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75 给我一棒子,还你一刀子!(下)
    暗昧不明的烛光中,夜风将烛光吹的摇曳不停,拉出长长的妖娆鬼魅的影子。烛火忽明忽暗的照映出穆王那张嚣张的嘴脸,纵然是嚣张的,却也是家带着怒火的霸气。

    他足够嚣张,也足以高兴,因为他用自己的手段打压住了洛芷珩,裸照不痛快了,穆云诃也必然不痛快,穆云诃让他这个做父亲的不痛快了,杀了他的心头肉,他自然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可惜的是,这个女人比他的芳菲要聪明坚韧的多,不好对付。所以他下套,他激怒洛芷珩,他现在更是和洛芷珩摊牌,为的也不是别的,就是为了要让他们两口子不痛快。

    和穆云诃一样,他也不能杀死了穆云诃。一个是穆云诃怎么说也是他的儿子,纵然他在心狠手辣,可是杀了亲儿子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再者穆云诃今夕不同往日,他是绝对不可能东穆云诃的。1c0iF。

    自己的事情再大,再在乎李芳菲,可是也比不上一个国家重要。穆云诃现在的身份,已经关系到了国家的兴盛衰败,穆云诃断然不能有任何意外。

    可是穆王爷心里这一腔怒火和心痛,是怎么样也不能就此搁浅放下的,总要有一个人出来承担,亲儿子不能尽情下手,但洛芷珩这个外人可以。让洛芷珩难过了,就是让穆云诃不痛快了。

    穆王爷是真的够狠,他并不在乎穆云诃,他只在乎他心里渴望和惦念的。所以此刻他认为他拿捏住了洛芷珩,洛芷珩就算主动提起和他之间的约定给穆云诃听,又能怎么样呢?他就不相信他们之间会一点间隙隔阂都没有的。所以此刻穆王爷已经在报复的道路上了,他的猖狂,来自原能让敌人痛苦不堪。哪怕那个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可是穆王爷的嚣张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就那样看着李侧妃的排位,眼底是浓浓的悲伤和眷恋,而他身后,裸照却不是一只软弱可欺的小羊羔,她要反抗,她要反击!

    手指轻扫眉心,洛芷珩目光锐冷,言辞却越发显得漫不经心和诡异嘲弄了:“我这人向来是个乐天派,既然穆王爷极力要说,我自然也是阻挡不住的啊,既然阻挡不住,那我又何必多费力气,去为那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而庸人自扰呢?不过我还是很相信我和穆云诃之间的感情的,谁也不可能在外面之间插足的。不论是什么青梅竹马啊,还是两小无猜,又或者是什么半路认识的情郎情哥,这些人在我和穆云诃之间只能是透明不存在的。”

    “我洛芷珩就算是在混帐,可是我知道做人要讲究一个良心和道义。穆云诃对我掏心掏肺,宠爱的至纯至真,我洛芷珩自然也是宁死也不负他一片真心的。就算有那什么假神医啊,来勾搭我,深更半夜的跑进我的院子房间,上了我的床,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一刀子扎死他,在剁了他的尸体丢出去喂狗!断然不会因为人家一两句甜言蜜语的,就和人家私密会晤个个把时辰,黑灯瞎火的,屋里屋外一个丫鬟仆人不留,那岂不是直白的告诉别人,我房间里有猫腻吗?”

    她说话直爽,向来不忌讳什么,可就因为这个直爽和暗含讥讽的嘲弄,反而让她想表达的意思是那么的明显。

    这一次,轮到穆王爷面色大变,骤然转过身来低喝道:“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谁深更半夜里……和男人私密会晤个把时辰了?!”

    穆王爷果然不愧是个人物,立刻就听出了洛芷珩话中的猫腻。他也清楚洛芷珩这种人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没事给自己的身上泼脏水,必定是话中有话,意味深长。

    可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严重了,穆王爷不敢置信,也不敢往深了去想,只觉得荒唐可笑,第一个想法就是暴怒而不可信的!他看着洛芷珩的目光那么阴冷,仿若在看着一个死人,一个在言辞上将他得罪的彻底的死人!

