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78 挖坟掘棺逼穆王!
    安排好了法老们,洛芷珩就赶快去了后院找穆云诃,那件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她说出来总好过让穆王爷添油加醋扭曲事实的说出来要好。

    以穆云诃的脾气性格,生气是必然的,但却不至于真的就怒不可遏。只要她选择好时机,虽然现在真的不是一个好时机。

    可是让洛芷珩意外的是,穆云诃竟然不在房间里。她去了王妃那,仆人说是来看了一眼就走了。而让洛芷珩更加心神不宁的是,王妃的病情竟然加重了!

    此刻的王妃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人事不懂了。这样的王妃更是随时可能丧命。偏偏穆云诃就是看见了这样的王妃之后,才离开的。这简直是太不同寻常了。按照穆云诃对王妃的在乎,越是这种时刻,穆云诃就越加的不可能离开寸步的。

    他去了哪里?去干什么了?

    洛芷珩惊疑不定的站在门口,只觉得一颗心忽上忽下的颤抖的厉害。一张小脸上变幻莫测的很,以她对穆云诃的了解,不难猜到穆云诃究竟去做什么了。只是她不能确定穆云诃现在在哪。穆云诃一定是要做什么对穆王爷不利的事情,可是会是什么呢?

    “奶娘,想办法快点找到穆云诃!”洛芷珩敏感的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脚步匆匆,这个时候偏偏鼻子灵敏的洛耳朵不在。

    奶娘见洛芷珩脸色实在难看,也不敢耽误,连忙去安排人找,自己也加入其中。

    整个将军府都动了起来,洛芷珩心中的不安逐渐扩大,一个时辰之后,还是没有穆云诃的消息,这个时候已经惊动了法老们,还有世王也被惊动。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吵架了?”佟老问道。

    洛芷珩摇头,脸色有点苍白,却还算镇定:“没有,我就是今天早上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去找他,他就不见了。王妃现在情况十分不妙,火云夫人在尽全力的为王妃吊住最后一口气,我不能离开将军府,王妃随时可能撒手人寰,这个时候她的身边不能没有人在。可是穆云诃……”

    “去找佟将军,让他动用戮战队的人,务必用最快的时间找到小王爷,切记,要快。”佟老二话不说,立刻吩咐他的随从道。

    慕容老将军那边也着人立刻去找慕容将军,让帮忙找穆云诃。一时之间,竟然是调动了整个穆王朝最精锐着重的几支部队去寻找穆云诃。

    法老们给洛芷珩坐镇前堂,等待外来消息,洛芷珩虽然着急,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守护好王妃,一定不能让王妃在穆云诃没有回来之前离开人世,那将会成为穆云诃最大的遗憾。

    只见大街小巷上,已经有敏锐的百姓们察觉出来了不同寻常的气氛,军爷们纵马狂奔,一路扫过,街道上尘土飞扬,一对对队伍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百姓们都连忙躲避。

    半个时辰后,有人来送消息。是佟将军戮战队里面的副将,他冷硬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惊魂未定:“找到小王爷了,不过小王爷此刻正在菜市口,还有一口棺/材,好像是被人刚刚从土里面挖出来的……”

    嘶!

    一屋子的人,从老到少,无一不是倒抽一口冷气,满脸惊容。

    没有人敢相信,穆云诃竟然会做那种挖人坟墓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又不是空穴来风。众人面面相觑,都在心中带着寒气的惊叹着,惊骇着。

    好像刚刚被从土里面挖出来的……棺/材……

    若是真的,那除了李侧妃那刚刚入土为安不到一天一夜的棺/材,还能有谁的?

    “纤雪,你帮我看着家里,王妃那,告诉火云夫人,不论她用什么法子,都得把人给我看住了,绝对不能让王妃先走一步,一定要等着我们回来。”洛芷珩再也坐不住了,抓着慕容纤雪嘱咐了一通之后,连忙跑了出去:“快给我备马!”

