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44 童年惨事真/相!洛耳朵的双面人格!

悍妇,本王饿了! 344 童年惨事真/相!洛耳朵的双面人格!

    洛芷珩的命令不容置疑,掷地有声,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侍卫冲进来,架起那两个已经满脸惨白的老女人就走。

    那二人见状吓得心惊胆战,也管不了忠心了,连忙喊道:“你不能这么对待我们,我们可是洛家忠心耿耿几十年的老人了啊。你母亲在的时候,可就是用我们的,我们对洛家是有功之臣,你这样做是要遭报应的。”

    另一人也开腔怒吼道:“对啊,你这是滥杀无辜啊,洛芷珩你会遭报应的!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凭什么将我们乱棍打死?凭什么啊你?”

    精明的眸子轻眯,洛芷珩冷笑一声:“凭什么?就凭什么你们两个以下犯上,竟然敢以奴/才的身份陷害到主子头上来了。奴大欺主你们倒是玩的精通啊,可是你们档案玩到我洛芷珩的头上来,你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你们对洛凝霜马首是瞻,就赶来陷害我?那你们就应该知道这是要付出代价的。敢和我玩心眼子,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死无葬身之地。”

    “拉下去!给我狠狠的打。一百大板之内不准他们死,我要让他们活活疼死之前先保守极大的痛苦。”洛芷珩发了狠,天上风云似乎都在变换。

    “遵命。”那侍卫一声沉喝,声音有力,更加可怕。

    那二人几乎吓瘫了,眼看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他俩心理面的想法也终于动摇了。就算坚持着等洛凝霜回来,但现在这样的状况,他们忠心洛凝霜了,那洛芷珩势必就不会放过他们,洛凝霜能不能及时赶回来还不一定呢,可是他们知道,现在他们若是不说实话,那就必死无疑了。洛芷珩做事情向来喜怒无常全凭心情,他们还真的不能违抗太多。

    思及此,其中一人终于妥协,涕泪满面的大声哀求道:“奴/才错了啊,老奴不应该托大啊,求大小姐原谅老奴吧。就看在老奴这老眼昏花一时不慎原谅老奴吧。老奴什么都告诉大小姐啊。”

    一人开口了,另一人自然也不会死扛着,于是也连忙嘶喊起来:“老奴也错了啊。是老奴有眼不识金镶玉,是老奴被二姑娘迷惑了心智啊。老奴知道错了啊,还请大小姐原谅咱们。大小姐想知道什么老奴都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只求大小姐放过咱们吧。”

    洛芷珩就冷冷的看着他们,心中冷笑不已,都到了这种地步了,竟然还敢和她谈条件?又或者这也是一种变相的威胁呢?只要她答应放过他们,饶了他们不死,他们才会将洛凝霜做过的事情说出来?

    好大的够胆!

    她洛芷珩就是不从他们口中知道,也不会被他们给威胁了。若然她今日妥协,那妥协的就不是一两个奴仆,而是一种对洛凝霜的妥协!

    “你们爱说不说。若愿意说那些在就赶快的,否则被拉出去这扇门的话,你们就是想说姑奶奶还不愿意听了呢,到时候你们可别怪姑奶奶没有给过你们机会。”洛芷珩并没有松口说要放过他们,只是她姿态高傲,语言冰冷,到令人十分忌惮。

    那二人以为洛芷珩在是松口了呢,心中一喜,连忙就道:“老奴当年也只是知道二姑娘对大小姐是有恨意的,二姑娘在大小姐身边安排了人,这件事情也是之前不久,老奴无意中偷听到的,具体是谁老奴还真的不知道啊,还请大小姐明察啊。”

    说了半天等于什么也没说。

    洛芷珩冷笑一声:“立刻拖出去,别让我听见老蛤蟆乱叫,烦着呢。”

    穆云诃细长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轻轻捏着她柔软的手掌,宠爱无边的温柔在两个人紧紧相牵的手掌中蔓延开来。

    “别别别,老奴说,二姑娘早年害过大小姐的。你们两个小的时候,老奴曾经亲眼看见过,二姑娘将大小姐推进了池塘里面,那一天若不是大小姐吉人天相,被人快速的救了起来,那真是后果不堪设想啊。”一个人连忙哭天抹泪的说道。

    奶娘目光阴森森的,忍不住的怒声道:“你说的可是大小姐小时候,盛夏的事情吗?那年果然是洛凝霜亲手将大小姐推下去的?你确定洛凝霜是故意的?”

