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35 火海灭人性!金鳞化龙震九天!
    “啊!着火了?真的着火了啊!”门外忽然有人惊呼起来,瞬间整个院落里的人惊慌起来。

    他们明明可以早就发现着火了的,他们就算感觉不到,但只要他们肯抬头看一眼,也能看见那冲向他们而来的漫天狼烟与火光。但他们没有!明明一群人站在了院子里面,却因为沉浮在李侧妃的淫威之下而不敢有丝毫动作。

    以至于眼前这群人,都有可能成为这场大火之中的无辜亡魂!但他们为虎作伥,不分尊卑,也不讲穆云诃和王妃看在眼中,如他们这般的作为,就是奴大欺主,实在也是可恨,死有余辜!

    一群人都在这个院子里面,全府上共三百零一十六口人,除了穆云诃几人,这里还有三百多口,全部被包裹在了漫天大火之中。火势熊熊,四面八方的包/围而来,没有死角,没有余地,没有一个可以令人逃脱出去的地方。

    大火,最无情。这场大火不仅昭示着穆云诃的愤怒,还昭示着李侧妃已经将穆云诃彻底惹怒!穆云诃的怒火正如同这场大火一般,无穷无尽无止息,任凭他多大的雨水也不能熄灭!不死不休!

    院子里的人彻底慌张了,院子本来很大,但站着这么多的人已经显得极其狭窄了。不慌不忙的情况下众人还能坦然自若,但骤然间就出现了一场如此凶猛的火势,任谁也是无法淡定冷静下来的。1aZsM。

    一个挨着一个的人开始面色大变,开始尖叫逃窜和躲避。但他们越是慌张,越是想要自己先出去,就越是忙中/出乱,一个个的争先恐后的逃跑,但一个个的都跑不出去,一个个的被无情的撞倒,平日里姐妹长姐妹短,感情好的不得了的人们,此刻已经红了眼,不管别人死活,只求自己能逃出去,所以就算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昔日的好姐妹倒下去了,站不起来了,苦苦挣扎,也没有人愿意伸出手去搀扶一把,拉一把。

    甚至这种时候,才是最最彰显人性的时候。人性的丑陋,虚荣,龌龊和狭隘自私!

    他们甚至是高兴于有人倒下的,这样就不会有更多的人阻止妨碍他们求生的路,他们就可以更快的逃出去。所以他们无情的离去,毫不犹豫的踩在这些人的身上,不仅不帮一把,反而还要在给一脚,将明明可以站起来的人活生生的踩下去,踩到了地狱!

    着有群以能。外面已经闹翻了天,巨大的混乱和恐慌充斥着每一个人。

    而房间里更是混乱一片。那群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常年被保护在王府之中的女人们,此刻一个比一个惊恐,尖叫着,花容失色。那平日里保养的极其好的容颜纷纷露出狰狞。那么讨好李侧妃的他们,此刻却也不顾李侧妃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外冲,尖叫着,毫无风度和礼仪。

    李侧妃那张维持着矜持和志在必得的脸,这一刻是龟裂的,是狰狞的!火光已经能照应在她的脸上了,虽然还是没有到达她这里,但强大的火势散发出来的威力与热量,就算是在这里,她依然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

    就是因为感觉得到,她才中燃觉得由衷的惶恐和惊骇!

    “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着火?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就算是到了这种时刻,李侧妃还是不愿意放弃她的权利和地位。高高在上的质问怒吼着。但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谁还会在乎你的权利和威严?命都要没了,你李侧妃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准慌,不要乱!都给我站住!赶快准备救火。”李侧妃脸色极其难看的咆哮着,同样也是风度全无。而此刻,她的手是紧紧抓着花开的手的。她想,就算死,也要抓一个垫背的。而她绝对不会死!她也知道她的人缘不好,如今这表面上其乐融融的都是假象,是她千辛万苦维护出来的,若然她放手,那么就不会有一个人在留在她身边了!

    然而现在谁还会听她的话呢?谁还能听见她的话呢?

    刚刚那群还在对她阿谀奉承的人,现在都只顾着自己逃命了。他们之间维系的那一点虚假都因为真实残酷的现实而中断。

    李侧妃几乎气得断气。看着混乱一片的场面,在看着那凶猛而来,无法阻挡的滔天大火,她这才感觉到了绝望。在那漫天大火之下,她才忽然发现,她说这么的渺小。就算她又无边权利,但这一刻,她救不了自己!

