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56 看好戏:女强男!
    黑乎乎的房间里,谈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绝对看不清人的样貌。花开有点僵硬的站在原地,而后听到了空气中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声音越来越厚重凌乱,伴随着阵阵呜咽难耐交替,仿若一种莫名的邀请,让花开的胸膛也热了起来。

    脚步不由自主的走向那个男人,黑暗里,她看见男人似乎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于是黑暗中就有了一丝亮光,那是男人明亮的眸子。

    男人的声音性感而沙哑,带着机敏的警惕:“什么人?”

    花开的心怦怦乱跳,只觉得一颗心都快要跳出心房了,有说不出的幸福感弥漫开来,她不知道害羞和矜持,快步走向男子,口中娇笑道:“人家是来服侍您的。”

    花开谨记着李侧妃的吩咐,不提自己的身份,也不提穆云诃的身份,这样有利于让穆云诃以后接受她。

    男子的声音瞬间紧绷,已经怒喝起来:“谁让你来服侍我的?”

    花开想要遮掩过去,但是一想到她要得到穆云诃的心,要让穆云诃为她报复李侧妃,自然不需要为李侧妃遮掩什么啦,于是她娇羞的道:“人家是奉李侧妃的命来伺候您的。”

    李侧妃?!1by9w。

    男人黑暗中的眸子似乎不可思议的诡异明亮了一下,而后便被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嗜骨的快/感酥麻遍了全身。他猛地爬到了桌面上,呼吸沉重而急促,浑身无力到酸软,心底里私有火焰的种子在疯狂的发酵一般。

    到了此刻,不用多说,他已经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只是自己怎么会中了春/药?!谁会如此大胆的在李家给自己下毒?更何况眼前还有一个自称为李侧妃派来的女子。男子越想越觉得有阴谋,不对劲。

    感觉到那女子的靠近,男子强忍住那股冲动,咬牙切齿的道:“你说是李侧妃让你来的?你给我下药了?”

    花开娇笑道:“爷难道是害羞吗?正是李侧妃让人家来的呀。李侧妃知道你平日里也不近女色,担忧你时间长了憋出问题,这才让人家来好好伺候爷一下的。终于下药,咯咯咯,那可不是人家下的哦,是李侧妃怕爷不尽兴,特意吩咐人下的,爷,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咱们别浪费了这大好时光吧。”

    花开极尽可能的给李侧妃上眼药,她要在穆云诃面前彻底的抹黑李侧妃,让李侧妃永世不得翻身的前提,就是要让穆云诃彻底的厌恶李侧妃。哪个男人能喜欢自己被别人想成熟性/无能?做那种事情还需要靠药物帮助呢?花开虽然疯了,但是报复的心却那么的坚决。

    男人似乎愣住了,似乎震惊,又似乎没有想到和绝不相信的怒喝一声:“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呢?李侧妃也是一心为了您考虑啊,让人家来好好的服侍您吧。人家会很听话的。”花开已经迫不及待的走到了跟前,想到穆云诃那张俊美的容颜,马上就要彻底的属于自己了,她很快就可以打败洛芷珩,占有穆云诃,坐上王妃的宝座了,花开就兴奋的目光都快要红了。

    黑暗中幸好看不见花开的样貌,不然此刻她狰狞扭曲的容颜,必定将人吓得魂飞魄散。

    男子只觉得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衣襟,而后那只手就大胆的摸上了他的脸。

    那一瞬间,男人只觉得这不是一只女人的手!粗糙,褶皱,坚硬甚至是奥凸不平的手上,都说明这双手有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痕迹和纹路。光滑的皮肤被这只手一触碰,就觉得汗毛几乎倒立开来,全身绷紧。

    “滚开!”男子厉喝一声,只是声音却有气无力,他甚至没有力气挥开女人的手。

    花开触摸到着光滑的肌肤,眼中几乎流窜过疯狂的痕迹,她兴奋的喉咙里发出毫不矜持的尖叫,俯下/身,那干裂而扭曲的嘴巴立刻就落在男子光滑的皮肤上。黑暗中虽然看不见,但靠着感觉,还有手下的位置,花开的嘴巴还是敏感的落在了男子的额头和脸上。乎见听伸而。

