和一份感恩。这都来源于亲情。

    但亲情是那样的脆弱,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和争斗的you惑,当真/相那么赤/裸/裸/的摆在眼前,击碎了穆云诃的坚强,也击垮了穆云诃的信念。亲情在他的心中,一瞬间不再是唯一的依靠和理由,而是一条毒蛇,他唯恐避之不及,生怕再被沾染。

    所以这件事情过去了那么久,穆云诃在没有见过王妃他的母亲,就连提都没有提一下。也许王妃已经知错,也许王爷早就悔过。但伤害已经造成,就绝对不是一句忏悔,几颗眼泪能够抹平的。

    穆云诃曾经有多敬爱他的母亲,如今就有多痛很。也许痛很还说不上,但排斥却是强烈的。因为只有穆云诃自己知道,他有多愧疚,他总以为,他害死了一条无辜的性命,那个孩子曾经也许会软软的跟在自己后面,开心甜美的喊着小舅舅。

    但这一切,都葬送在了那年的池塘里。他活了,那个比他还要弱小的孩子死了。因果循环,他纵然活了下来,却依然是要付出代价哦。穆云诃认为,这是报应。而他也要因为自己的罪孽而付出代价。

    所以曾经他最敬爱的母亲,如今或者已经被他剔除心房,或者已经被他埋藏心底。于是今日的穆云诃,坚强如铁,却只为穆云诃而柔软。现在的他,心理面只有一个洛芷珩,谁也比不上。

    两个人似乎都想起了穆清雅的事情,心理面南面是沉重的,彼此依偎在一起,不言不语,时间静静流淌,车辕在轱辘作响,偶尔有微风吹来,溅起一片惬意,还有吹不去的心头哀愁。1aPh6。

    洛耳朵似乎是实在忍受不了这呼入起来的静默,她的眼泪几乎要坠落,眼看着那串葡萄就快要被洛芷珩给捏碎了,她忍无可忍的一声娇吼:“原来你打穆云诃不是为我报仇!主人竟然骗我!”

    洛耳朵控诉的看着洛芷珩,咬牙切齿的,气呼呼的,纷嫩的小脸上全市痛心疾首,似乎洛芷珩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般。

    洛芷珩挑眉,一串葡萄狠狠的砸来:“赶紧吃,闭上你的嘴。”

    洛耳朵的小爪子快如闪电般的接住了那串葡萄,一脸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竟然开开心心的窝在角落里噼里啪啦吃得好开心。

    如此神经大条,看得洛芷珩哭笑不得。

    今天就能抵达上京了,一走数月,不知道如今的上京如何,只怕王妃一走,这穆王府又会是李侧妃的天下了吧?如今回去只怕也不会太顺心,铲除异己,似乎已经快成了洛芷珩的使命了呢。

    当有人禀报说还有十里就能进入皇城的时候,一车的人都振奋了,毕竟长途跋涉的,这一路走来各种心酸和疲惫,原来果然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

    然而马车却忽然停了下来,前方有喧哗的声音传来,洛芷珩立刻戒备起来,手已经摸上了腰侧的手杖。她没有往外面看,小喜子的声音就已经传来,透着一股子欣喜:“主子,前面有文武大臣,还有军队,已经亮出令牌,是来迎接您的呢。”

    洛芷珩有些诧异,旋即一挑眉,似笑非笑的道:“啧啧,我相公如今排场可是好大的,人家十里红妆是迎亲,你这十里军装是什么?你那位皇伯父很看重你嘛?”

    洛芷珩的话不无嘲讽和冷笑。当日穆云诃病成那样,还有个假神医的存在,那皇帝可是没什么太大的表示呢,虽然皇帝并没有做什么,但那假神医的事情还不算完,毕竟那假神医是来源于皇宫的,就算不是皇帝弄来的,但和皇宫也是脱不了干系。

    皇宫里有人想让穆云诃死,这是千真万确的。

    如今却这样大张旗鼓表示看中的来迎接穆云诃,弄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岂会不知老皇帝的意思?人,果然是如此势力。从这点上看,又哪里有什么亲情可言呢?

