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50 吓尿了!论功行赏!
    去李家,还是摆宴,这无疑就是一场鸿门宴了。

    李侧妃这种货色能想出这样的毒计设计他们,倒也是不错了,就看现在李侧妃这种隐忍,就能知道李侧妃想要除掉他们的决心有多大。只怕真若去了那里家,就是羊入虎口了。他们还真要计较一下才好在做定夺。

    “怎么?你们不愿意去?还是你们不肯给我一个赔罪的机会?你们都是好孩子,难道就不愿意原谅姨娘一时大意犯下的错吗?”李侧妃一脸焦急的说道,言辞竟然有些咄咄逼人之势。

    洛芷珩心里冷笑一声,好会演戏啊,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李侧妃严重了,实在不是我们不愿意去,只是这件事情它原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啊。我们都没有放在心上的,去了不少反而让人觉得我们在怪罪你吗?都是一家人,若李侧妃真的觉得过意不去的话,那不如就在我这将军府上摆一桌,大家吃喝玩乐一下,这件事情也就掀过去了,李侧妃意下如何?”洛芷珩笑米米的说道,就是不松口说去李家。

    当然不可以!不去离家她还怎么布置和下套?李侧妃心里着急,忽然眼前一亮道:“你不知道,云锦现在身体不方便的很,是真的不能出来的,你们去了李家,云锦不是也方便了吗?小王爷是很尊重你的哥哥的是不是?必定不会让你哥哥带着一身伤还劳师动众对不对?”

    李侧妃抛出这亲情来,穆云诃若在不答应的话,那可就说不过去了。就是这话放到外面,人也会说穆云诃布捻亲情,没有伦理,一点道理不讲。

    洛芷珩眼底闪过一抹杀机,谁敢伤害穆云诃,她真的就敢和那人不死不休。李侧妃将主意打到了穆云诃的头上,她自是不能容她的。

    洛芷珩站起来,缓步走到门前,向外张望,一边不悦的喊了一声:“那给小王爷煎药的奴/才怎么还不来?越发的没规矩了,竟然敢让小王爷等这么久?不知道小王爷说千金贵体,容不得半点差池的吗?若然小王爷的身体有丝毫不妥,你们有几个脑袋能够担当的?你们就连给小王爷偿命都不配呢。”

    李一出忍看。洛芷珩这话说无中生有的,穆云诃早已经不必吃药了。但这将军府里现在可以说都是洛芷珩的人,她想怎么说都不会露馅。而她这话也太明显的是说过李侧妃听的,只是没有人戳破,李侧妃自己就算有苦也是段不能说出来的。没得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火云夫人算是服气了,这若要论那口舌之争,还有骂人损人的本领,洛芷珩说是第二,真的就没有人敢称自己是第一。瞧瞧人家说话,完全不着痕迹,还能匠人给贬低的一钱不值,更能让人有苦难言,只能打落牙齿混血吞。着实厉害。

    李侧妃一张脸变幻莫测,难看非常。脸上的笑容几乎就挂不住了。

    偏偏那外面还有回应洛芷珩话的奴/才,开口就惊慌的道:“大小姐赎罪,奴/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奴/才立刻去瞧瞧,若是由谁档案耽误了小王爷吃药修养身体,奴/才就先将他打杀了。”

    “大小姐饶命啊,是奴婢给小王爷熬药的,但是刚刚将军府里真热闹,来了一只大疯狗,奴婢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这么热闹好玩的场面,一时贪玩,分心了,竟然忘记了要给小王爷煎药了,实在是罪该万死!还请大小姐将奴婢的双眼挖去吧。”小丫鬟清脆的带着哭腔的声音骤然响起。

    李侧妃的脸色瞬息万变。那覆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猛地抓紧了扶手,被洛芷珩踩得通红的手背上红肿而狰狞。似乎也昭示着李侧妃此刻那阴霾狰狞的心情。

    这丫鬟的话明摆了是在骂她说……疯狗?!

    该死该死该死!果然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洛芷珩的奴/才和她一样招人讨厌,罪该万死!

    李侧妃心里明镜似的,这几个人在唱戏给她看,可谁也没有点名道姓的说这个大疯狗就是她李侧妃,那她自然就不能发作了,哪有人捡挨骂的呢?这有一笔烂账,因为洛芷珩的刁钻,李侧妃再一次败了一局不说,还当众等于又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着实的疼啊!

