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87 穆王和李芳菲的过去!指婚
    将军府这两天简直热闹至极,前来吊唁的人自然是络绎不绝。就算不看着穆王爷的面子,单就冲着穆云诃,来的人就绝对不会少了,更何况王妃乃是佟家女,身份尊贵,聪明人是不会放过这次接触穆云诃和佟家的机会的。

    而前来的人们,几乎都能看见这样一幕,父子对峙!

    那一对父子如今在穆王朝可真真是名扬天下了。不是父慈子孝,而是剑拔弩张,仿若仇人一般,见面就是脸红脖子粗的对视,谁也不让这谁,而最好笑的就是,穆王爷这个在外面已经被为负心汉,宠妾灭妻的男子,此刻来将军府灵堂,竟然是为了要将王妃的尸体带回去。

    人们大为不解,既然不稀罕人家,就连人家死之前想要见你一面你都不肯,冷酷绝情到了这个份上,又何必现在来装成一幅情深似海的样子呢?做给谁看?不觉得虚伪,不觉得恶心吗?

    但穆王爷身份尊贵的很,谁也不敢讲自己这番感想拿出来亮相。但是穆王爷的声望已经大大降低,李芳菲的事情被外面传得沸沸扬扬,那些阴暗的龌龊事情,简直可以列入十八大酷刑了。

    消息就仿若是长了翅膀,一夜之间就从地底下冒出来,然后飞遍大街小巷,这个诡异的传播速度,导致了不到一天,上京城里的人们都知道了李芳菲所做过的事情。不论真假,但那令人发指的手段和阴谋,还有一桩桩的阴私,真的让人毛骨悚然。至此,李芳菲的死后也是名声扫地,谁家死后流芳千古,她死后遗臭万年。

    穆王爷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脑袋里是一片乱哄哄的。洛芷珩的话还清晰的在脑海里回荡,她说,他爱王妃。

    这怎么可能呢?他明明那么厌恶王妃的。可是为什么要一直想这个问题?既然不爱,那就嗤之以鼻啊,想的头痛又是为什么呢?穆王爷说不清楚自己的心思,明明理所当然的否认了洛芷珩的话,可还是会不解的反复想着这个问题。越想就越是觉得自己的人性几乎快要被撕裂了。

    分裂的人格是不是能够平整了?他不知道,但是他却很清楚自己的目的,王妃必须要要回来,埋葬在他的陵墓之中。那是他的妻子,就算他在怎么厌恶,在怎么不屑,那也要和他死在一起!

    穆王爷甚至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发现,竟然是从头到尾的,他所想象中的夫妻死后同穴的画面里面,一直以来他身边那独一无二的位置,都是留给王妃的。他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比身份更能代表身份的位置,让李芳菲躺着。

    现在穆云诃不肯将王妃尸体交给他,他竟然就如同个疯子一般的去抢。昨晚的心情和诡异的行为,如今历历在目,却深感荒凉和惊悚。他怎么会做出那样不合常理的事情呢?不是不爱吗?不是不在乎吗?那就让她死在外面好了,死后没有进入皇家陵墓之中,王妃等于是被皇室除名了啊。这不也正好报复了他们吗?

    可是为什么偏要执着于此呢?就是想要要回来,就是不愿意王妃流落在外。心理面就好象空了一个巨大的洞,王妃的尸体不回来,就永远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填满!

    穆王爷狠狠的闭上眼睛,就那么僵硬的坐着,烛火通明,他彻夜未眠,坐到天蒙蒙亮的时候,脑子里还在乱哄哄的想着事情,竟然每一件都是和王妃有关的。

    等下人来报李芳菲的事情传遍大街小巷的时候,穆王爷忽然觉得无力的很。穆云诃已经疯了,被他母亲的死刺激的六亲不认了。和他这个父亲都是争执不休,又怎么会对李芳菲手下留情呢?

