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81 最后的妥协,晚了一步!下(留言275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81 最后的妥协,晚了一步!下(留言27500加更)

    穆云诃听见毒圣的话,买进门槛的脚几乎是站不住的,差一点就撞在了门框上。发出来的响声惊动了屋里的人。世王见到穆云诃那张惨白的脸,眉头紧皱,不悦的扫了毒圣一眼,暗怪毒圣嘴贱。

    房间里一下子静默了下来,王妃的脸仿佛千百变似的转过来,执着的一如前几天在期盼着穆王爷能来的模样。苍白,憔悴,枯瘦。

    那干枯的眸子在看见穆云诃的瞬间,仿佛被人注入了一道甘泉一般的明亮,脸上也有一种不正常的红晕。

    洛芷珩看见,坚强的心都不禁有种轻颤的酸涩,她知道,那叫回光返照。是一个人临死前的美丽,弥留在她人生的最后一刻,直到闭上眼睛没了呼吸,那抹红光也许依然还在。

    穆云诃眼睛通红,屏住呼吸往里面走,所有人为他让道。毒圣也乖乖的站在世王身旁,被穆云诃那满身血气的气息吓得有点缩手缩脚。

    穆云诃心头萦绕着许多话,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没有经历过亲人的死亡,却又仿佛亲身经历过死亡。他过去的二十年人生里,每一天都是死亡伴随的,所以他知道那有多恐怖和痛苦。他不愿意他的母亲也经历那样的黑暗和痛苦,他却无能为力。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完成母亲最后的心愿,不计任何代价。可是他带着那个人来了,他的母亲,却已经大限将至,再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毒圣一声感叹,就是判定死亡!

    穆云诃心神俱裂!

    在唇齿间徘徊的母亲二字,怎么也叫不出口,穆云诃屏住一口气,仿佛开口了,泄气了,母亲就会真的没了,他也就再也控制不足那汹涌的酸涩和眼底的湿意。

    可是他还没有走到王妃床前,还没有开口叫母亲,只见王妃竟然对着他笑了起来,那笑容很奇怪,不是对自己儿子的笑容。

    温婉,娴静,显而易见的紧张和羞怯。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少女时期一般。这种表情出现在形如枯槁的王妃身上是说不出的诡异和可怕,但是这样的表情,因为是对着穆云诃,所以洛芷珩几乎一瞬间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该不会,王妃认错人了吧?

    果不其然,王妃颤抖开口的时候,口中叫的是:“王爷……”

    穆云诃的脚步骤然顿住,一屋子的眼睛都不可思议的看向王妃,但是下一刻,所有人都知道,王妃认错人了,因为太思念,因为太在乎,因为太期盼,所以将穆云诃当作了穆王爷。这也能想象的到,穆云诃究竟是多么的像年轻时候的穆王爷了。一屋子人,王妃只将穆云诃认错,这份情,即便到了王妃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是这么强烈和深刻,她对穆王爷的感情,究竟深到了何种地步?

    “王爷,你终于来了……”

    王妃的声音断断续续,可是声音里的喜悦和幸福却那么的明显。她朦胧着双眼,眼前似乎有雾气,笑得那么满足和开心,看着穆云诃的目光那么温柔,仿佛有什么东西,透过这短暂的距离而传递。她的手,伸向穆云诃,那么虚弱的祈求着。

    穆云诃那句母亲终究是没有叫出来,他全身几乎血液逆流,一股脑的冲向了脑袋,让他冲动而愤怒的恨不能大吼一声‘我不是那个人渣!’只是他在王妃那回光返照的笑容里面,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僵硬的走到王妃床前,半跪下,将王妃的手握在手中,穆云诃是那么的沉默。他没有澄清,如果那个人渣到最后还打退堂鼓,或者是根本就不来的话,那么他也不需要他来了,就让这个错误一直进行下去吧,最起码母亲可以走的安稳和安心。

    王妃嘴角的笑容,却就那么的暗淡了下来,目光也是暗淡的,垂死之人,容颜上呼吸上都已经衰竭的令人压抑。

    “云诃啊……我以为是他。”王妃忽然开口,那清明的话语虚弱的声音,让一屋子的人都有种鼻酸的感觉。

    将死之人,却偏偏是最明白的人。更何况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靠近了,王妃自己都无法再欺骗自己。他终究是没有来的,他不会来。那些话,都不是假的,他只爱李芳菲一个人,就算是她死了,穆王爷也不会垂帘她一眼。

    她究竟是在等待什么呢?等了一辈子,盼了一辈子,不是早就知道结果了吗?又何必还这么苦苦坚持呢?又何须这么让人为难呢?只是心到底是不甘的。他们一样是女人,为什么她就是不行?为什么就是不爱她?

