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47 想进门,先下跪!(推荐票54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47 想进门,先下跪!(推荐票54000加更)

    那一刻开始,李侧妃不再是猎人,猎物已经变成了猎人,李侧妃以为自己是打猎的,可是却不知道,当她上门的时候,就已经算掉进了猎人圈套的猎物了。

    两天之后,李侧妃亲自登门拜访将军府,求见的,就是穆云诃洛芷珩。而来她的时候,让人传的话是……来负荆请罪的!

    洛芷珩听了下人传的话,立刻就笑了,目光却锋芒冷锐:“她李芳菲也知道负荆请罪了?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都知道要得到就要先付出的道理呢。”

    穆云诃冷哼一声,目光阴冷的道:“让她进来,本王很是期待,她究竟要怎么给本王塞个女人呢?”

    洛芷珩目光一闪,调皮一闪而逝,只听她扬声道:“慢着!既然她是来负荆请罪的,那说不得就要背着荆条了,不然怎么能显示出她李侧妃的大度贤惠和诚意呢?更何况,李侧妃既然这么知书达理的上门负荆请罪了,那么就一定是准备全面如来的吧?既然如此,我们不接受岂不是我们这群晚辈不尊重长辈?就让李侧妃好好的在外面请罪吧,要做就要做出个样子来。我们也不能太快的请李侧妃进来呀,不然哪里还有个请罪的样子呢?那岂不是打了李侧妃的脸?”

    那传话的小厮都傻眼了,他是新被招进来的下人,只知道眼前的男女生主子,而女人更是这将军府的大小姐,自然是不能得罪的。可是大小姐怎么这样说话啊?这好像也没有一点尊重外面那女人的样子吧?

    “怎么?对我的话有质疑?”洛芷珩漫不经心的道。

    憨厚的小厮一脸茫然的道:“小的不敢。可是门外自称李侧妃的人并没有背着荆条啊。而且也没有说要在门前请罪啊,不让她进来好吗?”

    洛芷珩差点没笑出来,小厮的白目和反应迟钝让她觉得这人间还是有那么一点干净的。所以她也不怪罪小厮的无知莽撞,而是故作诧异的惊呼道:“什么?没有背着荆条吗?她不是说自己是来负荆请罪的吗?那为何没有背着荆条呢?可是你这糊涂小厮看错了?”

    小厮连忙慌张的道:“大小姐喜怒,小的绝对没有看错呀。那夫人确实没有背负荆条,而且她也没有下了轿子啊,就一直坐在轿子上的。”

    “哼,一定是你说谎。既然李侧妃说是来负荆请罪的,就断不会如此放肆无礼和不知深浅。你没有学问,李侧妃可是前朝的公主呢,她会没有学问吗?她会不知道何为负荆请罪吗?你这般污蔑李侧妃,究竟所谓何意?你今儿个要素不给我说明白了,当心我大板子伺候你!”洛芷珩拍案而起,一脸怒容的喝道。

    那小厮被吓得立刻跪倒在地,哀声求饶,又多做解释,可是洛芷珩就是不相信,还让那小厮出去再看,一定要看到荆条,一定是有荆条的,若然没有,她准许小厮问一问那李侧妃,究竟是来干嘛的?

    小厮不管不顾的连忙的冲了出去,到底还是年纪小,心里耿直,凡事也想要辩驳个明白,更不愿意受了委屈。于是当小厮冲出去的时候,就立刻围着李侧妃的轿子转了一圈,然后就请李侧妃出来轿子。

    李侧妃以为是洛芷珩请她进去呢,她一直绷紧的脸就终于松了下来。脸上荡起得意的笑容来,她还以为洛芷珩和穆云诃会晾着她很久呢,现在看来这般快,可见这两个人也是觉不敢得罪她的。

    悠然自得的下了轿子,李侧妃抬脚就往将军府台阶上去,那小厮站在李侧妃背后看的清清楚楚,什么也没有。小厮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可是依然是什么也没有。而跟在李侧妃身旁的丫鬟也没有带着荆条啊。

    小厮怒了。他上当受骗了啊。大小姐那般恼怒,他还被骂,都怪这个说谎话的女人。

    “站住!”小厮大无畏的喝了一声,声音清亮:“你们不准进去!”

    李侧妃站住脚,很诧异的刚要转身,那小厮却已经跑过来,挡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理直气壮又略带鄙夷的质问道:“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李侧妃面带不悦,但想到这是在将军府门前,便也知道要忍耐一二,于是说道:“自然是来见你家的小姐的,你刚刚不是进去通报了吗?还不让开?耽误了我见你们大小姐,你当心你的脑袋。”

    小厮见这女人骗了自己,还害得自己挨骂差点还挨打,现在竟然还敢来骂自己,小厮更加愤怒的道:“你说谎!你这样的人竟然还说谎,你不觉得丢脸吗?”