    听着下人一段一段战战兢兢的讲述那些流言中的故事,穆王爷的脸色,从疲倦,到震惊,在到不可置信,最后是怒不可遏。

    为了争宠,故意陷害王妃,对王妃和王爷挑拨离间,甚至不惜利用穆云诃和小皇子,来让王爷彻底厌弃王妃,甚至还残忍的将自己腹中的孩子给当作牺牲品杀掉了。害死了小皇子瑞儿,后又杀害了王府中的几名姬妾,挪用公中的欠款,各地收上来的钱财宝物,竟有五分之二流入了李家……

    一桩桩一件件,有凭有据有头有尾,竟然完美的无懈可击,令人找不出来一丁点的陷害和说谎的痕迹。

    穆王爷听完了这些,几乎就愣住了。而后疯了似的抓起了桌面上的纸张,快速而凌乱的一页页的翻看着,他的手颤抖的厉害,他的眼睛也红了,脸色一寸寸的苍白下来。等看到最后一页,那上面清清楚楚的几个字,让穆王爷如遭雷击。

    曾经流落在青楼……

    青楼?青楼!!

    只这一句话,就能彻底的毁了李芳菲和李家,也毁了他穆王爷!

    堂堂穆王爷竟然娶回了一个青楼女子,这话好说不好听。他是亲王,是皇亲贵胄,他怎么可能迎娶一个青楼女子呢?迎娶,坏就坏在这两个字上了。

    当初因为觉得亏欠李芳菲,穆王爷不按照礼仪,按照娶妻的仪仗,将李芳菲娶进了家门,当初觉得倍感痛快的事情,如今想来竟然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那个时候他故意刁难王妃,就是想要打那个漂亮女人一巴掌,让她知道他穆王爷不是那么好高攀的。他喜欢疼爱哪个女人,就可以将那个女人疼爱到骨子里去,他不爱的,就算是贵为正妻,他也可以当作是个屁。

    忽然之间,王妃那多年前的容颜竟然变得清晰,大红的喜堂之中,王妃端坐在一旁,她也才大婚一月而已,就看着自己的丈夫迎娶别的女人,那个时候,王妃脸上的笑容是绝望,穆王爷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心脏紧缩。

    穆云诃果然是他的种,做事够狠够绝!这一招,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仿若是为了报复一般的,当日他怎么打得王妃的脸面,如今她的儿子就这么打回来,还给他。于是穆王爷终于知道了屈辱的痛,是什么滋味!13acV。

    可是穆王爷在震怒之中,却没有震惊。因为他是知道李芳菲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的。虽然他甘愿忘记,但是李芳菲曾经的那段过去,他不是不介意的。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自己的女人有一个可能被人诟病的身份。

    但是他和李芳菲的相遇是偶然,相爱也仿佛水到渠成一般,他爱她美丽单纯,傻瓜一样只知道喜欢自己,年少轻狂的时候,穆王爷每每想到和李芳菲的过去,就会忍不住的感动和幸福。

    李芳菲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他也看出了她出身不凡,气质绝佳,绝不会是青楼女子,却原来,李芳菲只不过是八岁的时候和母亲回外祖家,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山贼,和母亲分散了,被山贼卖到了青楼之中。在青楼的几年里,李芳菲被人保护得很好,那老板仿佛也是看出了李芳菲是有身份的人,不敢张扬,一直当小姐养着,几年过去,李芳菲出落的越发标志美丽,老板当然不会养个陪钱货,便要求李芳菲接客。

    他也是那个时候出门游玩认识了惊恐不已的李芳菲,虽然一见倾心,但也只当是风流过客而已,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仿佛天赐良缘,让她和他注定要在一起。

    他在青楼里遇刺,险些丧命,最关键的一箭,是李芳菲不顾一切的冲过来给他挡了,他幸免遇难的活了下来,李芳菲却昏迷了七天之久,醒来之后第一句话问的便是,公子你没事吧。

    那一天年少的穆王爷忽然觉得眼前这目光单纯真挚的女子,甘愿为了自己而不要命,比那些满嘴动听词句的女子不知道要真诚多少。年轻的穆王爷自然一发不可收拾的陷了进去。他对李芳菲的感情是复杂而强烈的,有热情,有感激,有疼爱,也有喜欢,任谁遇见一个愿意为自己舍命的女子,都会心有感触吧。

    然后多少年走来,曾经的海誓山盟,就被佟氏这个女人的出现打破。佟氏的出现,不仅仅是让他无法娶李芳菲为妻,更是直接让他食言了。

    他答应过要迎娶李芳菲,那时候感恩和欢喜,他满口的承诺都理所当然,而且一直一言九鼎的他,第一次那么挫败,竟然玩不过一个女人,皇兄还处处维护佟氏,他明知道皇上维护是佟家,但他就是介意的很。

