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70 一笑泯恩仇!孝顺!誓言!必不负卿心!

悍妇,本王饿了! 370 一笑泯恩仇!孝顺!誓言!必不负卿心!

    穆云诃的话就好像是一道魔咒,穆王爷在三天之内依然没有出现,而穆云诃也真的不找穆王爷一次,甚至不准洛芷珩找穆王爷去。

    所有的人和事情似乎都因为王妃的落水,李侧妃的死,穆王爷的深情和绝情而彻底断绝了联系。

    可是洛芷珩知道,一切都远没有结束!

    穆王爷的绝情,日复一日的刺激着穆云诃,这种刺激逐渐变成一种激怒和怨恨,穆王爷终有一日会将穆云诃彻底激怒到不再忍耐。而那一天就将是他们父子反目的一天。可是谁也不知道那一天究竟何时到来,因为没有人知道穆云诃的最后底线在哪里。

    洛芷珩找不到机会在和穆云诃坦白,最近三天的穆云诃,简直如同是冰山一般,那冰冷的气息,冷冽的目光,只需要一个,不用说话,所有人就会有一种身体僵硬的感觉,整座将军府,此刻宛然成了一座人心惶惶的冰城。

    “还是不吃东西吗?”洛芷珩人未到声音先传来了,眨眼间,她已经跨门而来。脚步匆匆,脸色却是镇定的,但担忧之情显而易见。

    穆云诃僵硬的站在床边,手中端着一碗粥,脸色可谓是前所未有的难看,那漂亮的细长飞扬的眸子里有浓浓的怒意和恨铁不成钢。这个人就是他的母亲,不然洛芷珩毫不怀疑,这一刻穆云诃早就已经一道咒语杀过去,将这个人杀的乱七八糟尸骨无存了

    对于母子两个这种无声而固执的对峙,洛芷珩深感不解和无奈。她两边都劝不动。穆云诃那么爱她,可这一次却执拗的像个孩子,什么也听不进去,就是固执的和王妃僵持着。

    王妃就更不用提了,就那样睁着眼睛,整夜整日的看着床顶,不吃不喝不说不动,仿若一个活死人。

    洛芷珩知道,王妃还在等王爷来,那么固执坚持,就好象拖着最后一口气不肯咽下去,就算精疲力竭,就算身体干枯,就算走到尽头,可她依然在苦苦坚持着。若不是火云夫人的药物神奇,给王妃吊着这口气,只怕王妃早就永远闭眼了。

    可就算是铁打的人,这般折腾也坚持不了多久啊,何况是王妃这样已经满身是伤的人呢?

    洛芷珩摸摸穆云诃手中的粥碗,已经凉透了,看样子是不能喝了。她将粥碗取下来交给小喜子,低声吩咐:“去厨房将我吩咐一直煨着的新粥在成一碗来,记得要盖好盖子,别让粥凉了。”

    “奴才这就去。”小喜子脚底抹油,走得飞快。

    王妃对小王妃那般不好和挑剔,那般伤害小王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指责和给小王妃抹黑,小王妃都能不记仇,凡是面面俱到的给王妃安排妥当。都说患难见真情,日久见人心。曾经被王妃那样对待的小王妃,那么骄傲的小王妃,本以为会与王妃老死不相往来的小王妃,却在王妃最落魄,最艰难的时候,没有放弃她,反而嘘寒问暖,知冷知热的仔细体贴着,比女儿还暖人心窝。

    这里面尽管有小王爷的原因,但如果不是小王妃心地仁慈,又岂能做到这一步?就这短短的三天,那银钱就眼见的流水一般的往外使。穆王府都已经给毁掉了,王妃几乎是身无分文了,小王爷给小王妃的库房宝物,也随这一场大火而化为灰烬。

    母子二人哪里有钱?都是小王妃自己的钱。从将军府里流出去的,都是这个平日里看似吝啬贪财又爱四处敛财的小王妃,毫不眨眼的往外撒钱。一句怨言不甘和愤怒也无。

    小王妃尚且如此真诚相待,他这个王妃从皇宫里捡回来的可怜虫,又怎么能不一百二十万分的努力伺候?

