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73 气势为刀眸光做剑,言辞锋芒慑豪雄!

悍妇,本王饿了! 373 气势为刀眸光做剑,言辞锋芒慑豪雄!

    天色只有淡淡的一抹青色,黎明前的黑暗,最是压抑的。

    洛芷珩站在穆王别院门前,忍不住冷笑一声,果然是穆王爷,又怎么可能因为一座府邸被烧就无家可归呢?看看这别院的规模吧,简直丝毫不比穆王府差多少呢,可能最大的差别就在于,这座别院,没有他的妻妾儿女。

    算不上是深夜造访,但这比深夜造访更加的令人诧异,洛芷珩是穆王爷的儿媳妇,就不可能翻墙而入,诡诈行事,最起码她要正大光明的拜访穆王爷。

    门卫不耐烦的开门,待听得是小王妃求见穆王爷的时候,门卫竟然没有丝毫的讨好和惊慌,有的只是冰冷和不屑。

    “有什么事情等天亮再来吧。你就算是王爷的儿媳妇,但也没有大半夜的来找公爹的道理,说不去难道不怕被人耻笑吗?你是身份低下不顾颜面,但我们王爷可是亲王,颜面必须顾全。”一个看门的下人都丝毫不给洛芷珩脸面,说的毫不客气。

    若然没有穆王爷的允许,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穆王爷只怕早就已经算到了洛芷珩一定会来。这才有了此刻眼前这一幕。

    他想要做什么?故意给她没脸?让她颜面扫地?还是想要让她更加低三下四的恳求他?又或者他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刺激和打压穆云诃?

    洛芷珩猜不透,但有一点可以可定,穆王爷并不愚蠢,他已经算到了她会来,还很有把握的将羞辱的话,提早告诉给了看门的人。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就赶快进去通报吧,你这般大呼小叫的,不是反而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了?你的王爷的脸面,只怕不是被我丢了,而是被你给丢了。”洛芷珩不客气的道。

    “别在这唧唧歪歪的,赶快离开,王爷在休息,这个时间一定不会见你的。”门卫不耐烦的哼道,而后退回了门里,竟然就要关门。

    洛芷珩冷笑一声,几步冲上前,出人意料的抬起一脚,一脚踹在了门卫的肚子上,力道之大,竟然将门卫给踹的倒飞出去。而后她就那么理直气壮的推开了大门,迈了进去。

    她既然来了,自然就不会轻易离开,见不到穆王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奶娘紧随其后,一脚将那爬起来想要反抗的门卫的脖子给拧了个个,嘎嘣一声,门卫惨叫着跌倒在地,脸都转不过来了。纵然有伤,但是火云的灵丹妙药,还有奶娘自身强悍的功力,已经也好的七七八八了,收拾这群虾兵蟹将简直易如反掌。

    主仆二人以势不可挡的其实冲进了穆王别院。

    他们还没有进二门,就有大批的侍卫,手拿火把刀剑冲了出来,而且还是四面八方的将他们二人给包/围了,一个个剑拔弩张,声势浩大,凶神恶煞。显然是早有准备的。

    “小主人,我们可能是上当了。”奶娘一眼明了,目光阴暗,紧靠在洛芷珩身侧,全神戒备的低声道。

    “不愧是带兵打仗的将军,好一招已退为进,请君入瓮。真没想到,堂堂穆王爷竟然还有那个闲情逸致来研究我一个小女子的性格。”洛芷珩却宠辱不惊,言辞间是讥讽与毫不畏惧的凛然。

    眼前这一幕,让洛芷珩一瞬间就明白了,从门前的故意激怒,关门阻挡,再到此刻冲进来后的被包/围,穆王爷可谓是算无遗漏,将她该有的反应和动作全都算了进去。奶娘说他们上当了,但在洛芷珩看来,这只不过是她小看了穆王爷,也是她大意的结果。

    不过不怕,穆王爷敢算计她,难道她还会怕被算计吗?她什么事情没经历过?什么人没见过?被算计陷害的还少吗?

    “既然你们都在,那就请穆王爷出来一见吧,别浪费大家的时间。”洛芷珩淡定的说道。

    一名副将面寒目冷的喝道:“就凭你也配见王爷?妖女,竟然敢擅闯穆王别院,众将听令,妖女无法无天,目无王法,私闯王爷别院,欲行不轨,其行可诛,听我号令,将妖女拿下,不能活拿,就地诛杀!”

