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33 巧妇善言护夫郎,夫郎纵火念不换!

悍妇,本王饿了! 333 巧妇善言护夫郎,夫郎纵火念不换!

    穆云诃的毫不迟疑,震惊了全场。同样也震慑住了那些正茫然无知看热闹的人。

    穆王府的热闹不是什么人都敢看的,住在王府大街附近的人不是富人,而是身居高位或者是皇亲国戚的人,这样的人看见有人奥自然就敢看上两眼,但这两眼却让他们集体麻痹了。他们甚至不敢相信他们听见了什么。

    穆云诃这张脸,在南朝已经足够轰动的了。但在穆王朝里,穆云诃这张脸真的是陌生的。除了在第一才人大赛亮相那么一次之外,别人也没有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如今那疾病褪去,等同于脱胎换骨了的穆云诃,傲然而立在王府门前,他的气场完全不会输给这威严肃穆的穆王府,而他俊美的容颜,冷峻的气场,还有那说一不二的绝对,都让他瞬间变得高深莫测和威严起来。

    众人不禁震惊差异起来,这人究竟是谁呢?竟然敢说烧掉穆王府这样狂妄放肆的大话?而当众人看见了那站在王府门前的王妃的时候,就有人认出来了,王妃可不像穆云诃那样,常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因为是王妃,所以经常出入各种场合,自然也有许多人认得。

    这个年轻男子当着穆王府女主人的面,却敢如此狂妄,而穆王府女主人竟然丝毫不反驳,可见这个男子的身份绝对是不简单的。

    穆云锦就被穆云诃这坚决和冷酷的态度给激怒了。他挣扎着想起来,但是洛芷珩和洛耳朵太狠了,将他打得太严重了,以至于现在他就是躺着,也会觉得全身都被撞碎了一般的疼。但这些都不能跟穆云诃要毁掉穆王府比较。那里面有他的母亲,还有父王的基业在,这是他们一家人的根,怎么能说烧就烧?

    “穆云诃,你疯了吗?这是我们的家!”穆云锦咆哮着,声音嘶哑而无力。

    穆云诃只是冷淡的眨动了一下眼皮,就连笑容都那么冷酷,讥讽在唇齿间浮现,他微微侧脸,日光洒在他的容颜上,那般神秘与圣洁。只听他清冷的声音里,透着浓郁的讽刺:“我们的家?你确定?那为何本王和你现在,进不去这属于我们的家呢?还是说,这个地方只是你的家,而非本王的?又或者,这个家,已经与本王无关?否则,本王怎么会被自己的家,拒之门外呢?”

    他不算响亮的声音里,充满了阴戾与杀气,极其刺耳和尖锐,并且完全不留情面与余地。

    而他说的也对,有哪个人会被自己的家拒之门外呢?现在他就站在大门外面,却迟迟无法进入其中,这算是哪门子的家?这样的家,不要也罢!

    那看热闹的人,骤然听见穆云锦的叫出穆云诃的大名,都赫然愣住了,旋即震惊之色就在面容上浮现。他们都是官宦人家,家中长辈无一不是在朝堂之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自然也听说过有关于穆云诃最近的传说。

    此刻惊见穆云诃本尊,一群人除了震惊就是震怒!

    堂堂穆王朝小王爷,千金尊贵之躯,却竟然被拒绝在了自家门外,这算怎么回事?不论里面的人有怎么样的借口和理由,都不能掩盖着目无尊卑的大罪!

    更何况,穆云诃可是穆王朝的守护神!谁会给自己的性命难堪和不公平对待?惹恼了穆云诃,人家一怒之下平了穆王朝,到时候他们就都是无辜亡魂,这如何使得?

    一瞬间人心各异,但有那心思灵敏的人,已经让人赶快去找自家老子和当家人了,穆云诃的事情,从他揭露了自己神官身份的那天开始,就不在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整个穆王朝所有子民的事情。

    穆云锦被穆云诃的话给噎住了,他面色苍白,但因为气愤和难堪而又变得潮红,他也知道如今这将穆云诃拒之门外的事情,一定和他母亲有关,但就算他母亲有什么错,他也觉得那是他母亲一时气愤所谓之。毕竟曾经穆云诃和王妃可是狠狠的欺负过他母亲的。而且现在也不能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家被活活烧掉,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母亲惨死在王府之中啊。

    “穆云诃你能不能冷静一点?你可知道里面现在居住的人是父王的女人?是我们的长辈!你如今这样放肆和不顾后果的想要将一切毁掉,你毁掉的不仅是一个穆王府,还有父王的颜面,穆王朝的声望,还有我们兄弟的名誉!”