    “你放肆!竟然这般对我说话,将军府究竟是什么家教?竟然让一个奴/才都敢如此质问客人吗?更何况,我何时说谎了?”李侧妃可算是抓到将军府的把柄了,立刻开腔,正义凛然满目心痛的大声质问道。

    “你就是有。你明明说你是来负荆请罪的。可是你的背上为什么没有荆条?不仅你没有,就连你的下人身上也没有荆条,你还说你没有说谎?”小厮大声质问,竟然是一股脑的将洛芷珩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神态语气都是模仿的洛芷珩的,那真是一个惟妙惟肖,就像情景再现,让李侧妃仿若看见了洛芷珩说这话时候的那种轻蔑,讥讽,故作惊讶的神色。

    小厮并不知道,他的耿直和憨厚成了洛芷珩利用打击李侧妃的武器,不过就算知道也不要紧,他也讨厌李侧妃这样说谎的女人。

    可李侧妃就脸上挂不住了,小厮这话分明是出自洛芷珩之口啊,这不是赤/裸/裸的打压挑衅和暗讽吗?这是打她的脸啊!

    洛芷珩明知道她是绝对不会给他们来什么负荆请罪的,竟然还敢这样说,那不就是在逼着她给他们真的负荆请罪吗?负荆请罪还不仅仅是背着荆条,还要下跪的!

    洛芷珩在逼着她给他们下跪?!!1bfEt。

    李侧妃瞬间炸毛,感觉肺子都快要被气炸了。她就知道不会那么容易见到洛芷珩的,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好一个洛芷珩,果然是睚眦必报,这般不着痕迹的以彼之矛痛击彼盾。让她在自己不留心的话上狠狠的栽了一跟头!

    真真是给了她响亮又疼的一巴掌!

    洛芷珩!李侧妃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叫着这个名字,脸上一阵阵的变换,青白交替。皮笑肉不笑的道:“我毕竟是洛芷珩的长辈,若我真的跪了,他们……敢受着吗?这要是让旁人看见了,岂不是说我这做扎根被的为难孩子们吗?又有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个孩子是不懂规矩,不知深浅,不尊重长辈的混帐小辈呢。”

    小厮大声道:“才不会呢。大小姐说了,既然是李侧妃有诚意的上门请罪,他们不接受反而是不尊重李侧妃了,那他们就接受了李侧妃的道歉请罪,会让李侧妃表达过你的请罪之后,再将你请进去的,这样也成全了你的一番良苦用心。”

    李侧妃就好象吞了一百只癞蛤蟆的感觉,想吐,又恨不能吞了自己的舌头。这洛芷珩究竟是人是鬼?竟然在这等着她?即好像洛芷珩已经算准了她下一步要怎么走一样,哪句话都能给堵上,还能如此的滴水不漏啊。

    这是在逼着她下跪啊,看来她今天不跪下,这将军府的门是进不去了呢。这和她当日为难穆云诃一行人有何差别呢?不给她低头下跪,就不准他们进王府大门。可是穆云诃一怒之下可以火烧王府,还没人敢怪罪。而她却不能一怒之下也火烧了将军府,她烧了就难逃一劫。

    真真是不公平!

    一猎经套当。李侧妃到底是心高气傲的,无法拉下脸来给她恨死了的两个人下跪,便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可是小厮却不让她轻易离开,大声道:“你为什么走?你自己说是来负荆请罪的,结果荆条没带来,也没有跪下请罪,你究竟有没有诚意啊?你当我们将军府是什么地方?我们大小姐都说了等你请罪了就请你进去,你这人怎么可以就离去了?”

    小厮的无知者无畏让他勇往直前,却让李侧妃差一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而里面的洛芷珩,在听到小喜子绘声绘色的传话的时候,早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快坠落了。

    穆云诃也是嘴角勾起,宠爱的道:“就你鬼主意多,这般折辱了她,只怕比打她骂她还要让她难受。”

    洛芷珩一皱鼻子,冷笑几声,露出了隐藏的锋利的小虎牙:“这样多好。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她那天不就是这么为难我们的吗?我要让她知道,不仅是穆王府的大门不好进,我将军府的门槛一样高的不是她一个小小的侧妃想进就进的!能不能进来,全凭姑奶奶我心情。”

    洛芷珩一挑眉,古灵精怪的狞笑道:“去,找根粗点的荆条,给那位送去,告诉她,我体贴她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出门忘记带荆条,这就给她来根现成的好了,告免得她落得一个说话不算话的恶名就不好了。再诉她意思意思就行了,不需要太较真,她毕竟是长辈,我还是很知道尊老爱幼的。”

    二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我爱你们,大家记得去投票给悍妇哈,总决赛了,请投上宝贝们宝贵的十票吧,也可以给你们喜欢的作品投票哦,群么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