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52 盛宠震李家!食物相克的阴谋!
    李家老祖率领子孙后代共同出门迎接,在穆云诃等人还没有进大门的时候,就应景来到了前堂正厅,这是李家集体出动劳师动众最最完整的一次。

    虽然李家人一向自恃甚高,无法无天,但老祖宗度摆出这等低姿态了,李家不论男女老幼,都是心里有一杆称的。能让老祖宗都这么敬着的,绝对不是他们这个已经没落的,强颜欢笑的大贵族李家能够得罪得起的。所以李家的人还都是很有见识的闭口不言的。

    但是李侧妃心里却那么的不平和愤恨,凭什么穆云诃洛芷珩就能得到全家上下几百口的这般看重?老祖宗可是就连她回门的时候,也只是出来见了她一眼,何曾摆过这般阵仗?哼,等着吧,你们不会骄傲猖狂太久的,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她李芳菲的厉害。

    穆云诃率先下车,抬头的时候李家大门已经完全打开,只是从这外面的气势来看,就能窥见里面的庞大气势和规模强大了。他甚至还看见了里面远处匆忙走来的一群人。不过穆云诃的目光甚至没有为那群人多停留一秒中,继而转身将目光落在了马车上,伸出手,温柔的道:“阿珩,来。”

    马车里立刻伸出来半个小脑袋,圆溜溜的大眼睛本是细长的狐狸眼,但因为好奇而瞪圆,看上去十分机灵可爱。她吐吐舌头,可爱的小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而后警惕厌恶的道:“耳朵闻到了腐朽的味道,好臭!”

    她小手不停的煽动着自己的耳朵,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瞬间将目光落在了那些已经迈出大门的人身上,小小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尖叫:“有杀气!”

    这句话极具杀伤力和震慑力,因为少女的稚嫩和尖锐而矛盾的隐带杀伐冷厉,瞬间在空气中炸开,令人头皮发麻,全身僵凝。

    李家人的脸色,从老祖宗到十几岁的孩子,皆是巨变。

    穆云诃挺拔的身子慢悠悠的转过来,目光也是漫不经心的扫过李家众人。虽然李家的人都站在那高高的台阶之上,但穆云诃的目光却仿若凌驾他们之上,在俯瞰他们,轻蔑,讥讽,冷冽,杀机四伏!

    那一瞬间的目光对视,令人有一种兵戎相见的可怕杀戮惴惴之感。着实令人血液凝固,浑身冰冷。

    “老朽率全家老小恭迎小王爷驾临,小王爷吉祥。”李家老祖面色变换过后快速变换过来,不慌不忙的请安,竟然是用他百岁老人的姿态给穆云诃下跪,那缓慢的动作因为苍老而显得笨拙,但也更显出对穆云诃的恭敬。

    可他当众对穆云诃下跪,着实也是在给穆云诃上眼药了。别人可不一定都知道穆云诃那高贵的值得他们下拜的身份,他们会以为穆云诃以小托大,不知道尊老爱幼,没有尊卑,仗着自己小王爷的身份就目中无人了。

    按照正常人的逻辑,这个时候穆云诃会上前将李家老祖扶起来,或者是喊一句平身之类的客气话。这样李家老祖就不用真的跪下去,而后面的人,也可以不必在下跪了。

    但是,没有!

    穆云诃一句话没有说,甚至连一个表情都欠奉。就那样负手而立在马车之前,颀长的身子随虽然单薄,却因为他那一身气度和俊美容颜而显得更加尊贵。

    李家老祖百岁高龄的老人,就这么伤不起下不来的真的给穆云诃跪了。纵然不情愿不甘心很窝囊,但他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跪,更下不来台。莫不如豁出去了,还能让穆云诃觉得他心中是敬重穆云诃的,这般若是能给李家在穆云诃的心中取得一个好印象,倒也值得了。

    穆云诃见李家老祖下跪了,目光便漫不经心的扫向那群还站着的李家人,李家人也是将那灭国之君的能屈能伸传承到了极致,说跪就跪,毫不含糊。

    “恭请小王爷金安!”浩浩荡荡几百口人齐声请安,门里门外跪了一长串的人,场面着实浩大惊人。

    而穆云诃并没有急着叫人起来,而是转身,在众目睽睽之下,冷声道:“你还不滚下来。”

    李家人一愣,皆以为穆云诃这是在说洛芷珩呢,这语气,可不这么友善啊。难道洛芷珩失宠了?还是说洛芷珩得宠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假象谎言?

