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32拒之门外!谁的下马威?放火!留言22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32拒之门外!谁的下马威?放火!留言22000加更

    “要不要让人冲进去看看?”洛芷珩提议,李侧妃的猫腻,这次是玩到家了。李侧妃还真是分不清自己的身份啊,究竟谁才是王府的主人,她都已经不知道了吗?竟然还敢和他们玩起来闭门羹?李家的人果然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

    洛芷珩瞥向穆云诃,见他虽面色如常,可下巴却绷得紧紧的,便知道他已然动怒。这一次只怕李侧妃是拔了老虎须了。

    穆云诃的脸色已经恢复平静,修长的手指挑起车帘,瞥了眼大门,而后极其冷酷的道:“本来本王也看不顺眼这府邸了,如今既然没人在,那正好就毁掉重建吧。”

    洛芷珩愕然:“什么意思?”

    绯色薄唇勾起一抹惊心动魄的浅笑,穆云诃神色如常而面容认真,扬声道:“既然无人开门,那留着这座府邸也只不过是个空架子,本王不喜欢,毁掉,重建!”

    他的话仿若泼出去的水,带着冰块,落在地上,破碎出一块块尖锐的冰渣子,任谁听了见了都会觉得毛骨悚然,心惊肉跳。

    “小喜子命人立刻去买来油来,将这王府四周全都架上柴火,凡王府所在角落和墙壁,不准留下一个死角。泼油,上火,给本王烧!!”穆云诃扬声,声音清冷,如同撞击在了古钟之上,悠远而苍凉的声音附上了一层萧杀之气,霸道,强势,残酷!

    他如今张扬狂野,所到之处,不论何事,全凭心意,全凭他与她开心与否。若这一生都不能活得潇洒自如,就是在这王府之中,那也是空中囚鸟,又有何意?如今他有这个权利和资格来张扬放肆,谁也拦不住。

    不是不让他进门吗?那他就不进。但他会用他的方式,来让里面的人知道,这个王府,究竟是谁说了算,究竟是谁当家作主!

    反正不过是父王的后宫所在,他早已厌恶,烧掉,毁灭,又有何妨?若真的能将里面那群妖魔鬼怪般的女人全都消灭,又何尝不是一种快意?

    洛芷珩见穆云诃柔和的侧脸,此刻已经紧绷,透着一股刚硬与强势,是她从未见过的绝美,心脏不由得砰砰乱跳起来。说来也怪,她这颗心,竟然真的只为自己而跳动,但却跳动的平缓而悠长。可是现在,这颗心会为了穆云诃而跳动,永远是激烈激昂的。

    不珩来不了。但不能否认,无法抗拒,这样的穆云诃,有魄力,有手段,有狠劲,简直帅毙了!!

    小喜子迟疑着,犹犹豫豫的看向马车后面,那里,王妃已经在丫鬟的搀扶下走来。

    憔悴的面容,已经有了白发的鬓角,消瘦的身体。这就是现在的王妃。再也不是当日洛芷珩见到过的那位风韵犹存的美丽女人了。如今的她沉默了太久,只是一个丧失了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后的母亲,只是一个失去了儿子的心,苦苦哀愁悔恨的母亲。

    但她不论怎么样,还是这个王府名正言顺的女主人。女主人回来了,却被拒之门外,这无疑是对女主人和少主人的一种挑衅与无视。1aT1p。

    王妃可以容忍李侧妃如此对待自己,却不能容忍有人这样对待她仅剩的儿子。她知道穆云诃现在用不着她的保护和绸缪了,也许她曾经所作的一切以儿子的名头为目的去做的事情,到头来都成为了罪孽和灾难,是可笑和无知的。但她想要将最好的一切给她的儿子,这是她这个做母亲最最真诚的心,她敢对天去说,对穆云诃,她问心无愧。

    站在王府门前,王妃苦涩的看了眼穆云诃的马车,她有多久没有见过穆云诃了呢?明明这个儿子是近在咫尺的,可她却觉得远在天涯。是她不敢见穆云诃的,她是无地自容的,是没脸在见穆云诃的。她在失去爱女的那一天,也同样失去了爱子。就这一双儿女,她在一夕之间彻底失去。这又能怪谁呢?

    小喜子小心翼翼的看着王妃,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小王爷王妃来了。

    王妃安抚的看了眼小喜子,这才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向了王府大门。朱红的大门,关住了她的一生,锁住了她的年华,封存了她曾经善良的心。这扇门,走进去就等于是进了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虎口,她若不苦苦挣扎,步步为营,又如何能护着一双儿女活到今天?可是,除了算计阴谋和伤害,她又得到了什么呢?