    穆云诃眉目收敛着讽刺,抚摸着她的长发,淡淡的道:“不过是看中我这虚名罢了。”

    占卜神官果然有这样的魅力。南朝皇帝派振国大将军亲自护送穆云诃,西蛮国的军队一路上远远的吊在后头,名义上是要找到凶手,为阿蛮公主报仇,实际上是为了跟着穆云诃,以为谁不知道呢?而如今穆王朝的皇帝让他的文武百官亲自跋涉十里之外来迎接,其目的也是不言而喻。

    很快,马车外面就传来了宰相大人恭敬虔诚的声音:“老臣奉皇上命,率文武百官前来迎接小王爷回京,小王爷一路辛苦,请接受朝臣跪拜,老臣会即刻安排军队护送您回京。”

    这样的请求穆云诃是不能拒绝的,因为这群大臣代表的是皇帝的颜面和威仪。将怀里的洛芷珩放开,看着洛芷珩小妻子似的给他整理衣衫,他含笑挑眉,宠爱的吻落在她如花的笑颜上,这才牵起她走出马车。

    车外阳光正好,初秋的天气还是火辣辣的热,这个中午正是最热的时候,道路两旁绿树成荫,昂首在马车之上,遥望十里之外红毯铺地,百官成排两侧站立,一直的官袍,从大到小的排列,最外侧有威严铁血的军队在守护,一匹匹战马上一个个刚毅的军人在烈日下散发着血色的气息。

    军队从头到尾整齐一致,杀气腾腾,鲜红似血,一张张面具下面隐藏着一个个爱国忠魂。令人一看之下不由精神一震,满目敬虔!

    “是戮战队!佟将军来了?”洛芷珩惊讶的在穆云诃耳边低呼。

    杀戮战队是李侧妃的娘家和王妃的娘家佟家共有的军队,分别是杀战队和戮战队。而戮战队就是有红色军队组成,佟将军执掌。而佟将军自然就是穆云诃的大舅舅。

    穆云诃嘴角一勾,笑意比之前更真诚一点。

    侧目望去,那正昂首挺胸在一侧最前方战马上的魁梧男子,可不就是佟将军!虽然他面带面具,但他身上的盔甲和手中的武器,已经表明了他的身份。

    声势浩大的队伍,充满了庄严与郑重,众大臣听命跪拜,三呼千岁,给予穆云诃小王爷身份的最高推崇和尊重。

    他们众人,或震惊,或兴奋,或恐惧,或不可思议,但却独独没有抗拒和厌恶。因为他们知道,一个占卜神官对于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占卜神官的存在,就是这个国家每个人你的第二次生命,谁会和自己的生命过不去呢?

    所以当知道穆云诃竟然是那神奇且销声匿迹了百年之久的占卜天宫的人,还是占卜神官的时候,穆王朝的朝野沸腾了!那是一阵阵发自内心的欢呼和自豪,那是每一个人都拥有一个保护符的兴奋,他们恨不能穆云诃能快点回来。

    为此,文武百官几乎是彻夜难眠,没有一天是安稳的,就怕穆云诃会留在南朝,或者是出现什么意外。当今天穆云诃终于回来了,不少老臣都激动的落泪。这真是天不亡穆王朝,派来一位与神最接近的神官,穆王朝百年辉煌不用忧矣。

    当然,也有那不开心的,甚至是惊恐万分的。

    比如说李家。李家可是千方百计的想要整死穆云诃的,当初更是和洛芷珩直接对上了,如今穆云诃不仅没死,反而还衣锦还乡,更有这样一个神奇的身份保护,那真是大变身,这样的变化对于李家来说是个重创,更让骄傲自负的李家人全都傻眼了,一个个几乎成了缩头乌龟,缩在壳里不敢出来,在家里商量对策。

    而今天,李家的人也来了,就是当日那和洛芷珩对簿朝堂的李家老祖和李家当家人,李侧妃的父亲。

    他们现在也恭恭敬敬的跪在人群里,就是不知道心思如何了。洛芷珩锐利的目光扫去,正好与那李家老祖的目光撞在一起,洛芷珩在笑,李家老祖的脸却唰地惨白。

    老王八蛋们,本小姐回来了,咱们的仇,可以好好的清算一下了。

    穆云诃并不拘谨,他有他的优雅自如和深度。并且可能因为是不再掩藏自己神官的身份,他看上去极其威严和尊贵。一手就那样正大光明的前者洛芷珩的手,一手抬起,压下众人狂热的声音,淡淡的道:“都起来吧,本王爱妃已经累了,速速安排本王等人回府,不许惊扰百姓,尔等也可自去。”

    穆云诃说完,也不待众人反应,就牵着洛芷珩进了马车。

    世王从后车窗里看见这一幕,淡淡的含笑道:“这两个孩子越看越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还好当初本王试探了一下,不然现在在让本王试探他们,本王又怎么能舍得?知道了便会在乎,在乎了便无法狠心下来,这便是亲情么?”

