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54 害人步骤步步紧扣!
    洛芷珩的话,正合李侧妃心意。只有让穆云诃脱离了李家这么多双眼睛,她才有机会对穆云诃下手。虽然穆云诃没有吃了那些东西,但是能够有这样的结果也不错了。

    李侧妃连忙殷勤的招呼洛芷珩带着穆云诃就要走。可是李家老祖此刻是越发的怕穆云诃再出差池了,竟然是再度插手了。

    “不要过多的让小王爷移驾了,就安排在北处的那个院子吧,那里环境清幽,距离厅堂不远,很适合小王爷此刻过去休息。芳菲啊,你就带着小王爷去那吧。”李家老祖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李侧妃就好象被一百只苍蝇堵住了喉咙似的,全身都泛着腐朽的恶心和厌恶感。但她不能不听老祖宗的话,便强颜欢笑的道:“老祖宗说的是,还是老祖宗考虑的周全,芳菲这就带着小王爷过去。”

    哼,不论是在哪里,今儿个她都一定会让穆云诃栽跟头的。

    “那就有劳了。”洛芷珩虚心道谢,一边扶着看上去极其虚弱的穆云诃离开。

    穆云诃这般作态,给人一种他的身子骨非常不好的假象,也是为了要迷惑李家人的眼睛。穆云诃是不会放过这么多年来,对穆王府的事情擅自插手的李家,但是穆云诃一直是师出无名的,李家又老狐狸似的因为他的身份而立刻收敛起了爪牙,让穆云诃无法抓住把柄。

    所以穆云诃和洛芷珩商量之后,决定要在李家表演一出戏,让李家人觉得穆云诃不过是外强中干,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忌惮的,如此才能让李家放松警惕,继续张牙舞爪的,那穆云诃就能尽快的抓住李家的错处,将李家一杆子打死,让李家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李家老祖看着穆云诃等人离开,浑浊的眼睛里精光闪烁,他捋着胡须一脸沉思,众人皆不敢打扰。

    半晌,李大先生实在忍不住的问道:“老祖,您怎么看?”

    李家老祖沉声道:“我实在是看不透这穆云诃,太高深了,虽然看上去身子骨确实不太好,可也决不能掉以轻心了。占卜神官可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起的。倒是那洛芷珩,到有几分意思。”

    “她?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当日她对咱们李家的羞辱可读还历历在目呢。若不是今日穆云诃咸鱼翻身,她有了个好的保障,这次她回来,我就决定要灭了她了。只是可惜,现在她又穆云诃这么个护身符。”李大先生嗤之以鼻的道。

    “不要小看她。她当日敢当着皇上的面给我们没脸,今日感在我们家就掀桌子,未必就是她鲁莽为之。有的时候看似愚蠢的做法,又何尝不是一种睿智的表现呢?大智若愚,也不过如此罢了。”李家老祖一脸冷笑的道。

    他倒是看透了几分,可终究是不敢下断论的。但是穆云诃绝对会是一个比洛芷珩还要难对付的角色,李家必须要小心了,这一番交锋,穆云诃话不多,可却是实实在在的震慑住李家上下的。在穆云诃面前,李家人武部夹着尾巴做人,生怕惹怒了他。这就可以见识到穆云诃的能耐和无形威严。

    “找人看好了芳菲,不要让她做出什么糊涂事来。我看她今日很是不对劲。”李家老祖目光阴沉的道。

    “是,老祖宗。”

    ——

    李侧妃将人带到了一座环境清幽雅致的院子里,将西厢房指给他们:“你们就在这间房间里休息吧,那正房已经好久没人住了,有些潮气。我让丫鬟给你们上茶。快进去吧。”

    洛芷珩笑着道谢,待李侧妃带人下去,洛芷珩脸上虚假的笑容终于维持不下去了:“什么玩意!恶心。”

    “行了,进去看看吧,这不是那贱妇安排的房间,估计也没有什么不妥。”穆云诃搂着她的肩膀进屋,环顾四周,确实典雅,便安然落座,把玩着手下的精雕扶手道:“对于李侧妃接下来的动作,阿珩怎么看?”

