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82 决裂!混乱的心思!
    穆云诃就那样半跪在地上,墨发遮挡着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王妃那双睁大的眼睛,无神的定格在这一瞬间,所有的悲凉和生机都在这一刻嘎然而止。人们的心,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丝丝缕缕的疼和酸涩遍布开来,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萦绕。

    而此刻,门外渐渐传来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在安静的诡异的诡异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清晰。那脚步声中的迟疑和犹豫,断断续续,走走停停,此刻听在人们的耳朵里,简直犹如在刀山火海中煎熬一般,凌迟在血肉上的疼痛,是穆云诃只有自己能够体会的到的,而别人,只觉得愤怒。

    哪怕他们都是局外人,哪怕他们都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和经过,哪怕王妃是有罪的,但是最起码,这一刻的王妃在穆王爷的生命里,是真的已经彻底消失了的。那么能不能,可不可以请穆王爷也仁慈一点点?哪怕他的步伐不是那么的犹豫,不是那么的彷徨徘徊也好。

    穆王爷绝对不会知道,他的步伐,犹豫的仿佛是在用刀子一刀一刀的剜穆云诃的心,也剜掉了别人对穆王爷的好感。

    洛芷珩转身抬起头,看着外面那站在门前,就止步不前的男人,阳光那么刺眼,男人的犹豫变成了最最可笑的讥讽,仿佛在讥讽着她和穆云诃之前的所有仁慈。

    原来仁慈和善良到头来,受伤最重的竟然是他们自己!他们可怜了别人,怜悯别人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从那个人那里得到什么回报。但是只要是一个有血有肉有良心的人,哪怕只有有那么一点点的良心,就一定能够不会对帮助或者是怜悯过他们的人,彻底绝情和冷酷。

    人总该是有一点点良知的吧?

    可是为什么穆王爷没有?他只记得他们杀了他最爱的女人,他只记得他们让他没有了王爷的颜面,他只记得他们是忤逆不孝的孩子。他摒弃他们,珍重李芳菲。

    他一丁点也不感恩,甚至对他们各种的为难和伤害。就算是这样,他们也依然在给他机会。只是这个机会,竟然成了他们的遗憾和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愧疚。

    今天,若然穆王爷到这最后一步的脚步不是迟疑的,拿出来抢救李芳菲尸体那般急切在乎的万分之一,也许王妃就不会含恨而死,走的这么死不瞑目。

    洛芷珩终于知道,原来在这件事情上,不怪别人,只怪她太心软,怪穆云诃太古年父子兄弟之情了。原来,他们受了委屈忍着,就叫天经地义。他们痛了喊出来,就叫天理不容!他们想要一个公正公平的结果,就叫大逆不道!

    原来,不受宠爱,做什么都是错的!

    原来,这就是王侯将相家的关系和原则。

    洛芷珩是强忍着一脚将那个那穆王爷踹出去的想法,僵硬的站在一旁,她侧头看向穆云诃,她的云诃就那么僵硬的跪在王妃面前,脊背那么直 。他是那么优秀的男人,但是却被他的父亲给打压的一文不值。踩碎了的骄傲和尊严,她不知道还能不能重新拾起来,只是有些伤痕,注定一辈子都不能消散了。

    穆王爷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在那门口迟疑了好半晌,才迈步走进来,可是他却只是站在门口驻足,眯眼看着被穆云诃挡住半边的王妃,他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竟然是多一眼都不愿意看王妃的。冷酷的开口道:“本王来了,你有什么话就快说。”

    冰冷而无情的话,就这么硬生生的说了出来。

    如果王妃没有死,如果王妃亲耳听到了这冷漠的声音话语,岂不是更加的绝望?走的更加不能安心?

