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77 来撑腰的!(留言27000加更)
    “今天真是打扰王爷了,我还真怕穆云诃找来,看见那不该看见的,听见那不该听见的,在一把火,烧了这穆王别院,那穆王爷可不就得不偿失了?我就告退了!”洛芷珩冷扫一眼灵位,极其不屑的说完,转身就走。

    “将军府的大门,我绝不会登!她,我也绝不会见!”穆王爷阴狠的声音传来,是真的绝情,亦是残酷的报复,不再是报复穆云诃那么简单,这一次更是报复她说了那么多让他穆王爷颜面无存的事情。

    而这一次,洛芷珩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在停顿一下,径直的走出了这间肮脏的房间,清冷的声音越行越远的传来:“将军府也招待不下您这尊神仙。只希望穆王爷永远别踏进将军府半步,我可不想一把火烧掉什么肮脏之地!”

    穆王爷一张脸气得极度扭曲,又阴骛难看,浑身发抖,好半晌,才咬牙切齿的低喝道:“洛芷珩,你够狠!”

    她真的够狠,猖狂而来,桀骜而归。纵然是被穆王爷逼得几乎走投无路,却还能镇定自若,眨眼谈笑挥手间,便一个大杀招,将他打的五内翻腾,几乎吐血。到最后,他这头猛虎,反而败在了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手中。洛芷珩还击的这一刀,直接硬生生的扎到了穆王爷的肺管子上了!痛入骨髓!

    穆王爷脸色莫名,目光复杂而痛苦的看向那幽暗的排位:“芳菲,你不会做对不起本王的事情的,是不是……”

    他脸上表情忽明忽暗,灵堂里有冷冷的风打着旋儿的吹过,卷起了那个大大的阴森的奠字,只有烛火在摇曳不停,却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究竟是不是,只有死去的李侧妃知道。

    —— ——

    洛芷珩纵马回家的时候,佟老来了,慕容老将军也来了,还带来了慕容纤雪和玉儿。

    洛芷珩不得不招呼他们,玉儿还很快乐的叽叽喳喳,一点不知道他们家刚刚遭受了一场变故,而且现在也是有麻烦的,有可能即将办丧事了。

    明眼人都知道,但玉儿仿若不谙世事,并不知道这些。况且她刚来,人生地不熟的,慕容纤雪几次要呵斥玉儿,都被洛芷珩给拦住了。她现在能听见欢乐的声音,简直觉得非常不容易了。

    “今儿个实在是不方便,我没有时间陪诸位痛饮几倍了,但是几位都有时间,不如就在府里小住几日,也好让我这三等贵族小小的将军府里,也蓬荜生辉一下。放心,好酒好菜的宽大自是不必说的,让琴圣也来陪你们。”洛芷珩有歉意,王妃那已经足够让她忙得脚打后脑杓了,现在还要去找穆云诃解释,但是朋友来了,没有往外赶的道理,她热情好客,只要那个人值得。

    在做几位都算得上是和她同甘苦共患难过的人了,说起话来也贴心不忌讳,再说洛芷珩又爽快的很。慕容老将军就爱她这性子,当即大笑道:“丫头去忙你的,刚回来一定有许多事情要忙。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就腆着脸叨扰几日,你得空了就来陪老夫几个喝几杯。”

    慕容老将军几句话,又将他们的关系拉近了几步,洛芷珩和几位老人家,倒是有点忘年之交的意思。

    “这个一定的。玉儿在将军府住下吧,等我有空了在找你玩,洛耳朵这几天也不知道跑哪觅食去了,等她回来,让她陪你玩,这几天就让纤雪陪你四处逛逛,看见上面喜欢的就买下来,就当我这个做姐姐的送给你的见面礼。”洛芷珩一点不含糊,面面俱到。

    她不是不懂人际关系,反而她还是个中明白人,所有的一切,都在她愿意不愿意而已。

    玉儿有点不开心的嘟着嘴,拉着她的手略显娇态的道:“那珩儿姐姐不能陪我玩吗?母后还说让玉儿多和珩儿姐姐在一起呢。”

    “你别闹,珩儿现在哪有时间搭理你?”慕容纤雪实在受不了玉儿这个白目劲儿了,大家都因为担心洛芷珩应对不了那么大的压力,所以才上门来看望的。

    公爹回来了,她是亲自监斩了公爹最爱侍妾的人,公爹必然会发怒与她。穆云诃压力一样不小,听说王妃落水,此刻一样危在旦夕,情况十分不妙。洛芷珩刚一回来,就要面对那手握重权的公爹的为难,还要照顾婆母,又要安抚穆云诃,几乎让人无法想象,她那瘦弱的小肩膀上,能不能承担那么大的压力和重担?

    今儿个他们来,每个人都不说什么,看上去风平浪静,可是每个人都是揣着一颗暖人心的情谊来的。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洛芷珩的难处。只要洛芷珩说一句,都不用求,只要她开口,再难的事情这几位权利无边的当朝法老都会给她办。还是心甘情愿上赶着来的。

    真以为尊贵至极的法老们闲得没事干了吗?真在这儿吃喝玩乐?洛芷珩一开口他们就留下,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们那是来给洛芷珩撑腰来了!

