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42 乌龙和误会!阿珩,你霸占了我!
    一整夜的缠绵悱恻终于结束在东方天际泛白的时刻。虽然这一夜里面断断续续的回荡着恩爱缠绵的声音,可因为后来洛芷珩越来越小的声音,反而将穆云诃的勇猛表现的淋漓尽致。

    守在门外的小喜子和七碗,僵硬的站了一夜。俩人都不是聪明人,也没经历过这事情,自然也不知道他俩在屋里干什么呢。只是觉得洛芷珩那样的叫声也太惨了。而后来,他们甚至听到了强势厉害的洛芷珩在求饶!

    她在和穆云诃求饶啊?!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洛芷珩也会和人求饶?他俩幻听吧?

    更让二人目瞪口呆的是,他们那单薄脆弱的小王爷,昨儿个晚上似乎非常勇猛啊,不知道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能将洛芷珩给弄哭了,还哭的那么柔弱。

    小喜子惨白着脸,僵硬的扭动脖子,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要断了。他眼底泛青,满脸惊惶,低声的问:“小王妃……不会出事吧?”

    这事太奇怪了,小喜子顶害怕的。平日里都是小王妃欺负小王爷的。这忽然之间被小王爷狠狠的欺负了一晚上,他们不仅没有进去救驾,反而还在门口站了一夜,这算不算是无动于衷见死不救?万一让小王妃知道了,会不会剁了他俩?

    小喜子浑身一哆嗦,连忙抓着七碗的手又说:“咱俩不会有事吧?”

    七碗红着眼睛愤恨的甩开,怒气冲冲的道:“出事也活该!我说要进去看一眼的,你偏偏不让!我们大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先活撕了你!”

    七碗的声音有点高,吓得小喜子连忙哆嗦着捂住她的嘴巴,期期艾艾的道:“那不是小王妃的人说小王爷不让任何人进去吗?进去也是死啊。谁知道他俩那么好,说翻脸就翻脸呢?要不然咱俩现在偷偷摸摸的进去看一眼啊?要是、要是真的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咱俩就赶快去找世王求救?”

    “哼!马后炮,快点滚开。”七碗不满的怒道。

    她刚刚抬脚,门前比他俩还脸色难看的奴仆就连忙低声道:“小王爷吩咐了,不准任何人进去。再说你一个丫鬟这个时候进去算什么事啊?这对大小姐来说可是个好事呢,你可别进去打搅了啊。”

    “我小姐被欺负了还叫好事?你赶紧给我滚开,不要挡路。”七碗怒了,撸胳膊挽袖子的就要揍人。

    小喜子连忙拉住暴怒的七碗,用力的往后拖着道:“咱们去找世王吧,找奶娘也行啊。快点的,他们可不怕小王爷的命令,赶紧走。”

    “你们这群洛凝霜的走狗,你们给我等着。”七碗怒哼一声,直言不讳的指着那几个人的鼻子怒骂。

    这几个人现在给大小姐守门,在七碗看来就是不安好心的。他们以前可都是洛凝霜的人呢,大小姐在家的时候,这几个玩意儿没少欺负大小姐的。现在竟然装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给大小姐当起了看门狗,实在可恨!1b9OV。

    “你们以为大小姐现在会念你们的好吗?你们这么帮着别人欺负大小姐,等大小姐出来,一定要你们好看!哼,你们不要以为你们那个二姑娘还能回来,带着你们为虎作伥。她永远也回不来了。你们就等着大小姐将你们收拾的连骨头渣子也不剩吧。”七碗是个藏不住话的直肠子,愤怒的时候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顿,说完就去找救兵了。

    他们也是傻,大小姐惨叫了一整夜,他们怎么就没想到赶快去搬救兵呢?现在好了,大小姐没声音了,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如此一想,七碗眼泪狂飙。

    那站在门口的两个半老徐娘的老妈子,一听七碗的话,那叫一个晴天霹雳。他们可都是二姑娘的心腹啊,二姑娘若是不回来了,他们可怎么办?昨儿个关看见一个俊美男子抱着洛芷珩冲进来,他们理所当然的想到了穆云诃的身份,自然是不敢阻拦的。

    他们早就知道洛芷珩他们回来了,自然也理所当然的想到了洛凝霜也会回来。但洛凝霜没有回来,他们本就慌张了,现在忽然听见洛凝霜永远不回来了,就觉得是不是洛芷珩发现了洛凝霜做过的那些事情了?所以将洛凝霜在外面给弄死了?

