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72 伤人的话,三句可要命!
    “如果我都告诉你了,你真的会将我姐姐的骨灰还给我吗?”女孩半信半疑的,但她是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的。她问,也只不过是再三确认而已。

    “洛芷珩说到做到,但你给我的答案也一定要是我想要的,并且是真的。快说吧。”洛芷珩凝眉道。

    女孩似乎在思考从哪里开口,渐渐的她开口道:“我姐姐是李侧妃身边最得力的大丫头,李侧妃待我姐姐很好,从小我就被李侧妃安排在别的地方,姐姐不让我为奴为婢,家里面虽然不算宽裕,但是因为有姐姐的接济,一直还过得过去。”

    “我和姐姐相依为命多年,我们姐妹俩一直是被李侧妃照拂的,我们很感激李侧妃。此次是李侧妃找到我,告诉我王府没了,被小王爷一把大火给烧了,那时候我只觉得晴天霹雳。可是我想李侧妃还活着,那我姐姐就一定还活着的,我姐姐从来是不离开李侧妃身边的。可是李侧妃却告诉我,我姐姐……她死在了那场大火中。”

    女孩已经泣不成声,可见她对她姐姐的感情上真的。可是小女孩还是太单纯了,一时之间就失去了分寸,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一直相依为命的姐姐,就这么忽然的死了,女孩接受不了。

    李侧妃却在这个时候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穆云诃的错,如果不是穆云诃发疯将穆王府烧了,那么她的姐姐也不会死。如果她想为她姐姐报仇,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穆云诃也尝试到心痛的滋味。只有让穆云诃比她还要痛上千百倍,这才算是报仇。

    女孩已经乱了分寸,一心只想着怎么报仇,她甚至哀求李侧妃教她该怎么做。

    李侧妃就是来找替死鬼和打手的,此刻自然是顺杆爬,立刻就告诉女孩,想要为她姐姐报仇,单凭她的能力是绝对不够的。说不定还会将自己也搭进去。但是人都有软肋啊,你杀不了穆云诃,大手你可以想办法杀了他母亲啊。穆云诃这辈子最在乎的人就是他母亲,只要他母亲死了,那穆云诃也就等于是丢了半条命。

    女孩本就没有任何心计,一心只想着报仇,听了李侧妃的出谋划策,她想也不想哦就立刻答应,还有李侧妃的帮忙,她在今天终于进来了将军府。按照李侧妃的吩咐,和王妃说了一些的话,李侧妃说只要将这些话原封不动的原告给王妃,那王妃就一定活不下去了。

    女孩就照做了,但她没想到,她和王妃说完之后,王妃竟然愣住了,然后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女孩害怕极了,又觉得恨极了,害怕李侧妃说的不准,万一王妃不去死在目标?所以女孩趁着王妃不留神的是偶,将王妃推下了水塘里。

    女孩自己也是慌张,没来得及逃跑,就被抓住了。

    女孩交代她的作案过程,如何靠着李侧妃安排的人混进将军府的,如何将王妃引来池塘的,如何将王妃推下水的。而后女孩又道:“李侧妃让我转告给王妃,她和穆王爷是怎么样亲密的,是怎么样在王妃背后议论鄙夷王妃的。”

    “穆王爷曾经说过,这辈子就没见过如王妃这般死皮赖脸的女人,就不知道这个世上竟然还有如此没有眼色的女子,仗着自己是佟家的女儿,就敢在王府里兴风作浪,还妄想他能够垂帘她一下,简直是白日做梦。”

    “穆王爷还说过,他这辈子最后会的事情,就是听从了皇上的话,迎娶了佟家女做王妃,辜负了最爱他的芳菲,也辜负了他们之间的海誓山盟。他恨极了王妃在他与李侧妃之间横着,就仿若一道刺,时刻哽在他的咽喉之中,简直恨不能除之而后快,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这个女人一辈子也别妄想他会多看她一眼,想要让他心中有她,简直是痴心妄想!”

