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66 斩,立决!下
    烈日炎炎下,穆云锦挺拔的身子竟然有微微弯曲,脊背颓废的不是他身体的高度,而是他灵魂的高度。他的尊严碎了,他的骄傲没了,他的人生因为这个母亲而一夜之间蒙上了可悲的灰暗。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过于低靡,又或者是他的神情太过于哀伤,在不断的提醒着洛芷珩,这个男人,是被她和穆云诃亲手推到了这种地步。打碎了穆云锦的骄傲的人,是他的母亲,可他们一样是推波助澜的凶手。

    洛芷珩拿着令牌的手渐渐收紧,冷硬的目光闪过一丝纠结,她微微叹口气,看向穆云诃。

    他们是不会放过李侧妃的,这件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但穆云锦的情面,他们夫妻,终究是不能不给。可怎么给,才能做到既让穆云锦无话可说,又能彻底除掉李侧妃?

    穆云锦随着洛芷珩的目光也看向了穆云诃。到这一刻,穆云锦才不得不承认,穆云诃真的不一样了。他心中一直自欺欺人的声音,在这一刻也终于消失无踪。他自嘲的笑笑,曾经他完全不放在眼中的弟弟,如今却高高在上,他要卑微哀求才行。

    兄弟二人的视线交错在一起,这是他们第一次将对方都放到了和自己平等的高度,不再有藐视,不再有轻慢,更不会有忽略,他们一样是少年英雄,英姿勃发,自然绝艳不凡。

    穆云诃目光冷锐,精芒四射,忽而开口,直逼李侧妃:“你的儿子再给你求情,你有何话可说?”

    李侧妃在疯狂也知道此刻只要穆云诃开口,撤回这个告状,她就能回归自由,逃离死亡。李侧妃兴奋不已的大喊道:“放了我,我可以将我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们,有好多事情是你们不知道的,我的,李家的,王爷的,所有的一切,只要别让我死,我可以完全的告诉你们。”

    李侧妃这话一出,是孤注一掷了,但同样也是为了自己而不择手段了。

    她是个秘密桶,这么多年来她必定知道许多秘密,那些秘密很可能会让穆云诃一举端了李家上下。无疑,李侧妃得到了的这个说话求救的机会,也给了穆云诃一个承诺。但这个承诺,却是放弃背叛所有和她有关的,用此来讨好穆云诃换取活命的机会。

    小人行径,无耻之极!

    李家之人瞬间狂怒不已。一个个脸色剧变,恶狠狠的瞪着李侧妃,就怕她将什么不该说的说出来。

    李大先生连忙上前跪下,恭恭敬敬的对穆云诃大声说道:“小王爷容禀,李芳菲此刻已经是疯了,她说的任何话都信不得啊,她罪该万死,皇上已经下令斩立决,就绝不容许她还活着!这是皇帝的命令啊,臣虽然是她的生父,却绝不会包庇这等谋害皇家自私的践人毒妇存在的!还请小王爷让小王妃立刻下令,将李芳菲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深明大义的话,仿若多么忠诚的人说出来的。可是李大先生这般急于将李侧妃处死的态度也太明显了,以至于所有人都用鄙夷和惊怒的目光看着他。但现在李家人那里还顾得上这许多了呢?他们只想着活命就好。

    虎毒不食子!

    李家,简直禽兽不如!为了保全自己,竟然主动,甚至是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亲生女儿的性命送出去。

    穆云锦震惊而暴怒的看着他一向敬重的外祖父,满脸不可思议,还有风起云涌的怒火:“外祖父!母亲她是你的女儿啊!一直以来,母亲都教导我要敬爱外祖父,要和外祖父亲近,因为外祖父是好人,是这天底下最最慈爱的人。可是为什么?当母亲遇难之后,你不仅不帮助母亲,一句开脱维护没有,反而第一个开口要求快点杀到母亲的人就是你?”

    “你就是这样仁慈和蔼的?你就是这样做个好人的?你连一个父亲该有的慈爱之心都没有,你还敢说你自己有忠心?”

    穆云锦暴怒的质问,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李家在今天,就算是保住了自己家,但是从此以后,李家将会成为人们避之不及,束之高阁的对象。李家一定会众叛亲离,在没有一个挚诚的朋友可靠。

    李大先生脸色也多有尴尬,但却没有一丝心疼和难过。浓浓的厌恶倒是很多。他掷地有声的道:“李芳菲做了许多不能饶恕的事情,她能活到现在那都是小王爷仁慈,王爷垂爱。李家却不能一再的包容她。李家满族忠君爱国之士,只希望皇族子嗣茂密,国泰民安,但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最前面的家都不安宁,又何来的治国平天下?”