    “怎么会这样?”慕容纤雪脸色苍白的呢喃了一句,而后抓好则一脸莫名其妙的玉儿就往后院跑。

    “你去看看吧,这里我守着。”慕容老将军一脸凝重的对佟老道。毕竟算得上是佟老的家事了,还是佟老出面比较合适。

    佟老对慕容老将军抱拳道:“那就有劳老兄了。”

    佟老带着人也快速离去。走的时候,佟老的手都在颤抖,心中的震惊那是一轮接着一轮的,穆云诃竟然一怒之下挖人家坟墓了,可见这怒火是小不了的。据说,那李侧妃的棺/材是穆王爷亲手埋下的,穆云诃这样做,可不就是在和穆王爷打擂台,明目张胆的叫板了吗?

    洛芷珩一路快马加鞭的狂奔,马背上的颠簸几乎让她的魂魄都跟着颤抖起来。她并不害怕,但却因为穆云诃这突然而狠辣的惊人之举而不安起来。

    显然,穆王爷的冷血和残酷,王妃的病重,将穆云诃给逼得发了狂,穆云诃真的动怒了,下手就是死手。专门往穆王爷的软肋上咬。穆云诃这一刀子不必洛芷珩的那一刀差劲,相反,反而穆云诃更狠,他是不留余地的报复和逼迫。

    洛芷珩能想到穆云诃这样做的原因,一是真的被惹怒了,二是真的被逼急了。他在用这种方法来逼迫穆王爷来见他母亲。

    他真的不想穆王爷来吗?当然不是。恨归恨,但是他还是希望穆王爷能来,只要见他母亲最后一面就可以了。他给了穆王爷那么多天的机会,可是穆王爷就是无动于衷,于是,穆云诃终于被激怒了,惹急了,出手了。

    穆云诃想看看,穆王爷是不是真的这买李侧妃,被人挖出来,他想要让穆王爷也痛苦。

    不得不说,这爷俩在发狠的方面竟然是如出一辙的惊人相似。都是往骨头上咬,一刀一刀,专门往让人疼得窒息,又无法反抗的地方下刀。

    可是穆云诃这样做真的快乐吗?他只怕不会痛快。因为他自己的父亲,他要见一面,却要用这样疯狂极端的方法。穆云诃不愿意放下颜面和尊严去求穆王爷,便用这种手段来逼迫穆王爷现身,这其中的辛酸,因果,纠葛,也不知道究竟是怨谁?

    她的云诃,一定是在嫉妒无奈的情况下,才会做出这种令普通人不能接受的举动。那个时候的云诃,该有多难过呢?他一定不会同情李侧妃,但是他会为他与穆王爷之间的父子之情而痛苦难过吧?昨晚的云诃,第一次喝酒,发第一次酩酊大醉,口中呢喃着的,都是苦涩而惆怅的难以抉择。

    洛芷珩恨不能立刻飞奔到穆云诃的身边,眼看着目的地在即,可是那街边拥堵看热闹的百姓们却太多了,洛芷珩厉喝道:“让开!”

    有百姓慌乱的让开,洛芷珩纵马冲了进去,就看见穿着红的刺目的戮战队和一排穿着玄色铠甲的战士们正守着穆云诃,将穆云诃护在中间,而佟将军和慕容将军据在穆云诃左右。

    穆云诃安好,他在日光中负手而立,就站在断头台上,一身紫袍华贵彰显,满头墨发张扬翻飞,他表情清冷,目光犀利,谁在那目光下逗留,只怕都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他整个人站在那里,就有一种锋芒毕露的尖锐和冷峻,这是洛芷珩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穆云诃,仿若一把经历了尸骨血海磨练浸泡的长枪,笔直而立,宁死不屈!

    就在穆云诃的脚边,一口非常华美气派的棺木摆放在那,静静的,上面还有泥土的痕迹。

    洛芷珩看见这一幕,突然之间狠狠的闭上眼睛,眼底有酸涩的泪在涌动。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感觉,只觉得这温暖的烈日,都不能将穆云诃暖和过来了,他站在那里,烈日之下,可是他却是冰天雪地,目光是冷的,身体是冷的,就连心都是冷的。

    穆王爷的冷酷无情和决绝,将穆云诃的热血斩断了,将穆云诃的善良埋葬了,也将穆云诃最后一丝仁慈给断送。排快好安油。

    穆王爷,杀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穆云诃!