    她拼死坚持等待了那么久的男人,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看着门口,期盼着的男人,不仅晚了那最后一步,就连言行都让人痛恨的彻底。

    穆王爷,号称在战场上骁勇善战敏锐的男人,在这一刻,却竟然没有发现他的结发妻子已经死了!多么讽刺。

    洛芷珩甚至忍不住冷笑出来,目光犹如利剑一般的直直刺向穆王爷,恨不能将这个冷血的男人给千刀万剐。

    穆云诃仿佛是被千年封印的人,刚刚解除了咒语一般,动作僵硬的几乎能听见骨骼摩擦的声音。他缓缓转过头来,目光直勾勾的从他汗湿的发丝中窜出,犀利而尖锐的看着穆王爷。穆王爷那不甚在意的模样,固执的不肯看一眼王妃的模样,狠狠的刺激着穆云诃。

    “不用了,我母亲没有任何话对你说了,你……可以滚了!”嘶哑的声音里是浓浓的杀气,纵然在人们看来是大逆不道的话,但是这一刻穆云诃就那么坦然的对穆王爷说了出来。

    他让穆王爷滚,因为已经用不到穆王爷了,他们晚了一步,不,确切的说是穆王爷晚了一步。让母亲最终都没有完成心愿。穆云诃怎么可能不恨?!再加上穆王爷那种态度,简直是在火上浇油。

    穆王爷现在还是不能将占卜神官的儿子,和病弱的儿子联合在一起,所以他并不知道,真正的激怒了占卜神官,下场会是怎么样的惨烈。他一如既往的认为,他的儿子,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只要他穆云诃不怕天打雷劈。

    骤然听见那句滚,穆王爷倏地转过身来,是不可置信,又是震怒,满眼冒火的瞪着穆云诃,喝道:“穆云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样对本王说话。”

    穆云诃却将穆王爷的话直接当放屁了似的,只是微微蹙眉,目光是冰冷的,仿佛多少温暖也不能在暖和过来他的心。他憔悴的脸上甚至有一丝笑容,那么诡异和淡然,轻声问王妃:“这就是你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你到死都要等到的男人。如果你的灵魂还在这里,那你自己亲眼看看,他值得吗?他值得你这么苦了自己的痴痴等待吗?”

    “娘,你知不知道这一刻我多害怕?和成为孤儿相比,现在的我更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和那个畜生一样没人性。我怕自己会遗传他的冷血无情,就连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那该有多可怕啊?到时候,我的阿珩可怎么办?要她跟着我吃苦受罪吗?跟着一个猪狗不如的,长着人样却没有情感的怪物,多么可怕?我真的好害怕有朝一日,我的阿珩会和娘一样痛苦不堪,苦苦等着我,却怎么也等不到,就算等来了,却还是晚了一步,娘,你说,这样的我,活着有什么意义?”

    断断续续的话,却字字句句都那么情真意切,也真的是也能玩害怕和惊恐,穆云诃的声音都几乎变了调。颤栗的尾音里是浓浓的鼻音。也许他在哭,可是他的眼泪没有掉下来,他哭都哭的那么无声无息,他的感伤和痛苦,都吝啬的不愿意与人分享。

    他话里,是浓浓的自卑,自厌和狂躁。

    他痛恨自己是穆王爷的儿子,他厌恶骨子里流淌着穆王爷的血脉,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这么自私自利没人性。今天的穆王爷,也许会是为了的自己,因为他们是父子。穆云诃忽然对自己的人生都没有了自信。

    这种败坏情绪的产生,足以说明穆云诃受了多么巨大的刺激。他竟然被自己的父亲的冷血行为打击的恍惚和恐慌。不自觉的就将这一切想象成了他和洛芷珩的未来。

    自信的,热情的,放肆的,张扬的穆云诃,就这么活生生的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磨灭了。

    洛芷珩心中大痛,走到他身旁蹲下,紧紧的抱着他的身子,将他的脸贴在自己的脸上,声音轻柔:“不会有那一天的,我的云诃不是任何人的影子和复制品。纵然你的血脉里流淌着那种人的血,可是你的血脉里还有王妃的血液啊。王妃的忠贞不渝,云诃一定也有。所以我一定不会受苦,我们的未来,绝对不会是悲凉的。你别怕,就像曾经一样,我怎么一步步艰难的和你走过来,未来就算再艰难,我们也一样能够走过来。只要我们还深爱彼此,王妃今天的下场,就不会是我们的警钟!”1c7hD。

    穆云诃目光恍惚,睫毛轻颤,撩起的眼皮打开了他脆弱的瞳仁,那里面满满的装着裸照的身影容颜。阴冷的目光,瞬间褪去。可是脱下了坚硬的冷酷,洛芷珩才发现,那双眼,竟然那么脆弱和易碎。

    她的云诃还像一个噶不能刚刚会走路的孩子,才敢比刚刚见到这大千世界,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奇而干净的。可是这双眼睛,本来干净清澈的眸子,这一刻却被残忍的肮脏亲情给沾染了血腥。

    第一次是他亲姐姐的鲜血,第二次是他母亲的鲜血。两次都是他最重要的人。所有的打击都来得那么突然和沉痛。一道伤口还没有痊愈,就再添新伤,就算穆云诃在精神强大,又怎么能抵抗得住这三番四次的痛?

