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37 变态穆云胜!掰碎你的手!
    众人大惊失色,这种时刻来了圣旨,难不成皇上要对穆云诃降罪吗?毕竟火烧穆王府这样的大事可算得上是大罪了,就算穆云诃是未来王府的继承人,但这样嚣张放肆的将王府说烧就烧了,也是不行的。

    一瞬间,所有人都几乎看见了穆云诃被皇上惩罚的结果。

    而李侧妃和穆云锦自然也是这样想的。皇上绝对不会包庇穆云诃的,今天穆云诃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皇帝虽然年迈,但却并不糊涂啊。两个人就好想看见了希望一般,一个能够限制和控制穆云诃的人终于出现了。

    李侧妃甚至一头扑到了马车前面,放开喉咙嚎啕大哭起来:“皇上啊,您可要为我做主啊,这穆云诃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啊,他的眼中除了洛芷珩那个妖女,真的是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啊。他竟然敢火烧王府,还一下子就杀死了三百多条认命啊。就算穆云诃有什么不满和生气的地方,他大可以说出来啊,也不应该如此毁灭王爷的根基啊。”

    谁也没说话呢,李侧妃竟然率先开口,还是这种颠倒黑白是非,恶人先告状的姿态。不说原因,只说结果,还将最恶略的结果放在了穆云诃的头上。这种心机实在可恨,也实在是可笑之极。

    洛芷珩自然不会让李侧妃就这般信口雌黄下去,但她并没有立刻出言阻止。她心理面同样有计较。

    第一,皇帝不是个傻子,他能在这种时刻来圣旨,就证明皇帝就算生气,也不会过分怪罪穆云诃,自然那惩罚就不会太严重。因为皇帝可以更早的来阻止穆云诃的这个疯狂举动,但皇帝没有这样做,也能说明,皇帝是知道这件事情本身的来龙去脉的

    第二,那就是穆云诃的身份了。文武百官都已经屈尊降贵的前去亲自迎接穆云诃了,那自然就是天子的意思了。皇上势必就是知道穆云诃的占卜神官的身份了。有了这个身份,皇帝只会用尽所能的拉拢和安抚穆云诃,极尽讨好,绝对不会做出什么让穆云诃生气的事情。

    如此两点,就让洛芷珩稳住了心神。她到要看看李侧妃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那宣旨的人竟然不是一普通的太监,而是当朝三皇子,穆云胜。这位三皇子可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出了名的吃喝玩乐,软弱无能,更可恨的是他还很好色,看见好看的姑娘就走不动路,简直和曾经那看见帅哥就走不动路的洛芷珩有得一拼。

    这俩人还曾经一度被上京的人称之为黑白双煞,色中双鬼!

    据说,曾经的洛芷珩还和这三皇子穆云胜共同喝过酒,称兄道弟,谈论好色之道,当真是一幅其乐融融,志同道合,狐朋狗友,臭鱼烂虾。

    不过后来人们还奇怪来着,这三皇子长得也不难看,洛芷珩长得也不难看,俩人还那么志同道合,怎么就没到最后狼狈为歼,混成一家,缔结连理,比翼双飞呢?要是他俩弄一块去了,那可真是为民除害,大大的快事啊。不过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所以当三皇子风/骚无比的从马车上晃悠下来,认命看见他的时候,都是很惊讶。皇上什么时候开始重视这位三皇子了呢?怎么会让他亲自宣召?要知道,太子出征打仗,三皇子可就算皇子中的兄长了,二皇子早年夭折,其他皇子要不小要不死,其余的都是公主,成年皇子一共也才三位而已。而最最不靠谱的就是三皇子。可身份最高的,除了太子是正宫娘娘所出,就是这三皇子身份最高了。他的亲生母亲,是已经死去多年的皇贵妃。而这位皇贵妃娘娘在死后,是被皇上追封为皇后的。

    因为皇贵妃娘娘是为了皇帝而死的。虽然她死了,但她的死,却给她的儿子带来了无穷的好处,这就等于,三皇子,一样是正宫娘娘所出,一样可以是太子!

