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39 街上惊魂!四箭救命!你是解药,把你给我!

悍妇,本王饿了! 339 街上惊魂!四箭救命!你是解药,把你给我!

    洛芷珩被洛耳朵这豪情万丈的话震得目瞪口呆之际,穆云诃已经被洛耳朵而抓到了手中,竟然是强迫着去亲吻穆云诃的薄唇。穆云诃一拳打过去,却被洛耳朵稳准的抓住,控制在手中,并且还暧昧的摩挲了两下。

    穆云诃的脸色瞬间难看。

    洛耳朵咯咯咯的笑道:“主动投怀送抱吗?人家好喜欢呢,快来给人家亲一下呀。”

    穆云诃呵斥道:“洛耳朵,你疯了吗?你忘记本官是谁了?快放开,本官可以绕你不死。”

    他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愤怒和狂躁,甚至还带着强烈的威胁,可洛耳朵不仅不害怕反而更嚣张:“那你就杀了我啊,可就算是死,我也要得到你。不让我舒坦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穆云诃一阵头疼。他怎么就忘了这小狐狸精的性子天生淫/荡,是最受不得一丁点刺激的,一旦将他们的淫/性个激发出来,就很难控制他们了,因为这个时候的狐狸精是没有理智可言的。别说洛芷珩只是她不服气的主人,就算穆云诃这样能制服住她的人,她也不会放在眼中了。

    洛耳朵更加用力的抱紧了穆云诃,柔软的身子娇媚动情的扭动着,热烈的想要引起穆云诃的兴趣,奈何穆云诃心如止水,对她的勾/引完全没有兴趣,不一会洛耳朵就不耐烦的尖叫起来:“你怎么没反应?你不喜欢我吗?我比洛芷珩漂亮,比她妩媚,比她丰满,还比她懂风情!只要你想要我,我可以马上给你的。洛芷珩可以吗?”

    洛芷珩嘴角眉梢一阵抖动,她实在不能将那个干净可爱白痴的洛耳朵,和眼前这个风/骚入骨的女人相比较,差距简直太大了,眼前这个女人反而与那夜的那个女人相同起来。

    而洛耳朵的话也让洛芷珩一阵无力好笑和愤怒:“我怎么就不可以了?你明目张胆的抢我男人,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赶快放开穆云诃。不然我一刀劈了你。”

    洛耳朵此刻细长的狐狸眼米米着,竟然是一脸的鄙夷和唾弃,上下打量了洛芷珩一阵,而后冷哼一声轻蔑的道:“小小的馒头怎么能和我比较呢?还有你的脸蛋,明显也没有我漂亮嘛,还有,若然你可以,怎么会到现在你还是个处子之身呢?穆云诃刚刚明显已经动情,证明他是正常的,而这种状况你还是完璧之身,就证明你不行!既然你不行,那就赶紧滚蛋,让行的来啊,我可是愿意为穆云诃提供快乐的。”

    这种赤/裸直白的比较,鲜明的对比,轻蔑的目光,讥讽的口吻,彻底激怒了洛芷珩。

    她和穆云诃之间不是不行,她也知道穆云诃对她是很有感觉的,她不是没反应和感动,但他们之前是真的不太合适发生那种事情,一直没有机会。但不代表他们会一直那样。怎么现在反而成了这洛耳朵的嘲讽条件了呢?

    最最可恨的是现在的小狐狸精简直和那天晚上,要抢她手杖的家伙一模一样了,这个才是小狐狸精的本色吗?果然还是那么欠扁和欠虐!她竟然之前都被小狐狸精那一脸的可爱干净给欺骗了,如今被自己的宠物这般羞辱和讽刺,洛芷珩怒了。

    “还挺理直气壮牙尖嘴利的,那就让我看看你在我的战刀之下,是不是还能入里厉害吧!”洛芷珩冷哼一声,把刀相向。电光火花间,一刀直劈洛耳朵的手臂,竟是一点也不顾及穆云诃的架势,看上去仿若被气疯了。

    洛耳朵被那锋利的刀芒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竟然是瞳孔紧缩,贪婪一闪而逝,眨眼间就变成了深深的忌惮。明知道这是一把好刀,却偏偏忘记了好刀的主人是个骨子里残暴的人。

    刀光剑影,锋芒毕露,眨眼间来到的刀锋,刀尖还未展开,刀芒已经来到。洛耳朵若不躲开,便是断臂之危险。而她的手臂正抓在穆云诃的腰间,她躲开了穆云诃一样丧命。

    这是两难之际,美男和手臂,她该如何抉择?