    洛芷珩黛眉紧蹙,厉喝一声:“放肆!竟然因为看热闹而忽略了小王爷?你当然罪该万死。趁着今日府上来了李侧妃这位贵客,就敢大意放肆了吗?你以为我会因为家里有贵客,就忽略管教你们吗?一个个的越发没规没矩了!让人看了我的热闹,我哪里还能容得下你?来人啊,去将那贱婢的眼珠挖去。”

    “我也要告诉这将军府里的所有人,不论她说主子还是奴/才,都要给我牢牢的记住了自己的身份!没规矩不成方圆。这将军府里的主子爷只有我父亲,哥哥,还有我三位而已。如今还有姑爷小王爷是主子,那其他的人自然都是下人。真以为自己顶这个主子的身份,就能一步登天,在这诺大的府邸中兴风作浪一手遮天了吗?她做梦!只要有我洛芷珩在一天,父兄不回来,我就不会不管将军府,倘若以后有谁在敢怠慢主子,和对主子阳奉阴违的,我二话不说,立刻宰杀了她,到时候你们可别怪我没有给你们提醒。”

    这话不可谓不严厉了,话里面义正言辞,字正腔圆的乱掉都是一片为了家族的真心。但这里面有多少的指桑骂槐,暗中讽刺,只怕只有李侧妃自己清楚。

    尤其是那一句挖去双眼,简直如晴天霹雳一般。

    知道洛芷珩是个心狠手辣的,但却从没想过洛芷珩会这么狠辣。她知道洛芷珩是在说给她听,暗讽她逾越了规矩,不成体统,在王府里面一手遮天了。可是她是王爷的女人,网页信任她,给她这样的尊贵,她自然就当仁不让了。真的是怎么也轮不到洛芷珩这个小小的吉安人来数落讽刺她。1bnDz。

    李侧妃心窝子就好象被人一脚踹中了似的,又疼又沉闷,却只能憋着。但这一会她是真的憋不住了。洛芷珩这算是步步紧逼和毫不留情的要落她的脸了,她若真的一句话不说,不反驳,岂不是真的成了缩头乌龟?

    “小王妃何来的这么大的火气呢?那丫鬟也是无心的,听声音就知道不大,想必也是孩子心性的,你就不要为难她了吧。毕竟,真的将人的眼珠挖出来,这也太血腥了。咱们也是不忍心啊。再说,你也不太好招惹那血腥的东西,让人知道,会说闲话的。”李侧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但话语里却有些激怒洛芷珩的语气。

    洛芷珩就好象要为了争气似的,怒道:“那可不成!没有规矩这个家不就要毁了吗?到时候主子不像主子,奴仆不像奴仆。一个个奴/才都比主子要更有体面了,丢的脸我可不能容忍的。”

    洛芷珩越说越来劲,指着外面怒道:“将那贱婢拉上来,今儿个还就要将那贱婢给收拾了才能解开我心头之恨!就要当着我的面将她的眼珠挖出来,我看看以后谁还敢得罪我?得罪了我,这就是下场!”

    “挖!你们给我按住那贱婢,给我挖出来!”洛芷珩满面冷厉,声音尖锐刺耳。

    李侧妃眼角一阵狂乱的跳动,心口紧缩。难不成这洛芷珩还真的敢做出这样阴狠的事情?她才十八岁!就如此阴狠毒辣,若不早日除掉,只怕后患无穷!

    那婢女就被按在了院子里,竟然也不挣扎,就那么仰着小脸,竟然是心甘情愿被人挖眼睛似的。

    李侧妃忍不住看去,就看见一个小厮将簪子硬生生的刺进了婢女的眼眶,只听一声惨叫,鲜血瞬间喷立刻出来。李侧妃刹那魂不附体,也尖叫了一声,脸都白了。

    洛芷珩背对着众人站着,看见这一幕都不禁嘴角狂抽,她想说:洛耳朵,你他大爷的演的也太逼真了!看那鲜血,听那惨叫,啧啧,真真的是一个演技派!