    洛芷珩一挑眉,妄想了门外已经黯淡下来的天色,笑容高深莫测:“她想要给你赛女人,不到晚上又如何能安排的好呢?只有月黑风高的夜晚,才方便她行事呀。你且看着吧,这天色渐暗,她这一壶茶,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能送来呢。”

    “所以你出门的时候就故意拖延?就是为了拖延到午后再来,如此一再耽误时间,便会轻易的到达天黑?你故意给那贱妇害我的机会?”暗沉的眸子里似有野兽在凶猛咆哮,冷冷的光点在他某地汇集成星辉,丝丝线线汇拢最后完全袭向洛芷珩的眼眸,那么深沉,幽暗,淡漠。

    洛芷珩嘟嘴跺脚:“你别不识好人心啊。我这还不算为了减少更多的麻烦?为了避免那李侧妃过多的阴谋吗?事情多了总是难免会出错的。我就想,若是真的来的早了,李侧妃势必会想尽一切办法挽留我们,将我们留到晚上,那期间可就不是一个两个阴谋算计那么简单的了。”

    “你看咱们刚来这李家多大一会,李侧妃这顿饭就是别出心裁花样百出味道独特,好悬你就没命了呢,若是我们真的被她蛮缠的在这李家待上一天,我用脚指头想都能想到,我们忽悠多紧张狼狈呢。”

    “更何况,我们来晚了,也能打压一下李家人的嚣张气焰,更能挫挫他们的锐气。而我们又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不是一举多得?还有,我们声调那些没必要的阴谋,我直接帮李侧妃熬到天黑,让李侧妃将大戏直接搬上来,我们就直接看好戏,这多痛快。”

    穆云诃听着她花样百出的解释和说话,只觉得好笑。可是心里又为她的机敏精怪而喜爱不已。伸出手,声音低沉的仿若那从高处流淌坠落的瀑布,沉重里带着清澈,又有被风拂过的温柔回荡,着实令人沉迷不已:“阿珩,来我这。”

    洛芷珩哼了一声,却还是跑到他身边,手腕立刻便被他握住,纤细腰肢上缠绕着他仿若带着嗜骨缠绵的柔蛮之力,轻而易举的将她掳到怀里。他怀里有个世人不知的安稳之地,双腿是宝座,胸膛是靠背,手臂是扶手,一切精心打造,一张宝座,当今天下,只有一个洛芷珩能安然居之。

    “以后万不可如今日这般鲁莽了,你当场翻脸掀桌,你想没想过,你之前所有的隐忍算计和安排,很可能就要付之东流了?那李家老祖不是个寻常之人,我看得透,他的心思不在南朝皇帝之下。他有野心,今ri你我当众让他与李家人出丑,他心中必定嫉恨。”

    “就算他们今日忌惮我们,那也是因为你我今日身份不同往昔,让他们有高山仰止的压迫感。可若有朝一日,你不是你,我也不是我,我们的身份都变了,那李家还有什么避讳呢?我们今日如何对他们,只怕他们未来就会加倍还给我们。”

    “我并不怕李家什么,铲除李家我也势在必得。可是在这之前,难保李家那沉不住气的,会找你麻烦,伤害到你。你若有什么不妥,我该如此自处?你可有想过?”穆云诃清清楚楚的为她分析利弊。

    他的女人他很了解,洛芷珩不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她虽然有的时候会鲁莽,但智慧却不少。今日的做法必定也有她的考量在里面,可是在穆云诃看来却还是太危险了。他不得不将其中利害关系拿出来摆明了告诉她。

    “你别着急,我都懂。只是今日我若不掀桌子,李侧妃势必还会想尽办法的让你继续吃那些菜。我们不可能拒绝的太过于明显,倒不如我借题发挥,毁了那些菜,这番怒火之后,李侧妃就算想要重新上菜,我们也可以毫无顾忌的拒绝继续用餐了。”

    “我知道你心疼我担心我,但是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就是为了你,我也不会让自己有事情的呀。你就放心吧。我们接下来还要对付李侧妃和那个花开,我倒是很想看看毁容之后的花开究竟是什么样的。”洛芷珩搂着他的脖颈,软绵绵的道。

    他们说话毫无顾忌,是因为洛耳朵这个宝贝蛋在这。已经将例外探测的清楚,没有坏人,外面又有小喜子和小勇子把守,他们可以放心说话。

    “哼,天都快黑透了呢,这壶茶还没有上来,难道真如你所说那般,这壶茶要等天黑透了才来?”穆云诃冷笑一声,满眼冰冷。

    二人瞒不住的聊天,他们不着急,因为他们知道着急的那个人是李侧妃。

    而此刻,在李侧妃住的地方里,李侧妃正一脸着急的催促道:“你快一点啊,究竟在干什么这么墨迹?”