    奶娘见世王目光柔和,风华绝代的容颜上是前所未有的温和,那看着洛芷珩的目光是真的泛着喜爱的,奶娘心中欢喜,便也跟着凑趣道:“王爷说的是呢,小主人自小便人见人爱,将军更是将小主人疼进了骨子里,从来不忍苛责半分。如今小主人还有有好报,虽然这婚姻的开头是不好的,但现在和以后一定是很好的。”

    世王的脸闪过一丝怒意,她自然知道洛芷珩的婚姻开头是如何的,就洛凝霜做的那点子猫腻,还不能瞒过她。好在阴差阳错之后是皆大欢喜,不然就算洛凝霜是衡儿的另一个女儿,这般伤害自己的姐姐,她也不会放过!

    奶娘见世王面色不太好看,便笑道:“好在现在小王爷是真的疼爱小主人,看小王爷走到哪里都会紧紧牵着小主人,那模样当真如过去将军牵着主人一般,恩爱的紧,在乎的紧呢。”车的在耳乐。

    世王抬眉看向奶娘:“洛格很疼爱衡儿?”

    奶娘目光带着追忆的道:“非常疼爱。奴婢这辈子就没见过会有一个男人对女人那般好。将军虽然是个粗人,但他对待主人却极其细腻,那种好,是恨不能将自己的骨血都贴在这个女人身上,只求能供养她活得更好。”

    世王犹自不信,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到底是对洛格心有成见的。若然洛格真的对衡儿那般好,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衡儿死去?纵然是难产,洛格也没有办法,但让洛芷珩这么小小的孩子,独自在家,被那恶毒的妹妹欺负,这洛格就不负责任。

    奶娘见状也不急着解释,只是有些伤感的道:“若然王爷去到了将军府,看到了主人的卧房和将军的密室,那您便会知道,奴婢所言只句句属实。甚至还不及将军对主人疼爱的千分之一。那样的爱,也许小王爷也同样能给予小主人。”

    世王诧异的目光一闪,已然有了决定:“那进城后,本王便住到将军府去吧。”

    马车开始前行,文武百官夹道恭送,佟将军纵马而来,亲自护卫在穆云诃的马车旁,他的盔甲在日光下折射出强烈的光芒,照进马车里,让穆云诃勾唇一笑。

    修长的手挑起车帘,穆云诃向外看去,他的大舅舅没有看他,而是整个人都绷紧了一般的高度戒备着,那种戒备,只怕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份,还是因为他是他的外甥,是佟家人的骄傲。

    今天来迎接他的人里面,只怕只有他的大舅舅是最真心的一个了。

    思及此,穆云诃低声唤了一句:“大舅舅。”

    纵然他的母亲已经不干净,但对外祖家的人,穆云诃还是喜欢的。

    那在马背上的军人身体明显一僵,却被没有立刻就细心万分的转过头来看穆云诃,而是先警惕的看向了四周,这才飞快的看了穆云诃一眼,又移开。那短暂的一眼,虽然极快,但笑意却是那么的暖洋洋的,让穆云诃觉得倍感温暖。

    洛芷珩歪头看着穆云诃:“很开心吗?”

    “恩,还好。”穆云诃懒洋洋的哼了一声,然后又抱起她,下巴枕在她的颈窝里,声音里是破碎的笑声:“回家的感觉真好。只是那个家,不提也罢。阿珩,回去之后要面对一群蛇蝎,你准备好了吗?”

    洛芷珩只问一句:“若无和全府开战,你当如何?”

    穆云诃低笑出声,缓缓抬头,理所当然的道:“自然是站在你这一面,与你并肩奋战。”

    洛芷珩笑魇如花,又开始洋洋得意自恋起来:“那就够了啊,我们并肩作战,必然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

    “还有我,有望帮助你们,一定会天下无敌。”洛耳朵开心的声音欢快的传来,自己扒拉着小耳朵,一脸笑米米。

    洛芷珩开怀大笑,狠狠的揉搓着洛耳朵毛茸茸的小脑袋。

    车队很快进了上京,百姓们显然还不知道他们有了一位占卜神官的庇护,悠闲自得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可下一刻,顺畅的道路就被两辆马车堵住了,不能前行了。

    那对面驶来的两辆马车分别下来两名妙龄少女,他们各有千秋,一个高傲精致,一个冷漠美丽,自然引来了街边百姓的注意。

    而二人竟然一点阻拦别人马车的觉悟都没有,反而还很开心一般的看着对面的车队,有人呵斥他们让他们立刻让开,但二人却一点不害怕。

    一人喊道:“我是来接表哥的,我的表哥是穆云诃小王爷。”

    洛芷珩就笑了,勾着穆云诃的下巴问:“哟,你什么时候蹦出来个表妹啊?我怎么不知道?是你舅舅家的孩子吗?没来个指腹为婚什么的啊?”