    “你怎么也不想想,你一时意气用事坐下的错事,回过头来你该有多懊恼和悔恨呢?别人又会怎么样的来议论你?他们会说穆王府的小王爷现在不是病秧子了,但却成了一个丧心病狂的人。他会因为一时气不顺和委屈而火烧王府,这是烧掉自己的家啊,谁会这样来回坏自己的家呢?只有神经病才会这样做。他们会骂你丧心病狂,会骂你目无尊卑和没有王法,这样,你还要如此荒唐的去烧掉穆王府吗?”

    穆云锦觉得他是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很过分,甚至不觉得自己的话说逾越的,他只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还不足,还不能够让穆云诃清醒过来,在他看来,穆云诃是疯了!完全被洛芷珩这个妖女迷了心智,已经不知道对错了。他恨不能立刻跳下去,一拳打醒穆云诃这个糊涂蛋!

    穆云诃眯起眼睛,眼中杀气肆意,满身弥漫着一种冷锐和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

    洛芷珩一把拉住想要开口的穆云诃。本来她是没想开口的,在外人面前,她愿意无条件的站在穆云诃的背后,她要做一个给穆云诃默默支持全心鼓励的好妻子,好妻子是不可以抢丈夫风头,让丈夫没面子的。等回到家里,在怎么样那都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可打可恼那都是他们。但现在,洛芷珩忍不住,她受不了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和穆云诃说话,她更受不了这个人在这里不要脸的颠倒黑白!

    穆云诃也许杀人发狠可以,但是吵架,他还是太嫩,而且也太有礼貌了,对付穆云锦这种不要脸的人,尤其是遗传了其母李侧妃那样无敌不要脸的践人的真传,就不需要客气,应该迎头之上,重锤出击,干死为止,绝不留情!

    “什么叫一时意气用事和委屈任性?你以为所有人都如你母亲李侧妃那般没人性吗?你以为所有人都如你们母子这般不分黑白是非,颠倒真/相,明明做着天底下最最不要脸的龌龊事,却还敢理直气壮的职指责别人吗?还是你以为你们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其他人都不知道吗?”1aX4m。

    “你说穆云诃目无尊卑不懂王法?那么你呢?你就懂得了尊卑王法吗?你究竟知不知道穆云诃在穆王府里面代表着什么啊?他就代表着这穆王府未来的天!他才是这个王府里最最名正言顺并且最有资格和权力的主人!”

    “而你,不会不知道这一切的。难道因为穆云诃病了几年,就让你如此猖狂和看不清自己的身份了吗?你是王爷的长子不假,但这长子前面,你永远别忘了,你顶着一个庶字!你,永远只能屈居在穆云诃之下,你永远也没有资格指责和反抗穆云诃,你更永远没有权利来对穆云诃大呼小叫!因为你将来也只能依靠和指望穆云诃!就算你再优秀,在有前景,在努力,但你没有一个给你张脸的母亲,你的下半生,也注定要虚无度过,失败一生!”

    “你说穆云诃是目无尊卑的,那我请问你这个口口声声喊着尊卑的人,什么叫尊卑呢?在穆王朝,乃至这个天下,谁敢说一个正经嫡出的子嗣是卑贱的?反而去太高一个侧室夫人为尊?啊哈,只有你,只有你这个侧室夫人所出的庶长子才会这样说!因为这样说能让你不那么自卑吗?还是这样说就能改掉你说个庶子的命运了?你在抬高你母亲的身份地位吗?很可惜啊,就算你将李侧妃抬的再高,她也只是个妾!而你也只是个妾生子!”

    “这王府是穆云诃的,纵然心中还不是他的,但他是,并且还是这王府唯一的继承人,说句狂妄的话,他想要对这座王府和里面的人做什么,那都是天经地义,那都是理直气壮的!因为这个王府里面,除了王爷和穆云诃还有王妃之外的所有人,都只能算是奴/才!!”

    洛芷珩站出来,眯着眼睛,脸上带笑,却分外虚假和冷厉,她指着王府大门,清脆的声音仿若爆豆子一般的毫不留情的斥责穆云锦,讽刺李侧妃,笑傲天下的猖狂与霸气充斥着她的身体,那么狂,那么狠,那么天地不怕!

