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63 携手夫妻!朝堂请求!
    朝堂之上,殿门大开,光芒仿若流水一般从门外铺地流泻一地。满朝臣子皆是看着那门外缓缓出现的两道被日光拉扯的极长的身影,遏制住呼吸,均是不敢喘大气。只因为今儿个进来的这两个人,早已名扬四海,早已惊艳天下!

    一个是忠勇无比的小王妃,惊才潋滟的才艺,永不服输的精神,勇往直前的毅力,还有她自信张狂的性格,那一抹绝艳的火红,仿若红绫一般,早已在天际铺展开来,遥遥无际的传回了穆王朝。一片片刺目的火红下,是一个个惊心动魄感人肺腑不离不弃的故事。

    忠诚,坚定,决绝,决不放弃,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洛芷珩这个女人的代名词!她从一个臭名昭著不学/无术的花痴小混混,一夜之间,颠覆所有恶略败坏的形象,用她傲人的姿态,端庄秀丽的与她挚爱的男子携手共济。

    在没有什么言语能够来表达与弘扬她传奇的急于和无畏勇气。她只得所有人敬佩和称赞,因为死亡面前,她有勇气为了心爱的男子抛弃一切!

    一个是俊美无敌,一出现就风靡整个天下的小王爷。孱弱的身躯,在狂风与漫漫黄沙中却异常高大挺拔,百般沉默,任人践踏,多少次能够解释却都沉默承受,他的孤独,无人能懂,那经年流逝过去的青葱岁月里,也从来没有人愿意懂他,走进他那封闭阴暗绝望的孤独内心。堂若遏朝开。

    可时光荏苒,当那渐渐被人遗忘的病弱小王爷,在那漫漫黄沙中,在那阴暗隐蔽的角落里,在那荒郊野外中,在那数不清的敌人面前,为他心爱的女子,展露隐藏的锋芒与惊才潋滟,展露他所有的男子豪情与霸气,展露他所有柔情似水,为他心爱的女子遮风挡雨,杀人留流血却连眉头都不曾眨一下的时候,那一瞬间,便可以称之为永恒!

    所有人,在一刹那,便永远认识了,记住了,这位天下无双的绝世男子!

    她总是为他拼到连最后一丝都脱力,几乎崩溃。

    他总是护她爱她不断解开他神秘的面纱,一层一层,越深,就越加魅力无穷,势不可挡!

    她是他再绝望悬崖峭壁处的一朵绝世雪恋,孤芳自赏中遇见他,便展示那无人窥见的绝世芳华,她是他救命的良药,她是他生命的延续,她是他拥有未来的女骑士。她为他而战!

    他是她在艰难困苦中最最温暖的怀抱臂膀,在一切艰难险阻中,他为她展开双臂阻挡一切危机,他是她的避风港湾,他是她的守护骑士,他是她未知中的绚烂朝阳,他为她而活!

    当他们两个人终于真正的联合在一起,娇小的身体里爆/发出来的惊人力量,震撼人心。孱弱的身体里展露出来的强大能力,惊天动地!

    南朝数月,看似平静无波,实则天下动荡!只因为北方的两颗明珠,此刻正流落在外,穆王朝全心守护,列国虎视眈眈,可终究,这两颗令人惊艳不已的明珠,终于还是回来了!

    这是穆云诃正规意义上的第一次朝拜,若只是一个小王爷的朝拜,也许不需要太重视,可是今天的穆云诃,是占卜神官。那这一刻就要列入史册中。从穆云诃踏入朝堂这一刻开始,就证明,穆云诃将成为穆王朝的神官阁下!而那让人又爱又敬佩的小王妃,只怕这次是要真正的飞上枝头作凤凰了。

    她将不再是一个三等小贵族的女儿,她将会被人们彻底抛弃这个观念。她是占卜神官的女人,是穆王朝小王爷的宠妃,是那个在所有人都被世俗和趋炎附势遮蔽了双眼,还能够识得明珠,守护明珠的智者。

    这两个人,年轻的小夫妻,走过了一段比百岁老师还要曲折离奇和惊心动魄的人生,他们拼命守住生命的历程是一段传奇,他们回来了,人心澎湃,振奋朝野。

    今天,穆王朝全体法老除过世者,全部出席!