    很快,一条活泼利落的娇小身影从马车里翻滚出来,落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的时候娇娇悄悄的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女孩,俏生生的道:“耳朵滚出来啦,主人也快出来吧。”

    穆云诃冷哼一声,再次伸手上马车,声音却如同春暖花开一般,离开了寒冷,充满了温和:“快下来吧,一群人等着给你请安呢。”

    好打一巴掌,就这么无形的也能玩穆云诃这一句话,而响亮亮的落在了李家百口之人的脸上。

    他们不能起身,因为穆云诃没有让他们起客,可是穆云诃不让他们起客的原因,却是因为马车里的人还没有下来,是因为他要让他们这群人也给马车里的人请安!

    这普天之下,能让大皇族李家请安等待跪着的人,可真是一只巴掌都数的过来,谁还能有这么大的面子?李家人都怒不可遏,觉得穆云诃这是在打他们的脸,可是这一巴掌,他们还必须笑着生受了。

    马车里一只洁白玉手伸出来,落在了穆云诃一直等着的手掌里,而后车帘瞬间被掀开,一抹火红张扬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众人眼底,容颜精美,气度高傲,目光桀骜,嘴角的笑似乎也在告诉这种人,这个女子的刁钻和盛气凌人。

    她只在车辕上走了两小步,就被穆云诃拉着半抱下来,护在怀里,勾起她鬓间不经意落下的秀发,亲昵而自然的为她挽在步摇之后,行云流水的动作熟念仿若历经千百遍。他理所当然,她受之坦然,盛宠之言,名不虚传!

    这人不是洛芷珩还能有谁!

    诺大的皇家园林门前,几百口人的声势里,瞬间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看着那站在他们面前的一对神仙般的年轻人,心里真是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了。1bpIJ。

    谁没有过年少之时?谁没有过喜爱之人?但他们在穆云诃洛芷珩这个年纪的时候,在做什么呢?男子吃喝嫖赌,不务正业。有了家室甚至孩子,却还是愿意流连在外,沾花惹草。他们也曾宠爱过一人,却只是三两日新鲜,断不会做到穆云诃今日这般,举手投足间,不需多言,便可窥见他说真的将这个叫洛芷珩的女人宠上心尖。

    女人在洛芷珩这个年纪,早已嫁人,甚至已经生了孩子,只怕已经在为丈夫夜宿哪里,又拥抱着哪个女人而黯然神伤,猜忌嫉妒吧。哪里会有这般盛宠?更别提是被丈夫这般体贴细致的抱着簪发了。成婚之后,就算是想出来都难,必须要有正当理由,更别提是和丈夫一同出门,那更是难上加难了。一样要有十分充足的理由。

    如此一想来,还真是可悲。他们这些大家闺秀,能嫁入李家,拿出来哪一个身份都要比洛芷珩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可偏偏他们却没有洛芷珩幸福。一瞬间,本来还有点心气不平的人民情绪波动极大。

    有羡慕嫉妒恨流窜的地方,气氛总不会太好。

    可是穆云诃与洛芷珩就不是那会照顾别人心情和气氛的人。穆云诃并没有和洛芷珩多说一句话,只是一直牵着她的手不曾放开,他薄冷的目光扫向那群人,淡淡的威压,凌厉的放出。

    李家老祖率先感觉到,掀开苍老的眼皮看了一眼,眼角一颤,心中是有不甘和屈辱,但到底还是看在穆云诃的面子上,再度请安道:“恭迎小王妃驾临。”

    “给小王妃请安,小王妃吉祥。”李家众人不得不开口。

    洛芷珩嘴角含笑,目光直直的落在了李侧妃的身上,她看见了李侧妃眼中的恨意与恼怒,李侧妃跪在那里都似乎比别人高出一截,这般的不协调,狂傲,洛芷珩笑得更欢快了,转脸却嗔怪的对穆云诃道:“快点让他们起来吧,李家老祖宗上了年纪了,怎么能真的让他跪呢?”

    李家的人就竖起了耳朵听,洛芷珩这样的语气和男人说话,还是在外面,实在是没有规矩的,他们倒要看看穆云诃会怎么做?一嘴巴将洛芷珩扇到一边去?

