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65 斩,立决!(中)留言25500加更
    “父亲!救救我,我在这里啊。你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吗?你说你一辈子再也不会让我流离失所了啊,你说你会做一个好父亲,你说你会很疼爱女儿的啊。你为什么不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啊。”李侧妃喊得声嘶力竭,她不相信,童年悲惨的记忆,往事如昨,历历在目,慈祥的父亲双目含泪,抱着少年的她,那字字句句温暖人心的话,如今还犹如昨日般就在耳畔,为何今日就沦落到这般境地?

    李大先生僵硬的站在原地,微微低着头,距离太远,李侧妃甚至看不清她父亲脸上的表情,是痛苦,还是绝望?亦或者是悲愤着急?

    可是当囚车终于靠近了李大先生,李侧妃才终于在泪眼婆娑中,看清了她父亲的神情。

    那是……不屑?又或者是……冷笑?

    总之,绝对不是她想象过的那些为难伤心。这就是她的父亲啊,难道曾经那些和蔼慈祥都是伪装出来的吗?1bIgD。

    李侧妃傻眼了,一颗心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她一直交付真心给的家族,在她生死攸关的时候,竟然放弃了她。可是她除了家族,还有谁?还能依靠谁?绝望的滋味比凌迟还要难过,因为是恐惧的,一颗心都在忐忑着。

    街上的人忽然疯了一般的向她投鸡蛋和白菜,指责和谩骂涨满街头,李侧妃落汤鸡乞丐一般,从高高在上到人人喊打,不过一夜之间。

    李侧妃开始狂乱的尖叫,求救,哭喊,咒骂,强弩之功,却连拉开这张弓的力气都没有,她拼命的想要挤出这个囚禁她的牢笼。自信和耐心支离破碎,她看着自己距离那个有着霍霍刀芒的刑场越来越近,她知道了没有人能拯救她的时候,她就开始害怕和疯狂,越来越惊慌,越近就代表死亡越快。

    整个囚车已经臭气熏天了,百姓们凑热闹的居多,谩骂也就那么三两句。而大臣们却非常淡定,他们是来监斩的,李侧妃死了,他们才能算是完成使命,每一个人都很期待李侧妃快点死。

    李侧妃被从囚车里放出来,压上断头台的那一刻,眼底有浓浓的惊恐闪过,她忽然歇斯底里的尖叫道:“不要杀我!我是王爷最心爱的女人,我是王爷最爱的女人!你们不能杀我,你们杀了我,王爷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穆云诃,我要见穆云诃啊,我要见洛芷珩!他们不能杀了我,杀了我,他们也不会好过的!穆王爷会杀了他们的。”

    “好大的口气啊,你觉得亲儿子和一个妾室之间,谁更重要?你这般说法,是将穆王朝的穆王爷说成是昏庸无道贪恋美色之人了吗?”轻盈的声音仿若有节奏跳跃一般的从菜市场之中传来,淡淡的嘲讽,浓浓的鄙夷。

    众人放眼望去,穆云诃与洛芷珩手牵着手一路走来,俊男美女,服饰华丽,姿态雍容,款款走上监斩台,居高临下的面对众人,看着李侧妃。那一刻,举世芳华都不敌那台上二人的容颜光芒。漫天辉光,灼灼落在他们身上,他们犹如是神的使者,降临凡尘,伸张正义!

    李侧妃看见洛芷珩,简直恨不得一口血吐出来淹死她,恶狠狠的口吻:“洛芷珩你不得好死!一定都是你指使穆云诃的!不然穆云诃怎么敢这样对待我?你们含血喷人,你们会有报应的。”

    指尖轻扫黛眉,慵懒中是一派丝毫不将李侧妃放在眼中的自信和蔑视。洛芷珩浅笑道:“若你没有自作孽,为何会有今天这般结局?都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你自己包藏祸心,处心积虑的害别人,恶毒的心思天都不能容了!你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和我胡搅蛮缠?你指责我谩骂我,你却依然要死!就让天来作证吧,看看究竟是谁十恶不赦!”

    李侧妃气得浑身发抖,口中仍然嚷着他们不能杀她,她是穆王爷深爱的女人,是穆云锦的母亲。

    “就凭你口口声声的诋毁王爷人格品行,连累穆云锦,我们就能在和圣上请旨,在你的罪名里在天上两条,藐视夫君,祸及子嗣!你有那个时间还是好好安静的等死吧,用不着这样白费力气。”洛芷珩冷笑一声,便和穆云诃坐在监斩台后,坐等午时三刻的到来。

    只差最后不到两刻钟了呢。第一次做监斩官,洛芷珩是有点兴奋的。这可是名正言顺的杀人呢,她心里还有些忐忑,万一穆云锦一会来了怎么办?她要这个亲自监斩的权利,就是怕穆云诃会心软,怕穆云锦来捣乱,其他人会害怕而放过李侧妃。

    可是如果穆云锦真的来了,真的闹腾起来,她真的能做到不管不顾杀无赦吗?