    这无疑是瞬间就将朝堂上的局势给掀动的风起云涌。导致了人们站队都不好站了。而目前的局势是他自形势一片大好,三皇子的形式就因为他的不着调而变得扑朔迷离了。

    不论官员百姓,就算在看不惯三皇子穆云胜,但都还是要给他行礼问安的。于是黑压压的跪了一片。

    穆云胜吊儿郎当的晃悠到了穆云诃等人面前,也不急着叫那些人起来,而是先狠狠的打量了穆云诃一会,然后才在穆云诃清冷的目光下,一手拍上了洛芷珩的肩膀,刷地一下将洛芷珩抱进了怀里。

    全场迅速静默,死一般的诡异。

    洛芷珩完全愣住了,被这个人眼中的邪气,和这个拥抱的理直气壮给弄蒙了。她眨眨眼想反抗,却忽然听到耳畔传来温热的气息和低沉的轻笑:“多日不见,珩儿越发漂亮了。弄得本皇子心里痒痒的,这可如何是好?真是有点后悔当初放过珩儿了呢。珩儿,要不不饿皇子在重新选择一遍好了,本皇子接受你的求爱,你来本皇子身边吧,可好?”

    洛芷珩嘴角一抽,差点咬到舌头,心中狂怒咆哮:洛芷珩你个花痴,这个孔雀男是你曾经勾搭过的?什么眼光啊,怎么还弄了个骚/包来啊?简直是瞎眼啊!!

    “珩儿,你为何不说话呢?你可是因为知道本皇子最爱你这欲言又止的样子,所以才不说话的么?呵呵,还是珩儿最最贴心和知情趣了呢。”穆云胜笑米米的晃着洛芷珩,声音微微扬起。

    风吹来,将他的声音吹散,吹远。以至于震惊的人群里,就有这样一句暧昧的话流传开来……

    洛芷珩心中厌恶,可脸上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因为不知道这人的底细,她不会轻举妄动。但他想破脑袋,努力想着洛芷珩曾经那些不全的记忆,却还是不能找到一丝半点和这个男人有关的信息啊。洛芷珩心理面苦恼,这算怎么回事?难不成这笔糊涂账还要算在她头上?

    她轻轻扭着身子,看上去不着痕迹的想要躲避开这男人的咸猪手,但穆云胜却显然是发现了她的意图,轻轻一用力,就按住了她。洛芷珩猛地发现,这个看上去严重纵欲过度的男人,竟然是如此的有力气。一个纵欲过度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古怪的力气?

    洛芷珩心里一惊,快速的伸手在穆云胜的腰侧用力按了一下,就这一下就是按在了穆云胜的腰眼上,瞬间酥麻疼痛的感觉袭遍全身,穆云胜甚至没有忍住的闷哼一声,全身的力气迅速抽离,一个踉跄几乎站不住。

    洛芷珩抓紧时机,立刻逃出来。但她表现的却好像是惊吓着茫然无知的一般,冲进了穆云诃的怀里,还一脸慌张的看着穆云胜。

    穆云胜心中震惊,刚刚那种难以言语的疼痛是他从未有过的。他目光阴骛的看向洛芷珩,只见洛芷珩一脸茫然和惊慌,到好像刚刚带给他那种疼痛的人,不是她洛芷珩一般。怎么会这样?难道是他感觉错了?刚刚那一下不过是洛芷珩不小心,巧合了误打误撞弄的?

    洛芷珩不是那种有心计和这般厉害手段的女人才对。

    想到这,穆云胜轻松一笑道:“哟,珩儿这是干什么呢?本皇子又不是豺狼猛兽,何故跑的如此之快啊?难道穆云诃的怀抱要比本皇子的舒服吗?还是你还在怪本皇子当初拒绝了你的求爱?”

    轰隆隆!此言一出,惊得整个火势冲天的穆王府门前一片凌乱。

    洛芷珩和穆云胜果然有过一段过去吗?!绯闻还是真实?众人被燃起了八卦之情。但一看穆云诃他们就蔫巴了。这穆云胜还能不能更荒唐一点了?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啊?在穆云诃面前说这样的话,这不是明显的挑衅和自找麻烦吗?

