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62 车内调/情!(留言25000加更)
    一夜无眠,当天一亮,他们就要踏上取李侧妃性命的一刻了。

    李侧妃能做穆王爷宠妃多年,绝对不会只是穆云锦的原因,她自己也是长袖善舞,自然还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好处,但是她恃宠而骄,骄矜善妒,胡作非为,目无尊卑,更有昨夜的谋害王爷唯一嫡子的罪名压下来,李侧妃决无生还的道理。而这些,都将是穆云诃今日要给李侧妃定下的罪。

    马车吱吱咯咯的行驶在官道上,马车里穆云诃与洛芷珩都穿着官服。穆云诃是第一次穿着小王爷的服饰,俊美的容颜和淡然沉稳的气度,在朝服的衬托下越发的深邃。洛芷珩坐在他身旁,娇小的身子在厚重而端庄的贵妇服饰下,到让她整个人看上去也是稳重不少。

    只是排除她此刻那频频乱点的小脑袋。

    随着马车的晃悠,洛芷珩的脑袋也不停的前倾,若不是穆云诃一直在一旁用手护着,只怕她早就被甩出去了。

    穆云诃嘴角勾起,将她的小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肩上,半个胸膛容纳了她娇小的身子,于是一路上洛芷珩睡得安稳。

    看来昨晚是累坏她了。穆云诃的目光里有丝丝缕缕的缠绵和炙热。

    夜踏她知自。他并不是个圣人,虽然昨晚他和洛芷珩都没有真的喝那些茶水,他没有中春/药。但是心爱的女人比那什么顶级春/药可要更有作用的多了。又可以除掉李侧妃这个心腹大患,穆云诃哪里能忍得住?

    将洛芷珩吃的哀哀求饶,可是她越是求饶,她那娇娇软软的声音,就更让他忍不住心中的火热,身体上的欲/望,一次次的抓着她娇软的身子,不停的冲击和占有。

    他想,他已经是爱她爱到了骨子里了,不然怎么会那么疯狂的只因为她一个妩媚的目光,她就觉得那么勾魂?又怎么会觉得她的一个声音,都能让他快乐的灵魂出鞘?又怎么会让他有种恨不得死在她身上,那里,那也不想去的感觉呢?

    可是昨晚逞凶,是快活了,但今天就要承受结果了。她不理不睬的,又没精打采。他是又心疼,又着急。终究是无法对她狠心的,她一个不高兴不理会,他就会草木皆兵焦躁难安。

    “阿珩醒醒,阿珩?”轻轻摇晃她,就连语气都是没了棱角,柔软了容颜的温柔宠溺。

    洛芷珩在轻柔的呼喊中醒来,渐渐和周公挥手告别。不过迷蒙的双眼和混乱的意志还是让她不知道今夕是何年。1bEUF。

    迷迷糊糊的在他怀里蹭了蹭,胸膛上瑞兽的金丝线,刮得她脸颊生疼,不满的嘟起红唇,轻锤了他一下,就顺势软下了身子,趴在了穆云诃的腿上,还要呼呼大睡。

    穆云诃看得好笑,虽然不忍心,却不得不叫醒她:“我们快到皇宫了,阿珩快点醒醒。”

    “怎么那么讨厌!都快你,明知道今天要进宫的,还折腾那么晚,讨厌死你了。”娇嗔的话不经意的出口,她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有多爱娇,这话要说放在八百年前,打死她也不会从她口中出来。

    穆云诃却听的笑容满面,爱怜的抱着她晃了晃,语气宠溺的道:“好,都怪我。可是正经事还是要办的啊。”

    “昨晚那叫什么正经事?”洛芷珩忽然怒了,猛地爬起来,后代一下子撞到了穆云诃低垂的下巴上,俩人瞬间疼成一团。洛芷珩眼泪汪汪的揉着脑袋怒道:“你干嘛撞我!”

    穆云诃哭笑不得,顾不得自己的下巴,去给她揉脑袋,连声道:“撞疼了?”

    “你说呢,我发现你现在特别会欺负我,穆云诃,你说不说觉得把我弄到手了,想怎么样都可以了啊?所以不顾我是不是疼,你想怎么样就没在意,你痛快就行啊?”洛芷珩是带着火气的,借题发挥。显然昨晚的那场欢/爱是真的惹怒了她。

    昨天的洛芷珩好像被穆云诃当成是没有生命的娃娃一样,不停的疼爱,那种感觉一开始是幸福甜蜜的,可是过度索取,就变成痛苦了,因为真的很疼,昨天的穆云诃勇猛的不像话,她怎么哀求都不能让他停下来。这让洛芷珩很伤自尊,也很恼怒,觉得穆云诃不在乎自己了。她怒火中烧,可偏偏被穆云诃吃干抹净,骨头渣子都在打颤,竟然没有报仇的力气了。

    知道她不痛快,穆云诃也不敢硬碰,更不敢忤逆了她。昨天晚上他是有点过分了,可是情到浓时是真的克制控制不住自己啊。从昨天晚上背对着自己睡觉,到今天早上睁开眼就不看自己一眼,洛芷珩做到了无视的彻底。

    她闹脾气,穆云诃不能闹。她无视他,他就的让她正视他。他受不了洛芷珩的眼中没有他。

    “你比我重要。”清淡的一句话,多多少少有些别扭,穆云诃甚至有些不敢看洛芷珩,脸色是微醺的。

    他又害羞了?!