    佟氏是最让他没脸的人,让他一次次的无奈和颓废的失信于人。于是李芳菲一日日的失望下来,那看着他满是崇拜的目光们渐渐的暗淡,可以想象青年的穆王爷是多么的愤怒。他觉得自己失去了做男人的尊严,而这尊严是被佟氏毁了的。

    所以不论他看见佟氏的第一眼,多么的惊艳和心动,他都还是理所当然的厌恶和排斥佟氏。甚至为了在李芳菲那找回来那些崇拜,他还和李芳菲站在一战线上,各种羞辱针对佟氏。

    如今回想起来这一切,穆王爷很恍惚,仿若一个看客一般看着属于自己的回忆。他骤然发现,他的曾经里面,不是只有一个李芳菲,还有佟氏,而曾经在见到才人大赛上,惊才潋滟的佟氏的时候,他不是不心动的。只是愤怒让他迷失了双眼,以至于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因为他的偏心而越发的不可收拾。

    穆王爷颓废的坐在椅子上,满嘴苦涩。以为极力掩藏的过去,不会被人发现的,却没有想到,还是被挖了出来。他的头上,只怕会被人想成了是带着无数顶绿帽子的吧?只是他怎么和人解释,李芳菲跟他的时候,还是处子之身?那个给她开/苞的男人,就是他?

    忽然觉得可笑之极,有一种,他嫖了自己最爱的女人,他是他女人的第一个恩客?

    思绪回来,那些李芳菲曾经做过的事情,他有一些是知道的,就比如王府的财政,只不过他因为觉得亏欠李芳菲,所以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反正王府的钱财也有的是。可是李芳菲做过的那些阴私,他却是真真的不知道。

    他也不愿意相信,李芳菲真的敢作那样的事情。现在真的有些后悔,当年怎么就只想着让人盯着王妃,而不盯着李芳菲?后来他因为洛芷珩的话,到底还是留了个心眼,在李侧妃的身边安排了几个人,但是一直都没什么问题的。可是穆王爷就是觉得哪里还是出问题了呢?

    怎么安排在王妃身边的人,说的都是王妃的不好?以至于他越来越厌恶王妃。可是最开始的那一年里,王妃在暗卫口中,还是温和的人啊。究竟是什么时候变得呢?还有李芳菲,安排在她身边的人,给他的回话,永远是一切安好。

    两个极端之中,究竟是有什么联系呢?他的暗卫,会出问题吗?

    李侧妃杀了姬妾?她一个女人手无缚鸡之力,怎么杀?李侧妃为了争宠而陷害王妃,这个他也许会相信,但是说李侧妃为了争宠竟然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杀了,这个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穆王爷脑子里一团浆糊,最后只化为一个生硬尖锐的字:“查!”

    这一次他要彻查到底!穆云诃不是要和他斗吗?不是总在说他什么也不知道吗?那他就彻底的调查好了。如果查出来不是穆云诃宣扬的这样,那么他也有话说,能还给李芳菲一个公道。

    这一天,没有得到消息的穆王爷决定按兵不动,他还真就和他这个儿子耗上了,他们父子,这一次势必有一个人要折断羽翼才好。

    这一次穆王爷来将军府,是带着人来的,他准备让人将灵柩直接抬走,小王府里他连灵堂都布置好了。

    然而这一次穆云诃也是有所防范的,将军府门前门后,竟然是重兵把守!

    穆王爷看见这一幕,当场就黑了脸,他就连要进去,那群兵将都不允许,还真的是铁面无私。别人就能进去吊唁,他这个丈夫却连看妻子的资格都没有了。穆王爷勃然大怒,狂躁的很,可是眼前这些兵将都是戮战队的人,是佟家的兵,完全不会给他面子。

    穆王爷和穆云诃叫上板了,吊唁的客人们都战战兢兢,却也抱着看热闹的想法。

    穆云诃跪在灵堂里,听着小喜子嘶哑的汇报外面的情况,毫无血色的嘴唇扯出一抹诡异的弧度。他眼神阴暗不明,简直令人发抖。

    洛芷珩让小喜子下去,轻轻的抓着他冰冷的手,趁着没人低声道:“你究竟要做什么?那样宣扬出去,李芳菲的身份一定会在上京城里嫌弃轩然大/波的。穆王爷的脸面……”