    不一会,洛耳朵饰演的婢女就瘫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抽着,嘴里还不断的惨嚎哀叫。鲜血流了一地。

    有仆人将挖出来的血淋淋的东西用托盘呈上来,洛芷珩淡定自若的看着那两个东西,强忍住恶心,故作灿烂的回头对穆云诃欢快的道:“你快看看,原来眼珠子挖出来是这样的呀。”

    李侧妃擦一点没从椅子上栽倒,她忍不住打眼看去,只见那血淋淋的两个珠子似乎还在转动一般,着实可怕狰狞。李侧妃再也忍不住的干呕起来。

    洛芷珩一脸奇怪的道:“李侧妃这是怎么了?是害怕吗?不用害怕的,这奴婢不听话,竟然敢擅离职守看疯狗,不顾穆云诃的药物,这样的贱婢就是该死,这只是一点点小的惩罚而已,不要怕啊。”

    不要怕?!简直是个BT!李侧妃心中狂骂,她虽然是个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人,但她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谁,杀了人总是有一个痛快的,可是她没想到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太狠太恶毒!她也没有想到洛芷珩竟然真的敢匠人的眼珠子活生生的挖出来,简直是……

    洛芷珩让人将东西拿出去,她好像没有这件事一般,坐回去笑道:“没想到李侧妃单子这么小,是我鲁莽了。下次断不会在当着李侧妃的面,做这么血腥的事情了。李侧妃快喝点茶压压惊。”

    李侧妃恶狠狠的恨不能立刻离开这里,但她还不能走,没有得到他们的明确回答她就不能走。颤抖的端起茶杯,想要喝一口,可是茶盖一打开,里面满目的鲜红几乎让李侧妃浑身僵硬,一下子拿不住那茶盅,打翻了茶杯,整个人也终于瘫软的倒在了椅子上。

    只见那打翻的茶杯里流出来的茶水,竟然是鲜红色的。

    “哟!这是怎么了啊?茶水都这么长时间了,按理说不应该烫了呀,怎么还打翻了呢?”洛芷珩一脸惊讶的说道。

    “血,都是血!”李侧妃指着打碎的茶杯惊呼道。

    洛芷珩笑容恬淡:“李侧妃看错了呢,那是红茶。虽然泡出来的颜色偏红,却绝对不是血啊。我偏爱红茶,所以将军府里也多是红茶待客,若你不喜欢,我让人换了便是。你们还不赶快收拾了?”

    李侧妃这般没有风度涵养和气度的样子,着实是贻笑大方了。也是她可悲,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来算计人家小两口,这小两口一个比一个腹黑狠辣,知道你心术不正暗藏祸心,那还不往死里整你?

    换了茶,但李侧妃是断不会在喝的了。一想到那红彤彤的东西和鲜血似的,再想到那两颗眼珠子,李侧妃就觉得胃里开始翻江倒海了。她再也坐不住的道:“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会在明日就摆下宴席,届时你们若不来,说不得我就要亲自来请你们了。”

    这就有点逼迫的意思了。看来李侧妃是真的被玩急了,没有耐心了。

    洛芷珩小媳妇似的看着一直不说话的穆云诃,乖巧的问:“相公,你说呢?看李侧妃这也是诚心邀请,我们若是不去的话,岂不是不给长辈面子?再说了对你们兄弟之情也有影响啊。不过我还是担心你的身体啊。”

    说道这,洛芷珩一脸愁容的对李侧妃道:“你是不知道啊,小王爷现在的身体也不是你们眼睛看到的这么好的,毕竟已经病了这么多年了,哪里是能说好就好的呢?他现在也是强撑着。你没看那还要不停的用药顶着吗?这药若是一会少了,我都要提心吊胆好久的。若说我们实在不能去,还请李侧妃也见谅一下吧。正如你所说的,小王爷和穆云锦是手足,让小王爷体谅穆云锦,那穆云锦是不是也要体谅一下小王爷呢?”

    好大一个皮球,就被洛芷珩给这么不客气,又没有余地的给踢了回来。这一场唇齿交锋中,李侧妃一直处于下风,被气势凌厉的洛芷珩一路压制到底,毫无反手之力!

    “本王会去的,没什么事情你就回去吧。”穆云诃终于开了尊口,一锤定音。

    李侧妃反而一愣,她一直在和洛芷珩斗,没想到在穆云诃这却这么简单的就过去了,那她之前不是白费力气了?可是不管怎么样,穆云诃答应了就好,就不怕洛芷珩在反水了。只要他们明天去了李家,她就能让穆云诃身败名裂!

