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67 留下全尸!纵马归来!(推荐票57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67 留下全尸!纵马归来!(推荐票57000加更)

    令牌落地,再无还转之力。

    李侧妃人生的最后一刻是清醒的,她对她的儿子终于有了一丝愧疚,她没有再让她的儿子为难,而是自己将脑袋安放在了断头台上,捆绑着的身体僵硬着,她依然惧怕,但她的心已经麻木了。人生的人太多,好坏自己都分辨不清,错过了辜负了值得的人,到头来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她无话可说。

    若临死之前,还有什么是能自己选择的,那就是方向。她可以将目光看向穆王爷出征的方向,那里,那个热血沙场的男子,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她在临死之前,想到的只是他们相识相知相爱的那段风花雪月。

    利用太多,也许他的心已经麻木了,可是她没有。

    目光带着凄凉,那么期盼着他能回来的,哪怕只是见到最后一面。只是可惜,这辈子,他们只能诀别。

    穆云锦僵硬的身子转向李侧妃,看到这无力挽回的一幕,他脑袋一片空白,深呼吸着,但呼吸都沉重的让他负荷不起。猛地,他跪在了李侧妃面前,母亲在断头台上,他在台下,母亲上路,他送行。他不是个孝顺的儿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斩,他能做的,只是母亲死后,为她收尸!

    李侧妃临死之前都没有再看穆云锦一眼,那沉重而锋利的断头刀,被刽子手打开了绳索,铁链稀里哗啦声中,断头到在人们惊呼声中骤然落下,速度奇快,不可阻挡,无力回天!

    咔嚓一声!

    热血四溅!

    那纵横穆王府半辈子的猖狂女人,终于在这一刻结束了自己短暂,却又罪恶的一生。

    原来,生死也不过眨眼之间。

    李侧妃的头颅滚出去好远,睁着的眼睛里有溅落的鲜血混合着泪水落下,身首异处,死状凄惨。

    安静压抑的气氛中,穆云锦僵直了脊背,沉稳而缓慢的给李侧妃磕头,一下,两下,三下,每一下磕下去,他好像都没有再起来的力气,可是下一刻他却还能僵硬的直起腰杆子。

    没有人敢在这一刻在开口说话,李侧妃的血还是热的,李家人又会是何种状态呢?

    李大先生脸色惨白,缓缓侧开身子,并没有看,不知道是真的伤感,还是在亡羊补牢,补他那令人发指的虚假情意。

    李家老祖更是连表情都欠奉,仿佛那被杀头的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他可能真的已经老糊涂了,就连李侧妃测干净为了李家谋得了许多不义之财,让李家人可以过更好的日子,出手阔绰都忘记了。

    李仙儿倒是脸色惨白,但那里面有多少是伤心和难过呢?只怕更多的是害怕吧。

    而李家其他人呢?李家在朝当官的不在少数,李家男儿更是各个功名在身,如今在这的能来都来了,可是他们的表情都不是送走了一个曾经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亲人,而是送走了一位瘟神。当李侧妃真正死亡的那一刻,李家子弟的表情都有或多或少的松一口气的样子。

    他们到底还是惧怕李侧妃将不该说的话说出来啊。

    世态炎凉到这种地步,人情刻薄到令人发指,亲情,在这个功名利禄至上的封建时代里,又究竟剩下多少?人性和良知,道德与义气,究竟是荡然无存,还是凤毛麟角?

    穆云锦刚要站起来,一旁等候的官员立刻上前大声道:“小王爷小王妃,皇上旨意,因李氏贱妇已经断头,所以除以四马分尸。立即执行。”

    这条路口就是个十字路口,四通八达,非常繁华。在这里四马分尸,倒是不费事。

    可是这种极刑,真的还要再继续下去吗?

    穆云诃和洛芷珩的目光看向穆云锦,只见他一个趔趄差点跌倒,扶着沾有他母亲鲜血的邢台站好才不至于摔倒。他微微低着头,看不清他的面容,可是他的手却已经攥成拳头,整个人极其压抑。

    穆云诃只要一句话,这件事情就能到此为止。这个所有人都知道,只是穆云诃真的会为了安慰穆云锦而放弃泄恨的机会吗?