    花开在房间里面的声音窜来,听上去隐隐带着兴奋,快意,期待和不耐烦:“不要催我!今天这件事情关键在于我,能否成功也在于我了,我这是为自己谋幸福,自然要慎重一些了。很快就好了,不要急。”

    花开的话让李侧妃气得差点没下令让人将花开弄死!

    这个贱女人,竟然这种时刻了还想着勾/引?幸福?可笑之极!她要给花开的绝对不会是幸福,而是灾难。她会让所有胆敢背叛她的人都知道,他们是没有好下场的。

    不过为了稳住花开的情绪,李侧妃还是耐着性子笑道:“反正也是大晚上的,不会有灯点燃的,他什么也看不见,你妆容在美不也就那个样子?”

    也改变不了丑八怪的事实!一张脸都扭曲了,恐怖吓人,还化妆?太可笑了!

    花开刚刚烧伤没几天自然不能化妆,她的脸上还有药膏,全都被烧得扭曲了,而这场大火中烧坏扭曲的不止是花开的那张脸,还有她的心!她似乎已经不知道疼了,竟然真的在化妆。她给自己画眉,烧的一根不剩的哪里还有眉毛呢?

    她就用眉笔在眉毛的地方一笔一笔的画出来,又粗又弯的眉毛,在她扭曲的皮肤上看上去好像两条恶心丑陋的虫子,正伏在她的脸上。

    她还给自己涂抹胭脂水粉,仔细的仿若自己真的是要出嫁一般的慎重细腻,可是她那张脸已经被烧的完全褶皱起来,坑坑洼洼,一点原来的面貌都看不出来,黑乎乎一片,就算是涂抹了白面,也不能遮盖住她本身的丑陋。

    而因为她的伤势害没有好,她如此一折腾,精油血水和黄水从破碎的脸上流出来。昏暗灯光下的铜镜中,只能看见一个被血水黄水流了满脸,将胭脂水粉都冲刷的仿若一道到爬虫一样的脸,狰狞的眼珠因为眼眶的塌陷而格外的奥凸,一样塌陷的鼻子将两个鼻孔凸显,整个人仿若女鬼一般可怕、恐怖。

    她没有了头发,就紧贴着头皮的那一层卷卷曲曲的,偏偏她还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仿若看见了绝世大美女一般,伸出干尸一般的手,柔情似水的抚摸自己干瘪可怕的肌肤,笑得令人毛骨悚然,呢喃道:“花开,你好美,你看见了吗?今天就是你出嫁的日子呢,只有你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穆云诃那样的绝世美男子。今天,你们就要成为夫妻了,快点吧,快点去做他的女人,他一定会很疼爱你的。”

    花开的神经明显不正常了,打击太大,情况太惨烈,以至于花开无法承受毁容的巨大变故。

    原本的花开也确实是一个清秀的女子,但是这一场大火将她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丑八怪,一个妙龄少女如何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而且她的受伤还是无妄之灾,完全是李侧妃害得,花开更是受不了。

    现在花开就一个想法,得到穆云诃,成为穆云诃的宠妃,然后让穆云诃杀了李侧妃。为自己报仇。

    这样偏执的想法,让花开渐渐大笑出来。门外再一次传来了李侧妃不耐烦的声音:“你好了没有?快一点吧,不然一会穆云诃走了,你想要得到他的梦想可就要落空了。”

    花开目光阴森森的,但是这一次她制止住了自己暴虐的情绪。最起码李侧妃这句话还是对的,穆云诃要真的走了,她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连忙站起来,穿上她让李侧妃给她准备的火红嫁衣。然后走出了房间。

    她一出门,李侧妃的脸唰一下就变得惨白,差一点没被吓得尖叫出来。

    “怎么?我很美是不是?你也被我的美丽惊艳了是不是?你说穆云诃会不会也对我一见钟情呢?他也会拜倒在我的裙下的对吗?”花开一边用她想象的妖娆妩媚说话,一边扭着腰走向李侧妃。

    李侧妃只觉得胸腹间翻江倒海的难受,她想吐!可是她又必须忍耐,不然一定会惹毛了这个疯狂的家伙的。而且花开一步步的靠近,李侧妃就有一种脚底发凉,全身汗毛倒立的感觉,吓得她也不自觉的往后倒退。