    俩人对看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惊恐和忐忑。他俩可是洛凝霜的狗头军师,虽然洛凝霜做事颇为有注意和主见,多处是用不到他们的。但他们可是没少和洛凝霜掺乎那整治洛芷珩的事情。坑了洛芷珩不知道有多少了。若按照洛芷珩那睚眦必报的可怕性子,知道这里面有他们两个的事情,定然不会饶了他们的。

    如此一想,二人更加惊惧。

    “要不,趁着现在大小姐还没有醒过来,咱俩逃吧?反正二姑娘也回不来了。估计多半是被大小姐给……”一个满面凶恶的妇女手成刀状,向下恶狠狠的一顿,仿若杀人的动作,轻声道。

    另一人的脸皮一阵颤动,沉默了一下,就点头了:“对,离开这,趁着还没有发现之前。咱们可是没少给二姑娘出谋划策,还贪墨了大小姐许多的东西,若是二姑娘真的被她惩治了,你我二人绝对好不了。”

    “好,快走。”俩人提着裙子,惨白着脸,立刻脚底抹油想要溜之大吉。

    可就在此刻,一直安静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了男人慵懒低沉的声音,淡淡的高高在上浓浓的讥讽阴冷:“想往哪里跑呢?你二人既然知道阿珩的性子是睚眦必报的,就也该知道,若她想要找出来的人,天涯海角她也会给挖出来。何况,你二人认为你们有那逃到天涯海角的能力吗?”

    那二人的脚步一顿,一瞬间面色骇然,心里咯噔一声。一人甚至暗恨的重重地拍了自己的嘴巴一下,暗恨自己嘴贱。真是大意了,怎么就能因为房间里是安静的,就在他们门前说这话呢?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老老实实的在外面跪着,等阿珩醒了在收拾你们,不用妄想逃离或者是其他借口,你们若然胆敢寻死,本王就灭你灭九族。”穆云诃冷冽的声音,在这个清冷的清晨显得格外刺耳冷酷。

    那二人是不服气穆云诃的,谁不知道穆云诃是个病秧子?还是二姑娘不要的夫婿。不过是和洛芷珩出一趟门而已,回来难道就不是他穆云诃了吗?虽然这人长得很好,但到底是个有名无实的小王爷真病秧子,他们自然不会太放在眼中。

    之前守在这里,不过是想着二姑娘什么时候回来了,他们就告诉二姑娘是在这里看着洛芷珩的,如此还能对二姑娘表达中心。可是他们两个不耐烦的在外面听了一夜的春,二姑娘到头来竟然不能回来了,他俩白等了不说,那病秧子穆云诃似乎也不像传说中的那般无能啊?昨晚上,洛芷珩那小霸王可是被穆云诃折腾的惨极了,听那声音都不像人动静了。

    俩人心里犯嘀咕,却不敢再说什么。心理面不在乎穆云诃的话,但似乎也不能轻易的离开了呢,他俩该怎么办?背叛二姑娘?

    穆云诃目光阴冷,他因为兴奋而睡不着,怀里是汗涔涔累坏了的洛芷珩,他还在回味这初尝人间禁果的美妙滋味,就听外面那俩老货的话语,他表面平静,心里却是怒火滔天的。

    阿珩的曾经,在他不知道的过去里,究竟有多少不幸?

    只是这样寥寥几句,一耳偷听,便听到了这样让他愤怒的事情,就连下人也敢在背后将主子玩弄在鼓掌之间,与那伪装的楚楚可怜的洛凝霜,一起欺负他的阿珩。真是可恨!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轻易的放过洛凝霜那贱妇!

    最起码现在的洛凝霜还是在那个富贵窝里面当妾室的。洛凝霜那样心肠歹毒的贱妇,就应该送到军队里去当军妓!

    穆云诃心里越是愤怒,就越是心疼。心疼的抚摸洛芷珩还热着的脸蛋,流连的在上面落下一个个缠绵颤抖的吻。

    难怪她性格如此倔强和坚强,原来她成长在一个充满了阴谋算计的家里面,她能安然无恙的长大成人,都是上天的恩赐了,若不是洛芷珩有福气,有老天庇佑,只怕是早被那虎视眈眈,时刻想着干掉她的洛凝霜给伤害的尸骨无存了。