    洛芷珩却丝毫不惧,甚至还大笑起来,在穆王爷那难看的面色下,一指那黑漆漆的牌位,轻蔑而厌恶的道:“王爷问你的爱妻吧。”

    穆王爷猛地上前一步,就要去抓洛芷珩的手腕,洛芷珩却丝毫不迟疑的一转身,躲开了穆王的钳制,笑得花枝乱颤的道:“穆王爷又何故如此呢?你现在这番表象,仿佛我刚刚是在说穆王爷的什么似的。你大可放心,我洛芷珩就算是在脸皮厚,那也断然不会去做那对不起穆云诃的龌龊事。”

    “我虽然算不上是个遵循三从四德的好女人,但我扪心自问,我对得起穆云诃的脑袋上!我洛芷珩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加不会给穆云诃的脑袋上扣上一定绿油油的大帽子!洛芷珩只要有一日三脑袋顶上冠着穆云诃妻子的大名,那我就不会给他丢脸!就算真的有人爬上我的床,我也一定一刀砍杀了他,只要穆云诃一句话,他就是让我一死证清白,我也毫不含糊!”

    “不像有些人,三言两语的就能和人家够大在一起,语言轻浮,行为轻佻,活脱脱的是一个青楼出来的妓/女样。这种女子,就算是站在在高端的位子上,那也掩藏不了他们狐媚子的本性,还有那不入流下贱放荡的妓/女本质!人前端庄,人后放/浪,丈夫怀里娇羞温顺,情人怀里一样可以妩媚勾魂。当真是将男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了呢。”

    洛芷珩越说越气愤,言辞自然也就越发的犀利骇人。回想起当日奶娘发现李侧妃和那假神医暗夜里私下幽会的肮脏事,那日她还好心的为了保护穆王爷的颜面,为了让穆云诃不生气,而千般的隐瞒着,不仅自己不说,还勒令奶娘也不准说。

    她他娘的就是个烂好人,她做了好人闹好事不留名,不求让人记挂着她的好,但也别把她当二百五来玩啊。农夫和蛇的故事,她是真的不喜欢,她也不稀罕当什么农夫,至于穆王这套绿头王八蛇,愿意当就找别人当农夫去吧。你堂堂王爷‘深情’起来,连脸面都不要了呢,她洛芷珩又何必给你再留脸面?

    穆王爷那一张脸是真真的从白到青,又变绿,转换的自如厉害,当真是被洛芷珩这番话给震得犹如晴天霹雳。

    心中纵然是在不愿意听,在不愿意想,但是洛芷珩一句‘犹如青楼女子’,还是在穆王爷那尘封已久的心事终炸开了一个大窟窿!

    穆王爷几乎站不住,脑子里一片纷乱,什么也想不清楚,只是红了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洛芷珩怒吼道:“把话说清楚!你在指桑骂槐?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刚刚还那么得意猖狂的人,为了报复穆云诃而全无人性的人,仿佛一切都运筹帷幄掌握其中的人,此刻,却竟然颓废的仿若一头困兽。困兽发了狂,要吃人,吃人之前,还要要一点调料,那调料酸甜苦辣,是致命的导火索,能轻易就让这头困兽彻底癫狂。

    洛芷珩暗暗心惊,却只觉得畅快无比!

    你大爷的老不死!

    这是洛芷珩大逆不道下的言论,她只在心里暗暗咒骂一句,多一句却也是不敢再说了的。那真的是被穆王爷给惹的暴跳如雷了,所以忍无可忍在心里骂一句。可是她到底还是顾念着穆王爷是穆云诃的亲生父亲。

    可是苍天啊,她看着穆王爷那鬼魅的容颜,愤怒而惊骇的双眼,不再淡定和冷血的模样,终于有了一丝情绪的像个人了,他怎么就那么畅快呢?

    从登门到刚才,一直被是被穆王爷压制着的,她都快要憋屈死了。可是她就是这样的人,越是压力大,她的反抗之力就越强,无形之中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反弹之力,让洛芷珩的反抗更加的惊人和充满了爆/发力。

    这种情况下,穆王爷越是发狠,洛芷珩就越是强硬,她就不知道什么叫服软。尤其不知道在敌人面前服软。所以,穆王爷自己本身一定会因为他自己的强硬和狠辣而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你用我的穆云诃来让我痛苦,你利用我来让我的穆云诃生不如死。那我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娘的,大家都有心爱的人,你会我也会!让我不痛快,那就大家一起来吧!

