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61 灭李侧妃(三)
    洛芷珩在给所有人一个机会,谁也不能否认,一旦李侧妃认可了洛芷珩的话,那就能救穆云锦。这样的好事在如今这般剑拔弩张的情况下可不多见。

    这个机会,不是给李侧妃的,也不是给李家的,而是给穆云锦的。

    洛芷珩终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她到底是会心有愧疚的。纵然李侧妃有千般过错,但穆云锦是不知道的,可洛芷珩却将穆云锦扛来了,给穆云诃当替罪羊。但这又何尝不是为了报复李侧妃呢?

    李侧妃想让穆云锦当王爷,已经快要疯了,将穆云诃置于何地呢?李侧妃不仁不义,她又何须在顾念其他?但是想是一样,做出来又是一样了。看着穆云锦那个样子,是真的完全不知道他母亲这丑陋的一面,那么悲怆和哀凉的目光神色,都不能表达穆云锦给洛芷珩的那种沉痛敢。

    那一刻洛芷珩知道,她可能因为太强烈的愤怒和连坐,而毁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纵然是骄傲自负,被亲情蒙蔽双眼的,但这个男人却没有做过什么伤害他们的事情。他母亲有过错,她大可以完全找上李侧妃的,可是事已至此,她多说无益,后悔还不如弥补来的重要。

    但有一点,洛芷珩依然不后悔这样做!穆云锦糊涂啊,他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至今一无所知,如今通过这件事情让穆云锦看清他母亲的真正面孔也是好事。还有穆云诃,穆云诃眼中对穆云锦的那一丝愧疚,终究是没有瞒过洛芷珩的双眼。

    他们夫妻,对待无辜之人,哪怕这人是十恶不赦的子女,他们也是无法真正狠心的。

    所以现在,只要李侧妃还有一丝人性和理智,只要李侧妃是真的爱穆云锦的,她选择了保护穆云锦,洛芷珩甚至认为,她会看在李侧妃一片护犊之情的情份上,让李侧妃死的体面一点。但前提是,李侧妃要自己保住穆云锦!

    机会只有一次,和一个已经疯狂的女人讲道理,他们很冒险,但这个道理是讲给穆云锦听的。李侧妃疯了,可穆云锦还好端端的,总不能她做了好人,给了机会,他日李侧妃死了,穆云锦在一翻脸,立刻回过头来找她报杀母之仇吧?那她多冤枉?

    苏有人的目光看着李侧妃,这个选择的机会竟然让李侧妃犹豫了。

    穆云锦也看着李侧妃,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穆云锦眼眶的湿润映衬着他眼底殷红的血色,显得格外苍凉悲伤,带着几分孤傲,还有几分憔悴,更有几许别人不能体会的怨恨,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李侧妃。

    李侧妃越是迟疑,穆云锦的脸色就越是难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侧妃还在僵持之中,于是穆云锦脸上出现了灰败之气,那么颓废,那么自嘲。失去了往日的棱角与朝气,仿若一瞬间就被亲情抛弃在了无尽的惊涛骇浪之中,他孱弱的身体眨眼间被浪花吞灭,死,都是无痕迹的。

    心里最最看重的情感,最最爱重的母亲,到头来,竟然给了他最最致命的打击。

    母亲不是印象中温柔善良可亲和蔼的样子,眨眼间就变得阴狠毒辣,心机歹毒,并且自私自利,再也没有了保护和疼爱作为遮挡物,在他面前肆意泛滥,用来蒙蔽他的双眼了,于是这份被他一直珍藏的亲情,瞬间被高空抛下,摔得粉身碎骨,支离破碎,一文不值。

    “怎么?就这么难以抉择吗?还是李侧妃认为我说的不是对的?穆云锦出现在这里,还另有原因?”幽冷的声音几乎是带着杀气的,洛芷珩的目光若是可以杀人,李侧妃此刻已经千刀万剐了。

    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能让她打动心扉,毫无保留的付出和帮助,那么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能让李侧妃心动心软的呢?只怕已经没有了。这样的人冷血自私,为达目的誓不罢休,可以放弃抛弃一切,留着一定后患无穷!

    一定要杀了她!

    越快越好!