    洛芷珩那一刻,那么痛恨那个道貌岸然,有眼无珠的穆王爷。她千辛万苦救回来的穆云诃,那么温暖的穆云诃,这一刻,彻底死去了!费尽千辛万苦换来的温暖和生命,生命还在,呼吸还在,只是那颗心,竟然因为亲情和血脉而冷透了。她要用什么办法,多少力气和时间,才能将这颗心给暖过来?

    穆云诃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他僵硬的将脸看向洛芷珩,缓缓抬头,迎着日光,那双墨色般的瞳孔里,清清楚楚的印刻着洛芷珩的容颜,他嘴角微勾,看似在笑,只是他的眼底已经掀不起丝毫的暖意。

    洛芷珩脸色惨白,咬牙下了马,冲上了断头台,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却只觉得浑身冰凉。

    “母亲……要走了。”嘶哑的声音,讥讽的口吻,仿佛事不关己的态度,却没有人能听见他话语之下的无奈,痛恨和悲凉。

    “我们还可以继续努力,只是昏迷,火云夫人再想办法,皇上也派来了御医,世王说他会想办法找到那个声名在外的神医,我们只需要拖住王妃的生命就好,我们只需要时间,还没有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只要我们别放弃,云诃,我们回家吧,王妃一定很想你时刻在她身旁陪着她的。”洛芷珩的脸几乎埋进了他的胸膛,她带笑的声音,似轻松,却带着鼻音。

    穆云诃微微低下头来,充满血迹和泥土污秽的大手缓缓抬起来,却最终悬在了洛芷珩的头发上方,未曾落下。眼底流星一般的划过一丝光芒,那么暗淡,满腔的苦涩和仇恨,只有她懂。

    “等他来了,我们就回家。回去见母亲最后一面。这是我给他的最后机会。倘若他还是一意孤行,那我……也要让他知道痛不欲生,却又求死不能的滋味!”阴冷的话,是最后的慈悲和忍耐。穆云诃的底线只在今天,只在这一刻。穆王爷如果真的让他彻底失望了,那么从今天开始,穆云诃的报复开始,便是不死不休!

    “好!我只想你好好的,王妃一定也是这样想的。在王妃心里,他一定没有你重要。”洛芷珩胡乱点头。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烈日之下,在人们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中,相依偎着。等待着穆王爷给予的最后答案。

    真的是好快啊,穆王爷就来了,而且是一路纵马狂奔而来,马蹄在地上践/踏出响亮的声音,穆王爷纵马停在了他们对面,中间隔着一米高的台子,他们互相对视,目光中只有冰冷和僵凝,至于亲情,只怕有那尊棺木的存在,穆云诃与穆王爷之间,就不可能有什么亲情。

    “你好大的胆子!你想干什么?忤逆不孝吗!”穆王爷开口就是斥责和怒喝,显然穆云诃将李侧妃的棺木挖出来这件事情,激怒了穆王爷。

    穆云诃冷眼看着那个所谓的父亲,他越是在乎李侧妃,穆云诃就越是愤怒和意难平。相较于穆王爷的暴怒和质问,穆云诃竟然出奇的平静,他的声音甚至没有愤怒,就仿若在和一个陌生人对话一般的道:“除了母亲,我用不着对任何人有孝义。”

    这话,岂不就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穆王爷,他在乎他母亲,想让他孝顺,那就要让他母亲痛快吗?说白了,另一个意思就是让穆王爷去看他母亲,主动的。

    洛芷珩听懂了,穆王爷那样聪明的老狐狸怎么可能没有听懂?可惜的是,穆王爷的回答,再一次的令人失望了。

    “难道李侧妃就不是你的母亲了吗?按道理说,你一直是被她照顾的,她将你照顾的很好不是吗?吃喝用度,所有的事情,她都帮你打理,就连你娶妻,都是她在忙抢忙后,帮你选妻子人选。洛芷珩今天能站在你身边,你能有今天归根究底,难道不是李侧妃的功劳吗?”

