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49 下套接着整你!来意!(留言24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49 下套接着整你!来意!(留言24000加更)

    就在李侧妃恍惚的时候,火云夫人受伤的药膏已经涂抹在了李侧妃的下巴上。李侧妃大惊失色,生怕这个很听洛芷珩话的人给她下毒,可是她刚要挣扎,就感觉到一股清凉抚平了她的疼痛,她不挣扎了,震惊而理所当然的将这药当作了圣品,竟然有如此神奇功效,只是一点,就立刻止痛!这样的药自然不会是毒药了。

    李侧妃心里奇怪洛芷珩怎么会这么好心真的帮她?但转念一想,她身份尊贵,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进了将军府里,洛芷珩只要不是真的白痴,就不敢在将军府里给她难堪,要她性命。反而还要好好的招待她!因为如果她真的在将军府里出了什么事情,洛芷珩就难辞其咎,洗不干净了。这般一想,李侧妃就心安理得起来。

    火云夫人目光一闪,眼底是浓浓的讥讽。

    “哟,这都治疗上伤口了呀?火云夫人你可要好好给李侧妃医治啊。那么多双眼睛在外面的时候可是看见了的,李侧妃在咱们将军府外面受伤了,虽然和咱们将军府无关,是她自己不小心。但是总归是在咱们门口受伤的啊。所以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来医治李侧妃,知道吗?”

    洛芷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的时候,她的人已经推门进来了。依然是挂着张扬笑容的脸,看着李侧妃的目光没有一丝愧疚和不自在。明明之前就明里暗里的将李侧妃收拾的那么惨,可是她却丝毫没有觉悟。

    李侧妃乱转的眼睛就僵住了。刚刚她还想在这上面做文章,将洛芷珩和将军府给拉下来呢,让洛芷珩与她的受伤牵连在一起,抹黑洛芷珩。可是谁知道眨眼间洛芷珩就来了,说了这样的话,清清楚楚的将自己和这件事情拉开了距离,分清了关系,再一次及时有效而可恨的将她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洛芷珩难不成真的是个妖精吗?怎么好像知道她心理面在想什么一般?

    “小王妃放心吧,这种药可是圣品,用来疗伤最好不过了。专治烧伤,疤痕,是难得的极/品。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到的。今儿个就是看在小王妃的面子上才拿出来用的。知道小王妃愧疚李侧妃在家门口摔坏,若然不是用这个药的话,只怕李侧妃的下巴上是要留下永久的伤痕了,这个药也还要连续用上一个月才能彻底根除有可能的疤痕。而且一日不可间断。”火云夫人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还用手不着痕迹的摸索着那要高的瓶身,脸上有淡淡的不舍。

    洛芷珩就看见李侧妃眼睛一亮,一脸贪婪和惊喜的看着那瓶药膏,似乎恨不能立刻抢过来占为己有。

    洛芷珩心里讽刺一笑,小家子气的样子,还敢说自己是什么皇族公主?李家的人果然都很极/品。

    洛芷珩也不点破,而是笑道:“知道这是你的宝贝,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这药膏给了李侧妃那。李侧妃,你可要按照火云夫人的嘱咐好好用药啊,这样才能让你不留疤痕的。”

    火云夫人立刻冷哼一声,有点不情愿的道:“小王妃还是有所不知的。这要搞的神奇之处还不仅仅是在于能够抚平伤口伤痕,还是因为它有冰肌玉骨的功效,就算是个丑八怪用了这东西,也会变得极其美丽,一个女人若然有了冰肌玉骨,再丑还能丑到哪里去呢?”

    洛芷珩震惊的道:“是吗?这天下还有这样神奇的东西?那你可还有这宝贝?”

    “自然是没有了。你以为我是百宝箱吗?这个还是我好不容易从别人那弄来的,损失很大,但不是金银能买来的,不提也罢。”火云夫人一脸惋惜的道。

    手中一空,只见立法竟然将火云夫人手里的瓷瓶抢过去,脸上还带着一种不算妩媚的不自然笑意:“不论这是什么东西,既然已经说是给了我了,那我也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就先感谢你了。”在云抹一不。

    李侧妃脸上的笑容可以称之为得意于挑衅。她抢了洛芷珩也看上的宝贝,而且这宝贝还是她知道的那种宝贝,她怎么能不开心和霸占过来?洛芷珩别想和她抢。怪就怪洛芷珩太愚蠢了,竟然将这种宝贝送了出来。

    李侧妃笑得时候,洛芷珩也在笑。只是她的笑却显得非常高深莫测了。她看了眼火云夫人,而后转身往外走:“尽快将李侧妃收拾好,然后带出来,我与小王爷在前厅等着。”

    蠢女人!已经掉进了一个圈套都还不知道。竟然还拼命的自己往里面钻,明明就大祸临头了,竟然还笑的那么猖狂得意。现在贪小便宜,等着吃大亏吧。

    洛芷珩和穆云诃在前厅说了一会话,李侧妃就来了,二人对视一眼,然后坐好。穆云诃脸上的表情可以称之为冷漠,洛芷珩则是面带笑容的。这样的两个人明显是一个扮白脸,一个唱红脸。