    洛芷珩只觉得心口紧缩,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穆云诃的眼睛。那里面小心翼翼的确认,确认他们的未来会不会是好结果。全部的热情,都集中在那一双眸子里,洛芷珩忽然好想哭,巨大的悲凉,承受不住的痛。

    她的云诃,究竟还要忍受和精力苦难到几时?

    “阿珩?”不安的声音焦急的催促,可是他却并不拿开洛芷珩的手。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只要穆云诃还爱我,还要我,我就永远不会放开你。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是相爱的,我爱你,你也爱着我,我们之间谁也不舍的让另一个人苦苦等待,所以我们的结局,不会是晚一步,不会是不瞑目。你相信我,我的爱情,我会牢牢的守护住,我的云诃,我也会紧紧的抓住,什么也不会变。不要因为一段痛就否定和质疑其他的,好不好?”

    穆云诃忽然拥抱住洛芷珩,将脸深深的埋在她的颈窝里。久久都没有抬起来。

    没有人看见,他们肌肤相亲的地方,有湿润和温热在流淌坠落。隐秘在那黑暗和亲昵的角落里。

    他的脆弱和眼泪,只给洛芷珩看,他把自己最柔软的地方给洛芷珩。姐姐死了,母亲死了。这个世界上,穆云诃真的是个孤儿了,除了阿珩,真的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亲人了。现在的他,只剩下一个阿珩,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洛芷珩就好象被大火烧了心肺一样,火烧火燎的疼,一阵阵的,随着那滚烫的泪落下,滴落在皮肤上,她也会疼。就好象感同身受,穆云诃有多痛,她就会加倍的痛。然后,对穆王爷的恨意,就是翻倍的成长。

    两个人就这样不言不语的拥抱着彼此,只是不一会的功夫,穆云诃就抬起头来,他的眼睛是红彤彤的,湿润着,却看不见一丝眼泪。他看着洛芷珩的目光,那么澄澈和清亮,里面固然有浓烈的恨意,但是不再是阴冷和彷徨的,因为穆云诃是被人爱着的,因为有爱,所以无需惧怕,所以可以勇往直前。

    “好象魔障了,刚刚,差一点就毁了自己。”轻松的话,却充满了沉重。穆云诃是笑不出来的,苍白的脸上满满的疲惫。只有他知道刚刚的凶险。

    就在刚才说出那些莫名其妙的话的时候,他竟然差一点走火入魔!

    如果是正常的时候,穆云诃就算在伤心和痛苦,也不会怀疑自己的人格,他是那么有自信和定理的人。可是他是占卜神官,这个身份不是简简单单的呼风唤雨,也同样凶险十足。

    他大悲大痛的时候,恨意那么强烈,邪灵几乎入体而来,他甚至没有招架之力。如果刚刚他就拿吗自暴自弃自我厌恶了,没有及时出来,只怕他这个占卜神官也就到此为止了,从此沦为废人一个。

    多可悲!生死,爱恨,成败,竟然只在刚刚那不经意的一眨眼间。

    他的父亲,不仅害死了母亲,让母亲死不瞑目,还差一点害得他走火入魔!