    多可悲的发现!但纵然是这样,李侧妃还是不知道自己错了,她尖叫着,愤怒的怒骂着,想尽一切办法逃命。可是她始终没有走出那道门槛。

    外面已经算得上是暴动了。一旦她出去更有可能死的快。说不定还没有被大火烧死,就被这群已经急红了眼的人给踩死了。李侧妃那仅有的一丝理智和冷静,让她就算惊恐和慌张,也能控制住自己不出去。

    但大火已经蔓延开来,巨大的火舌在天空中张牙舞爪的吞噬着扑来,噗噗的吞吐着信子獠牙,仿若一个个厉鬼在人间猎食一般,凶神恶煞,姿态肆意,无法躲避。

    “啊!”有人逃出去了,可是刚刚逃出去,就被巨大的火舌给吞噬了。整个人瞬间燃烧了起来。她趴在地上惨叫打滚,但烈火如同被惹怒的火神,人类的叫声就是一桶桶油,无异于是火上浇油,越燃越烈。短短一会的功夫,就将那人烧成了一句焦状东西,黑乎乎之下有着森森白骨!

    无情,残酷,凶猛,无处可藏!

    这就是大火无情!

    这一幕吓傻了的不仅仅是那一群拼命想要往外逃命的人们,还有李侧妃和一干妾室。那群女人已经傻眼的瘫软在了地上,愣愣的看着那大火下的葬品,即使是在大火里面他们也感觉得到浑身冰凉。似乎眼前这个人的下场,就是他们接下来的下场!

    巨大的绝望,瞬间包裹着众人的神经和心情!

    而就在此刻,众人不觉眼前一亮,以为他们看见了一个人竟然在火势滔天中向他们跑了过来。那大敞的院门外,那个人跌跌撞撞的拼命跑着,但也因为这样就更显得他是在用生命来奔跑,那在他身后的火焰瞬间就变成了阎王的夺命锁,疯狂的追赶着前面的人,一下一下,步步惊心,仿佛么一下都能燃烧到了那人的身体。

    那人就在这样的你追我赶中拼命的跑向他们,或是在他的背后是一片熊熊烈火,灼热,刺眼。人们看得冷气频频,心惊胆战,绝望冰冷。

    那人却在即将到达这扇门之前,倒下。大火点燃了他的小腿,他痛苦的嘶吼着,惊恐的求救,却在最最关键的时候,大吼道:“侧妃娘娘,是穆云诃,穆云诃火烧王府!”

    众人闻言,无不惊骇欲绝!

    这场大火,竟然是穆云诃放的?!那一刹那,所有人的理智都回来了。他们这一刻是愤恨穆云诃的,恨不能诅咒穆云诃立刻不得好死。但下一刻,巨大的愤怒却是袭向了李侧妃!

    愤怒和丧命之际,所有人的理智都是清楚的,他们不在自欺欺人,他们也不敢自欺欺人,说昧良心的话了!

    他们都清楚,穆云诃这场纵火烧因为愤怒,若然不是愤怒,也不会这般理智全无。而穆云诃一定是被逼到了绝境,他的耐心已经被彻底抹杀了。被李侧妃无耻和下做的行为给打碎了!

    穆云诃的愤怒完全来源于李侧妃的不知检点,和疯狂下做。若不是李侧妃想出一个这样疯狂的想法,来折辱王妃和穆云诃,那么就一定不会惹怒穆云诃。若然穆云诃敲门之际,他们就立刻将门打开,穆云诃也不会放一场大火。

    这一刻所有的人,心里面竟然不是痛恨穆云诃的了,而是痛恨李侧妃!因为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李侧妃这个贱妇!而他们,无不是李侧妃的陪葬品,全都被李侧妃给连累了。如今都要无辜的葬身火海,这让他们怎么能不愤怒?怎么能不怨恨李侧妃?

    一瞬间,所有人几乎用一种比熊熊烈火还要剧烈的冒火的目光看向李侧妃。而此刻,李侧妃也已经彻底惊呆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被她辖制掌控了将近二十年的病秧子,竟然能活着回来,回来之后竟然还敢如此胆大包天的和她对着干!更可恨的是穆云诃竟然敢纵火?!