    这是数月之后李侧妃第一次看见穆云诃,乍一看之下,李侧妃都不能淡定了。她几乎是王妃之外最了解穆云诃的人了。她清楚穆云诃是怎么样的虚弱和骨瘦嶙峋的,她更值得穆云诃的脸色永远都只会是苍白。1blQY。

    可是此刻眼前的穆云诃,精神,俊美,冷漠,气势强烈,整个人坐在那,就仿若一座不可撼动的高山,令人仰止膜拜。

    她心中震惊穆云诃这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开始惊疑不定起来。这穆云诃究竟是怎么了?怎么短短数月就有如此巨大的变化?这样的穆云诃,可以活下来的穆云诃,岂不是更加不容易除掉了?那她的儿子怎么办?她的王妃之位怎么办?

    穆云诃一天不死,穆云锦就不能名正言顺的继承小王爷之位。那么她也就不能正大光明的做王妃。穆云诃是直接阻碍她更上一层楼的最大阻碍啊。

    李侧妃有点慌了,她正愣愣的看着穆云诃,就感觉到一股强大冷冽的目光直直射来,李侧妃心中一惊,只觉得头皮发麻,仔细一看,竟然是穆云诃看着她,那一瞬间,她竟然是不敢直视穆云诃的目光的,猛地低下头。

    “李侧妃快坐吧,上茶。”洛芷珩拿出一家之主的风范,倒也有模有样。

    李侧妃全身都疼,身体里还有许多遗落的尖刺没有拔出来,她是断不能说出来的,自然是做不安生,想要快点离开。只是穆云诃在这里,态度冷漠,她到底是有些拘谨了,便是笑都显得那么假了:“我这次来说专门来登门赔罪的,这负荆请罪我也做了,你们就原谅我这次的疏忽吧。”

    “李侧妃这话可真是严重了。你一直为了王府兢兢业业的,那么任劳任怨啊,有何罪之有呢?哪里还需要什么负荆请罪?你之前要负荆请罪,跪在门前,我就好奇怪的。可是因为是李侧妃说的,我也没敢拒绝和提问,就怕打了李侧妃的脸。现在李侧妃还这样说,我真的想要问一句了,李侧妃今儿个究竟是要为什么请罪?”洛芷珩端起了茶,忽然又放下,奇怪的问道。

    她的明知故问,她的故意找茬还笑脸相迎,让李侧妃恨不能立刻冲上去,将洛芷珩的脸给挠花了。

    可是她要忍!

    “不就是你们回来我没有出门迎接吗?那天我是在王妃的院子里,将所有下人都叫去训话了,我就怕这群奴/才不听话,不知道深浅,伺候不好王妃和小王爷的。你也知道,王妃的院子是挨着王爷院子的,在王府的正中央,这个位置也真的是太远了,就没有听到你们敲门啊。那天也是赶巧了,怎么就感到那天回来呢?我也是后来想想就心疼惋惜啊,若然我们能早一点出来,或者是我让一个人留下不来听训的话,也断不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还让你们几个孩子和王妃不得不流落在外。”

    “我也是知道错了。是我做事太严谨了。你们可能原谅姨母?”李侧妃声情并茂的说着,真真是叫人觉得一切都是真的。

    洛芷珩忽然就很佩服李侧妃这说什么像什么的能耐了,这样的女人只怕是很会糊弄男人的吧?难怪穆王爷那样强势的男人,都能被这个女人拿住,还是那么多年。

    洛芷珩一脸善良单纯的笑道:“哦,原来是这件事情啊。没什么好原谅的,你也说你是为了教训下人嘛。你的好意,我们真是在门外都能感觉到呢。那群下人是真的不负责任啊,难怪李侧妃要这么教训他们呢。若他们负责人,又哪里能那么久才发现那惊天大火呢?所以他们都死了,也是活该。李侧妃是顶顶的好人,所以你才活下来了啊。”

    这话,真的是狠狠的打人脸。睁眼说瞎话,还能将瞎话说的如此生动真切,李侧妃听了都不禁眼皮子一跳,心跳失常。

    “有什么话就赶快说,本王没时间在这里听家常。”穆云诃终于开口,声音冷漠,语气阴森。

    李侧妃头皮发麻,斟酌了一下道:“是这样,我想在我娘家摆一桌席面,请你们去吃饭。就当是为这件事情做了了结吧,你们若是不去,我真的是心中难安,你们去了就证明是原谅我了。这件事情才能真正的过去啊。你们都是明事理的好孩子,一家人那里能有隔夜仇呢?你们说是不是?”

    洛芷珩与穆云诃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见了寒色。心中同时出现一个词:鸿门宴!

    二更到,宝贝们记得总决赛给悍妇投票啊,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