    芷意她意睛。“你站住吧,你准备好了吗?我们可以走了吧?”李侧妃哆嗦着问。外面天已经黑了,华灯初上,虽然不是最好的时机,但她已经没办法了。

    花开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走到了李侧妃的面前,大大的眼珠子格外吓人,让李侧妃想到了洛芷珩让人挖出来的那双眼睛。李侧妃猛地闭上眼睛,感觉到花开的气息都喷洒在了她的脸变,李侧妃真的没忍住的干呕了一声。

    “你做什么?”花开尖叫一声,猛地推倒了李侧妃:“你嫉妒我是不是?你竟然感将我的喜服给弄脏了。我杀了你!”

    李侧妃大惊失色的道:“你疯了啊?快点住手!喜服没脏,快点住手!来人啊,快来人啊,救救我。”

    外面的丫鬟立刻跑进来,一眼看见花开,丫鬟们可没有忍着,一个比一个尖锐的尖叫起来,口中大喊:“见鬼了!”

    花开一听这话怒不可遏,一把揪住了李侧妃的头发尖叫道:“他们为什么说见鬼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喊?你这个践人,下践货!你还得我好惨啊,我要杀了你!”

    “不不不!他们不是在说你,他们是在说我。你不要激动,你是最美丽的女子了,任何男人看见你都会为你倾倒的。他们会想方设法的去得到你,你是天下第一美人。穆云诃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你们两个是绝配啊。你还想不想嫁给穆云诃了啊?他马上就要走了啊,你若是在不去见他,就见不到他了。”李侧妃急中生智,拼命安抚道。

    “是这样吗?”花开似乎听进去了,她冷静了下来,但还是恶狠狠的问道。

    李侧妃心中有苦难言,之前以为花开之时毁容了,看花开和她讲条件的样子,明显是个正常人啊,可是今天早上花开就开始不正常了。自言自语,还总说自己是最美的女人,还会和她大呼小叫,整个人都是不正常的样子。

    李侧妃那个时候就感觉到,花开疯了。

    虽然不知道花开怎么会疯了,但是将一个毁容的疯子送给穆云诃,李侧妃想一想都觉得激动开心。所以她还是按照原计划来做。

    她原本的计划,就是等穆云诃来了,想办法个穆云诃吃了泻药,她知道现在不能弄死穆云诃,也不可能在李家弄死穆云诃,所以只有泻药最稳妥了。技能让穆云诃不舒服,浑身无力,还能找借口让穆云诃留下来。

    然后等到晚上,她就可以给穆云诃下春/药在茶里。当然她已经想好了要将洛芷珩等人给支走,就连借口她都想好了,一定会万无一失的。

    等把人支走以后,她就让人将穆云诃抬到别的房间,等穆云诃药性发作,她就让花开进去,这样花开不会反抗的前提下,这两个人自然就水到渠成了。而就算洛芷珩等人提前回来也不怕,那个时候正好他们去抓歼。到时候让所有人都看见穆云诃的丑态,竟然饥渴到不论什么人都上,就连丑八怪也不放过。到时候穆云诃的名声一定是破碎道再也扶不起来了。

    而说不定洛芷珩还会一怒之下离开穆云诃呢。毕竟谁也不想要一个这样让自己丢脸,给自己戴绿帽子的男人做相公吧。

    然后的事情就好说了,她不仅害了穆云诃,还能将花开给除掉。她就不相信穆云诃会留着花开这个祸害。对于穆云诃来说,花开就是一个障碍,一根刺,不除不快。届时穆云诃亲自出手,解决了她的心腹大患,她真的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花开一死,她当过妓/女的秘密就会永远的成为过去。就算花开的主子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她并没有杀了花开,花开的那个主子要报仇也找穆云诃报仇去。

    主意是那么的完美,李侧妃都要为自己的聪明智慧而鼓掌喝彩了,但是事情偏偏就出现了纰漏。

    穆云诃等人来的非常晚,泻药没有下成, 临时起意的食物相克的法子也没成功,这些都让李侧妃焦躁不安。

    但是峰回路转,老天帮忙,竟然让穆云诃病发了,这样穆云诃的身子不好,又不能走了,她的机会就来了。只是老祖宗可恨,竟然将穆云诃安排在了距离她住所那么远的地方,让她行事有些不方便。

    不过不要紧,接下来的一切都会按照她的想法发展下去的。但偏偏花开这个疯子现在竟然发疯了。李侧妃觉得自己也快要疯了,怎么就那么不顺利呢?