    副将一呼,百将回应:“杀杀杀!”

    洛芷珩面色一变,穆王爷竟然想要杀了她?没有穆王爷的命令,这群人是绝对不敢将她怎么样的。看来穆王爷是将李侧妃的死的怨恨也归咎到她的身上了呢。也对,日子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儿子,况且这些的穆云诃的身份打不得骂不得杀不得,穆王有怒气,自然要造一个替罪羔羊来以泻她心头之恨了?她理所当然的就成了泄愤的对象。

    不过不要紧,恨她总比恨穆云诃的好,她不在乎穆王爷,所以不会心痛。

    士兵们一拥而上,手中刀剑砍向洛芷珩,那是真的要杀死她的节奏。刀光剑影立现,情况十分凶险。

    奶娘火力全开,这群人自然不会是对手。奶娘手中微光见弄,强烈而刺眼,那种神奇的武功再现,瞬间就将气势汹汹的士兵秒杀了一片。

    士兵们似乎被奶娘这惊人的手段给震慑住了,一瞬间竟然冷冷的说不出话来,而下一刻,就有更多的士兵蜂拥而上,还从各处涌出来许多士兵。大有不杀了洛芷珩决不罢休的气势。穆王爷在这桑上面是下了决心的了,可见他是有多么的痛恨自己,也足以看见,穆王爷有多么的在乎李侧妃。

    但是来再多的人也一样,奶娘一人当关万夫莫敌,凌厉而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势下,丝毫不会处于劣势,反而还打得游刃有余虎虎生风,将敌人打得丢盔卸甲落花流水。

    洛芷珩就在奶娘几乎全方位的保护下,镇/定而仿佛超脱的站在那,冷眼看着周围的纷乱和战斗,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四仰八叉哀哀惨叫的士兵们。

    “告诉我穆王爷在哪。这样打下去只会让你们损失更加惨重。”洛芷珩抓起那个已经被打趴下的副将道。

    副将一脸桀骜:“有种杀了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有种那是你们男人的事,我确实不会有种,但你有。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可以让你也和我一样没种。”洛芷珩目光落在男人的胯/下,声音阴森森的。

    诺大的别院里,她怎么可能找到穆王爷所在,这人要是不配合,那她到可以成全他当个女人。

    副将脸色一变,却还是倔强的不肯开口,洛芷珩冷哼一声,一把将这人扔给了奶娘,冷声道:“奶娘,废了他!让他知道没种的太监是什么滋味!”

    洛芷珩当然不会亲手做这种事,她嫌弃恶心。

    奶娘甚至没有着手那个被扔过去的人,只听一声惨叫响起,那个副将的胯/下瞬间血肉模糊了一片。

    奶娘这一手,又将一众士兵将领给吓到了,甚至有人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裤裆,生怕下一刻这个BT女人也将自己的命根子给踢碎了。

    太可怕了,王爷这是有一个怎么样的儿媳妇啊?太凶悍,太凶残了。她的下人同样好可怕。

    “在给你们一次机会,说不说王爷在哪里?不想让与他一个下场的,奉劝你们最好赶快给我我想要的答案,不然,死!”洛芷珩目光阴冷的扫过那群人,火把落了一地,噼里啪啦的作响,她的容颜在火焰照耀下,妖冶而冷魅。

    士兵们被震慑住,愣愣不能开口,就在洛芷珩耐心尽失,要大开杀戒的时候,穆云锦出现了。

    “我带你去见父王,别再杀人了。”

    穆云锦从阴暗的角落里走来,他的身边有他的忠心手下扶着,他走起路来看上去是那么的吃力,仿佛风一吹都能让这位驰骋沙场的少年英雄倒下去。

    他被身体和心灵上的创伤折磨的如此憔悴不堪。可是这一刻,洛芷珩看见穆云锦,却没有了半分同情和怜悯。她与穆云诃就是傻子,他们的同情和怜悯,并没有换来哪怕一点的好报,反而留下了祸患。1bWVY。

    他们怎么就忘记了,李侧妃最后的那些话,不过是在给她即将犯下的巨大的错误弥补一丝半点的漏洞而已。她在最后的关头,虽然想到了要为她的儿子打算一下,可是她却绝对不是真心悔改的。