    洛芷珩在那一刹那坚定了这个想法。她瞬间收回了自己的烂好心,收回了自己的愧疚,收回了自己难得的仁慈下的机会。

    “既然李侧妃不说话,那就让我来一桩桩的说清楚吧。”洛芷珩站起来,走到李侧妃的面前,几乎是和她面对面的,幽冷的声音,果决与怒气并存,锋芒毕露的让人胆战心惊。

    “我们受邀来到李家,李家倒是热情款待,我们也是有心将两家关系给修复一下。为此,穆云诃抱着不适的身体也要来赴宴。你们也看见了,他刚一吃饭就发病了。你们可知他这次发病的凶险?他并不是你们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健康的。而这一次他发病,却不是他本身的问题,而是因为他服用了一些他不能服用的东西!”

    “再此我要先和诸位告个罪,我今日是小人之心了。我总是不相信李侧妃会这么好心的,热情款待我们。所以我让我的仆人私底下留了个心眼,那就是特别注意你们今天宴会的酒菜和香烛。可是我没有想到,我的小人之心,今日竟然真的发挥了作用!”

    洛芷珩此言一出,李家所有人的脸色剧变!

    想到是一种,真的做出来又是一种,而做出来还被抓到了,那就不是一种两种了,因为你要有命去承担这一种两种啊。

    洛芷珩此番言论,不外乎就是直指李侧妃在穆云诃的饮食中暗中做手脚,这个罪名若是指控谋害小王爷,李家倒也不用太惧怕,他们还可以有能力和皇族周/旋一二,但若是指控谋害占卜神官,那就不用多说了,就算是穆王朝的仇敌见到他们,只怕也会对他们进行疯狂诛杀的。

    “小王妃慎言啊!老臣敢用项上人头担保,李家人断然不会做出这等天理不容以下犯上的恶事的啊!还请小王妃不要妄听妄断,给李家一个解释的机会啊。”李家老祖连忙跪下,声音沉痛而刚硬,仿若他真的理直气壮问心无愧。

    洛芷珩眯起眼,心中暗叹一句老狐狸!这话说的好是玄妙!

    一句我李家人断不会做,将所有李家人都包容进去了,乍一听下去,确实是将李侧妃给包庇在内了,可是仔细一琢磨,李家老祖这话可谓是别有玄机暗藏洞天啊。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嫁出去了那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李侧妃虽然还姓李,可若李家人坚决地说,李侧妃早就是穆王爷的人了,和李家早无瓜葛,这个可是占着道理的,洛芷珩就算是将李侧妃定罪了,但想要强行让李家也跟着吃挂落,那是绝对牵强的。李家很有可能因此逃过一劫。

    洛芷珩心中翻转了几个个,她一目了然,暗道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再看那满眼含着感激看着李家老祖的李侧妃,自己就忍不住嗤笑一声,活了一大把年,竟然还是这么愚蠢,死了也活该。

    洛芷珩看了眼穆云诃,传递着自己的意思。目前若是想要将李家也一窝端,虽然勉强可行,但到底是不算站得住脚的理由,不能够彻底打灭李家的气焰,挖掉李家的根基。若然是这般不能根除,那还不如暂且放过,也免得打草惊蛇,以后在另想他法。如今就先解决了李侧妃。

    穆云诃显然也想到了着许多,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他是甩手掌柜的,最不愿意与人浪费口舌,且最喜欢看洛芷珩神采飞扬舌战群儒的模样。

    洛芷珩便继续道:“李老不用着急,这件事情究竟如何我不会一概而论,更不会不给李家便捷的机会,因为这件事情我是一定要上告皇上那的。”

    “我的仆人发现李侧妃竟然让一个婆子准备相克的食物,李侧妃问那婆子的话就是这般问的吧,试问,专门给穆云诃准备的食物,还要这般明目张胆的说要用相克的食物,李侧妃的意图究竟何在?”洛芷珩怒声指着李侧妃的脸。

    李侧妃眼皮子一阵狂跳,心中是震惊的,她做的极其隐秘,且身后还有人看着,断不会让人发现的呀。就算她今天做的仓促匆忙,但也绝对不应该被洛芷珩的人听到这样隐秘的事情。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

    “回答我,你可是曾让婆子找两声相克的食物?专门给穆云诃吃?”洛芷珩的手指已经指到了李侧妃的鼻尖上,目光咄咄。

    李侧妃强硬的怒道:“没有!你不要含血喷人!这里是我李家,不是能让你洛芷珩撒泼的地方!你冤枉我也要拿出证据来,若拿不出来,我还要到皇上那去参你一本呢!就告你一个诋毁他人,胡言乱语。”

    “你要证据?可以,我给你!带上来!”洛芷珩冷笑一声,声音高扬起几个调。

    只听扑通一声,一个人竟然从高空掉到了地上,摔得哎哟哎哟的叫唤起来。

    众人一惊,连忙后退,明亮的火光中,众人看见了那人的面容,就有人惊呼出来:“宋婆婆?”