    “穆王还曾经说,他于李侧妃是青梅竹马的恩爱,是任何人都不能介入的,就算王妃是九天仙女下凡来,他也不会多爱一点,这个世上,只有李侧妃值得他真心付出,百般包容。在没有一个女子能让他有心动的女子了。”

    “穆王爷还说,他这辈子,就只爱李芳菲一个人。”

    “这些话,都是李侧妃让我和王妃说的。王妃听完之后就好象丢了魂一般,我并不知道这些话的含义,但也知道这些话都不是好话,其中更有极其羞辱王妃的话,可我当时只想着报仇了……”女孩断断续续的将那些令人骇人听闻的话语回忆出来。

    洛芷珩都震惊愤怒至极,更何况是那一直站在外面的穆云诃?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穆云诃踹门而入,一张俊美的容颜上夹带狂风暴雨之态。他从不轻易动手打人,只觉别人会脏了他的手,但今儿个穆云诃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女孩惊艳惊愕的脸上,将女孩打得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践人!满口胡言,来人啊,给本王拔了她的舌头!”穆云诃目光赤红的咆哮,不怒则以,怒则如雷霆!

    女孩惊恐万分,缩在一旁怯弱不敢言。

    洛芷珩强压下心头百般无法舒缓的怒火和冷笑,拉着穆云诃的手臂道:“你冷静一点,李侧妃的计策不就是想让你痛苦,想要激怒你吗?你这样不就正中她下了吗?她想要害死王妃,但老天爷偏偏就不让她得逞。现在王妃好端端的,她却死了,这就是报应,苍天不亏待和薄待任何一个人。”

    “那个践人,没有将她挫骨扬灰大卸八块,是我这一生最后会的事情!我不会放过她,就算她死了,就算穆王回来了,谁也别想在让我放过她!!”穆云诃恨声怒吼,满身怒火和满身冷厉交错着矛盾而迫切的气息。

    “你别这样,你若生气气坏了身子,那让王妃怎么办呢?”洛芷珩只能好言相劝。

    可是她心理面不生气吗?当然不!相反,她还气得要死,气得真是恨不得将穆王爷给剁的稀巴烂!

    怎么会有这么贱的男人?这么薄情寡行,这么昏庸无道!竟然连好赖人都分不清了。怎么可以对李侧妃说这样的话?穆王爷那些时候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的这些话可以瞬间就要了王妃的命?他在毁掉一个女人,就是为了保护和讨好另一个女人吗?

    可是李侧妃真的值得王爷牺牲这么大,宁愿牺牲自己的结发妻子,也要去让李侧妃开心吗?穆王爷对李侧妃的这种纵容和讨好,就真的是爱情吗?难道穆王爷恨王妃?不然怎么可以说出这么多羞辱正妻的话语呢?还是和一个妾室说的。

    当然这话也可能是假的,是李侧妃为了刺激王妃而编造的,穆王爷也许并没有说过。可是不论这话是不是真的,现在既然出现了,那就一定不会是空穴来风啊,穆王爷对王妃这么多年的冷淡,对穆云诃的视若无睹,即便后来是在乎的,但那其中的愧疚多过疼爱,这一点所有人都明白。

    穆王爷绝对不是一个好男人,最起码这些话里面,一定是有穆王爷亲口说出来的。李侧妃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也真是算准了王妃的心思了,知道这些话能真正的打击到王妃。果将且宁凝。

    王妃这么多年来看似是淡然的,但她怎么可能不在乎王爷呢?从她看着王爷的目光和表情中,就能看到浓浓的爱恋和缱绻。

    可是这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穆王爷并不在乎王妃的在乎和爱意,穆王爷甚至冷酷无情的将这些爱,当作是障碍物,当作是廉价肮脏的垃圾,甚至不愿意多看一眼。

    女人的心从来都是脆弱敏感的,何况是在狼窝虎穴一般的穆王府里,小心翼翼度日生存的王妃?

    一句白日做梦,一句痴心妄想,一句只爱李芳菲,足以要了王妃的命,断了王妃一辈子的念想,让她生无可恋,让她从此一蹶不振,让她再也没有了生机。

    好一招釜底抽薪,好一个歹毒的女人!李侧妃果然是让人刮目相看的,那白痴一样的脑子里,在关键时刻,竟然这么毒辣和敏锐的抓住了人的弱点,并且一举进攻,一击击中,将王妃打得溃不成军,眼看就要魂归故里。

    这场攻心战里,李侧妃不费一兵一卒,就将争斗多年的王妃,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李侧妃死了,王妃也活不成了。这不是自损八百伤敌一千,而是两败俱伤,两方尽亡!