    那嬷嬷立刻就道:“确定确定,老奴万分确定啊。那一年池塘里的荷花开的极好,二姑娘就说喜欢那里面的荷花,央求大小姐去给她摘来,大小姐心性单纯,被二姑娘夸赞了几句,就立刻跑去池塘边了。本来那荷花距离就有点远,大小姐就站在了池子里面,越过了木兰,一手抓着木兰,一手去够荷花,可是就在这时候,二姑娘用力的退了大小姐一把,大小姐这才跌入水中的。”

    奶娘满身怒火,当年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洛芷珩差一点死掉,她还那么小,却要经历那么大的痛苦,她和洛格寸步不敢离开的照料洛芷珩。生怕洛芷珩挺不过来。后来好不容易挺过来了,他们在反过来去调查这件事情,却发现一切看起来都是个意外。

    当年他们就怀疑是洛凝霜做的,但洛凝霜那时候才几岁啊?他们不敢想象,若那个时候的洛凝霜就那么阴狠歹毒的话,那未来的洛凝霜会是什么样?后来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但洛格却更疼爱洛芷珩了,而且也是在那个时候,洛格彻底的开始冷落了洛凝霜。

    如果当年的事情真的是洛凝霜故意做的,那么她今日的不受宠,也不完全是她无辜,反而有些她咎由自取,自毁长城的嫌疑了。毕竟是因为这件事情,她才真正的失去了父爱。

    “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当年为什么不说出来?那个时候的洛凝霜可只是一个不被喜爱的孩子,倘若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在将军严查的时候,你就应该站出来,反而有可能得到将军的赏识呢。”奶娘目光锐利,直逼那嬷嬷。

    嬷嬷冷汗涔涔,战战兢兢的道:“老奴所言千真万确啊。老奴当年因为是院子里的扫洒,刚巧正在那池塘假山后的阴影处偷懒,刚巧就将这一幕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中。可是后来二姑娘主动找到了老奴,老奴也不知道二姑娘怎么就知道老奴当时在场的,二姑娘那个时候说话做事一点不像一个小孩子。”

    “她和老奴说,只要老奴不将这件事情说出去,那以后一定给老奴荣华富贵。她还说就算老奴将这件事情说出去了,也不能将她怎么样。就算将军在不喜欢她,可她也还是将军的亲生女儿。顶多是惩罚责骂她一下罢了。但倘若老奴敢和将军说出实情,老奴反而就惨了,因为这是家丑,将军是不会让知道这家丑的下人活着的。而且她也不会让一个敢在她背后捅刀子的人活下来。”

    “老奴那时候很害怕,就怕二姑娘说的话都说真的,但仔细想一想,又觉得二姑娘的话都很有道理啊。如果不告诉将军,老奴还能保住小命,还能被二姑娘重用,平白得了好处。而且二姑娘人小就有这样的心机胆量,老奴觉得二姑娘的未来是不可估量的,所以老奴就答应了二姑娘不将此事告发给将军。老奴当年也是鬼迷心气了,被二姑娘给糊弄了,老奴罪该万死啊,还请大小姐赎罪啊。”

    “你是罪该万死!罪不可赦!”奶娘气得红了眼,上前一脚踹中了那嬷嬷的心窝,将那嬷嬷踹的往后滚了好远,只听奶娘怒不可遏的呵斥道:“就为了你那点子私利?就为了你的荣华富贵?你就能如此的将大小姐的性命之至于不顾?知情不报罪加一等!纵容洛凝霜行凶作恶更是该千刀万剐!你鬼迷心窍?我看你是利益熏心了。”

    “奶娘又何必如此生气呢?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不过今儿个我倒是大开眼界了。原来最毒妇人心还不是指女人,女孩也可以如此恶毒呢。好一个洛凝霜,那么点就这么有心机,倒是我小瞧她了。”洛芷珩不知道是自嘲还是讥讽的冷笑一声,又看向那到底的嬷嬷道:“她对你来了一招威逼利诱,你就心甘情愿的落入她的阴谋圈了?不过你的决定看样子很正确啊,你这个姑娘身边重要嬷嬷的位置,倒是来的很轻松啊。”