    洛芷珩握住穆云诃的手,却发现那手已经微微僵硬了,她耐心又心疼的一点一点的帮他揉,温热的手心好像不会说话但却知道体贴人似的,细长的手指钻进他每一个指缝里摩挲。洛芷珩感觉到穆云诃手掌微微的轻颤,她不敢抬头去看穆云诃的脸,她怕自己看见穆云诃眼底有湿润的光泽,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的想要杀人。

    “你究竟想怎么样?为难我,让我伤心,让我如此心力交瘁,你会开心吗?”穆云诃的声音那么沙哑,现在的他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一个母亲,他的眼中就只有这个和他相依为命了半辈子的母亲,他那么强烈的渴望他的母亲能够活下来,可是他的母亲却用这种类似于威逼的方式来对待他。

    如果可以杀人,他会恨不得杀了眼前的女人。可是他不能,这个人是他母亲!

    王妃眼皮轻颤了一下,回答的话,一如既往,依然坚持:“让我见见你父王。”

    “不可能!”穆云诃的眼睛彻底红了,他几乎是咆哮的,掀翻了一旁的桌椅,雷霆之怒:“你想都别想!他也不配做我父亲!我穆云诃没有一个禽兽不如冷血无情的东西做父亲!”

    猛地冲向床前,洛芷珩都被他激动的动作,甩的一个踉跄。

    穆云诃死死的捏着王妃的被子,切齿道:“他既不来看你,你又为何要苦苦执念于此?他那般辜负于你,他根本就不配得到你的尊重和爱恋。你怎么就看不清楚他的狠辣?你清醒一旦吧,一辈子,你糊涂了一辈子,对他抱了一辈子的期待,可你知道他此刻在干什么吗?他正抱着……”

    “穆云诃,够了!”洛芷珩突然打断了穆云诃怒极的口不择言,走上去拉着他的手臂,对他摇头,目光暗含警告和心痛:“够了吧,别再说了,王妃现在需要休息。你也应该休息了。你才刚刚好起来,王妃一定不愿意看见你在倒下去的。你信我,我来和王妃说,你去休息好不好?”

    王妃不知道王爷此刻在哪里吗?不,她知道。也许这个世上,不会再有人比王妃更了解王爷。因为爱一个人,才会不由自主的用心的去了解和思考一个人。可王妃既然知道王爷在哪里,在做什么,却不说出来,这里面自欺欺人的情绪太明显了。

    穆云诃如果将穆王爷和李侧妃的事情说出来,洛芷珩只怕王妃根本挺不住。想的,和亲耳听到的,完全不是一个层次概念。

    云魔侧而真。穆云诃喉咙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嗬嗬喘气,偏偏就是说不出来一句话。狠狠的闭上眼睛,紧蹙的眉头诉说着他的懊悔,睁开眼看洛芷珩的时候,他的目光里是脆弱和受伤。

    洛芷珩只觉得软软的心窝子里,就好象一下子被野兽狠狠的打了两拳,疼得她五脏六腑都快要移位了。

    她的云诃,现在就像一个受伤的小兽,无助又愤怒,惊恐又难过。洛芷珩真的无法体会他们母子之间的那种感情,可是洛芷珩可以想象,在穆云诃最黑暗绝望的时光里,是他母亲一路伴随,那感情,绝对不是一句话,一个误会,就能解释清楚,就能打破的。

    他敬她爱她在乎她。曾经,母亲是穆云诃唯一活下去的理由。他从来是懂事的,他了解母亲的苦心,他可以为了他母亲,再苦再疼也不叫不哭。他母亲也会笑着陪他,可是洛芷珩不难想到,这母子两个在背离彼此的时候,流过多少眼泪。

    不怪穆云诃会这么愤怒、没有理智、不能冷静。他越是在乎爱重他的母亲,对穆王爷的恨意就会越浓越强烈。他这么坚持的不愿意让母亲顺心,又何尝不是一种在保护他母亲的情感和最后一丝尊严呢?

    那一刻,洛芷珩也恨上了穆王爷。恨他的无情与冷酷,恨他竟然让她最爱的男人这么痛苦煎熬。

    穆云诃走出去的时候,背影都是颓废的。

    洛芷珩咬紧牙关,手,是不由自主的放在腰侧的。手杖是穆王爷曾经亲手交给她的,她也用这根手杖保护了穆云诃一次又一次,但这一次,如果有必要,她真的很想用这根手杖……劈了狗王爷!!

    半跪在王妃床榻前,看着王妃那张风韵犹存的脸,此刻已经蜡黄消瘦的不成样子,她也不好受。拉着王妃的手,洛芷珩组织言辞,却迟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良久之后,王妃竟然开口,嘶哑的不像话的嗓子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听的人耳朵里都嗡嗡作响:“珩儿,你恨我吗?”