    事实证明,禽兽也是有理智的,发情的禽兽一样是有理智的。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性命安全。

    所以洛耳朵二话不说的一下子收回了手,还将穆云诃向后推了一把,阴狠毒辣的想要让洛芷珩伤害到穆云诃,从而让洛芷珩心疼死。

    而穆云诃脚尖一扭,整个人的身子猛地向一旁转去,与此同时洛芷珩也快速的将刀锋转向另一侧,两个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相反方向扭转,中间那千分之几的差距被瞬间拉开,都可以保全穆云诃的性命!

    若然没有绝对的信心和对彼此的信任,这千分之一的距离都断然不会存在!哪怕穆云诃有一丁点的迟疑,洛芷珩有一丝丝的手软,这一刀都必然是落在了穆云诃的脊背之上,鲜血伤口,那是必然不会少了的。但因为那对彼此之间的了解和信任,所以他们将距离拉开到一个极其微妙的痕迹,仿若水天一线间那眨眼一秒之际的距离,就让他们安然无恙的度过了眼前的危机。

    “怎么可能?!”洛耳朵惊呼一声,尖锐的声音里还有妩媚,但却因为太震惊而显得有点变调的支离破碎!

    穆云诃砰地一声甩在了倒地的矮桌上,磕的他俊脸一瞬间的扭曲苍白,他的肋骨刚好撞在了桌角上,尖锐的桌角因为重力几乎扎进了他的胸膛,使得他闷哼一声,沉闷的声音显得格外的痛苦。

    洛芷珩那一刀将马车的一侧硬生生的劈开了一道口子,瞬间整个马车的那一侧就仿若被大学分割开来一般,车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整齐的分割,随着马车的快速奔跑而寸寸脱落,最后彻底的掉落在了快速行驶的马车后方。

    这打头的马车突然出现了状况,引起了后面的马车一阵骚动,立刻有侍卫打马上前,这一看都大惊失色,只见那马车之中竟然一片混乱。

    洛芷珩一刀挥回来,这一次她是毫不留情的要斩杀了洛耳朵,既然这个宠物不听话,并且还有这么大的危险性,那不要就好了。总不能因为这个不定时炸弹的存在,而时刻的让他们处在危险之中吧?

    一刀,落下。光影中,洛耳朵惨叫一声,赫然是没有躲开这锋芒一刀的攻击。整个身体碟装着被砍翻在地,叽里咕噜的滚了下去。她肩膀中了一刀,跌下马车之前凌乱的一掌打在了马屁上,瞬间奔跑的骏马也毛了,而她尖锐的指甲也挠中了穆云诃的手臂,四个深刻的划痕将他的衣服划出四道沟壑,鲜血立刻蹦出来。

    骏马嘶鸣着狂奔起来,马车瞬间加快,颠簸而危险。穆云诃也因为被击中而再次倒了下去。然而他们此刻慌忙中,谁也没有注意到穆云诃手臂上这个伤口的存在。

    洛芷珩被晃悠的撞在了背后的车壁上,但因为这个马车是世王专用的那种,整体结构很特别,一旦有一块车壁被损坏了,其他的也就都要损坏了。所以洛芷珩背后的车壁也在不稳的晃动中,眼看着就要脱落了。

    洛芷珩低咒一声该死的,一把抓起了穆云诃的胳膊,见他面色苍白,心头一跳,用力拉起他喊道:“马车要废了,我们得赶快跳下去。”

    车夫早就被洛耳朵那一掌给牵连的掉下车不知生死了。如今没有人控制,这马更是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狂奔的速度奇快,颠簸的两个人脸上的肉都在剧烈颤动。

    穆云诃眼底一片阴骛,如此狼狈,都是因为他的大意和不懂克制,如此倒也让他上了生动的一刻。不是看上去柔弱可爱单纯的东西就是没危险的,往往有的时候,越是这样的东西,就越危险,因为他们太会隐藏自己了!

    没有选择,穆云诃一把拉住洛芷珩的手站起来,抓着他二话不说的就想往下跳,跳下去会受伤,但总比跟着马车一起毁灭的好。

    后面有快速奔来的马蹄声,空气中威严冷酷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焦急传来:“小王爷放心的跳,我会接住你们的。”

    是舅舅!

