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31 李家的危机!孽缘!耳朵使坏!
    明明刚刚还一脸不服气和愤怒的李仙儿,竟然眨眼间就跪下了,还说出那样极具羞辱性的话语,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还是李仙儿自己也心虚了,知道理亏,所以屈服了吗?众人见状无不感叹这世风日下,就连女子也变得如此附言趋势了。

    诧异的目光在洛芷珩稍纵即逝,她率先想到的就是,是不是穆云诃在整李仙儿?她抬头看穆云诃,就见穆云诃嘴角整噙着一种冷冽的笑痕,若然他说生气的,那他便不会笑,也不会用这样的表情,也就是说不是他出手整人?

    那会是谁?

    洛芷珩正奇怪呢,却见她马车里面钻出半个小脑袋,正一脸歼笑的看着满脸铁青的李仙儿,小嘴一努一努的,大眼睛里都是恶劣的坏笑,似乎是察觉到了有目光看着自己,她一下就看向了洛芷珩,见洛芷珩正挑着眉看着她,她连忙缩了回去,用车帘挡住了自己。

    洛芷珩心里爆笑,竟然是她!原来是她啊!

    啊哈哈哈哈,这不就是个作弊的利器吗?小狐狸精竟然还会这一手?不错不错。

    李仙儿一张铁青的脸迅速涨红,指着洛芷珩暴怒道:“你使诈!你竟然卑鄙无耻的让我下跪。洛芷珩你混蛋。”

    洛芷珩一脸无辜的道:“喂喂,拜托你讲点道理好吗?我什么时候使诈了啊?众目睽睽之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站在这里一没碰你二没动你,你自己心甘情愿的给我下跪的,怎么还反过来说我使诈呢?倒是你这翻脸不认人还要反咬一口的本事倒是见长啊。李家的教育果然是不错的,交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个样子。”

    洛芷珩的曼联讥讽和嘲弄惹怒了李仙儿,她猛地站起来想要咆哮,可是一把清冷的声音却让她愣住了。

    “够了!你还嫌丢人不够吗?还不快和我回去。”李御风纵马上前,面具下的脸紧绷着,目光却冷锐的刮着洛芷珩的脸,那目光仿若刀锋,恨不能将洛芷珩的脸蛋给戳出几个窟窿来。

    没想到离开几个月,再回来,这个女人依然是这么的牙尖嘴利,也依然是这么的令人讨厌!

    “风哥哥!你快来帮帮仙儿啊,这个洛芷珩好坏,她欺负我。”李仙儿瞬间就如同见到保护神一般,撒娇的哽咽道。丝毫不理会别人是不是会因为她的话而反胃和嗤笑。

    明明就是她李仙儿自己来拦截住别人的马车的,现在竟然还敢反咬一口,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既然你来了,那就请你将你这不懂人语的妹妹带回去,别让她出来丢人了。如果她是脑子不好,白痴智障的话,那就请你让她吃了药再出来,不然她这样胡闹很耽误别人的时间的。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这么善良的。”洛芷珩妩媚的一甩长发,一脸和气的说道。

    大言不惭!混帐无耻!

    李御风和李仙儿几乎是同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两个词,用着两个词来形容洛芷珩的自恋,简直是无比契合!就没见过比洛芷珩还不要脸的女子了。

    李御风甚至有点同情穆云诃,这么好看的男人,身份又那么尊贵,竟然碰到了一个这样的女人,真是够丢脸的了。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给了穆云诃才貌双全,身份尊贵,就收走了他有一个贤内助和良人的权利。却也是可悲的。

    “我自己的妹妹还用不着不相干的人来管教和帮助。我们李家的家风纯正,金额对不会像市井泼皮一般的无理取闹,肆意妄为!”李御风冷眼扫过洛芷珩,可是他的目光却纵然被一股强大而冷冽的目光挡住,那目光骤然出现,仿若蛰伏在冰天雪地里的雪神,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彻骨冰冷!

    穆云诃挡住李御风扫来的目光,气势滔天,声音悠扬,威严霸道:“同样,本王的女人也用不着别人来诋毁伤害。管好你李家的人,不要逼着本王更快的做你们李家承受不了的事情,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你们别来求本王。”

    李御风瞳孔紧缩,只因为穆云诃说话间,一道目光直直逼来,那般威严,冷锐,锋芒毕露。瞬间落在他身上,李御风有种整个人都被人乱刀砍死,剃肉断骨一般的撕心裂肺的疼起来。

    不用威胁和多言,不用武力和暴力,穆云诃竟然一个目光,就能让人万劫不覆,陷入梦魇!

