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83 极刑:分尸绞刑!(推荐票61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83 极刑:分尸绞刑!(推荐票61000加更)

    少一个,杀一双!

    穆云诃是红着眼睛说出这句话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满堂的人都愣住了。然而所有人都沉默着,他们很清楚,穆云诃说出这话,是真的不会在手下留情了,报复的开始,和李芳菲有关的人和事,一个也跑不掉。

    李家,就是穆云诃最先对准的矛头所在!

    奶娘领命离开,将军府里立刻忙碌起来,只见整个将军府,不一会功夫,就已经一片苍白。

    关于丧事的一切事宜,夫妻俩都亲历亲为,他们不懂的有很多,还好有法老们和世王在,慕容纤雪的嫂子甚至也被请了过来操持事物。将军府里没有一个能够扛起这类食物的女人不行。洛芷珩能扛起来,但要有一个过程,毕竟她也没有经历过办丧事。还好长辈们一直帮助他们,要不是有这些长辈的帮助,就两个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年轻人,只怕不仅是手忙脚乱,还有崩溃吧。

    等灵堂终于布置起来,王妃的尸体穿好衣服放在了棺木里,摆放在灵堂前,穆云诃才终于闲暇下来。

    洛芷珩给穆云诃递上一杯参茶,看着穆云诃喝光了,缓缓的道:“你真的……”她想问,是不是会怎的要这么做,毕竟之前他虽然是用李侧妃的尸体威胁穆王爷,但是他们之间也算是一种协议,穆王爷来,李侧妃的尸体则能保住。如今在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住穆云诃的行为了,她不担心别的,只怕人会论断穆云诃出尔反尔。

    穆云诃了解他的想法,摸摸她的小脸道:“他也食言了,而且是他食言在先的。而且那个贱妇,毁了我娘一辈子,那个男人就是帮凶,一样是刽子手。他一个冷酷的眼神,都能让我娘生不如死。我怎么能放过他们呢?贱妇死也别想安稳,而那个男人,他不是在乎贱妇吗?那就亲眼看着贱妇被碎尸万段吧!”

    “云诃,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样,你告诉我,你确定你还好吗?你现在还是有理智的吗?”洛芷珩担忧的心一直没有放下来过,紧紧的拉着他的手,声音很轻,因为担忧而没有重量。

    穆云诃拉着她回了房间,亲自帮洛芷珩换衣了刚刚赶制出来的孝服,而后自己也换上。沉默了好久,他才说道:“我确定,我很好。从没有这么好过。轻松,自在,无拘无束。娘走了,就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和人能够约束我了。”

    他捧着她的小脸道:“当然,阿珩是不一样的。我们几乎是拥有一个灵魂,你在,我才能安心。你总是和我有一样的思想。我们心灵相通。支持我吧,过去那些黑暗的日子都将过去,谁也不能在对我们指手画脚了,欺负你的人,伤害娘的人,好日子都到头了。我们,就看着他们生不如死苦苦挣扎好了。”

    洛芷珩抱着他,沉默着。

    “我们去刑场,亲眼看着贱妇被毁,看着李家人是如何恐惧的。”穆云诃眼底闪过一丝暴虐,拉着洛芷珩离开了将军府。

    当两个一身重孝的人出现在菜市场门口的时候,这里已经再一次人满为患。

    他俩一起再一次的站在监斩官的位置上,看着那在烈日下暴晒了许久的无头女尸,身体几乎腐烂发臭,百姓们指指点点,而李家的人,已经全部到齐。

    李家有一点比穆王爷强,那就是他们充分的认识到了穆云诃占卜神官的威力,他们是真的不敢逆其逆鳞的。李家人自己做过什么他们心里也有数,更加的害怕穆云诃的报复。所以他们完全按照穆云诃的话,全家都来了。就连两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也被大人抱来。

    看着李侧妃死后都不得安宁的惨样,李家人几乎都白了脸色,孩子们在哭,李家人都恨不得捂住婴儿的嘴巴,就怕这恼人的哭声惹怒了那在监斩台上的神官。

    这一次穆云诃没有等到穆王爷来,因为他来不来李芳菲的尸体都要被碎尸万段。他还要感谢穆王爷的绝情,给了他一个彻底不用再手软的理由。一睛诃话真。

    此刻正值午时三刻,穆云诃抬头看着那烈日,眯起了眼睛,命人将皇帝的圣旨在念一遍。

    “圣上的旨意并没有执行完,李家的人不是也说了吗,圣旨是不可以违抗的,你们李家的人自己都有这个觉悟,本官怎么能不成全你们李家人的大义灭亲呢?”穆云诃自称本官而非本王,只这一句话,就让李家人脸色剧变。1c7hD。