    穆云诃觉得自己的心都在一点一点的坚硬起来,父亲,从今天开始不再是父亲。

    关切的目光落在穆云诃的脸上,洛芷珩不知道怎么形容刚刚的穆云诃,只觉得刚才的他仿佛一下子就跌入了什么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几乎是不可自拔的。那看不见的黑暗,更加可怕。因为好像是从穆云诃的心理发出来的。仿佛将她的穆云诃给拉近了地狱。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是很恐惧和颤栗。此刻穆云诃身上完全没有了那种感觉,她只当刚刚是错觉。

    鬼门关前走一趟,九死一生。穆云诃却没有感叹的时间,他清醒了,就还是那个强大的神官。现在他是母亲的儿子,要为母亲尽最后的孝。

    穆云诃完全跪在了王妃面前,洛芷珩随着他一齐跪下,然后一屋子的人坐着的站了起来,站着的紧绷了起来,每一个人都用遗憾严肃的目光看着他们。

    穆云诃将王妃的身体放平,将她那恋恋不舍带着不甘的目光看着门口的脸拜访平整,然后在穆王爷震惊的目光里,抬手缓缓将王妃的双眼个阖上。

    直到这一刻,穆王爷才不由自主的转过了身子,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也是直到现在,他才猛然醒悟过来,原来,王妃已经死了!

    “娘,您一路走好。所有的事情,儿子都会做的妥妥当当的,那些欠了我们的,儿子再也不会放过了。”穆云诃的声音很平静,缓缓的给王妃磕头,为他母亲送上最后一行。洛芷珩紧跟其后磕头。

    然后满屋子的人,以世王为首,都行礼,只不过他们身份尊贵,只是鞠躬。

    这样一来,那僵硬的站在原地的穆王爷就显得十分的突兀了。穆王爷也是有尴尬的,丹尼斯震惊多过于尴尬罢了。

    穆王爷一直以为王妃病重,是穆云诃他们在说谎而已。因为一直以来暗卫都有报告王妃的消息,他不喜欢王妃哦,总觉得王妃心术不正,就放人看着王妃。所以很了解王妃的举动,最近虽然忽略了。但是王妃身体一向还好吧?怎么可能说病重就病重了?

    虽然说是落水引起的,但是穆王爷还是不相信的。落水就能要命了?又不是孩子。再说了王妃的身边不可能没有人能的,怎么能让王妃落水?就算是落水了,也能第一时间给救上来的。死,是绝对不会的。

    穆王爷为什么一直稳如泰山,不愿意来见王妃?病症竟然在这!

    因为穆王爷一直认定王妃只不过是在耍心机,是在欺骗他。只不过是想要见他而已。

    而这个想法,因为李侧妃的死,就更加的被穆王爷认定了。王妃什么时候病重不好,偏偏在李侧妃被杀当天!这难道真的是巧合吗?穆王爷可不这样认为。穆王爷认为这是王妃的计谋罢了。

    病重了,就可以逃脱掉他的盛怒和责罚吗?还是在博取同情和怜悯呢?又或者一直苦苦哀求的想要见他一面,是为了给她的儿子求饶求情?

    哼,她也太高看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了。她佟氏还没有这个撼动他心的能耐!

    穆王爷总觉得既然是欺骗,那就不能纵容王妃的行为,不然自己岂不是更没面子?要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所以他坚决不来。不来的同时,也不是没想过,万一她是真的要不行了怎么办?可是转念一想,芳菲都被她儿子杀死了,她死了,刚好给芳菲抵命!倒也是她的福气了,不用他撕破脸亲自下手,将她灭了。云发跪的一。

    可是千算万算,终究是错算一步。没想到她是真的要不行了,是真的快死了。此刻看见穆云诃将王妃的眼睛给蒙上,穆王爷竟然是说不清自己心理面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了。

    有些酸楚,有些茫然,还有点不能接受。

    他那么厌恶的女人,死了,还是死在了自己眼前,死之前也那么不安宁,他不应该是很高兴的吗?甚至他自己想象着王妃死的时候,他都是高兴的。可为什么事情真的发生了,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难道,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厌弃王妃?

    穆王爷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前走,走过了世王和仆人们,来到了穆云诃的身后。

    洛芷珩猛地站起身来,出手如闪电般的抽出了手杖,手杖几乎没有片刻犹豫的,刀光相见。那锋利的刀刃直指穆王爷的面容,仿若在警告穆王爷,他再敢上前一步,杀!!

