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48 仇都报的如此风/骚低调!
    小喜子将一根布满荆棘的藤条拖出来,看他呲牙裂嘴的表情,就知道这根藤条有多扎人。不过他的目光里也有一种可以称之为兴奋的表情。

    他从小在穆王府里长大,几乎和穆云诃一样,是在李侧妃的打压伤害下长大的,这么多年来还能保持一份赤子之心,真的是上苍保佑。可是李侧妃这么多年的作威作福,小喜子也是深遭毒害的,早就对李侧妃厌恶头顶了。只不过是他人小慎微,不敢言论反抗罢了。

    但洛芷珩今儿个摆明了要惩治李侧妃,小喜子怎么能不开心?也真是觉得为小王爷也扬眉吐气了一把。

    出了大门,小喜子就将那根藤扔在了李侧妃面前,溅起了一些灰尘。看见李侧妃的时候,小喜子打心眼里还是有点哆嗦的,毕竟被压榨欺负了那么多年的。但是一想到这里是小王妃的地盘,小王妃又那么坚决的要惩治李侧妃,那他就不能给主子娘娘掉链子啊。

    整理了下衣襟,让自己看上去利落又不畏惧的模样,居高临下的道:“李侧妃,主子娘娘知道你忘记了带来荆条,特意让奴/才给你送来一根。主子娘娘仁慈善良,善解人意,知道若然今儿个不让你在这跪一跪,你势必会良心难安的,这样主子娘娘也一定会觉得不安稳。”

    “所以主子娘娘为了不让李侧妃你难做人,特意帮你找来了这样一根荆条,主子娘娘说了,你毕竟是长辈,意思一下就行了,她断然不会同意让你跪下太久的,只要成全了你的心意和话语就好。毕竟你是长辈,你说的话就要算话的,不然可不是让别人笑话咱们穆王府的人没规矩吗?”

    “你放心吧,这根藤条不沉的,主子娘娘看见了你的心意和诚意之后,必然就会立刻见你的。”小喜子嘴巴也是厉害,心理面觉得扬眉吐气了,自然整个人也就精神了,精神抖擞的看着李侧妃那张青红不定,敢怒不敢言的脸,心里只有一个感觉,爽毙了!

    让你个老妖婆再猖狂!让你个丑女人再使坏!果然是恶人还需恶人磨。看小王妃这三言两语,不就让你张牙舞爪的李侧妃蔫巴的有苦说不出了吗?

    李侧妃看好则那根布满荆棘的藤条,真的是浑身都在发疼的感觉,就连身体心理也是发抖的。她知道,她被洛芷珩给气着了。洛芷珩这一招太狠了啊,完全不给她后路走啊,今儿个她要是敢不下跪,洛芷珩就有本事能让她下不来台啊。

    凭什么让她给一个践人下跪?三等贵族,贵族之中最下等的一种人!凭什么敢这般的折辱她?她可是皇族,是公主,是千金之躯!她洛芷珩也不怕折寿?也不怕受之有愧,天打雷劈吗?

    一定是因为穆云诃!穆云诃给洛芷珩撑腰,所以洛芷珩现在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说,什么人都敢不给面子!这个践人!

    “若然今日我不下跪呢?”李侧妃目光凶狠的瞪着小喜子,似乎恨不能将小喜子给活撕了。

    小喜子瞪的眼睛比李侧妃还大,他是有点愣住的,毕竟是在李侧妃的欺压下生活的太久了,他还是有点条件反射李侧妃这种气势,一时间有点怕。

    可一旁那小厮可是不惧怕李侧妃,他立刻瞪大了眼睛,一脸怒容的指责道:“大胆!你自己说话不算话,刚刚明明是你自己亲口说是来上门负荆请罪的。现在竟然敢反悔不说,还想要威胁我们吗?又不是将军府的人逼着你来的,你这人怎么那么不讲道理?”

    李侧妃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烫,第一次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厮给指责,还是如此不给面子的当面斥责,李侧妃如何还能忍耐下去?