    穆云诃心中一喜,在洛芷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她推了出去。有人接着总比摔下去受伤的好,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的舅父。

    “舅舅先接住阿珩。”危难关头,穆云诃先将生还与机会给了洛芷珩,他的动作毫不犹豫,行云流水,却不是绝情,而是满满的关切和在乎。芷的这目在。

    “我不……”洛芷珩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穆云诃给推了下去。风声在她耳边如同刀剑般划过,刺痛她的脸颊和神经,她在防抗的时候半转的身子,在半空总扭转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那个弧度让她知道这辆马车有多么的失控,也让她知道马车之上有多么的危险。

    几乎是眨眼之间,她飞出马车,那疯了的大马就将马车带离了她的视线,同时带走的还有穆云诃!

    马车发出巨大的碰撞声,车轱辘也都摇摇欲坠,勉强的轱辘着。可是巨大的拉扯里已经将马车摧毁的不成样子,穆云诃就在那颠簸的马车中被拉向了热闹人多的街市上。

    洛芷珩的身子被佟将军精准的接住,她却愣了那么一刹那,而后尖叫一声,挠开了佟将军的手跳了下去,疯了似的追着马车跑。

    佟将军面具下的脸本来是铁青一片的,这种状况穆云诃在想跳下来就等于是找死,因为太危险了!可是不跳下来,就更是找死。他不相信穆云诃不知道这个,但穆云诃却那么毫不犹豫的将洛芷珩给推了下来。佟将军暗恨穆云诃的实心眼和对洛芷珩的死心塌地的好,接住洛芷珩是本能,可是错过了一个最好的救下穆云诃的机会,佟将军是愤怒的。同样就将洛芷珩给恨上了。

    但此刻见洛芷珩竟然没命的去追穆云诃,佟将军心里是好受一点的。但同样被前面那狂奔失控的马车给惊着了。立刻快马加鞭的冲了上去。

    倒地是马匹快一些,洛芷珩跑的再快也比不上人家大马的四条腿。佟将军超过了穆云诃之后,洛芷珩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直追着跑。那看上去有点傻乎乎的举动,可因为她那几乎玩命的速度和凌厉的气势,反而让后面追上来的人没有一个敢嘲笑和指责她。

    穆云诃在剧烈的颠簸和晃动中显得格外的冷静,可是马车已经上了闹市区,这里面都是人,她不得不大声的呵斥人们快点闪开,一瞬间整条街道一片混乱。

    尖叫声中还有人们的谩骂指责。穆云诃额角青筋暴跳,他在剧烈的颠簸和几乎坐不稳的情况下,艰难的爬向车辕,企图抓住那遗落的马缰,控制住这匹发狂的大马。但他单薄的身体好几次差一点被颠簸下去,颠下去了,他也许不会死,但伤残是一定的。

    跌跌撞撞的抓住了马缰,忍住胸口尖锐的钝痛坐起来,用尽力气的向后拉扯马缰。可毛了的大马也在剧烈的挣扎,更加不满的嘶鸣着,狂奔着,一路撞翻了无数摊位和伤到了几个人。

    眼看形势越发控制不住了,穆云诃就更不能轻易的放手了,伤害无辜性命的事情,身为占卜神官的他是不能做的,否则会遭天谴。

    穆云诃眼睛都快红了,可眼前骤然出现的那个孩子还是让他无法镇定了。

    街道上玩闹的孩子们看见这发狂的马车是知道躲开的,可在一群大孩子飞快逃窜之后,那个小小的孩子却不知道要躲开,看见迎面驶来的马车也和吓傻了一般的愣在那。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泥人,无辜而脆弱的小生命。

    穆云诃的眼睛刹那就红了,抓着马缰的双手上青筋突起的老高,汗水从他俊美面颊那流畅的线条划过,在性感的下巴上汇集滴落。猛地从颠簸的马车上站起来,冒着被甩下去的危险,他的身体都能看得清楚的被马车颠簸的双脚频频离开车辕。他用力的将马缰往左边使劲,企图让那匹马向着左面而奔跑,这样就能躲开那个孩子了。而左边,是一户人家立在外面马桩和石墙。

    马车装上去,立刻就可以支离破碎,人仰马翻,也许,还会当场死亡!