    “李侧妃罪不可赦,我若再给她求情,又是将皇上和小王爷的颜面放在哪里?又是将这唐唐穆王朝的尊严和国法放在哪里?我一人是小,但涉及皇族,那就是大,决不能马虎从事。我宁愿被你们当作小人,背负一个父不慈不爱哦罪名,也不会容忍一个罪人活在世上祸害他人!”

    “我一颗心就是李家的心,我们都希望国泰民安,皇族昌盛,在别无所求。还请小王爷遵从皇上旨意,立刻将李芳菲处以极刑!!”李大先生大无畏的说完,一头磕到了地上,久久不起。那姿态,是决绝,瞬间模糊了众人的眼睛和心头疑虑。

    这李大先生,究竟是忠心为国?还是为了保全自己而抛弃亲女?

    穆云锦步伐踉跄,飘摇在脸上的发丝凌乱的被风吹起,却吹不走他脸上那抹苍凉嘲弄的笑意,渐渐的笑容扩大,嘲弄变成了自嘲,变成了绝望。他仰天大笑,低沉的笑声里有说不出来的仓惶和哀伤。

    强大如李家这种母族,要倒戈,要背叛,竟然也是分分钟眨眼之间的事情。原来人世间真的没有永远靠得住的人和情。

    穆云锦似乎一瞬间就苍老了多少岁,他清澈明亮的目光骤然间被来不及躲避就已经砸中的阴暗丑陋遮蔽,这辈子只怕都很难再有恢复明亮清澈的那一天了。

    人们唏嘘不已中,李侧妃也安静了下来,她同样愣愣的看着她那义正言辞大无畏又忠诚的父亲,仿佛不认识这个人一般。陌生的目光里,有多少孺慕和尊重,在这一瞬间终于,彻底,土崩瓦解!

    亲情,原来对她而言,一直就是一个虚幻而已,原来她,一直就是父亲和家族利用的对象啊!

    那一瞬间,李侧妃终于开窍,从那个金窝银窝堆起来的虚假亲情中清醒过来。原来所有的温柔宠爱,所有的在乎怜惜,所有的纵容和娇惯,都只不过是因为,当年她回到家族的时候,身边陪伴的人,是穆王朝堂堂亲王而已!

    原来她这一辈子,所有的尊荣,从来不是因为她有一个强大尊贵的母族,只是因为她有一个对她付诸真心的王爷疼爱。

    她错了,她一直都看错,听错,想错,信错!

    “哈,哈哈哈哈哈,老天,我错了,我一直都错了,原来都是我的错,怨不得别人,真的怨不得别人!”李侧妃忽然仰天大笑,笑得眼泪横流,笑得声嘶力竭,笑得悲怆哀怨。

    她泪眼朦胧的看向洛芷珩,那清秀的小脸上此刻竟然没有任何鄙夷和幸灾乐祸,就连一点点她能想到的快乐也无。洛芷珩正和穆云诃一般看着穆云锦,目光,也许是带着悲悯的。

    要将她置于死地的两个人,却竟然愿意对她的儿子用悲悯的目光注目。可是她一直忠心耿耿的家族,视为亲人,认为永远不会背叛的家人,却在她生死关头推了一把,成功的将她推向了死亡。1bIOC。

    人心,为何会这般难测?敌人,亲人,仇人,爱人,却竟然也复杂的看不清到最后,终究谁是好人,谁是恶人。

    也许洛芷珩说的对,她是愚蠢的,愚蠢到,竟然用一直信任她宠爱她的男人的真心,去为李家那群狼子野心做嫁衣!

    王爷,你总说芳菲太单纯,到头来我才明白,原来你平日难得的几句单纯,却是在提点我的愚蠢,原来你都知道,原来你一直在纵容,终究是芳菲对不起你了,终究是芳菲辜负了你的一片真心……

    李侧妃干枯的眼,仿若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但目光太灼热,她又努力的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了每一个人的容颜,她深深的看着穆云锦,她唯一的儿子,变幻莫测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决绝的笑意,也许为了她的儿子,她这辈子还可以最后的聪明一次。

    从万念俱灰,到孤注一掷的用这辈子最后的机会,给她儿子搏一个未来,李侧妃似乎也一瞬间长大,她看向穆云诃洛芷珩,骤然大喊:“十四年前,王府两个孩子落水,是我,是我知道了王妃的想法后顺水推舟,当年穆清雅的孩子,也是我亲手推入湖里的!”