    想到这些,穆云诃阴森森的冷笑一声,他恨不得冲出去立刻逼问那两个老货,然后再将他们碎尸万段,可是不行,这样的事情,要让洛芷珩亲自去做,这样才能报仇。

    原本温存的心,这一刻却是荡然无存,心疼她占据了主要位置,又想到了之前她连连喊疼,又哭又叫又咬人的,只怕是真的弄疼她了。穆云诃心疼的直抽抽,恼恨自己孟浪放肆了,竟然不顾她的感受。

    可是那滋味实在是不可言语的美妙。他这辈子前半辈子都是在黑暗苦涩和绝望中度过的。根本没有快乐可言,更别谈是享受快乐。可是他二十岁后的人生里有了洛芷珩,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快乐,怎么才能快乐,快乐的滋味。

    而这一切,都是洛芷珩给他的。

    逍魂蚀骨的快乐一次次的淹没着他的理智和神经,在那样温热柔软的禁地里肆意畅游,是他曾经从未想过的事情,他像个孩子般的迷恋上了那种感觉。他认定了,只有阿珩能给他那种感觉。

    强烈的让他频频失控的快乐!

    不能再想了,穆云诃浑身僵硬的低咒。不敢看被子下面那些恶的又嚣张起来的东西,觉得有点丢脸,他怎么变得如此不知检点了呢?自制力也是极其的低下了。只不过是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那家伙竟然就有精神抖索了起来。

    “对我竟然有如此大的吸引力?阿珩,我好喜欢你。”穆云诃苦笑的在她耳畔呢喃低语,到底是没忍住的手又在她身上流连起来,呼吸渐渐沉重。

    睡梦中的洛芷珩还很不安,忽然抽泣了一声,那是哭的大劲了的时候,控制不住的抽泣,有眼泪大颗的从眼角滚落,一下就湿了穆云诃在她耳畔的唇,引得穆云诃也是一阵战栗。

    “乖,不闹你了,乖乖睡。”穆云诃有点僵硬的憋气,而后手忙脚乱的哄着她,越哄就越是觉得好热好难受,难耐的拥紧她,却因为欲/望和外面那俩人,而在也无法入眠了。

    外面又传来了一阵闹腾的声音,整个将军府都被惊动了。在这个安静的清晨里,将军府的人都知道洛芷珩这位洛格将军的掌上明珠,被穆云诃小王爷狠狠的欺负了一整夜。

    据说惨叫了一整夜……

    据说哭求了一整夜……

    据说最后竟然被活生生的虐/打的晕死了过去……

    于是以讹传讹,惟恐天下不乱的将军府的下人们都幸灾乐祸了,都开始嚣张起来,甚至翘首期待着他们的主人,二姑娘回来的时候,他们好赶快和二姑娘禀报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穆云诃不疼爱洛芷珩,甚至是非常厌恶的!不然怎么可能在将军府,洛芷珩的地盘上就这么虐/打她呢?既然人家小王爷都不在乎洛芷珩,他们这群下人自然也更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他们等着争先恐后的想要给洛凝霜报信,二姑娘听了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由此可见曾经的洛芷珩的人缘确实不怎么样,这整个王府里,除了她母亲留下的奶娘,还有她难得发善心救了的七碗之外,真正喜欢她,在乎她的人,就只有她父亲和哥哥了。

    世王搂着软嫩心爱的毒圣呼呼大睡,昨晚她一样是累坏了,拉着极其不情愿和不配合的楼云恩爱了大半夜,好不容易将楼云吃干抹净了,正睡的舒服呢,小喜子七碗哭哭啼啼的声音就传来了,吵醒了世王,也吵醒了楼云。

    楼云本就别扭极了,又在不舒服的时候,被世王狠狠疼爱,心里不痛快,此刻一股怒火让他爆/发了,一脚就将毫无准备的世王给踹地下来了。

    咚地一声,世王光/溜溜的摔得死仰八叉。挺大一美女就这么毫无形象的倒在地上,她脸都黑了,蹭地站起来,一把拉起了被子照着楼云光/溜溜的屁股上狠狠就是一巴掌,怒火中烧,她也没了理智,好耐心用尽,她就变得有点吃饱喝足就翻脸不认人了:“给脸不要脸是吧?还敢踹我了,你在踹一脚,让你踹!”

    楼云身体多虚弱,那经得住世王咣咣几脚的力道,当即闷哼一声,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世王吓傻了,迷迷糊糊的也清醒过来,看见心爱的爱妃被自己打晕了,肠子都快要悔青了,连忙抱着楼云心肝宝贝的又叫又道歉,可人家都晕过去了,能听见才见鬼。

    世王勃然大怒,穿上衣服披头散发的就冲了出去,两脚就将小喜子和七碗踹的在地上叽里咕噜的滚出去老远,咆哮道:“作死呢?一大清早的叫唤什么?你们最好给本王个理由,不然本王废了你们!还有你们,都是死的吗?不知道拦着吗?王妃浅眠身子弱,你们不知道吗?本王要你们何用?一群废物,还不快去将火云给本王找来!”