    诺大的将军府,却只是个三等贵族,在小老百姓眼中那是挺高贵的存在,但在穆王爷的眼中,弹指之间就能让这座将军府覆灭了。

    将军府里没有男主人,穆云诃完全不能算是主人。洛格将军不在家,洛芷珩的哥哥洛芷芜不在家,这将军府若有外敌来,谁能承受得住?谁给来抗着?天穆今眼冷。

    纵然穆云诃厉害,洛芷珩不简单,但是要守护这诺大的一个将军府,对于两个内忧外患的年轻人来说,还是会力不从心的。所以法老们来了,棋圣来不合理,来可以却没理由在这住下。

    佟老不一样,他是穆云诃的嫡亲外祖父,外家老祖宗,上自个外孙媳妇家住几天,谁也说不出来什么。更何况王妃病危,老祖宗来看看也是情意。至于慕容老将军,这就是个混不吝,狠角色,他才不管什么规矩,就看心情,他愿意谁也管不着,惹急了他虎目一瞪,就敢吆喝着挖你祖坟。

    他俩来坐镇将军府,含蓄而又震撼。有这二尊大神坐镇将军府,穆王爷也只能干瞪眼。就算你要使坏,报复或者干什么,借他个胆子,他也不可以敢对将军府怎么着的。

    世王在这也是一尊神,但是世王毕竟不是本土的王,穆王爷忌惮却不代表不敢动手。反而不如几位看着穆王爷和皇上长大的法老们有威慑力了。

    慕容纤雪看得通透,她看着洛芷珩明明面临了那么大的危机和压力和,竟然还能如此淡然镇定的和他们谈笑风生,那眼角眉梢的笑意和淡然不是假的,真的有任你东西南北风狂轰滥炸,我自岿然不动的泰山压顶也淡然的气势。

    很好奇洛芷珩究竟是怎么和这群性格古怪的老家伙这么亲近的?那感情类似亲情,又仿若友情,好像是惺惺相惜的英雄惜英雄。复杂的终究是让人难懂。可是,法老们是真的喜欢洛芷珩。他们对穆云诃是发自骨子里的尊重和敬畏,对洛芷珩却是打心眼里的喜欢。

    “珩儿姐姐要忙什么?玉儿帮你吧。”玉儿不明白其中险峻,只想着多喝洛芷珩在一起玩。

    “这几天不行,过几天吧,一定找时间好好陪你玩。我让七碗陪你吧,那丫头有趣的紧,你要是再有吃不完的东西,就给她吃,她能全都吃下去。”洛芷珩笑道。

    “真的?这么厉害?她在哪啊,我现在就要见她。”玉儿被勾起了兴趣,迫不及待的道。1c0IG。

    洛芷珩笑意蜿蜒在嘴角,让人带着玉儿去找七碗。这才算是脱身了。

    “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就说,我们都不走,你什么时候说没事了,我们再走。”慕容纤雪拉着洛芷珩的手,低声和她咬耳朵,女孩子间总是有些笑米米的,老头们也笑米米的看着。

    洛芷珩拍拍她的手,不甚在意的笑道:“没事,总会过去的。你们爱住就住吧,怎么说我也是个小富婆,养得起你们。你们来,我这还能热闹点,不然多无趣。”

    “你……我帮你照顾王妃吧,你好好休息一下,脸色不太好看。”慕容纤雪气洛芷珩不开口,想说什么,却终究是没有开口,只是担忧的想帮她分担一点。

    洛芷珩只觉得心窝子都是暖的。患难了,才能见真情。在她难了的时候,愿意给她帮一把手,一句话,一个温暖的目光,都让洛芷珩铭感五内。她这辈子是没有亲人缘的,一个妹妹玩尽了手段想要陷害她弄死她,父兄倒是疼爱,但却天高皇帝远,鞭长莫及。关键时刻,竟然是朋友在身边扶持。

    “不用,没什么难得,我不在乎的,就伤不到我,我在乎他,所以愿意和他一起尽孝。人活一辈子,也就一个孝和义,情和德。老人纵然有错,我却没有到那小心眼的不肯原谅的地步。她再不好,那也是穆云诃的亲娘,穆云诃爱她,我便也爱她,人活到最后一刻了,不就图个闭眼之前能看到儿女绕膝,合家团圆吗?她这辈子是看不到穆清雅了,但我和穆云诃会加倍让她感到温暖的。也许她会有遗憾,但是这个遗憾绝对不是我和穆云诃带给她的。”洛芷珩的有感而发也是积压在心里太久,此刻说出来,到也痛快了许多,这就是知己的好处。

    慕容纤雪忽然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洛芷珩这个人了,矛盾的结合体,她凶狠,霸气,雷厉风行,可是她还柔软,善良,大气的可以包容许多罪恶和丑陋。一个那么嫉恶如仇的人,却也可以这么温和包容。

    穆云诃果然是天神的宠儿,将这么好的洛芷珩赐给了他。

    二更到,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