    她明知道玲珑妹妹这个危险的存在,倘若李侧妃真的有心悔改,真的知道错了,真的放下了一切,那么他就应该在临死关头,将王妃有危险的事情告诉他们。

    可是李侧妃没有,洛芷珩这才觉得自己真的好愚蠢,同情心泛滥的太可笑了。也许李侧妃临死的时候都在想,就算你们杀了我又能怎么样呢?你们依然救不了王妃,我死了,王妃也要跟着死的。

    李侧妃或许也会想,不过是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凭什么和她斗呢?她一句解释,一个买好,就让他们感恩戴德了,但到底还不是被她李芳菲玩弄于鼓掌之间了吗?看看她的阴谋诡计吧,不仅让自己的儿子在他们的心中有了一丝影响力,让他们觉得愧疚而对她的儿子好,还能不着痕迹的要了王妃的命。

    这场较量之中,竟然是李侧妃棋高一着。

    他们放过了李侧妃的尸体,他们对穆云锦不忍心了,可是他们也面临险峻,面临了被耍弄,此刻还要面临父子反目,夫妻成仇,王妃还会因此而丧命。

    李侧妃,她到反而成了最大的赢家。她一辈子都糊涂着,可是没想到临死和死后,竟然如此风光无两,将所有人都给玩了。

    洛芷珩咬紧了牙关,才没有让自己立刻怒骂穆云锦。又何必此刻在她眼前表现脆弱和虚弱呢?他很强的,现在最大的受益人不就是他穆云锦吗?什么都保全了他,就连名声都一点没有受到影响,反而王爷会因为愧疚和心痛,而更加的看重穆云锦,从而更加的忽略穆云诃。

    小人!烂人!下践人!

    她的云诃在家里痛苦煎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穆云锦却在这里一面被父爱滋养着,一面又扮演着受害人的角色,博取了无数同情。穆云锦夺走了全部父爱,她的云诃孤零零的一个人,都快要成为孤儿了,那群不明所以的百姓们甚至有人还在骂穆云诃,究竟是谁更可怜?

    穆云锦已经走到洛芷珩面前,黑暗中,他看不真切洛芷珩脸上的表情,可是他却感觉到洛芷珩满身的怒气,穆云锦喉咙发紧,目光紧紧的锁住她:“你别闹别生气,父王不是故意针对你,他只是太过于伤心了,母亲过世了,父王一时伤心也是难免,父王最重情意……”

    洛芷珩忽然忍不住,满腔的怒火和讥讽的嘲笑,让她声音极其尖锐的冷笑道:“伤心?他有什么好伤心?他的心是不是长得也太偏了?他的正室夫人此刻性命垂危,就期盼着临死之前能见他一面,他却在这里伤心?他为谁伤心啊?你母亲?你母亲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个下做的贱妾罢了!他对一个贱妾都能如此重情重义,又为何独独对他的正妻如此刻薄绝情呢?你别和我说重情义这样的话,这个词,用在穆王爷身上,简直是被糟蹋了!”

    “洛芷珩!你说话注意一点!毕竟母亲已经过世了,你不应该在这样羞辱她。还有什么能比一个人的死去更令人伤心的呢?穆云诃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的,他怎么会让你来闹腾?”穆云锦受不了洛芷珩的尖锐和话语,就算母亲做过许多的错事,可是她都已经死了,为什么就不能过去呢?他们不是已经原谅母亲了吗?他们甚至同意不讲母亲碎尸,为什么忽然又变了呢?

    “穆云锦你少和我大呼小叫的,我也用不着你的教训和指责!你和你母亲一样,虚伪做作的令人恶心!我看见你都会觉得厌恶,你没资格提穆云诃的名字,全天下,就你最没有资格!”洛芷珩无法克制自己起伏的心情,她狠狠的看着穆云锦,那目光简直如同豺狼虎豹般凶残尖锐。

    “你究竟是怎么了?”洛芷珩的目光让穆云锦觉得全身冰冷,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当天是洛芷珩亲口说放过李侧妃的,他以为他们之间的仇恨已经随着母亲的死而烟消云散了,为什么今天的洛芷珩却这么的尖锐和犀利,那眼中浓郁的仇恨和愤怒,让穆云锦只觉得无法喘息,压抑,痛苦,难过。

    穆云锦下意识的伸手抓洛芷珩,却被洛芷珩狠狠的甩开,穆云锦的声音也变得冷:“洛芷珩你闹腾什么?我母亲正在孝期,你就来闹,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洛芷珩怒极反笑,强忍着给穆云锦两巴掌的冲动,怒不可遏的怒骂一句:“狼心狗肺,猪狗不如,自私自利!”