    可畜生本身就听不懂人言,更何况是已经发狂的畜生。饶是穆云诃这般的人物,也不可能轻易的控制发狂的畜生。穆云诃能驱使百兽,但那个咒语要积累许久才能激发奏效,并且那个咒语是号令方圆千里的野兽助阵,一旦在闹市区里施展那个咒语,只怕会引发更大的暴/动和灾难。天时地利人和,他一样不占,只有使用自身力量了。

    那个孩子终于被吓哭了,人们的眼睛似乎也被定睛在了这一刻这一幕上,所有人举目望来,皆是胆战心惊,一片压抑与惶恐。

    快速的马车狂奔而来,越来越近,谁敢上前将那小小的孩子给拉开呢?谁也不敢,并且谁也没有那个时间做到这英雄救人的事情。穆云诃只觉得胸口几乎要炸开了一般的剧痛无比。焦躁,崩溃,担忧和无奈充斥着他。他不能伤害这小小的孩子,大人被撞伤了尚且能存活,但孩子不行,这一匹马踏过去,这孩子脆弱的生命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那千钧一发,一切都不可收拾惨剧即将酿成的瞬间,一把利箭横空而来,直劈那无形的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嗖地一声,带着无与伦比的犀利和锋芒,跨越了人们几乎脱眶而出的眼珠子,力挽狂澜般的稳稳的射/在了那狂马内侧的前大腿之上。

    大马骤然停住脚步,后蹄向后狂踢起来,惨叫着口中喷着热气。前腿上的剧痛让大马停顿了这一刹那,就这一刹那,却让穆云诃有了机会。

    看见那精准无比的箭羽还在马腿上嗡嗡颤动,他的心也仿若跟着一起颤动一般,他并没有回头去看究竟是谁在这关键时刻射了这救命的一箭,可是他的嘴角却是上翘的,只因为这熟悉的箭法,诡异的痕迹,刁钻的射法,还有能在这样千钧一发之际,还能如此镇定的发出这惊天一箭的人,除了洛芷珩,他想不到别人,也没见过别人有这个本事。

    穆云诃纵着马匹向左面用力,虽然马车暂时停了下来,但他却不敢跳下去,因为这马发狂又受伤,根本不可能老实下来,随时有可能再次发狂起来。到时候这里的人们会更加危险,而那个孩子已经坐在地上哭了,显然是吓坏了。

    此刻,那孩子距离马车只有不足三米远。这个距离,马车一下子就能到了。

    可是现在人们已经被吓傻了,饶是穆云诃喊得在大声,竟然也没有人敢上前来将那孩子抱走。

    而马车也在这一刻再次动了起来。这一刻的大马是更加疯狂的。与此同时,那紧追而来的人,不是洛芷珩还能是谁?

    只见身后街道上狂奔而来的大马上,一个腰身柔软的女子,几乎是脊背贴在了马腹上,倒仰着的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倒挂在马背上,手中拿着弓箭,那一箭她射得艰难,仓促,但效果显著。

    玲珑玉足一勾,她利落的在快速奔跑的马背上坐起来,一只长腿在前绕过马背,快马加鞭的向前狂奔。身后跟着的是被她抢了马匹弓箭的护卫。洛芷珩骑马出众已经够让他们震惊的了,但这一箭却让他们更加的惊诧。

    佟将军是在洛芷珩之前的,他几乎能追上穆云诃了,但现在见马车停下来了,自然也就稍稍放心了,他并没有忍耐住,而是回头看了一眼,他要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能射/出这样刁钻而精准的箭法,他的队伍里可没有这样的尖子兵。

    可一看之下,佟将军也傻眼了。就这傻眼的功夫,洛芷珩英姿飒爽的纵马从他面前呼啸而过。

    这时马车还未再次跑起来,但前方再次骚乱,洛芷珩双眼冒火,从箭筒里一把抽出三支箭,搭弓上箭拉蛮弦,瞄准,发射!

    嗖地一声三支箭快速的射了出去,与她行云流水干练成熟的动作一般,三支箭华丽的冲出去,嗖嗖嗖三声响划破长空。

    几乎是与此同时的,那辆马车再次动了起来,目标不是转弯,而是发狂的再次向前前方奔去。众人一片惊呼此起彼伏,纷纷躲避,只顾着自己逃命,哪里还能看见那个正坐在中央,连哭都哭不出来的可怜孩子呢?