    李侧妃苦苦算计,不就是想要得到这穆王府的一切吗?只怕李侧妃还不知道,她算计的再好也要是一场空了。

    啪啪啪。清脆的铜环敲击在门上,手中的铜环和兽头显得格外沉重。王妃缓缓开口:“开门,本王妃回来了。”

    王妃亲自敲门,还是自家的门,这简直就是诡异可笑的。但现在王妃就是在这样做,这是屈尊降贵,这是妥协疲惫?还是这是一种变相的软弱给穆云诃看?没有人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王妃这样做,会让人瞧不起。

    穆王府,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奴仆们为主子开门都不好使,却还要让主子亲自敲门的呢?而里面的人,是不是已经闹翻天了?妻妾不睦,妻小妾大,当真事违背伦理纲常,穆王府,要败了吗?

    穆云诃平静的脸,瞬间出现一抹龟裂,那裂痕几乎将他那张俊逸的容颜活生生的撕裂开来。他的手攥紧,手背上青筋暴跳而太阳穴突突直跳,满身寒气冷若冰霜,是怒极的反应。

    洛芷珩看得瞳孔紧缩,连忙握紧了他的手,低声道:“你别这样,她也许……只是想用身份让他们开门呢?”

    王妃难道不知道她这样做会让穆云诃脸上无光吗?不,她知道的。但她却还是这样做了。为什么?若不是为了逼穆云诃心疼她,与她和好,那就是王妃疯了,怕了李侧妃的威势了。穆云诃这边主与李侧妃对立,已经做好了灭口的准备,偏偏王妃那边就出言了,而且姿态极低。

    以孝治国的穆王朝,虽然崇尚武力,但也是有一个孝字压死人的说法。母亲都开口走另一条路了,儿子就算还有其他想法,又怎么能轻易开口呢?王妃这种做法,除了让穆云诃心里布满和别扭之外,就是在伤害穆云诃了。

    所以穆云诃恼怒和阴霾了情绪。

    而外面,王妃的声音依然没有让里面的人有丝毫的声音。这种静默,似乎在嘲笑着王妃的不自量力和自以为是。也在嘲弄着王妃放低身段后的更加不值钱。

    穆云诃似乎已经看到了里面,李侧妃那张猖狂的笑脸,上面全是鄙夷和丑陋的嚣张。

    怒火蔓延到全身,穆云诃阴冷的声音已经夹带着风暴般的怒气高涨,从牙缝中挤出,声音震耳欲聋:“小喜子!你死了么?本王说的话你不听是不是?立刻招来油,上柴火,给本王泼油,狠狠的烧!一座无人府邸,留着合用?”

    知穆云诃是万分震怒,小喜子面色惨白,连忙应了一声,带人匆匆离去。

    王妃站在门前,僵硬了身子,这一刻,她才终于确定,她是真的失去了儿子的心,不论她这么做,都已经唤不回来儿子了。

    李侧妃这种做法,不是让他们吃闭门羹,而是在告诉他们,这个王府现在又是她李侧妃的天下了。她不想让他们进来,他们就绝对进不来。李侧妃故意给他们难堪,给他们下马威,王妃都懂都知道。

    若然穆云诃等人在自家门口站了这么久还不能进门,那是比会成为天下的笑话。而李侧妃只怕已经想好了一个完全的理由来保护她自己了,所以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和他们作对,让他们出丑。只怕还有让王妃和穆云诃甚至是洛芷珩都对她李侧妃低头的想法吧?

    但王妃还是出面了,她不知道她这是在打穆云诃的脸吗?她不知道自己放低身段亲自敲门是自取其辱吗?但是她别无办法啊,只有用这样的方法,她才能确定穆云诃对她这个母亲还有没有一点容忍的心。现在看来,是真的没有了。

    满脸苦涩和绝望,只怕这一次,证明了穆云诃的伤心,也让穆云诃更加的痛恨她了。

    小喜子很快的招来了大量的油和柴禾,指挥着仆人将王府四周都摆放上柴禾,但王府很大,就算摆放柴禾都要好一会功夫。而穆云锦此刻也已经装不下去昏迷了,知道穆云诃竟然胆大包天的要烧掉王府,甚至不让里面的人出来,要活活烧死里面的人,他怒不可遏,指挥他的亲信去阻拦穆云诃的下人。

    可穆云诃已经铁了心给李侧妃重磅一击,又哪里是个半残的穆云锦和他那群手下能阻拦的?

    穆云诃命令暗卫出现,还有那些保护洛芷珩和手杖的老者出现,轻而易举的制服了穆云锦的人,穆云锦就那样目光狰狞而惊恐的看着穆云诃的人,在王府四周摆满了干干的柴禾,泼油,举着火把……

    这种情况,一点火星子,就足够燎其失控大火!

    穆云诃牵着洛芷珩下车,站在王府门前冷冷的看着,毫不迟疑的下令:“放火!”

    想让他妥协?他就送李侧妃去死,死后做梦让他妥协吧!

    二更到,画纱要赶快走了,留言明天回来回复,宝贝们多多留言和给推荐票哈,画纱在外面也会想念你们的。爱你们,群么么,啊山庄,啊马场,啊鹿场,啊鳄鱼,美女来啦,我要和你们上演一场美女和野兽,哈哈,玩去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