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69 他不会来!(留言26000加更)
    关键时刻还是要冷静克制,方能想到找到最有力的解决办法。

    穆云诃失去了冷静,也对,面对的是最重要的亲人,是他的母亲,他怎么可能还冷静对待?可恨的是这种时刻他不能去看母亲的命运年岁,母亲本就已经很虚弱了,现在一旦动用算命数,只怕会直接要了母亲的命。

    穆云诃紧紧的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眼中已经一片清明。

    “阿珩来。”穆云诃对洛芷珩伸出手,洛芷珩走过去与他的手紧紧连在一起。穆云诃看着她明亮的眸子,浅笑道:“还好有你。”

    “你一直有我,我总在你身边,不论何时何地。”洛芷珩别有深意。

    穆云诃却不明白其中深意,只是觉得更加感动。夫妻二人携手进了里屋去看王妃。

    王妃躺在床上,长发散开,里面已经有了白发,那些白发平日里还隐藏得很好,但如今却再也掩藏不住。里面不知道有多少是为那个负心的王爷而白,不知道有多少是为穆云诃而白,也不知道是有多少是为了穆清雅而白。只是那头长发里,竟然有数不清的白发。

    可是王妃的脸还是风韵的,仿佛早生白发的贵妇,这其中究竟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凄凉和苦楚?

    穆云诃鼻子发酸,硬生生的别开眼,就连王妃苍白的脸色都让他有落泪的冲动。

    此刻昏迷在床榻上的女人,哪里还有当日洛芷珩初见时的风貌?病弱,苍白,憔悴而凄凉。究竟是什么变了呢?是现实让人变得越发的沉不住气?还是真/相变得让人脆弱?王妃不再自信满满的时候,就是那挺直的脊背骤然弯下去的一刻,甚至没有任何过度和缓冲,就那么被硬生生的砸碎了。

    她也同样是背负着许多痛苦和煎熬。豪门大院中的女人,又有几个是幸福的呢?

    洛芷珩看着晚年落得如此下场的王妃,心理面一点点的悲凉起来,王妃不受宠,纵然占着王妃之名,一辈子荣华富贵,但得到的无非就是这些死物,人心,她没有得到,于是他只能抱着冰冷的死物,羡慕而嫉妒的看着那拥有暖人心活物的人展颜欢笑,肆意妄为。

    她快死了,她全身冰冷,可是她的丈夫却抱着另一个女人已经冰冷的尸体,暗自伤魂。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可悲?

    是王妃的不幸,是李侧妃的不幸,也是穆王爷的不幸。穆王爷在李侧妃临死前,只差那一步,却没有见到彼此最后一眼。死后的怀念又有什么用呢?王妃现在还活着,王爷不来,终究会不会是王妃的遗憾呢?

    洛芷珩忽然就心软了。如果抛开过去不谈,王妃确实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最起码她深爱她的孩子,也足够冷静。纵然也有许多不对,却并没有对别人的孩子坐下那些可怕的事情。她可能快死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放下呢?李侧妃死了,他们都能放过李侧妃的尸体,又何况是王妃?

    洛芷珩走到床边,悲悯的看着王妃那塌陷下去的脸,无声的悲伤。键方运到刻。

    “主子,娘娘,火云夫人来了。”小喜子带着火云进来。

    穆云诃二话不说就拉开洛芷珩站到一旁,洛芷珩连忙道:“快点给王妃瞧瞧,不论如何,也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

    火云点头,而后专心给王妃诊脉,时间有点长,洛芷珩和穆云诃紧牵的手已经麻木,她觉得很冷,因为穆云诃的手心里已经湿淋淋的了,还很凉。她只能无声的用力握紧他的手,给他支持。

    “情况十分不妙,王妃落水,秋天的池水已经凉了,又救治不及时,肺子里有积水,而且王妃的身体非常不好,这些年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她应该是长期惊恐忧虑,心有郁结,时间长了不能解开就成了心病,以至于她患有很严重的心疾,这些阁下知道吗?”火云夫人凝重的问穆云诃。

    穆云诃当然不知道,不仅不知道,反而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结果,他是震惊的,他的母亲竟然一直有心疾?那种随时随地都可能会要人性命的疾病?!