    一瞬间,整条王府大道上,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她说的话有太多都是禁忌,都是不能说的秘密,没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就给说出来,更没有人敢当着众人的面,这样去呵斥一个男子。可洛芷珩就这样做了,并且做得理所当然。虽然她说的都是事实,但这样清清楚楚的将这个事实搬到明面上来,一是勇气,二是魄力,三是这份无与伦比的霸气,就足以震慑全场,给人们敲响警钟了。

    对啊,不论是在哪里,一个家里真正的主人只有男主人的正妻和正妻所处的子女,那些庶子女也只能算是半个主人,不得宠的就更惨,直接沦为奴/才也是正常的,而妾室,就正如洛芷珩所说那样,就是个奴仆。

    试问,一个奴仆,你还敢将正经主子拒之门外,你的眼中还有尊卑王法吗?穆云诃现在就是想将李侧妃给直接处死,那都是天经地义的,人们不会如穆云锦说的那样觉得穆云诃是丧心病狂,反而会觉得穆云诃是在除害。除掉一个个已经猖狂到无法无天的奴/才!

    都说奴大欺主,此刻看来,果真不假。

    很震撼,也很真实。洛芷珩用她惯有的强势和清澈透明不畏强权的言论,给人们上了生动的一课,将人们心中那几乎要麻痹沉睡的神经个唤醒,骤然发现,家中难道不也是这般的乌烟瘴气,主人不像主人,奴仆不像奴仆了吗?

    天空下的穆王府前,似乎还会当着少女清脆悦耳,掷地有声的话语,那铿锵有力的言辞敲击在人们心中,让人们反思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对穆云锦的一种鄙视?

    谁能想到,名满京城的少年英雄穆云锦,如今竟然是这般的糊涂和猖獗?竟然还敢反抗和斥责嫡子了?他以为他是个什么东西?真的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吗?

    穆云锦目瞪口呆,就连他的亲信们,也被洛芷珩这势如破竹般的怒斥声给轰炸的乱七八糟七荤八素。

    这他娘的哪里还是嘴巴?简直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刀枪剑戟啊,简直能杀人于无形,毁人与眨眼之间!

    穆云锦脸红到了脖子,气得胸腔剧烈起伏,呼呼直喘,头晕目眩,两耳轰鸣,手脚发抖,呼吸不顺,简直快死!

    然而洛芷珩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穆云锦,他大爷的!这群给脸不要脸的家伙,震荡她的小诃诃是好欺负的呢?她洛芷珩还在这摆着呢,想要直接越过、她就对她的小诃诃往脸上轮巴掌,去你大爷的,做你的春秋大梦!云了上毫然。

    洛芷珩提起裙摆,上了几阶台阶,霍然转身,华丽的动作让她的衣裙翻卷出了动人心魄的弧度,她绝美的小脸上一片委屈与怒火,到如同一个受了委屈,压抑太久,今儿终于被惹怒了,爆/发了的孩子。

    这样的她,眼底噙着泪光,双拳握住在身侧,一脸委屈与难过的她,看上去竟然是那么的柔弱可怜,楚楚动人。

    瞬间掳获了无数人的同情和怜惜,于是斥责穆云锦的声音骤然增大,简直要将穆云锦骂成禽兽,就差猪狗不如了。

    装成小白花,她洛芷珩也是会的。不论什么时候,只要她愿意,她也可以玩心计。以前她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和声誉,只顾着痛快和仗义执言,别人如何议论她都可以一笑而过,但现在的她,不会再这么莽撞和毫不顾忌了。因为她还有穆云诃,如今的穆云诃,不能配上一个有泼妇悍妇嚣张妇名声的妻子。她愿意为了维护她丈夫的声望而努力维护自己的名誉。

    “穆云锦,今儿是我们进不去了,自己的家啊,可是我们现在却被拒之门外,你知道我们是什么感觉吗?如今你也站在外面的队伍之中,你也是被拒之门外的一员啊,难道你都不会觉得悲哀吗?这样的场景你有遇到过吗?你没有,因为现在里面掌管这整个王府的人是你的母亲,李侧妃!”洛芷珩忽然高声说道,声音里竟然有了哽咽。

    众人忽然就安静下来了,想要倾听这个可怜少女的心里话,更想要知道这对人面兽心不懂尊卑的母子究竟有多美丑陋。

    穆云锦的嘴角狠狠抽搐,眼眶子也在突突直跳,他敏感的感觉到了大事不妙,便怒喝道:“洛芷珩你给我适可而止!不要在继续胡言乱语造谣生事了。你这样到底将穆王府至于何种地步?你将父王置于何地了?”