    再看这边,穆云诃只是凤眸轻眯,嘴角轻佻,一片淡然,却语露锋芒:“拒绝你证明她有眼光。本王看上的女人,若是连这点眼光都没有的话,那和废物有什么关系?本王又怎么能看得上。”

    穆云诃毫不在乎的话,就是在鄙夷和暗指穆云胜是个废物。

    而穆云胜也确实够废物的了。他听了这话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嘿嘿笑起来,靠近两步道:“本皇子可不是废物,那些上过本皇子床的女人都说,本皇子在床底方面可是天下第一人!只是可惜啊,本皇子这辈子还没有品尝过沙漠女神的滋味呢,着实可惜了。”

    他最后一句话说的声音极低,三分冷笑,六分挑衅,还有一分的故意激怒。只有他们三人能够听到。

    自然,这番话也成功的激怒了穆云诃,还有洛芷珩。

    洛芷珩美目瞪圆,冷厉的道:“拉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是要不得好死的。”

    穆云胜那过分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难过,赤/裸/裸的目光里都是对洛芷珩的贪婪和死皮赖脸:“珩儿这样说岂不是要让我伤心?你当初,可是叫我哥哥的呢。咱们可不就是情郎和情妹妹的关系么?如此,你怎能对本皇子如此狠心诅咒呢?”

    说着,他竟然又看向穆云诃,一脸同情可悲的道:“看见她这样对本皇子,难道你就不会觉得同样可悲吗?珩儿这小丫头可是心狠的紧呢,实在是可恨的,她现在这样对本皇子,以后啊,再看上别的男子就会这般对你。这女人啊果然是花心的。”1b36j。

    “你在这放什么狗屁呢!”洛芷珩怒了,这平白无故的碰上一疯狗,还被疯狗咬一口,咬了还不能说什么,这可不是洛芷珩能忍受的。她也不管眼前的人是什么身份了,张嘴怒道:“你若疯了,或者皮子紧了,大可以告诉我啊,我可以帮你松松筋骨。”

    洛芷珩将手杖唰地抽出来,毫不客气的直逼穆云胜,一脸冷若冰霜,眼睛里几乎冒火,可见她的愤怒。

    “唉唉,珩儿怎么可以如此心狠手辣呢?咱们可是马上就要成为邻居了呢,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啊,本皇子这不也是可怜和心疼你们刚刚没了家吗?和你们玩笑几句罢了,不准动怒啊。快快将那玩意收起来,看得怪渗人的。”穆云胜连忙急急的道,书真的很怕洛芷珩手里的手杖。

    洛芷珩并没有错过穆云胜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贪婪和惊艳。她知道,这个男人不是惧怕这手杖,而是想要得到手杖。这事一个表里不一的男人,很有可能他如此放肆的行为言辞,都只是他的保护色罢了。

    如此想着,洛芷珩忽然看向了穆云诃,从她被穆云胜羞辱和言辞调戏开始,穆云诃只说了一句话,并没有过多的维护,这是为什么?

    穆云诃只是静静的看着穆云胜,表情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一闪而逝。纵然洛芷珩看得那么紧5,却还是以为自己花眼看错了。

    旋即就听穆云诃冷淡的道:“收起你的油嘴滑舌吧,惹怒本王,你会后悔的。”

    穆云胜目光一闪,一张脸上的玩世不恭不仅有收敛反而越发放肆,目光更是肆无忌惮的打量在洛芷珩身上,竟然还将目光放在了胸口。邪邪的笑道:“弟弟这是怎么说呢?都说女人如衣服,兄弟才是手足啊。弟弟怎么说也和我身上流着一股相同的血脉啊,没道理帮着一件可以随时换洗的衣服,而伤害手足对不对?再说了,我还真是谁也不怕。”

    两个人似乎因为三皇子最后一句话而对立上了,一瞬间四目相对,交错的目光之中就有一种电光火化噼里啪啦激烈撞击的感觉。

    而一旁的穆云锦看着穆云胜这个混蛋大学,竟然用那样的目光看着洛芷珩,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痛快。更可恨的是穆云诃,口口声声说爱洛芷珩,说在乎她,可是这样需要维护洛芷珩的时候,穆云诃竟然一句话也不说,简直就是个孬种,完全不是个男人。

    李侧妃见到皇帝的三儿子一出现,竟然就和洛芷珩勾勾搭搭,心里就瞬间凉了半截了。穆云胜怎么还和洛芷珩有一腿啊?这样的话穆云胜还能帮助他们吗?李侧妃心里忐忑起来,就更加的愤怒和不安,更是厌恶洛芷珩,觉得洛芷珩简直就是个破鞋,处处留情,和谁都能搞到一起,简直是不要脸!

