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46 李侧妃的秘密和恶毒!
    李家,前朝皇家园林是李家老祖宗的宫殿,富丽堂皇,金碧辉煌,里面奇珍异宝不计其数,占地面积极大,覆盖半个上京城。

    李家被平定之后,按理说是不应该流着他离家这一脉的,对于新政来说这就是后患无穷的祸害。但是李家的人深谙能屈能伸的大道理了,他们竟然是投诚的!

    每一个皇权都是用无数人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穆王朝立朝之前也同样经历了血腥的浸染,攻城掠地,大杀四方不在话下。

    穆家的老祖宗打下江山,攻进皇城的时候,李家的人做出了一件令人唾弃鄙夷和震惊的事情。他们没有激烈反抗,没有留有傲骨的誓死抵挡,更没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魄力。他们竟然在穆王朝的人攻进皇城之后没几天,就缴械投降,自动让出了皇位,并且要俯首称臣。

    这在千百年的历史之中,可都是绝无仅有的。李家人的这种没有骨气和窝囊的做法,令天下人不齿!但就算是这样,谁又能多加评论呢?那个时候的李家皇朝可谓是腹背受敌,大儒佟家早就受不了李家那窝囊的统治和做法了,他们归顺了穆王朝,自然在别人眼中也就是背叛了李家。

    可是谁不是良禽择木而栖?谁不是效忠也要选择一个值得他们效忠的人呢?佟家百年来的名望不是说着玩的,他们不会对谁愚忠。他们效忠的更像是替换更新的礼法和道德,他们更信封能者多劳,能者居之这样的信条。

    江山不是玩具,不是你有没有能力都能做下去的,如果都如李家献皇那般的荒唐窝囊,毫无骨气志气的人,那还不如尽快让位给那些有贤能者来掌管天下。他们愿意看见的是百姓富饶,国泰民安,哪怕是打仗,也不惧怕的国家。他们希望这个国家是强国大国,而不是一个空有其表,但是谁都敢来咬一口的国家。

    所以佟家投诚了穆家。他们要做的事保全这座江山,至于李家的昏君,他们要怎么样不再佟家人考虑的范围。

    这也就是佟李两家从来不对付的原因了。佟家原本是李家的臣子,但现在佟家却比李家还有地位,只因为他们有胆量和胸襟的改投明君。不过佟家真正改投明君,还是因为李家有投诚打算这个想法之后,所以李家也是自己做是不讲究,将人都给得罪了。

    而穆王朝的开国之君,将李家的其他男丁都发配边疆,只留下一脉嫡子在京都,那嫡子曳裾时当初的李太子。穆家加以安抚,给了不错的待遇。但是毕竟李家的人从此就是俘虏了,将嫡子留在京城里面,又何尝不是一种不放心的监督呢?

    李家就算反抗也是抵挡不住穆家的军队进军的,攻破皇城斩杀昏君也是早晚的事。但是李家人很狡诈,他们没有治国之道和能力,但歪门邪道,揣摩心思倒是一个顶俩。

    他们之所以能放弃尊严的主动投诚,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新皇就是看字啊他们主动投诚的份上也不敢杀害他们,更因为江山初定,四方动荡,这个时候的穆皇帝是绝对不能肆意杀害他们的。不仅不能杀他们,还要安抚他们,这样他们李家就有了可以将条件的地步。

    李家人倒是将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经典话语给发挥得淋漓尽致。如此,他们这才得到了这所皇家园林。一直住到了今日 。

    而李家的人无疑都是自私和邪恶的。

    正如李家这一代的两位姑奶奶,一位做了老皇帝的宠妃,以为嫁给穆王爷做侧妃。李家当初的算盘打得不可谓不响。而李家的野心也实在是太过于赤/裸/裸。当初他们李家前景一片大好,李家猖狂的很,对李家这两位姑奶奶也是好的不得了。

    但这般狼子野心的家族里,又有什么真正的亲情呢?就看李侧妃如今落难,李家的人态度就足够令人寒心了。

    李侧妃对穆云诃不好,甚至李侧妃多次伤害过穆云诃,做过许多令人发指的事情。李侧妃和穆云诃的关系可以说是已经白热化了。穆云诃还是那个病弱的嫡子还好,但如今穆云诃已经不是曾经那个任人欺辱伤害的孩子了,今天的穆云诃,骤然间就成长成了一个令人敬仰和恐惧的存在。

    谁都知道,这一次穆云诃回来,李侧妃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个时候李家就开始疏远李侧妃了。而李侧妃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水深火热了,一面又洛芷珩穆云诃仇视她,一面她赖以生存的家族已经放弃了她。而她竟然还敢在这种紧张时刻给穆云诃没脸?