    此言一出,整个菜市场瞬间陷入了一片静止般的死寂中。

    穆云诃霍然起身,颀长的身体却摇晃了一下,才猛地扶助案牍,细长的眸子裂开,里面清晰的寸寸布满血丝,声音在烈日下仿若平地炸开的雷鸣:“你、说、什、么?!”

    “当年是我欲擒故纵,我恨死了你母亲,她不得王爷宠爱,可就因为她是王爷正妻,是皇上亲赐,就一直能稳坐王妃之位。我不甘心,我和你母亲之间明争暗斗多不可数,而最惨烈的一次,就是我差点害死了你,亲手杀了穆清雅的儿子,亲手杀了我自己怀胎数月的孩子!”

    李侧妃忽然温柔了语气,却让这炎炎烈日变得冰冷刺骨,令人毛骨悚然!

    只听她娓娓道来:“我是将计就计,本想着借此机会除掉你,可是没想到穆清雅的孩子年纪虽小,却那么机敏,他一回头就看见了我要推你,于是就要大喊,我一着急之下,就连忙躲开了,你没有看见我,但是我不甘心,于是我趁着你们玩的时候,一怒之下将穆清雅的孩子给……举起来,扔到了池塘之中!”

    穆云诃目眦欲裂,满身冷冽的气息在疯狂聚集,所有人都因为李侧妃这几句听似平淡的话而汗毛倒立,惊骇欲绝!

    “你回过头来的时候,不明所以,只看到那孩子掉进水中,就认定是我做的,你发疯了似的打我,可是你人小,我身边还有丫鬟,你哪里能打中我呢?但是那一天我故意让你打中我,我不躲不闪,也不去救那个越来越远的孩子,我故意让你打我,因为我要结束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我故意让你把我推到,我自己重重地倒在地上,我知道我的孩子要离开我了,他正在我的身体里一点点的流失掉。我借助你的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我也知道,这一次,我一样除掉了你!因为你杀掉了你父王期待的孩子。”

    “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好像疯了一样,打完我转身就跳进了湖里,你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哪里会游泳?可是你拼命挣扎,你,是要去救你的小侄子。只可惜,后来你反而越来越远,你的小侄子因为年纪太小,喝水太多,已经开始往下沉了。”

    “你母亲和你姐姐来的时候,我以为你们两个孩子都可以死了,但是你却活了下来。你母亲不让人救小皇子,是因为你母亲知道,小皇子那个时候只怕已经回天乏术了。而你却还在剧烈挣扎。一个救下来一定能活着,一个救下来也凶多吉少,要是让我选择,我一定也会选择救那个能活下来的。那个时候,已经千钧一发,生死只在一念之间,你母亲足够冷静,也足够残忍,但她的决定却是正确的。若然她先救了那个已经半死救不回来的,救上来也是必死无疑的,在返回去救你,很可能你也会没救。与其丧失两个,不如救活一个。”

    这是一段又截然不同的辛秘,比之前那个版本更加悲惨,更加可怕,也更加惊世骇俗。

    但李侧妃的话,可信吗?

    “你说的都是真的?”穆云诃攥紧的手在桌案上青筋暴跳,血管几乎裂开,他的声音就是寒冬腊月的风,落在人脸上,都如刀子刮一般的疼。日子母蒙人。

    李侧妃却一笑,自嘲的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都快死了,还有什么好隐瞒说谎的呢?我只是想告诉你,南朝小皇子不是你穆云诃推下去的,是我扔下去的,你没有害死他,你挽救过他,也断送了自己多少年的健康,你并不亏欠那个孩子!”

    李侧妃跪在邢台上,苍白的脸上都是决绝疯狂,她知道穆云诃这次回来有一个心结在哪里,她知道这个心结是就连王妃和洛芷珩都不能解开的。就像洛凝霜在洛芷珩身边安排歼细,她一样在南朝皇贵妃身边有探子,不过她的探子并不能接触到穆清雅,但却可以将这些所有人都知道的轰动一时的丑闻告诉她。

    她知道穆云诃在当日洛芷珩解开这个秘密的时候,推开了洛芷珩,她也知道穆云诃到现在为止,都不曾理会王妃。因为穆云诃怨,因为他自责和内疚。而她,今日就给穆云诃一个痛快,给穆云诃一个沉冤得雪,给穆云诃一个不再愧疚的真/相。

    依照穆云诃的聪明,洛芷珩的缜密,他们一定能明白,他们也一定能将这一份给予灵魂平安的恩情,加注到她的儿子身上。纵然不喜欢这两个孩子,但这一刻,李侧妃不得不承认,她信得过这两个孩子的品性。

    多可笑,多讽刺,她自己的亲人都信不过,到最后,她却要将自己的儿子,交给她一直当作仇敌,总想要除之而后快的人手中。

    百姓们早就已经被吓得傻了眼,而那群大臣们哪个家里没有妻妾子女?死的子女更多,这一刻他们也是脸色剧变,亲王家中都有这样不安分可怕的妻妾,那他们的妻妾呢?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又做过什么龌龊事?