    后果太惨烈,只是李侧妃死了也在穆王爷的怀里,可是王妃快死了,却没有得到穆王爷哪怕一个回眸的目光。

    难怪王妃会那执着的想要见到穆王爷,那么迫切又不愿意放弃。

    原来她想要见一面的不仅仅是这个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更是一个机会,一个给她这段苦苦付出等待的感情,划伤一个据点的机会。

    她是想要知道,穆王爷究竟,是不是真的只爱李芳菲一个女人?

    可惜的是,她没有等到。

    洛芷珩忽然觉得悲凉和辛酸,他们不了解其中内情,只知道王妃这几天来度日如年,每每看向房门的时候,她的目光总是那么期盼和卑微的哀求着。他们都不能理解她为何要用那样的目光等待穆王爷。

    但现在,洛芷珩终于明白了,原来她是用命在等那个男人的回头,在等那个男人的出现,来打破一个让她临死都不能闭眼的魔咒。

    穆云诃惨笑一声,表情凄楚着,没落着,自嘲着:“我是占卜神官,我却算不出母亲的心思,也算不出那个男人的心究竟有多狠。母亲的心思他不会不明白,纵然我不去求他,请他,可他哪怕是念着母亲这辈子都耗费在他身上的青春和幸福,他也应该来看一眼啊。哪怕他不念及这些,可这么多年的夫妻,就算没有夫妻之情,但是亲情难道也没有吗?母亲还为他生育了我与姐姐,何至于就让他痛恨如斯?”

    太重的心思,太多的爱上,太强烈的愤怒,让穆云诃的脸色隐隐狰狞。他泛红的眸子里有说不出来的苍凉和狠戾,一字字一句句,都有刻骨的恨意在宣泄。他像是压抑太久的困兽,那一刻蠢蠢欲动。

    他若动,便是惊天动地势不可挡的风云之怒!

    只怕到时候就连穆王爷也抵挡不了,洛芷珩却只怕会伤及无辜之人。

    “云诃求你了,别这样。你知不知道你的表情有多可怕?现在王妃不是还活着吗?我们努力,我们有最好的大夫,火云夫人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就算没有穆王爷的到来,我们也一定能让王妃活下来的。”洛芷珩心疼的搂着他,可是她能搂住他的身体,却搂不住他已经冰冷的心。

    “来不及了,母亲被李侧妃打败了。她坚持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败在了那个贱妇的手中!而穆王,就是始作俑者,他还是残忍的帮凶!!”额头上青筋暴跳,穆云诃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骇人的殷红,他苍白的脸上可以看见青色的血管纹路,仿若在用力一点,就会爆开。

    洛芷珩看得心惊胆战,更加用力的抱紧他:“不会的,死人永远不能战胜活人。王妃赢了,因为她还活着。李侧妃已经死了,再也没有人能够战胜王妃了。你不要这么极端,我们一定有办法的。况且这些话也不见得真的是穆王爷说的啊。李侧妃诡计多端,我们不能只听片面之词呀。”

    洛芷珩的自欺欺人,只让穆云诃嘲讽的笑了起来,可是笑声里渐渐都是凄凉,那么脆弱和难过:“阿珩,母亲若死了,我就是孤儿了,一个没有娘的孩子了,你明白我现在心中那种彷徨和心痛吗?若母亲是自然而亡,我不怨天怨地,可母亲的死是人为,就连死前,都是不甘心的,死后更是不会瞑目。你让我怎么能过意的去?我就在母亲身边,她这一辈子,苦心经营,每一步都是为了我而努力而算计,纵然我不想承认,纵然我恨过她曾经做的那一切,可她终究是我母亲,她爱我,那爱里面是最纯净的,是真的不参杂任何杂质的。”

    穆云诃的目光忽然那么哀凉和崩溃,他笑着的声音在颤抖,憎恨与自厌并存:“可她的爱,却也只是爱屋及乌!她爱我,是因为我是他的骨血。你说,我是该憎恨他,还是该憎恨自己呢?”

    他已经恨到连父亲杜不愿意在叫穆王爷了,穆王爷的冷酷绝情,在穆云诃的心理,硬生生的戳了一把刀子,还不愿意拔出去,所以穆云诃才会这么痛苦。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母亲,他,爱恨不能!

