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84 飞刀断情!尸骨无存!
    她是他的正妻,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个正室该有的尊重和尊严。从爱不被穆王爷看在眼里,王妃的名字等同虚设。

    如今更是这么赤/裸/裸/的两种鲜明的对比,正妻垂死挣扎之际,穆王爷守着李芳菲的尸体伤心不已。正妻死不瞑目的时候,穆王爷却犹豫不已的在门前踌躇不前。正妻尸骨未寒,穆王爷却快马加鞭的来了刑场。

    来干什么呢?不过是为了要将李芳菲的尸体给拯救回去。

    穆王爷的种种做法,实在是令人不齿,也让穆云诃伤透了心。纵然是已经有了要和穆王爷恩断义绝的打算,可是被残酷的现实打击的体无完肤的穆云诃,还是忍不住那汹涌滋生的恨意。

    要有多恨,才能如此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被燃烧了似的痛?

    母亲,您在天有灵,能不能看见这一幕呢?您和姐姐还有瑞儿,会不会和云诃一样,痛恨的口不能言,怒火滔天?

    “住手,都给本王快住手!”穆王爷大喝着,就那样纵着马冲进了刑场之中,士兵们想阻拦都阻拦不住。

    翻身下马,看见那被搅碎成肉馅的,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一堆东西,穆王爷几乎倒抽一口冷气,一张脸瞬间没有人色。他愣愣的看着那些东西,怎么也不能将美丽的李芳菲,和这些令人作呕的肉馅对比起来。

    穆王爷浑身发抖,他看见穆云锦跪在地上哽咽着,只觉得喉咙发紧,眼前有一瞬间的茫然,他呢喃的问:“你母亲呢?”

    穆云锦愣愣的抬头,眼中是浓浓的悲痛欲绝,他就连恨都恨不起来了,太痛苦了,才会这么没有反抗的能力。

    他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模样?怎么就这么一发而不可收拾了呢?他的母亲,再不好,再多的错,那也是长辈啊。为什么就是不能给留下一个全尸呢?为什么一定要斩尽杀绝?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么残酷的手段,来让人生不如死?

    穆云诃就这么恨吗?他是应该恨得。母亲害苦了他们母子三人。但是明明已经答应放过了,为什么还要出尔反尔?他不是君子吗?他不是言出必行吗?对,穆云诃不是说自己言出必行吗?

    穆云锦忽然仿佛找到了穆云诃的把柄一般,骤然站起来身来,怒喝道:“你不是说你不会在动我娘吗?你说你言出必行的。还有你洛芷珩,你们一起答应的啊,你们竟然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

    他也是气急了,才会这么疯狂的指责。他甚至忘记了,他也没有指责人家的资格。

    洛芷珩冷声道:“穆云诃从来没有说过要放过你母亲。是我说的不假。我也说过我会言出必行,但是凡事都有个前提,前提是你们不要惹怒我们,不要知错不改。穆云锦,本来这件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没事了就好了。可是你们是怎么做的呢?你的自私自利,你父王的冷血无情,将我们都闭上了绝路。”

    “在你们畅快着报复的时候,你们明知道王妃快死了,可是你们没有一丁点的同情。对于狼心狗肺的人,我们不想在忍让了。我们忍让的后果就是亲者痛仇者快,那么我们不要这份痛,他该属于谁,就还给谁。谁也别想让他的痛,强加在我们身上,让我们来为他承担!”

    洛芷珩的话,字字句句都敲击在穆云锦的心上。穆云锦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洛芷珩,不论何时何地,穆云诃的身边面前,洛芷珩总是会全心全意的维护和帮助。穆云诃不是孤单的,因为洛芷珩是无所顾忌的全力相助。

    偏偏洛芷珩的这种全力相助,让穆云锦忽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愤恨和怒火。

    一样是失去母亲的人,为什么待遇却偏差如此之大?穆云诃总是能够得到洛芷珩无微不至的关注,而他,彻头彻尾的就是洛芷珩厌恶和排斥的对象。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洛芷珩却让穆云锦那么记忆深刻到挥之不去。洛芷珩每一句指责,落在穆云锦的耳朵里,心口上,都好像是滚烫的钉子,就那么钉在了血肉里,滚烫的疼着,疼得他无法呼吸。