    “从扫洒到嬷嬷,一脸跳跃了多少级呢。甚至一个扫洒怎么可能有机会和资格到主子身边伺候?这两个心术不正的孽障。”奶娘依然愤怒,只要一想到十几年前洛芷珩差一点就没了,而今天这个阴谋秘密才被公诸于众,奶娘就觉得心脏紧缩的疼。

    洛凝霜,她好狠的心啊。

    “是呢,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那妹子就喜欢用这样的两个老货呢。只可惜今儿个这两个老东西背叛她了,按照她那心狠手辣的性子来看,若然让洛凝霜知道这二人背叛了她,一定会不自手段的将这二人给弄死的呀,到时候,啧啧啧,那场面一定极其惨烈,我都不忍心想啊。”洛芷珩漫不经心的感叹道。

    那俩人的脸色刷地一下惨白如雪。

    可不就是吗?他们今天这就等于是背叛洛凝霜了啊,一旦洛凝霜回来了,他们一定是不得好死的。洛凝霜这些年来的手段,他们是亲眼目睹了的,各种可怕和恶毒,并且洛凝霜此人心胸狭窄,根本容不得有人敢背叛她。

    二人连忙挣脱护卫,哭的歇斯底里的哀求道:“大小姐啊,老奴真的知道错了啊,老奴一定洗心革面从新做人,求大小姐给咱们一个机会吧。咱们一定会尽心尽力的效忠大小姐的,大小姐想知道什么,奴/才们都一定会告知大小姐的啊。”

    洛芷珩就笑了,笑得前仰后合,摇晃着穆云诃的手臂,爱娇的道:“云诃,你听到了吗?他们要效忠于我呢?你说是他们太蠢,还是他们和洛凝霜在一起时间长了,都傻了啊?我洛芷珩会要洛凝霜用剩下的垃圾吗?还是两个如此不忠心,随意卖主,轻易就会背叛主子的狗/奴/才?”

    “我的阿珩自然要用忠心耿耿的人了,这样的人,应该直接杀了。”穆云诃温柔善良,回应洛芷珩的话。

    那二人一听这话,真的是吓得屁滚尿流了。连忙磕头求饶:“大小姐不是说奴/才们说了,您就饶了我们吗?怎么可以说谎不算话?”

    “啧啧,你们两个真的是太老了啊,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从头到尾,我可是一句饶恕你们的话都没有说过的呀。我说过的,机会我给你们来,你们自己不要,我有什么办法呢?将他们拉下去吧,乱棍打死。”洛芷珩依然不改初衷,洛凝霜的人,既然已经很洛凝霜同流合污过了,那就继续同流合污下去吧。

    “不,不要啊,老奴不要死啊。老奴知道那个被二姑娘安排在您身边的人是谁啊。她似乎是和二姑娘的贴身婢女出暖有很大的关系,每一次二姑娘要陷害大小姐,都是让春暖去联系的,那个人隐藏在穆王府里面,是被二姑娘提前送进去的。”另一个嬷嬷挣扎着说道。

    “她叫什么名字?”洛芷珩目光冷锐,心中却有了一点清明。

    “这个老奴真的不知道啊,老奴等人并不是二姑娘真正的心腹啊,春暖姑娘才是呢。”

    “哼,如此,留你们就更加没用了。拖出去,让全府上下的人都去看着,我要让他们知道,洛芷珩在将军府里依然还是那个横着走的大小姐!从今天开始,所有将军府的人都给我记住了,我洛芷珩才是主子,所有不想活,待够了的人,都可以给我尽情的找死。记住了,我不会对你们心慈手软的!只要你们有一点犯在我手中,那我就杀你们没商量!”洛芷珩翻脸比翻书还快,声音阵阵,雷厉风行。

    那两个嬷嬷面无人色,一路惨嚎的被拖走了,招惹了将军府上下一片轰动,与此同时,洛芷珩的话也随着传来。

    而那两个嬷嬷也没有活下来。洛芷珩想要立威,想要震慑住将军府,那就要有狠手段!她不能心慈手软,更不能有丝毫犹豫,对于敌人,她更加不会客气!洛凝霜走了,还留下了一群效忠于她的人,对于洛芷珩来说,这些人就都是钉子,今天开始,她要一颗颗的将这些钉子拔得干净。