    李御风那样骄傲的男人,却在对上这个从未放在眼中的穆云诃的时候,心惊了,惶恐了,战栗了!不战而胜颓败之心,李御风与穆云诃,完全无法较量。他已经败了。

    熊熊野心和狂妄一旦被击碎,再坚强厉害的人也不过是个纸老虎。李御风想起了家里面他们商量和多日来的忐忑与不安,还有对穆云诃的态度,立刻就觉得大事不妙了。

    穆云诃没说不要逼他做出伤害李家的事情,而是说不要逼着他更快的做出李家不能承受的事情……

    什么是逼着更快?言外之意就是穆云诃是有意要解决李家么?只不过现在他还没有动手,若然今天将穆云诃逼急了,他就会提前动手了?他早就想要收拾李家了吗?也就是说,不论如何,李家……在劫难逃?!

    李家人其实心里都清楚,李侧妃这么多年来,在王府里简直是一手遮天,无恶不作,表面光鲜,内力早就已经腐败溃烂的不成样子。李侧妃做过什么,李家人一清二楚,李侧妃怎么对待穆云诃母子的,李家人也是明明白白,甚至这么多年来,李侧妃的嚣张跋扈和恶毒,与李家人的纵容鼓励和推波助澜有直接的关系。

    穆云诃能到今天这一步,甚至之前差一点死去,被假神医害死,里面都有李家的大手笔。

    所以穆云诃若然死了,那李家便可安然无恙。穆云诃就算活着,只要碌碌无为,李家也可高枕无忧。但穆云诃若是不仅能好好活着,还能继承爵位,还有能力和手段,足智多谋了,那么对李家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了。但这些,还不足以让李家草木皆兵,惧怕穆云诃。

    可李家是根深蒂固的大家族,他们太清楚占卜天宫的神奇,太知道占卜神官的威力,而穆云诃偏偏就从一个快死的王子摇身一变成了天下间独一无二的神官大人,这杜宇李家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是噩梦!刚怒无刚出。

    李家人的慌张不是没有道理的,正如现在,穆云诃已经表明态度,不躲不闪,直截了当的就告诉他们李家,他说不会放过李家的,只不过是早晚而已。

    只要穆云诃想要追究过去的事情,那么凭着他占卜神官的手段和威力,绝对是手到擒拿来,他若然要对付李家,那李家的灭亡,绝对毫无悬念!

    李御风的身体似乎都颤抖的厉害,唯独李仙儿还在喋喋不休,不知道已经大祸临头,现在竟然还敢肖想仇人,肖想一个她绝对不能够肖想的存在,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眼看李仙儿越说越难听,还要和洛芷珩一较高下似的,李御风怒极,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李仙儿的脸上,“啪地一声”,李仙儿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李御风的手都在颤抖,他看着李仙儿那双惊恐和茫然委屈的眼睛,心理面却在想着那些关于穆云诃和洛芷珩的传言。

    传闻,洛芷珩是穆云诃的软肋,任何得罪伤害欺辱洛芷珩的人,穆云诃会全部绞杀……

    传闻,南朝莫名其妙死去的人,都是身价不菲的大人物,都曾对洛芷珩进行过辱骂暴力和伤害……

    所以他们死了,死的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粉身碎骨。

    李仙儿这样不仅仅是会给家族招来祸患,还会让她自己似的更快。洛芷珩不能得罪,得罪的人都会不得好死。这简直就成了一个诅咒,在人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沉重而悲壮,恐惧又诡异。

    李御风拉起来已经傻眼的李仙儿,迟疑了一下,终究是对着洛芷珩和穆云诃弯下了他那挺直的脊背,沉声道:“家妹多有冒犯二位,御风再次先给二位赔礼道歉了,御风这句回去和族长禀报家妹愚蠢的行为,改日定当登门谢罪,还望小王爷小王妃海涵。告辞。”

    李御风带着拼命挣扎哭闹的李仙儿纵马离去,人群中发生一阵阵的嘲笑声。

    洛芷珩妩媚的看了穆云诃一眼:“他们怎么就这么走了?我还没玩够呢。”

    穆云诃宠溺的摸摸她的脸颊:“不过是丧家之犬,怕得罪你而道歉,但谁稀罕他们的道歉?更何况这份认错来的太晚了,又不是真心,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他们怎么能记住,有些人,是他们绝对得罪不了的呢?”