    洛芷珩嘟嘟嘴,捏着他的耳朵将他的脸转过来,果然脸色那么别扭!

    “你还好意思和我闹别扭?”洛芷珩不干了,怒喝。

    “谁闹别扭了?我不都说你比我重要了吗?赶快清醒一下,马上进宫了。”穆云诃被说中心思,便有点恼羞成怒。

    这件事情好说不好听。因为夫妻俩的欢爱而闹别扭,怎么看都不是他的错吧?可是他就是觉得自己错了,只要洛芷珩不高兴,不用问原因,就是他的错好了。但是让他在这件事上承认自己犯错,打死穆云诃也不干。

    这次退让了,以后还有福利吗?他还要抱她呢,那么软那么香那么温暖紧致的身子,要一辈子也不够。放开才是傻子。

    洛芷珩也不在这上面纠结,冷哼一声:“哼,先不和你计较这个,你等着办完正事回家的。”

    穆云诃嘴角忍不住勾起,手臂偷偷摸摸的缠上她的腰肢,不顾她躲闪,一本正经的道:“昨儿个怎么后来不提那个花开了?”

    昨晚一回到家,什么都来不及说,就把人扛上床了。现在想来,这不是洛芷珩的性格,赶尽杀绝才符合洛芷珩的凶残啊。

    洛芷珩咬牙切齿的道:“还不是为了顾全某个人的心思?那终究是你哥哥,你不忍心了是不是?若我一再的提到花开,只怕穆云锦是真的毁了。这件事情捅到皇上那,穆云锦的前程就算完了。满朝大臣以后也怕是瞧不起穆云锦了。李芳菲自己不仁不义没人性,不顾自己的亲儿子,你却不能不顾念他是你亲哥哥,我能再提花开的事情吗?”

    “就算花开的事情能在给李侧妃添上一条罪过,那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少了这一条,李侧妃一样要死。我又何苦将穆云锦逼到绝境?不过这样一来,也算是我救了穆云锦一次,他若以后敢对我怒目相视,找我报什么杀母之仇,当心我翻脸翻旧账,灭他没商量。”

    穆云诃狠狠的在她白嫩生动的脸蛋上吻了一下,而后拥紧她,从胸腔里发出来的声音都是暖的,甜得:“谢谢你阿珩,真的谢谢你。”

    “哼,以后别弄疼我就行了,我们之间哪来那么多谢谢?”洛芷珩在她怀里歪着头扬起脸,故作不满的哼道。

    穆云诃忍不住吻住她,越吻越深的时候,手已经忍不住的探进了她的衣襟里,所以揉/捏着她的绵/软,马车里的气温瞬间上升。

    而就在此时,外面不期然的响起了小喜子的声音:“主子,政德殿,要下马前行了。”

    因为穆云诃身体不好,还因为他的特殊身份,皇帝允许穆云诃的马车进入皇宫之中。

    穆云诃不得不忍下情潮的冲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从她明亮的眸子里,他看见了自己脸色潮好,那动情的某样着实迷离魅惑,却也有一丝窘迫。看着她笑得仿若偷腥的猫,狡黠又幸灾乐祸的,穆云诃没好气的咬上她的唇,却舍不得用力,渐渐转为含着咂弄,唇齿间是他轻缓暧昧的说话:“小东西,等回家的,看完怎么收拾你。”

    “你敢!”洛芷珩瞪眼。

    穆云诃挑眉:“怎么不敢?放心,今儿个回去,保证不弄疼你,乖乖等着回家吧。”

    穆云诃说完拍了洛芷珩屁股一下,而后拉着即将发怒的她掀开了车帘,洛芷珩只能忍着,暗中用力蹂/躏着穆云诃的大手,而他,不为所动的任她在他掌心里肆意妄为,总归是逃不过他的五指山的。

    两个人手牵着手,一路上了政德殿,站在门外,听着里面层层通报,威严肃穆的宫殿之中,大臣们早期上朝议政的地方,今天在这里,他要弹劾父亲的妾室,整个天下,只怕也是头一份了。

    二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哈,宝贝们国庆节快乐!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大赛总决赛那个投票的,也请宝贝们有时间哦话,去投一下哈,每人每天十票,咱们悍妇是第21号,宝贝们看仔细了,别点错了哦,爱你们,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