    “我这样做就是不讲穆王府看在眼中了吗?我这样做就是伤害了穆王爷了吗?我这样做就是胡言乱语了吗?难道,说实话就该死了吗?”洛芷珩愣愣的,仿若呢喃一般,又似乎有某种惊恐,她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忽然间,她抬起头,似乎努力要将眼中的泪水给毁灭干净,倔强的不愿意让一课眼泪落下,那模样,那身影,骤然间就凄美了这个初秋的夕阳下。

    给人们的心中刻印下了恐怕一生都无法磨灭的凄美哀婉!

    她像是委曲求全了,更如同是妥协在了某种威胁之下了,又或者,她是太善良了,真的害怕就毁坏了穆王府和穆王爷的名誉,所以她将话题打住,不在诉说。

    只是她忽然看向穆云锦的脸上视线中眉宇间,有着不可忽略的倔强与坚持,她红着眼,哽咽的声音似乎因为巨大的隐忍而颤抖,听的人们心中也一同战栗。她感染力太大,以至于瞬间她的哀伤席卷全场,令人感同身受。

    “好,我不说,我不会再说了。但是穆云锦请你记住,你今日口中的尊卑与王法,不是儿戏!过去的事情我大可以既往不咎,但倘若今后还有过去那些罪恶的种种,那我洛芷珩再此发誓,你们怎么对我和穆云诃的,我会加倍奉还,十倍,百倍,就算悲伤丧心病狂的罪名,我也绝不忍让!到时候,你的任何威胁都不能在成为我保护自己和丈夫的障碍!”

    掷地有声的话,眉宇之间的痛,目光中的凌厉与决绝。她用自己娇弱的身躯,瞬间壮大了自己灵魂的力量!

    就算忍辱,她也要用自己坚定的态度腔调了她的格调与底线。就算负重,她也要用自己的誓言来守护她想要守护的一切!

    她的话,似乎让人们看见了过去,她和穆云诃遭受的屈辱。她的话,似乎让人们看见了这个坚强的女孩,虽然嘴巴厉害,但却有一颗及其纯净善良的心。她的话,似乎让人们间的那个了穆云锦刚刚那番话中的威胁与逼迫!

    她到最后,对于他们曾经的遭遇,似乎说了什么,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没有人知道她和穆云诃究竟经历过什么,在这座王府里,在李侧妃的手中,但她的话,又让人们感受到了那股急切、痛苦、压抑、隐忍和愤怒。这样的欲言又止不是她的本应,而是来源于一个庶子的压迫!

    这个认知,因为洛芷珩那精彩纷呈的演绎,而瞬间鲜活起来,并且狠狠的印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目中。几乎是刹那之间,穆云锦,触犯众怒!

    如此伤害自己的亲弟弟,如此压迫自己的弟妹,和他的母亲狼狈为歼,真正目无尊卑的人,不是他穆云锦。不是她李侧妃,还有何人!而这两个人,一个胆大包天颠倒黑白,一个目无尊卑,将主人拒之门外,简直是其罪当斩,其心可诛!!!

    “让他们去死!两个畜生!”

    “对呀,有其母必有其子,简直是败类!”

    “竟然还敢当众,当着我们的面就来威胁小王妃,这穆云锦还是什么少年英雄?一点胸襟都没有,简直比我那成天花天酒地的庶弟还要不如!”

    “唉,可惜了啊,作孽啊。穆王爷一生肝胆忠魂,保家卫国,怎么就有一个如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儿子哟?”

    众人的议论声很快就淹没了穆王府门前的各种声音,穆云锦也无法为自己辩解,他气得浑身发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只觉得胸口有一股火气仿若要喷薄出来一般,喉咙里似乎要跑出来什么东西,腥甜。

    他知道,那是血!

    他慕然瞪大了眼睛,他竟然要被洛芷珩这个践人气吐血了吗?

    穆云诃满身怒火,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那狭长的眸子里是漫无天际的温柔和宠溺,有纵容在他身上无边无际的蔓延,有心疼在他心里肆无忌惮的撞击,更有数不清的幸福几乎要将他的眼底冲塌,然乎驾驭着漫天云霞画作泪水汹涌落下。

    若这一生,总有那样一个女子,愿意如此心甘情愿的为一个男子做尽一切,便是死,只要这男子也是知足和幸福的,也会无怨无悔心甘情愿。

    而他,无疑是这个幸福的愿意为她而死的男子!