    她上前几步,扬手就要打那小厮巴掌,可小喜子却已经反应过来了,一步上前就要阻挡李侧妃打人,他也是保护穆云诃保护习惯了,有什么危险就知道自己往上冲,都忘记了自己也会有危险。

    而那小厮也是为壮士,相当镇定了。不仅自己反应过来往后退开一步,还将瘦弱的小喜子也拉着后退了一步。两个人双双躲开了李侧妃的毒爪,李侧妃自己一个不慎,没有支撑,整个人都失重的倒向了前面。

    砰地一声,李侧妃重重地趴到了台阶上,摔得她惨叫一声,一时半会都站不起来。

    小喜子错愕的瞪圆了眼睛,而后眼底都是快意和笑容,就差拍手叫好了。

    李侧妃这一跤摔的不可谓不倒霉,刚刚好好的就下巴摔在了台阶的棱角上,瞬间皮开肉绽,鲜血横流,惨不忍睹。她惨叫的那么凄厉,再一次将一旁路过的人的目光给拉拢过来。

    她的奴婢上前扶起她,还被她暴怒的推开,另外没人上了一巴掌,毫无贵妇的端庄仁慈,犹如泼妇一般的她看上去非常可怕,更因为她毁坏的下巴,而让她看上去那么狰狞。

    “你们放肆!我是李侧妃,是穆王爷的侧室夫人!你们竟然敢这般羞辱我,伤害我。我要告诉王爷,王爷一定会整治你们这群低等人的。”李侧妃尖叫着咆哮道。她捂着下巴上的伤口,瞳孔紧缩,流了许多血,她巨疼无比,又害怕破相留下疤痕,一时之间伤心欲绝,又暴怒不已,竟然有些失控的频频尖叫。

    骤然,一把清亮悦耳的声音漫不经心的传来:“李侧妃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吧?你是穆王爷的侧室夫人不假,但你自己也说了,你只是侧室而已。正经的正室王妃就在咱们将军府里呢,如何能让你如此放肆喧哗?你看看你的身上还有一丁点大家风范和体统吗?简直是丢人现眼!”

    “更何况,你李侧妃是自己摔倒的,你行凶不成,仆人们躲避开来,也并没有出手反击和碰到你啊。你不要将你的失误加注到别人身上好吗?请注意你的修养体统,因为你是大家闺秀,是高等贵族,是不可侵犯的高贵存在。这样的你,又怎么可以来凭空污蔑两个最最下等的仆人呢?我以为,李侧妃的胸襟可以与高天阔海相提并论的。”

    看热闹的人包括李侧妃等人都抬头看去,只见那大开的将军府大门里,正优雅缓慢的走来一道曼妙人影。长发飞扬,流苏夺目,肤若凝脂,轻纱红裙,玲珑玉靴,环佩叮当。此女目光轻佻而狂傲,嘴角带笑却依稀可见轻蔑无限。是女子最好年华的时候的她,整个人都带着一股烈焰般的狂野与风情,张扬的叫人不敢直视。

    那人不是洛芷珩还能是谁。

    与李侧妃的狼狈受伤相比,洛芷珩简直就是那天上肆意翱翔的火凤凰。尊贵,干净,风情,骄傲,一切好的都属于洛芷珩,而一切不好的都属于李侧妃。可明明她李芳菲才是那天上翱翔的凤凰啊。

    一番话,说的漂亮至极,滴水不漏,就连讽刺和辱没她,都做得恰到好处不着痕迹。这才是洛芷珩的真面目吧,那么凌厉,却又凌厉的那么委婉,除了当事人之外,只怕所有人都会认为洛芷珩是个好人呢吧?

    捧杀!这才是实质意义上的捧杀呢。一边高举了别人,可是实际上的心思,却是为了让人家站得高高的,在狠狠的将人拉下来,重重地摔入云泥。她洛芷珩才是最恶毒的女人。

    “李侧妃,我们好久不见。”洛芷珩跨出大门,站在李侧妃面前,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不堪的李侧妃,笑容满面,看上去诚意十足。

    “是啊,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可是你的尊面也太难见了,两个看门口,就将我拦在外面了呢,你洛家的家教果然是好的很。”李侧妃咬牙切齿的冷笑道。

    洛芷珩故作诧异的瞪大眼睛:“你说什么?我的仆人拦着李侧妃进门了吗?不可能啊,他们哪里有这样的胆子?不是李侧妃自己说你是来负荆请罪的吗?如此我才没敢让他们立刻将你请进来啊。这件事情不怪他们,不过看来也是我错了,我理解错了李侧妃的意思了吧?是这样吗?你没有说你是来负荆请罪的?”