    这简直是不可饶恕的!

    李侧妃愤怒的想要撕了穆云诃,这座王府可是她苦心经营,一心想要的,如今就因为穆云诃这个蠢货白痴而毁于一旦了,她如何能不愤怒和伤心?

    “穆云诃,我和你不共戴天!”李侧妃悲愤的咆哮出来。

    人家是有杀父之仇,或者夺妻之恨,才说不共戴天。但李侧妃却是因为财产没了,而和人家不共戴天。死到临头,大祸当头,她竟然还一心贪恋那些身外之物。实在可悲。

    众人听了她的话,不由得更加的鄙夷她。同样也更加的愤怒。一群人竟然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冲了上去,瞬间如同豺狼虎豹一般的将李侧妃给扑到,重重地拳头狠狠的落在李侧妃的脸上身上,完全不留情,完全下死手。

    这些人是因为长时间被李侧妃压迫和苛待而心怀不满,但以前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不敢反抗。但如今有了生命危险,眼看书活不成了,他们自然是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了。不论男女,冲上来二十几人,将所有的怒火恨意和绝望完全发泄在了李侧妃的身上。

    其他人一看见这群人的做法,无不是悲从心中来,一个个的竟然都冲了过来。既然逃不出去了,既然注定要死了,那他们也要讲罪魁祸首给先折磨死,大卸八块。

    “啊啊……”李侧妃被打的完全反应不过来,而她的惊怒不小,没想到这群该死的下人竟然临时起义,更没想到有人敢对她拳脚相加。李侧妃被打懵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惨叫。

    拳头太多,乱七八糟的落下,一个比一个狠戾,是用生命最后的愤怒和力量打出来的,李侧妃若是活着,也要丢掉半条命。而现在,她只能活受罪,自食其果。

    火海眨眼间就来到了这出院落,就算是最最中央的院子,挨着王爷的院落,但总有被吞噬的那一刻。当漫天大火终于来到的瞬间,众人明明被炙烤的浑身疼痛,但却依然觉得冰冷刺骨。

    那一刻,所有人都止不住的哭了起来,拼命的哭喊着,哀求着,求人能救救他们,他们不是故意的,他们再也不敢犯错,不敢为虎作伥,不敢伤害小王爷了。

    但是,他们的忏悔来的太晚了。若是当李侧妃有这样恶毒的歹意的时候,他们就能站出来阻止或者是不共同参与,那么他们也不会惨死。而他们竟然一致的选择与李侧妃站在一起,来共同对抗穆云诃等人,那就等于他们选择了李侧妃,那么他们就算是忏悔,也不算数的。穆云诃也不会有丝毫怜悯和同情。

    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不论对错,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若然做错事说句原谅就想没事,那还要枉法来做什么呢?

    所以这群人死的一点不冤枉。

    火浪刹那间就席卷了院子的墙壁,冲了进来,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了。生死一线之际,人们只能默默等待死亡的到来。

    轰地一声,墙壁坍塌,最后一层堡垒被无情推翻,人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大火席卷,吞噬,燃烧,剧痛,惨叫,毁灭!直至飞灰湮灭!

    整座穆王府,瞬间成为一片人间炼狱!惨叫和哭嚎连成一片,但他们的眼泪却不能救赎他们,更不能洗清他们的罪。

    穆云诃用他强势铁血的手腕,鲜活生动且深刻的诠释了,为虎作伥,就是这个下场!

    李侧妃在一群人的拳打脚踢下,瞳孔紧缩的看着那几乎扑进来的烈火,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不!!”

    火舌无情的燃烧着她面前的众人,人们开始惨叫和四处打滚乱闯。李侧妃借机爬到了桌子下面,浑身颤抖的看着这一幕,她的双/腿间竟然已经湿了,漓漓拉拉的全都是水渍,竟然是被吓得失禁尿裤子了。

    这一刻,李侧妃才恍然惊醒,原来她离死亡这么近。可是为时已晚。

    火舌吞吐着,房屋破碎,房倒屋踏,横梁坠落,火势强烈,决无生还的道理。

    “啊!”李侧妃一声惨叫,只觉得脸上一阵剧痛,比之刚刚被人们胖揍还要疼痛千万倍,是灼烧的感觉,她似乎还闻到了烧焦的烤肉味。她惊恐万分,频频躲藏,但火焰几乎无孔不入,眼前都是一片火光,这座房屋一样坚持不了多久。

    眼看着火光再次袭来,李侧妃胡乱的抓了一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也许是求生毅力太强,她竟然将一个在不停挣扎的人抓到了面前,用个活人来为她当挡箭牌。

    “啊!烧死我了,放开我,快点放开我!你这个践人!”面前的人不是花开还是谁?