    “好好,还是小王爷利落,那我就赶快回去准备了,明儿个你们两个看都要来啊。我这就走了。”李侧妃立刻站起来,她想要尽快的逃离这种坐如针毡的感觉。

    她抬脚下台阶,就看见那个被挖掉双眼的婢女,正躺在血泊之中,似乎已经没了生气一般,一动不动,可是她脑袋的地方却全都是鲜血。

    李侧妃脑袋一片空白,心里阴森森的感觉,想要快点走过那个婢女,同时心里还有点解恨的感觉。这践人刚刚可是说她是疯狗呢,此刻被剜掉双眼也是活该!这样一想,李侧妃的心理反而觉得爽快了,也不是那么害怕了。

    可是当她走到婢女身旁,几乎快要过去的时候,那一动不动的婢女却忽然动了。一把抓住了她的小腿,鲜血淋漓的手抓住就不放了,声嘶力竭的哭叫道:“主子饶了奴婢吧,奴婢在也不敢去看疯狗了啊,疯狗一点也不好看,还总是乱叫,叫的好难听啊。疯狗该死,主子也将疯狗的眼睛挖出来啊。奴婢冤枉啊。”

    李侧妃听奴婢这样喊,那真是一口恶气卡在胸口里,恨得想要宰了这贱婢,可是她已经被贱婢满脸鲜血的样子吓得几乎要失禁了,什么力气也没有了,双腿发软,几乎被拽的要跌倒在贱婢身上。李侧妃这一刻也毫无形象的尖叫起来。

    李侧妃的奴婢抓着李侧妃往后拉,洛芷珩也好心的让人赶快去帮忙,可是依然是越帮越忙,李侧妃好几次都被那贱婢咬到了,一瞬间场面一片混乱。

    终于,不堪重力的李侧妃晕过去了。

    不省人事的倒在了那贱婢身上,被贱婢疯了似的狠狠的在脸上划了几道,李侧妃那娇美的脸蛋瞬间被挠成土豆丝,血淋淋一片。

    直到这一刻,李侧妃才被解救出来,被那两个吓傻了的奴婢和洛芷珩的人抬着赶快离开了将军府。至此,将军府里终于恢复了平静。

    洛芷珩站在门口看着那还在地上不停打滚的贱婢,表情古怪。

    穆云诃走到她身边,眼底是无奈,也是宠爱的道:“竟会胡闹。都快成戏班子了,一个个的功力比那多年的大师傅还要深厚。将老狐狸的李侧妃都给骗得一愣一愣的。”

    洛芷珩歪着脸,眨眨眼脆生生的道:“那大爷看戏看得可是欢喜?”

    穆云诃嘴角一翘,也眨眨眼:“是很欢喜。那贱妇如今这般下场是咎由自取。只是你不该对她手下留情,应该用那眼珠子的血给她泡茶的,这样她会更加对今日难忘的。”

    洛芷珩大笑道:“你怎么比我还坏啊?”

    “哼,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本王被个坏丫头给带坏了。”穆云诃目光阴阴的冷哼道,惹得洛芷珩一阵不满的黏在他怀里耍赖。

    那边本来还在地上打滚的贱婢,忽然仰着鲜血淋漓的脸,嫩呼呼的喊道:“主人,耳朵可以起来了吗?”

    洛芷珩被这稚嫩可爱的声音喊的骨头都快酥了,看向那个满身狼狈的小丫头,眼底有点点惊喜:“起来吧。”

    “哦哦,好开心!”洛耳朵一骨碌站起来,欢天喜地的跑向洛芷珩,还欢呼道:“狗血真恶心,主人讨厌,怎么不用兔子血呢?耳朵喜欢吃小兔子啊。”

    洛耳朵将脸上的血擦干净,那双空洞洞的眼眶子,一翻转,一双眼睛露了出来,明亮狡黠又娇憨,蹭到洛芷珩身边摇晃着她手臂,娇憨的道:“主人,耳朵今天表现的好吗?”

    洛芷珩哼了一声:“还算不错。”

    “耳朵好开心,能将那个坏女人吓晕了。以后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主人还要让耳朵做好不好?”洛耳朵一脸祈求的说道。

    洛芷珩头皮发麻,一双眼珠子虽然是假的,她这么做也是为了吓唬李侧妃,但是洛耳朵弄得也太逼真了,她都有点被吓到。以为自己是挺坏的了,可是没想到洛耳朵比她还要坏。这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

    “行了,你赶快去将你这一身的狗血给洗干净吧。晚上给你吃大块的生肉。兔子肉。”洛芷珩甩开洛耳朵的手,嫌弃的道。

    洛耳朵欢天喜地的跑开了。看着她的背影,洛芷珩只觉得这是一场甩不开的孽缘了.她吃了那耳朵,就好象和洛耳朵之间有了一种感应似的,她能知道洛耳朵的喜怒哀乐,当然穆云诃说洛耳朵感觉不到她的情绪。