    “我……”李侧妃被洛芷珩一句话就给堵死了。她能否认吗?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她怎么可能将已经说出来的话再给收回去呢?又中圈套了。

    “还有啊,我们这么久没有见面,实在不怪我啊,我是很想念李侧妃的呀,奈何李侧妃是个大忙人,我们回来当天都没有见到李侧妃的面呢。那么敲门都没人给开门呢,不知道那一天李侧妃究竟在忙什么啊?再说了,我们已经回来了的消息,就连皇上都知道了,我们也已经让人提前给李侧妃消息了啊,李侧妃不应该不知道的呀?那为何那天我们回来了,却没有人给开门,反而穆王府上下一片寂静,就仿若没有人似的呢?”

    “李侧妃请给我一个交代吧。若然弄不清楚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会睡不着觉的,而且我会一直不讲这件事给越过去,我会一直揪着不放,总要找出原因为止。”洛芷珩眯着眼睛,一脸求知欲,可是眼中却全是冷笑。

    李侧妃张嘴就要将她那天想好的理由说出来,可是嘴巴张开,洛芷珩就在眼前,这个谎言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了。

    “我也不为难李侧妃,你毕竟是个长辈对不对?我给你属于你的体面。但是我不能保全你的话啊,你自己说出来的话,就要自己去承担,你自己说要负荆请罪,那就请你说到做到,毕竟我和穆云诃不是傻瓜,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耍着玩的,惹急了我们,大不了鱼死网破。你要知道,得罪我洛芷珩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但谁让咱们是亲戚呢?你就好好的完成你那句话的含义就行,我不会和李侧妃似的,明知道人家在门口等着呢,就是不见人,不开门,不出现,我可做不到无动于衷。”洛芷珩温和的笑道,说着不客气的话。

    言外之意就是,你今儿个不给我下跪,不给我背上那根荆条,那你就别想进我将军府的大门。

    李侧妃恨得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她屈辱的快要疯了,但是她却没有失去冷静,她知道她今天来不是为了花开那践人,而是为了自己。她也知道她要是想算计成穆云诃和洛芷珩,就要付出一点代价。但是她没想到代价竟然这么大,要她给最看不上的践人下跪。

    可是这种时候,她必须忍,只能忍!!

    洛芷珩,今天的耻辱,她很快就会让你们加倍的还回来。

    李侧妃抹了一把还在不断流血的下巴,可能是真的吃一堑长一智,她真的忍耐下了洛芷珩的百般刁难和羞辱,脸上虽然是冷酷的,但是声音却是平静的:“我真是真的来给你们赔不是的,正如你所说,荆条我忘记带了,我也是来的匆忙,但是我的诚意不减。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一家人哪里能有隔夜仇呢?云诃与云锦也是,他们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啊,就更应该相亲相爱互相帮助的。”

    “以前有什么不对不好的地方,就请你们几个孩子原谅我吧,我毕竟也是你们的长辈对不对?这根荆条我背了,只要你们两个孩子能够不生气就好。再说我也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天我们都在院子最里面,真的没有听见你们敲门。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穆王府已经被毁了,都怪我。就凭这一点,没有为王爷照顾看管好穆王府,我就有罪。这根荆条背的也不冤枉。”

    李侧妃一番话说得有条不紊,看上去还很理直气壮,仿若她不是来负荆请罪的,只是来安抚和安慰两个不听话的孩子,仿佛这件事情里面有错的是洛芷珩他们一般。而李侧妃最后还给自己的请罪拉上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了给穆王爷赎罪吗?她这是死也不愿意给穆云诃洛芷珩下跪认错啊。

    不过不要紧,她跪下就行。就算她自己不承认,但她今天在这将军府门前跪下了,她李侧妃就已经输了一大截。喜藤嘴大李。

    李侧妃伸手去拿荆条,一下子扎在了她养尊处优的手上,疼的她哎哎直叫。

    洛芷珩就好象没看见似的,看着李侧妃的丫鬟帮她一起往身上弄荆条,小心翼翼的生怕扎到李侧妃似的,洛芷珩嘴角一挑,道:“小喜子还有你,你们两个没有眼力价的奴/才,没看见李侧妃无法背上荆条吗?还不快点上前帮忙?”