    出乎众人意料的,穆云诃只是淡淡的道:“都起来吧。”

    没有反驳和怒斥,也没有刻意讨好和纵容洛芷珩,只是这样冷漠的一句话,却是给了洛芷珩面子,看不出来有多么宠爱,可是无形之中就是让人知道,这就是这个男人对洛芷珩的纵容和在乎。

    她的话果然对穆云诃来说是重要的!

    李家老祖和李大先生飞快的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见了震惊和凝重。不用多说,他们知道接下来要对待洛芷珩的态度就要调整了,他们甚至可以大面积的着重在乎洛芷珩的情绪。一个女人的枕边风可是比一群男人的良苦直言有用得多。更何况这穆云诃是个爱美人的?

    “小王爷还请快点进府,酒菜已经备下了。老朽知道今儿个是你们一家人团聚的宴席,本不应该擅自参与的,,但是今儿个既然是在家里白摆宴,老朽就当是给小王爷小王妃接风洗尘了,小王爷不介意老朽等人打扰你们一家的聚餐吧?”李家老祖笑米米的说道,目光不经意的扫了眼洛芷珩,却见洛芷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禁一惊,连忙用这周的眼皮遮住眼睛。

    他和洛芷珩是有过交锋的,洛芷珩凌厉犀利,咄咄逼人,言辞凿凿,着实不好对付。也因为洛芷珩,李家人第一次是被皇帝惩罚了,李侧妃也被迫交出了王府大权。洛芷珩一场朝堂之争,舌战群儒,就兵不血刃四两拨千斤的将李家给困死。

    现在好不容易李家脱困,穆云诃却回来了,而且身份让李家人觉得喘不过气来。李家原来一直是在钢丝上行走,一脚踹在铁板上,就想着能给踹碎了,实际上他们愚蠢的不知道这块铁板千层后,万斤重,这条钢丝之路险之又险。现在他们只能加起尾巴做人,不敢招惹穆云诃一点,只是洛芷珩是个变数,就怕洛芷珩睚眦必报,看来李家人不仅需要笼络洛芷珩,还要谄媚与她。

    穆云诃淡漠的态度看不出喜怒:“无所谓。”

    李家人自然高兴了,可是李侧妃却不高兴。一堆人再一次吃吃喝喝,她怎么可能有机会动手呢?第一次觉得自己家人竟然是这么的碍事。李侧妃心中不悦,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不停的想着对策,怎么样才能让其他人都离开呢?

    相较于李侧妃的心中不安着急,李家人里面还有一个是心绪不宁的。

    李仙儿站在人群之中,看着那俊美非凡的穆云诃,只觉得一颗心都不安分的跳动起来,快要跳出胸膛了。她面红心跳,眼睛里的妩媚几乎能滴出水来,目光毫不掩饰的表达着爱慕和欢喜,直勾勾哦看着穆云诃,就希望能得到穆云诃的一个回应。

    她从那天看见回来后的穆云诃之后,更加是不能控制得住自己思念他,喜欢他的心情了。多少个日夜里,她梦见他抱着她,如同抱着洛芷珩那样,梦见他亲吻她,如同大漠之中亲吻洛芷珩那般,还梦见他为了她而抛弃了洛芷珩……

    然后这个梦就醒了,可是即便如此也足够她心动不已的回味无穷了。只是她每一次都会自动的用思想将这个梦的结尾给续上。那就是穆云诃为了她抛弃洛芷珩之后,洛芷珩死皮赖脸的不愿意离开这里,还非要和穆云诃在一起,还哀求她给她一个机会,哪怕是让她做个姬妾都可以。

    然后她就可以将洛芷珩踩在脚底下,肆意蹂/躏羞辱和践踏了。她无情的将洛芷珩买到了妓院去,她和穆云诃一起看着洛芷珩被无数个男人占有,让洛芷珩成为了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天下闻名!

    每一次想到这样的结果,想到了穆云诃是属于她的,想到了洛芷珩再也不是她的对手,利息按而就有一种暴虐的块感在身体里流窜,她开心的恨不能尖叫。

    可是今天,情况又是这样不利于她吗?她看见穆云诃那么温柔宠爱的对待洛芷珩虽然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冷漠,可是对洛芷珩,却是所有人都不能享有的动听。她也想要!