    “咳咳,三皇子殿下,可不可以请你快一点的惩治穆云诃洛芷珩二人?他们简直是罪大恶极,做下这样不可饶恕的事情,我相信皇上一定是明察秋毫,不会放过他们的,对吧?”李侧妃希翼的看着穆云胜,问的有些个咬牙切齿。

    穆云胜收回目光,看着李侧妃笑得痞气十足又非常邪恶,从袖口里拿出一卷明皇卷轴,道:“答案到底是什么,可在这里哦。李侧妃是说皇上惩罚了穆云诃等人就是英明,若然没有处罚的话,就是糊涂?是这个意思吗?”

    这话李侧妃怎么敢轻易回答,虽然她就是这个意思,但不能这样说啊。面对两面为难,李侧妃又连穆云胜都恨上了,觉得穆云胜完全是没事找事的,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拖延的?

    “是这个意思吗?”穆云胜却完全没有放过李侧妃的想法,又将卷轴往前推了推,一脸邪笑的道。

    李侧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瞬间手足紧张。而穆云锦却瞪着眼睛怒声道:“穆云胜你够了!我母亲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这般作态究竟是要干什么?既然皇上是要让你来宣旨的,你就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为何还要胡搅蛮缠?”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哟哟哟!快看看这是谁啊?哎哟喂,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少年英雄穆云锦吗?哎呀!穆云诃少将军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身负重伤了呢?难道是差一点就为国捐躯了吗?哎哟,这卡要好好的宣扬一下了啊,太了不起了,看看这绷带缠的,真漂亮啊。”穆云胜大惊小怪的窜到穆云锦身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

    穆云锦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恶狠狠的瞪着明明是故意的穆云胜,一面又暗骂洛芷珩混蛋,竟然将他打成了这样。

    “你不要胡说八道!云锦他为了国家里下了汗马功劳,受伤那也是荣耀的。到是你,明明得到了皇上的差事,不仅不好好办,反而还在这里没完没了的说,你到底要干什么?”李侧妃一把护住穆云锦,不满的大声斥责道。

    她觉得她是有这个权利斥责穆云胜的,就算是皇帝的皇子又能怎么样呢?又不是未来的皇帝太子殿下。

    “哈哈哈,好,好啊,本来还想帮你们一下呢,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啊。李侧妃这般的牙尖嘴利,果然是和传闻中的一样,将整个穆王府搅和的不得安宁,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回去如实禀报的。”穆云胜大笑着说着让李侧妃脸色刷白的话。

    看着李侧妃傻眼震惊痴呆的目光,穆云胜翻开圣旨,大声喝道:“众人跪,圣旨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人了惊这要。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说白了,皇帝的意思就是穆云诃一路周尘劳顿,实属不易,而回来之后还生气了,受惊了,更加委屈。再加上皇上本就有意要将穆王府给拆除重建,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还想等着穆云诃这个男主人回来商量一下呢。

    而穆云诃可好,回来立刻就将这房子个毁了个彻底,简直就是体谅体察君心的楷模啊。实在是让胡那个地龙颜大悦,开怀不已。特此赏赐给穆云诃诸多的金银珠宝和各色物件,还特意赏给了洛芷珩许多宝贝。

    而后生之中还说,穆王府重建的财务全由皇帝所出,还特意为穆云诃等人安排了住处,让他们即刻就过去,好好休息,什么也不用操心。而那安排的居住地,就是成年皇子们所居住的皇子大街。那大街最里面的第一家就是太子府!

    皇帝将穆云诃等人安排在了太子府上居住。

    这里面的含义可就不同了,太值得人们深思了。穆云诃现在可是整个天下炙手可热,挖空心思不敢得罪还想得到的大人物。谁不想拥有穆云诃的青睐和眼缘?拥有这些就等于是拥有了保命的机会啊。让穆云诃现在属于穆王朝都还不太稳定呢,可皇帝却将穆云诃安排在了太子府。这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为这是皇帝对太子的宠爱和看重?

    穆云诃若然念及旧情和这暂住之恩,他日便很有可能会在太子登基之中,乃至是太子未来的皇位之路上保驾护航。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恩赐和玄机了。在场众人不由得神情一肃,心中各有所思。

    而皇帝这道圣旨里面安排穆云诃住在太子府仿若只是个顺便,那些赏赐反而显得极其突兀了。

    穆云诃一把大火烧了穆王府诺大基业,纵然穆云诃理由在过于充分,这种行为也是鲁莽和狂放的。但皇帝不仅没有一句责怪,反而赞赏有加。还给穆云诃找了一个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这般的纵容和看重,都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还有一大堆奖赏,这些都足以看见皇帝的态度。

    穆云诃是得罪不得的,就算穆云诃做了那杀人放火的事情。皇帝的态度只会是一个,那就是维护到底,保护到底!

