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30 自取其辱,下跪!
    李仙儿何止是被洛芷珩给带进了一个圈套里?洛芷珩就是有那种能牵着人鼻子走,让人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的节奏走下去的人。只要她不想,那任何人就别妄想主宰她的思路走下去。

    “洛芷珩你不要信口雌黄了!云锦表哥一直是在战场的,他在前面保家卫国,又怎么会如你若说的出现在这里?云锦表哥是一个军人,是最负责任的人,他在战场上为了我们而浴血奋战,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如此不懂规矩的擅自回来?”李仙儿见众人都纷纷指责她,她也有些慌了,说出来的话就有些倔强的辨别和着急。

    她其实并不知道穆云锦是不是在这,但她确定穆云锦不会在这的。虽然她不懂得战场上的事情,可她也知道军中的一些规矩,像穆云锦那样的少将军,怎么可能轻易的就回来?他们李家山朝廷重臣,军队中的事情他们家人一定会提前知道的,穆云锦如果回来她一定会知道。但现在她并不知道穆云锦回来,那就证明洛芷珩在说谎。仙给黄仙着。

    一定是洛芷珩为了要让她难堪,为了要诋毁她而故意说谎。这个女人一向如此的不堪和下贱,什么样的谎言说不出来呢?她不会上当!

    李仙儿又一脸沉痛的道:“洛芷珩,我知道你是不甘心,你想要伤害我,你想要用云锦表哥来刺激我是不是?就算我们之间有过不愉快,但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啊,为什么要伤害无辜的云锦表哥呢?他如你父亲一般,正在战场上为国家效力,你这样的话无异于是在说云锦表哥不守军归,擅自离开军营,你这是要害死云锦表哥啊。你怎么可以如此恶毒呢?”

    李仙儿表现的太好了,以至于非常有感染力。而她心中也是非常的开怀。看着洛芷珩那张冷漠的脸,她完全当作洛芷珩是在强装镇定而已。装成仁义之士,她李仙儿也会!

    众人见李仙儿竟然说的如此的理直气壮和坦坦荡荡,一时之间又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啊。

    穆云锦那样的少年英雄,怎么可能轻易的就回来?战场不是百姓人家,不可能随便你随心所欲,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人们看向洛芷珩的目光就有了责怪,都觉得洛芷珩刚刚是太任性了,这样做一定就是因为要对付李仙儿。怎么可以拿一个军人的荣誉开玩笑,做赌气的筹码呢?太不象话了。

    洛芷珩面对众人的指责讽刺和鄙夷,非常淡定。还是那句话,这些对别人而言也许很有杀伤力,但对于靠在刀尖上舔血,挑战人性与为了生存而变得凶残的洛芷珩来说,那就是个屁!狗屁不通的垃圾!

    谁也别想用所谓的人言可畏来打击她,甚至是伤害她!

    她站在一身冷漠的穆云诃身旁,修长的身子站的笔直,一脸英气,斜飞的眉头几乎要染出笑意,她纷嫩的唇瓣上还带着一抹挑衅和逞强般的倔强:“我没有说谎!穆云锦就是在这个队伍里面,他就是在!是你在说谎!”

    李仙儿眼睛一亮,因为洛芷珩的话实在是太可疑了。洛芷珩从来都是淡定和胸有成竹的,什么时候用过这样的语气说话?只怕洛芷珩这也是外强中干吧?

    李仙儿觉得自己才对了,穆云锦一定不在这,洛芷珩是谎言被他拆穿,所以强词夺理,故作镇定!她兴奋,脸上却是一脸悲痛的指责道:“洛芷珩,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去污蔑一个为国效力的军人呢?穆云锦是你丈夫的亲哥哥,你当着你丈夫的面这样诋毁你的大伯哥,你不觉得你很卑鄙吗?更何况他没有在这,就是没有在,你为什么非要说谎呢?你这样的品性,怎么能够做一个王妃?”

    穆云诃的眉宇间划过一丝戾气,刚要开口,洛芷珩的手却不着痕迹的握住他的。

    洛芷珩脸上明显划过怒容,还有一丝尴尬与恼羞成怒般的火气,声音略显尖锐的道:“我没有胡说,穆云锦就在我们的队伍里面。我没有污蔑他!你身为他的未婚妻,你竟然都如此不关心他,你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大言不惭?对着其他男人献殷勤呢?你就不怕你的姑姑和你的云锦表哥看见你这个样子,骂你一句买己求荣?”