    不仅不赶快想办法弥补和讨好穆云诃洛芷珩,竟然还敢将他们关在门外不让进门。如今穆王府没了,她李侧妃还有什么呢?可这个时候李侧妃还不知道收敛,竟然还想着要报复穆云诃和洛芷珩。1bf8U。

    李家已经不让李侧妃到内院了,就安排在前院的客房里面,这般明显疏远和排斥的做法,不仅没有让李侧妃有警醒,反而还将这样的事情当作是丢脸,当作是穆云诃带来的灾难。将一切不幸的遭遇全都贵就到了穆云诃和洛芷珩的身上。这也让李侧妃更加的疯狂。

    花开那张脸上毁掉了,挺好看的一个花季少女,就被李侧妃自私又残忍的拉来当挡箭牌。花开愤怒不已,自然不会放过李侧妃,她已经报了同归于尽的决心,在李侧妃要杀了她的时候,说出了一个让李侧妃都傻眼惊恐的天大的秘密。

    也是这个秘密,让李侧妃不敢杀了花开,因为花开说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仅仅是她一个,还有她的主子!

    “主子?你有一个主子?你的主子不是我妈?”李侧妃尖叫起来,不可置信和茫然的看着花开。

    花开那张被包裹的木乃伊一样的脸上看不见表情,可是那双眼睛里却是满满的愤怒和狰狞:“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就凭你也配给我当主子吗?哼,你别做梦了!我的主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她一定会来救我的。她是天上的神仙,最是仁慈,哪里是你这种恶毒的贱妇能比较的呢?我在你身边,不过是主子的安排罢了。”

    花开本来是不会出卖洛凝霜的,也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但现在她要保住性命,更因为她是不甘心的。凭什么她就该遭受这样的罪?明明该死的人生李侧妃啊,李侧妃没死,她怎么能闭上眼睛?将她害得如此凄惨的践人,她也要让李侧妃不得好死!

    抱着这种想法,花开在李侧妃惊怒又疯狂的目光中冷笑道:“你这个践人!你竟然还得我毁容,我也要让你永世不得安宁!如果你敢杀了我,我的主人一定会很快就知道的,到时候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你那个秘密公诸于众,到时候你和你们整个李家,就等着家破人亡吧。”

    反正已经豁出去了,花开已经不觉得自己还有未来了,那她就要为自己拼一把,什么也不顾了,谁也不管了。

    “践人!你敢这样对我说话?我是王妃,我是你主子!你说的事情不是我,哼,我也没有人能和把柄,你想要威胁我?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李侧妃暴怒不已,上前一脚踹在了花开的小腿上。

    花开倒在地上,疼得直哼哼,但也更加激怒了花开,她猛地抬起头来阴森森的怒吼道:“李芳菲!你真的以为你做过的那些龌龊事没有人知道吗?你不知道这个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吗?你是真的要让我将那件事情告知天下吗?我的主子可就在后面看着呢,只要我一死,主子必定能够就会让你为我陪葬。”

    “哼,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若你真的有那样一位只手遮天的主子,他又怎么会将你这个小奴/才看在眼中呢?更何况只要我将你隐秘的杀掉,保证你的主子不会知道的。还有,我李芳菲向来光明磊落,没有做过任何你说的那样的事情,我自然是不惧怕你的。”李侧妃昂首挺胸的大声说道,但她越是大声,就越有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哦?是这样吗?那你就看着好了,我死了之后,你李侧妃曾经流落在青楼里的事情就会大白于天下,王爷知道你是青楼女子吗?只怕是不知道的吧?你们李家的女子是不是都喜欢流落在青楼里啊?还有啊,你那位优秀的儿子,如果让人知道他的母亲曾经是名动江南的名妓,你觉得他还有脸活下去吗?你觉得他的血统不会被人怀疑吗?”花开阴森森的大笑道。

    李侧妃的脸唰地惨白,毫无血色!