    “她就等于是你的第二个母亲。她进门甚至比你母亲早,你对有丝毫孝顺尊敬吗?挖坟?你今天这样对待她,你还有脸说话?”穆王爷怒不可遏的指责道。

    穆王爷和穆云诃的脾气是一样的,越是不服气的,越是强硬的,就越是不服输。穆王爷一句好话不说,还专门说让穆云诃厌恶的话,简直如同火上浇油,两个人几乎是跳过了暖热期,直接进入了白热化。

    “穆王爷不觉得自己的话简直是笑掉人的大牙吗?原来李侧妃扭曲事实的本领,不是和别人学的,而是和你学的啊。”苍老的声音从人群之后传来,人群分开两侧,一辆低调的马车缓缓而来,马车停下。

    佟老一脸风霜的从里面下来,仿若利器的目光直直的看着穆王爷,沉声喝道:“我佟家女是哪里对不起你穆王爷了?为何穆王爷说话剧不能凭着良心,说一句公道话呢?歪曲事实的话,还请穆王爷不要说罢,我老不死的听了只怕会直接被气死了。还有,我朝堂堂的亲王小王爷,还用得着她一介妾室来照顾?说出来,你穆王爷的脸面往哪里放?我佟家的脸面往哪里放?”

    穆王爷没想到佟老竟然会来,一愣后翻身下马,态度不算嚣张,却也算不上多么的谦和,最多是敬重:“佟法老,您老怎么来了?”

    穆王爷还没有被情感冲昏头脑,还知道要尊重法老。

    佟老却丝毫不给他面子,不阴不阳的道:“老不死的再不来,岂不是就要准备两口棺/材,给我可怜的外孙和孙媳妇收尸了?家门不幸啊,竟然是要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公爹给活活逼死吗?不,不是两口棺/材,是三口!那家中还有一个即将咽气的小不死的,看来我们佟家的血脉果然是为穆王爷所不喜啊,宁愿眼睁睁的看着死,也不愿意给予一丝一毫的怜悯。果然是我佟家对不起你穆王爷啊,对不起你穆王朝!”

    佟老这番话着实是太重了。佟家对穆王朝的贡献,那是有目共睹的,不然佟家也不可能成我穆王朝的大儒家,大贵族。

    穆王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长这么大,还真的很少有人敢这样训斥他。可是眼前这个他却不能反驳什么,毕竟是法老。

    “佟法老严重了,本王敬重法老,皇兄倚重法老,法老对穆王朝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本王从没有想过要针对佟家。只是这是我王府自家的事情,还请佟法老不要过多的过问。”穆王爷沉声道。尊重可以,但他不会允许别人来插手他的家务事,法老也不行。

    佟老瞪着眼睛,忽然冷笑道:“穆王爷好大的口气!你家的事?你看好了,那台上站着的是有我佟家一般血脉的亲外孙,那旁边站着的是我佟家承认了的孙媳妇。什么叫你的家务事?这说白了,穆云诃虽然和你姓氏,但他的身体里也只是有你一半的血脉传承而已,那另一半姓佟!”

    穆王爷震惊的抬起头来,不可置信佟老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自古以来,生了孩子自然就是男方家的孩子,哪里有女方家还要占一半的道理?纵然血脉之说是真的不假,但是佟老今儿个的表态和言辞,那真是字字句句的在维护穆云诃洛芷珩,这般明显的毫不掩饰的撑腰行为,在佟老身上可真是绝无仅有,这般类似于蛮横的无赖的行为,也就慕容老将军适合耍出来吧。

    “从来不知道,佟法老竟然如此喜爱本王那犬子。更有佟法老今天的言辞,也让本王大开眼界了。原来不讲道理,佟法老也是会的。”穆王爷脸色难看的讽刺道。

    “你也不用这般阴阳怪气的,你说不讲道理,你自己讲道理了吗?穆云诃是什么身份?你自己心里没有数吗?就算不看佟家,为了整个穆王朝,你也不能这般对待他。洛芷珩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一而再的冷言冷语,我看你是有点倚老卖老了!你这两个孩子身份那都是一等一的尊贵,你是他们的老子,你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是不是?做人可不能这样,好孩子是不能这般对待的,好孩子更要敬重和疼爱,方能彰显你为人父亲的德行。”

    “你自己一点点将你自己的德行败坏的一干二净,在孩子们的心中,你还有什么形象可言?你自己的脸面不要了,难道这穆王府的脸面也不要了吗?你为了一个妾室而和孩子们如此斤斤计较,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啊?别到头来丢了夫人又没了孩子,我看那个时候,你找谁哭去!”