    洛芷珩无言以对,只觉得心也跟着凉了,只能紧紧的抓着穆云诃的手,鼻子发酸,那么心疼他,她却不能说,因为现在的穆云诃需要的不是同情心疼和怜悯,而是一个镇定冷静的可以看着他,不让他做下错事的人。

    “如果那么难以抉择,那就谁都不要恨了吧,我们不看过去的,也不去想未来究竟如何,就看现在好不好?我们想办法让王妃活下来,让我的云诃不是一个孤儿,好不好?”

    他说他母亲死了,他就是孤儿了。他不承认他的父亲了。他知道他的父亲不爱他,所以他不再期待那一直抱有幻想的父爱。

    可是要她怎么安慰受伤至极的穆云诃呢?洛芷珩想要陪他一起怒,一起痛,可是有些事情,她终究是无法切身感受的到的。

    穆云诃忽然转过头去,恶狠狠的看着那个被吓得全身发抖的女孩,阴狠的目光,咯咯作响的拳头,他起了杀念!

    对他母亲说了那样罪该万死的话,他要杀了这个践人。

    “不、不要,你说过你会放我走的。”女孩终于不再淡定了,再多的仇恨,也抵不上此刻的惊恐和绝望。她哀求的看着洛芷珩,频频后退,颤抖的说话,她感觉到了穆云诃的杀念。

    洛芷珩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轻声道:“问题不在她,她纵然有错,但惩罚可以,杀了她,真的就能救活王妃吗?是她将王妃推下去的不假,可是王妃如果不是自己么了生念,又怎么会任由她推下去?又怎么会不求救呢?”

    穆云诃停下脚步,自嘲一笑,豁然转身大步离去。

    洛芷珩让小喜子赶快跟上,她回头看那女孩,道:“你可还有话要告诉我?”

    “没、没有了。你将我姐姐的骨灰还给我啊。”女孩大大的眼睛里都是无辜和迫切,到了这一步,她还是没有忘记她姐姐,可见是真的在乎她姐姐。

    就看她这份重情义,洛芷珩也不会为难她。更何况这件事情的起因也是因为穆云诃,穆云诃的做法害死了玲珑,才有了小丫头的报仇,因果循环,她不想让穆云诃哦身上在多背上一笔血债。

    洛芷珩让人抱了一包灰,就放在了罐子里,那是香灰,她哪里去给小姑娘找她姐姐的骨灰呢?虽然是欺骗了小姑娘,但就当是为穆云诃还了一笔血债了。给小姑娘留下一个念想吧。

    他们害死了玲珑,又饶了玲珑妹妹一命,这场恩怨,也该终结了。

    洛芷珩让奶娘亲自将小姑娘送走,又给了小姑娘一笔钱,以后怎么样,就看小姑娘自己的造化了。

    洛芷珩坐在床上,她和穆云诃袒露心声爱意以来,这是她第一次独守空房。穆云诃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不找也不问,看上去好像是莫不关系,但所有人都知道,小王妃是最最着急的一个。

    黑暗寂静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响声。洛芷珩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走来,人还没到,就闻到一股酒气,而后一个人影就沉重的扑了过来,倒在了床上,也将洛芷珩压倒。

    “阿珩,阿珩……”

    迷迷糊糊的呢喃,口口声声的叫的都是她的名字,洛芷珩就静静的听着,不责怪也不质问,轻柔的回应他。

    “我真的很难过,这里好疼。我杀不了他,恨死我了,恨得我真的好想杀了他,可是杀了他天理难容,我也活不了,我死了,你怎么办?我的阿珩怎么办啊……”

    “他是恨我!他明知道母亲快不行了。可他就是不来,他在报复我。他恨我杀了李芳菲,他恨我不给他颜面。可是他怎么能用这件事情来报复我?母亲,也是他的女人啊……”