    洛芷珩给了小喜子一个眼神,小喜子立刻会意。连忙上前和那小厮一起将荆条拿起来,一下子就扔在了李侧妃的后背上。

    “啊!”李侧妃惨叫一声,又再一次的摔倒在了石台上,下巴再次受伤。而那根重重地荆条也牢牢的压在了李侧妃的脊背上,疼的她频频抽气尖叫:“疼死我了!啊啊,快点拿开啊,你们这群死奴/才,快点拿开啊。”

    “还不快点拿开?你们两个蠢货!”洛芷珩连忙急着跳脚,一脸着急的她似乎没注意脚下,玲珑玉足狠狠的踩到了李侧妃的手背上。

    “啊!”李侧妃激烈的惨嚎一声,瞬间涕泪横流。

    洛芷珩就好象没感觉死哦不着痕迹的躲开了,而此刻小喜子二人已经将荆条拉起来,然后又一个不小心的两个人被荆条绊倒了,荆条再次落在了李侧妃的身上,还因为那小厮压在了李侧妃的胳膊上,那根荆条上的荆棘一排排不规则的扎在了李侧妃的手臂嫩肉上,瞬间只听将军府门前响起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哎呀!怎么会这样?你们两个蠢货白痴笨蛋!还不赶快滚起来,快点将李侧妃扶起来啊。”洛芷珩心急火燎的指挥道。

    她越指挥就越是混乱,小喜子和小厮好像很害怕惊慌,连连出错,不一会,也不知道怎么弄的,那根荆条就缠绕着李侧妃的身体一圈两圈的套的牢牢的了。那些尖锐的荆棘刺,也深深的扎进了李侧妃的身体各处。

    此刻的李侧妃,俨然成了一只刺猬。只不过刺猬的刺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李侧妃身上的刺却让她生不如死。1blQY。

    小喜子机灵,见奖励财富折磨的这般痛苦了,赶快脚底抹油,拽着那个忙乎的满头大汗还一脸茫然的小厮就跑,躲到了洛芷珩的身后。

    洛芷珩一脸微笑的说道:“李侧妃真的是太深明大义了,现如今如李侧妃这般勇敢的女子当真是少只有少了啊。做错了就有勇敢承认错误的认知,这真的是一种美德啊。李侧妃是长辈,你都亲口说了要负荆请罪这样的话,我不答应岂不是给你没脸吗?现在这样多好,你也算是负荆请罪了,我又怎么能真的忍心让你下跪呢?快让你的丫鬟将你扶起来吧,我们赶快进屋去。”

    李侧妃疼得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她现在已经麻木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可怕的认知。

    她是……被暴力对待了吗?!她在将军府门前,被洛芷珩那个践人,指使着她的奴/才将她给打了吗?偏偏选择洛芷珩还一脸白痴似的说着挨千刀的话,李侧妃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疯狂的火焰足以燃烧一切。

    那两个小丫鬟也吓白了脸,战战兢兢的伸手去扶她,可是李侧妃已经严重受伤了,哪里有力气?三个人瞬间摔成了一团,让那些没有扎进李侧妃身体的尖锐的刺都扎进去了。而且李侧妃半站起来,又倒下,是双膝弯曲,等同于下跪!

    洛芷珩就直直地站在李侧妃面前,这一跪,她受了!

    洛芷珩笑眯了眼睛,对李侧妃道:“李侧妃就是太讲究了。你的奴婢要讲你扶起来你都不起来。我不是说了吗,我不需要你的下跪了呀,你看你还这么客气。非要给我下跪干什么呢?我毕竟是个晚辈呀,你这一跪呀,我可是不敢承受的。”

    这么说着,罗吃饭在李侧妃猛地抬头的时候一挑眉,而后慢悠悠的挪开步伐,却到底还是受了李侧妃一跪。

    李侧妃只觉得心口翻腾剧烈,喉咙腥甜,有什么东西就要冲出来,却被她硬生生的咽下去,她的眼睛几乎红了。

    “哎呀!”洛芷珩忽然惊呼一声道:“李侧妃的下巴这是怎么了呀?怎么还流血了呢?是受伤了吗?怎么弄的呀?”

    她怎么可能才看见自己的伤!洛芷珩你还要演戏!好想杀了你!