    穆云诃会!

    洛芷珩太了解穆云诃的心,他是一个只要自己愿意可以不计较得失的人。穆云锦纵然曾经言辞激烈,但那里面却充满了兄长对弟弟的维护,只是穆云锦被李侧妃欺骗,对穆云诃多有误会,后来他们兄弟的关系才会那般僵硬。

    可穆云锦怕穆云诃被洛芷珩欺骗,一次次明知会被穆云诃厌恶,他却一次次和洛芷珩作对。穆云诃不傻,知道穆云锦并不坏。毕竟是手足,别人洛芷珩不知道,但穆云诃的心,是肉长的。

    果然,穆云诃看向了洛芷珩,那目光太过于复杂,情绪难辨。但洛芷珩就是知道,穆云诃是想将这个做好人送人情的机会给她的。牌侧在于安。

    穆云诃到底和穆云锦是亲兄弟,而且还是受害者,面子里子他都占足了。穆王爷和穆云锦就算是生气穆云诃下手无情,也不会真的将他怎么样。

    但她不同,她只是个儿媳妇,是个外人。她今天亲自监斩,本来就是个吃力不讨好,还很招人恨的差事,穆云锦会恨她,纵然她挺无辜。穆王爷更不会待见她这个插手他妻妾事情的小辈。到时候都是麻烦。所以穆云诃将这个机会给了自己,只要自己开口为李侧妃的尸体求情,穆王爷和穆云锦就都等于是欠了她一个人情,还能体现她贤惠仁善。

    可是她真的善良吗?也许吧,不触犯她底线的时候,她可以温柔可爱。但一旦触犯了她不能接受的底线,她会在正义的范围内,用自己的道理能力,和敌人誓死纠缠。

    她不想要这个人情,她的骄傲让她不稀罕这个讨好穆王爷和穆云锦的机会,但是她又不能不接受,因为她爱穆云诃,爱他,就不想让他为难。

    缓缓放开穆云诃的手,紧牵的手放开的那一刻,穆云诃看向了她,他知道因为自己又让洛芷珩妥协了,她骨子里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不屑于这种手段,但他无可奈何。

    目光忽然遥望远方,他笑的苍凉,就在刚刚,他有一股强大的感觉,似乎有着和他血脉相连的人,越来越靠近。而感觉那么强烈,那么直观,只能有一个人了,而那个人的归来,让穆云诃的心理怨念迭起。

    太多的恩怨纠葛,爱恨情仇,阴谋悲剧,都是因为那个人而起,若然不是他的纵容和糊涂,又怎么会有今天这一切?

    可这个人终于是他不能割舍的存在,人生就是有太多无奈和荒唐,逃不开的命运,只能试图改变和勇敢面对。

    为了不让阿珩未来面对的局面更难堪,他只能让阿珩暂时委屈。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李侧妃临死之前已经醒悟,人死为大,她所做过的那些坏事,都随着她的死而过去了。四马分尸,就免了吧。”洛芷珩开口,众人倒也都服气,甚至觉得这样的做法是仁善的。

    穆云锦闻言也是猛地抬头,看着她的目光那么复杂,有怨恨,有迷茫,有纷沓而至的愁苦,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的情感,终究是复杂的扑朔迷离,无人能懂。

    那官员为难的道:“这不妥吧,这是皇上的旨意啊,不遵从,等同抗旨。”

    “她洛芷珩就是抗旨!应该将洛芷珩也斩首示众,竟然连皇上的话都不听,真是大逆不道!”清脆的声音透着一股刁蛮,骤然响起。

    本来大快人心的一幕,因为这把声音和话语,整条街再一次陷入了哗然。

    这是谁啊,竟然连好赖都不分了?

    穆云诃目光冷锐阴沉,洛芷珩笑容诡异讥讽,齐齐射向那开口之人,躲在李家老祖后面的——李仙儿!

    李家可真是处处是极/品!

    迫不及待的想要斩杀自家人,又好赖不分的中伤帮助他们亲人保留完整尸体的人。李家的人是不是都是傻子?要不就是疯了,不然怎么会这么丧心病狂?