    看穆云诃震惊而茫然的表情,火云夫人叹息一声,又道:“王妃的心疾已经很严重了,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看样子今天王妃就发作过心疾,此刻王妃心力交瘁,又气虚的很,已经是无力回天了。我能做的就是给王妃续命,但时间不会太久,也许十天,也许一个月……这是极限。”

    也许天底下最可悲的事情,就莫过于这种,最好最权威的大夫,给了亲人一个生命的期限,然后接下来,病人和热爱他的人,就都要在数算着所剩不多的日子,一天一天煎熬而度日如年的过下去。每一天都可能是生不如死行尸走肉的麻木和绝望。

    穆云诃没有在咆哮和暴怒,他好像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沉重的闭上了眼睛,久久无言。

    洛芷珩也不好受,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样快死了?她看着王妃的脸,只觉得命运无常。多可笑,他们今天刚刚杀了李侧妃,让穆云锦品尝到了那种留而不得,不舍又万分心疼和无能为力的滋味,现在就轮到他们来品尝这滋味。

    “你开药吧,记住,不惜一切代价,钱财药物全都不用省,只要能维持王妃生命。”洛芷珩能做的,就是在那些死物上不做贪恋,尽上最后一分心力,这可能是她这个不称职的儿媳妇,最后能做的了。

    王妃渐渐转醒,穆云诃坐在她床前看着她,王妃好一会才能看清人似的,竟然浅笑起来,她声音很沙哑:“云诃来了?珩儿也来了?真好,还能看见你们。”

    “为什么要这样做?”穆云诃一开口就是责问,可是声音依然是沙哑的。1bMe3。

    王妃垂下眼帘,半晌才反问一句:“他回来了是不是。”

    穆云诃奇怪于王妃哦的话竟然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和淡然,似乎一切已经了然于心。

    穆云诃知道王妃问的是谁,他在身侧的手攥成拳,强制的压下怒火,平静的问:“谁告诉你的?”

    “我知道,他回来了。你们要杀了他的心头肉,他怎么能不回来?我一直知道,李芳菲是不一样的,纵然她那么恶毒猖狂,可是他还是最爱她。他们之间,有一段我们这群女人永远无法插足的过去,那段过去可以支撑着他任由她胡作非为而不管不顾,甚至可以让他对她一如既往的包容和信任。”

    “我从来不知道,你父亲是会笑得。那一年我嫁给他,一年里,我安分守己,就在自己的院子里等着他的恩宠,我和一般女子一样,仰慕英雄,我见到你父亲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可是他对我只有冷淡,冷漠,和厌恶。”

    “李侧妃会经常来挑衅,我都会忍耐,因为我知道,我是正室,李侧妃一辈子都只能屈居于我之下。可是我错了,错的离谱,那天我看见你父亲抱着她在花园里,任由她撒娇玩闹,他只是在一旁护着,就像……你对珩儿那样,生怕她摔着磕着碰着。可是你父亲不如你,他是长情,却不专情。云诃继承了我的专情和他的长情,珩儿有幸得找这样一个男人,你是女人里最幸福的,我和李侧妃都比不了。”

    王妃说了很多话,很多年轻时候他们不知道的过往,王爷竟然对李侧妃那么细心体贴,王爷还会为李侧妃簪花画眉,甚至还会将李侧妃的儿子举到他尊贵的头顶,放在他高贵的脖子上。

    那样冷酷的男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做这些?而李侧妃又是怎么能这么不知惜福的走到今天这般丧心病的一步?洛芷珩觉得匪夷所思。

    “我不想听他的事情!那样愚蠢的男人,我用不着继承他什么。我这辈子一个女人足以,他的花心活着长情都和我无关。我对阿珩好,是因为阿珩值得我为她掏心窝子,他用什么来和我相提并论?”穆云诃的话充满尖锐的棱角,不屑和厌弃。

    王妃心口隐隐作痛,他的儿子从小没有父爱,长大后竟然已经厌弃他的父亲到了这种地步。她这个做母亲怎么能不难过?

    “你父亲有他的苦衷和无奈,他的身上有好多伤口,好几处是致命的,他是一个英雄,他不糊涂,我相信他都知道也都懂,但情之一事又岂是明白就能理清的呢?云诃,你别恨他,母亲知道你为母亲抱不平,可是别恨他,他终究是你的父亲。”

    穆云诃阴沉着脸,不再言语。好半晌,他忽然阴森森的看着王妃,冷声怒问:“你跳下池水寻死,就是为了看看他会不会来看你?”

    洛芷珩震惊的抬头,不是吧,这种方法来试探一个男人?

    王妃却沉默了,于是满屋子窒息的沉默铺天盖地而来。也许穆云诃和洛芷珩也都想知道,穆王爷究竟会不会来?

    那一天,穆云诃和洛芷珩就这样陪着时日不多的王妃,从正午等到黄昏,在等到夜晚时分,这么长的时间,穆王爷不可能不知道的,将军府的人也已经送过消息给他了。可是,他没有来。

    他用他的绝情和冷酷,清清楚楚的给了他们答案,他不会来!

    那一天,穆云诃面目狰狞的对王妃说:“我不会让你见他,就算他以后再来,就算你埋入黄土,他都休想在看你一眼!”

    二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哈哈,虎摸宝贝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总决赛投票那个,宝贝们记得支持一下哈,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