    那两个人被乱棍打死在了洛凝霜的院子里面,震慑住了将军府上下的仆人。而奶娘也接连发起了大换血的举动,将一切不可用的人都给换掉了,找来了人牙子,该卖的卖掉,又买来了一批人,剩下的将军府老人们,一片恐慌。

    “想到了是谁吗?”穆云诃低声问道。

    洛凝霜能在穆王府里安排人,这一点穆云诃是想不到的,也从没有想过啊。洛凝霜一个大家闺秀,就算有点出风头了,但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心计手段呢?可他现在却相信,因为洛凝霜这个人确实有些诡异。

    “除了那个花开还能是谁呢?你没觉得花开在穆王府的时候就总是处处针对我吗?花开还经常利用李侧妃来和我对立。而且花开的名字和春暖的连在一起,不刚好是春暖花开吗?”洛芷珩冷笑几声,竟然是一片了然。

    只是她又不解的道:“只是这个洛凝霜一直在针对我,她将花开提前安排在穆王府里,这份胆量不提,就这样未雨绸缪的性格,我就觉得她十分的危险。安排花开这一步,她究竟是为了要针对我,还是要为了她自己?”

    “嫁进王府去,若然花开时她的人,那么花开在李侧妃身边,一定会对她有很大的帮助的。最起码他们里应外合,能将那里吃饭玩弄于鼓掌之间。迅速的站稳脚跟就不在话下了。这就有可能是她一开始就答应了要嫁给你的原因。”

    “可是后来为什么她又不嫁了呢?难道她是一开始就将花开安排在王府里面,就等着一步步的将我给拉下全套,完后玩死我,套牢我?那这个花开就应该是一开始就为我准备的了。他们一样是里应外合,只不过这一次是要将我彻底的弄死。可如果是这样,那这一路走来,一步一步,步步算计,而且都算计的几乎完美,这样的心思也太可怕了吧。更何况洛凝霜怎么就能算明白,我真的会如她所想那般的落入圈套呢?”

    洛芷珩愁眉不展,只觉得一切都显得很可笑和不真实。如果洛凝霜真的有这样的能力,那给她哦感觉反而是洛凝霜似乎也知道未来似的,那不就和穆云诃有了相同之处?

    猛地,洛芷珩眼睛一亮,心里却一沉,迟疑的看向穆云诃:“该不会这个洛凝霜也是个能掐会算的吧?不然怎么会将这些事情算得这么准呢?你那个占卜天宫里面,还有木有什么师姐师妹什么的呀?”

    “不可能!”穆云诃断然的道,可眉宇间也是一片纠结:“占卜天宫里面的人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师傅只有我一个徒弟,而且神官是决不允许滥杀无辜,伤害无辜的。你是无辜的人,若然洛凝霜也和占卜天宫有关的话,她坐下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早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不过倒真是有一点奇怪的地方,我算不到洛凝霜的命运。她的命运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穆云诃声音开始发沉。他早就发现了这一点,但是一点没有告诉洛芷珩,而且凭他现在的力量,真的算不透洛凝霜的命运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他想办法将洛凝霜留在了南朝。

    就如他说的,他也同样不能做伤天害理滥杀无辜的事情,神官的约束是最大的。没有确定洛凝霜是十恶不赦之前,他不能杀了洛凝霜。

    洛芷珩冷笑道:“不管了,穆王府这场大火死伤无数,可是李侧妃却活下来了,昨天我记得还带出来一个人是不是?那个人是谁?看上去面目全非啊。如果花开死了也就罢了,如果没死,哼,我不会放过她的。”

    “你就这么确定花开就是那个歼细?不如先让人去查探一下吧。奶娘现在不能劳累,找世王要人,我身边的暗卫也不能动用,我信不着父王留下的人。”穆云诃冷淡的说道。

    洛芷珩立刻去找世王,说明情况之后,世王脸色沉的仿若一汪水。当即派人去将那个花开调查的彻彻底底。

    趁着这功夫,洛芷珩迎来了佟将军,同时带来的还有洛耳朵这个死狐狸精!

    洛芷珩看见洛耳朵的一瞬间,暴怒的冲上去,一脚踹在了洛耳朵的肚子上,将洛耳朵到踢出去,这还不解恨,冲上去对着洛耳朵那可爱的小脸一顿踹,边打边骂道:“美男胯/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娘这次让你美女脚下亡,永世不能忘!”