    毒圣是世王的宝贝疙瘩,她气急了是对毒圣又打又骂,可打完骂过了,最心疼的还是她自己。

    小喜子到底是身子弱,七碗虽然也挨了一脚,但七碗还能爬起来,期期艾艾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言辞着急惊恐又愤怒,将穆云诃说成了杀人不眨眼的BT人间大恶魔,将洛芷珩说成了求助无门的可怜小白花。剧情丰满诡异可笑,可七碗说的满脸悲戚和生动,还砰砰磕头求世王:“求求您了,快点去救救我家小姐吧,小姐不停的喊救命呢,呜呜呜呜,小王爷变坏了,他欺负小姐,从没听过小姐哭的那么大声,叫的那么凄惨啊……”

    世王僵硬的站在风中,发型有点凌乱,目光是那么的惆怅和忧伤,低低沉沉的感叹了一句:“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奴才。两对,四个二货啊!”

    七碗还一脸茫然泪流满面的抬头问:“啥?”

    强忍住抚额骂娘踹人的冲动,世王对洛芷珩到底是不同的,耐着性子说了一句:“那你主人除了哭喊之外还说别的什么吗?”

    穆云诃对洛芷珩的感情,世王看在眼中,那是真真的好。洛芷珩对穆云诃那也是一心一意,呵护备至。这俩人的感情是在战斗和挑战生命极限中练出来的,坚定且纯粹。就算是她对楼云的感情,也比不上穆云诃对洛芷珩的。她着急了,生气了,可是对楼云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的。但穆云诃可是怒极了也舍不得动洛芷珩一根毫毛的。

    他俩那感情,堪称举世无双了。不可能发生什么令人毛骨悚然骇人听闻的惨案的。估摸着是俩傻孩子终于开窍了,穆云诃把珩儿给吃了吧?

    世王目光就有点深沉,这段婚姻按照她的目光来看开头不好充满阴谋算计,过程痛苦艰难,未来茫然,结局也是未知,真的算不上好姻缘。若然她早知道洛芷珩这孩子的存在,若然她能早一点找到她,便绝对不会让她嫁给穆云诃,更不会让她在婚姻上走这么多坎坷的道路。她会给洛芷珩找一个好男人,最起码要健康的温柔的才行。

    可选择一切都晚了。洛芷珩如果对穆云诃没感情,她还能将洛芷珩从这段注定坎坷的婚姻中拉出来,但洛芷珩动情了,而且俩人是有爱情的,那就不好弄了。更何况现在穆云诃身体好了,又有那样一个强大的身份压着,纵然是她,也不能轻易与穆云诃对抗。

    现在她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就是当初她和洛芷珩的那个赌约,用她的血救了穆云诃,不然如今的洛芷珩该是多痛苦?就算洛芷珩有了她这个姨母的疼爱,可失去了心爱的丈夫,亲情是永远无法填补这片空白的。

    思绪还在翻飞,七碗却哭哭啼啼的道:“有啊,大小姐还拼命的喊疼,让小王爷放过她啊,呜呜呜,世王,求您了,快点去看看吧,救救大小姐呀。”

    第一次能不疼吗?这孩子这么嫩,究竟是怎么长大的?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吗?

    世王诡异的看了眼七碗,没好气的道:“放心,死不了的,穆云诃舍不得洛芷珩死,估计这会他比你还心疼呢。穆云诃那是在疼爱你小姐呢。别哭哭啼啼的了,去厨房给你大小姐做好吃的补补身子要紧,对了,你去找奶娘,让她去看看珩儿。需要什么补身子的药材就来找本王。”