    穆云诃口哨尖锐,用力扭转方向,可他哪里是发狂野马的对手呢?偏偏在这时候,手臂上的伤口传来尖锐的疼,还有一阵撕心裂肺的瘙/痒与难耐的滚烫,那感觉迅速的传遍了整个身体,他呼吸急促,整个人都好像被燃烧了起来,又热又难过,身体中的力量诡异的在飞快流逝。

    这感觉,陌生而奇特,让他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眼前一阵阵的发花,马缰在手腕上缠了一道又一道,将他单薄的手腕勒破皮,鲜血顺着手腕滴落,疼痛都不能减轻他浑身的憋闷和滚烫的渴望。

    为现在眨眼间逼近,那率先发出的三支箭,犹如神祝一般精准无比的落在了那孩子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偏斜的防线,将孩子刚好护在后面,而箭羽是倾斜的,马匹想要直接奔过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绕道转弯,或者是跳过去。但这匹马之前已经被洛芷珩一箭射中了前蹄,它根本抬不起来,那就只能向另一边跑去。如此,自然就不能直接跑过去而伤害孩子了。

    好精妙的算计!好精准的箭法!

    穆云诃迷糊中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思想,心里不禁赞赏的感叹一声。他的阿珩,果然是让他爱极了的聪慧。

    马匹在前方有障碍哦情况下,果然是向着左面跑去,直接就往那扇七八米外的墙上撞去。眼看就车毁人亡了。

    可穆云诃眉宇之间没有一丁点害怕担忧之色。

    而洛芷珩在后面紧紧追着他,只有几步之遥而已。她的箭尖儿已经对准了穆云诃的脊背,疾风中她大喝道:“穆云诃侧开身子!”

    穆云诃利落的侧开身子倾斜,却不是彻底趴下。瞬间露出了那匹马的整个身子。

    洛芷珩的箭尖儿就对准了马屁股,这个位置她必须射中,只有这样才能让那匹马瞬间倒下去,虽然还是会有危险,但总好过真的车毁人亡的强。

    拉满弓,她的目光几乎比箭尖儿还要锋芒毕露,绷得紧紧的身子和手臂,几乎随着箭矢的射/出而松懈下来。嗖地一声,刹那间只听那匹马再一次发出了尖锐的嘶叫声。大马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因为速度快而在前面狠狠的往外滚了一下,砰地一声马车坍塌。穆云诃站在马车上,身子被狠狠的摔了出来。

    洛芷珩冲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抓住穆云诃的衣袖,她扔了弓箭死死的抓住他的手,马匹在奔跑中,她柔软的身子几乎被穆云诃给带下去。可就在那关键时刻,佟将军有力的臂膀托起了穆云诃的身子,将穆云诃送上了洛芷珩的马背。

    两个人脊背靠着胸膛,共同体会这一场惊心动魄的街上惊魂带来的心跳剧烈!

    细腰被他的手臂紧紧的圈住,洛芷珩纵马向后跑了几步停下来,再回头,两个人看着那匹重伤发狂的马带着破碎的马车在地上滚了几圈后,重重地撞在了那扇墙上,当场脑浆迸裂,血溅三尺,再无声息,场面惨烈!

    洛芷珩的喉咙就好象被一块巨石给狠狠堵住了,脸上也如同被人狠狠的扇了几十巴掌,火辣辣的疼到麻木,满口血腥,心中的愤怒让她恨不能立刻屠杀了洛耳朵!1b6fR。

    若是她晚了一步,慌张了一点,少射了一箭,这一刻,那在血泊之中的尸体,就会多一具是穆云诃的!!

    洛耳朵!!这个祸害,不杀她,洛芷珩觉得对不起自己。

    “别生气,安静点,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感觉到她愤怒的全身发抖,穆云诃嘶哑的安抚她,可他的声音已经因为那滚烫的身体和莫名的渴望而变得战栗,纵然性感,却也同样无力。

    洛芷珩吓得回头一看,便看见穆云诃猩红的双眼泛着迷离的朦胧,唇瓣干涸,呼吸急促,浑身滚烫的衣服都隔离不了。

    洛芷珩大惊失色,所有镇定飞灰湮灭:“你受伤了?!”

    穆云诃苦笑一声,表情似怒非怒,似喜非喜:“可能是中毒了。洛耳朵挠了我一把,有毒的……”

    “我砍了她这畜生!”洛芷珩瞬间暴怒。

    “别,现在别。救我,快死了。”穆云诃抱紧她,几乎要将她嵌进身体的力道诉说着他的迫切和渴望。

    “怎么救你?”洛芷珩心疼担忧的拉着他,眼睛红了几欲裂开。她现在对中毒二字十分敏感,是惧怕也是惊恐。

    “你是解药,把你给我!”

    一更到,哈哈,果然今天是有肉吃得,这次估算的不错,嘎嘎嘎,二更马上来啊,宝贝们准备好开吃吧。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