    “他还要脸吗?绿帽子都戴的那么心安理得,他自己都不要脸了,我们何须给他留脸面?”穆云诃讥讽的冷笑,真的再也没有一丝感念亲情的顾忌了。

    洛芷珩张张嘴,到底是没有再说什么,穆云诃已经被激怒了,这股怒火和怨气若是不发泄出来,只怕这件事情是无法过去的。她这几天心里就很忐忑不已,不知道要不要将这件事情给说出来,不说压着总觉得是个事。

    穆云诃这么咄咄逼人,穆王爷也不是吃素的,真要逼急了,穆王爷用这件事情来打击穆云诃。只怕总有一天东窗事发了,她和穆云诃的关系势必会受到波及的。

    可是现在,实在不是一个适合说那件事情的时候。穆云诃表面上没什么,可是嘴里面已经长泡,晚上的时候身子一阵冷一阵热的,睡着了就做噩梦,口口声声喊着恨死你。穆云诃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母亲死了,父亲冷酷,她是他唯一的亲人和依靠了,她如果在在这个时候打击他,他一定是坚持不住的。

    忍!在等等,等到过两天,时机对了,穆云诃的情绪也稳定点了,她在将那件事情说出来。

    天刚擦黑,就迎来了一位稀客,李家家长李大先生带着孙女李仙儿前来吊唁。

    谁都知道穆云诃和李家巷镇是水火不容,穆云诃也一定会赶尽杀绝的,现在没有撕破脸,只不过是时间每到而已,李家来人,意料之中,情理之外。不过是面子工程。

    李大先生仿佛非常伤感,那模样真的看不出来是装的,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别扭,他一个长辈给王妃鞠躬,着实令人诧异,他花开很语重心长的对穆云诃说了许多宽慰的话,仿佛他就是穆云诃的外祖一般。

    演技到了这一步,也真是炉火纯青令人敬佩了。就是不知道他女儿李芳菲死的那么惨,他有没有这么‘悲痛欲绝’过呢?他真的就不怨恨穆云诃吗?毕竟李芳菲死的那么惨,也等于是穆云诃在对李家宣战了。这个时候还敢来,还真是有胆量。

    穆云诃连一个表情都欠奉,仿佛没听见看见李大先生似的。

    倒是李仙儿,那眼泪是噼里啪啦的往下落,一身白孝,显然是给王妃穿孝的。

    穆云诃狭长的眸子似乎瞥了李仙儿一眼,李仙儿那一直偷瞄着穆云诃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羞赧。

    “仙儿啊,给王妃磕头,送王妃那。”李大先生伤感的道。

    李仙儿立刻跪下就要磕头,洛芷珩奇怪的看着穆云诃,他竟然没有阻止。这是为什么?李仙儿穿孝谁同意了?他们做儿女媳妇的披麻戴孝,她李仙儿又是谁?凭什么也穿孝?现在还磕头?可奇怪的是穆云诃竟然无动于衷。这算什么?一种默认吗?

    显然李仙儿也当穆云诃对她的举动是一种默认了。

    她一直僵硬的身体慢慢磕下去,都第二个头了,穆云诃还是没开口,李仙儿的心脏就忍不住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简直兴奋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没有让她停止动作呢,那就代表他的心里是同样她此举的,是不是就表明他是认可自己可以做他女人的?

    军这至前过。等李仙儿磕第三个头的时候,穆云诃忽然开口道:“两个足矣,再多,母亲受不起。”

    李仙儿脸上迅速退色!她可怜兮兮眼睛含泪的看向穆云诃,只觉得昨天穆云诃临走前那一眼里明明是充满不舍和喜欢的呀,今儿个也让她磕头了,为什么却不让她做完?

