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38 财迷!耳朵发飙!(推荐票53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38 财迷!耳朵发飙!(推荐票53000加更)

    洛芷珩和穆云诃坐在去往将军府的马车上,两个人都沉默着,洛耳朵在一旁悄悄挪着小屁股,一路朝门口使劲,一边还偷偷摸摸的看他俩,一脸的担惊受怕样。

    洛耳朵想,马车里流窜着令人压抑的气氛,又难过又窒息,主人和她相公貌似不开心呢,有危险哦。

    洛芷珩忽然开口了:“我并不记得这个三皇子了,如果我曾经和这个男人有过什么,那也只是曾经。你如果不开心,我很抱歉。”

    声音听上去很平静,但洛芷珩的心理却是紧张的。因为穆云诃从上车开始就是沉默的。没有质问,没有愤怒,更没有闹情绪。这和穆云诃的性格很不符合。而且她也不敢说自己不认识三皇子,因为曾经的洛芷珩很有可能是认识三皇子的。要是让穆云诃查出来了什么,反而认为是她说谎,故意隐瞒那就不好了。

    穆云诃睁开眼看向她,目光里是带着笑意的,淡淡的无奈,更多的是一种咬牙切齿:“你知道我在乎的不是别人和你怎么样,而是你和别人怎么样。只要你不动稳如泰山,固守在我身边,便是别人说破大天来,我都只当是那人在胡说八道,断然不会相信别人半分的。这天下能让我相信的人不多,你是一个。”

    听穆云诃说出这样一番话,洛芷珩是震惊的。她从未想过穆云诃会这般看重她,已经到了一种只要是她说的,他就信的地步了吗?可是心里却那么甜蜜和喜悦。

    洛芷珩离开就将三皇子的荒唐给踩到脚下了,窝进他的怀里笑道:“那你还一路上沉着脸,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穆云诃捏捏她的脸蛋,声音就有点阴沉:“我只是在想那个穆云胜,他总给我一种不一般的感觉。虽然我并不了解穆云胜,但是这些年来还是有所耳闻的。这个人据说是荒淫无度,无法无天并且十分淫/乱的一个人。可是今天他给我的感觉,完全不是那些道听途说来的样子。”

    “你是说他在伪装隐藏自己?”洛芷珩一下就说了出来,见穆云诃目光赞赏,她笑道:“我也发现这穆云胜很不一般。你发现没有?他从马车里出来的时候,目光就是直接看向我的。而且他有很强烈的目的性,他的目标就是攻击我。不仅仅是这样,他看上去玩世不恭,但每一次做出来的举动都很有刺激性,我怎么感觉他好像是在故意演戏似的呢?”

    “聪明。”穆云诃夸赞一句,而后道:“就是这样。他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他知道你是我的软肋,就故意和你玩亲密,造成你和他有什么的样子。他在故意激怒我,他想要让我为了你而对他大打出手,可是我并没有那样做。所以他改变了套路。”

    “我忍住了是因为看出来他的目光里有算计,虽然他掩藏的很好,但在我面前,他以为他能藏住什么呢?后来他又故意激怒你,想要通过你的愤怒和被羞辱而让我动怒,从而在对他动手。这两步按理说他走的很好,但却太突兀了。若然说他是没有目的性的,我不信。后来我知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了。”

    “是什么?”洛芷珩挑眉道。

    “他不想让我们入住太子府。”穆云诃声音慵懒,但却带着一种讽刺。

    洛芷珩诧异了:“为什么?他害怕我们进入太子府对他造成危险吗?可是他不是一个闲散皇子吗?怎么可能会有这个超前意识?不对!他都能伪装成一个昏庸无道的废人了,自然也能够卧薪尝胆,隐藏另一个令人震惊的存在!”

    眼看洛芷珩脸色难看,穆云诃连忙拍拍她的脊背,安抚道:“你不用着急。不论它的目的是什么,又或者他的真面目是什么,但今天他已经在外面面前暴/露,我们就不能由着他继续张狂下去。不论他是故意还是不小心在我们面前暴露的,都记住,远离这个人。”芷将穆将往。

    “他很危险吗?”

    “是,很危险。最起码我看不见他的命终结在何时。”穆云诃的声音显得尤为沉重。

    “那是什么意思?”洛芷珩坐直了身子,敏锐的感觉到了里面有问题了。

    穆云诃表情阴沉,皱眉道:“穆云胜的命运似乎被什么东西给遮挡住了,我看不见。这是绝对不正常的。而且我在穆云胜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不一般的气息,那不应该是属于世俗的东西。只怕穆云胜和什么邪门歪道挂上关系了。以后还是要小心为上。不过若然有必要,我会提前出手解决掉穆云胜的。”

    洛芷珩点头,而后依偎进了他的怀里,把玩着他的手指头闷闷不乐的道:“其实,我觉得你今儿个是有点冲动的。你知道我在你家藏了挺多好东西的,要是提前派人偷偷进去拿出来就好了,这样就没有损失了,你那库房里的宝贝……都是我的,可惜都没了。我们亏大了。”

    听到她贪财的小性子又上来了,穆云诃又好气又好笑,不轻不重的拍着她的小屁股,没好气的道:“财迷!你有我就行了,还能饿着你?”