    李侧妃也看清了那婆子的面容,这一下真可谓是脸色大变。

    “李侧妃,你可认得这婆子?”洛芷珩扬声道。

    “不、不认得!”李侧妃矢口否认,可是手心已经出了冷汗。

    洛芷珩一脚踩在了那婆子身上,问:“那么你来回答我,你可认得李侧妃?”

    那宋婆婆面色痛苦,但却没有任何伤口,闻言连忙惊慌说道:“认得认得,就在今儿个下午,李侧妃娘娘还让奴婢想集中相克的菜肴呢。”

    “你可是说谎欺骗我?”洛芷珩又厉喝一声。

    那婆子连忙磕头道:“奴婢不敢啊,奴婢就是有一万个脑袋也不敢欺骗小王妃啊。真的是李侧妃娘娘让奴婢想的。”

    “那你想出来了吗?都是什么?”

    “想出来,是地瓜和西红柿。因为奴婢老家是乡下的,那里的大人孩子可不懂这些,这两种东西放在一起,死了不老少人呢,后来大家才注意到是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吃的缘故,家里的人就再也不敢这般一起吃了啊。”宋婆婆连哭带喊的说道。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中,洛芷珩阴冷的道:“今儿个李侧妃为穆云诃特意准备的饭菜中,就有这两道才不是吗?李侧妃,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李侧妃眼珠子发直,里面有清晰的怒火狰狞了她的眼球,她几乎是冲过来要厮打那婆子,口口声声的怒吼道:“你胡说!你含血喷人,你为什么要害我?是不是收了洛芷珩的好处了?我要打杀了你,让你这恶仆再敢欺主。”

    “放肆!”洛芷珩厉喝一声,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在了李侧妃本就受伤的小腿上,将李侧妃踹的跌倒在地,她严肃的道:“你将你们李家当作什么地方了?你李家的仆人就这么不仅you惑吗?我洛芷珩初来乍到,就不说是全程都有人陪着了,难道李家的下人是谁都可以轻易收买的吗?更何况,若是她的话都是假的,那你怎么解释今日餐桌上那两盘菜呢?”

    “那你也不能因为这个贱婢的话就给我定罪!我是冤枉的,谁也别想冤枉我。很可能是你们将她屈打成招了,你们虐待她,或者威胁她的家人了,所以她才会污蔑我。”李侧妃扬起脸来,一脸气愤的咆哮。

    洛芷珩大笑三声,似笑非笑的道:“李侧妃好会想象啊,这些可能你还真是信手拈来啊,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会以为是你李侧妃自己经常向这些龌龊的手段呢。”

    “既然李侧妃不承认,那咱们就搜一搜吧。这一根,是我的人在她的身上搜出来的簪子,上好的和田玉啊,她一个奴婢,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东西呢?就算是有人赐给她,谁又会将这么上等的货色,轻易赐给一个厨娘?除非是这个厨娘帮她做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对不对?”她眉头轻扬,自信非凡,细嫩的尾音轻扬里是满满的讥讽与笃定。

    看着洛芷珩从那婆子怀里抽出来一根精致的簪子,李侧妃瞳孔紧缩,立刻矢口否认:“那不是我的!”

    可是她的儿子,在看见那根簪子的时候,死寂的脸上眼中,也不禁变换起来。

    “哦?不是你的吗?可是这根东西可是宫里出来的呢,大内制造四个字可清清楚楚的印刻在底里,请问,这李家有资格佩戴皇宫出品,妃子等级,还是上等玉簪的人,除了你李侧妃,还有谁?”洛芷珩不紧不慢,却步步紧逼。

    李家众人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忽忽悠悠的,只觉得快要坠入悬崖了。

    李侧妃沉默只是一瞬间,忽然厉声道:“还有我姐姐,皇帝的贵妃娘娘李芳然!”