    穆云诃已经不是聪明能形容的了,他是有一双慧眼,能直达人心,看穿你的内心。李御风这样折腰道歉,无非是妥协在了穆云诃的强大下,但,穆云诃会在乎一个渺小的李御风的妥协么?道歉真的有用,还要枉法来做什么?对他的伤害已经造成,还想来欺压他的阿珩,他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放过李家?

    “有的时候我发现,你变坏了。这么吓人,倒是叫我不知道要怎么变才能更般配你了呢。”洛芷珩故作哀愁的说道。

    穆云诃目光深沉,零星的光芒在他黝黑的瞳仁里炸开,片片温暖阵阵柔肠,画下一段段刻骨爱恋:“你何须改变?只要我能追得上你的脚步就行。不论我怎么变,都只是在为你改变,变成你最需要的样子,与其他无关。”1aT1p。

    洛芷珩的眼睛不经意的笑成月牙,嘴角勾起,依恋的靠在他的怀里,却在低眸间,看见一脸惊愕惨白的孙云筠,正用一种诡异而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她,那目光里,似乎还有一种让洛芷珩头皮发麻的心疼。

    该死的!这孙云筠不会是认为她还在委曲求全吧?还将她当男人呢?看来是要找个时间好好的和孙云筠解释一下了。

    “你今天也是受惊了,我们也是刚刚回来,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收拾,也要休息。不如这样,你先回去,改天等我空下来,就约你出来玩可好?”洛芷珩毕竟心虚,麻烦是自己的谎言惹下来的,孙云筠的目光里有掩藏不住的爱慕,这种爱慕会给孙云筠造成很大的伤害,这一点上她是有责任的,并且是她错了。她只能在最低的伤害下,告诉孙云筠事实。

    孙云筠一愣,苍白的脸上就有了红晕,冷漠的眸子里也泛起淡淡温润的笑意,她的眼里并么有穆云诃这个人,只有一个洛芷珩。洛芷珩对她说话,这对于孙云筠来说是很开心的事情。一别数月,思念泛滥,终于又见到了洛公子,并且他还没有忘记自己,还和自己说话,这般温柔,孙云筠的心理面是快乐甜蜜的。

    “你真的会来约我?”虽然有些羞涩,但是由于还是鼓足了勇气问道。虽然现在洛芷珩的身份有些尴尬,但若然和小王爷说明白了,看小王爷的样子也是会通情达理的吧?只要洛芷珩恢复了自由身,然后他们离开这里,让洛芷珩恢复男儿身就好了。

    “当然,你今天能来接我,我真的很开心。我的朋友并不多,孙云筠,是一个。”洛芷珩笑得非常真诚,可是只有她自己,她的腰快要断了。穆云诃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然不断的收紧手臂,将她禁锢的死死的。

    孙云筠眼睛明亮,虽然心理面是有点黯然的,但他能承认自己是他的朋友,这也不错了。洛公子一定是当着小王爷的面不好说才会这般说的。

    重重地点头,一贯冷漠的容颜上,仿若冰霜化冻一般,绽放出一朵绝美的笑颜来。

    “那我回去等你消息,你可要快点来找我玩。”孙云筠不让自己表现的泰国急切,但到底是舍不得就此离开,她上车的时候,还是一步三回头,马车离开的时候,她还会掀开车窗帘向后看洛芷珩。

    那份恋恋不舍,谁都能看明白。

    别人有可能不会在意,觉得这没什么,女孩子的交情罢了。但穆云诃可不这么想。洛芷珩多么有魅力,只有他知道,而且洛芷珩当初抱着这孙云筠当众跳舞,他也是知道的,只是看孙云筠的样子,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很值得探究啊。

    虽然穆云诃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他很不舒服,就好象专属于自己的宝贝,被别人觊觎了,他很不舒服。

    “我的腰杆子。”洛芷珩哀怨的瞪他,低声娇吼。

    穆云诃冷厉的眉眼淡淡的化开,却还带着一股子冷酷,抱着她进了马车。

    马车再度前行,而车队进入了皇城中央后就分开了。世王去了将军府,奶娘亲自带着去的。法老们也立刻回府了,玉儿跟着慕容纤雪走了。洛芷珩等人向着穆王府那标志性的街道驶去。

    马车里洛芷珩大呼小叫,喊着要疼,眼泪汪汪的瞪着穆云诃:“你是要杀了我吗?干什么那么用力的掐我腰啊,这么纤细的小蛮腰,你能一下子折断的,怎么可以虐待我?”

