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41在一起!二货,上面一样疼!(留言235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41在一起!二货,上面一样疼!(留言23500加更)

    穆云诃几乎是将洛芷珩扛尚了床。两个人一起滚进了里面去,然后就纠缠在了一起。

    衣服掉落在地,一片混乱中,穆云诃闷哼着直叫唤:“疼疼疼!肋骨!”

    洛芷珩正被穆云诃抱着压在他身上,闻言一惊,火热的情/欲有了一丝清明,她连忙那个抬起来一点,就看见他的胸膛雪白的里衣已经被鲜血染红。洛芷珩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受伤的?洛耳朵那畜生打得吗?”

    穆云诃疼得也有了点其他感觉,皱眉道:“她推开我的时候撞到了桌脚上,可能是骨头撞骨折了。”

    “娘的!老娘一定要宰了她!”洛芷珩暴喝一声,可却动作温柔的将他的衣服掀开,只见那单薄的胸膛下方,一片血迹。

    “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能挺到现在?我去找火云来。”洛芷珩翻身就要下床,却被穆云诃一把抓住了手。1b6Qv。

    他嘶嘶的抽着冷气,哆嗦道:“别去找,快爆了,阿珩,你别逃避,早晚有这一天的不是吗?真的好难受,阿珩你想让我死吗?难受死了,比肋骨折了还要难受啊,你答应抱我给我的,你答应我了的。”

    他竟然用一种哀怨和控诉的语气不停的唠叨着,其实那不是一种唠叨了,而是变相的撒娇和难过折磨下的哀求。

    洛芷珩愣愣的看着穆云诃,他俊美的容颜已经染上了一片殷红,浑身战栗的躺在那,胸口的伤口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但下面的兄弟一样站立的笔直。

    上下两难,可伤口也许可以等一等,但中了春/药的命根子似乎等不了了。伤口上一时的,命根子是一辈子的。

    而且穆云诃说得很对,早晚有这一天的,她能等到什么时候呢?她爱他不是吗?既然爱了,那还需要保留吗?当然不。既然不用保留,那还有什么好迟疑的呢?

    洛芷珩在心里自问自答,很快的坚定了想法。她只是一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旦想通了,她也不是那拖泥带水的人。

    “你又要去哪?阿珩,你真的不愿意管我吗?”眼看她又要走,穆云诃抓紧了她,也不强势霸道了,反而有些可怜兮兮的柔软了态度。迷离的双眼,泛红的脸颊,无辜忧伤又小心翼翼的样子,单纯干净的足以打动任何一个人的心。

    洛芷珩俯身亲亲他的唇瓣,很快被他饥/渴的拥吻住,洛芷珩拍拍他的腰,轻轻离开一点道:“你等等我,我去拿点金疮药,就算要那个,也不能一面做一面流血吧?我可不想做个黑寡妇母螳螂,一面新婚之夜,一面谋杀亲夫。”

    穆云诃眼睛晶亮,显然是听懂了她的意思。

    母螳螂会在成亲的新婚之夜里和丈夫洞房之后,就吃了丈夫。洛芷珩是在形容她要吃了自己吗?

    穆云诃笑得有点张狂和迫不及待。他倒是期待着他的母螳螂快点来吃掉他,当然她如果害羞,他也很愿意主动开吃。

    洛芷珩要来了止血止疼药,给穆云诃上了药。上药的过程中,难免有肌肤之亲,惹得穆云诃一阵火热和难耐,抓着她占了不少便宜。在一阵拉锯战似的过程中,这药才算上完。很快就被穆云诃拉过去亲吻起来。

    他的手胡乱摩挲,惹得洛芷珩也气息不稳起来,而这一次洛芷珩主动了很多,让穆云诃高兴极了。

    云尚将他服。感觉到穆云诃还想要将她压下去,洛芷珩轻轻推开他,双眸迷离,嘴角带着痞气十足的笑:“你把我当解药,那就要让我来压你,不然我多吃亏?好好躺着,让我来。”

    穆云诃一愣,被洛芷珩那妩媚风情的样子迷住了,痴傻的说了一句欠揍的话:“你能行吗?”

    洛芷珩瞪眼:“你看不起我?这有什么难的?”

    说完她就低头含住了他的喉咙,渐渐向下,虽然不熟练,但因为那声色而稚嫩的动作,每一个吻都是灼热和带有快乐的,所以更能让穆云诃战栗。又因为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所以穆云诃几乎忍不住的低哼出来。

    洛芷珩很小心的避免开他的伤口,退掉彼此的衣物。

    在坦诚相对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深深的为彼此的身体而着迷惊艳战栗着。当然穆云诃更多的是着迷惊艳,洛芷珩就是战栗了。无声的战栗。

    虽然被他死皮赖脸的要求过用手帮他解决过,但是亲眼看见,还是第一次。

    那东西,是不是有点太大了?怎么那么狰狞?能用吗?

    洛芷珩一脸鄙夷嫌弃和怀疑,很严重的伤害了穆云诃的自尊心。他也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而且还是对心爱之人,这就有点接受不能了,玩意阿珩觉得自己的身子难看,不喜欢自己了怎么办?