    穆云诃牵着洛芷珩,在人们激动惊艳忐忑兴奋的目光中款款走来。他们在法老们面前站住,棋圣佟老和慕容老将军竟然是忍不住露出了笑意,慈爱的笑容在他们从来严肃的脸上展开,将一张张褶皱的脸挤出了一朵朵桔花。

    洛芷珩本来挺严肃的小脸,一瞬间绷不住,眨眨眼,笑意在嘴角蔓延,她感觉到一道目光看来,微微抬头,赫然是那座在高位身穿龙袍的皇帝。

    洛芷珩不慌不忙的与穆云诃共同行礼,他们的礼仪是晚辈对皇帝的礼仪,因为穆云诃的身份,他们并没有跪下,而皇帝也没有怪罪,甚至还站起来,竟然有些踌躇忐忑般的连声道:“不用多礼了,都是一家人,你身子骨刚刚好,赶快坐下吧。”

    皇帝态度和蔼到有些放低,但依然有王者之威在。

    洛芷珩眼底带笑,侧脸扫了一眼穆云诃,见他容颜平静,荣辱不惊,更觉得心里暖洋洋甜蜜蜜的。有一个连皇帝都要尊重和讨好的男人做丈夫,每一个女人都会觉得幸福满足吧。

    一旁早有两把椅子备下,二人落座后,穆云诃沉声道:“今日前来是侄儿回来了,特意来和皇上见一面。感谢皇上在阿珩身边安排了那么多得力的人保护,这份情谊侄儿记下了。”

    洛芷珩好大的福分,占卜神官第一句话不是别的,竟然是为了她而主动愿意欠下皇上一个大人情,这足以看见穆云诃对洛芷珩的在乎。

    皇帝浑浊的眼睛眯起,眼底精光密集。第一次感叹这群法老们这一次倒是作对了。他摆手笑道:“多大点事情啊,这还是法老们不放心手杖在这丫头手中,这才让人暗中保护的。倒是阴差阳错了,不过丫头没事,朕也是放心的。”

    皇帝的坦诚让穆云诃对皇帝高看一眼,若皇帝今儿个居功了,他反而会觉得皇帝虚伪。可他毫不表现出来,淡漠的道:“不论如何,他们保护阿珩是真的,这份情我记着了。今儿个侄儿来,还有一件事情想和皇上请道旨意。”

    “说来听听,若不是难事,朕都允你。”皇帝并没有立刻松口,目光却扫了一眼那已经快缩成一团的李大先生身上。

    “侄儿父王有一侧妃,多年来一直把持着王府内务,虽然能力卓绝,但侄儿却查到她多年来不断的利用王府的产业中饱私囊,并且四处安插她的人在王府许多产业的重要位置上。侄儿有理由怀疑她是意图不轨,别有心机。”

    “哦?还有这事?云诃说的这人是谁?”皇帝冷脸问。

    “李家之女,侧妃李芳菲!”穆云诃声音淡淡的,可就是有种说不出的威严在,李家人的脸色瞬间惨白。

    “皇上容禀,李侧妃已经嫁给了穆王爷多年了啊,早就不是李家的人了啊,小王爷这般说,实在是让李家难以自处啊。李侧妃做过什么,我们李家会怎的不知道啊。”李大先生又开始装孙子了,并且毫不犹豫的就要将李侧妃给踢出家族。

    这个理由和昨晚李家老祖那句话不谋而合,证实了洛芷珩的猜测。

    群臣哗然!

    不是因为穆云诃这匪夷所思的弹劾,而是李家这买女求荣的可耻姿态!

    穆云诃还没说更严重的呢,李家竟然就不管不顾的要舍弃了李侧妃了。这样的家族里,还有一点亲情可言吗?为了自身利益和性命,亲情都变得如此淡漠了,又何论其他?若是有一日需要自保,李家很可能也如今天一般毫不犹豫的舍弃一切附属他们的人。