    她知道洛耳朵是真的心底干净的,之前的事情也是她本性如此,不过要不是洛耳朵发/情,误打误撞的,也不会让她和穆云诃这么快的捅破那层窗户纸,倒也不知道洛耳朵是个功臣还是个小坏蛋了。

    不过今儿个洛芷珩整治李侧妃有功,倒是值得赏赐。

    小喜子带着那小厮回来,憋着笑,一脸尴尬的道:“主子娘娘,您没看到啊,那李侧妃竟然被吓得……”

    “被吓得怎么了?”洛芷珩好奇的问。

    小喜子吭哧半天也说不出来,倒是一旁的小厮憨直,忍不住大声直言道:“这有啥不好说的啊?那女人被吓得尿裤子了啊。”

    噗哧!

    一屋子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小厮还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不明白他们有啥好笑的。

    洛芷珩豪气的一挥手道:“今儿咱们对抗敌人仇人坏人,首战大捷!我高兴,给你们每个人赏银五十两,参与者都有份。赏你们一桌最最上等的席面,给你们半天假,任意吃喝玩乐去吧。不用在跟前此后了。”

    对待敌人就要毫不留情,对待自己人就要毫不吝啬!

    唔嗷一声,一屋子陪着她演戏陪她玩人的仆人欢呼起来,五十两银子啊,那是他们七八年甚至更多年的工钱啊,一下子就赏给他们,大小姐出手真阔气。

    洛芷珩又指着那还一脸茫然跟着傻笑的小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厮有点拘束的说:“小的名叫二狗。”

    洛芷珩嘴角一抽,低声轻咳两声,制止了一群人善意的哄笑,说道:“二狗太难听了,既然来了将军府,那以后就跟着小喜子一起伺候小王爷吧,等我们走的时候,你也跟着。现在就先管将军府门前事宜。以后你就叫小勇子吧,可好?”

    勇,自然是取勇敢,勇往直前之意。与小喜子放在一起倒也凑趣。而且还很表现的出二狗的勇敢憨直的性子。况且这批人是她自己选的,底细都干净,放在穆云诃身边的人多点可用之人,她也放心。

    “小勇子谢谢大小姐赐名,嘿嘿嘿。”小勇子挠着后脑笑得见牙不见眼。

    “你今天很勇敢,之前还帮了我好大的忙,让我着实是高兴不已。我就再赏你一定金子吧。这样也算是论功行赏。谁做得好,做得多,做的和我心意,我自然是不会亏待的。”洛芷珩恩威并施,倒是将气氛掌握的很好。

    小勇子还一脸惊呆的样,被小喜子踹了一觉屁股,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小喜子挤眉弄眼的提醒他,他才反应过来,连忙磕头谢恩。那憨厚的模样又引得众人一阵好笑。

    待他们都离去,洛芷珩才拉着穆云诃的手嘟嘴道:“你当真要去赴那鸿门宴?”

    “怎么?害怕了?”穆云诃抬手抚摸她的长发,声音低沉的问。

    洛芷珩嗤笑一声道:“我会怕她?搞笑!不过是觉得她没安好心,我担心我们防不胜防。”

    穆云诃目光深沉,悠然的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只怕这虎穴太深,我们进去容易,出来可就难了。李践人必定有大把的招数等着咱们呢,那可是李家,李家人知道咱们去了,他们还能坐的住吗?”

    穆云诃冷笑一声,漫不经心中却足见运筹帷幄的智慧果断:“只怕李家早就将李侧妃这颗棋子给弃之了。如若不然,那李侧妃怎么可能好似一点也不知道我们两个人的身份?一再的放肆,一再的挑衅,此刻还敢将那阴毒的目的放在我们身上。李家都已经不要她了,她还在那拼命蹦达,她自己作死,我们怎么能不顺她的意思?”

    洛芷珩惊讶的挑眉,仔细一想,便笑道:“果真是这样的。只怕那么也就现在也感觉到了。他毕竟是比他母亲有点脑子的。如此看来,我们就算去了那李家,他们也只会拼命的保全我们,断不敢让我们在他们家出事的。李侧妃这回的如意算盘又要砸了,还是砸在自己人手中,不知道会不会气吐血呢。”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总决赛投票那个依然持续求票中,宝贝们有时间请去支持咱们悍妇哈,爱你们。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