    看穆王爷那不人不鬼狰狞的容颜和情绪,洛芷珩越发的悠闲淡定,比穆王爷不知道要超凡脱俗了多少倍。她笑得肆无忌惮而又轻蔑讥讽:“王爷何处此言呀?我只是在打一个比喻啊,我是在和王爷表明心计啊,我在告诉王爷,我洛芷珩生死穆云诃的人,死是穆云诃的鬼。生死人鬼,都不会给穆云诃丢脸和抹上污点的。”

    “王爷难道不开心吗?你这么为难我,我还这么孝顺的和王爷表心迹呢。我相信王爷是英明的人,必然也是瞧不起那些个狐媚惑人,下三滥不要脸的践人的是不是?那些有夫之妇,不好好在家里相夫教子,安守本分,竟然还敢勾/引男人,做出那些男盗/女昌的下贱事,不仅自己不得好死,要被浸猪笼,还给婆家娘家丢人呢。”

    “更更重要的是,她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夫君呢?不过也对,这些女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就和一般女子不同,丈夫出门在外,难免心中孤独,心痒难耐的。按说这种事情,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说不定就是她的丈夫给惯的呢?不然一个后宅的女人,有那个男子去勾/引其他男子吗?啧啧,如果真的是这样哦话,那这个男人的这顶绿帽子,可不就是自己个给自己个亲自戴上的?”

    “这世间最凄惨的事情,还有能比过这个的吗?丈夫真心相待,她却在后宅里兴风作浪,不仅心狠手辣的将丈夫的孩子左一个右一个的杀死,还将丈夫疼爱的妾室杀死,啧啧,这还不算,还因为丈夫的宠爱而目无尊卑,更敢因为丈夫的信任而胆大妄为的和家里请来的狗屁大夫眉目传情,这情啊,传来传去的,可不就传到了床上去了?”

    洛芷珩越说,穆王爷的脸色就越狰狞,几乎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可洛芷珩还是不愿意放过穆王爷,她的这些话,和一个老公公说,实在是太过分和不合规矩了。可是坏了规矩的人先生穆王爷,既然穆王爷都不要这份规矩了,那她又何必守着?

    更何况,谁也别指望整天拿着刀尖吆五喝六直言不讳豪气冲天的女土匪给谁留脸面,讲规矩,那些玩意对土匪来说,就他娘的是个棒槌!

    一脸鄙夷和厌恶的皱眉,洛芷珩一脸不赞同的怒道:“王爷啊,你说这样的女人是不是该死呢?可是做下了这些事情还不算,她还大言不惭理直气壮的玩别人,你说她丈夫对她多好啊?那么疼爱她,那么宠着她信任着她。人家正妻都要滚一边去,要死要活都不管不顾呢。将诺大的一个家交到她手中,任凭发配,全都让她做主,她还不满足,她还想要什么呢?那个男人的血肉吗?不对呀,她已经要了那个男人的血肉了呀,那个男人无辜惨死了的那么多的孩子,可不就都是那男人的血肉吗?”

    “作孽啊,可是还有更作孽的呢!那个男人竟然知道了这一切的时候都无动于衷。还在相信着那个妖妇。我就怀疑那男人的脑袋是不是让驴踢了啊?还是被那妖妇给洗脑了呢?要不然怎么就这么不明是非,不分对错,看不清楚好赖人呢?真正爱他的,上赶着他的,他对人弃如敝屣。玩弄他的,利用他的,给他戴绿帽子的,他到上赶着人家,人死了他还要为了个践人为难自己的亲生儿子,啧啧啧,果然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洛芷珩戏虐的看着穆云诃那阴晴不定的脸,反正也已经得罪了,从今往后不当穆王爷是穆云诃的父亲就好,这道伤疤愈合不了了,纵然是穆云诃以后和他父亲和好,但洛芷珩看不上穆王爷的行为,自然是要老死不相往来的。她看不上的,就绝对不会勉强自己在虚伪的对着这个让她厌恶到底的人去微笑。

    她不虚伪对人,也不会虚伪的对待自己。

    既然已经不可能修复关系了,说一句也是说,多一句也不多,她索性末了轻蔑的反问道:“穆王爷,你说,这样的男子,是不是很可悲?一腔热血,满腔爱恋啊,就这么,啪地一声,被一个毫不值得的女人,给硬生生的践踏的一钱不值了。我都觉得,那女人死的太轻巧了呀,这种贱妇,就大卸八块,处以极刑,千刀万剐后在炼了,然后,挫、骨、扬、灰!”