    她这话一出,李家人都恨不得将她立刻活埋了!这才是真正的疯狗,关键时刻竟然将李家贵重的人给牵扯出来。

    “芳菲不得胡言!”李大先生怒喝道,只是为时已晚。

    洛芷珩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呢喃一声,却所有人都能听到:“哟,贵妃娘娘啊,这么长时间了,我倒是将她忘记了呢。”

    假神医的事情牵扯到了皇宫,那皇宫之中能帮助李侧妃的,只怕就只有这个贵妃娘娘了。

    李家的人这一刻真的恨不得自己就去死了,洛芷珩给他们一种,本来她已经忘记要找李贵妃的麻烦了,但因为李侧妃的话,忽然就想起来了。这换作是谁都会郁闷到死的。更是对李侧妃仇恨的不行。

    “对,还有她!她是贵妃,她的品级比我高太多了,她想用的东西也是好的,我的大学在一场大火里面已经烧没了,我自己身上也是带的东西很少,又哪里有东西去上次个奴仆?但是姐姐不一样,她但凡出手,赏赐的东西都是好的,这个东西一定是姐姐的。”李侧妃现在一口咬定了李贵妃,她才不管李贵妃的生死呢,只要能保住她自己就行。

    再说,在她看来,家族还是看重她的,这个时候了,家族的人也没有说要放弃她啊,更有老祖宗刚刚对她的维护。只要她现在将自己开脱了,保证自己过去这一劫,她总会有机会翻盘的,到时候她就可以将洛芷珩给灭掉了。

    可是李侧妃不知道,她一再的去咬李贵妃,已经让李家所有高层人士都动怒不已了。李家绝不会在要她,她已经被孤立了。

    “既然这样,那这根簪子的出处我们就暂且不提。”洛芷珩竟然高举轻落,揭过此事了,她这样的举动和刚刚的咄咄相逼成反比,反而让李家人的心更加的不安起来。

    洛芷珩究竟要干什么?

    “我问你,这正房明明是好好的,你为什么要骗我们说正房里潮湿,不宜居住,而让我们在西厢房落脚呢?之后你将我身边的人都用各种理由调走。我是本着再给你一次机会,也相信你总不会太丧心病狂的,可是为什么你却真的这么不管不顾呢?我的人你调走了,然后亲自给我们送来了茶,请问,这茶,你敢说没有猫腻吗?”洛芷珩又问另一件事情。

    她这一说,李家人就有点傻眼了,敢情就在他们眼皮子地下,就这么一会功夫,两大杀招已经被李侧妃给使出来?是他们过去太看轻李侧妃,还是李侧妃隐藏得太深?不然怎么他们就没有发现李侧妃还有这样孤军作战的能力?

    看看这气魄,手腕,狠辣,都不居于李家众人之下啊。

    “我不明白你再说什么。那茶我不是也喝了吗?我不是也好好的吗?”李侧妃来劲了,她认为洛芷珩不可能用这个来绊倒她。但到底是不敢大意了。

    今天所有的事情,她都做的极其匆忙,而且漏洞百出,若是李家人不掩护她的话,那她还真的容易出事。可是她又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亲历亲为,不可能就出现什么纰漏。看洛芷珩就算找到证人也不能将她怎么样的。

    可是,终究是百密一疏!

    “你是好好的,可是我喝了你的茶却觉得肚子绞痛难耐,不得不去如厕。而穆云诃也告诉我,他喝了你的茶之后,浑身都不对劲。可是为什么单单是你自己,喝了茶之后没有事呢?你自己还承认自己好端端的了,这么一来,我反而要怀疑,是不是你在茶杯里面做了什么手脚啊?”一招已退为进,用李侧妃的矛攻击她自己的盾,一招就将李侧妃杀的措手不及,傻了眼。

    茶杯!!

    她刚刚走得急,竟然忘记要毁尸灭迹了!茶杯还在房间里啊!这可是铁一般的证据啊。只要里面有一丁点的药物残存,都可以证明洛芷珩的话了,那她岂不是再难狡辩?1bDCA。

    李侧妃恨得差点没一巴掌打死自己,正在她自哀自怨忐忑惶恐之际,进去拿茶杯的小喜子一脸沮丧的出来道:“启禀小王妃,那茶杯都打碎了。”

    李侧妃眼睛一亮,刚想大笑一声说天主我也,洛芷珩就漫不经心的道:“打碎了不是还有杯壁在吗?只要不是摔成粉末,就能让人检验出来。”芷会剑般如。

    李侧妃紧张的看着小喜子再次跑进去,再出来拿了一堆残垣断壁的茶杯碎片。

    “火云夫人,你还不出来?”洛芷珩扬声道。

    火云夫人立刻从人群后面走来,没有人知道她是何时出现在这,怎么进来的,但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来的绝对不是穆云诃和洛芷珩这几个人,在他们不知道的暗中,一定还有许多保护他们的人!