    这件事情,一个小小的奴婢怎么会知道的呢?她以为这件事情已经掩藏起来了,也已经过去了,甚至她都不会在想起这件事情了啊,为什么今天还会被一个小丫头提起来?难道花开的背后真的有一个她都不知道的大人物存在?难道那个人真的有花开说的那样恐怖吗?

    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将目光盯住她?

    李侧妃心中惊疑不定,恐慌不已。这一段丑闻是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知道的,如果真的公主与天下的话,那她就真的惨了,也不用活着了,就是家族也不会在要她了。到时候她苦苦追求的那些名利地位,就都将随之身败名裂化为泡影。

    李侧妃咬牙切齿的怒道:“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花开讥讽的道:“杀了我,你就会立刻身败名裂。”她说的很坚决,因为她很清楚她主人的性格,那般的重情义,那般的善良,那般的在乎他们这些为她卖命的人。如果她真的死了,主人一定不会放过李侧妃,一定会为她报仇的。

    李侧妃被花开的话给镇/住了,只觉得嗓子都被人给掐住了,一句话也不能说。好半晌她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那你究竟要怎么样?”

    花开忽然悲戚的几乎吐血的怒道:“怎么样?我现在都已经这样不人不鬼的了,你觉得我还能怎么样?我还是个少女啊,我甚至没有成亲,就已经再也无法知道成亲是什么了。你毁了我,我恨不得你死!”

    “哼。”李侧妃轻蔑的冷哼一声,心里却在想对策。

    “可是我知道就算你死了,也无法弥补我。那我就要你满足我所有的条件,我告诉你,我要你给我找一个最好的男人,比穆云锦还要好,我要嫁给这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要是心甘情愿的娶我的。如果你做不到这点,我就立刻自杀,你就等着外面将你的事情传开吧。”花开厚颜无耻的要求到。

    “哈哈哈!笑死我了,就你现在这个鬼样子,哪个男人敢要你愿意要你呢?更何况就凭你一介下人,竟然还想要找一个比云锦还好的男人?你做梦呢吧?你这是无理要求,我不会答应的。”李侧妃大声说道,心里却在悲伤。

    她这算是和花开撕破脸了,现在才知道花开竟然是一个包藏祸心的践人,以前所有的好,都不过时要获取她的信任而已。现在才知道,原来只有玲珑才是真的为她好的。只可惜她听了花开这个践人的话,将玲珑感到了厨房去打杂。如今想来,玲珑也是没有逃脱那场大火吧。

    “不答应?不答应可以啊,那你就准备好逃命吧。”花开已经疯了,毁容对于他的打击太大了,她在想只想要折磨死李侧妃。

    “你!”李侧妃怒极,忽然她眼珠一转,冷飕飕的道:“好,你不是要好男人吗?那我给你找一个,你觉得穆云诃怎么样啊?他可是比云锦要好很多啊。他的身份可是穆王府的小王爷呢。”

    “穆云诃?哼,一个病秧子。你想要害死我?”花开怒吼。

    “当然不是!你还不知道吧?穆云诃可是变得很不一样了呢。我听云锦说,这穆云诃现在也不知道是修炼了什么武功,很厉害的,而且已经恢复健康了。现在的穆云诃可是顶顶的好呢。他能一个人和一群人打仗。而且穆云诃长得好看,你嫁给穆云诃不吃亏啊。”李侧妃连忙笑道。

    她变脸太快了,花开当然不信:“哼,你是想要一箭双雕吗?你想要借着我的手来除掉穆云诃?你以为我不知道?李芳菲你可真恶毒。都这种时刻了,你竟然还不忘要算计别人。不过也不要紧了,你记住,我不当寡妇,我也不能死,否则的话,你也要陪葬。”

    “当然不会让你死啊。更何况你看穆云诃这次这么厉害,那么大的王府他说烧就烧了,王府都是他说了算啊。你嫁给他稳赚不赔的。你是同意了?”李侧妃一脸讨好的笑道。

    心理面,李侧妃却在想,只要让花开和穆云诃在一起,不论怎么样,将他们给弄到一起,弄出来绯闻,就说穆云诃竟然饥渴到要上一个毁容的丫鬟,荒唐行为实在令人发指,这般的谣言一传出去,那穆云诃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是要废了啊。这样就能让人怀疑穆云诃的品质和人格,也能阻挡穆云诃顺利继承王位的道路。而且这件事情一旦暴/露,佟氏一定也不会让花开这个践人还活着的。佟氏可是很爱她儿子的,让她儿子名誉受损的人,佟氏会放任吗?