    “快点呀,扶着李侧妃进屋去,快去找火云夫人来给李侧妃瞧瞧,真是的,李侧妃受伤,你们怎么不告诉我呀?”洛芷珩一边埋怨,一边转身迈进门槛,在没有看李侧妃一眼。

    折辱李侧妃,让李侧妃重伤,这些都只不过是初步的报仇而已,收回来一点点利息,好戏还在后面呢。

    李侧妃被抬进了将军府高等下人居住的房间里,等待治疗。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洛芷珩就算现在要了她的命,她也是活该,也没法反抗。

    这一刻的李侧妃是那么的后悔,她不应该来将军府啊。就算要来,也不应该是自己亲自来啊。这简直是自投罗网,羊入虎口啊。

    在李侧妃忐忑后悔的时候,洛芷珩拉着火云夫人撒娇道:“究竟有没有能让人用了之后立竿见影,可是随着频繁的使用反而会变成一种毒药,伤害人皮肤的药物呀?你就告诉我吧。”

    火云夫人被缠的没办法了,就道:“有道是有,不过那是毒药的范畴啊,毒圣一定有的。你找他要啊。不过最近毒圣心情不佳,你未必能要到啊。”

    洛芷珩眼睛一亮,连忙找来了奶娘:“奶娘,我看那世王对你可是很好的,你帮帮珩儿好不好?要来那种药行不行?你知道的,毒圣那家伙现在看我就跟看见仇人似的,我去要可能会惹怒她,不仅不给我,反而还会让世王也生气。”

    奶娘觉得好笑,大小姐整人的手段可真是层出不穷,那样也能将李侧妃给收拾了,再加上这种药,李侧妃可真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了,不可谓不凄惨。不顾李侧妃是活该,她自然是要帮着洛芷珩的了。

    “大小姐说傻话了,你去要可比奴婢去要有用多了,不过这次就奴婢去帮您要吧。”奶娘慈爱的笑道。

    等奶娘拿来那药,火云夫人就自然而然的接了过去,然后去个李侧妃治伤。一群人都围着洛芷珩团团乱转,洛芷珩现在一句话几乎就是圣旨,这里面不仅仅是因为穆云诃那高贵凌驾于众人之上的身份,和对洛芷珩的宠爱,还有世王是洛芷珩亲姨母的关系。

    但随着长时间的相处,洛芷珩那爱恨分明,有仇必报,不会真的仗势欺人,娇俏可爱又古灵精怪的性子,是真的惹人喜爱的。她的身边又都是年纪大的人,火云夫人就快一百岁了。人老了,自然是极喜爱那些鲜艳干净的事物人了。对洛芷珩就成了一种疼爱。

    大家都纵着她,顺着她,当然也是因为知道她是有分寸的。自然她要报仇,他们也会帮着。更何况李侧妃这践人,竟然要祸害穆云诃,让洛芷珩伤心,还敢不知死活的送上门来给他们虐,那他们要是不使劲的虐她一把,岂不是对不起今儿个李侧妃这番猖狂的姿态了?

    世王/刚刚就给火云夫人话了,咱银月国的皇长孙,哪里能使一介世俗贱妇可以任意轻蔑伤害的?不用手下留情,洛芷珩说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在将军府里,李侧妃无疑是犯众怒了。她自己也有所感觉,所以火云夫人想要给她治疗伤口,她是心惊胆战的,就怕洛芷珩派人给她下毒。

    “不用了,我就有几句话给穆云诃洛芷珩说,你让他们进来,我说完就走。这些都是皮外伤,不要紧的。”李侧妃抗拒的道。

    火云夫人一脸诧异的道:“李侧妃者身上的伤可都是极严重的,怎么能不医治?你下巴上那个伤口,若然不好好处理,是一定会留下疤痕的,李侧妃应该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有多严重吧?难不成李侧妃信不着我?还是说李侧妃觉得这穆王朝里有人治病比我还要厉害?”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只是太着急了,而且一点小伤,怎敢劳烦夫人你?”李侧妃心里恼火又恐惧,生怕这伤口真的会留下伤口,所以她说有点动摇的,火云夫人的医术堪比神医。

    “没关系的,既然是小王妃吩咐的,我自然要好好的完成小王妃的命令了。”火云夫人漫不经心的阿,让李侧妃又一次心惊了。

    火云夫人是谁?是银月国皇帝的御医啊。身份自然是不可高攀的尊贵。可洛芷珩的话什么时候这么好使了?竟然能驱使的动火云夫人?

    一更到,宝贝们记得投票给悍妇哈,那个总决赛的投票,每人每天十票哦,悍妇是二十一号。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今天还有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