    炎炎烈日,秋老虎更加让人受不了,人们站在烈头之下,百官们肃穆,穆云诃也闭目养神,只有李侧妃在断头台上被人押着,茫然而恐惧的看着四周。

    有人将四匹强壮有力哦骏马牵来,李侧妃看见了眼皮子狠狠一跳,又开始更加激烈的嘶吼和咆哮。

    李家的人此刻如同惊弓之鸟,李侧妃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会让李家跟着她送葬,这一刻他们是那么巴不得李侧妃赶快死。

    很快,时辰要到了,洛芷珩站起来,扬声道:“李芳菲的罪行已经发布在了皇榜上,诸位要看的可以去看。时辰快到了,将李侧妃押上去,准备行刑!”

    押上去,自然是压着李侧妃的脖子到断头台下。

    那冰冷的断头台,让李侧妃冰冷了一身的血液,到此刻,她还没弄明白,她怎么就会沦落到这一步呢?她怎么可能会死呢?可是眼角就能看见那高高悬挂在上方的大刀,几乎魂飞魄散。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救我,谁来救救我啊?”李侧妃哭喊,骤然间,她想起了那平日里对她言听计从,对她尊重有加的穆云锦,在错看了李家,被抛弃之后,她想到了就在昨晚被她放弃的亲生儿子,她开始咆哮:“云锦啊!你在哪里啊,娘亲都快要死了啊,快来救救娘亲啊。”

    穆云锦此刻就站在刑场之外,不论是皇帝旨意,还是他作为人子的身份,他都应该来。他更有自认来阻止和拯救李侧妃。但是 昨夜的打击那么大,昨夜的抛弃那么彻底,让他还怎么能在轻易的接受李侧妃这个母亲?

    但母亲在断头台上,让他这个做儿子的又不忍心就眼睁睁的看着。穆云锦攥紧了拳头,眼睛都红了,此刻的他脸上还有伤,身体也还有伤,低调的站在人群中,脸上带着斗笠,却怎么也阻挡不了他那满身的阴郁和阴霾。

    洛芷珩目光扫视四周,没有看见穆云锦的身影,她暗暗松口气后,大声道:“李芳菲你还有什么遗言吗?现在可以说,不然到了地下你可就没有机会了。”

    例行公事的一问,却没想到李侧妃竟然声嘶力竭的大吼道:“我不要死。我那么爱王爷,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王爷啊。我为了李家做了那么多,没有我,那李芳然能进了皇宫做贵妃吗?李家忘恩负义啊,我恨你们,我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所有辜负我的人,都要下地狱来陪我!云锦,我的儿子啊,你在哪里啊,娘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你啊。娘就只有你一个儿子啊,你怎么能不管娘?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啊?王爷,王爷快来救救我啊……”

    这些话,还真是让洛芷珩高兴呢。李侧妃最好能在最后关头来个狗咬狗,将李家给咬出来。但时间不等人,她也不愿意等,手抓起面前案牍上的一根令牌,在抬头看着李侧妃那疯狂狼狈的容颜,冷笑着抬起手来。

    “慢着!”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嘶哑的嗓音划破了整个刑场。穆云锦猛地摘掉了斗笠冲了出来,一瘸一拐的冲到了邢台前,眼含泪光的问李侧妃:“儿子只问您一句话,昨晚,您为何沉默?”

    亲答侧吗什。说是为了他,却在他能够脱离开这场祸事的时候沉默了。她的话万分重要,她不会不懂,可是却不顾他的死活,为何今日又说全都是为了他呢?

    李侧妃见到穆云诃,自然是目光明亮,剧烈挣扎起来,并不回答穆云锦的话,而是拼命尖叫道:“快点救我啊,快一点。云锦快啊,救救娘啊。”

    穆云锦在李侧妃的眼底看不到一丝愧疚和在乎,有的只是求生欲。原来,活着比他这个儿子还重要。穆云锦自嘲的笑笑,可是笑过之后,他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转过身看着洛芷珩。

    他知道他应该祈求穆云诃的,也许有用。但是祈求洛芷珩,更有用。别人的话穆云诃也许不会听,但洛芷珩的话,穆云诃不会不听。因为穆云诃舍不得洛芷珩不开心。

    此刻在看见那眉飞色舞端庄秀丽的女子,穆云锦忽然觉得心底都有一种苍凉在荡漾,酝开,颓废。

    曾经他如何瞧不起这个女子的?他亲自迎了她,牵着她的手共同进了穆王府大门,那时候他还高高在上,现在他却仿若低到了尘埃里的蒺藜,越是想要强大的让她看见,就越是渺小和卑贱。

    此刻他开口求情,就如同在他的自尊心上一刀刀自己刻下见骨的伤痕,他将自己的尊严在洛芷珩面前一下下打碎,变得一文不值,那些话混着看不见的鲜血和悲怆缓缓吐出:“洛芷珩,求求你,放过她……”

    母不仁不慈,却仍是生他育他的母亲,这个情,他得求!

    加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晚安啦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