    这个疑问,王妃想了一辈子,却始终也没想明白。不甘心,才会争,才会有后来那么多错误的事情和可怕的结果。她已经知道错了,她为自己的错误,承担了苦果,孤独的一个人默默的活着,一辈子,终究还是不能得到他的谅解吗?

    忽然之间,所有的盼望,全部落空,那一直努力维系的一口气,在怎么也喘不上来了。仿若一下子心如死灰,毫无念想。

    穆云诃心头大痛,只见那额头上的青筋在苍白透明的脸上,显得尤为的狰狞恐怖,仿佛轻轻一碰,就能破裂开来。他感觉到了王妃瞬间的心如死灰,那种一下子什么也不留恋的感觉,是绝望的,仿若生机一下子就从王妃的身上消失无踪。快的穆云诃想要抓住挽留的机会都没有。

    猛地抓紧王妃的手,穆云诃开口的时候,声音黯哑的不像话:“娘,他会来的……”

    不甘心给一句这样的话,可是穆云诃只想让他母亲多活一会,哪怕只是一会。如果穆王爷的到来,能让他娘高兴,努力不放弃自己,这种话,他就算是仿若吞刀子一般的疼也会毫不犹豫地说。正如他和洛芷珩说的,娘死了,他就是孤儿了,他不想当孤儿,不想娘就这样含恨而终。

    王妃却只是嗬嗬的笑,松弛的面颊,就连笑都是不成样子的。她看着床顶,什么也说不出来的时候,喉咙里呼隆着的都是模糊的,可穆云诃听懂了王妃的话语。

    “姐姐的孩子不是您害死的,是李侧妃害死的。她自己已经承认了,就在她临死之前,是她利用了您,以至于造成了后来一些列的误会和伤害。”

    “我也不怨姐姐了,瑞儿死了,姐姐失去了那么多,她的恨,我全懂。”

    “我不会让那些真正应该承担责任付出代价的人逍遥法外的!那个罪魁祸首,她死了,不要紧,还有她的家人,还有她在乎的人。儿子会让他们一个也逃不掉的。”

    “姐姐的痛苦,您的愧疚,瑞儿的死,我的病,这些通通都要得到慰藉!血债就要血来偿!谁也别想欠我们的。”

    穆云诃将脸埋进王妃干枯的手掌中,断断续续的说了很多,他知道王妃心理面有事说不出来,知道王妃一直惦记着过去的事情,她那么耿耿于怀,以至于觉的没脸面对穆清雅。穆王爷是王妃心里的一道伤,那穆清雅就是王妃心里的一道坎。总是迈步过去,混合着疼痛,如此想来,王妃竟然是最痛苦的那一个。

    她在子女和丈夫之间左右平衡,一面被丈夫的无情伤害着,一面对女儿愧疚着,一面还要苦苦守护儿子,偏偏一点苦楚都不在日子面前显露,整日里温柔的笑。

    如今想来,穆云诃只觉得心酸又痛。一个女人,究竟有怎么样的胸襟,才能承受和包容那么多呢?现在,穆云诃只想让他的母亲走的安稳一点,他做孤儿不要紧,如果真的挽留不住,那么就走的安逸。这是他做儿子最后的一点孝心。

    王妃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可是她能听见,听见了穆云诃的话,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目光是澄澈的,不论真假,她是信了的,她笑着看穆云诃,满天星辉都不及她眼底浓浓的慈爱和不舍。

    她看着穆云诃,目光触及到一旁的洛芷珩,笑容平静而欣慰,仿佛放下了一切。可是她的目光,到最后,到底还是控制不住的看向了门口,那扇门,就那么四敞大开着,只要外面有人进来,这个位置一定能立刻看见的。外面阳光灿烂,可是王妃眼中的光芒,却渐渐的涣散,暗淡,直到消失……1c4Nc。

    “他终于没来……”仿佛用尽生命的咏叹,无尽的悲凉,不甘与悲哀一起,为这个女人不幸的一生送行。

    她满脸遗憾和绝望,那喉咙仿若拉锯一般的刺耳喘息声,骤然停顿下来的那一刻,干枯的眼睛里是有泪水滑落的,滴落在穆云诃的手掌上,明明不热,穆云诃却觉得心都被烫伤了。

    王妃走了,走的那么没有波澜,可是她的一生都不是完整的,她有巨大的遗憾,或爱或恨,却终究没有机会亲自问出口。那个人,就是这么狠心的对一个将死之人。她是不甘的,那双眼睛,到死都没有闭上,就那么一直看着那扇门。

    可是门外,依然风平浪静。云槛见紧槛。

    二更到,明天开始报复穆王爷,穆云诃终于彻底被惹毛了!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