    李家今天在刀剑悬崖上多少个来回,而李侧妃这一次,只怕是在劫难逃了。李侧妃这是找死的节奏,洛芷珩这是往死里整李侧妃的节奏,节奏感太强了,李家人只有勉强跟上的能力,再无插话或是做决定的能力了。

    火云夫人接过那些茶杯,一个个的检测,不用一会,她风清云淡的脸色已经变得凝重阴霾。而后她怒声道:“顶级春/药,还有能让一匹马腹泻而死的泻药。这是三只茶杯的残壁,可是有的上面有药,有的却没有。”

    答案给出来,不过是让李家人心服口服,也给天下一个理由,更是给穆云锦和那远在天边的穆王爷一个理由,一个洛芷珩可以干掉李侧妃而不会死的理由。

    李家的人倒抽冷气中都软了膝盖,跪在地上,久久不能平静的大喊着饶命。

    可是,在他们李家纵容出来李侧妃这样一个脑残的时候,当他们李家为非作歹胡作非为的时候,他们怎么就没有想过,他们也没有饶过别人的命?

    “一个是泻药,一个是春/药,一个是没有药。我腹泻,穆云诃浑身发烫,你安然无恙。所有的差距均是通过你一人之手,这般的鲜明对比,李侧妃,你还有什么话可以狡辩!”洛芷珩将那些茶杯碎片扔在了李侧妃面前。

    “李家人,若有任何不服的,认为是我连通我的人在弄虚作假的,大可以让其他大夫来验证这些茶杯里残存的药物,我洛芷珩绝不拦着!但有一点,我不冤枉任何一个人,却也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在我与穆云诃的生命里如此的猖狂放肆!李芳菲她胆大包天,最无可恕,今日就是她李侧妃说出个大天来,我也决不轻易放过她!”

    “李家人若要为李侧妃申辩,大可以去找皇上,这件事情,我会告诉皇上是李侧妃蓄意谋杀小王爷和我为由,向皇上提出赐死李芳菲!李家人不服气的,就都去找皇上吧!今儿个,我要将这个贱妇带走!”

    洛芷珩一通发落,声音铿锵有力字字砸中人心。李家人不敢说话,因为事实胜于雄辩,李侧妃也彻底的灭了火,因为她也彻底的慌了神。穆云锦是可以救她的人,但是这一刻,穆云锦心乱如麻,巨大的变故,让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该如何做了。

    这一刻,李侧妃不仅名誉扫地,还众叛亲离。而一切,不过是她贪婪,虚伪,阴狠,自作孽后的自作自受!

    “将李侧妃,花开,宋婆婆人等全部带走,统统押到将军府,严加看守,不得有误。”洛芷珩一声令下,骤然间从天空中飞落一个个彪悍带煞的红衣武士,一张张血红面具让他们看上去极其可怕狰狞。

    李家人彻底绝望了,因为插手此事的人是佟家的戮战队!戮战队是皇上亲兵,戮战队到了,就等于皇帝知道了这件事!

    看来李侧妃是大势已去,李家人现在只能想如何自保了。

    洛芷珩的眼中终于有了笑意,解决掉李侧妃,就是解决掉了一个随时有可能在他们背后狠狠给他们一刀的敌人,他们终于可以大大的送了一口气了。明天,他们就可以等来一个结果,李侧妃的死,不可更改!

    她冷清的小脸上并无过多笑意,到底是照顾了穆云锦的心情。与穆云诃手拉着手一同下了台阶,经过穆云锦的时候,夫妻二人没有停下脚步,不需要安慰和解释,最起码这一刻不能安慰他,而解释,今日所有的过问审问和对峙,都是夫妻二人对穆云锦的一个解释!

    他们的良苦用心,只希望穆云锦能懂。

    一更到,今天晚了点,但画纱这会精神还很好,会再写一更的,二更会争取快,争取在九点的时候上来,爱你们,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