    “你骂我?”穆云锦目光阴冷了下来,甩开了扶着他的人,几步踉跄的冲上前,一把抓住了洛芷珩的手腕,将她拽的靠近了自己,他眼底有矛盾的爱恨,狠狠的道:“说清楚,我怎么狼心狗肺,猪狗不如,自私自利了?今儿个你若说不清楚,别说见父王,就是这个大门你也都出不去!”

    “穆云锦你也别威胁我,拿开你肮脏冷血的爪子,和你那个父王一样冷血无情的混帐。你以为我洛芷珩是被你们豺狼一般的父子两个吓大的呀?我就告诉告诉你,何为做人的真谛!你有一个禽兽不如的母亲,有一个冷血无情的父亲,也难怪你如此的混不吝,分不清是非。”洛芷珩瞪圆了眼睛,丝毫不惧怕的厉喝道。

    “洛芷珩!”穆云锦咆哮一声,她一再的辱骂他的母亲和父亲,穆云锦的拳头攥的嘎嘣嘎嘣的响,强忍着不让自己一怒之下,将她这张如花似玉的小脸给打碎。

    “你母亲按照圣旨是绝对不可以留下全尸的,你不知道吗?是穆云诃宅心仁厚网开一面,不然你以为我一句话真的就能让你母亲死后留下个全尸吗?你以为我真的有能耐顶住皇帝的盛怒吗?穆云诃为你做的,他成全了你的孝心和孝顺的名头,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他对你是不是有恩?”

    “我刚刚来这里,是不是有礼貌的让人通报了?是你们家这群狗,横竖拦着我,说出来的话简直不是人话,我礼貌有加,他们却兵戎相见,我又何必对他们客气?你却口口声声说我来闹。我是来闹的吗?你以为我洛芷珩没事会大半夜的来你们这个狼窝闹腾?我有病还是你有病?”

    “你不问青红皂白就开口指责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天是我冒着危险,提你母亲开口求情,一力承担下来了承受皇帝怒火?你母亲是怎么对我的,你究竟又知道多少?她里里外外对我和穆云诃多少次的陷害、逼迫和谋杀,你又知道多少?我甚至放下一切恩怨,只因为你是穆云诃的哥哥,他对你不忍心了,我就愿意妥协,可是你敢说,我那天的妥协,对你而言,就不是义气?”洛芷珩字字句句铿锵有力,她恨也强烈,爱也分明,目光咄咄逼人的明亮犀利,言语气势汹汹的尖锐在理,简直让人无话可反驳一句。

    可洛芷珩还在说,她的愤怒全部化为尖锐的言辞,无形之中的刺向穆云锦:“我今天见到你,有没有说王妃已经病危?她就想要见王爷一面?你母亲已经死了,你知道在乎知道看重和伤心,那你有没有想过,对你有恩有义的穆云诃,对你怜悯慈悲的亲弟弟,他的母亲现在也在命在旦夕中徘徊?可能下一刻,他的母亲也要离开人世!”

    “你只顾着你的伤心,你只在乎你的母亲,你只知道你的父王重情重义,可是你现在看看,你是怎么对待穆云诃的?你敢说,你不是狼心狗肺?你敢说,你不是猪狗不如?你敢说,你不是自私自利吗!你敢吗?穆云锦,你摸着良心,摸摸你自己的心口,那里是人的热,还是畜生的冷?!”洛芷珩步步紧逼,手指戳在穆云锦的胸口上,将穆云锦逼得频频后退,洛芷珩却毫不退让,她的厉喝也不大,但气势庞大,威势惊人,一众士兵见状只有震惊,穆云锦脸上一片惨白。

    他竟然被洛芷珩的言语逼得毫无招架之力,心头,却是痛的。

    她脖子上的血管是凸起的,她的愤怒和她的话语是最犀利的宝刀,任凭你是刀枪不入的,但在她情真意切,有理有情的话语中,任谁也要面露愧色,任谁也不敢再多言一声。

    “我不求你能有穆云诃那般的仁义和仁慈,但请你别那么自私!你母亲霸占了王爷一辈子,王妃终日孤苦伶仃。你又霸占王爷的宠爱到今日,害得穆云诃从来不知道父爱是什么。他痛恨你父王,他痛恨你,但他却能在情感和道义之间做出最正确最理智最令人心悦臣服的决定。可是你呢?你父亲呢?你和你母亲是不是将霸占穆王爷的疼爱视为理所当然了?”