    穆云诃对她的撒泼不以为然,仍然是阴沉着面目。但是大手却在她的腰肢上轻缓的揉着,缓解她的疼痛。

    洛芷珩心理面叹息,也不闹腾了,倒在他怀里温声道:“为什么不开心?”

    穆云诃睫毛颤动,遮挡住里面的光芒,将脸扭开故意不看洛芷珩,半晌才听他冷漠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别扭和霸道的说:“不喜欢那个孙云筠,不喜欢她看你的眼神,让我觉得很……厌恶。”

    爱情里面的两个人,都是敏感的。一旦自己的领土被人觊觎和窥探,是很快就会发现的。更何况是穆云诃这样霸道占有欲极强的男人。

    洛芷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心理面高兴穆云诃的在乎,又不好意思告诉穆云诃,这一切都是她自作孽。就在她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穆云诃冷淡而又强势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要理会她,以后远离她。”

    就算孙云筠是个女人,但他依然不喜欢。凡是对阿珩有想法的人,不论男女,统统判死刑!

    洛芷珩沉默了一瞬间,穆云诃却爆/发了。大手猛地捏住她的下巴,强势的强迫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阴霾而凌乱,气息不平,隐带愤恨:“怎么?我让你远离她你不愿意?那个女人明显是对你有企图的。阿珩看不出来吗?不准靠近她!”想了下,他又霸道的怒吼一声:“也不准她靠近阿珩!”

    洛芷珩呆住了,半晌才笑了一下,而后快速的将这段孽缘告诉了穆云诃,来龙去脉她说的又快又详细,还很谦虚的说这都是自己的错,当初不应该欺骗孙云筠说自己是个男人,更不应该欺骗孙云筠说自己喜欢她,这才导致了孙云筠的误会,和今日这种局面。

    穆云诃彻底愣住了,那张愤怒的俊脸,此刻只能用震惊,诡异,和鄙夷的目光来形容了。穆云诃被雷的久久不能言语。

    洛芷珩有点心虚和着急的道:“你生气了?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嘛,为了比赛,我只能无所不用其极。”

    穆云诃阖上下巴,目光阴沉:“你为了赢得比赛而告诉她你是男子,她也相信了?”

    洛芷珩点头,又感叹了一句:“多纯洁的一个女孩啊,就被我这个坏女人给骗了。你说我这算不算是作孽啊?”

    “怎么不算?简直是孽障!”穆云诃怒道,捏着她好容易有点肉的小脸,咬牙切齿的道:“你怎么能这样?就为了赢得比赛,就这么坑人家姑娘?还让她喜欢上了你,洛芷珩,你本事很大嘛,这种搞笑的不可思议的事情你也能办到?”

    穆云诃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洛芷珩了,简直是可笑之极。

    “我也不想的啊,谁知道古代的姑娘这么纯洁的,什么话都信啊。”洛芷珩嘀咕一句。

    “你说什么?”穆云诃阴森森的眯眼。

    洛芷珩连忙笑的好狗/腿,还一脸自恋的道:“要说这孙云筠也是太天真了啊,我这要胸有胸腰屁股有屁股的,标准的女人身材啊,又长得这么妩媚迷人人见人爱的,明显就是个女人嘛,就算我那么说,可是身体不适假的啊,她怎么就能那么死心塌地的相信了呢?”

    孙云筠只是太冷漠了,她不相信任何人,但她相信了洛芷珩,一个养在深闺里面的大家闺秀,涉世未深,及其容易相信人,更何况洛芷珩的谎言实在是高超,又说了那么多肉麻兮兮的甜言蜜语。试问,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家闺秀,如何能抵挡得住那种异性的吸引?不沦陷才见鬼了呢。

    穆云诃哭笑不得,欺骗了人家她还有理了?