    穆王爷的脚步停下,丝毫不将洛芷珩看在眼中,隐讳不明的目光落在王妃瘦弱的脸上,眼神,终于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

    “你滚吧。就当我不是你的儿子,就当你从来没有过母亲这个结发妻子。你抱着你的李侧妃去思念吧,别在这,惊扰我母亲的灵魂。”穆云诃没有回头,冷硬的话,是冷酷和排斥。

    在母亲闭上眼睛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决定要和穆王爷断绝父子关系。没有回旋余地。

    穆王爷却并没有走,表情是说不出来的诡异,好似悲凉,又仿佛是在笑。诡异的令人发指。

    “你母亲……真的死了?”明明亲眼见到了,心理也有了认知,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穆王爷竟然又问了一遍,仿佛确认一般。

    穆云诃站起来,慢慢转身过来,他的身高比他父亲还要高出一头来,锐利的目光因为带着恨意,就仿若是淬了毒的刀刃,见血封喉:“怎么?你还要确认一下?请你最起码尊重一下你穆王爷的名号,别让我请你出去!这里不再欢迎你,你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所以,请你离开!”

    穆王爷哑口无言,穆云诃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利用二字,他是恼怒的。将他逼来,只不过是利用他,让他母亲能有最后的安逸。不过穆云诃做到了极致,却抵抗不过天意。天意 让他和王妃错过了一步,怨谁呢?

    他应该转身毫不犹豫的大步离开的,可是脚就好象生根了似的,竟然是无法挪步的。他的目光看着王妃,穆云诃却忽然挡住了他的视线。父子二人的目光再一次的碰撞在一起,互不相让,旗鼓相当。

    “请你离开,将军府不欢迎你。”洛芷珩缓缓放下刀,沉声道。

    这种驱逐,是穆王爷这辈子都没有过得精力,屈辱而不合逻辑。他应该怒斥这两个没大没小的孩子的,但是这一刻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慢慢转身,穆王爷很奇怪,步伐怎么会变得这么沉重呢?背后那个女人真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了,怎么也说不明白心理的感觉,明明只有几步路,他就可以彻底的脱离这个女人的气息。一辈子都不能放下和挣脱的牢笼,被人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责任,让穆王爷愤怒的一直厌恶着王妃。可为什么这一刻,他就是开心不起来呢?

    到了门口,脚步还没有迈出去,穆王爷的声音传来:“她是本王的王妃,死后,要入皇陵。本王会让人来将她带走,灵堂就布在……”他想说就布在别院,可是忽然想到李芳菲的灵堂也布置在那,不知道为什么,话在舌头上打了个转,就变成:“灵堂布置在小王府吧。”

    小王府是穆王府的附属,是穆王爷成年之前的居所。

    穆王爷的话并没有在穆云诃心理嫌弃任何波澜,他冷冷的道:“我母亲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她的身后事也用不着你插手,请你自重!”

    “穆云诃!你母亲已经走了,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难道你要让你母亲死后成为孤魂野鬼吗?还是你想让她被人耻笑?堂堂王妃,竟然似乎连和丈夫合葬的机会都没有?那和被休弃有什么区别?你要自己往你母亲的头上泼脏水吗?”穆王爷忽然转过身来,声音竟然是有些激动的。

    洛芷珩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和疑惑,这穆王爷是激动个什么劲儿?难道是另有目的?

    “不劳你操心!我母亲,走也会走的风风光光。她不需要沾染你的生命风光。她活着要仰你鼻息,她死后,必须要安宁自在。你别想在控制她伤害她!”穆云诃是恨极了穆王爷,自然不会将穆王爷往好的方面去想。他和洛芷珩一样,都认为穆王爷这样做是别有目的。

    皇家陵墓王妃是应该进去的,但是穆云诃已经对穆王爷绝望了,带着恨意的人,怎么可能接受仇人的话?

    穆王爷还要在说什么,只是穆云诃已经不愿意在和他废话了,竟然是直接让人将他给请了出去。

    看着穆王爷被请出去,穆云诃对奶娘说:“你亲自跑一趟,拿着这只令牌去菜市口,告诉他们,将李侧妃,分尸,碎尸!记住,要敲锣打鼓,还要去给李家人送信,告诉李家人,他们家有多少口人,就要当场多少个观看,襁褓中的婴儿也要到!少一个,我杀一双!”

    一更到,今天还有一更,继续努力其,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