    佟老这番话,就很有规劝和语重心长的提点他的意思了。老人家活了一辈子,反而看得明白,穆王爷这般作态,让佟老看了都觉得不齿。

    穆王爷被数落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心中越发的不能容忍穆云诃和洛芷珩了,没有他们俩这身份之前,哪有这么多混帐事情?什么都可以不计较,但是他们两个是晚辈,怎么可以随便的动他的女人?他的女人就算牵绊不好,告诉他就好了,他来处理。可是这两个孩子竟然将手伸的这么长,先斩后奏了。

    若是杀的是别人,那他生气归生气,倒也不会这般不冷静。可他们杀了的是李芳菲,是他最爱的女人,他怎么能容忍他们?

    穆王爷脸色铁青,竟然是丝毫不肯让步的,强硬的道:“佟法老的话有道理,只是这其中曲折您老也不明白。这是我们父子之间的事情,本王实在是不能惯着这两个孩子。他们竟然越过本王去将本王的妾室杀了,这就是大逆不道了。他们眼中还有本王这个父亲吗?单反他们有一点尊重本王,他们就绝对不敢这样做。做了还不认错,就说今天,穆云诃这个逆子,更是胆大包天,竟然将李侧妃的棺木给挖了出来!”

    穆王爷越说越愤怒,越说越觉得对不起李芳菲,也就越觉得穆云诃太不懂规矩和疯狂了。他几乎红了眼,暴怒道:“挖人祖坟,这可是大罪,更是令人发指的行为!李侧妃刚刚入土一天一夜都不到而已,他竟然就将人家的坟墓而挖了出来,这简直是……”

    穆王爷的手指指着穆云诃,竟然是气得词穷,在说不出来一句话,只是觉得满腔的怒火和压抑的愤怒,让他恨不得灭了穆云诃。看着穆云诃那昂首挺胸的模样,看着洛芷珩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模样,穆王爷就恨得五脏六腑都疼。

    佟老这个时候就不好开口了,毕竟在他的思想中,也是不能接受匠人坟墓挖出来的行为。

    洛芷珩立刻开口,淡淡的声音:“我们不这样做,怎么能见到你穆王爷的颜面呢?说出来大家都知道穆云诃是你的儿子,可是亲儿子想要见亲老子一面,都难如登天。可是这死了的人,却能让穆王爷这般激动,我们活着的人还不如死了的人,亲儿子还不如个妾室,这个现实实在是令人寒心啊。”

    洛芷珩将自己也拉进了战局之中,不论穆云诃做什么,好的坏的,她都愿意和他站在一起,就算是今天这匪夷所思令人厌恶的挖坟行为,她也义无反顾的和他站在一起。他们荣耀可以一起分享,谩骂也可以一起承担。

    “本王就知道是你!一定是你这个妖女在一旁怂恿穆云诃这样做的。”穆王爷立刻将矛头对准了洛芷珩,心中几乎是痛恨自己,怎么就没有杀了她?

    “够了!”一直沉默的穆云诃忽然开口,他冷酷的看着穆王爷道:“挖坟是我做的,我只是要将皇上的旨意给进行完而已。李家的人不是说过吗?皇上的旨意那是谁都不能违抗的。我胆子小,可不敢违抗皇上的圣旨。圣旨之中可是清清楚楚的说明白了,将李芳菲斩立决,四马分尸,而后头颅挂到城门上示众道腐烂!”

    穆云诃话一出口,穆王爷脸色剧变。

    穆云诃眼底的怒火更浓,阴冷的道:“如今只执行了一样,还有两样没有执行。今儿个,我就都做了,阿珩,你若再敢给李侧妃求情,就连你一块处罚!”

    穆云诃在告诉穆王爷,当天要不是洛芷珩求情,他不会同意放过李侧妃的尸体的。他们已经手下留情了,可是穆王爷不领情,反而还怪罪,那就不要怪他们翻脸不认人了。1c20E。

    洛芷珩一脸委屈的道:“你放心,我被狗咬一次,就不会再做一次烂好人,给疯狗咬第二次的机会。我当众违抗了皇上的旨意,我本就错了,现在还要被人针对,可能这就是报应吧。”

    夫妻俩一唱一和,虽然事先没有商量,但是洛芷珩就是能跟上穆云诃的思路,两个人天衣无缝的行为,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气得穆王爷浑身发抖,胸口起伏,喉咙腥甜。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