    说不清楚的怒火在心里翻腾着,母亲的凄惨下场,更是让穆云锦痛恨上了这一对夫妻!甚至穆云锦还在想,如果当初他帮穆云诃迎娶洛芷珩该多好?这个女人是他亲手抱上花轿,亲自带进家门的,她见到他的第一天,就对他拳打脚踢,还敢咬他。

    曾经模糊的画面,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在眼前竟然清晰起来。可是眼睛里却渐渐的模糊。懊恼都比不上悲痛了。他亲自迎娶回来的女人,已经变成了恶魔,逐渐吞噬着他的心灵,给他一刀刀致命伤,让他疼,也让他无力反抗。

    穆云锦忽然就没有了强辩的勇气和欲/望。因为她在穆云诃面前,她的话,让穆云锦有种永远也无法对抗的挫败感。

    穆王爷却在此刻咆哮一声,猛然转身时,那双眼睛已经血红一片,他满身怒火,一把抽出了一旁侍卫的挎刀,对准穆云诃,竟然是火力全开,毫不犹豫的就扔了过来。

    那锋利的刀尖和刀刃上,冒着寒光,幽幽的,诉说着冷酷到底的决裂。那刀尖还没有扎在穆云诃的身上,就已经杀死了穆云诃的心!

    看啊,他的亲生父亲,竟然为了那女人的死,而对他的亲生儿子把刀相向!甚至,毫不犹豫,绝不留情!

    好好好!!你越不留情,越狠辣,他就越可以放下这段血缘羁绊。

    “畜生,老子宰了你!”穆王爷爆喝着,冷冽的声音里紧绷的几乎成为一条线,咆哮着,穆王爷冲过来,一路上士兵们惊恐拦截,但此刻的穆王爷仿若疯癫般力气蛮横,谁也拦不住了。

    而其他人又碍于身份,不敢真的伤害穆王爷,所以竟然造成了穆王爷一路杀过来,手中持着抢过来的大刀,疯狂的砍杀着面前的拦路人。

    那把刀,眼看就要到达穆云诃的面前,穆云诃不躲不闪,就死死的瞪着眼睛看着那把刀。

    铛地一声,尖细的长刀从一旁直直的划过来,将那飞驰而来的尖刀斩断。裸照拉着穆云诃连续退步,呵道:“你疯了吗?干什么不躲?”

    “躲?躲什么?让他杀!他今天越在乎那个践人,我就让他来日越后悔!今天这一刀如果真的扎到了我的身上,我有多痛,他就得给我千倍百倍的痛回去!”穆云诃大声说道,雷霆之怒伴随他的话语,他毫不掩饰的话语里充满了挑衅。

    “孽畜!你的人性呢?你不是神官吗?你就是这样对待苍生百姓的?你的官威就是发在自己家人的身上吗?你怎么那么狠?她都已经死了,死了!你为什么还不能放过她?为什么啊!”穆王爷砍翻了眼前的一个士兵,鲜血溅了他一脸,他在咆哮,通红的眼睛里都是憎恶。

    “我的家人已经都被你们害死了!她是杀人凶手,是预谋者,而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就是刽子手,你是帮凶!我的母亲,我的姐姐,还有我可怜的瑞儿!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你有多聪明吗?你被一个践人当傻子一样欺骗了那么多年。你竟然还一点没有察觉。还在不停的维护那个践人。我和你无话可说!”穆云诃恨声反驳,他的仇恨和痛苦,要怎么能和这个冷血的男人说清楚呢?既然说不清,那就不要说了。他会用实际行动来让穆王爷知道,恨意再也不能抹平了。他不会再息事宁人。

    “你说什么呢?你母亲自己恶毒,害死了瑞儿,害的你病痛不断,你将过错完全归咎到别人身上,你有一个恶毒的母亲你不说,反而将别人都说的那么恶毒了!”穆王爷喝道。1c9l4。