    洛芷珩蹭地坐起来,一脸愤慨的怒道:“那怎么能一样啊?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咱们现在是两个穷光蛋,带着一群穷光蛋,会死悄悄的你知道不?”

    “歪理邪说,就你话多。”穆云诃敲了她脑袋一下,便又道:“回头我给你几个东西,你拿去卖掉,保证让你走遍天下。”

    洛芷珩双眼放光,还故作矜持怯生生的问:“几个东西就能让我走遍天下了?能卖多少钱?”

    穆云诃忽然就觉得自己怎么能看上一个这么爱铜臭的女人呢?太匪夷所思了吧?他忍不住鄙夷的道:“卖掉了就能买下十座穆王府,还绰绰有余。”

    “哇!”洛芷珩摆着手指头算了一会,立刻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惊呼,然后狼一般的扑倒了穆云诃,一张脸在他脸上身上胡乱曾,嗷嗷乱叫,兴奋的跟发/情了似的:“那么多那么多那么多……”

    洛芷珩又犯二了,被金光闪闪的财富给砸的智商为零,情商为零,语言能力为零。

    穆云诃被蹭的浑身起火,忍不住的手就摸上她,各种摸各种揉捏,这时候的洛芷珩也不知道扭捏反抗,或者是霸王硬上弓了,还在不停的叫着那么多。气得穆云诃怒极反笑,捏着她手感颇好的屁股怒笑道:“这要是别人给你几千万两黄金,你还不得乐得把自己给买了还帮别人数钱?”

    “你有吗?几千万两黄金?我把自己卖给你好不好?”洛芷珩忽然就清醒了,可是瞪圆了眼睛说出来的话更二更蠢更招人恨。

    穆云诃一怒之下将她压在身下,双/腿挤进她的中间,强势的压着她慢悠悠的道:“让我做亏本买卖?你本来就是我的,还想让我拿钱出来买?想什么呢,恩?”

    洛芷珩脸蛋微红,也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害羞的,只觉得这一刻穆云诃的目光明亮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却又被里面那毫不掩饰的情/欲给熏的不敢去看。她呼吸渐渐紊乱,微微侧头,紧接着穆云诃的问就落在了她的脖颈上,灼热的,滚烫的,令人心跳狂乱的。

    两个人情不自禁的滚在了一起,热切地亲吻迫不及待的为彼此而绽放,彻底的给予,彻底的放松。可是两个人亲的热火朝天,一旁的洛耳朵却傻眼了。

    她愣愣的看着那两个衣衫不整,呼吸凌乱,互相摩挲的人,也觉得口干舌燥起来。眼睛发直,呼吸急促的她只觉得浑身燥热的很,而她被隐藏起来的小圆耳朵也开始发烫,发痒。她不安的脑着耳朵,却怎么也不能止痒,渐渐的洛耳朵那双干净透明的大眼睛里,就多了一抹麋鹿般的氤氲,还有野兽般的狂躁与不耐烦。

    她本身狐狸精,都说狐媚子,那不是假的。狐狸精自然对这种事情天生敏感。此刻洛耳朵就完全受不了了似的恨不能将自己挠出来个花,太难过了,她忍不住了,那圆圆的小耳朵有了撕裂的痕迹,渐渐的,尖尖的小耳朵出现了一丁点,更多,直到最后完全长出来。

    一双耳朵恢复原样,不受控制的。

    也是那一瞬间,一直紧缩在角落里的洛耳朵忽然窜起来,暴躁的拍碎了马车里的桌子,娇娇悄悄妩媚勾魂的声音在马车里尖锐刺耳的响起:“咯咯咯,好热闹呀,弄得人家都心痒难耐了呢,好想要哦,小主人不介意你自己吃肉,给人家一口汤喝的是吧?”

    还在热情缠绵中的两个人瞬间清醒过来,愣愣的看向洛耳朵,当他们看见洛耳朵那妩媚迷离的目光,和那双尖尖的耳朵的时候,他们都愣住了。

    穆云诃更是眼底闪过一丝懊恼,低咒一声:“大意了!怎么就忘了这东西的淫/性?”

    洛芷珩来不及问什么是淫/性,就看见洛耳朵已经朝着穆云诃飞扑而来,她下意识的摸腰拔刀,穆云诃也一脚踹向了洛耳朵,并且怒道:“你冷静点,不然本官宰了你!”1b4ba。

    “宰了我吧,美男胯/下死,做鬼也风流!”洛耳朵放肆娇吟的低吼一声,一句话,震得洛芷珩拔刀的手一抖。

    洛耳朵……你才是女中豪杰啊!

    二更到,咳咳,若不出意外,明儿能上肉,他俩华丽丽的第一次……捂脸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