    瞬间湿漉漉的吻不干净的接连出现,口水不受控制的流了男子一脸。

    男子厌恶屈辱恶心的几乎暴怒,用尽全力却没能推开身上的女子。反而觉得越是用力,力量举流失的越快速。反而身上的女子像一个疯子一般的有力气,将他牢牢的压制在身子下面,让他动弹不得。

    男子屈辱至极,同时心里也升腾起一股恼怒和怨恨来。李侧妃?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难道她不知道这般做法只会让他觉得屈辱和受伤害吗?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种时刻了,她还能搞出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花开的嘴巴不经意的触碰到了男子的嘴巴,然后眼睛一亮,一脸狰狞的专攻男子的嘴巴。

    男子拼命的躲闪,却总是因为力气不足而躲不开的被亲个正着。恶心的味道在口腔之中绽放开来,男子眼底的怒火和憋屈让他做了一个男人不应该做的事情。他狠狠的咬住了花开的嘴巴和舌头,不管不顾的用力咬下,瞬间口腔里面全都是血腥味。

    花开尖叫着推开男子,甚至发狂的一巴掌打在了男子的脸上,扯着男子的头发用力的摇晃,往地上用力的撞,口中暴怒的尖叫:“践人!我杀了你,我杀了你,你竟然敢咬我?我要你做我的男子,我要你娶我,啊啊啊。”

    花开是神经不正常的疯子,出手又很有毒辣,男子很快就被撞得头晕目眩,反应能力更是减弱,再加上药物的摧残,男子的神志渐渐就有了点不清醒。

    花开这个时候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开始疯狂的撕扯着男子的衣服,嘴巴在男子的身上啃/咬出一道道血痕,她就如同饥渴了太久的野兽,恨不能喝了男子的血来止渴。

    很快男子的衣服就被完全撕扯开来,胸襟/裸/露一片,男子也因为这清凉而暂时甚至恢复了一些,便用力的一掌打在了花开的心口窝上。花开叽里咕噜的滚了出去好远,男子便利落的爬起来,踉跄的跑到门边,有气无力的拍打着门板,虚弱的喊道:“来人啊,放我出去,快来人……”

    可是外面却没有人回应,就好象所有的求救都被无情的黑夜给掩盖下来,越是求救越是无助于是苍凉。

    男子整个人都被人从后面用力的抱住了,浑浊的呼吸在耳畔肩头传来,男子中了春/药本就抗衡不了这样的you惑,而花开那双手还从后面伸过来,施展她所学过的讨好男人的把戏,尽情的用在了这个她认为能带给她荣华富贵的男人身上。

    花开被洛凝霜找人精心调教过,对于男女之事自然是精通无比的,此刻她用上十二分的心思,自然也是能掐住男人的命脉,将男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男子经不住这样的挑/逗,很快就败下阵来,药物发作,高超的手段,男子很快就沉沦在了这场阴谋下的欲/望中,虽然屈辱,虽然不甘愿,虽然愤怒不已,但到底是抵挡不住这样的you惑和毁灭般的快/感。

    房间里渐渐传来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而男子在释放过一次之后,脑海里就有了一丝清明,开始抗拒和拒绝,但此刻的花开刚刚体会到了男女之事的美好,哪里肯放过男子,瞬间两个人扭打成一团。

    而男子也被力气很大的花开压在下面,看上去仿佛是花开在强迫男子一般。

    尽情地舞动中,男子不敢重负般传来频频惨叫,似乎身体上有什么无法言说的伤痛,被这个疯狂的女人弄疼。只是这个女人完全不顾一切的在追求她的快乐,简直将男人当成了工具。

    洛芷珩趴在房顶上,表情古怪,一只大手从侧面斜插过来,有冷硬的声音带着不自然的别扭,命令道:“死丫头,不准看。”

    轻轻的声音里全是威胁和恼怒。洛芷珩眸光狰狞,声音却在笑,拉着穆云诃的手撒娇的声音有些暴虐:“哎呀,人家看看嘛,还真是够激烈的啊,这要不是咱们技高一筹,率先识破和躲过了李侧妃的诡计,那此刻被那个疯子丑八怪压在下面的人可就是你啦。”