    李仙儿迷恋的目光从穆云诃的身上收回了一下,立刻就恶狠狠阴森森的看向了洛芷珩。见到洛芷珩一直站在穆云诃身旁,接受他们的顶礼膜拜,她就恨不得立刻一剑杀了洛芷珩。

    感觉到了有恶毒的目光看着自己,洛芷珩将延伸从李侧妃那不甘着急的脸上收回来,准确无误的找到了目光来源,正好看见了李仙儿的眼中。

    啧啧啧,她在心里一顿咂舌,而后亲密大胆的缩进了穆云诃的怀里,搂着他的腰身低声耳语道:“你这个讨厌的家伙,竟会拈花惹草的。看看那李仙儿幽怨憎恨恶毒的目光哟,吓死人了。”

    穆云诃连看都没有看李仙儿一眼,薄唇却又淡淡的不屑划过,轻轻拍了洛芷珩肩膀几下,低声道:“忍耐一会,若不喜欢她,回头处理了就是。”

    李仙儿,在他的口中,仿若就是一件极其不值钱的……垃圾?!说处理就处理?

    可是洛芷珩就是坏心眼的感到开心,搂着他娇笑不已,引得四周的人频频侧目,均是对洛芷珩这番大胆放肆的举止感到不耻。李仙儿更是气得涨红了脸。

    一行人终于到了正厅,从里到外一共六张大桌子,这李家山要让所有嫡出的自私孙子和媳妇都上席面啊。李家老祖将穆云诃请到了主桌的正位上,他本来也只是谦让一下,虽然穆云诃身份尊贵,但毕竟年岁尚浅,理所当然的不会坐在主位上。

    但是穆云诃就那么心安理得的坐下了,还拉着洛芷珩一起坐在那。下面的人脸色就有点不这么好看。洛芷珩可不管这些,笑着招呼道:“大家都坐下吧,不用客气。虽然我们是第一次来李家做客,但我们和李侧妃也算是亲戚,李家也就不是外人了。都不用据拘束的。”

    李家人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李侧妃再也忍不住的站出来,有点咬牙切齿的笑道:“小王妃说笑了,这怎么说也是李家,该是我们对小王爷小王说不用客气的。今天是我请客,可是没想到老祖宗他们这么热情,这样也好,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就应该多亲近亲近的。小王妃还是做到我身边来吧。这一桌他们爷们吃吃喝喝的,我们也插不上话不是?”

    洛芷珩一脸单纯的道:“不行,我要和穆云诃在一起的,我要看着他,他身子骨不太好,滴酒不能用,而且他的脾胃也不太好,吃东西要格外注意,万一不注意,吃了什么相克的东西就不好了。”

    李侧妃本来还心急着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穆云诃中毒呢,此刻听洛芷珩的话,她倒是眼睛一亮,一脸笑容的道:“如此,那小王妃可要好好陪着小王爷呀。我去看看厨房的菜肴怎么样了,还要赶快添几道好消化可口的菜才好。”

    家同进动劳。“好啊,辛苦李侧妃了。”洛芷珩一脸感激的笑道,桌子下面,她的小手被穆云诃紧紧握住,惩罚似的轻捏,又仿若爱不释手的把玩。

    洛芷珩回以一笑,目光狡黠。好似再说,李侧妃那么着急的想要算计我们,却因为她家这群杀了吧唧不长眼的老东西给搅和了,我于心不忍啊,这才给李侧妃提个醒,让李侧妃赶快想到好办法来收拾我们啊,她若无法收拾我们,今天这出戏还怎么看下去呢?

    穆云诃对洛芷珩的淘气顽劣是没办法的,只能瞪她一眼作为警告。

    原来洛芷珩是故意让李侧妃知道穆云诃身体不好,不能沾酒,不能随便吃菜。就看李侧妃够不够聪明了,能不能想到在这上面做手脚了,只要是李侧妃做了手脚,他们就能知道李侧妃究竟要用什么办法将那个毁容的花开塞给穆云诃,也能将李侧妃给赶尽杀绝。

    “小王爷与小王妃真是鹣鲽情深啊,也难怪小王爷如此宠爱小王妃了,就看小王妃对小王爷的这般爱中和在乎仔细,小王妃也值得人这般疼爱啊。”李家老祖感叹的笑道。他年岁大了说什么都不打紧。

    洛芷珩含羞似的低下头不言不语,眼角却挑了一下,瞥向站在门口侯着的小喜子,小喜子对她眨眨眼,她便笑容更浓。

    不一会穆云锦就来了,他是被抬来了。安放在穆云诃的身边坐下,脸上还有伤,看上去有些憔悴,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的俊美。坐在穆云诃身边,他看了眼洛芷珩,对穆云诃点点头,而后一言不发。