    穆云锦惊愕的看着他的母亲,道德底线再一次被打破,被翻腾,他好像五脏六腑都被人给撕碎了一般的疼,就那么陌生的看着他的母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怎么能这么狠?那孩子当年不过四岁而已!他还是没都不懂,你竟然能如此丧心病狂?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你究竟蛇蝎狠毒到了何种地步?你这样的人,不死都难以平民愤!”洛芷珩怒拍桌案,大声呵斥。

    天色,已经变了。厚重的云层密集,遮挡住层层日光,阴暗中透着风尘,菜市场一条长街,充满令人哆嗦的凄惨萧索。

    李侧妃却沉默了。

    穆云诃闭上酸涩的眼,在想打开,却那么艰难,感觉犹如千金之重,他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传来,低沉的,沙哑的:“为什么要杀了你自己的孩子?”

    “因为那个孩子也活不了了,他是个死胎。因为我用了太多的香粉和熏香,这个孩子不能要。我太懦弱,不愿意承认是自己害死了他,也不想自己亲手将他溜掉,我知道你父王有多期待这个孩子,所以我要让他的离开将你也带走,只有你不在了,我的儿子,才能成为王爷最器重的孩子。”全部秘密终于被揭开在了阳光烈日众目睽睽之下,却那么悲哀。

    所有人都说不出来话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容貌姣好的女子,跪在断头台上,与之前的歇斯底里相比,此刻的她冷酷的叫人恨不得千刀万剐了!所有人的热血都翻腾起来了,李侧妃必须死,必死无疑!她不死他们都难以消恨。他们在等穆云诃的一句话,一个结果。

    穆云诃摩挲着桌面的手猛然顿住,没有丝毫火气的声音缓缓从他轻启的薄唇中流出:“李侧妃,罪不可赦,这是皇上旨意,我们无法更改。遵循皇上旨意吧。”

    一句话,彻底判定李侧妃死刑!

    穆云锦脸色灰白,胸腔是有怒火和恨意凝聚的,他说不清自己怨恨的是谁,是穆云诃,是母亲,还是自己?又或者是多年前那些丑陋的真/相?他都不知道,但这一刻的他竟然如此无能的,连自己的母亲也救不了。曾经母亲是他唯一的温暖,因为有母亲,才有父王一次次的夸赞和喜爱。穆云锦很清楚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母亲为自己争取来的,所以他爱他的母亲。

    但这一刻,当母亲将过去的冰山一角揭露,他发现都是沉重到让他无力承担的压抑。

    可终究,母亲还是让他失望了。因为他的母亲更爱她自己,而他,在母亲眼中不过只是一个争宠上位的棋子吗?可为什么到最后,母亲又来了一个峰回路转,这般坦然交代了过往?让他就算是求情的话,都在也说不出口了。

    穆清雅死了,在死之前的穆清雅是行尸走肉,她的儿子死了,却是他的母亲害死的,他母亲为了一己私欲,竟然害得穆云诃那一支老老少少都不得安宁,到最后,竟然落得一个生离死别。

    这是报应,母亲的报应。他管不了,也再难开口。

    洛芷珩紧紧的握着穆云诃的手,那冷汗和颤抖清晰的传递而来,她心如刀绞,怒火窜腾,紧握在另一只手里的令牌,终于再一次高高举起。

    天无日光,阴云遮蔽,那火红的令牌尖锐的棱角,在洛芷珩手中无限放大,是伸张正义还是放下屠刀?迟疑只在一瞬间。爱恨教缠,恩怨分明,历历在目,若死前悔改真的有用,就可以不计一切,那还要正义做什么?谁都要为自己做下的事情负责,道歉,永远不可能真正解决心灵与道德上的问题!

    犹豫的目光变得坚定,清冷的小脸一片萧杀。下一刻,万众瞩目中,洛芷珩将那根令牌重重地扔了出去。

    令牌就在人们明亮的目光中狠狠的飞向断头台,在空中划出一道绝杀的弧度,伴随着洛芷珩清冷而严肃的声音,落下,弹起,翻转,尘埃,落定!

    “斩,立决!!!”

    一更到,后面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嗷嗷嗷,今儿个李侧妃就咬死了,那谁要回来了,宝贝们猜猜是谁要回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