    李仙儿眼底划过一丝得意,她认定了洛芷珩现在是外强中干,她更加坚定的说道:“哼!我与云锦表哥自然是感情很好,所以我知道云锦表哥一定不再这里的。你别想往表哥身上泼脏水。”

    “那倘若穆云锦就在这里,你当如何呢?”洛芷珩眼底划过一抹幽光,冷厉而嘲弄。面上却是一脸的外强中干,甚至有点气势薄弱的样子。

    李仙儿要陈胜追击,知道她必定不能再坚持太久,便扬声道:“若云锦表哥真的在这里,我李仙儿任凭你处置!哼,不过我坚信云锦表哥一定不在这的。我最了解表哥,他最最负责任了。”

    “当真任由我处置?那好,若穆云锦真的在这里,那你便当中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并且大骂自己三声‘我是狐狸精,我想攀高枝,我贪慕虚荣,我抛弃青梅另寻新欢,简直恬不知耻水性杨花’!李仙儿,你可敢啊?”洛芷珩眉头一弦,幽怨倔强的语气一转,变得极其挑衅和嚣张。一脸不屑的看着李仙儿,似乎已经看见李仙儿屁股尿流泪流满面不敢接受赌约的画面了。

    洛芷珩将一个嚣张跋扈鄙夷轻慢的任务表现的淋漓尽致,以至于彻底的激怒了本就容易激怒的李仙儿。

    李仙儿二话不说立刻大声道:“好!就按照你说的做!你以为我李仙儿是让你吓大的么?但倘若穆云锦不在,哼,那么那些话就要你当众说出来,也要对我磕头认错!你敢不敢?”1aT1p。

    “敢!我洛芷珩有什么不敢的呢?”洛芷珩眼底冒火,语气悠扬。

    两个女人之间有浓烈的火药味在噼里啪啦的燃烧。

    穆云诃嘴角的讽刺若有似无的闪过,垂眸浅看洛芷珩,眼底是浓浓的宠溺于纵容。

    人群一阵骚动,李家之子李御风纵马而来,他一路狂飙,久违了让李仙儿不要在这种危险时刻惹火,但显然他来晚了一步。李仙儿已经给力加又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家族的决定果然是对的。在得知李仙儿在南朝的时候,撺掇过洛凝霜针对洛芷珩,李家人就想要放弃李仙儿了,所以什么事情也不会和李仙儿说。而李家最先想要放弃的人,是李侧妃。一个和穆云诃几乎不共戴天的仇人,李家人怎么还敢扯上一点关系?所以李侧妃现在也是被李家孤立的,可怜李侧妃也是毫不知情。

    洛芷珩发狠了,面上却越发笑容满面。她扬起声音,略带讥讽,胸有成竹,隐含期待的道:“本王妃向来宅心仁厚温柔体贴善良大度,绝对不会做那棒打鸳鸯的恶毒之事。既然李仙儿口口声声的了解和确定你的云锦表哥不在这,那就将穆云锦抬上来,给他们看看,我洛芷珩究竟是不是信口雌黄!”

    众人一阵安静,也都想看看,这场闹剧,究竟谁才是站得住脚的那一方。

    当世王的人,剥开并且强制的控制住了穆云锦的亲信,将穆云锦从马车里抬出来的时候,人们的表情从错愕到震惊再到恍然,轰地一声议论开来。

    穆云锦是少年英雄,自小便出现在人们眼前,他又被誉为穆王朝第一美男,那自然见过他的人不在少数。所以他一被抬出来,立刻就有人认出来这个人就是穆云锦。

    虽然现在的穆云锦鼻青脸肿,满身狼狈,但一个人的样貌没有变,仔细一看,可不就是穆云锦本人无疑吗!

    一时之间,人声鼎沸。

    李仙儿看见了被抬到眼前的穆云锦,一瞬间惊愕的满眼瞪圆,痴痴呆呆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指着穆云锦那张曾经她深深喜爱过的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的脑海里只有两句话: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在这?