    “真的么?”七碗泪眼朦胧的问,一脸不相信。

    “不信去问奶娘。”世王丢下一句话,与赶过来的火云夫人一同进了屋子,将门甩上。

    小喜子和七碗茫然的看着彼此,然后难兄难妹互相搀扶着,可怜兮兮的找奶娘去了。

    天终于大亮了,将军府里看似平静,实际上一片暗流涌动,每个人都在关注着洛芷珩的原子。

    门外,那俩老货果然还跪在那,不过他们是跪坐在那,一脸的不屑和阴森的瞪着小喜子七碗。

    穆云诃到底还没忍住,在洛芷珩渐渐转醒的时候,扑上去,又将她狠狠的吃了个干净。从头啃到脚,哪都不放过。勇猛无比。

    洛芷珩泪眼朦胧,长这么大,算活了两辈子,真的第一次被人欺负的这么狠,可是她又不能将穆云诃怎么着,但是那种在高空快速跌入地面,又再次飞起来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太强烈了。她会害怕,害怕的时候就会毫无顾忌的紧紧的抱住穆云诃,咬他挠他,又尖叫又哭闹。

    等她又飞起来的时候,在穆云诃带给她几乎要灭顶的快乐里面,她就会用力的仰着脖子,绷紧了身体,尖叫的声音就变成了柔媚到骨头都酥了的声音,媚的滴水,动听的让穆云诃几乎心软酥麻到窒息。

    彼此拥抱着,在最后的冲刺中绽放彼此,绽放在清晨的干净里。

    彼此紧贴的胸口上一阵温热滑腻,让洛芷珩那还一片空白的大脑回过神来,她脸蛋通红,害羞的不敢看穆云诃,虽然被欺负了,可是感觉还不错,当然,穆云诃有点过分,明明说好了暂时不碰她的,竟然敢趁着她虚弱的时候趁虚而入!

    “卑鄙!”抬头娇媚的瞪了他一眼,那种妩媚的风情,因为初尝雨露而显得格外的勾魂夺魄。

    还彼此仅仅纠缠的家伙再次复苏,洛芷珩吓得娇吼:“穆云诃,你说话不算话!快点出去啦。”

    穆云诃邪魅一笑,忽然脸色一变,无赖又无辜的蹭着她的小脸凄凉的道:“阿珩阿珩,你不能凶我吼我和我生气拒绝我!”

    “为什么?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洛芷珩气势汹汹,美目瞪圆。

    穆云诃爱死了她这小模样,就一边掩耳盗铃似的缓缓的磨蹭,慢慢的动。感觉到她又绷紧了身子,便耍无赖的委屈的哼哼道:“当然了!你霸占了我!昨晚,昨晚你在上面,你强占了我,你那么强势,我哪里能反抗的了?你都得到我的清白了,你就要对我负责人。绝对不能在凶我了,因为现在我们两个是一体的,是一颗心,要彼此相亲相爱,要经常相亲相爱。”

    洛芷珩目瞪口呆,她怎么从来不知道穆云诃还有这么不要脸,这么无赖,这么惊人的一面呢?

    她被他吃的骨头渣都不剩了,他竟然还反过来倒打一耙,要她负责?!

    有没有这么不讲道理的啊!

    “穆云诃!”洛芷珩怒吼一声,只是声音沙哑的不像话,声音发出来了都是妩媚性感的感觉。

    穆云诃眸色暗沉,动作更快,语调却是性感里带着宠爱的任性:“不管,反正阿珩就是要对我负责。我是阿珩的人了,阿珩要永远和我在一起。要经常和我做快乐的事情。”

    洛芷珩红着脸,初尝雨露的她,完全抵不住那强烈的感觉,咬着唇不想说话,可是穆云诃就会坏心眼的重重地来一下,她恼怒的睁开眼,捶他,强装强悍的道:“既然是我强了你,那就应该是你要经常和我做快乐的事情,你要遵守三从四德,知道吗?”

    穆云诃憋着笑,胸口的疼痛仿佛瞬间被密密麻麻的甜蜜丝线给缠住,一层层的缝补上他撕裂的伤口,他不觉得疼,因为有她。

    “好,都依你。”他将她倔强的话堵在她甜蜜的檀口中,尽情吞噬,带着她领路爱情道路最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

    后来,洛芷珩知道那粘稠的温热是血液。

    整束于诃尽。穆云诃的胸口伤口流淌着血液,在他们忘情的纠缠中,给他们的爱情添染了一抹刺眼的猩红。

    这也让洛芷珩更加痛恨洛耳朵这个惹祸精。她在和穆云诃攀上巅峰之后,一边给他上止血药,一边面无表情的说:“我要将洛耳朵的耳朵割下来!”

    一更到,抱歉啊今天晚了,今儿又停电了,画纱真的伤不起啊,爱你们,今天还有一更哈。不知道这更会怎么样,希望安然无恙的通过,依然是跪求审核大大们,手下留情啊,真的没啥肉渣子了,唔嗷,画纱继续努力去,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