    大手拍了她挺/翘的屁股,懒洋洋的问:“那接下来怎么办?她将你当男人了,但你可是个女人,货真价实,本王作证,你要怎么收场?看她那样子,还真有点‘非君不嫁’的意思呢。”

    洛芷珩一脸郁闷,她要知道怎么做才能在不伤害孙云筠的情况下,还能让孙云筠明白真/相就好了。

    两个人一路沉默,洛耳朵耐不住寂寞,一路上都在偷偷的看着洛芷珩,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洛芷珩将目光看向她,她会立刻用白嫩嫩圆溜溜的小爪子捂住双眼,衣服掩耳盗铃的模样。

    “诶,你偷看我看什么?”洛芷珩没好气的用脚尖踹了一下洛耳朵。

    “我没看你,我在睡觉。”洛耳朵稚嫩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慌张,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二到令人发指了。

    你个白痴,睡觉还能回话?你挺先进的啊。

    洛芷珩鄙夷的翻了个白眼,一脚踹中桌上的水果,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立刻飞了出去,直奔洛耳朵的双手。

    眼看着苹果就要落地了,刹那间,还在用手捂住小脸‘睡觉’哦洛耳朵,忽然扑起,双手准确的将大苹果抓住,然后眉开眼笑的举着苹果显摆道:“我感觉到大果子向我飞来……”

    她的话在对上洛芷珩似笑非笑又鄙夷的目光的时候嘎然而止,然后她默默地低下头,心中悲愤的想:和可爱的大果子一起飞来的,还有一点不可爱的臭主人的目光,唔嗷!

    “说吧,刚刚那李仙儿下跪,是不是你做了手脚?”洛芷珩问,又加一句:“不准说谎。不然没有水果吃。还不给你肉。”

    “不要不要不要!”洛耳朵反应激烈,好像谁挖她祖坟了,紧紧的抱着大苹果,耷拉着耳朵软绵绵的道:“是人家啦,谁让那个坏女人的心里在骂你?耳朵是帮助主人哦。”

    她一脸天真可爱的抬头对洛芷珩笑,笑容极具杀伤力,能俘虏一切女人男人,却不包括洛芷珩。

    她微微坐直了身子,问:“她的心里,骂我?你能看见她的心?”

    洛耳朵似乎不明白洛芷珩问题的精要所在,皱着小脸一脸纠结,而后烦躁的扒拉着自己的耳朵说:“不是呀,没看见呀,耳朵听见了呀。坏女人的心理在骂你,耳朵就帮你教训她呀。”

    洛芷珩目光晶亮,这小狐狸精还真是个大宝贝啊,还有这功能呢?她来了兴趣:“那她骂我什么?”

    洛耳朵更纠结了:“不知道呀,学不会,反正是骂人,不是好听的话。我可以吃大果子了吗,主人?”

    嫩嫩的声音,孩子似的,可爱又渴望。

    洛芷珩一脸鄙夷的道:“你能别装嫩吗?不是和你。”

    洛耳朵眨巴眨巴眼睛,白嫩的小爪子渴望的抚摸着红苹果,一脸渴求。洛芷珩冷哼一声:“别噎死。”洛耳朵离开开心的大吃起来。

    马车终于停下,车夫说穆王府到了。不知道什么感觉,那一瞬间洛芷珩和穆云诃对看一眼,眼中都有复杂,兜兜转转,终于又回来了。

    他们没有马上下马车,而是命人前去敲门。其实按理说,一天前就应该有消息传回来了,告诉王府里的人准备今天迎接穆云诃等人的归来。但现在的穆王府是大门紧闭,门外也没有人把守,这就很怪异了。

    下人频频敲门,可是里面却迟迟没有人应声,穆云诃的面色微沉,洛芷珩似笑非笑。

    李侧妃,这又是你耍的手段吗?啧啧,他们才刚回来而已,你就已经按耐不住要挑衅了吗?

    时间足足过去了又一盏茶的功夫,可是堂堂穆王府,竟然仿佛是一座无人府邸,这么长时间就是没人出来应声,这种情况在大家府邸间是绝对不会发生的。除非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能有什么事情呢?这么巧合的就发生在了王府小主人和女主人归来的这一天?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啊啊啊,时间貌似来不及了啊,呜呜呜,求求我舅舅多等我一会,哭,我要出去玩,我要拼命码字,宝贝们给画纱推荐票,给留言,给月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