    李芳菲临死之前那番忏悔,他是不知道的,他回来,而且这么巧合的赶回来,真的不是因为李芳菲,而是因为穆云诃回来了。皇上急着他回京来商量怎么安排穆云诃。皇帝那么重视穆云诃,穆王爷作为父亲是高兴的。可是他怕穆云诃会洋洋得意,最后一败涂地,所以他准备一句赞扬的话也不说,就是要让穆云诃好好做人,一心为穆王朝效力。

    穆云诃是他的儿子,是穆王朝皇族的血脉,就应该如此,理所当然。

    可是没想到他一回来,就看见那一幕,李芳菲几乎是死在了他的眼前,一样,临死之前他们都没能见上一面,穆王爷心里的怨恨和屈辱是极大的。

    而在南朝,那些事情被揭开,一如当年他知道和看见的结果一样,是王妃害得瑞儿惨死,当年的那些事情,王妃都承认是她做的,他接到密保的时候,愣愣的看着桌子上的密保,清清楚楚,来龙去脉,都那么清晰。多少年前的痛再一次被掀开,穆王爷几乎痛不欲生。

    他不爱那个女人,因为女儿降生的时候他是那么强烈的痛恨着王妃,也正是他和李芳菲最恩爱的时候,但他不是不心疼的。尤其是瑞儿,那是他血脉至亲的外孙,是他下一代人里第一个孙子辈的孩童,他怎么能不喜欢?

    可是那个可爱的孩子,被王妃害死了。他从那件事情开始,彻底的放弃了王妃,远离她。甚至一看见她,穆王爷就会有种恨不得亲手掐死王妃的冲动。但是每一次有那样的想法的时候,他都会很惊恐,然后迅速的逃离,对王妃视而不见。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有忍不住想杀死这个女人的想法。

    可是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凶残恶毒到这个地步?刚开始的时候,王妃不是这样的啊,她……笑起来都会害羞的低下头。

    穆王爷想起了很多,好的坏的,心痛的怨怒的,竟然渐渐的模糊了心神。一时之间,心头萦绕了许多的悲凉和说不清的痛。他恍惚的想起来,那个恶毒的女人,就在今天,已经死了,真真正正的再也见不到了。是到没严正。

    穆王爷眉头紧蹙,没来由的心口窒闷的发疼,一直刻意忽略的感觉,在这一刻竟然这么强烈。他心口疼得几乎窒息。

    穆云诃几乎大笑起来,看着穆王爷捂着胸口的样子,更加的痛恨不已。他母亲死了,他面无表情的令人发指。李芳菲被绞刑剁成肉馅了,他就心疼的脸色大变了?心疼吧,你还会更疼的!

    “真/相究竟是什么,我会让你一点一点清清楚楚的看到的。不用着急,既然你自己不想知道真/相,你自己找不到答案,那我就给你答案,一切的一切,都将水落石出。你逃避不了了。”穆云诃狠狠的说完,忽然对剁碎了李芳菲的几个人道:“将那堆碎肉装在马桶里,找几条狗,给狗吃!我要你们看着狗将贱妇的尸体吃干净!”

    穆王爷恍然醒来,又惊又怒的喝道:“穆云诃!你这么大逆不道,嚣张跋扈,你是真的不怕遭天谴啊?我以你父亲的名义命令你,不准你在对她做这么惨无人道的事情!”

    可是穆云诃心仪已决,真的是谁也阻止不了。而且,普天之下,又有谁有这个资格和身份,来阻止穆云诃的想法呢?

    很快六条凶悍的狼狗就被找来,还有几条小狗,被安放在那几个马桶前面。狗鼻子灵,不停的在嗅,它们也开始是不吃的,但是穆云诃让人往里面对上了生猪肉,这一下,那群狗就撒开了的吃了起来。

    穆王爷眼前一黑,差一点没气晕过去。好不容易缓住了那口气,就见穆云锦竟然冲上去,疯了似的要将那些肉抢回来。

    狗可不是好惹的,何况你还要强他的食物?