    穆云诃一腔火热是停息不下来的,可是心里却凉了半截。用期期艾艾的目光看着她,小心的喘息:“阿珩……你不喜欢吗?”

    她能说她只是被这个凶器吓到了吗?当然不能说!说出来多丢人!

    尴尬的移开目光,那东西实在是硬的吓人,她碰一下都会觉得能烫死人,硌死人。连忙缩回了手。可又觉得这样挺丟脸,会让穆云诃看不起,于是又连忙抓住了。

    穆云诃被她这么一折腾,快乐的嗷嗷地叫了一声。着急的害羞的求道:“阿珩真好,在、在碰碰行吗?”

    洛芷珩翻了个白眼,故作镇定,可是脸蛋到底是红透了,手也在哆嗦。折腾了一会,穆云诃就受不住了,急切的道:“我要你,阿珩,快点,上来。”

    洛芷珩差点没掉床底下去,可穆云诃现在的目光已经不是哀求,而是一种狼一般的目光,带着野兽的渴望,坚决和霸道,是不允许她临阵脱逃和反悔的。

    她没有退路,只能上!

    哆哆嗦嗦的爬上去,又不敢弄疼他的伤口,又害羞,乱成一团的她却还在强撑着。

    穆云诃急不可耐,一下就将她拉下来压在身下,几乎是破门而入。洛芷珩尖叫一声,眼睛终于红了:“不行!我来,让我来!是我上/你,不让你占便宜。”

    她说的那么坚决和悲壮,好像这种事情谁在下面设就输了似的。只是她心里始终有一道坎迈步过去。上辈子,她嫂子可就算说自己在下面被她哥压了一夜,才疼的惨叫了一夜,跟杀猪似的,又惨又狼狈。

    她可不能和她嫂子似的那么惨,她要在上面!

    穆云诃这个时候哪里还听的进去,胡乱的撞/击可就是不得法门,急得他满头大汗,粗鲁的低吼:“在哪呢?阿珩,好难受。你别乱动。”

    洛芷珩急眼了,扯着他就翻了个身,顺势坐到了他的身上,压着他脸红瞪眼道:“我说了我来!”

    穆云诃咬牙切齿的低吼:“那你到快点啊!难受死了,要死了知不知道?磨磨蹭蹭的,你是不是也不会啊?”

    洛芷珩一阵难堪,大爷的,这破玩意还能难道姑奶奶?看姑奶奶睡了你,你还能说出什么来!

    洛芷珩心一横,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实一去不复返兮的必死决心,沉下了腰,用力的坐了下去。

    嗷!!!

    穆云诃瞬间鬼哭狼嚎天崩地裂石破天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划破整个庭院!

    他脸色铁青的看着一脸无辜,脸红的几乎滴血的洛芷珩,气若游丝的怒道:“洛芷珩,你要谋杀亲夫啊?还是你想下半辈子和半根过日子?”

    她差一点坐折了他的命根子!!!

    洛芷珩被穆云诃那狼一样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连忙小心翼翼的安抚下面那硬邦邦的家伙,急得满头大汗,她确实不知道具体怎么操作这玩意啊?本来以为挺容易呢,可是实际操作下来,怎么比打仗还累?

    俩人也整不明白到底要怎么弄,就跟一块研究了一会,然后穆云诃就摸着她那儿命令道,从这,放进去!

    洛芷珩很想翻脸,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脸红心跳又心虚的抬腰,扶好,坐下去。

    她也是二,一点没想过自己这样傻了吧唧的坐下去的后果是什么。这小伙子终于找到了小姑娘,俩人终于找到了彼此的家,那一瞬间的温暖满足和紧紧相连的感觉,真的能感动的人泪洒一床,只可惜,这样温暖感人的场面,是伴随着洛芷珩的惨叫声的。

    脆弱的阻碍,狭窄的领地,都阻挡不了犯二用死力气往下沉的洛芷珩,这一下,小兄弟直接回到老家了。穆云诃满足快乐的闷哼,洛芷珩什么力气也没有的彻底倒了下去。

    奶奶个熊的,疼死姑奶奶了!嫂子骗人,在上面的,一样很疼!

    她倒下了,穆云诃立刻翻身做主,主宰这具身体,这个灵魂,这场强烈的欢愉盛宴。

    午后斜阳,月上中天,天空泛白,都阻挡不住这男人强悍的进军讨伐的步伐。他爱这个女人,爱这个被他困在身下,从头到脚狠狠疼爱的女人。爱死了,爱惨了,爱到了此刻恨不能和她融为一体,打碎彼此,破碎彼此,再将他们两个粘合在一起,组成一体。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直到此刻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他才确定,他抓住她了,困住她了,得到她了。人和心,都属于他!

    三更到!捂脸啊,画纱容易吗,写点这玩意这么辛苦,呜呜呜呜,之前的被屏蔽了七百字,好伤心啊。三百多张,一百多万字了,才洞房花烛,还写的如此胆战心惊,我实在是郁闷到哭笑不得。画纱给跪了,审核的编大,请高抬贵手啊,就这一点,完成人生大事之后也就没啥了,给读者宝贝们留点吧,嘤嘤嘤。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