    花开时洛凝霜安排在李侧妃身边的人,就是为了等着洛芷珩进入王府之后,好与洛凝霜里应外合,将洛芷珩给祸害死的。花开曾经也确实为了洛凝霜做了许多的坏事,也不止一次的欺辱设计陷害洛芷珩。

    花开与李侧妃之间,就是彼此利用。但花开知道自己不是中心的,而李侧妃却以为花开时中心与自己的。

    这样的燃烧太过于激烈,花开惨叫几声就叫不出来了,只能不停的挣扎,但也是无济于事的。李侧妃疯了一般的用着最后一堵人墙来为她自己遮掩逃避。真的是毫无人性可言。

    只在这时,骤然听到房顶上传来一阵瓦砾破碎的声音,紧接着噼里啪啦的瓦砾掉落,而后就听见一把急切的声音在大吼着:“李侧妃你在哪里?”

    李侧妃恍惚的几乎一无自己是听错了,她愣愣的僵住,直到又听到那人叫了几声,李侧妃这才犹如看见希望一般的嘶吼起来:“我在这!我在这,快来救救我啊!”

    那人听见了李侧妃的声音,连忙冲了过来,准确无误的掀开了桌子,一把抓起了李侧妃就要走。

    然而李侧妃却死死的抓住这个人的手臂,满眼凶狠和疯狂的道:“你是来救我的吗?是吗?”

    “正是,李侧妃快快和我走,这里马上就要塌了,稍晚一会我们就连一个立脚的支点都没有了,到时候你我都要死在这火海里。”那人声音沉重紧绷,显然是气息不稳。

    李侧妃闻言大喜,疯狂在脸上浮现,她抓着那人不愿离开,口中不停地大吼着:“回去,先回去拿我的东西,我的金银珠宝,我的钱啊,那都是我一辈子的积蓄啊,不能就这样毁掉,不能就这样烧掉。快点带我回去取,快啊。”

    那人闻言这话,真的是惊得目瞪口呆。

    这火势已经恐怖到这种程度了,晚走一步都有可能是葬身火海的下场,这李侧妃竟然还敢在这种恶略的条件下将条件?想着那些身外之物?她是疯了吗?若然连命都没有了,要那些钱财还有什么用?拿什么来花?

    男人满脸鄙夷和愤怒毫不掩饰,冷冷的道:“李侧妃还是清醒一点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还是速速和我逃命去吧。”

    男人很强势,并不理会李侧妃的话,一把抓起了李侧妃的手臂,将她抱起来就走,而李侧妃的脚却被一个人死死的抓住,如同厉鬼一般的抓好则李侧妃不放。这极大的阻碍了他们逃亡的速度和轻便。

    李侧妃惊恐的低头,就看见花开竟然死死的抓着她,李侧妃毫不犹豫的用另一只脚去踹花开,并且重重地用力,口中大骂践人,可是花开就是抱紧了不放手。

    时间不等人,那人也顾不上其他了,只能带着两个人离开。不过他没有管花开,只是抱着李侧妃,而花开竟然那么有毅力,像一条拖死狗一般的被荡在下面,一路竟也跟着离开这火海。

    就在他们窜上房顶的那一刹那,这最后一间房间,被四面八方包/围而来的大火瞬间吞噬。整座房子瞬间坍塌。

    穆王府外面,所有人都冰住呼吸,完全傻眼了,震惊,震撼,震动!无不交错在人们的心中和情绪里面。

    这是一场最最壮观的火海盛宴,同样也非常壮烈与华丽。

    制造这场火海的人,此刻正怀抱娇妻,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一点也不为这诺大的家业毁于一旦而心疼和悔恨。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又似乎一切都是一场闹剧。

    人们看不透穆云诃了,但这一刻他们只觉得穆云诃太可怕了。这样的男人,是真的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若谁敢惹怒他,只怕是没有能力来承担他的怒火的。

    而远处的皇宫之中,此刻已经是一片震动,皇帝和文武百官杂货你在皇城最高的了望塔里,看着穆王府的方向,都不用多么的用力和集中注意力,就可以看见穆王府这边的熊熊大火和狼烟,剧烈燃烧着,仿若能将整个穆王朝都毁灭一般的汹涌澎湃和煞气冲天!