    李家这一手,简直凉了所有人的心,尤其是依附李家的那些幕僚。

    洛芷珩嘴角带着不屑的冷笑,对李家连一眼都欠奉。

    “朕有让你开口吗?云诃继续。”皇帝冷淡的声音似乎也带上了一丝厌弃,但又仿若没有。

    “不论李家和李侧妃是什么样的关系,本王要说的只是一个事实,皇上自然会查明的,,若说这其中和你们李家有关系,李家自然也是不能逃出其外的。”薄冷的声音里带着厌弃。

    “李侧妃目无尊卑,心狠手辣,在王府里更是一手遮天,她野心勃勃,仗着父王的宠爱无法无天,曾多次暗害侄儿,都被侄儿躲过去,但这一次,她竟然敢在李家摆宴,明目张胆的算计侄儿,谋害之名已经落实,人赃俱获。这其中李家是不是也有所参与,还请皇上严查。曾经侄儿有冤不能说,有苦不能述,只因她是父王的宠妃,但今日,着实不能在纵容她了。父王不在京中,侄儿特来请旨,请皇上下令,将李芳菲斩,立决!”

    穆云诃站起来,颀长的身子在众人眼前仿若无法跨越的山脉,他的声音几乎没有一丝烟火气,却沉稳威严的令人不敢有丝毫忤逆。一句斩立决,瞬间在这朝堂之上,掀起了一场看不见的血雨腥风。

    穆云诃到底还是算后账了。那么是不是代表从今天开始,所有做过对穆云诃和洛芷珩不利之事的人,就都要人人自危了?穆云诃不动则以,而一动,第一个,就是斩立决!

    朝中大臣多少位面色已变。

    皇帝久久沉默,待众人的议论声渐渐小去,他才沉声说道:“这件事情兹事体大,却是朕的疏忽。朕也确实有错在先。云诃年幼时身体便已不好,这些年来早就应该让人保护好,也就不至于身边藏着这么一个蛇蝎货色而已知不知道,反而让云诃在这样险峻的环境中夹缝求生。”

    皇帝也站起来,沉稳的声音里有了一丝愤怒,那愤怒随着皇帝越来越大的声音,高空传来,仿若龙吟,隐隐带有震慑九霄的雷霆之怒:“贱妇何在!胆大妄为,猖狂无度,胆敢谋害亲王子嗣,以下犯上,罪不可赦!传朕旨意,今日午时三刻,菜市场门口,斩首示众!尸体再被四马分尸,头颅悬挂于城门之上,无论春夏秋冬,不腐烂不准拿下!满朝文武,有功名在身的学子,赋闲在家的老臣,凡在京者,必须亲自观斩!”

    “这就是胆敢谋害皇族的下场,朕今日也告诉你们这里的所有人,朕知道你们枝叶茂密,错综复杂的姻亲关联,但个朕记住了,不论你们怎么折腾,若还有那胆敢谋害皇族与嫡子的,一律都是这个下场!回去约束敲打你们的那些子女,都好自为之!”

    满朝臣子脸色难看,匍匐在地齐呼万岁。

    这种时刻,他们也只有胆战心惊,小心翼翼了,哪里还有其他想法?只觉得皇上这一次是真的动怒了,但也足以看出穆云诃在皇上心中的位置,有多重。

    不问是非,不交由宗人府和刑部审讯,就单听穆云诃一面之词,就认定了李侧妃的罪。这份荣宠,谁敢抗衡?

    人心惶惶,就凭着穆云诃这势头,下一刻会是谁成为他的报复对象?那就不用侥幸了,必死无疑。

    “皇上,侄媳妇也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皇上成全。”洛芷珩上前一步,抱拳说话。并不是一般女子的弯腰屈膝,她倒是英姿飒爽身子笔直,比男儿还要英气。

    皇帝阴骛的目光转淡,声音也是缓和的:“鬼灵精,就你要求多,说来听听。”

    洛芷珩对皇帝略显亲昵的态度不觉奇怪,老皇帝以前似乎就格外喜欢她似的。手杖可都是老皇帝力排众法老异议,一意孤行的留在她手中的。1bH07。

    “可否让我亲自监斩?”

    皇帝一愣,大臣们一愣,法老们也愣住了。小小年纪个女娃娃,竟然就这么血腥,天不怕地不怕的,还想要当监斩官?

    可皇帝却忽然大手一挥,一锤定音:“准!”

    一更到,今天一万字用三更来写哈,二更一会就到,画纱继续努力去,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总决赛那个投票,宝贝们记得投咱们悍妇哦,是21号。再说一句,不是我真正读者的人,请你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