    穆云诃的手一直紧紧的按着心口,呢喃着,悲伤和挣扎在他的说话中流淌,浓浓的不舍,深深的仇恨,强烈的纠结。

    这件事情已经让穆云诃走到了快要崩溃的地步。

    不让母亲见穆王爷,母亲一定死不瞑目。他这辈子都会良心难安。让穆王爷见母亲,他又那么不甘和怨恨。可是最可恨的是,穆王爷如果来了,也许他不会这么计较和痛苦,但穆王爷就是这么绝情,就好象将王妃忘在了尘埃里,他不来,穆云诃就倔强的不去请,双方僵持中,他母亲的生命却在一日日的消耗着,不知道哪一天,当穆云诃在睁开眼睛去看望他母亲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按照穆云诃利落的性格,他可以杀了穆王爷,但穆王爷是他的父亲,穆云诃杀了他就会触犯占卜神官的某种规则,穆云诃也会不得好死。

    洛芷珩没有办法来劝解他,她只能静静的倾听,温柔的抚摸他,亲吻他。

    夜色就在穆云诃频频混乱的呢喃中过去,穆云诃浑浑噩噩的睡着了,洛芷珩却久久难眠。

    破晓前的一个时辰,洛芷珩下了床,穿戴整齐,站在铜镜前,看着镜中昏暗不明的自己,她问自己:“你还能为穆云诃做什么?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若我能做的,却要为出一点什么,我会做吗?会?不会?”

    她的手落在腰间,那根仿佛已经是她身体一部分的手杖,还有她身体的温度,紧贴在她的腰腿间,抽/出来缓缓用手摸索着手杖,光芒将黑暗的房间照亮,她脸上的姿容绝美,没有表情。

    手指上仿佛有眷恋的滋味,她想要将手杖在打开一次,可是手中 维持了很久的动作,却在这一刻怎么也做不出来,迟迟没有打开。渐渐她攥成拳头的手紧紧握住手杖,她的目光从不舍到坚定:“为了他,我会!”

    手杖猛地按在了怀里,洛芷珩狠狠的吐出一口气,她侧脸看向床上,穆云诃还在沉睡,他从来不喝酒,今天,他醉倒在了她的怀里。洛芷珩知道,如果穆王爷今天在不来,那到天一亮,穆云诃醒来,只怕就要天下大乱了。

    穆云诃的耐心已经告罄,穆王爷不知深浅的挑衅和为难,只会让更多的人陷入穆云诃疯狂的手段之中。他们还不知道穆云诃躲的狠戾。所以在他们知道之前,她会想办法阻止。

    洛芷珩出了房间,奶娘已经等在院子里,她道:“找到穆王爷现在的落脚点了吗?”

    “找到了,可是小主人这个时间去,只怕不妥吧?”奶娘迟疑的道。

    洛芷珩脸上似乎有笑闪过,但却那么冷:“我好像越来越心软了,看不的血流成河,骨肉相残。看不的穆云诃痛苦。今天他醒来,如果在没有他想要的发生,我只怕有些人就真的凶多吉少了。今天是他心里的最后期限,是他给穆王爷的最后机会。如果不能如他所愿,他的手段,将再也不会有人能阻止住。”

    她一层层的下来台阶,薄情的道:“我不在乎那些人的死活,但我不要穆云诃成为一个杀父弑兄,道德尽丧,人伦尽失的魔鬼。我不要他不得好死,不要他郁郁寡欢。不过是低三下四的求人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不来,我就去找他好了,只要穆云诃能好好的。”

    也许太了解一个人也不好,洛芷珩太了解穆云诃了,所以她知道穆云诃的底线在里,因为知道,所以她不敢等,她怕失去穆云诃。如果昨晚没有听到穆云诃的话,没有知道穆云诃竟然动了要杀穆王爷的念头,没有知道穆云诃杀了穆王爷自己也会死,她今天不会主动去找穆王爷。

    “若小王爷知道是您去找了穆王爷,纵然穆王爷来了,小王爷也不会解开心结的。”奶娘担忧的道。不仅不会解开,只怕会连小主人一起怨上。

    洛芷珩回头看了眼房门,缓缓笑道:“不要紧,过了一关算一关。不管他怎么恼怒,如何怨我,我知道,他始终会知道我只在乎他,只为了他做任何事情。他也必定知道,不论他如何待我,我都不会离开他。”1bUqX。

    一更到,抱歉啊,中午的时候竟然停电了,四点才来,囧啊,国庆节也停电,崩溃了。今天还有一更,虽然晚了,但咱们数量质量一定跟上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