    “啊啊……”洛耳朵不知道怎么回事,非常柔弱,不知道反抗,就一直在惨叫,被洛芷珩打的满地打滚也还是一句话不敢反抗。

    “我的男人你也敢肖想和惦记?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死狐狸精,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洛芷珩火大的怒吼,她又想起来了穆云诃身上的伤,流了那么多的血,穆云诃单薄的身体又要承受那么多的疼痛,她就心疼的直哆嗦,下脚也就更重。1bbTL。

    “你差一点杀了穆云诃!你这个畜生。穆云诃救了你啊,你怎么能那么发狂?我是你主人,我给你肉吃,我维护你,我给你出气,你他娘的还敢背叛我。抢我男人,欺负我男人,还敢弄伤我男人。姑奶奶废了你!”

    怒极,便生恨。

    洛芷珩猛地抽出了腰间的手杖,珠光宝气势不可挡。刷地一声,她把刀相向,冷笑不已:“你不是喜欢老娘这把刀吗?今儿个老娘就用这把刀送你去西天!”

    “啊啊!!”洛耳朵惊恐的瞪圆了眼睛,嗷嗷乱叫,声音都嘶哑了,却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看着洛芷珩的战刀都快要落在胸口上了,洛耳朵忽然哭了起来,嚎啕大哭,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洛芷珩的刀就那么的迟疑了一瞬间。

    佟将军看得目瞪口呆!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彪悍的女人,今儿个可算是大开眼界了。洛芷珩何止是强悍?比传闻中的悍妇可要高出几个档次了。可是因为她口口声声字字句句体的说的都是穆云诃,可见她又多在乎穆云诃,佟将军心里舒坦,也不那么讨厌洛芷珩了。

    最起码这孩子够实在,也不做作。就是有点太悍了。

    “先冷静一下吧。这人吃了软筋散,现在是动弹不得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连话都不会说了。看样子也不像那十恶不赦之人啊。她是不是有什么顽疾或者是中毒了啊?不然怎么会突然攻击你们?”佟将军趁着洛芷珩迟疑的时候连忙说道。

    “她还不是十恶不赦之人?不对,她就不是个人!这个孽障!不杀她不足以平息我的愤怒。”洛芷珩气喘吁吁,但终归还是将刀子放了下来。

    一脚踹在了洛耳朵红肿的脸上,怒道:“说,你究竟怎么回事?”

    洛耳朵可怜兮兮的眨眨眼,然后小心翼翼的看向穆云诃。现在的她已经恢复了理智,也知道自己之前做过什么,现在正害怕呢,就怕洛芷珩一刀砍死她,更怕穆云诃会一怒之下灭了自己。可是她也好委屈的呀。穆云诃明知道她的本性和特质,竟然还敢当着她的面亲热,太可恨了。

    洛芷珩一下子挡在穆云诃面前,挡住了洛耳朵的目光,声音暴怒:“不准看他!你竟然还敢当着我的面偷看他,你要给他眉目传情吗?怎么?你以为穆云诃会救你?”

    “咳咳,阿珩,我想她可能是想哀求我给你解释一下。”穆云诃尴尬的清咳一声,将她拉过来,在她耳边低语几句,洛芷珩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轻轻的推了他一下。

    芷地地忙惊。半信半疑的道:“真的?”若是真的,那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不会骗你的。所以这一次的事情,倒也是怪我,是我大意了,一时意乱情迷,忘记了她……”穆云诃似笑非笑的道。

    “够了!”洛芷珩喝止住他的话,心噗噗乱跳。

    原来洛耳朵不受控制的发/情,是因为受刺激引起的。狐狸精天生淫/性让他们受不了一点异性的挑/逗,这种时候他们就会变成荡/妇,他们的体内会疯狂的聚集一种类似于催/情药的成分,让他们不受控制的发/情。

    这也就是洛耳朵挠了穆云诃一下,穆云诃会同样中春/药的原因。她身体里的那种浓烈的成分进入了穆云诃的身体。而发/情时候的洛耳朵是没有理智的。她的耳朵长出来,就证明她恢复了本体,罪恶和淫/荡的一面出现了。

    所以,洛耳朵还是个会变身的人?双面人格?耳朵没了就乖巧可爱单纯白痴。耳朵长出来了,就可怕没理智,淫/荡又放肆?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感谢宝贝们的打赏,画纱会更努力的,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