    这一次没有人阻拦穆云锦,所以穆云锦和那些疯狗瞬间就对上了,穆云锦赤手空拳,身上有伤,却还是能将几条狗给放倒,但是就是这样还不行,狗太多,穆云锦被狗啕了一口,一口正好咬在了大腿内侧,穆云锦整个人倒下去,瞬间被那群疯狗围殴。

    这一幕太戏剧化了,围观的百姓们都目瞪口呆了。惊悚和震惊并存,他们不了解内情,这一刻,他们只觉得穆云诃,没人性!

    穆王爷也想冲过去,但是有人拦着他,而且,圣旨在这关键的时刻来了。穆王爷几乎是犹如见到了希望,他相信这圣旨一定是皇兄派来阻止穆云诃发疯的。

    但是当圣旨念出来的时候,和穆王爷有一样想法的人们,都惊愕住了。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宣旨的太监,那表情仿佛是在说,你没有读错吗?

    圣旨的内容,竟然是说不准穆王爷再继续胡闹,不准打扰穆云诃对恶人动刑。更狠的是,圣旨里明确的说明白了,如果穆王爷一再的阻拦,那禁卫军就要动用武力,将穆王爷按照扰乱刑场的罪名抓起来了。

    这么正大光明的袒护和站在穆云诃这边,亲弟弟在政权和国家面前,也是轻的微不足道。

    穆王爷惊愕的不能思考,可是想明白了之后,穆王爷忽然就沉默了下来。他如同一个疯子似的,这几天就没有正常过。他究竟是怎么了呢?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陌生?这不是自己啊。难道真的是因为穆云诃身份不同了,他的心理也发现生变化了?

    皇兄这么维护穆云诃,甚至当众不惜严重警告他,这就等于是在打他的脸。以前的皇兄绝对不会这样做。但现在的皇上做了,那就证明,穆云诃比他这个亲王还重要!最起码在皇兄的心中,穆云诃比他重要!

    这个认知,让穆王爷瞬间毛骨悚然!他很不能接受这个认知。自己的儿子,一直是病秧子的儿子,有一天竟然比他这个老子还要重要?

    很快,那些狗将尸体吃了一半,但还剩下一半呢,有人又找来了许多狗,狼多肉少的道理在这一刻那么显而易见。不一会,几个马桶里面的尸体,就这么被那群狗给消化的一点不剩。

    一个人,死了,没了,就这么眨眼之间。

    穆云锦彻底崩溃了,他躺在那不知死活。

    穆王爷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直维护的李芳菲,一口一口,被那群狗给吃的干干净净。他的心,是麻木的。

    今天这一出戏到此为止,在穆云诃看来,是圆满落幕的。他牵着洛芷珩,仿若无人的离开了刑场。离开的时候,他在马背上,有意无意的将目光看向了站在人群里的李仙儿。

    虽然李仙儿现在是惊魂未定,但她那双让穆云诃厌恶至极的眼睛,却一直紧紧的盯着穆云诃。

    穆云诃就那么一个若有似无的眼神,在李仙儿看来,简直就是在暗示她,他在看她,他对她有好感。李仙儿惨白的脸上,立刻飞过了两抹红晕,虽然很想装作害羞的低下头去,但是她不想错过和穆云诃对视的每一眼。

    忽然,她看见穆云诃竟然对她笑了!

    李仙儿兴奋的差一点没大叫出来。而穆云诃却已经骑马离去,只留下一个背影给苦心痴恋的李仙儿。

    搂紧洛芷珩的腰,穆云诃嘴角的弧度扩大,却是冷酷残忍的。

    李家,下一个要付出代价的人……

    李仙儿!

    一更到,更的太晚了今天,我很抱歉,但画纱的身体这两天去是不太好,总觉得堵得慌,那该死的地瓜,害惨了我,呜呜呜,现在好了很多,希望我能多更点吧,我尽力好吧,再来一更吧,至于能有多少字,祖宗们,画纱只能尽力了今天。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