    皇帝苍老的脸上,那松弛的面皮不自觉的颤动着,精锐的眼底是震惊又或者是惊骇?谁也不知道,只是他微微弯曲的脊背,这一刻却格外挺直。

    而后面迎接了穆云诃的官员,却并没有回家,而是集体来到了皇宫,对皇帝汇报刚刚的事情,但现在亲眼看着这一场烈火的燃烧,亲耳听到密探们将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的惊恐感觉。

    穆云诃那样的男子,竟然出手如此狠辣残酷。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九霄龙吟惊天变……

    惊天变!!

    原来穆云诃便是那隐藏在尘世之中,被人忽略到尘埃里的金鳞巨龙,如今风云巨变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若发难,便是龙吟九霄,足以惊动天下风云变幻!

    这般猖狂到极致的做法,足以判罪,但这做法是穆云诃的话,那便唯有沉默,也只能沉默,怪只怪,那李侧妃不长眼,得罪这九霄遨游的巨龙。巨龙一怒,怒火滔天!

    这里的人都是对穆王朝有影响力的大人物,法老们都在,一个不少,白花花的一群老不死,每一个都面容波澜不惊,每一个却也都混神经绷,满眼精光。这里的众臣集中,却一样没有人敢开口,只因为他们在收到穆云诃即将放火的时候,是可以阻止的,但却被皇帝阻止了。

    皇帝当时只说了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他们这些身居高位的老狐狸们,无不肝胆俱裂,心有余悸。

    “你们哪个若想是下一个被他灭门的,尽管去阻止。”

    话都撂在这了,谁还敢阻止?

    就连李家老祖此刻也是沉默了,那王府里火烧的是他的血脉,但他一样可以为了保全家族,而舍掉李侧妃。没有选择,就不选择。

    朝堂轰动了,整个上京城都被这一场染红了半边天的大火给惊动了。百姓们纷纷往这边奔来,有的人甚至开始打铺盖卷,准备随时走人。实在是因为这场大火持续时间太长,火势太凶猛,令人惊恐不已。

    “阿珩累不累?”四方震动的时候,穆云诃就站在现场,却依然气定神闲,垂眸的时候,他的容颜被烈火染红,分外妖冶,温柔的目光同样火热。

    洛芷珩扬眉浅笑:“不累,有这样激情澎湃的场面助阵,就是要我在这站上一年,我也不累。”

    穆云诃身心舒展,眼底的温柔是化不开的暖,吹不散的浓:“不怪我心狠手辣?”

    洛芷珩低低浅浅的笑,理所当然的说:“你不心狠手辣,如何能配得上我这胡作非为的人?”

    穆云诃也轻笑起来,对她的自贬自嘲毫不在意,他们都活在这个世俗之中,有太多的无奈,就如野兽吃小兽,小兽吃家禽一般,大吃小。他们若不反抗,若不用保护色保护自己,那就是被吃得那一个。不想被残酷的现实吞没掉,那就只能吞掉别人。

    看着这片火海,穆云诃眼底一片平静无波。他回来了,欠他的,从今日起,他要一个不少的,加倍讨回来!

    火海之中,忽然飞落出来一连串的人影,震惊了所有人。

    但穆云诃和洛芷珩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那个人是穆云锦的人,穆云锦醒来后立刻派他亲心中轻功最好的人冲进去寻找机会救他的母亲。穆云诃这一次没有阻拦。若李侧妃这样罪大恶极的人就这般轻易的死了,岂不是便宜她了?只有活着,他才能更好更大的将欠了他的给收回来。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宝贝们中秋节快乐哦,嘻嘻。今儿为了不耽误更新画纱早点码字,感觉还不错,希望我能保持下来,哈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