    就仿若山巅之上骤然砸下一道震世雷霆,雄壮而苍凉之中带着无穷无尽的凶猛狠戾,穆王爷仿佛就被这道雷霆击中,那挺拔的脊背一下子就弯曲了下来,笔直的双腿也发软的踉跄着,苍白的脸上隐隐的有汗水密布。

    他的眼睛还看着洛芷珩,可是那眼中威慑众人的光芒却一下子溃散开来,变得暗淡无光。愣愣的,不知何时,他的发丝有疑虑落下,竟让他刚硬冷血的样子看上去颓废不已。

    洛芷珩心头起火,十分不屑。穆王爷的颓废,不是因为别人,竟然是因为那个不堪至极的李侧妃?!简直是……可笑至极,烦人至极!

    这个男人没救了,一点也不值得人怜悯。

    可是这一番话,却也展现出来了洛芷珩的狠与利落。对待敌人,只要认定这个人是她的敌人,那抱歉,不论你是谁,别指望她手下留情网开一面。

    昧摇暗妖带。她若伤三分,必定让你也痛七分。穆王爷给了她一棒子,兜头打下,当真是狠戾的一丝情面不留的,不顾她也不顾穆云诃的死活感情。她还给穆王爷的一刀,就是加倍的,同样的毫不手软,一击必中,直戳敌人脆弱之处,让敌人缓不过气来。

    说来也是可笑,穆王爷今儿个对洛芷珩说的话,又何尝不是一种战术?他想要用这个法子,将洛芷珩的方阵打乱,他知道洛芷珩聪明,甚至多少次因为有洛芷珩的存在,穆云诃才不至于落难。所以他想要对付 他那个身份尊贵的儿子,那就要将儿子身边的守护神而干掉。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刚一出手,就被洛芷珩反击回来,他左思右想前后估量才小心翼翼布下的局,他以为走的万分顺利,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裸照已经落入他的手掌之中,他才刚有点把握,不成想,洛芷珩一个鲤鱼打挺,利落的翻身,溅起的竟然不是迎头小浪,而是惊涛骇浪!

    洛芷珩没有方阵大乱,反而让他一瞬间,就那么毫无准备的伤在了洛芷珩的言辞之下。

    这算得上是一个秘密,已经关乎着他颜面和皇族威严,还有他地位的大辛秘!不论是不是真的,都会影响到他。假的到也就罢了,但如果是真的,对他而言,就是灾难!

    穆王爷被这个大秘密,这个关于他爱人的忠诚问题,打击的措手不及,一时之间竟然愣愣的不能言,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可是穆王爷竟然还觉得心痛,脑子里一片乱哄哄的。

    洛芷珩看着穆王爷这个样子,更加的不屑,她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欠奉。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此刻已经是多留无意了。

    她带着满腔同情和想要放下尊严而来,势必要将穆王爷带回去给王妃见一面。她甚至想,只要能完成那个老人临死前的遗愿,能让穆云诃不要在那么痛苦和左右为难了。她这个晚辈,就是下跪求一求穆王爷,又有何难?

    但现在看来,没必要了。她洛芷珩的双腿,跪天跪地跪父母,当今还要跪那皇帝,可是就是不会个一个昏庸无道,不明就里,糊涂冷血人畜不分的混蛋下跪!

    宁可站着死,绝不屈辱亡!

    “站住!”穆王爷却不放过洛芷珩就这样离开,他终于抬起头来,猩红的眸子里是满满的震怒与狰狞:“你冤枉芳菲!”