    他们知道,穆云诃说的是李仙儿,那天李芳菲被斩首,李芳菲就说过这样的话,没想到今天被穆云诃拿来堵住他们的口。

    李仙儿此刻也站在人群之中,听了这话,不仅没有丝毫愧疚和害怕,反而还觉得骄傲和兴奋。穆云诃竟然能记住她说的话,这如何能不让李仙儿兴奋幸福呢?看着穆云诃那英俊的容颜,就算是穿着孝服,却依然不能阻挡他的俊美。李仙儿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只顾着自己的儿女私情了,竟然一点也不为那疼爱她多年的姑姑伤心。

    李家的人,冷酷至此,简直令人发指。因为此刻那一众李家人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为李芳菲即将被处以极刑而伤感难过,全都只顾着自己保命而不顾其他了。

    奶娘此刻将那令牌送上来,她就知道穆云诃会亲自来,所以并没有让人立即执行。

    穆云诃拿着那令箭,默默呢喃了一句:“娘,李贱妇不能比您走的风光,您在天上看着吧,儿子给您报仇了。”

    攥紧拳头,猛地将那枚精美的令牌扔了出去,喝道:“行刑!”

    令牌是特制的,等同于皇帝的令牌,是皇帝亲自给穆云诃的,在任何地方,用这令牌做任何事情,任何人不得阻拦。这就是特权。

    令牌落地的同时,只听四匹矫健的骏马骤然狂奔起来,那长长的绳子被拖的乱响,李芳菲的尸体,本来还在地上静止的,但几乎是眨眼间的,只见她的尸体被四股相同的力道拉扯起来,绷得直直的。

    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就好象眨眼之间的,她的尸体就砰地一声四分五裂开来。

    人群里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将尸体四分五裂开来还真是第一次。说不出的残忍和极端。

    李家人的脸色十分难看,就连一直紧盯着穆云诃看的李仙儿,此刻见到这一幕,都不由得胆战心惊起来。

    偏事情还没完,穆云诃又道:“贱妇品行不端,作恶多端,实乃天理难容。将其碎尸万段!”

    穆王朝的碎尸万段,比较残忍。是将人的尸体给剁成几块之后,放在一个缸里面,用刀绑成的旋转式的刀给绞碎了。其实也就是一种另类的绞刑。这种刑罚是极其残忍的,并且很血腥,那一把把锋利的刀,能将人的骨头都给砍碎了。等到最后,就剩下一堆肉泥了。

    恶心,血腥,残酷又可怕的刑罚。

    一般是做下十恶不赦大罪的人才会给以这样的刑罚。

    人们难免又是一阵惊呼,脸都和天色一样的变色了。李家人更是眼皮子狂跳起来。

    然,穆云诃的话现在就等同圣旨,没有人敢不遵从。

    就看见李芳菲分裂成几段的身体被放进了一个大缸里面,有人要将她的头也放进去,穆云诃却道:“头不用。头要挂在城门上示众。这是圣旨!”

    然后一些列可怕的极刑开始了,只见肉末子横飞出来,噗噗噗的绞肉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穆云诃就那么冰冷的看着,洛芷珩就在他身边。两个人脸上都没有表情。

    有急促的马蹄声本来,他们抬头看去,只见穆云锦飞奔而来,他几乎等不及马完全停顿好,就跳了下来,在地上狼狈的滚了一圈后站起来,茫然的看着断头台,然后听见了那噗噗的诡异声,转/头看去,整个人如遭雷击。

    “穆云诃,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穆云锦的声音一点点的扩大,最后变成咆哮。

    穆云诃仿佛麻木不仁,一个表情都欠奉。穆云锦冲上来就要揍穆云诃,士兵拦住他的动作,却拦不住他的谩骂,他骂得歇斯底里的很,一点也不客气,声音里带着哭腔。

    穆云诃只是冷冷的说:“这是贱妇欠我们母子三人和瑞儿的,她应该庆幸,她受罪的时候是死了的,没感觉,不知道疼。瑞儿那么小,就那么一点点的窒息在了冰冷的水里面,那个时候你母亲可没有对我和瑞儿手下留情一丁点。穆云锦,你听着叫喊吧,我不会在给你们一点仁慈了,你母亲,死有余辜!”

    穆云锦就好象被踩住了脖子,硬生生的卡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珠子是通红通红的,好半晌,他才忽然冲向了李芳菲的那堆烂肉,可是依然被人拦在外面,任由他武功再高,受了伤的他,又怎么能是大内高手的对手?

    而不出意外的,那个一直对李侧妃维护有加的人,到底还是出现了的。

    穆王爷来了,而且是快马加鞭而来。多鲜明的对比呢,这种做法,多让人……痛恨的恨不能杀了他!

    二更到,哈哈,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