    一瞬间人们的唾弃和指责几乎将李家人淹没。李仙儿也因为众人的指责而涨红了脸,期期艾艾的看向高处的穆云诃,竟然还用一种渴望和爱慕的目光。

    洛芷珩冷声道:“是不是抗旨不尊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天理纲常,人伦慈善!李侧妃是我的仇人,百般要弄死我和我丈夫,但我却能在她死了之后愿意留下她一个全尸,让她免除更多的刑罚,让她死后也能安稳一点。我不是烂好心,我只是觉得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毕竟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总比那好多人,人面兽心,不顾道德伦理,罔顾良心人性,一味的自私求全,灭绝良知的好!”

    洛芷珩的话够狠够辣够不留情面。李仙儿这种蠢货的脸色都变了,又何况李家其他人?李家老祖更是脸色铁青。

    “皇上是仁君更是明君,他一定会理解我们的这种心情,他会答应我的请求,就算皇上不答应,但我也会求到他答应,即便不然,我也会想方设法获得皇上的谅解和首肯。因为我说道就要做到,言出必行!”如果之前还有迟疑,那么这一刻洛芷珩就没有退路了。她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李仙儿,你我都一样,今天我们都给了你姑姑李芳菲一刀,可这两刀的疼痛截然不同!你是暗中下刀,在你姑姑最需要家人安抚帮助的时候,你在你姑姑心窝子上毫不犹豫的捅了一刀!你姑姑在我又给她一刀之前,已经是奄奄一息,流血不止了。我给她的那一刀,正大光明,理由更是无可撼动。相反,因为那最后一刀,反而救了她,让她在没有人情破灭了希望之后可以不用更加的自我折磨,早死早超生,她还有你们李家,反而应该感谢我!”

    洛芷珩字字句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有理有据,并且气势强硬,又因为她说的千真万确,李家不心虚才见鬼,甚至,竟然有人忍不住的为她的解析和坦率直言而鼓掌呐喊。

    言辞有的时候也可以大快人心。言语有时候,也可以是一把锋利的刀,能将敌人在无形中,杀之无痕!

    李家人被洛芷珩的话干掉了气势汹汹的火焰。穆云锦的目光更是让李家人如针毡在脚底,站都站不稳。

    穆云锦对着洛芷珩一拱手,浑浑噩噩的上了断头台,将他母亲的尸体放平,然后在人们惊悚的目光中,将那颗滚落好远在血泊中的头颅抱回来,摆放在尸体之上。颤抖的大手将他母亲死死瞪着的双眼阖上。

    也许那一刻,穆云锦的血都是冷的。

    哒哒哒——

    急促而快速的马蹄声由远疾进,再诡异安静的长街上显得那么清晰,仿若有了回声,一下下奔腾而来。下一刻,千军万马般的马蹄声纷沓而至,这骤然出现的马蹄声惊扰了沉浸在穆云锦悲伤中的人们。

    放眼望去,只见那街道尽头,一个纵马而来的身影渐渐清楚,越来越大,不久之后,马蹄扫过的街道下卷起尘埃,空气中传来了片片惊呼。1bKsI。

    马背上的男人,身穿铠甲,魁梧,高大,挺拔,目光如炬,纵马如狂风般横扫而过,眨眼间来到断头台前,骏马嘶鸣,双蹄高抬,人马合一,杀气肆意!

    男人利落勒住嘶吼骏马,马儿在原地打了个转,马头直冲高处穆云诃,那马背上之人俊美却沉稳的容颜上冰冷一片,直直看着穆云诃,一双锐利的眸子仿若扫射一般的几乎要将穆云诃看个透,好半晌才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站着的洛芷珩。

    穆云诃目光无惧,负手而立,直直的与马背上的男人对视。他们几分相似的容颜上有着相同的倨傲,相同的不可一世,不同的只是年龄与沧桑留下的深邃多少。

    洛芷珩在看清纵马归来的男人的那一瞬间,心,不由得狠狠一沉!

    二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哈哈,爱你们宝贝们,请给画纱动力,支持画纱吧,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言情大赛总决赛那个,宝贝们也记得支持一下哈,投票点赞,咱们悍妇是21号哦~爱你们,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