    洛芷珩一愣,感觉到她的手被握紧了,虽然力道不大,但却看得出王妃对她回答的在乎。

    洛芷珩坦然一笑,轻声说的话仿若不死她曾经最难堪和无助的经历一般:“那时候是恨过的,我不明白,为何我一心相待的人会那么对我?不明白慈祥和蔼的王妃,为什么会眨眼间就能将我推进地狱深渊,还那么不遗余力,毫不留情?”

    王妃缓缓转过头来,眼角已经有泪流淌下来。她此刻的眼,浑浊不清的很,可是里面是羞愧和内疚,还有深到让洛芷珩看了都有些发疼的绝望:“对不起,辜负了你的一番孝心。”

    淡然一笑,笑容里有释怀,也有无奈,洛芷珩调皮的眨眼,似真似假的说:“没办法,我只能原谅你啊,谁让你是云诃的娘呢?”

    她并没有太多的修饰和赘述,也不需要表达自己有多大博大宽广的胸怀,竟然可以原谅曾经差一点还得自己身败名裂,离开爱郎,惨死异乡的帮凶,可洛芷珩就是释怀了。她很深刻一个道理,爱,永远比恨痛快和幸福。

    她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她愿意去爱一切,只要这爱能让自己快乐幸福。她爱穆云诃,也了解王妃当日的无奈的境地。过多的追究只会让所有人不快乐,那又何必执念与此?若放下仇恨,是心灵能得到救赎的开始,那她愿意忘记仇恨,去包容那些错过的人。毕竟,她也是错过的,她一样需要人的包容。将心比心而已。

    王妃灰暗的眼睛里似乎亮了一下,抓着洛芷珩的手微微用力,她的呼吸有了起伏,急促的,粗嘎的,也有细腻的温和在缓缓流窜:“谢谢你,云诃交给你,我死亦瞑目。”

    “你不会死的,只要你好好配合治疗,你能活的很好。你难道不想看到云诃儿女绕膝的那一天吗?你不想听孩子们叫你奶奶吗?”洛芷珩用她能想到的一切有you惑力的事情来you惑王妃,她想给王妃一个求生的念头,没有什么比穆云诃更好的了。

    可是穆云诃现在已经健康了,可以安安稳稳的活下来了,王妃放了心,自然就没有顾虑,人一旦自己都放弃自己了,那就真的死的快了。

    王妃似乎笑了一下,可是她不吃东西,力气本就没了,此刻多说几句,就有些喘不过气来,她顾不上洛芷珩给她的美好憧憬,急促的哀求洛芷珩:“让我见见他,我想知道……我要知道他……求你了,让我见……”

    王妃的话说的断断续续,可是话语却那么执着,似乎执着着一件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她目光里有浓浓的哀求,似乎是将洛芷珩当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那样子,是垂死之人最后的一点卑微的哀求。

    洛芷珩连忙道:“你别激动,如果这是你的心愿,我会想办法。我会想办法让你见到穆王爷。可是我会冒着很大的风险,我可能会因此而失去穆云诃的宠爱,那你能不能看在我冒着这么大风险的份上,也给我一个帮助?”

    王妃连忙眨眼睛,口中的话已经不及她的动作。

    洛芷珩知道她是答应了,心中稍安,便道:“你别再激怒穆云诃了。你知道他的脾气有多厉害,你这么和他扛着,你们两个都不好过,也更会激怒他,让他怨恨王爷,他自然就更不愿意让你见到王爷了啊?可如果你能好好的,让他看见你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让他每一天都能感觉到你还在,还能抑制陪在他身边,让他感觉到你的求生意志,他的心情自然也是会好的。这样就算你要见穆王爷,我怕不用我去做什么,他都会迫不及待的为你去做,因为他想留住你,他想让你好。只要你能好,他不会介意放下尊严颜面去求穆王爷的。”

    洛芷珩一番话,有情有理,字字句句暖人心。也是在母子两个都陷入牛角尖之后的一道醍醐灌顶之语。

    母子二人都不冷静,都因为生离死别和达不到的心愿而陷入僵局,他们哪里还能冷静的思考呢?也就洛芷珩这个淡定聪慧的女人,才能在这种时刻还敢,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情理贯通,简直让人想不信服也难。

    王妃沉默了良久,就那样直直地看着洛芷珩,好看看着,又好像在思考什么。良久,王妃忽然笑了一般,缓缓闭上眼睛,似感叹又似认命的道:“云诃娶了你,是他三辈子的夫妻。拿粥来吧,我吃。”

    洛芷珩笑得豪不张狂,仿若已经将王妃的反应了然于心了一般,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她站起来扬声道:“小喜子回来了吗?”