    只要佟氏主动出手,将花开杀了,这样她就能除掉一个心腹大患了。而且还不是她杀的。这样借刀杀人,对她来说再好不过了。还能一石二鸟的解决掉穆云诃,恶心死洛芷珩,给佟氏添堵。而花开那个所谓的主子查明真相之后,也不会来找她麻烦,毕竟花开的死也不是她做的不是吗?

    李侧妃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可行,简直是太完美了。

    花开想了一下,她现在已经废了,刚才那样说只不过是为难李侧妃而已,她是知道她能嫁人都不错了,哪里还能真的要求一个那么好的男子?可若是能嫁给穆云诃,哪怕只是做一个妾,那也是好的,也是不敢想象的啊。

    一想到穆云诃那俊美无双的容颜,还有他的身份,花开就不受控制的心脏狂跳起来。脸上也觉得火辣辣的,也不知道是烧伤的灼痛,还是害羞高兴的。

    “你真的能让我成为穆云诃的女人?”花开冷冷的问道。

    “那是自然。不管你究竟是谁,有什么样的身份,但你终究是伺候过我的啊,还和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能说一点感情没有吗?我知道你对我是好的,就算你外面还有一个主人,可是你真的觉得你这个主人对你,有我对你好吗?我是真的心疼你啊,将你伤成这个样子真的不是我想的。你也知道那个时候大火蔓延,太恐怖了,我完全就慌了啊,也看不清身边眼前都是什么了,哪里知道那是你啊。若我知道那是你,我是这么也不会将你送到前面去的呀。”

    “现在我也是想要补偿你的,你能好,下半辈子能幸福的话,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也好让我心理面少一点愧疚啊。只要你点头,我就是落下这张老脸来,也一定要让你成为穆云诃的女人啊。你是个好的,这我很清楚,能有你在穆云诃的身份照顾伺候他,我这个做姨娘的不也是放心吗?”

    “更何况你是我用惯了的人,我了解你是个心细体贴的好孩子,穆云诃配你是够得上的。而且穆云诃的房里除了洛芷珩没有女人,这怎么能行呢?他可是堂堂的小王爷,那妻妾通房和婢女,自然是不能少了的。这一点也就能看出来洛芷珩是个不贤良的妻子。”

    “你且放心,那洛芷珩现在猖狂,她是王爷定下的儿媳妇,我一时半会也不能将她给休了。可是你只要能忍耐,等你抓住了穆云诃的心,等洛芷珩那妒妇嫉妒,找你麻烦的时候,我也就能名正言顺的帮助你了。到时候我们两个联手,将洛芷珩给铲除,都不用其他理由,就一条善妒,就足以将洛芷珩扫地出门了。到时候,穆云诃的身边就还剩你一个女人,那王妃之位你只要努力,我再帮你从中周/旋,那还不是你的?”

    “就算不然,但你若争气,赶快给穆云诃生个一男半女的,那母凭子贵,这王妃之位也是稳稳的跑不了啊。这只看你家是不是和我配合了。这未来的人生啊,都在你的一念之间,花开啊,我这是真心疼你,你好好想想吧。”李侧妃语重心长的一顿说,将事情分析的清清白白,甚至还有许多设想幻想,在李侧妃那极具煽动性的言辞下,花开的未来形势一片大好。真可谓是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叫人不动心都难。

    花开自然也不可自拔的沉浸在了李侧妃描绘出来的这一片大好河山之中,若然未来真的能使这样的,那她倒还真是因祸得福了。曾经她可从未想过会嫁给穆云诃那样的男子呢。

    可是她的脸……

    花开幻想的目光瞬间破碎,狰狞扭曲的看着李侧妃尖叫道:“你骗我!你明知道我是不可能得到穆云诃的心的!我已经废了,我现在的脸已经废了啊!还这么能抓住穆云诃的心?他看见我说不定都会很恶心呢。又哪里来的孩子?又如何母凭子贵?就算我和穆云诃在一起了,但是谁会让一个丑八怪做妻子?就连是看都会懒的看一眼吧!李芳菲,你竟然敢来戏耍我,你是真的不怕我将你的丑事揭露出来啊?”