    洛芷珩对穆云锦的伤真的一点内疚也无,就算曾经是有那么一点的,但现在李侧妃做了这些事情,洛芷珩对他们母子只有厌恶了。而且洛芷珩有点为穆云诃感到可悲,李侧妃绝对称不上是一位好母亲。

    得到了那种良药,能让伤口尽快好起来,她却都没有给穆云锦用一点,看穆云锦脸上的伤就知道了,而李侧妃脸上的伤可是比穆云锦严重太多了,却都一夜之间恢复的差不多了。李侧妃的自私,早晚会害了她自己,穆云锦倒也因为李侧妃的自私而躲过一劫。

    菜肴接连的端上来,都算得上是有了心意的,摆放在穆云诃面前的,都是柔软可口好消化的东西,

    李侧妃款款走来,笑容满面的道:“知道小王爷不能随便吃东西,我特意让厨房做了这些,味道可口又好消化,而且对脾胃还有很好的功效,小王爷可要多吃一点啊。对了,不能喝酒是吗?我让人泡了上等茶来,小王爷一会就以茶代酒吧。”

    看上去像得很周到热情,但那几样菜都显得有点古怪,那茶水也没有说是什么茶。

    李家老祖高兴的说了句开席,等着上位者动筷了,他们才开动。

    “李侧妃好周到啊,穆云诃你可要多吃一点,这可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呢。”洛芷珩笑米米的给穆云诃夹起一筷子菜,放在他的碟中。她挑眉扫了眼李侧妃,刚巧看见李侧妃的眉头轻蹙了一下,洛芷珩心里一笑,哎哟,看样子她是加错了了呢,不合李侧妃心意哦。

    穆云锦也抬起筷子,伸向了那几盘精致的菜肴,李侧妃却有点反应大的清咳一声道:“云锦!那是给小王爷专门准备的,本就不多,你吃别的。”

    穆云锦的脸色本就阴沉的,此刻听母亲这样说,就有点挂不住了,甚至还有些个觉得丢脸。他们现在寄人篱下已经够窝囊的了,可是母亲竟然还要如此低声下气的讨好穆云诃洛芷珩,穆云锦觉得这饭根本就吃不下去了,他快被堵死了。

    猛地放下筷子,穆云锦阴沉的扫了眼穆云诃和洛芷珩,沉声道:“你们吃吧,我吃饱了。送我回去。”

    “你都还没有吃呢,怎么就吃饱了呢?别生气嘛,李侧妃也是好心啊,这么多东西穆云诃一定是吃不了的,你也来尝尝,看看李侧妃精心安排的食物究竟有多美妙?”洛芷珩热络的招呼穆云锦,说话间,她看向李侧妃,目光带着戏虐。

    李侧妃不知为何心中一惊,感觉好像自己被洛芷珩看透了一般,她连忙撇开眼睛,忽然觉得穆云锦离开也好,最起码不用担心他有危险。

    “云锦身体也不太好,这一身的伤,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做母亲的疏忽了,既然这孩子没胃口,那就送他回去休息吧,等他好了,让他在好好和你聚聚,小王爷看可好?”李侧妃竟然有些哀求的目光看着穆云诃。

    她是真的想让穆云锦离开。都说虎毒不食子,这李侧妃倒是还有一份良心,护着她儿子,可是她儿子是儿子,别人的儿子就是杂/种吗?就该死吗?就活该被她看了不顺眼就要祸害吗?

    洛芷珩心里忽然就有一股怒火,李侧妃越是看重她的儿子,她就越是要让李侧妃也品尝一下锥心之痛!不知道痛,她就永远不知道别人的痛有多苦!

    “既然这样,那就不勉强了,快点送他回去休息吧。”洛芷珩开口道,她代替穆云诃说话,是穆云诃允许的,一种无形中她有话语权的感觉笼罩着李家人,让李家人对洛芷珩越发的小心翼翼。

    “好好,好孩子。那几道菜要点吃,凉了就不好了,都尝尝啊,味道都很好的。”李侧妃笑米米的道。

    洛芷珩睫毛轻颤,藏起眼中的一抹讥讽冷笑,还真聪明啊,是要从食物相克上玩阴谋么?不怕,陪你玩!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嗷嗷,坐在这里觉得屁屁都不舒服,唉,感叹。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大赛决赛投票那个宝贝们记得支持悍妇哈,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