    洛芷珩差点没一口老血狂喷出来。

    她猛地转过身来,双眼瞪大了,一脸的惊骇和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穆王爷:“冤枉?那李芳菲在你的心里就这么完美?你就真的一点不怀疑他?我想起来了,曾经我与你立下盟约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要提防李侧妃,你那个时候就说李侧妃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是那么的相信她,只可惜,你的一颗真心,托托付错了人。”

    “你说的人,不会是芳菲!本王在王府里面有人,就算他们没有看着芳菲的任务,但王府里的事情瞒不过他们的,本王从来没有接到过有关于芳菲的任何流言蜚语。她是个好女人,本王不会看错人!绝对不会!”穆王爷只是站在原地,他的脊背缓慢的挺的直直的,仿佛因为他笔挺的脊背,他头上那顶大帽子就不在了一般。他说的很确定,不知道是在安抚自己,还是在警告洛芷珩。

    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穆王爷执迷不悟,她洛芷珩又不是贴心小棉袄,管他的死活?

    “穆王爷爱怎么想就这么想吧。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看在你是穆云诃父亲的份上,我在给你提个醒,那当日要害穆云诃的假神医,现在可是还在刑部大牢里面待着呢。皇帝并没有让他死,穆云诃也没有让他死,他活着,一切秘密就都活着。王爷在这里和我争辩有什么用呢?不如去找找答案和真/相吧。”洛芷珩看似是在给穆王爷提醒,实则是在利用穆王爷的手去自己找出真/相,在给穆王爷迎头一击,争取彻底将穆王爷的气焰打下去。

    最主要的是,还可以顺便收拾一下那个假神医。她可是没有忘记那个混帐东西。之所以没有让假神医死,是因为假神医的背后很可能牵扯着李家,而假神医和李侧妃的关系不浅,那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更不是李侧妃一个妩媚的眼神,就能勾/引到的。

    假神医还是从皇宫里来的,洛芷珩甚至怀疑这个假神医和宫里那位李家的贵妃娘娘有关。如此一来,他们不再皇城里,自然就不能让假神医轻易的死去,现在他们回来了,这个假神医的事情也要彻底的解决了,最好穆王爷这一去能能挖出来假神医害穆云诃的真正目的。

    穆王爷眼神阴骛变换了几个个,甚至眼中有浓浓的杀机浮现。洛芷珩今天晚上说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他的所思所想,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女人胆敢背叛自己,而且他也不相信胆小怕是的李芳菲竟然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洛芷珩刚说的时候,他只觉得是满口胡言,但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只是满腔怒火发泄不出来,这些事情还没有被证实,一旦传出去,在想要翻案那就难了。想要彻底让这件事情灭绝,不被流传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消息源头给扼杀了。

    洛芷珩又岂能不知道穆王爷的想法?她自信且张狂的冷笑道:“天已经亮了呢,穆云诃现在也睁开眼睛了。他睁开眼发现我不在,只怕现在已经在找我了。他聪明过人,必然很快就能猜出来我在哪里,到时候他来了,王爷记得好好和他说,别因为你的手上沾染着我的鲜血,到叫你们父子反目成仇,从此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你倒是好自信!你就这么相信穆云诃会为了你连父亲都不要了?”穆王爷的牙齿几乎嘎嘣嘎嘣的响,那恨不得将洛芷珩大卸八块的模样,到底是沙场上历练出来的血腥狠戾,就是令人不寒而栗。

    可洛芷珩偏偏不怕他,你是沙场上历练出来的,她也是死人堆儿里爬出来的,你见过鲜血,她一样。你杀过人,她就没剁过鬼/子头颅吗?

    她眉眼带笑,气势不减,对上穆王爷龙虎之姿,她只一句话,就将穆王爷打击的愣在当场:“穆王爷不也为了一个女人而与亲生儿子势不两立吗?”

    “你的女人是个妾室,你都能这么下工夫的维护。穆云诃是你的亲生儿子,他继承了你的痴情,甚至比你而言,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我那真是掏心掏肺呢。更何况我还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你大可以放心,我要是死了,别管他是谁,穆云诃都一样能不眨眼的,杀无赦!”

    她说的太轻松了,仿佛她说的事理所当然毫无悬念的事情一般。竟然真的震/住了穆王爷。

    一更到,吼吼,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爱亲们宝贝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大赛总决赛那个投票,宝贝们别忘记去点哈,悍妇是21号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