    李侧妃眼角一抖,心理面是极其不耐烦的,同时也是很震惊,这花开反应还挺快的。不过她还是敛住心神,为了她完美的计划,她还屈尊降贵的蹲下扶起来花开,和蔼的道:“好孩子,我这不也是内疚吗?就想着尽力的补偿你,恨不能将一切好的都补偿给你啊。你的担忧也是对的,是我大意了。”

    “你放宽心吧,我会让最好的太医来给你疗伤的,太医们可没有说你的脸就真的废了啊,我记得云锦曾经和我说过,在西域那边有一种神奇的药物,专门治疗烧伤和难以根除的疤痕,只要涂抹上那么一点点,就能将疤痕给除掉。以穆王府的财力,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办法将这药物弄来给你的。”

    “不过你自己也要争气啊,你要得到穆云诃的宠爱,也不是只靠脸蛋的,还可以是身体,是心计啊。有的时候,女人的身体可是比脸蛋更有作用呢,让一个男人迷恋上你的身体,那他们就会离不开你的,到时候一吹等,被子一盖,谁还能看到你长什么样呢?”李侧妃继续忽悠。

    花开就相信了,心动了,如果真的有那样神奇的药膏,那么她成为穆云诃女人之后,依然可以留在穆云诃身边,这也就不是梦了啊。

    “你真的愿意帮助我?”花开用置疑的目光看着李侧妃。

    “当然了,我发誓!”李侧妃连忙举起手来,信誓旦旦的道:“这件事情你只管交给我,放心就好,我一定会让你成为穆云诃的女人,而且就在这两天里,我就会帮你完成这个事情。”

    此事一定要尽快去做,免得夜长梦多。到时候穆云诃知道自己上了一个丑八怪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呢?还有那个洛芷珩,最好一怒之下就离开穆云诃,这样就省得她在费尽力气去想办法解决洛芷珩了。

    “好,我给你机会,如果你真的能做好这件事情,我就可以想办法找到主人,求主人将这件事情彻底的瞒下来,让你永无后顾之忧。”花开适当的也给了李侧妃一个甜头。她太知道等价交换了,当然,她不会真心帮助李侧妃的,这个把柄可是保命的,以后她到是可以考虑告诉给穆云诃,以此来获得穆云诃对她的暂时疼爱。

    李侧妃眼前一亮,笑得很有深意。

    践人,让你和穆云诃那个孽障一起,等她将你们连窝端的那一天,让你们都后悔得罪她。

    还以为花开是个狠的,没想到将一个不值钱的穆云诃跑出去了,这个贱丫头立刻就傻兮兮的上钩了。看来穆云诃也不是一无是处嘛,最起码还能让个贱丫头迷了心智。

    俩人又一起商量了一会,竟然是处处算计穆云诃,李侧妃就这么不知廉耻毫无顾忌的将穆云诃抛出来,给她当了挡箭牌,挡灾板,还不知分寸的就想要查收穆云诃的房事和身边的人脉。果然是脑袋让驴踢了。

    而花开从这一刻开始,真的就惦记上穆云诃了。想到穆云诃的模样,她就面红心跳,迫不及待的想要能成为穆云诃女人的那一天快点到来了。家的丽老离。

    他们全然不知道,李家有一双耳朵在潜伏偷听,虽然听不清这一切,但大概的还是知道了。

    而洛芷珩等人在得知李侧妃和花开的阴谋诡计之后,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和防护,而是安然的在家里等着李侧妃主动找上门来。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抱歉今天更的这么晚,画纱不太舒服。那个言情大赛总决赛有个需要投票的,咱们悍妇是第二十一号,宝贝们请支持一下,去投个票吧,每人每天十票,爱你们,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