    “你那个口口声声是你亲弟弟的人,你有看到吗?他一直在角落里,孤独的,落寞的,不曾嫉妒的看着你们父子的身影,你有想过吗?你会知道吗?在你不知道的地方里,你这个弟弟曾经多么渴望他的父亲也能多看他一眼?多疼爱他一点?你不知道,你也不想知道,因为你自私,因为你理所当然的霸占着你认为属于你的一切。”

    “你这个毫无怜悯之心的贼!你抢走了偷走了本来应该公平的人人享有的东西,你孩子似的紧握在怀里,不愿意给任何人!你不是聋子,我刚刚的话你不可能没有听到,可是你一句话也不问王妃,一句话也不提穆云诃,你直说你自己的苦,你母亲的无辜,你父亲的好。你那么明显的不愿意将父亲分享出来。你当我是傻子?以为我看不出来?”

    “穆云锦,你怎么能自私成这个样子?你简直辜负了穆云诃对你的心慈手软!你不配在说穆云诃是你弟弟,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做到一个当哥哥该做的一切!你不配做穆云诃的哥哥。所以请你,就这样自私到底吧,这样,穆云诃以后就可以不会再对你心慈手软了,就算是你死在了我们手中,我们也不会有丝毫的愧疚和难过!”

    洛芷珩用力的将穆云锦推开,最后的话,那么狠,那么坚决,讥讽的目光里是浓浓的厌恶,她,已经彻底的厌弃了穆云锦,那天刑场中,对穆云锦的所有怜悯,这一刻,彻底消散。

    穆云锦被言辞犀利毒辣的洛芷珩说的脑袋一片空白,她说了很多,他好像全都听进去了,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听见,但是他的心却乱了。又冷,又疼,又憋闷。

    洛芷珩平复着自己激烈的情绪,闭上眼睛,将眼里几乎要流淌出来的泪倒回去。她的眼泪为穆云诃而流,为他的不值得和苦心。可是穆家这父子两个,简直令人不齿和寒心,既然人家不仁,那就别怪他们不义。

    “奶娘,我们回家!”洛芷珩忽然改变主意,她不见穆王爷又能怎么样?王妃不见穆王爷又能怎么样?这样冷血的男人,见了,只怕也说不出来什么好话,她甚至担心王妃见了王爷,反而会死的更快。

    洛芷珩率先往外走,毫不迟疑,就如同她来时那样的坚定。奶娘就跟在后面,前方地上站着趴着的人,立刻犹如碰见了毒蛇一般的连忙退避开来。

    很奇怪的,这群人竟然不敢在拦着她了,不知道是奶娘武功的杀伤力太大,还是洛芷珩语言的威慑力更大,总之这一刻的穆王别院里,死一般的安静。

    “穆王别院,你以为是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能走的?”低沉的声音慕然在即将破晓的夜色下响起,听上去空旷有回音。色前吧模直。

    洛芷珩敏锐的猛地转身抬头,目光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那不远处高高的楼台之上,一道挺拔魁梧的身影,正静默的站在那里。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只觉得他仿佛已经和那背后即将逝去的最后一丝灰暗融为一体,那么孤寂的沉默。

    洛芷珩的心一缩,穆王站在那,一定已经将她刚刚的话都听见了。可是下一刻,洛芷珩又挺直了腰板,昂首挺胸的与穆王对视,混沌的朦胧中,他们看不清彼此的实现,但洛芷珩感觉得到穆王的目光凌厉中带着霸气,从高处而来,是镇/压威慑她的气势。

    可洛芷珩也不甘示弱,即便站在低处,即便是仰着头,她却丝毫不会给人低人一等的感觉,反而有种‘我站在哪里,哪里就是山巅云端’的凛冽傲然之态。

    一老一少的目光胶着,反而给人一种泰山北斗针锋相对的骇人姿态,洛芷珩面对穆王爷,竟然都能丝毫不落下乘,这般宠辱不惊泰然镇定的心性,再加上她之前那气势为刀眸光做剑,言辞锋芒震慑的又岂止是穆云锦?更有那卧踞黑暗之中的人杰豪雄。众人心境,此女又岂非池中物!

    一更到,今天会更新一万三的哈,补上昨天的一更,所以今儿个还有两更,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