    洛芷珩收起了她演戏的表情,恢复了她锋芒毕露的状态,步步紧逼,声声质问,她的声线干净美好,却带着一股子女子没有的英气纯冽,刚硬尖锐直逼人心的掷地有声:“你不是了解你的表格吗?你不是和穆云锦青梅竹马吗?你不是你姑姑为穆云锦内定的妻子吗?你不是斩钉截铁的说这个男人不会出现在吗?那小子这又算什么呢?是你出轨的证明吗?是你开始不关心这个男人的证据吗?还是你自己喜欢往自己的脸上扇巴掌?那你这一巴掌一巴掌打得可是足够响亮,我听着都为你疼呢。”

    李仙儿闻言脸上真是青一阵白一阵,惊愕的眼目终于变成了愤怒:“这不可能!表哥怎么会出现在这?而且怎么会所这个样子?一定又是你这个妖女用了什么手段。你怎么就那么卑鄙!”

    洛芷珩闻言微微叹气,惆怅的抚额道:“我能用什么手段呢?你以为我是神仙吗?我怎么就能知道你李仙儿今天汇入疯狗一般的拦住我们的车?我又怎么会知道你会不顾廉耻的,叫着和你八杆子打不着的我的相公为表哥?还是我会知道我和你今天在这里有一场赌约,和你表哥有关,然后提前将你表哥弄过来?你是太天真,还是被残酷的现实打击的太没脑子了呢?”

    “我!”李仙儿被洛芷珩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想说什么的,但洛芷珩却不给她这个机会。

    “你就说这个人是不是你的亲表哥穆云锦吧。”洛芷珩扬眉质问,眼睛里邪恶的笑意那么猖狂,让李仙儿痛恨而又不寒而栗。

    明知道一定是有阴谋的,但李仙儿有不能不承认,毕竟人生穆云锦的人不是只有她一个。

    硬着头皮,咬牙切齿的道:“是云锦表哥。”

    洛芷珩抚掌大笑道:“那不就得了。如假包换的穆云锦啊,旁人若是不信,可亲自来验明正身啊,尽管来啊,我不在意的。”

    一旁看热闹的人有的嘴角都忍不住一抽。你是不在乎了,被检查身体的又不是你。

    穆云锦本来还在昏睡,但这顿折腾已经让他醒了过来,可是他还迷迷糊糊的来不及睁开眼睛,就被洛芷珩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给气得差点一口气没倒上来,在憋死过去。穆云锦心理面一把火在狂怒的燃烧着,却绷紧了全身没有睁开眼睛。

    不用看也知道现在那个如同猴子一般被人围观议论,如此情形下,他若在睁开眼睛,岂不是就要面对着难看的一幕?不过他将这一切全都归咎到了洛芷珩的头上。从来没有如此的狼狈过!洛芷珩,咱们的梁子结大了!

    “既然你都承认这是你的亲亲云锦表哥了,那你还不跪下磕头自骂?”洛芷珩风/骚的一勾唇,洋洋得意的笑道。

    李仙儿脸色苍白难看,咬牙切齿的道:“洛芷珩你别欺人太甚!”

    “哦?我欺人太甚了吗?那是谁拦住我们的马车的?又是谁在大言不惭的说我是恶毒之人的?更是谁之前信誓旦旦的愿意赌的?现在输了,就说我欺人太甚了吗?你也太玩不起了吧,既然是这样,那你还出来得瑟什么呢?赶紧有多远滚多远,别再人前丢人现眼,死不要脸了好吗?”

    “我不是你这样游手好闲的人啊,我有一大家子的人要照顾,我很忙的,不可能总是在你缺少教养的时候,这么耐心温柔的教你一个人最基本的礼仪和道德上什么。我也不能总是对你耳提面命的说,人和畜生的区别不是?一个人要想好好的往人道上走,那就不能总想着自己的兽性,时间长里这路就走偏了,人做不出,反成了畜生,那就不好了对不对?”

    洛芷珩扶着漂亮的小脸,一脸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说着,只是那眼中的笑意却分明闪烁着邪恶的光芒。她将骂人不带脏字发扬光大。

    李仙儿气得浑身哆嗦,而一旁的人们也跟着起哄,让她下跪,让她说那些自我羞辱的话。李仙儿还很愤恨的不想说,却忽然觉得后小腿一阵剧痛,她扑通一声跪到了洛芷珩面前,惊怒之际想要骂人,可一开口,话语竟然成了:“我是狐狸精,我想攀高枝,我贪慕虚荣,我抛弃青梅另寻新欢,我简直恬不知耻水性杨花。”

    全场骤然间一片诡异的安静!

    今天就更一更吧,今天更新晚和少的原因在顶置留言里面,请宝贝们见谅。爱你们,晚安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