    心里恼怒,但李侧妃还是强颜欢笑的道:“是真的是真的,你快点和我走吧。你可记住了啊,你要在正房里老老实实的等着穆云诃去找哦啊你,我会尽快安排穆云诃去的。你如果不想让这件事情搞砸了,你就要听我的话,不然别说你得不到穆云诃,说不定还会被穆云诃厌恶。”1bsbr。

    “好,我听你的,咱们走吧。”花开果然听话老实下来了。

    李侧妃暗暗松了一口气,让人给花开披上了一件黑袍子,带着花开离开。等到了穆云诃所在的院子的时候,李侧妃让花开藏在墙外,自己走进去,热情的对门口的小喜子小勇子招呼道:“小喜子,你们俩快过来,我让人带来了一些好东西给你们主子娘娘,外面那群丫鬟抬不动了,你们两个小伙子快去帮个忙。”

    小喜子笑米米的就道:“奴/才要先问过主子娘娘。”

    他话音刚落,里面就传来了洛芷珩的声音:“李侧妃要给咱们东西,哪有不要的道理?快点去帮忙搬进来吧。”

    “奴/才遵命。”小喜子应了一声,立马欢天喜地的带着小勇子出门去了。

    院子里瞬间空了下来,李侧妃对暗处使了个眼色,花开立刻猫着腰顺着墙根快速进入了院子,一路直奔正房。

    李侧妃眼底闪过一丝冷色,而后亲自端着托盘进了厢房,脸上笑容真挚的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刚刚回去给你们找了几件小玩意,耽误了时间。别人来给你们送茶我也不放心。快来尝尝,这可是皇上赏赐的御前龙井,火候刚好。”

    李侧妃将茶杯按次序放在穆云诃洛芷珩和自己面前,而后提起茶壶,一杯杯斟下,龙井的清香瞬间萦绕在房间之中。

    洛芷珩笑道:“怎么敢劳烦李侧妃亲自做这些呢?真是罪过啊。”

    不敢你还稳稳当当的坐着!虚伪!李侧妃心中冷哼,脸上带笑道:“这有什么,快品尝一下吧。”

    好像是为了告诉洛芷珩穆云诃,这茶没问题,李侧妃自己率先端起来品尝了一口。而后对他二人笑,也不催促,仿若真没什么。

    一壶茶,若有问题大家都有问题,李侧妃却自己喝了,这就排除了很大的问题,证明最起码这壶茶没问题。但是茶杯难道就没问题了吗?

    可是李侧妃很聪明,她看似做的都光明磊落,又率先品茶,实际上却是在将一切可质疑的话头都给堵住了,她让洛芷珩说不出话来。

    然而让李侧妃没想到的是,她以为洛芷珩怎么也要计较一番不肯喝茶的,可是洛芷珩却大大方方的端起来就喝了几口,喝完还笑着称赞道:“果然不错。”

    洛芷珩的笑容里,目光似乎有些诡异,但李侧妃在想要看清楚的时候,却又什么也看不到了。而下一刻,穆云诃同样端起茶杯,喝了几口。

    李侧妃悬着的心瞬间落地!她知道,她的计划成了。好戏即将开演,穆云诃的好日子到头了。

    李侧妃真诚的和他们聊天,不一会,洛芷珩就脸色一变,扶着肚子,皱着眉头,一脸隐忍不好意思的模样。

    李侧妃察言观色,见状连忙紧张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

    洛芷珩似有难以启齿之言,半晌才道:“我肚子不舒服,想去茅厕。”

    李侧妃心中一阵狂笑,泻药发挥作用了!她给洛芷珩用了最最厉害狠毒的泻药,就贴在那茶杯壁里涂抹了一圈,这一圈泻药保证能让洛芷珩拉上三天,不拉死她也要没了半条小命啊,如此看洛芷珩还怎么能来妨碍她的计划!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求月票,月票翻倍啦,月票540加更,840加更,1140加更,1440加更,以此类推,每涨三百加一更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总决赛投票那个也请宝贝们支持一下悍妇哈,咱们悍妇是21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