    穆云诃眉眼含笑,将她的手指含进嘴里轻轻咬了几下,这才笑道:“若有那指腹为婚的表妹,又哪里来的你?更何况,我大舅舅家的女儿早就嫁人了,我并无表妹。”

    “那这个表妹是谁?”洛芷珩惊讶了。可下一刻,外面一道略显冷漠的声音传来。

    “我是来接洛芷珩的。”言简意赅的话直奔主题。

    这次换穆云诃挑眉了:“你朋友?”

    洛芷珩差异的摇头:“我貌似没什么朋友可言。除了纤雪和玉儿。”

    两个人迷惑,外面的人不明所以,又听见这两位小姐要接的人竟然是小王爷和小王妃,又见他们是一道来的,便以为这是小王爷小王妃的客人,哪里还敢怠慢,立刻询问二位的名字。但两个人都没有说,只说让穆云诃和洛芷珩下来一看便知。

    穆云诃二人自然都很诧异,便也都出来想要一看究竟,可是一看之下,两个人都愣住了。

    穆云诃只觉得厌恶,洛芷珩只觉得头皮发麻外加更加厌恶。

    让她厌恶的是那个找穆云诃的,让她头皮发麻的是那个找她的。

    只见那看见洛芷珩出来的少女,冷漠的脸上书简扬起一抹惊心动魄的笑容来,她几乎是一下子就跳下了马车,提着裙子冲向了洛芷珩,那一瞬间,她的目光里是真的只有洛芷珩的,纵然洛芷珩的身边,就站着一个俊美的令所有人都尖叫的男子,却也不能抵挡住她被洛芷珩吸引的目光。

    她站在洛芷珩的马车下,满脸兴奋和掩藏不住的欢喜,还有一丝浓浓的羞涩,却坚定的仰着脸,扬声道:“你回来了!”

    千言万语,无尽相思,待到终于见面,竟然只有这样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说不尽的相思之苦,道不尽的百转柔情,偏偏她的目光是抵挡不住的火热,而她的口舌,却在这一刻笨拙的可笑。

    洛芷珩差点没被这少女的表现,和那太过于火热直白的目光给雷晕过去。她心肝乱颤,第一次有了后悔和自厌的情绪。她终于知道,她可能是闯祸了。在不经意间,就惹下了一个最最不可思议的桃花债!

    因为眼前这人,赫然便是孙云筠!!

    当日穆王朝的第一才人大赛中,她投机取巧,各种插科打诨和谎言,骗得了孙云筠的信任,她谎称自己是个男人,是男儿身,是被妹妹陷害才去参加的第一才人大赛。她赢了孙云筠,倒不如说是她骗了孙云筠。

    这个谎言一直没有被戳破,孙云筠这个看上去冷漠的少女,到底还是太天真,竟然一直认为她真的是个男儿,还以为她会和穆云诃分道扬镳呢。如今看来,孙云筠看着自己的目光那么不同寻常,洛芷珩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她的娘呀!她真的不是故意欺骗一个无知少女的芳心啊!这样的桃花债她也是要不起的。更不想要!可是怎么和孙云筠解释啊?

    见洛芷珩一张脸变化不停,孙云筠激动的砰砰乱跳的心脏也骤然一缩,这一快一慢就让孙云筠的情绪天翻地覆的变化,脸色唰地惨白。以为自己是表现的太明显了,惹洛芷珩不开心了,心中便也忐忑起来。

    她支支吾吾小心翼翼的道:“我、我只是知道你回来了,太开心了,所以才忍不住想来接你的。给你造成困扰了吗?”

    何止是困扰!简直是骚/扰!洛芷珩保额孙云筠那似乎是嗔怒和哀怨,还有点伤感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毛,几乎崩溃,眼看就要泪崩了,正在不知如何应对的时候,孙云筠却低下了头,声音忧郁的道:“我以为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

    “啊!对,我们是朋友啊,哈,哈哈。看见你能来接我,我真高兴啊。”洛芷珩面色微囧,皮笑肉不笑的道。

    孙云筠一下就开心起来,刚要说话,她却被一个蛮横的身影狠狠的撞向了一旁,眼看就要一头撞倒马车上……

    只听那少女黄鹂一般的声音,没有歉意和自责,反而看着穆云诃,带着一股喜气洋洋和撒娇的道:“表哥,你终于回来了,仙儿好想你哦!”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后悔,要上街啦,好开心哇,顽强的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