    “来了来了,主子。”小喜子连忙应声,端着盖的严严实实的食物进来。

    “粥拿来。”

    小喜子一愣,看了王妃一眼,见洛芷珩伸手来,连忙打开来送过去,一脸惊疑的瞅着洛芷珩,似乎是不看好洛芷珩,毕竟就连小王爷亲自举着,一日无数次的劝都不能让王妃吃东西呢。就连王妃开口吃药,都只是王妃自己要吊着一口气,等王爷到来。

    洛芷珩提裙坐在王妃身边,舀起一匙香软的稀粥轻轻吹凉,在小喜子瞪圆了眼睛,生怕错过的紧张期待的目光中,将粥送到了王妃嘴边。

    然后,小喜子惊呆了。只见王妃竟然真的张开嘴,喝了一匙。那一瞬间,洛芷珩在小喜子这个单纯的小人物眼中,犹如仙神!

    王妃长时间没有进食,食道喉咙都是干的,又因为坐不起来只能躺着吃,所以立刻干咳起来,丝毫咽不下去东西。

    洛芷珩连忙道:“小喜子快拿帕子来。”

    小喜子连忙欢快的应了一声,抓了一块帕子送上去,只听洛芷珩又吩咐快拿温水来,小喜子立刻就欢天喜地的冲了出去,他尖细的声音里都透着一股生机快乐:“王妃娘娘肯吃东西了,主子让王妃娘娘吃东西了!”

    不一会,小喜子就提着一个茶壶进来,倒了一杯温水给洛芷珩,咧嘴道:“房间里都是茶水,这是厨房里开了煨着的温水,主子给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喜子叫洛芷珩不再是主子娘娘,而是主子,是对穆云诃一样的叫法。洛芷珩是有点诧异的,他这是将她当作和穆云诃一样的地位来对待尊敬了吗?

    只是微微浅淡一笑,洛芷珩依然淡定,宠辱不惊的。

    穆云诃是冲进房间的,进来就看见小喜子正给他母亲当人/肉垫子靠着,他媳妇正给让他疼痛恼怒的快要崩溃的顽固母亲喂饭。母亲是难得的顺畅。媳妇嘴角勾着温婉的笑,满身温和的气息几乎要将这充满苦涩刺鼻药味的房间给充满馨香。

    这一幕,瞬间温暖了穆云诃伤痕累累,被穆王爷的绝情冻得冰冷的心。

    慈祥的母亲,温柔大度的媳妇,忠心耿耿的伙伴,他穆云诃何其有幸?这一辈子,若然能这般活下去,不求峥嵘一生,但求岁月静好。如此,便好。

    洛芷珩不敢给王妃吃的太多,毕竟已经多日未进食了。只一小碗稀粥半杯温水而已。她并没有看一旁的人,只是随手将空碗往一旁放,口中却在夸奖王妃,那温和细腻的语气笑容,仿佛是对待一个需要被人呵护的孩子。

    可不就是孩子吗?老小孩小小孩,看大方得体的王妃与穆云诃将吃的这三天,两个人的别扭孩子气倒是如出一辙的。王妃是老小孩,穆云诃是小小孩。终于知道穆云诃这别扭性子是随了谁。

    直到碗被人接走,她纤细的手指不经意的触碰到了接碗人的手,似有心电感应的,洛芷珩缓缓转/头,目光一路挑高,不期然的撞进了穆云诃细长飞扬的精致凤眸中,那里面细碎的光芒混合着莫名的笑意和孩子气的羞赧,在洛芷珩的心里层层叠叠的漾开了一弯弯波纹,又暖又痒。

    他的感激,他的幸福,他的甜蜜,他的羞于言表的爱慕,都在他别扭又故作霸道的目光中传递。洛芷珩嘴角含笑,是调皮,亦是打趣。看得穆云诃有点咬牙切齿。

    夫妻二人一个眼神交融,便抵过千言万语。

    “王妃安心静养,我答应过的事情,必定会办到。你答应我的,也一定会做到的,对吗?”洛芷珩给已躺下的王妃压压被角,低声道。

    王妃虚弱一笑:“我尽力。”

    洛芷珩这才放心起身,将手放进穆云诃伸出来的手中,二人携手离开,并没有看见他们身后,王妃看着他们紧紧相牵的手,眼中的欣慰、艳羡和浓浓的失落。

    “期盼了一辈子,他都没有这般牵过我的手。终究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他的情太淡薄……”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人回答王妃的话,只有一屋子混合了儿子媳妇孝心和药味,在浓郁的包围着王妃。终究是甜,还是苦,她已经凄凉的心,再也品尝不出来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穆云诃此刻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在别扭的掩饰下,是有那么点的……佩服?