    穆云胜将那圣旨又向前推了推,笑米米的道:“接旨吧,我的好弟弟。这下咱们可就要做邻居了呢,以后想要亲热一下的话,可真的是方便多了。你看看这多好啊,一个是我曾经的旧爱,一个是我的手足兄弟,以后又要住在一起了,这才是真真的一家人呢。你们说,对吧?”

    穆云诃与洛芷珩是皇上特意吩咐不用跪的。所以他们二人可以清楚的看见穆云胜眼中的猥琐与兴奋。而穆云胜这样的表情,看上去是真的很开心他们能去太子府居住。可洛芷珩和穆云诃都明白,这不是真的。

    穆云诃让小喜子从穆云胜手中接过圣旨,这才慢悠悠的道:“其他的东西本王都接受了,不过去太子府居住就算了吧。在穆王府重建好之前,本王会和小王妃另找地方居住的,这个就不用皇上操心了。”

    穆云胜一脸诧异和不满的道:“这是为何啊?多好的机会呀,咱们可以亲热亲热啊,为什么不来?难道你们是嫌弃我吗?”

    洛芷珩冷笑一声:“不是嫌弃你,你还没资格让我们嫌弃。”

    “唉唉,你这样说,我该有多伤心啊。”穆云胜又恬不知耻的往前靠了一下,又想去抱洛芷珩。

    这一次他却扑了个空,洛芷珩一个转身,穆云诃瞬间迎了上去,干净的手握住穆云胜苍白的过分的手,只听咔嚓一声,他竟然硬生生的掰折了穆云胜的手腕。

    “啊!”穆云胜惨叫一声跌倒在地,毫无形象和尊严的满地打滚,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均是目瞪口呆。

    只听穆云诃毫无起伏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嘲弄与杀机的道:“忍耐你的放肆,只是因为你的身上有圣旨,本王给皇帝一个面子。不杀你的原因,只是因为你还不该死。离洛芷珩远点,在敢碰她一下,本王不管你是不是该死,下一次捏碎的就是你的项上人头!本王警告过你,惹怒本王,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的!”

    凶残的话语,偏偏他说出来就是优雅而迷人哦,但同样是有着令人胆战心惊的威慑力。

    洛芷珩眉目含笑,她就知道穆云诃不出声一定是有原因的。笑着挽住他的手臂:“我们去我家住吧?奶娘也在将军府呢,世王也在,你也去我生长了十八年的地方看看怎么样?”

    提到世王,穆云诃本能的反感,但他实在是想要亲自置身在到处都有洛芷珩身影气息的地方,就点头带着洛芷珩上车离去。人们自动退开一条路,匍匐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

    火场外面,穆云胜的惨叫骤然停止,侧目看着他们离开的马车,嘴角浮现起一抹诡异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歼笑。然后他在人们惊呆的目光中站起来,晃悠着虚软的身体,怒吼道:“娘的,还不快点带本皇子去看御医。”

    李侧妃和穆云锦留在原地,完全不能接受这一幕。为什么明明穆云诃就做错了事情,偏偏没有人怪罪他呢?这群人都是疯了吗?怎么不分好赖了呢?

    李侧妃满脸阴骛,恨意几乎要夺眶而出,看得穆云锦那黯然的脸上一阵惊愕。李侧妃也许是感觉到了儿子的目光,立刻柔和了脸色,心疼又惶恐的道:“云锦啊,我们可怎么办啊?穆云诃他们去了将军府居住,我们也不能去太子府啊,现在娘身无分文啊,我们能去哪里呢?”

    李侧妃满脸是伤,但刚刚只顾着愤怒和抓狂了也没感到疼,现在一哭真是疼死了,她几乎疼得晕倒。

    穆云锦一看母亲这样,脸上还有那么多血,就心疼的道:“我们先回外祖那吧,然后再从长计议。让我的亲信带着我们去。”

    李侧妃眼睛一亮,连忙让人来抬着她和穆云锦,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走,她脚上就感到一阵重力,回头一看,那面目全非的花开竟然还死死的抓着她的腿,用仿若厉鬼一般的目光看着她。李侧妃瞬间头皮发麻。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