    洛芷珩看着李仙儿那痴情的目光,委屈的表情,只觉得眼皮子突突直跳,心里没来由的烦躁起来。这俩人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又或者是李仙儿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看那目光,简直恨不得将穆云诃吃了。

    洛芷珩面无表情的跪在那,李仙儿仿佛将她当空气了,这种时候洛芷珩不好说什么,但一旁的慕容纤雪和玉儿受不了了。

    李仙儿目光也太赤/裸/裸了,慕容纤雪上前几步,看似扶着李仙儿,实际上暗中掐她胳膊上的软肉,口中却笑道:“二位祭拜完请先随我出来吧,后面还有人要进来祭拜王妃呢。”

    玉儿也上前拉着李仙儿,将李仙儿几乎喊出来的声音盖住:“啊,这位姐姐好漂亮啊,看见你就让我想起了我父皇的爱妾,也是这般楚楚动人的,快来,我对你一见如故,也好思念家乡的人,看见你我就好象回到家了似的,走,我们去叙叙旧。”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将她堂堂前朝皇族后裔比作一个小妾?李仙儿脸色难看,李大先生更是眼底阴霾,这是明着打李家人的脸呐。可他们却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两个少女将碍眼的李仙儿拉走,李大先生也没理由继续留下了。灵堂里又恢复了平静的祭拜。

    这第二天还算相安无事的度过,第三天一大早上,就又出了事情。

    穆王爷早早的来到了将军府,进不来就等着,等到灵柩出来他就抢。可是没想到李家的人竟然找到这来了。

    李仙儿的母亲和李御风找到穆王爷,李御风还没开口,李仙儿的母亲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痛苦道:“王爷啊,请你给仙儿做主啊,求您快救救仙儿吧。求王爷看在我那尸骨无存的小姑的情面上,救救仙儿啊。”

    穆王爷脸色本就难看,此刻更是阴霾,沉声道:“快起来,成何体统?李御风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御风瞥了一眼将军府,声音阴沉的道:“今儿个早上上朝,皇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给了李家一道恩旨,让仙儿嫁给内阁王左王阁老。”

    “你说什么?!”穆王爷听了这话也是震惊不已,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们听错了吧?是不是嫁给王阁老的孙子?”

    李御风脸上闪过一丝难堪,摇头切齿道:“不是,明确的说是嫁给王阁老的。”

    “怎么会这样?那王阁老最近不是中风了?人已经瘫痪在床,更何况就算没瘫痪,也已经是个六旬老人了,皇上怎么会将一个小姑娘嫁给王阁老?那王阁老的老妻可是还在呢。”穆王爷简直莫名其妙,只觉得这件事情简直是可笑之极,皇上不至于是糊涂到做这种荒唐的事情吧?

    “是真的呀!王爷啊,求您快救救仙儿吧,只有您能救我那可怜的女儿啊。她还那么小,花儿一样的年华啊,怎么能嫁给一个老不死的?凭我们李家的地位,仙儿是段不可能给人又做小又低嫁的呀。那老头子都能当仙儿的祖父了呀,仙儿已经寻死一次了,我这做娘的心呀……求求您了啊王爷……”李仙儿的母亲哭的惊天动地,是恨极了,也是逼急了,竟然口不择言了。

    一旁本就有来吊唁的人了,刚刚下朝,群臣来的自然也不少,听闻这妇人竟然叫王阁老老不死的,就有人连带怒容呢。

    那王阁老可是一代大儒,为人师表,一生刚正耿直,育人无数,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更是皇上年轻时候的好友,现太子的良师,各位小皇子皇孙的启蒙老师,整个穆王朝谁不敬重的喊一声阁老?一个妇人,竟然敢如此口出污秽,实在是令人着恼。

    可是众人也奇怪,那刚刚下朝的大臣们也是解不开心头疑惑,怎么好端端的,皇上就偏让李家那宝贝似的李仙儿嫁给一个半截身子如黄土的老人呢?

    众人议论纷纷,这两天实在是事情太多,证实了这是个多事之秋。

    李御风见穆王爷脸色莫名,便隐讳的看了眼将军府,道:“有句话小侄子不说不快,王爷,只怕这件事情,还是和里面那位有关系的。”

    穆王爷悚然,眼神阴晴不定的看着将军府,真的是穆云诃做的吗?他竟然有能耐让皇上冒天下之大不韪做这种荒唐事?可不是穆云诃,又会是谁坐下这种明显是报复的事情呢?

    和李芳菲有关,李芳菲刚死,这件事穆王爷不能不管。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昨天抱歉了,画纱那么不舒服,拖到那么晚才更新,感谢亲们的理解和等候,爱你们,画纱会更加努力的,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