    洛芷珩得意一笑,眨眨眼道:“我说咱俩一笑泯恩仇吧,我不恨你了,你也给我个面子,吃一口吧。她就吃了。”

    “就这样?”穆云诃惊愕,见洛芷珩笑得好像个小狐狸,便知道上当,一把就将她拉进怀里,胡乱的在她脸上亲着,惹得洛芷珩忍不住大笑,穆云诃眼底也有笑意,可是笑容和轻松现在不属于他,他问:“不准说谎,你的性格,倘若对方不是太过分,一笑泯恩仇你做得出来,但母亲却绝对不会因为你的原谅就轻易开口的,我了解我的母亲,她的脾气很倔。唔,你该知道,是死板的很,母亲出身大家族儒家学派,骨子里是酸腐固执的。”

    没想到穆云诃会这样评价他的母亲,洛芷珩歪头笑道:“不怕我去你母亲那告状?”

    “你不是惯会做这些?表里不一可不就是你?”穆云诃挑眉,想到了什么,看着她的目光是温柔的。

    洛芷珩也想到了曾经爱穆王府里,穆云诃那个时候还很讨厌她,就说过她是表里不一的两面派马屁精,记得那个时候,她还从王妃那骗来许多宝贝。如今想来,仿佛一切都是昨天。

    偎进他的怀里,洛芷珩的声音难得的感慨:“我若能一直是表里不一的,那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了。可惜,我的心爱上了一个让我注定不能平静逍遥生活的人。”

    “后悔吗?”穆云诃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阴暗不明。

    “什么后悔?”她抬头,目光是清澈迷茫的。

    “后悔爱上我吗?”低头,他目光深邃,手抚上她娇嫩的容颜,问的情真意切,可似乎有牙齿撞击在一起。

    洛芷珩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深深的看着穆云诃的眼睛,看得穆云诃的眼底渐渐暗淡,手掌渐渐冰凉,透露渐渐低垂。等到穆云诃呼吸里都有种压迫和强势的狠戾意味的时候,洛芷珩才莞尔一笑,轻盈的声音羽毛一般的划过穆云诃的心:“洛芷珩从不做后悔的事!”

    瞬间,那压抑的霸道和冷冽的目光,阴戾的气息都烟消云散。穆云诃狠狠的吻住了她,纠缠着她的唇舌急切而又颤抖,索/要着,拥抱她。1bRqs。

    “你知道刚刚我有多害怕你说后悔。”他的声音嘶哑的不像话,听的见的恼怒,听不见的惊慌。

    洛芷珩在他胸口上蹭了蹭,拍拍他的翘/臀道:“别怕,爷会永远疼你的。”

    “呵!”没忍住轻笑一声,穆云诃拍拍她的脑袋:“别吃我豆腐。”

    洛芷珩怒了:“你的嫩豆腐不是给我吃的,还能给谁?你要敢给我找个小的,和你那老子似的,我就淹了你!”

    穆云诃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目光有点阴狠,紧紧拉着她的手,声音有点郑重其事:“阿珩放心,我这辈子就要你一个女人,要是多一个女人,要是我穆云诃在爱上别的女人,就让我这一辈子都做阉人!”

    洛芷珩是有点惊到的,这个誓言承诺是有点太狠了,可是她没有和那群柔弱女子似的,男人说点狠话就幸福的找不到北了,不再让男人说下去。洛芷珩够霸气,搂着穆云诃就亲了一口,大笑道:“这话我记住了,你也给我记住你今天的誓言,你如果敢违背,我真的就敢淹了你。”

    他答的掷地有声:“必不负卿心!”

    一更到,嗷嗷,画纱昨天大扫除累了,今儿个到下午才起来,更新晚了抱歉哈,但今天依然会更新一万字的,还有一更,画纱继续努力去,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