    对于洛芷珩,穆云诃的心理再多的感动感激感叹感慨和感情,最后只有三句话能诠释他对洛芷珩全心全意的爱意,深爱,挚爱。

    美人不换,因为怀抱她,他便幸福满足!

    万金不换,因为拥有她,他已富可敌国!

    江山不换,因为得到她,他就拥有天下!

    柔情缱绻的目光画作风情,缠绕在她身上。她如同有所感应般的侧目如来,眉眼尽是娇俏可爱,微微嘟嘴玉腮鼓起,娇憨着属于洛芷珩独有的妖娆姿态,天下无双。

    抬脚走向他,他的目光让她心跳加速,心跳越快,她的步伐也就越快。他伸出手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提起裙子飞奔起来,礼仪对洛芷珩来说,从来只是口头上的虚架子,毫无作用。

    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他用她入怀,不需要多言,甚至不用一个眼神,他们就知道,此刻的彼此,心中是甜蜜的。

    而穆云锦就是满头大包,满身冷汗,满心窝囊和憋屈了。

    洛芷珩就有那样的能力,舌战群儒,用语言的力量,不费一兵一卒的将敌人杀的落花流水,死伤无数,片甲不留,她还能战无不胜,兵不血刃。

    “小王爷……”小喜子举着火把,简直如同举着一个烫手山芋,恨不能立刻扔出去,苦哈哈的看着穆云诃,要哭不哭的。

    可穆云诃因为刚刚洛芷珩的演绎与精湛的挑动,更是坚决了自己的决定。其实这也怪穆云锦自己,若然刚刚穆云锦不是指责和托大的用身份和穆王府来压他,不用威胁和凶恶的语气来凶阿珩,而是好好的说,实事求是的解释与想办法解决,他也许还会网开一面饶了这一王府的人。

    但现在,哼,什么都晚了!就算是穆王爷亲自回来阻止,也不能改变他的态度!

    一把夺过来小喜子手中的火把,穆云诃低头看着洛芷珩,声音温柔:“乖乖站在这等我。”

    知他要做什么,洛芷珩心理面是担忧穆云诃身体的,但她同样值得穆云诃在这座王府里的二十年经历过什么,那些痛苦,屈辱,压抑和绝望,都是发生在这王府里的,而李侧妃今天的做法,只是一个导火索,将穆云诃心理蛰伏的凶恶猛兽给召唤出来,若不让穆云诃发泄出来心中的恨意与憋屈,只怕这个困兽终有一天会成魔。

    她爱他,知他,懂他,体谅他,自然也会帮助他。若他坚决要做,她只会微笑看着,若他需要帮忙,她会毫不犹豫的上前帮忙,一把火而已,于她而言,穆云诃才最重要!至于家产钱财,于她而言不过是身外之物,只要人还活着,就什么都会再有。

    她乖乖站着,穆云诃低下的眸是含笑,可抬起来的瞬间,那双眸子里风霜暴雨,极地寒凉,杀机四伏!

    “本王今日要做的不是火烧王府的儿戏,而是这座王府里面妖魔鬼怪太多,一个个的醋调太过于麻烦和容易出现漏洞,既然叫门如此之久都无人应声和开门,那便是说明这王府早已经是空了的,想必也是人去楼空了吧?莫不是被妖怪吃掉了?如此,本王又怎么能允许在穆王朝的地面上有妖魔鬼怪的纵横呢?”

    “烧掉,是为民除害!本王今儿烧掉的不是什么穆王府,而是一座盛满了祸害世人的妖怪窝,这里面没有一个人,那本王也就不是滥杀无辜了。倘若哪天有那信口雌黄,想要往本王身上泼脏水的人,说本王丧心病狂,还请在场的诸位给本王做个证,如此,本王会感激不尽。”

    清冷孤傲的声音是平静的,穆云诃仿若家常般的对众人说,众人受宠若惊,自然连忙附和,也都觉得穆云诃说的在理。人家敲门了,还给你们这么长时间了,既然不开门不应声,那自然就是没人了。烧掉,谁也说不出来什么。

    只见穆云诃上前几步,一脚踹倒了一桶油,那油瞬间站满门前的柴禾,穆云诃站在台阶下,将火把猛地扔向了柴禾,毫不犹豫。

    只听噗地一声,一个巨大的火舌几乎瞬间出现,整片穆王府前们墙垣下哗地一声展开了一片火焰高墙,眨眼间将威严的穆王府包裹其中!一刹那,火光冲天,势不可挡!

    一更到,今天更晚了抱歉哈,还有一更画纱继续努力去,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