    “李侧妃好大的手笔呢,这不动则以,一动就是这等惊人之势。啧啧啧,看看她的好丫鬟那淫/荡的样子吧,就可以想象得到她李侧妃是怎么样淫/荡不堪呢。这一次也让她儿子好好看一下,好好体会一下,被自己母亲算计的滋味。”

    “好了,我们赶快离开这,一会继续看大戏。”穆云诃拉着她,再去看洛耳朵,只见洛耳朵也眼睛发直的看着下面的情景。穆云诃的脸色非常难看的拍了洛耳朵脑袋一下,怒道:“看什么看?还不快带我们走。”

    洛耳朵面色潮红,目光柔媚的几乎滴水,一时还有点收不回心来,大眼睛米米着看着穆云诃,气得洛芷珩狠狠捏住她的耳朵道:“很好看吗?看看你那德行。真是给我丢脸。”

    他俩现在有心电感应,洛耳朵动情了,洛芷珩就能感觉到。好在穆云诃之前给洛耳朵做了点什么手脚,这才控制住洛耳朵,让她不会再今天这关键时刻出乱子。但此刻看洛耳朵的小模样,就算是克制住了,只怕也是有些危险了。

    洛耳朵咽咽口水,说出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惊人之语:“白瞎了,虽然他没小王爷好看,可是也不错啊,给我好啦,竟然让一个丑八怪给祸害了。天理何在啊。”

    洛芷珩瞬间笑声差点没憋住的喷出来,倒在穆云诃怀里强忍着笑,肩膀颤动。

    穆云诃也是忍俊不禁,被洛耳朵那好像天塌下来的表情给逗笑。过一会才道:“你好好表现,让你主人给你找一个比他还漂亮的男人当相公,但你如果不听话,就让你一辈子孤独终老,一辈子尝不到男人的滋味。”

    “不要!”尖锐的声音被机敏的洛芷珩一下子捂住,短暂的两个字并没有在夜空下响起多久。洛芷珩警惕的看向屋子里,那两个人还在互相挣扎撕扯,声音很大完全没有克制,显然是没有听见洛耳朵刚刚的声音。洛芷珩这才放下心来。

    一巴掌拍在洛耳朵的脑袋上:“你找死啊!叫唤什么?快点带我们走。”

    洛耳朵不甘不愿的闭上嘴,准备带着他俩离开。可是,从不远处走来了一群人,灯光都能照耀到前方了,他们现在离开已经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反而会让那些人发觉,倒不如就先留在这里静候。

    那来的人,他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担忧和忐忑,一行人到了院落门口的时候停下,看着正房的门竟然是打开的,那领头的李大先生便道:“去看看,小王爷和小王妃可是休息了?”

    有丫鬟立刻提灯前去正房,敲门说话,可是等了一会里面都没有动静,小丫鬟紧张的连忙跑回来道:“姥爷,里面没有回声,要不要进去看看?”

    李大先生一蹙眉,有些拿不定主意。他来说因为老祖宗说总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心里不安稳,让他前来看一眼。而穆云诃来了这院子就一直没有了动静,都已经天黑了也没有说要走,更没有说会留下来住一晚,这也让李大先生心生疑惑,这才前来一探究竟,可这院子里却让他觉得大有古怪。

    心里更加的忐忑不安起来,李大先生亲自走到正房门前,恭声道:“小王爷可在?”

    他连着喊了几声都没有回音,心中越发的觉得惊慌起来,连忙让人打着灯进了去,环顾四周,哪里有人?就连人动过的痕迹都没有。

    穆云诃不在这里?!

    李大先生瞬间慌了,穆云诃现在可是稀有宝物,贪婪觊觎的让你绝对不在少数,就这样在离家无缘无故的没了踪影,他们李家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后患无穷。

    一更到,哈哈,今天分三更来写哈,还有两更,虽然晚了点,但画纱会努力万更的,爱你们,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月票第一期加更今天会上,宝贝们用力砸哈,月票多多,加更多多,月票840加更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